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灰谷兰

56.6万浏览    11972参与
旋转飞天超级大寄居
  衣服画错了但问题不大(悲

  衣服画错了但问题不大(悲

  衣服画错了但问题不大(悲

凛冬椰椰

〔东卍乙女〕 触碰他们敏感的部位

◎是温馨日常向小甜饼

本篇含 : Mikey/三途春千夜/灰谷龙胆/灰谷兰/松野千冬/半间修二


ooc预警!


◎白麦(肩窝)


你走进他的办公室,看见Mikey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你不想吵醒他,悄悄走进来,手里捏着一张毯子靠近。


可惜他太过警惕,你靠近他的瞬间Mikey突然惊醒,从口袋摸出木仓,抬手对准前方,但看见你的同时他立马垂下手。

“抱歉。”


“没事你继续睡吧。”


你举着毯子盖住他的后边,Mikey睡眼惺忪捂着额头,你知道他又开始偏头痛了,你站到他的身边抚摸他的脸,一阵心疼。

“做噩梦了吗?”


“大概...


◎是温馨日常向小甜饼

本篇含 : Mikey/三途春千夜/灰谷龙胆/灰谷兰/松野千冬/半间修二


ooc预警!






◎白麦(肩窝)


你走进他的办公室,看见Mikey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你不想吵醒他,悄悄走进来,手里捏着一张毯子靠近。


可惜他太过警惕,你靠近他的瞬间Mikey突然惊醒,从口袋摸出木仓,抬手对准前方,但看见你的同时他立马垂下手。

“抱歉。”


“没事你继续睡吧。”


你举着毯子盖住他的后边,Mikey睡眼惺忪捂着额头,你知道他又开始偏头痛了,你站到他的身边抚摸他的脸,一阵心疼。

“做噩梦了吗?”


“大概吧,记不清了。”


他依赖的靠着你的身体,或许这一刻他才能感受到些温暖吧,像漂泊的船哪怕可以归港一秒那也是安逸的。


Mikey拿起你的手掌,轻轻吻了下你的掌心,绵软又冰凉的触感,他又将你的手掌贴近自己的肩窝,你知道他极敏感的地方就是这里,但他愿意对你敞开心扉,你也一样。


“我喜欢你抚摸这里,很亲密。”


“睡吧,我会在你身边守着。”








◎三途春千夜(腰)


他喝醉后被抬到你的副驾驶上,这是你记不清第几次去接他了,这家伙喝起酒来像平时打架一样,不要命了似的....


你拖着醉醺醺的他给他系安全带,手脚并用才把他安定住没乱动,你摸索着带子,突然触碰到春千夜的腰,他忽然低吟一声抬手推开你。


你看着手掌辨别了一下,没错,确实是摸到他的侧腰了,但没想到他这么大的反应啊,你抬头再看他时,他已经靠了过来。


春千夜碧色的眸子眯起来看着你,长睫微动掩盖住眼神里的一些情绪,他似乎醉的很厉害,盯着你看了很久才找准你的位置。

“喂,你....动我干嘛?”


“明明就是不小心碰的。”


你被逼的后背抵住车门,他还在逼近,气息变得错乱,他最后一丝理智在你面前消散而去,春千夜低头咬住你的嘴唇,酒气和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交杂着在你鼻尖上蔓延。


春千夜吻的很凶,手掌撑着你耳旁的车窗,无视着外面酒吧门口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和行人,他用力吻着你,抓你手腕的力气也大的出奇


你怎么推他也没用,又找准位置掐他的后腰,果不其然他松开了你,他轻微的喘息抹了把嘴角,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和头发,把车钥匙丢在你身上。

“开车,去哪都行我想睡觉。”


你咬着牙愤愤的骂了他一路脏话,而春千夜充耳不闻的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无所吊谓)








◎灰谷龍胆(能水)


你兜兜转转进了龙胆的房间,推开门看见他倚靠着枕头,躺着床上看杂志,他抬眼扫了一眼又继续低头了。


你扑上床,躺在龙胆旁边,耷拉在外面的双腿晃了晃甩开拖鞋,你翻身移动着,趴到了龙胆的身上,他早已习惯,一手举着杂志,一手揉着你的头发。


屋内半拉着窗帘,光亮影影绰绰的照进来,你脸贴在龙胆的胸口,全身放松下来感受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很温暖。


突然突发奇想,抬手隔着衣服在他胸口按了一把,刚触碰到,就感受到他颤动了一下,低头皱眉看着你,你们尴尬对视着。

“没想到龙胆的月匈还蛮有料.....”


龙胆放下杂志,掀开被子把你塞进去后掐着你的脸颊肉一字一句的说

“拜托这是胸肌,不要碰了。”


“原来龙胆那么敏感的吗?”


一边说着你又抬手猝不及防的摸了一下,龙胆抓住你的手腕拦下,翻身把你仰面压住,他按着你的胳膊,另一只手进你的衣服下摆里抹索着,他小声低语着

“你这么喜欢?那现在让我试试吧。”


“诶?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灰谷籣(后颈)


你一直觉得兰没什么敏感的地方,直到有一天站在他的背后给他用梳子梳衣服的时候,看着他白皙的后颈忍不住摸了下,结果兰猛的躲开,转头诧异的看着你。


肉眼可见的反应,他拿着酒杯的手颤动了一下,红酒撒出来少些在地上,他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喝了一口。


你拿着梳子继续梳着他的秀发,预谋着等会再摸一下,等他又转过去后,你刚想再碰一下,被兰当场拦住,扯着你的手一把拉进怀里。


“故意的吗?嗯~♡”


“我就是想看看兰什么反应嘛。”


你坐在他的腿上,兰低头用鼻尖蹭你的脸颊,轻轻咬着你的耳朵尖,痒丝丝的感觉,这种动作也许只有兰能做的这样的魅惑吧。


他握着你的手,举起来放在自己的后颈上,你感受到他的温度在升高,兰笑了起来,让你的手在他皮肤上抚摸。


“我最敏感的,愿意向你展示和触碰,因为oo是我重要的一部分哦♡”


“兰也是我的重要一部分。”






◎松野千冬(耳朵)


你在家坐着看电视等着千冬回来,突然听见门铃响了,你光脚跑过去打开门一看是千冬,他手里提着一袋零食举起晃晃给你看,一看见你就露出笑脸来。


你站在门口都感受得到那股冷气,赶紧把他拉进屋里,他脱下外套走进来,和你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看着千冬的鼻尖和脸颊被冻得发红,他被你盯得不自然起来,搓搓脸和耳朵,不好意思的笑着。


“怎...怎么了吗?”


“没事啊,我去给你倒杯茶。”


他正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图标发呆in,突然猝不及防被你从旁边捏了把耳朵,他猛的坐直起来,脸颊开始泛红着,转头盯着你。


你笑了笑从背后抱住他,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耳廓,又看着千冬越来越红像染过色一样的耳朵,千冬又低下头往嘴里灌茶水


“千冬你的耳朵是真敏感呢,那么红诶。”


“没...没有啊,我我我只是有点热而已。”


千冬被你揉着头发和耳朵一动不动,他低着头局促的捧着茶杯,悄悄观察你的动作,在你抬头的时刻,他瞬间亲了下你的脸。


你摸他耳朵的手一顿,被这么吻到,倒觉得一阵面红耳赤,倒在他的肩上小声嘟囔着什么。


(这明明双方都害羞的要死还非要互相挑逗的纯爱小情侣啊)








半间修二(无奖竞猜是什么)


他穿着套头衫走在你旁边,今天难得两个人都很清闲逛了逛街买了一袋的蔬菜,你们并排走在路上,半间指尖夹着一直香烟,每次吐烟圈都别开脸不想让你嗅到。


你走路时低头习惯漫无目的的乱看,今天半间穿了条灰色运动裤,你低头时突然看见他腿部,在裤子的作用下明显至极,真不愧是半间这个身高可以有的....


走到家门口时,你突然伸手轻轻碰了那里,半间唇间咬着烟抖落了些烟灰,怔怔的看着你的手,他头上兜着帽子,在路灯的阴影下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哈... 你知道你在暗示什么吗?”


“啊嘞?”


他打开大门,你还没摸到灯开关,突然听见半间手里的袋子丢到地上的声音,你受惊的转身,撞进一个怀抱,是半间。


漆黑一片你抓着他的胳膊,你被他猛然横抱起来,你缩在他的怀里,半间抱着你往楼上走,刚刚进房间,被他放在被子上。


半间利索的扯着衣领脱下自己的套头衫,丢在地上,露出劲瘦的上身,随后趴到床上,双臂撑在你的两边,眯着眼的笑着


他吻着你的耳朵和嘴角一直吻到脖颈,低哑的嗓音在你耳边呢喃


“嗯~这次是你先主动的,快点。”


(关灯后的🌙)





留下您的红心和小蓝手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灰谷龍膽
「刚刚和哥哥亲热完后,看出了哥...

「刚刚和哥哥亲热完后,看出了哥哥还想继续的想法」

「突然一下,门开了」

“灰谷,伊佐那找你……们”

「鹤蝶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我和哥哥」

「斑目狮音看着眼前的景象捂着嘴」灰谷龙胆,你们……

「转头看着他们」你……你们不要误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可是却发现没有人听我的解释」

@河田 ナホヤ @河田 ナホヤ @九井一 @灰谷蘭 @我是⊙▽⊙? @风聆 @黯(狐狸) @灰谷蘭(性转版) @河田 ソウヤ 

「刚刚和哥哥亲热完后,看出了哥哥还想继续的想法」

「突然一下,门开了」

“灰谷,伊佐那找你……们”

「鹤蝶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我和哥哥」

「斑目狮音看着眼前的景象捂着嘴」灰谷龙胆,你们……

「转头看着他们」你……你们不要误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可是却发现没有人听我的解释」

@河田 ナホヤ @河田 ナホヤ @九井一 @灰谷蘭 @我是⊙▽⊙? @风聆 @黯(狐狸) @灰谷蘭(性转版) @河田 ソウヤ 

兰的老婆/.🎴

东卍乙女 被拉拢到梵天后我成为富婆了!③

ooc预警    快跑


如果引起您的不适,请立即退出


不要有任何犹豫,我可是bt


龙胆识趣的把宫野带到了地下室,宫野看着满地是血迹的地面呆呆的愣住了“你想怎么死呢?”龙胆改了往日懒惰的神情,他犀利的眼神望向了宫野的腿随口一说“练了这么久的柔术,就在你身上试试吧~”


宫野慌了,但他没有任何办法逃离龙胆的折磨“唉?死了呢!好可惜!”龙胆满不在意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宫野,招了招手让下人来收拾干净


“喂!傻逼龙胆!听说川野有个小男友,还背叛了她?”龙胆在回去的路上听到了三途的声音“啊!是啊,不过已经死了,根本不够我玩的啊!”龙胆的...

ooc预警    快跑


如果引起您的不适,请立即退出


不要有任何犹豫,我可是bt



龙胆识趣的把宫野带到了地下室,宫野看着满地是血迹的地面呆呆的愣住了“你想怎么死呢?”龙胆改了往日懒惰的神情,他犀利的眼神望向了宫野的腿随口一说“练了这么久的柔术,就在你身上试试吧~”


宫野慌了,但他没有任何办法逃离龙胆的折磨“唉?死了呢!好可惜!”龙胆满不在意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宫野,招了招手让下人来收拾干净


“喂!傻逼龙胆!听说川野有个小男友,还背叛了她?”龙胆在回去的路上听到了三途的声音“啊!是啊,不过已经死了,根本不够我玩的啊!”龙胆的双手抱着头悠闲的路过三途的身边


“是吗?王还特意让我来问问,既然没事就行了”三途头也不回的向着王的办公室去,“喂!你们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啊?!”龙胆刚进你的办公室就看到了你们抱在一起,你听到声音后看着龙胆漠不关心的问“处理好了吗~不要让我太失望哦♡”


“龙胆处理事,你放心~奈奈酱我这算是你男朋友了吗?”兰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的人“你明知故问好吧!奈奈酱很喜欢兰酱哦~”你抬起头与他对视着,但在兰的眼里就不同了,在他的眼里你就像一只向他撒娇的小猫一样


“奈奈酱这样会让我更兴奋唉~要不要做点儿有趣的事情呢?”他不怀好意的看着你,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他想做什么“不可以哦,我今天下午还有事情唉~”你轻轻的推开了他“什么事吗?奈奈酱带上我吧♡”他并不知道你接下来的行程“我要回酒馆一趟呢~兰酱陪我一起去吧”


“好啊”天渐渐的黑了,你和兰坐在车上,车在路上慢慢的行驶着“到了,我的酒馆,我好想念你”你下车后呼吸着熟悉的空气,你拉着兰走向酒馆“老板,您回来了!太好了,您不在的这段时间酒馆发生了好多事…那些人又来找事了”你的员工(樱九)滔滔不绝的说了好多的事,看到你身后的人突然顿住了


“是…是梵天的人”她颤抖的指向兰,你安慰她说“没事,他不会伤害你的”忽然你又想起了什么,问她“你刚刚说,又有人来找事了,是这样吗?”樱九听到你这么问就回答你的问题带着哭腔说“是的,他们听说你不在酒馆,就带了几个人来砸场子,保安拦不住他们,店员们就上去阻拦,结果还被他们打伤了”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是谁”你轻轻的安慰着她,“就在早上的时候,他们领头的好像叫佐藤井山”你握紧了拳头“佐藤这个混蛋,被揍了一顿还不老实”(佐藤就是那个骚扰客人的酒鬼,被你打了一顿后记恨在心,想要报复你)


兰就站在不远处,一清二楚的听到了你和樱九的谈话,他向里看去,一片狼藉…他走到你身边握住了你的手说“奈奈酱想要怎么处理他呢?不要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生气,兰酱会心疼的♡要不然杀了他?”他笑的很冷,有一种只要你靠近就会被杀掉的感觉


“正合我意!小九,你别慌!收拾好酒馆等我回来,我会派几个人来帮你的,那几个伤员怎么样了?”你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樱九抽噎的扑在你的怀里说“好的,老板,我等你,那几个伤员在休息室里,伤的不重,因为是白天没有几个客人,所以没有危及到别人,他们说这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再有下次,他们就掀了这家酒馆”


你和兰去看了伤员,聊了几句话后就出了酒馆“兰,你能查到佐藤现在在哪里吗?我们去会会这个佐藤吧!”你的表情不是一般的冷,兰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这种表情,兰知道,酒馆是你的底线,你不允许你的酒馆沾染上脏东西,他也知道,你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过了一会儿“查到了,佐藤现在在家里,离这里不远,我们可以走路过去”你点了点头


没过一会儿就到了,你直接踹开了门大吼着“佐藤,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出来,只会趁人之危吗?有本事单挑啊!”佐藤被这一吼吓住了,但他还是走了出来,轻蔑的笑着你说“哎呦喂~这不是那破酒馆的老板吗?”你本来想着直接上去干掉他的,但是被兰拉住了,你不明白为什么,想要挣脱兰拉住你的手,兰凑到你的耳边轻轻的说“让我来吧,奈奈酱!你在一旁好好看着”


兰走到佐藤面前说“佐藤啊,你只会趁人之危吗?要不要单挑啊~”佐藤看着眼前的男人吓了一跳“六本木的王,梵天干部…灰…灰谷兰?”明显佐藤是认识他的“我再说一遍,要不要和奈奈酱单挑啊!”随后甩出警棍抵在佐藤的脖子上,佐藤深知自己的实力不如你,久久不回答兰的问题,兰使了个眼色,你明白后飞快的跑上前去,起跳踢飞了佐藤


佐藤被你这一踢完全起不来了,你不解气抓住他的头发,狠狠的揍了几拳说“老子的酒馆岂是你能觊觎的?实力这么弱就不要出来给不良界丢脸了!你给我记住了,老子是‘无双’是梵天的干部”听到“无双”“梵天的干部”这两个词后,佐藤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说你的酒馆是最安全的了,因为有无双的名号以及梵天的保护,别人不敢怎么样,而他却傻傻的找事挨了一顿揍


你揍过瘾了转头看到了兰在看你,随后你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说“兰酱,我们走吧,我出过气了”兰看着被血迹覆盖的半边脸说“奈奈酱这样很美呢,但是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哦”随后掏出了纸巾帮你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兰把你送回了家“奈奈酱,不让兰酱进去吗?这么晚了,兰酱遇上坏人怎么办啊~”你笑出了声问他“兰酱还怕遇上坏人吗?灰谷兰!你死开点儿~”你骂他,他并没有生气,如果换做是别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你让他进来了


“这就是奈奈酱的家吗?不介意兰酱以后住在这里吧~”兰走进了你的小别墅里,扫视了一圈说,“你要来住吗?那龙胆呢?”其实你是希望兰来住的,只是不好意思开口,他这一说正和你的心意,“啊?龙胆啊!”兰不想让他来打扰你和他的二人世界“让他也搬过来吧,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挺寂寞的,别墅连着我的酒馆,这样也挺方便的”你知道兰很爱自己的弟弟,所以你就提了一个建议,兰愉快的同意了


“奈奈酱,天也不晚了,我们去睡觉吧~”兰抱起了你朝着你的房间走去,进了卧室你被他扔在了床上,你疼的叫出了声,兰则顺势压在你身上,忽然一阵湿润黏腻的麻酥感从你的脖颈向外散发,兰的牙齿磨挲着你的脖颈,一阵阵的酥麻感使你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


你的手慢慢的攀爬到他的脖子上,搂住他的脖子挺身与他(嗨害嗨),“奈奈酱是在邀请我吗?只会让我更兴奋哦♡”


今天晚上的客人很多,爱的声音掺杂着酒馆里DJ的声音显得格外和谐


————————————————————

兰“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你才是坏人吧?谁敢接近你,你直接一枪崩死他了…”


看后续吧家人们

阿莫咪oooooo

  呜呜宝宝😢❤️

  图源twi

  呜呜宝宝😢❤️

  图源twi

永爱灰谷

  我可以在灰谷兄弟的腹肌上搓衣服吗?🥹

  我可以在灰谷兄弟的腹肌上搓衣服吗?🥹

半野吹_

请在樱花盛开的地方呼唤我的名字2

•ooc请注意 自娱产物

•xxs文笔 内含原创人物 有私设

•不良少年灰谷龙胆×乖乖男花垣武道


私设:灰谷兰  高三/17

       灰谷龙胆 高一 /16

       花垣武道 高一/15

  

  

  

  

  

  

  

  

  

“哎呀!小可爱认识我们龙胆呀!”说着眼睛撇了龙胆一眼,整理衣服的龙胆停下手上的动......

•ooc请注意 自娱产物

•xxs文笔 内含原创人物 有私设

•不良少年灰谷龙胆×乖乖男花垣武道


私设:灰谷兰  高三/17

       灰谷龙胆 高一 /16

       花垣武道 高一/15

  

  

  

  

  

  

  

  

  

“哎呀!小可爱认识我们龙胆呀!”说着眼睛撇了龙胆一眼,整理衣服的龙胆停下手上的动作,“班里的班长”,“这样啊!我们龙胆受你照顾了!怎么这么晚回家,如果我们没有路过看看,小可爱就真的失身了!”玩味的笑容展现在这张精致的面庞上。“这个…额…有点事情,就晚了”


武道感觉着来自这人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被紧紧地盯着呢!好像也是个大麻烦!不好的感觉。


“那个,请问你是龙胆君的哥哥灰谷兰吗?”看着相似的俊脸,明明是一样的脸,确实不同的表情,不同的感受。“是的~小可爱有什么问题吗?”“啊!没,没有,我是花垣武道,真的很感谢你”鞠躬的身体因为重心不稳歪到一边,被灰谷兰稳稳接住靠在怀里,不怀好意的笑容,让花垣武道再次感到害怕。

  

“那个,抱歉,兰君”“没关系呢!小武道”“你是傻瓜吗?放学了怎么不直接回家?四处闲逛很有意思?”话里带着不好的口吻,花垣武道不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因为你早退我把你的值班也一起做了,所以才被这样吧!灰谷龙胆再次对视那人眼睛时,心头一震,奇妙的感觉传到大脑神经。感到委屈说不出真相的武道控制不住眼泪,脸头发都被它们打湿,眼泪混着血水落到地上,忍着声音不愿发出,握着书包的手再次攥紧。


“哎呀,小武道别哭啊!是龙胆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那个…没有,是我…我控制不住,对不起…”“谢谢前辈,我先走了”擦拭眼泪的手被那人抓住,“这个,你披着吧!明天还我”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心里看到他哭泣的画面不知为何紧缩,说不出的感情,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许多,不像是统领六本木的灰谷龙胆了。“谢谢你,龙胆君,明天我会洗好还给你”


人已渐行渐远,两双紫罗兰眼睛静静注视着,其中的一双不知包含着什么感情,“不亲自护送回家吗?”“哥!你在说什么!”“啊!炸毛了!哈哈哈,龙胆你现在的表情出卖了你呀!”





第二天


“搭档,你的脸怎么了?”千冬几乎跳着站起来的,手不自觉的摸上花垣武道的伤口。(“啧!真碍眼”)某灰君谷心里想法。“哈啊,这个啊…回去太晚上楼梯摔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不像你啊!搭档”“……”眼神看到灰谷君似乎一直在看这里啊!(“今天来的比我还早呢!对了,把东西给他”)


放下书包,把一个大袋子伸手递给了灰谷龙胆,挠挠下巴,“昨天,真的非常感谢~”“哦!没什么,东西我收到了,你可以离开了”“哦噢!”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好学生眼里是这样,其他人不得而解了!


中午,天台上


灰谷龙胆带着袋子坐到灰谷兰身边,上午几乎都在睡觉的他没去管袋子里装的什么,但是哥哥一定要求自己带上。也许是好奇心的原因,总会勾起人的遐想。打开袋子,一封感谢信,一盒芝士蛋糕,一盒慕斯蛋糕,精巧好看的曲奇饼干数枚,最惊喜还是那盒便当,压在最下面的是洗好带着清新薄荷味道的校服外套。“呀!怪不得那么重呢!小可爱准备了这么多礼物!”“限量版慕斯蛋糕!上次排了很长的队都没买到,小可爱家是开蛋糕店的吗?”“嗯!真好吃~”某灰谷兰边吃边冒着花花。灰谷龙胆似乎是在想什么,若有所思地打开便当,和寻常的便当没什么两样,但灰谷龙胆自小时候母亲去世后再也没接触过便当。中午都是面包解决的,似乎勾起他的童年回忆,好温暖,这就是被温柔的人关心的感觉吗?心里暖暖的,痒痒的


“哥,下午我不早退了,可能回家也会有些晚,别等我了”“哦~去找小可爱吗?”灰谷兰挑逗着灰谷龙胆,那点小心思他还看不出来吗?龙胆没有回答,就这样吃着东西度过午休


走进班级,眼睛就自动锁定到花垣武道身上,那名瘦瘦小小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此时,名为花垣的少年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一小坨软软的像个糯米团子,头发卷卷的看起很慵懒,小脸因为压在胳膊上的原因,呈现一种红扑扑微醺的样子,(“蛮可爱的”)灰谷龙胆很震惊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


花垣武道醒来就看到桌子上橡皮下压着一张纸条:“蛋糕还有便当,谢谢!还有放学后我会补课的,不许跑哦!”花垣武道看了后微微一笑,这不是和好孩子一样吗!


之后,班里的同学都发现那位看着就不好惹的不良少年灰谷龙胆在放学后总会乖乖待在座位上认真听着班长的补课内容。如果这副模样被其他不良看到会惊掉下巴的吧!不良少年懵懂的听着对面人的说话内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作为回应。


傍晚的微风很轻,吹过的地方都被温柔的抚平


时间像是妈妈慢煮的骨汤,经过时间的慢熬散发阵阵芳香,想要结束后大快朵颐一下。小孩子总是贪婪的,即便一碗就吃饱了,嘴巴里回味着渐渐消逝的美味,还是会选择欺骗要求再来一碗。灰谷龙胆就是这样的孩子


和福利院没有亲人的孩子一样,灰谷兰和灰谷龙胆都是极其渴望被爱着的孩子!早已空虚的身躯需要温柔的人用爱和关心填满。体验过孤独的孩子在体验过热闹的朋友关怀还会想着孤单吗?“老人与海”中的老人是孤独的,人们甚至与他最亲密的孩子都不知道他原先有什么亲人,认识什么人都不得而知。他孤孤单单的漂泊在辽阔的大海上,一望无际,可怕的孤独感油然而生;人们都说孤独的灵魂是高尚的,孤独是一种境界,那么人们一开始就喜欢孤独的感觉吗?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喜欢孤独的,即便是父母已消失的孤儿,没有人靠近他,直至死亡来临,他也不是孤单的,是母亲把他生下的,这就是他来到过这个世界的证明


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花垣武道和灰谷龙胆逐渐熟悉起来,连和花垣武道平时最亲密的松野千冬都抱怨这家伙和灰谷龙胆走的太近了些!事实上,是松野嫉妒灰谷占有了自家搭档太多的时间。


“武道,明天见”灰谷龙胆高兴的挥手告别,花垣武道身旁的松野千冬看着搭档一脸天真纯洁的笑容,十分担心这家伙被骗了都在数钱。“最近,和灰谷走的很近啊!要有点警惕心啊!搭档”“灰谷君其实很好的,没有看着那么可怕,与其说他是不良倒不如说是个很缺爱的孩子”“灰谷君,很温柔的!像他的名字一样,和龙胆花一样温柔”





……


一个安静美好的下午,春天的阳光懒洋洋的铺在桌面上,一切还都是生机盎然的样子,学生们也都充满了活力。一声担忧的低语打破了短暂的平静,“千冬,我的体操服忘记带了!”“哈!武小道你难得有一次疏忽啊!你打算怎么办?不穿会被扣分的”“可以找场地君和一虎君借一下吗?”“不幸的是他们下节也是体育课”听完这话后,花垣武道直接宕机石化了,作为班长的他没有起好带头效应!!


被飞袭而来的东西盖住眼睛,眼前的黑暗有些不安,但是有熟悉的味道;拿下来看时,才发现是灰谷君的体操服,干干净净的不着痕迹。“我的,给你穿”花垣武道想要说些什么,被一句“不许拒绝”堵住嘴巴。


体育课上


大一号的衣服套在身上明显不合适,武道骨架小小的,撑不起来衣服,现在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即便别人眼里看着不合适,在灰谷龙胆眼里看着却非常合适!短裤未遮住的小腿白嫩光滑,和后面女生对比似乎更加纤细柔软,手被宽大的袖子覆盖,努力露出手指的样子在灰谷龙胆眼里尽显可爱,跑步的样子,做运动的样子,踢球的样子,做操的样子……灰谷龙胆好像坠入了花垣武道的深渊,不知何时,眼睛一直都注视着他。看到他的脸,心脏会剧烈的跳动,不自觉的想要靠近,脸也会随着他温柔的动作变得滚烫


想要触摸他,想要抱住他,想要他的眼里都是自己,想要他的身上占满自己的味道。狼的领地意识很强,所以占有欲和保护欲也强的没话可说,和住在森林里的狼不同,生活在雪山上的狼王是天生的领地王者,所有的猎物都会不自觉的被狩猎,悄无声息的被吃掉……灰谷龙胆是一匹孤傲的雪地狼,喜欢狩猎,喜欢占有,喜欢保护……


“接下来,进行分组测跑,先做一下拉伸”山田老师喊着口号,同学们随着121 121做着拉伸,花垣武道这时才发现他们班的灰谷君原来是那么柔软的人,拉伸的动作都很漂亮标准,和专业运动员一样。

三谷但是兰

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Σ>―(灬⁺д⁺灬)♡―――>

真的很喜欢

推特大大画的

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Σ>―(灬⁺д⁺灬)♡―――>

真的很喜欢

推特大大画的

蘭檷

Another world (16)

回到日本后

伊佐那在真一郎的店里偶尔会帮忙

但基本上真一郎不太让伊佐那碰维修的事项

“你的手不要弄得脏脏的”

“有什么关系~我想跟爸爸一样认真~”伊佐那靠在真一郎身上看着真一郎拆着零件

“你跟妈妈学习文书的部分啦~”真一郎笑着看拿出水果出来的泱

“我们的宝贝伊佐那已经很厉害了~来吃水果吧”

伊佐那依照往常叉起一个就往泱的嘴里送

“总是妈妈第一个先吃啊~”泱笑着看伊佐那

“因为妈妈辛苦~”伊佐那又搂了泱的脖子

那画面让真一郎觉得可爱“伊佐那总是这么可爱啊~”


过了一个月后到了开学的日子

“爸爸~妈妈~我走啰~”伊佐那在玄关穿好鞋子往里面喊着

真一郎跟泱从房间...



回到日本后

伊佐那在真一郎的店里偶尔会帮忙

但基本上真一郎不太让伊佐那碰维修的事项

“你的手不要弄得脏脏的”

“有什么关系~我想跟爸爸一样认真~”伊佐那靠在真一郎身上看着真一郎拆着零件

“你跟妈妈学习文书的部分啦~”真一郎笑着看拿出水果出来的泱

“我们的宝贝伊佐那已经很厉害了~来吃水果吧”

伊佐那依照往常叉起一个就往泱的嘴里送

“总是妈妈第一个先吃啊~”泱笑着看伊佐那

“因为妈妈辛苦~”伊佐那又搂了泱的脖子

那画面让真一郎觉得可爱“伊佐那总是这么可爱啊~”


过了一个月后到了开学的日子

“爸爸~妈妈~我走啰~”伊佐那在玄关穿好鞋子往里面喊着

真一郎跟泱从房间走了出来“不用陪你去没关系吗?”

“恩~但是放学要来唷~我想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回家”

泱答应伊佐那

一旁的万次郎跟坚仔也跟伊佐那挥手道别


一进教室伊佐那到了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早安呀~伊佐那,没想到我们读同一所学校还同班呢~这次我没有说谎喔,依照能力我乖乖待在资优班了”

这声音….

伊佐那猛的回头“灰谷兰…跟竜胆…!”

“我坐这唷~”竜胆在伊佐那的隔壁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我就坐你后面~”灰谷兰微笑的看着伊佐那

伊佐那瞬间想逃离这里“为什么…”

“你好~我是柔伊,请问我可以坐你隔壁吗?”一个长得好看的混血女孩问着灰谷兰旁边的空位

灰谷兰表示没意见

伊佐那心想该不会这两兄弟还要继续狩猎活动吧

但他想的一点都没错

但是这次主动贴上来的是这位叫做柔伊的女孩

她天天找上灰谷兰

一开始灰谷兰很反感,想推给竜胆,但竜胆直接说他没兴趣


有天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四个人一起在天台上吃着午餐

下面传来两个不良少女的对话

他们抽着烟抱怨着

“你知道A班的灰谷兄弟吗?”

“当然知道啊!全校有人不知道他们吗?”

“你知道女生间都流传着可以跟他们睡耶~睡了就是学校的大红人了,好几个人都在炫耀”

“你也想这么做吗?看看我们自己吧,根本就不够格,那两兄弟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么平凡的我们,而且现在猎食的只有竜胆,灰谷兰已经有固定伴侣了”

“你说他们班那个好看的混血儿吗?他们的确是蛮配的啊…”

“可是听说那个女孩也是高手,说不定灰谷兰才是他的玩物”

两个女孩突然笑了起来,把烟熄了离开了天台

剩下的就是突然冰冷的安静

竜胆不在乎的吃着饭,而一旁的灰谷兰跟柔伊还在亲吻跟碰触彼此

伊佐那忍不下去“我听到的都是什么啊…你们被说成这样也无所谓吗?”他认真的看着柔伊跟灰谷兰

柔伊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伊佐那“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要在乎呢?”

伊佐那傻眼看着灰谷兰

“吃饱了,走了!”竜胆起身准备离开,门开了一半“伊佐那要一起吗?”


下午的课伊佐那分组时都刻意避开那三个人

他觉得过分极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但他不知道他的举动让灰谷兰非常恼火而灰谷兰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对伊佐那生气

放学后灰谷兰抓着伊佐那的手往学校后方去“你跟我来!竜胆你先走吧”

“你给我放手!灰谷兰!”伊佐那的手被抓的有些发疼

“你一直躲避我们是什么意思?”

“以前在学校你们也是这样吗?”伊佐那并不敢看向灰谷兰

“我跟竜胆一直都是这样你不是都知道的吗?现在觉得我们很脏或什么的吗?”

“不是那样的…只是你不生气吗?柔伊那样对你”

灰谷兰叹了一口气“女人找上我们要的就是能够炫耀,有时候我们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只需要牵她们的手,他们就可以到处炫耀,那就是他们要的,我知道柔伊没有认真,但我不在乎,因为我也没打算认真”灰谷兰坐了下来“我不知道你对恋爱观这么正经…或许是你的父母的关系吧”

伊佐那也跟着坐着“我的亲生父亲好像就是不认真的才伤害了我的亲生母亲…,导致妈妈很讨厌我…但是现在的妈妈跟爸爸感情真的很好,眼中只有彼此…”伊佐那想到真一郎跟泱就笑了

灰谷兰一直盯着伊佐那看着

“干嘛一直看”

“因为你笑起来好看啊!我说过很多次了”灰谷兰一直要伊佐那在笑一次

伊佐那真的忍不住了,轻轻的踢了他一脚“烦” 

祁画

观图体&观影体

“接下来,我们继续”

[图片]

背叛梵天?你想好怎么死了吗?没想好?我帮你想

“嗯哼~毕竟梵天可不是什么慈善组织呢~对吧,BOSS~?”灰谷兰对着mikey说道

“哥,我们梵天的叛徒不都是你,我,三途,咱们三个一起处理吗?”灰谷龙胆说着

[图片]

任务……完成

都幸福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不会在打扰任何人

“……”都沉默了

[图片]

坏女人和好男人的勾心斗角

〔啊啊啊啊!!!!蘭哥!!!m7m,我是你们的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我们继续”

背叛梵天?你想好怎么死了吗?没想好?我帮你想

“嗯哼~毕竟梵天可不是什么慈善组织呢~对吧,BOSS~?”灰谷兰对着mikey说道

“哥,我们梵天的叛徒不都是你,我,三途,咱们三个一起处理吗?”灰谷龙胆说着

任务……完成

都幸福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不会在打扰任何人

“……”都沉默了

坏女人和好男人的勾心斗角

〔啊啊啊啊!!!!蘭哥!!!m7m,我是你们的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是遛狗的!!〕

〔楼上的吵到了我的眼睛〕

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冒汗〕

〔卧槽!好涩!!!老公!!!!〕

“哎呀呀♡好涩呀~龙胆”灰谷兰看着灰谷龙胆说道

“大哥…”灰谷龙胆听着灰谷兰的话表示无语

你是我的所有物不要妄想离开我呐

尼……尼酱!

“我丢,这么刺激!!”一个女孩子说道



阿若儿~

  “ 哥哥和弟弟,互为藤蔓,互相缠绕,他们是双生花,缺一不可”

  “ 哥哥和弟弟,互为藤蔓,互相缠绕,他们是双生花,缺一不可”

灰谷龍膽
“哥哥,慢一点,不要摔倒了”...

“哥哥,慢一点,不要摔倒了”

“龙胆不觉得这样很快乐吗~?”

“哈哈哈,确实呢,哥哥”

“哥哥,慢一点,不要摔倒了”

“龙胆不觉得这样很快乐吗~?”

“哈哈哈,确实呢,哥哥”

窜评论写文的小乾

梵天日常/龙胆自述角度来看ooc致歉!

关于三途和镜子

 “你在看什么啊喂…”这会三途不知道为什么要对着总部里的换装镜自言自语,时不时对着镜子凶神恶煞的看着。

“奇怪的上司……”还好他没听到我说的话。

所以…总部什么时候有的这样的镜子?我很纳闷。

场外状况可可:(打喷嚏)谁说我坏话?

关于抹摩丝的兰

“大哥…”刚刚想叫却闭上了嘴,看到大哥在抹摩丝还是不要打扰他了,不过他好像发现我了…“哎?龙胆——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啊有什么事和我说吗?”怎么感觉自己背后一阵阴森…?“没事,大哥,有事再找你。”

一如既往有型的大哥啊,我忍不住感叹,我也一样有型(划掉)

关于王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的

“boss…?”我这会拿着工作报告到...

关于三途和镜子

 “你在看什么啊喂…”这会三途不知道为什么要对着总部里的换装镜自言自语,时不时对着镜子凶神恶煞的看着。

“奇怪的上司……”还好他没听到我说的话。

所以…总部什么时候有的这样的镜子?我很纳闷。

场外状况可可:(打喷嚏)谁说我坏话?

关于抹摩丝的兰

“大哥…”刚刚想叫却闭上了嘴,看到大哥在抹摩丝还是不要打扰他了,不过他好像发现我了…“哎?龙胆——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啊有什么事和我说吗?”怎么感觉自己背后一阵阴森…?“没事,大哥,有事再找你。”

一如既往有型的大哥啊,我忍不住感叹,我也一样有型(划掉)

关于王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的

“boss…?”我这会拿着工作报告到boss面前,他托着下巴在办公桌上好像睡着了?我正打算要脱下外套给他披上。突然他睁开眼睛,开口道:“你在做什么…?”“没…没什么。”我心虚的把外套穿上。“我在穿衣服,顺便来汇报工作报告什么的。”“嗯……”

原来没有睡着啊…boss的黑眼圈又加重了?

关于武臣和阿饼(望月)

他们两个似乎聊得很来,偶尔闲空时间也看见他们打扑克牌消遣,他们很可靠,尤其是武臣点子很多,还很老烟枪,一天得抽上不少,阿饼就相反偶尔两支烟,有时候看到他们互相点烟,一起抽边聊天,关系很好啊,我跟他们的关系也还不错。

“龙胆?来打牌吗?反正已经做完任务了。”“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我婉约的拒绝了,他们笑笑又继续手里的牌。

关于可可与廉价花瓶

“我的花瓶———碎了!!!”近期可可买了个花瓶,放在他的办公室里,不知道怎么摔碎了。

后来可可才知道那个花瓶是赝品不是什么正品,把卖方倒扣了好几万日元。真不愧是他…钱袋子赚钱能手,我默默点了个赞。

关于鹤蝶精湛的厨艺

不得不真的很佩服鹤蝶做饭的能力,还会做甜品…梵天每天的下午茶都是他准点准备的。

我路过厨房又飘来熟悉的饭香,估计这会鹤蝶又在厨房里忙活着…

“龙胆?你饿了?来找吃的?”“没…”刚想走又回头过来问“有栗子蛋糕吗…”他微笑着点头。“又是给兰的?”我点点头,毕竟是大哥。

文笔不好见谅!没有cp向哎嘿,ooc致歉了!纠结了好久不知道要不要打角色tag想了再想还是打了(缩)不喜轻喷,喜欢我就会考虑再出这样系列的文。

  

灰谷龍膽
嗯?好长时间不见 你又漂亮了,...

嗯?好长时间不见


你又漂亮了,很好看


要喝一杯吗?葡萄酒,度数不高的


:欸?


我我知道你喝不了度数太高的酒


:谢……谢谢


不用客气,我们要回家吗?


:……


:我不想回家啊…回家就见不到你们了……


笨蛋〔弹了你一个脑瓜崩〕我说的是我们的家,二次元的家


:欸欸欸?我们的……家?


对啊,笨死了,累了就回家,不要工作了,去六本木,我们的家,我和大哥等着你


:呜呜呜…


欸欸欸?哭什么啊〔手忙脚乱〕我也不会哄女孩子啊


:噗……笨蛋龙胆,我是开心的啊


〔擦了擦你的眼泪〕不要哭了哦,哭了就不好看了,我一直都在,只不过是换......

嗯?好长时间不见


你又漂亮了,很好看


要喝一杯吗?葡萄酒,度数不高的


:欸?


我我知道你喝不了度数太高的酒


:谢……谢谢


不用客气,我们要回家吗?


:……


:我不想回家啊…回家就见不到你们了……


笨蛋〔弹了你一个脑瓜崩〕我说的是我们的家,二次元的家


:欸欸欸?我们的……家?


对啊,笨死了,累了就回家,不要工作了,去六本木,我们的家,我和大哥等着你


:呜呜呜…


欸欸欸?哭什么啊〔手忙脚乱〕我也不会哄女孩子啊


:噗……笨蛋龙胆,我是开心的啊


〔擦了擦你的眼泪〕不要哭了哦,哭了就不好看了,我一直都在,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在陪着你,乖,想我和大哥的话,就种一些龙胆花和兰花吧


我们会以这种方式陪着你




@Gentiană Grey Valley @九井一(限定男友版) @灰谷蘭 @春千夜未婚夫。 @我是⊙▽⊙? @mikeyちゃん @黯(狐狸) @若狭 @白颜茤芮 @风聆 @灰谷蘭(性转版) @河田 ソウ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