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灰原哀

451.3万浏览    19372参与
枫染丹林
下午茶 背景来源于网络

下午茶

背景来源于网络 

下午茶

背景来源于网络 

蜜桃蓝莓冰冰茶

霞光辉映 七

  哀他文,原创男主,私设如山。

时间线从美国留学开始,没有文笔的流水账。


  七. 有这样的男朋友可真是太幸福了。


  医院的登记册上写着“Sherry·Miyano”。 


  雪莉,当然不会是她的真名。安德烈沉吟地看着那个听起来甜蜜又馨香的名字,想起了其背后的含义——“装在瓶中的西班牙阳光”。 


  并非触碰光,她就是光的本身。 


  他缴纳了清单上的各种费用,暗暗唾弃了美国医院惯有的趁火打劫的计费规则,拎着一个小书包,另一手提着饭盒去往医院七楼...

  哀他文,原创男主,私设如山。

时间线从美国留学开始,没有文笔的流水账。

 

  七. 有这样的男朋友可真是太幸福了。

 

  医院的登记册上写着“Sherry·Miyano”。 

 

  雪莉,当然不会是她的真名。安德烈沉吟地看着那个听起来甜蜜又馨香的名字,想起了其背后的含义——“装在瓶中的西班牙阳光”。 

 

  并非触碰光,她就是光的本身。 

 

  他缴纳了清单上的各种费用,暗暗唾弃了美国医院惯有的趁火打劫的计费规则,拎着一个小书包,另一手提着饭盒去往医院七楼。营养餐虽好但是食之无味,他稍微调动了一下当地某家餐厅后厨,按照严格的标准营养食谱制作出一人份的精致晚餐。 

 

  宫野志保并不怀疑他会在餐饮上做手脚,毕竟以安德烈目前偶尔或者无意暴露出的线索来看,他并没有要害人的意思。两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反而从立场上扯平了,被照顾是应该的,毕竟她挨打,安德烈应该负三分之一的责任。 

 

  “Miyano小姐,该吃饭了。” 

 

  “谢谢。” 

 

  两人的对话总是这样简短。 

 

  她用勺子舀起一勺剔干净了骨的炖煮鱼肉,瞬间就被鲜美的味道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破天荒地把精致晚餐吃完了,至于身旁有什么人在看着,不在自己考虑范围内。安德烈坐在靠背椅上看书,而博尔思,却好像很久没有看见了。 

 

  “Andrea,账单给我,我这里可以报销。”宫野志保吃完一顿看着就价格不菲的晚餐,温和地提醒。 

 

  “没关系,我养得起你。”他从书里抬头,报以令人安心的笑意。 

 

  确实,敢在常春藤大学打人还敢在学校里横着走的人,多半非富则贵,可她实在不乐意欠人这么多,早餐费都不愿意,更何况医疗费,她当然会自己清算。 

 

  叮,邮件提示音,来自Y. A. 。 

 

  消息真够灵通的。 

 

  “To Shiho, 

 

  听说了你受伤的消息,到底怎么了?你最好和我说清楚,我好去处理那些人。 

 

  From Y. A. ” 

 

  字越少事情越大,传到他那儿都不知道该变成什么版本了才会用这种火急火燎的语气。宫野志保沉着地斟酌着用词,用了足足半小时才回了邮件。 

 

  安德烈一瞬间看她看得有些入神。 

 

  天边被夕阳染成灿烂的橘金色,她似乎也被这温柔的光尽数笼罩,白皙肌肤温软又令人着迷,那双眼睛更是仿若某种珍贵的宝石。她本应该很骄傲,应该穿着Gucci的花领连衣裙,身上飘来Versace的香水气息,她也应该有精彩缤纷的爱好,比如手上会拎着一把Roland的小提琴。 

 

  可是已经过去十多年,没有如果。 

 

  她身着白衣,深陷黑暗。 

 

  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她在美国无亲无故,他一个性别为男的又不方便在医院陪夜,所幸伤情稳定,他便事无巨细地叮嘱护士多多照顾那位名叫Sherry的小姐。而护士小姐早就听说了这位先生直接敲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要了一堆专家和贵宾病房,还让医生嘴巴严实点,藏着掖着不让小姐知道,她一个小护士,哪儿敢说不。 

 

  有这样的男朋友,可真是太幸福了哇…。 

 

  。 

 

  然而有些不该来的总是要来,就在博尔思回了本国,宫野志保入院的第二天清晨,安德烈被急促的铃声吵醒,接到了该医院发生了枪击案的消息。 

 

  她所在的七楼,正是被控制的区域之一。 

 

  tbc.

破碎的回旋曲

【GS】XYZ终结之酒 第十二章 飘雪的温泉小镇

时间到了一月中旬,离开英国开始任务的那一天还是来了。雪莉一步一步走上阶梯,进入机舱前又看了一眼今天伦敦的天空,不再阴霾的天空上飘动着柔软的云,而阳光照在她身上,没有离开的意思。


雪莉这次带的东西不算多,除了身份证件,衣服和生活用品,就是她手上这部手机了。琴酒让她把手机里没用的东西删掉再交给他,过了一天就给她换了一部新手机,看起来和市面上的品牌手机没什么区别,她原来的号码和通讯录也都在,只是多了一个号码专门用来和他联系。


区分的方式也很简单,她的号码被呼叫时会响起以前设置的铃声,背景为绯红色,和琴酒联系时就变成教堂钟声和黑色背景,他在她手机里留下的备注只有一个字“阵”。雪莉把...

时间到了一月中旬,离开英国开始任务的那一天还是来了。雪莉一步一步走上阶梯,进入机舱前又看了一眼今天伦敦的天空,不再阴霾的天空上飘动着柔软的云,而阳光照在她身上,没有离开的意思。



雪莉这次带的东西不算多,除了身份证件,衣服和生活用品,就是她手上这部手机了。琴酒让她把手机里没用的东西删掉再交给他,过了一天就给她换了一部新手机,看起来和市面上的品牌手机没什么区别,她原来的号码和通讯录也都在,只是多了一个号码专门用来和他联系。



区分的方式也很简单,她的号码被呼叫时会响起以前设置的铃声,背景为绯红色,和琴酒联系时就变成教堂钟声和黑色背景,他在她手机里留下的备注只有一个字“阵”。雪莉把手机关掉放进包里,她想起工藤那时候带着两部手机,注意力一分散就容易搞出麻烦事,慌慌张张的,像这样把一部手机划分成两个区域,省心不少。



雪莉从飞机舷窗向外看去,琴酒还在下面监督着,他把车钥匙递给身边的机场工作人员,又走向刚运过来的一车行李,仔细检查起来。机舱内屏幕上显示的飞行路线时间等等信息,也和他放在家里的飞行计划一样,真是什么都离不开他的策划和安排。



很多人因为他冷酷的模样和强大的气场,忽略了他细心的一面,而且他不光把细致的观察能力用在工作上,这一部分曾经也是她非常喜欢的。她叹了一口气,又是曾经,挥之不去的曾经。



飞机平稳升空后,机组人员走到他们身边,拿着菜单一个个问他们现在想喝点什么,以及晚饭想要吃什么,基安蒂突然想起一件事,问科恩刚才让他带上飞机的行李箱在哪。

“我可不想在飞机上喝红酒,太没意思了,我从Gin的酒吧里拿了几瓶酒,调鸡尾酒多好玩。”

“你给我们,调酒?”

“当然是谁打牌输了谁来当酒保。”伏特加把几瓶酒放到桌子上“可是大哥还要给我们布置任务。”

“这一趟十几个小时,怎么可能都在讨论任务。Sherry,你和我们一起玩吗,德克萨斯扑克。”雪莉抬头看着基安蒂,实话实说“我知道规则但不会玩。”

“人多才有意思啊,你找Gin教你,他可擅长这个了。”



这时候琴酒走了过来,看着他们聊的热火朝天皱起眉头,他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箱子,他打开拿出一摞文件,示意他们坐回椅子上“一会儿再喝酒,玩牌也是。”这是雪莉第一次参与琴酒的工作,像是接触到他的另一面。她看着他把印着不同英文大写字母的盒子分给其他几个人。



琴酒坐在沙发上,胳膊搭在靠背的上面,“札幌只是我们重回日本的入口,而北海道下面的几个县,存放着我们准备好的设备。这次任务要做到悄无声息,除了行动人员要少,还要分散开来,所以你们都有要单独完成的任务。伏特加等到了地方你去检查清单上的设备和人员,尤其是那几个专家。”

“放心吧,大哥。”

“基安蒂,交通运输方面就交给你了。科恩,你负责检查紧急逃脱装备和备用武器。”基安蒂拿到盒子看着比刚才还兴奋“我们准备好要大干一场了。”



雪莉坐在琴酒旁边,对这个情况倒是不意外,她看着其他人忙碌的样子,没觉得尴尬就是有些无聊,她往飞机后舱走去,想看看飞机其他区域的样子。琴酒看着她起身往后走,没有拦住她,这一次雪莉即使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也无所谓,反正在这里她也跑不掉。



雪莉一直走到最后推开一扇门,里面是一个主卧套间,有一张大床和配套浴室,她坐在舒服的床上,想到在这架私人飞机上享受的服务,心中萌生出复杂的情绪。



这个任务明显很受重视,低调行动导致参与人数少又难以替代,为了确保任务成功,组织也要尽力保障他们在任务中的安全。从另一个角度想,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果在过程中被他们发现了什么秘密,他们还能顺利脱身吗,那位先生真的会对他们这些知情者视而不见吗。她不知道琴酒如此确信的理由,她觉得不单是因为使命和承诺。



还有让她无法忽略的问题——那位先生到底想要取回什么东西?这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她在这件事里的位置又是什么?她往后倒在床上,想到好几种可能,也想起了人鱼岛的对话“难道每件事都受你的影响?难道那些不幸都和你的选择有关?”一个还在焦虑如何保全自己性命的人,如何拥有决定未来走向的能力?



琴酒在飞机上不担心窃听和走漏消息,透露了更多任务内容,但还没给她安排任务。她现在都没把握能从琴酒那里得到多少信息,如何在任务中左右事情的发展。雪莉躺在床上把被子搭在身上,无数的问题在她脑中出现又消失,就这样睡着了。



雪莉醒来时,发现琴酒坐在她睡的这一侧床边,背对着她,不知道坐了多久。雪莉撑着坐起来,他也把头转了过来。“有什么事吗,Gin。”

琴酒拿起身旁的一个小箱子,打开把放在里面的手套戴上“植入皮下的定位器,Sherry,把你的左手伸过来。”他在她手掌的虎口处注射进一个笔芯大小的芯片,整个过程很快也没有什么痛感。


“看来组织一直没停下脚步,还在发明这些监视人的东西。”

“我们每个人都有,Sherry,别动歪脑筋,你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马上就会被发现。”雪莉坐在床上等待他完成注射,然后把袖子捋下来,她看着这个男人,好像他很确定她一定会逃跑,或者去什么“不该去的地方”。



“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比如给我安排任务。”

“暂时没有。”琴酒从旁边沙发上拿起一块毯子,雪莉刚才没看到有这个,他把毯子扔到床上,“你下飞机把这个拿着,坐车用的上。”雪莉摸着面前的毯子,触感柔软又舒服。



他们到达到札幌机场后,没有在这个城市停留。这里的雪下的好大,是她没见过的风景,雪花在安静的城市中漫天飞舞,没有停下的意思。来接他们的车一刻不停的行驶着,往远离市区的方向行进。雪莉把毯子盖在腿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和道路指示牌,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函馆。她开始明白为什么基安蒂要在飞机上喝酒玩牌了,从伦敦出发后,即使他们乘坐的交通工具舒适又奢华,不是坐着就是躺着,按照时间吃饭和睡觉,非常沉闷。



接下来的一天也是如此,上午在码头乘船从函馆到青森。冬天的海风很冷,雪莉没心情去船舱外欣赏大海,披着毯子拿着热可可坐在船舱里,她看着在外面抽烟的琴酒的背影,看他被风吹起的长发,他沉默的样子应该是在想工作。雪莉以前还羡慕他能去全世界各地出差,现在想想有多少时间都是在车上,船上和飞机上度过的。



他们到了青森在码头边找了一家餐厅吃午饭,接着又来了一辆商务车。雪莉不晕车也不晕船,只是被这样重复的事情恶心到了。琴酒坐在她旁边,他没把座椅靠背往后放,坐的笔直,眼睛闭着像是在休息。雪莉想怪不得他着迷于改装车辆,漫长的行程坐在舒适的爱车上还能好受点。她抓着腿上的毯子看着外面的景色努力转移注意力,这一路上雪积累的越来越厚,尤其是大风吹过,堆积在树上的雪被吹落,和正在飘着的雪融合在一起。



雪莉没想到他们的停靠点是山形县的银山温泉。这个飘雪的温泉小镇是日本近几年很受欢迎的度假地,在偏僻的山上非常适合休息放松。他们到达时接近晚上7点,昏暗的街道上亮起暗黄色的煤气灯,而厚厚的积雪堆在屋顶栏杆甚至是路灯上,河岸两边矗立的旅馆有古代时期的韵味,她看着旅馆亮起的招牌,屋檐下透明的冰柱,想到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大正时期的浪漫风情,雪莉沉浸在这个梦幻的雪中世界…



他们入住了能登屋的一个大套房,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几天奔波的疲惫一扫而空。第二天其他人带着任务离开旅店。雪莉想与其在这里等着,不如出去转转。温泉小镇有很多日式传统小店,雪莉走进了一家店铺,在里面挑选了一些和果子。她从里面出来后,撑开伞站在雪中,飘着的雪落在没有冰冻的流水中,这里很安静没有汽车没有高楼,两侧的街道由一座座木质桥梁连接。



她在这附近又逛了几家店,正打算走到另一边转转,就看到对面长椅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穿着旅店提供的灰白条纹浴衣和深灰色外套,脸被屋檐遮住看不到,也没有长发披在身上,但雪莉很确定他就是琴酒。她很难说出她做出这种判断的理由,他的身材坐姿,还是一种感觉。



他看起来像在等什么人,雪莉在这附近找了一个可以看到他,但又不是很明显的位置,想要看看他没离开小镇在这里做什么。没过去多长时间,一个穿着黑色传统服装打着伞的男子走了过去,他打扮的和来这里泡温泉的日本人没什么区别,他像是走的有些累了,把伞收起来然后坐下。雪莉看着这两个人并肩坐着,身体没有移动转向对方,她不擅长唇语,并且这个地方很难看到两个人的脸。雪莉有点犹豫,要不要继续在这里观察。



长椅上的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琴酒开口说话“没想到是你来给我送东西。”

中年男子看着前方在桥上拍照的游客“Gin,我记得上次见到你,还是在你刚拿到代号时,算一算也有十几年了吧。”

他拿出一个用白色麻绳绑好的深灰色盒子,包装纸上还印着闪闪发亮的银色雪花“我听说日本的事了,你在俄罗斯等了半年,不容易啊。”



“我也听说了,那位先生派到这里来帮助我们的人,是新任的Rum。”对方听到这句话就笑了,把手上的“礼物”递给他。“你们昨天才到这里,可能还不熟悉。我可是在这个小镇住了一段时间。这里哪都好,就是配套设备还跟不上,连电子锁都没有,所以拿到钥匙一定要收好。等到你拿到了那件礼物,单独过来把它交给我,我把报酬给你们,这件事就完成了。”

琴酒把盒子放在腿上“我明白。”



雪莉看到了那个男人递过去的礼物,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而那个男人一定是组织的人。站在没有阳光的屋檐下她感觉有些冷了,她在想既然传递完了物品,下一步是不是就要起身离开了,如果她继续站在这里不仅无法得到更多信息,还容易被他们看到,让事情更麻烦…



椅子上的中年男子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你提交的参与人员名单,那位先生已经看过了。”

琴酒左手放在盒子上,另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动不动“是吗,那他怎么说?”

“那位先生已经批准了,事实上他看完还笑了,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固执。他还记得你十几岁训练时的样子,别人都放弃了你还在坚持,赢得最多受的伤也最重。”

琴酒听到他的话笑了,也回忆起那段经历“他和我说,如果一件事总让你遍体鳞伤,你要仔细想想这是优势还是弱点。”



“固执,算是弱点吗,组织里有不固执的人吗。”

“他还问我留长发对近身格斗有没有影响,我说那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个弱点,而我根本不会给其他人这个机会。”

男子站了起来“那位先生也记得这段对话。”他转向琴酒的方向看着他“等我们再次见面时,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对你来说都是结束,我希望是好的那种。”

“我也希望尽快把重要的礼物送还给那位先生。”





———————————————————————





最近忙着构思后面的冒险剧情,好久没更新了。这一章的剧情还没完,写了7000+所以分成两章。第十三章快写完了,是我越写越爱的内容。


言葉之庭

大家多发点图洗洗tag吧

要不比较冷的tag真没法看了,点进去全是黑图。我已经发到微博和贴吧求助了,多找点人大家看看能不能一起想想办法把那个畜牲赶出去

要不比较冷的tag真没法看了,点进去全是黑图。我已经发到微博和贴吧求助了,多找点人大家看看能不能一起想想办法把那个畜牲赶出去

黑翼天使的光✨

之前的一个柯哀视频

哪位大佬能教我剪卡点视频啊?不会啊......

很烂但是还是想来凑个数?eeee

“落日归山海 山海藏深意

只是一场伟大的暗恋 我也心满意足”

之前的一个柯哀视频

哪位大佬能教我剪卡点视频啊?不会啊......

很烂但是还是想来凑个数?eeee

“落日归山海 山海藏深意

只是一场伟大的暗恋 我也心满意足”

SHERRY.💖

【GS】生死决恋——④天才少女绑架事件(上)

新人文笔

一间小破房子,小破房子里有一位少女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像是被绑架了。你这不废话


而那位少女则是雪莉。


门外有两个人进来了,那个看上去胖胖的说[我们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那位瘦瘦的回答他[有什么问题・_・?反正警察👮又管不到。]


胖子说[可要是被黑衣组织的人知道了……]


瘦子说[你觉得黑衣组织会有那闲功夫管吗?]


胖子反驳他[可是要是被琴酒发现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瘦子有些不耐烦了。


到时候那位老板的人来了,他给咱钱💰咱给他人,到时候就跟咱没关系了。反正是那位老板让咱绑架的。


胖子点头说到[哦,那看来是我多虑了!]...

新人文笔

一间小破房子,小破房子里有一位少女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像是被绑架了。你这不废话


而那位少女则是雪莉。


门外有两个人进来了,那个看上去胖胖的说[我们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那位瘦瘦的回答他[有什么问题・_・?反正警察👮又管不到。]


胖子说[可要是被黑衣组织的人知道了……]


瘦子说[你觉得黑衣组织会有那闲功夫管吗?]


胖子反驳他[可是要是被琴酒发现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瘦子有些不耐烦了。


到时候那位老板的人来了,他给咱钱💰咱给他人,到时候就跟咱没关系了。反正是那位老板让咱绑架的。


胖子点头说到[哦,那看来是我多虑了!]


【不是我说你,你早该改了你这毛病了。】


【诶,这小妞长得不错啊!】瘦子发现雪莉醒来了打趣道。


——

“不好了大哥!!”桑落急急匆匆跑过来


琴酒“没事别大呼小叫的。”


“不是,雪莉她失踪了。”


琴酒一听雪莉失踪了眉头一皱。


“失踪?你确定??”


桑落见琴酒不信她解释道“真的,要相信我。”


茅台走过来说“大哥我查了,雪莉被桃子组老板的人绑架了……”


琴酒“位置?”


茅台“在xxx湖边的一座小房子里。”


琴酒“叫上基安蒂他们,准备出动。”


——


追动漫的小蜜蜂

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画出来了

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画出来了

ConanRock&AiRoll

自己做了一个和偶像基努里维斯的图,大家给我配个文如何?

自己做了一个和偶像基努里维斯的图,大家给我配个文如何?

符墨邪

洗tag,好讨厌那些黑子,凭什么黑别人啊,没人聊天找骂吗🙃

洗tag,好讨厌那些黑子,凭什么黑别人啊,没人聊天找骂吗🙃

煦萦

捡到了贝姐手机,黑羽快斗居然被变小了?!


但是这好像是个套中套中套,黑羽快斗他竟站在大气层!


本章关联性较强,建议先看前两章:

     上一章


      上上章


彩蛋看朋友圈公布的快新聊天记录↓

捡到了贝姐手机,黑羽快斗居然被变小了?!


但是这好像是个套中套中套,黑羽快斗他竟站在大气层!


本章关联性较强,建议先看前两章:

     上一章


      上上章


彩蛋看朋友圈公布的快新聊天记录↓

玖樱🍒
哀酱果然还是对芙纱绘牌的包完全...

哀酱果然还是对芙纱绘牌的包完全没有抵抗力。

柯南表示原来灰原对芙纱绘牌的包完全没有抵抗力,那以后自己要解药只要给灰原一个芙纱绘牌包就不成问题了。

哀酱果然还是对芙纱绘牌的包完全没有抵抗力。

柯南表示原来灰原对芙纱绘牌的包完全没有抵抗力,那以后自己要解药只要给灰原一个芙纱绘牌包就不成问题了。

SHERRY.💖

不是吧,戒哀的那群人又来了。

每个一段时间那人都会来,果然某粉丝素质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家为什么要这么闹,哦,我知道了,是因为咱家人气比她家女主高。眼馋呗柠檬精

不是吧,戒哀的那群人又来了。

每个一段时间那人都会来,果然某粉丝素质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家为什么要这么闹,哦,我知道了,是因为咱家人气比她家女主高。眼馋呗柠檬精

ConanRock&AiRoll

著名乐队Ai N' Conan于1987年发布新专辑《Appetite For Destruction》其中由主音吉他手江户川柯南(Colash)作词作曲的摇滚歌曲《Sweet Haibara O' Mine》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

著名乐队Ai N' Conan于1987年发布新专辑《Appetite For Destruction》其中由主音吉他手江户川柯南(Colash)作词作曲的摇滚歌曲《Sweet Haibara O' Mine》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

Ggha

《绝配》

ANIME ANIME 2021最喜欢的男女角色投票:

灰原哀第一,工藤新一第二


内文里提到粉丝评价“对哀和柯南之间的关系感到心动”“”无法从那个一直在柯南身边支持着他的身影上移开目光”,似乎有很多粉丝都在关注着哀和柯南的绝妙距离感哦。


ps:里面的标题写成了“柯南女主终于获得第一名”

《绝配》

ANIME ANIME 2021最喜欢的男女角色投票:

灰原哀第一,工藤新一第二


内文里提到粉丝评价“对哀和柯南之间的关系感到心动”“”无法从那个一直在柯南身边支持着他的身影上移开目光”,似乎有很多粉丝都在关注着哀和柯南的绝妙距离感哦。


ps:里面的标题写成了“柯南女主终于获得第一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