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灰谷兰

56.7万浏览    11988参与
豆儿丫

  蘭姐:“来呀龙胆,不吃就没了”

  蘭姐:“来呀龙胆,不吃就没了”

我和mikey的爱情没有暴风雨【渣萱】

【灰谷麦】假千金被真千金包养了!!①家庭篇

全员女(ooc严重雷的请走哦)沙雕文走一个~

灰谷蘭×佐野万次郎(真千金×假千金)

龙胆(校草男)


我叫佐野万次郎,我现在面临被赶出家门的危机,因为我原本是灰谷家的养女大小姐,但是爸爸妈妈找到他们的亲女儿(灰谷蘭)后,就要把我逐出家门,(你们也是6我亏得也是你们养过十几年的),不过真千金很奇怪,她 却执意要留下我


灰谷蘭“爸,妈,妹妹好歹也是你们的女儿,我们家也不差这一房间,就把妹妹留下吧”


灰谷夫妇终于同意了,我很庆幸的被留了下来,不过灰谷蘭在搞什么啊?我留下来会给他什么利处吗?算了先把肚子填饱先,一盘雕鱼烧...

全员女(ooc严重雷的请走哦)沙雕文走一个~

灰谷蘭×佐野万次郎(真千金×假千金)

龙胆(校草男)





我叫佐野万次郎,我现在面临被赶出家门的危机,因为我原本是灰谷家的养女大小姐,但是爸爸妈妈找到他们的亲女儿(灰谷蘭)后,就要把我逐出家门,(你们也是6我亏得也是你们养过十几年的),不过真千金很奇怪,她 却执意要留下我




灰谷蘭“爸,妈,妹妹好歹也是你们的女儿,我们家也不差这一房间,就把妹妹留下吧”




灰谷夫妇终于同意了,我很庆幸的被留了下来,不过灰谷蘭在搞什么啊?我留下来会给他什么利处吗?算了先把肚子填饱先,一盘雕鱼烧来一份( ˶´⚰︎`˵ )~




-和家人们愉快的干饭中❛‿˂̵✧~





正当我开开心心的吃着雕鱼烧时,我的哥哥—灰谷龙胆,走了过来(虽然不是亲弟弟),他突然坐在我的旁边,情绪看样子很激动,猛地牵着我的手“那个…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家人……”  我很疑惑地甩开他的手,这时,真千金开口了,“弟弟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才是你的亲姐姐,我回来这一趟这么不容易……你就……这样?”我明显看出灰谷蘭在很卖力的挤出眼泪,到底是吃谁的醋啊?只见龙胆冷冷的回了一句“哦,我只在乎佐野姐姐”这时灰谷蘭猛的拍桌子,把我和龙胆吓了一跳,“弟弟真不乖呢~这不委屈了亲姐姐我吗?”





我一个人在那咬着勺子,看着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突然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桌子上,蘭和龙胆看见我倒了下去都惊住了,强先的要把我bao回房间



蘭:弟弟还是我来吧,小心脏了你的手


龙胆:不需要呢,我的  亲 姐  姐


蘭:你抱她我会吃醋呢~


龙胆:哦,关我屁事……


还没等龙胆说完,蘭抢先把我bao住,进了我的房间……


等我醒来时,看见蘭就坐在我的旁边,笑眯眯的看着我,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妹妹,别和龙胆挨那么近好吗?毕竟你俩又不是亲的”蘭开口道,我更疑惑了,她看见我不说话,笑着问“今晚可以一起睡吗?都是女孩子”“算……了吧”因为我很喜欢lou睡,怕这个绿茶姐姐闲事多,但是我却被她强行按在了床上,无奈的我只能和她一起睡……




两位美女睡觉觉啦◟꒰◍´Д‵◍꒱◞~





到了半夜,明显习惯lou睡的我,今晚却一点都不舒服,我扭动着不舒服的身子,把手伸进去想把衣服脱了,灰谷蘭很明显感觉到我的身体,我把她吵醒了(谁叫她要跟我一起睡的说●_●. ​),她似乎很生气的拍拍我的pg,我一阵脸红,“你干嘛?”蘭说“你怎么这么好动?信不信我把你踢出去?”我无语,这不是我的床吗?这时她带点大(本作者不知道怎么形容了🙈)的x  ya着我的后背,我忍不住的吐槽一句“x真大”,她不老实的手突然伸向我,一味的嘲讽到“真小……”我都快被她气得原地跳起来,你才好动的吧!






有没有后续②家庭篇看评论区咋样ε٩(๑> ₃ <)۶з





灰谷蘭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将自己...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将自己的耳朵堵上)啊——什么?(把电话那头人的暴躁当做不知道)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将自己的耳朵堵上)啊——什么?(把电话那头人的暴躁当做不知道)

灰谷リンドウ
「右脸的青筋微微的暴起,而对方...

「右脸的青筋微微的暴起,而对方的人却没有丝毫在意,搂着我的脖子,咬着我的脸,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尼酱……你松口啊!!!!


@회곡란 

「右脸的青筋微微的暴起,而对方的人却没有丝毫在意,搂着我的脖子,咬着我的脸,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尼酱……你松口啊!!!!


@회곡란 

グレイン蘭

  嘛~总长和对面打起来了呢~

  嘛~总长和对面打起来了呢~

伊利牛奶

【兰隆】粘着系男子的纠缠不休-9

  ▷cp:灰谷兰X三谷隆

  ▷XP发挥,满是私设,个人理解的HE,走梵天线。

  ▷OOC预警,文笔垃圾,有角色死亡提及。  


  

  在梵天干部中最常出差的就是灰谷兄弟,就连一直敬业的鹤蝶也在出差的频率方面来说也比不上灰谷兄弟。一年到头来他们停留在日本东京的日子可谓屈指可数。

  “咚咚”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后,不等里面的回应,灰谷兰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九井一看着不请自来的灰谷兰,挥挥手让跟着灰谷兰一起进来因为没拦住灰谷兰而满脸尴尬的下属离开。

  下属微微鞠躬,连忙离开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

  九井一把手里的文件合上推到一旁,脸......

  ▷cp:灰谷兰X三谷隆

  ▷XP发挥,满是私设,个人理解的HE,走梵天线。

  ▷OOC预警,文笔垃圾,有角色死亡提及。  

 

 

  

  在梵天干部中最常出差的就是灰谷兄弟,就连一直敬业的鹤蝶也在出差的频率方面来说也比不上灰谷兄弟。一年到头来他们停留在日本东京的日子可谓屈指可数。

  “咚咚”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后,不等里面的回应,灰谷兰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九井一看着不请自来的灰谷兰,挥挥手让跟着灰谷兰一起进来因为没拦住灰谷兰而满脸尴尬的下属离开。

  下属微微鞠躬,连忙离开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

  九井一把手里的文件合上推到一旁,脸上挂着冷笑,“灰谷兰,你一下飞机就冲到我这里来,想干什么?”

  灰谷兰的脸上还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把需要签字的文件拍在九井一的桌子上推到他面前,“要麻烦我们的钱袋子屈尊签个字呢。”

  “毕竟您再不签字,弟兄们就要用空手为梵天效力呢。”

  九井一打开文件扫了两眼,似笑非笑的反问:“是为梵天效力,还是为你效力?”

  “当然是为梵天效力。”灰谷兰把笔递到九井一面前,吐出几个并没有发音的字符,嘴型让九井一就看的清清楚楚。

  哪怕九井一并没有学过唇语也清楚的知道灰谷兰在说什么,他能被拿来威胁的无非是早已经分道扬镳多年的乾青宗。不过快二十年的同事生涯,谁不知道谁的底细?九井一也很清楚对方的痛点。

  所以当他知道灰谷兰今天回总部的时候特意穿上早就准备的好的新唐装。九井一刻意的整理一下袖口,让灰谷兰注意到袖口上特殊的金色字母刺绣。

  “TM”两个字母完美的和旁边的刺绣纹样融为一体,并不明显。但是灰谷兰一眼就认出那是三谷隆创立的“TAKASHI MITSUYA”这个品牌的代表私人定制的特殊标识。

  察觉到灰谷兰注意到这个标识之后,九井一接过灰谷兰手里的笔,直接翻到文件的最后签了字。

  “好了,你可以走了。”

  “真是多谢了,可可。”灰谷兰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一成不变的虚伪,似乎刚刚的事情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灰谷兰收起文件刚要打开门出去,却听到背后传来可可的声音。

  “我今天穿的衣服你觉得合身吗?需不需要我把设计师的联系方式告诉你吗?”

  “嘭!”回应给九井一的是一个响亮的关门声。

  灰谷兰从国外分部回总部自然不是专门找九井一签文件的,他被突然召回也是有迹可循。因为三谷隆被邀请参加法国时装周,正在法国谈生意的灰谷兄弟直接被明司武臣带着私人飞机请回。

  原本的生意被明司武臣接手,还在九井一那里受到不小的刺激。灰谷兰直接推门走进旁边的吸烟室里,三途春千夜正在吸烟室里面刚掏出烟放到嘴边准备点燃。

  “这不是我们的二把手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抽烟,是老鼠抓完了准备下岗了吗?”

  三途春千夜罕见的并没有和灰谷兰呛声,他面对灰谷兰露出嘲讽的微笑。三途春千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捏在手里,照片上是一场华丽盛大的宴会,在人影的缝隙中三谷隆正举着酒杯和旁边的女士交谈。

  他当着灰谷兰的面打开打火机点燃这张照片,抬手用照片上的火点燃了嘴边的香烟。随后松开手任由火光吞没了照片,化成黑色的灰烬摔落在地上。

  “想用时间差在机场偶遇?你不想让首领再次警告你吧?”

  “灰谷兰。”

  三途春千夜掏出手枪,对着灰谷兰的脑袋。

  灰谷兰脸色不变的走向前,用额头抵住枪口,“怎么会,我可不像三途你,孤家寡人。我可是很惜命的。”

  紧接着他的枪也抵在了三途春千夜的胸膛。

  “彭!”

  三途春千夜做了一个开枪的姿势,嘴角扯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我相信不久之后就能真的让你脑袋开花。”

  “那一定很漂亮。”

  “到时候是你脑袋上开花吧?毕竟我熟能生巧呢~”

  “叮灵灵~”手机的铃声打破了两人的对峙。

  三途春千夜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查看短信。随后放下手枪,离开狭小的吸烟室。“灰谷兰你下次在干违背首领的话.......”接下来的话语隐没在门后。

  灰谷兰知道他如果再次搞小动作,迎来的不是三途春千夜的警告,而是比当初还狠厉的Mikey的铁拳。

  *

  “嘭!嘭!嘭!”拳头击打在肉体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中响起。

  佐野万次郎抓起灰谷兰的头发,拽起他的头。平静无波的黑眸里蕴含着深不见底的愤怒,“我警告过你,这是第二次了。”

  灰谷兰原本俊美的脸庞上满是被殴打出的痕迹,嘴角流出血迹。他捂住多次受击的腹部,轻咳两声,挂上虚伪又真诚的微笑,“您放心,我可是很识时务的。”

  佐野万次郎并没有出声回应,冰冷的杀意一直围绕在灰谷兰的身边,令他冒出涔涔冷汗。但是灰谷兰却不敢露出任何异像,决定他生死的就在这一瞬间。

  幸好,佐野万次郎并不准备杀了灰谷兰,毕竟灰谷兄弟还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的。他松开手,看着因为太过疼痛没有力气所以摔在地上的灰谷兰,冷冷的丢下一句,“我不需要不听话的狗。”

  紧接着,他招呼正在钳制住灰谷龙胆的三途春千夜,“三途,走了。”转身离开。

  三途春千夜马上带人跟了上去,原本钳制着灰谷龙胆的人手也松手离开了。

  灰谷龙胆脱离钳制后迅速扔下嘴里的领带,上前扶起灰谷兰,“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

  灰谷兰看着三途春千夜扭头对他得意的笑着,向下比出大拇指,回敬了一个中指。等到人影彻底消失在仓库门口才完全瘫在灰谷龙胆身上。

  “诶诶诶,大哥。”突如其来的重力令灰谷龙胆一惊,幸亏灰谷龙胆伤的不重,才能支撑起灰谷兰重量。

  “这次mikey下手也太重了,可恶!要不是**三途,才不会被发现!”

  “不光是三途,刚刚按住你的还有其他的人。想看我们笑话的,可不止三途一个。”灰谷兰点燃香烟,借用尼古丁的作用缓解疼痛。

  “大哥.....”

  灰谷兰直接打断了灰谷龙胆将要说的话。

  “等着吧,时机总会到来。”


灰谷兰每次想偷跑去找隆结果次次被人破坏,谁出力最多,我不说~

兰被打,谁最开心,我也不说~



Haitani Ran
  嘛~新风格哟,怎么样,帅不...

  嘛~新风格哟,怎么样,帅不帅~「期待着你的回答」

  嘛~新风格哟,怎么样,帅不帅~「期待着你的回答」

灰谷リンドウ
“哈……大……大哥,你很高兴吧...

“哈……大……大哥,你很高兴吧……烦人的弟弟终于死了,没有人在给你添……麻烦了”


龙胆,可以听到大哥说话吗?


“大……哥,你为什么不笑啊,烦人的弟弟终于死了,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哈……大……大哥,你很高兴吧……烦人的弟弟终于死了,没有人在给你添……麻烦了”


龙胆,可以听到大哥说话吗?


“大……哥,你为什么不笑啊,烦人的弟弟终于死了,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グレイン
别哭哦[没有理会脸上早已干透的...

别哭哦[没有理会脸上早已干透的血,反而是扮起了鬼脸]

乖,别哭了,我快没有力气给你擦眼泪了

别哭哦[没有理会脸上早已干透的血,反而是扮起了鬼脸]

乖,别哭了,我快没有力气给你擦眼泪了

浅野森煜
 从蘭君统领六本木就开始跟在他...

 从蘭君统领六本木就开始跟在他身后,啊啊,原来都这么长时间了

 从蘭君统领六本木就开始跟在他身后,啊啊,原来都这么长时间了

醉晨

【三途龙胆➕蘭龙胆】

  (ooc私设)

  几天前,三途哄龙胆的时候蘭将他们的对话整体录了下来,一直在循环播放,感觉比那电话铃声还好听。

  “哥.....嘛呢,一直走神?”龙胆见这几天异常反常的蘭有点不明所以,小幅度歪着脑袋,看着反常的哥哥。

  “啊~?没有呢~哥哥在想幸亏你的脸没落疤~不然我会疯掉的,到处灭人呢~”蘭一脸认真的说出有点抓心的话。

  “哥哥.....我....你也知道我那天.....”龙胆自责地垂下脑袋瓜,纠结地绞着手指,也对啊,那天.....是自己惹到气头上的三途,当时三途正因为任务烦恼,而自己就是没有眼色跑过去问三途那件事,活该被骂呗.....

  “好了好了~哥哥没有责怪你呢...

  (ooc私设)

  几天前,三途哄龙胆的时候蘭将他们的对话整体录了下来,一直在循环播放,感觉比那电话铃声还好听。

  “哥.....嘛呢,一直走神?”龙胆见这几天异常反常的蘭有点不明所以,小幅度歪着脑袋,看着反常的哥哥。

  “啊~?没有呢~哥哥在想幸亏你的脸没落疤~不然我会疯掉的,到处灭人呢~”蘭一脸认真的说出有点抓心的话。

  “哥哥.....我....你也知道我那天.....”龙胆自责地垂下脑袋瓜,纠结地绞着手指,也对啊,那天.....是自己惹到气头上的三途,当时三途正因为任务烦恼,而自己就是没有眼色跑过去问三途那件事,活该被骂呗.....

  “好了好了~哥哥没有责怪你呢~”蘭心疼地将人揽进怀里,拍了拍他的后背,“哥哥帮你收拾三途吧~”

  “不用不用哥.....没事。”龙胆无奈地撇撇嘴,抱住蘭劲瘦的腰,往他的胸膛上轻轻蹭了两下,像是哄小孩一样。

  “龙胆,蘭,任务.....来了.....”三途推门而入看见龙胆委屈的抱着气愤的蘭,一直在蹭他的胸膛,打眼一看就是龙胆在哄蘭。

  “噢,走了,龙胆一起去吧。”蘭拉着低着脑袋的龙胆无视三途直接越过去,离开。

  到了任务的目的地,龙胆看着三途和蘭一直在打眼神战,一句话也不敢说,和三途说吧,蘭会骂他,和蘭说吧,三途会骂他,啧,服了。龙胆气不打一处来,甩头就走,蘭余光瞥见赌气的龙胆走了瞪了眼三途三步并两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龙胆的手,随后,三途拉住龙胆另一只手俩人,一起到了目的地去完成任务(任务省略)。

  “啊~龙胆,一起回去吃饭吧~”蘭轻笑,揽着龙胆的肩,自己亲爱的弟弟,扭过脸看着落寞跟在他们身后的三途。

  “哥哥,一起吃吧,毕竟,三途这次也....”没等龙胆把话说完,蘭很强硬的将龙胆揽到怀里,危险地看着三途,“我弟弟,我知道你说过会保护他,但是,上次你说的谎话.....”

  “我知道,蘭,让我补偿他吧,我来补偿他吧”,三途慌张的看着蘭,“蘭,相信我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龙胆拉着蘭的手,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强硬的哥哥,头疼的不行:“哥哥,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勉强信一次三途吧,好哥哥。”

  “.........”蘭咬牙切齿地看着恨铁不成钢的弟弟,拗不过他只能叹了口气,同意三途和龙胆在一起了。但是,还得防着三途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弟弟被三途这样的混蛋伤的遍体鳞伤,不然他绝对抄家伙往死里揍他。

  “嘿嘿,三途。”龙胆开心的抱住三途的腰,跟他诉说这几天都趣事儿,三途也是很有耐心的听着他的诉说,蘭在旁边看着,不由自主的笑弯了眼,看来自己的弟弟开心了,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开心啊。

  “好,三途春千夜,我再给你这一次机会,我相信你能照顾好我弟弟,再让他受伤,老子TM往死里揍你。”

  “知道了知道了。”三途搂住龙胆亲了一口,好喜欢好喜欢,龙胆可真好啊。三途看着龙胆脸红的样子忍不住又亲了一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