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灰蝠

293浏览    5参与
凯米尔

[蝙蝠水仙]执念

  布鲁斯——不义联盟世界的蝙蝠侠(重度厌世)

  蝙蝠侠——领主世界的蝙蝠(轻微黑化)

  人间之神——不义超人

  卡尔——领主超人

  本文提到的已死角色在本文中确认死亡,不管夜翼后来成了死翼还是其他角色的复活,本文不会存在

  

  布鲁斯微微放松脊背,靠在房间唯一一张扶手椅上,看着涂成暖色的液态金属墙,试图缓解背部的疼痛,长期战争留下的严重后遗症足以折磨一个人的后半生,在哥谭这样的阴雨天气,疼痛只会加倍,应该说是幸好吗,房间里太阳灯永远都会开着。

  手边放着一本精装书,他将热茶放到手工编织的布桌上,暖和的人造太阳光使他陷入了浅眠。

  

  人间之神低哑地问他:“...

  布鲁斯——不义联盟世界的蝙蝠侠(重度厌世)

  蝙蝠侠——领主世界的蝙蝠(轻微黑化)

  人间之神——不义超人

  卡尔——领主超人

  本文提到的已死角色在本文中确认死亡,不管夜翼后来成了死翼还是其他角色的复活,本文不会存在

  

  布鲁斯微微放松脊背,靠在房间唯一一张扶手椅上,看着涂成暖色的液态金属墙,试图缓解背部的疼痛,长期战争留下的严重后遗症足以折磨一个人的后半生,在哥谭这样的阴雨天气,疼痛只会加倍,应该说是幸好吗,房间里太阳灯永远都会开着。

  手边放着一本精装书,他将热茶放到手工编织的布桌上,暖和的人造太阳光使他陷入了浅眠。

  

  人间之神低哑地问他:“你爱着他,不是吗?你一个人躲在黑暗中,并不是为大都会默哀,没错吧?你是在为他默哀,我从你身边夺走了小丑的性命,你为此愤怒。一定是这样,你爱他在你身边打转,你一生的宿敌,你们两人玩着可笑的游戏,不知多少人为此丧命。”

  不,不是的,他的解释在人间之神看来却是如此苍白无力。

  他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人间之神正在进行一种难以纠正的改变,而且这种改变是错误的。

  

  

  夜翼倒在地上,达米安冷漠地说:“我宁愿超人是我的父亲。 ”

  布鲁斯的声音冷静,毫无起伏:“你不是我的儿子,夜翼才是。”

  

  他在地下基地愤怒地看着人间之神命人杀死阿尔弗雷德时,手掌被掐出血痕,他是怎么样看着他如兄如父的管家死去的,他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那个为韦恩家族献出大半辈子的老人不该被卑劣的谋杀,而这都是他的错,是他给身边人带来的灾祸。

  

  或许,死亡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呢

  如果反抗军能胜利的话

  既然生皆为苦痛

  不如化作出生前的虚无

  在培养好下一任蝙蝠侠的继任者后

  一个愚人之梦罢了

  

  在他面对提姆在他面前被佐德穿胸而亡,绿箭侠等同伴的死亡,他知道人间之神在一点点将他变得一无所有,将他逼迫到崩溃的绝境,像人间之神经历的那样,但不如其愿,他更多的,是对生的厌倦。

  

  当他知道人间之神因人民的反对而派人毁灭哥谭和大都会时,当他凝视着人间之神时,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属于克拉克或超人的影子,他从人间之神的脸上窥见了小丑的影子,他正变得像小丑,喜怒无常,视生命为无物,疯狂,人间之神太憎恨小丑了,于是他正向小丑靠近,小丑终会借着他的躯壳重生。

  

  他必须阻止人间之神,他有这个责任,只要他还活着,地球和人类从不是一个外星遗民的玩物,或许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他已经很厌倦了

  真理是他唯一奋斗的理由

  使亡者镇静的羽翼

  往日的明辉仍在闪烁

  它微弱的光却没有一丝热

  该将灰色推离

  

  无数人类的死亡出现在他面前,猩红之怒的人间之神高高在上,独裁式的天堂岛女王的利剑,赛尼斯托军团的黄灯长明,布莱尼亚克的大军侵略。

  

  在浅眠状态的布鲁斯的呼吸变得急促,眉头深皱,显得很不安,甚至有一点惊惧,但更多的是愤怒和悲伤,不知何时站在一旁的蝙蝠侠安静地等他醒来。

  

  布鲁斯很快就从噩梦中挣脱,他缓缓睁开那双令人心醉的午夜蓝眼眸,看向蝙蝠侠的漆黑制服,“你换回制服了?”他的声音平淡无奇。

  蝙蝠侠答道:“是,灰色不适合我。”

  

  布鲁斯就又翻起了手边的书“人间之神和卡尔都还待在那座监狱,对吧?”

  “它可不是阿卡姆。”

  

  他就他手上的书《1984》①问:“你看过它吗?”这对于博览群书的蝙蝠侠是个无用之问,但他知道布鲁斯真正问的是你开始时意识到乌托邦的不可能和虚假吗?

  

  蝙蝠侠近乎回忆地说:“这不同,人间之神愤怒而疯狂,你知道他不可能创造乌托邦,他只会毁灭,但卡尔不同,他见我的时候冷静而平和,向我描述着诱人的未来‘没有孩子的父母会在深夜的小巷里死去’,那一刻,我妥协了。”

  

  布鲁斯发出一声冷嘲:“但权力将他迷醉了。”

  

  布鲁斯接着问:“两个世界的交涉怎么样?”

  蝙蝠侠说:“非常顺利,我世界的科技和经济长期被正义领主压制,已经滞步了,而你世界的战后人口不达战前人口的五分之一,大量基础人力缺失,两个世界的人都迫切需要彼此帮助。”

  “政府没有做出什么事吧?”

  “暂时没有。”

  ……

  在一系列有关战后要事的询问后他漫不经心地说:“你不会想让我呆在这个房间直至死吧?“

  蝙蝠侠靠近他的耳边:“不会,但是,我不能容忍你比我先走,布鲁斯。”他那时每天都为破除人间之神的时空屏障而费尽心力,只找到一个提出分手想死亡的爱人,布鲁斯,我怎么能允许你比我先走呢,若要溺亡在哥谭中,也要彼此相伴,毕竟,我只有你了。

  

  蝙蝠侠走出房间“三天之后,是我们的婚礼。”

  

  

  

  ①: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一本反乌托邦小说。

  

 

 

蝙蝠吊坠

超蝙 止戈(七)

本章布鲁斯(灰色领主蝙蝠)视角

——————————————————————————————

事情是在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

哥谭的天空一如既往的阴沉,看不见星星也没有月亮,黑色的乌云笼罩着这座城市,小巷里的吊灯因为年久失修有一下没一下的闪着昏暗的光。

布鲁斯站在哥谭高吊的滴水兽上,俯视着这个安静的城市。

这座不再混乱,不再躁动,不再充斥着罪恶的哥谭。

不是说这样不好,蝙蝠侠的存在不正是为了哥谭更好的明天么?

现在他所想要的已经达到了不是么,没有小丑,没有谜语人,没有黑面具,没有小巷里死在孩子面前的父母,没有想要对独行少女下手的极恶之徒,更没有能够将这座城市炸上天的巨大阴谋。...

本章布鲁斯(灰色领主蝙蝠)视角

——————————————————————————————

事情是在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

哥谭的天空一如既往的阴沉,看不见星星也没有月亮,黑色的乌云笼罩着这座城市,小巷里的吊灯因为年久失修有一下没一下的闪着昏暗的光。

布鲁斯站在哥谭高吊的滴水兽上,俯视着这个安静的城市。

这座不再混乱,不再躁动,不再充斥着罪恶的哥谭。

不是说这样不好,蝙蝠侠的存在不正是为了哥谭更好的明天么?

现在他所想要的已经达到了不是么,没有小丑,没有谜语人,没有黑面具,没有小巷里死在孩子面前的父母,没有想要对独行少女下手的极恶之徒,更没有能够将这座城市炸上天的巨大阴谋。

哥谭现在已经不再是混乱与无序的代表了,他和所有其他城市一样,安全且安静。

——太安静了。

布鲁斯站在滴水兽上,俯视着他的哥谭。

——这不应是哥谭的样子。

可是他难道能说这样的哥谭不好么?

余光看到了一位偷偷摸摸从暗门中走出的女士,她小心地抱着自己的包,如同窃贼一般从门后探头,左顾右盼。再确认周围真的没有人后,她迅速从门后窜了出来,像是一条灵活的游鱼,沿着小巷快速前进。

却不知她所有的动作,全都落入了高高在上的蝙蝠眼中。

要管么?

蝙蝠侠这样问自己。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心理战术大师之一,蝙蝠侠自然知道这位女士为何惧怕。

她所警惕的并非是会打劫她的混混,她所害怕的并非是可能会要她命的凶徒。牵着她可以将自己所有的钱财交出去,后者她能够用自身作为抵押甚至游转其中。这是哥谭人固有的技能,只要不死,一切好说。

何曾几时,那些夜不归宿的哥谭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蝙蝠侠向前迈了一步,从滴水兽狰狞的头骨上跳落,风在他的耳边呼啸。

但那只是从前,也只是从前的哥谭。

从前的哥谭混乱,却有着蓬勃鲜活的生命力。

曾经的哥谭绝望,但绝望之下是不灭的希望。

过去的哥谭黑暗,可是光明正义却与之共存。

而现在的哥谭呢?

记忆金属在空中拉伸,一只松软的斗篷变为了滑翔翼的模样,灰色的蝙蝠在哥谭的上空划过——

—一如既往的,没有观众。

不再会有小混混因为地面上的巨大黑影而惊呼,不会再有凶徒因为头顶划过的大蝙蝠而恐慌,更不会有那些受到威胁的百姓因为看到了蝙蝠而哭泣。

禁宵。

领主超人的禁宵政策。

空中直行的速度自然要比在哥谭狭小且纵横交错的小巷中奔跑更为快速,更何况何曾几时为了造成蝙蝠侠无处不在的恐慌效果,他对哥谭的每一条小路每一处建筑都了如指掌。

蝙蝠侠落在了那个狂奔的女人面前,斗篷在他身后收缩,又变回了最初柔软的模样。

“不——”蝙蝠侠听见了女人惊慌失措的叫声,“别,求求你。”

她恐慌,她畏惧,她哀求,她哭泣……

“这真的只是个意外,蝙蝠侠,求求你。”她的眼睛里有泪水,她看起来十分的疲惫,“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违反的,只是我必须回去,我必须要回家,领主大人,求求你。”

她哀嚎,她请求,她祈祷,她哭啼……

“为什么?”低哑的声音传出,“你明知道禁宵的时间,却要违反它。”

“我需要赚钱,领主大人。”女人眼中仍是泪水,“我还有孩子和父母需要养活,领主大人。”她看起来无措之极,“夜班能让我转到更多的钱,领主大人。”她每说完一句话,就要重复一遍‘领主大人’。

好像这样能够让她鼓起勇气一般。

“我是家里唯一能够出来工作的,领主大人。”沉默的蝙蝠侠似乎给了她继续说下去的勇气,“我一个人要养活六口人,领主大人,我没有办法,我是说我必须想办法赚取更多的钱,才能过下去,领主大人。”

她小心的看着蝙蝠侠,在对方的沉默中看到了一丝可能性:“我保证下次不会了,这是最后一次了,领主大人?”

“……”

“不行。”

拒绝并非来自灰蝙蝠,而是那个从天而降,身披白色斗篷如同神明的男人。

“不行。”他说。

要管么?

蝙蝠侠这样问自己。

算了吧!

蝙蝠侠这样回答道。

于是他别开了眼睛,沉默的转身,手中的勾爪向上勾住了身侧的房顶,然后将自己拉到了屋顶之上。

无视了身后女人的痛苦,无视了踏入小香的整齐步伐,无视了侵入这座城市的外来人。

这已经,不是他的哥谭了。

但是这样不好么?

一如开头,他这样问自己。

这样的哥谭,不好么?

没有游走在小巷中的犯罪,没有摇晃在街道的瘾君子,没有在昏暗角落里进行的计划,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这座城市了,没有什么能够毁灭这座城市了。

难道不好么?

这难道不是他,和他的父母一直以来的诉求么?

心中隐隐有一个答案,但是布鲁斯并不想去听从。

邪恶难道不应被惩罚么?

卢瑟杀死了闪电侠,却因为他有钱又有权,所以就可以免除牢狱之灾甚至在外行走?仅仅因为他能够做到,所以他就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超人作对,甚至竞选总统?

“你犹豫了。”超人将那个已经哭啼到崩溃的女人交给了手下,从小巷中飞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一切正常,卡尔。”你这样回答。

然后连你自己都愣住了,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叫他‘卡尔’了?

“你知道你每次这么说的时候,就代表着你瞒着我什么,对吧?”超人了解蝙蝠侠,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搭档不是么?

是的,曾经。

布鲁斯垂眸,却没有和过去一般自顾自的前行,或者是甩开超人。

他早已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变化了。

“我们可以不用惩罚她的。”蝙蝠侠不想欺骗超人,或者说他不敢欺骗,“我在想如果我们放过她,其实也……”

“不行,布鲁斯。”超人打断了蝙蝠侠的话,“秩序就是秩序,不存在灰色地带的。”

布鲁斯沉默的看着那个女人被押送上了车,他选择的位置正好能够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看个清楚:“她只是出来晚了。”

“如果有一,就有二,这是你教给我的,布鲁斯。”超人漂浮在空中,他身上是黑白的配色,只有胸前的S闪耀着红色的光芒,“我们不能纵容那些逾越之处,你明知道为什么,布鲁斯。”

蝙蝠侠知道,他当然知道,就像他被嘲笑的,该死的,固执的‘不杀’原则一样。

“今天她违反了‘禁宵’,明天就会有人违反‘持枪’,那么后天就会有人试图犯罪。然后当我们追问起来,他们就会说,‘因为他有武器,而我需要保护我自己,所以我也需要有’‘既然他做了却没有受到惩罚,那么为什么我就要被惩罚’。”

蝙蝠侠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哥谭,空无一人的道路,孤独的灯火,像是一座死城。

超人变了,不再是最初他所遇见的那个朴素且单纯的小镇男孩儿了。这几年作为领主说一不二的日子,让他看起来更为坚毅和自信,他已经学会陈述自己的想法,从法律上,从人理上,从能够占据绝对高度的地方,劝服他人。

但这是好事么?

蝙蝠侠沉默的看着哥谭,想起了阿卡姆。那里现在只是医院,但是从今往后,不会有更多的人死于那些疯子的手:“或许你是对的,超人。”蝙蝠侠做出了退让,“我不该想那么多,也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这个世界上,渐渐只会有一个声音了,蝙蝠侠想到了他自己,然后由己度人,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是我杞人忧天了。”

“别让戴安娜知道了,”超人并未介意,“她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上位者的宽容大度,但布鲁斯却无比的怀念那个因为他一两句话,变得躁动不安的童子军了。

而经由超人的提醒,当想到戴安娜,蝙蝠侠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谢谢你的提醒,卡尔。”

格斗狗

有点适合灰蝠吧:灵魂离我远去,人们生活在黑暗中

有点适合灰蝠吧:灵魂离我远去,人们生活在黑暗中

速水

主題:壓制(白灰)

無比興奮的畫了白灰!!
用了亨超及本老爺的形象來畫白灰非常合啊。

是親愛的 @弦来无事sud 在群裡給的點梗,
梗源圖則是來自推特的韓國繪師 @duckyora
詳見第三張。
PS.也好想畫畫重甲本老爺踩亨超啊。  一定很萌!!

主題:壓制(白灰)


無比興奮的畫了白灰!!
用了亨超及本老爺的形象來畫白灰非常合啊。

是親愛的 @弦来无事sud 在群裡給的點梗,
梗源圖則是來自推特的韓國繪師 @duckyora
詳見第三張。
PS.也好想畫畫重甲本老爺踩亨超啊。  一定很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