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幻

4948浏览    8056参与
蠢王
目前其实我画的是明年(今年)圣...

目前
其实我画的是明年(今年)圣诞节的!!
(划掉

目前
其实我画的是明年(今年)圣诞节的!!
(划掉

哈啾

凤凤点的师匠~

灵魂发言:「给我去工作!」

凤凤点的师匠~

灵魂发言:「给我去工作!」

4Ess3ar
总之就是女装的师匠打开美颜的时...

总之就是女装的师匠打开美颜的时候mob不小心乱入的一张自拍❎

总之就是女装的师匠打开美颜的时候mob不小心乱入的一张自拍❎

茂灵真好吃协会会长

*描图警告

呜呜呜呜,师匠太可可了吧!!!

*描图警告

呜呜呜呜,师匠太可可了吧!!!

Kuro

我隆真的很适合当模特呢

师匠在我眼中一直都很色气....


我隆真的很适合当模特呢

师匠在我眼中一直都很色气....


Kuro

mob 今天的晚霞很美呢

——嗯 师匠的确很美呢

mob 今天的晚霞很美呢

——嗯 师匠的确很美呢

Kuro

mob,你准备关我到什么时候?

——到师匠不会逃离我为止


喜欢上囚禁梗和黑mob啦

mob,你准备关我到什么时候?

——到师匠不会逃离我为止










喜欢上囚禁梗和黑mob啦

Kuro

mob:师匠像是黑暗中的星星一样呢。


啊啊啊灵魂新隆这个男人 我爱他!

mob:师匠像是黑暗中的星星一样呢。


啊啊啊灵魂新隆这个男人 我爱他!

磕糖范特西

中二一把获得快落,一直中二一直快落。围笑。

中二一把获得快落,一直中二一直快落。围笑。

Kuro
灵幻新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我...

灵幻新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我的小太阳,会发光的那种!

灵幻新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我的小太阳,会发光的那种!

嘿!!大阪烧!

自购文件夹扫图。

眼馋图1很久了……啧啧,瞧瞧师匠和mob的姿势、师匠和酒窝的姿势、将和律的姿势……官方你太懂了。

要让更多人看到这张(真实无节操)官图。

P2似乎是万圣节巫师和吸血鬼paro?

自购文件夹扫图。

眼馋图1很久了……啧啧,瞧瞧师匠和mob的姿势、师匠和酒窝的姿势、将和律的姿势……官方你太懂了。

要让更多人看到这张(真实无节操)官图。

P2似乎是万圣节巫师和吸血鬼paro?

Kuro
呜下周是mon的生日了吧 第一...

呜下周是mon的生日了吧


第一次做这种小漫画

求红心蓝手😂

呜下周是mon的生日了吧


第一次做这种小漫画

求红心蓝手😂

一屉饺子

《心动百分百》 (茂灵)短篇现实向

自己脑补的师徒二人组日常的美好的一天!。
细节都是我脑补的!不全是正剧剧情!
灵幻先生真的是超级温柔大天使!

  晨间,茂夫推门进入事务所的时候,灵幻正坐在办公桌上无聊地看电视,他盯着关于今天烟花盛会的报道介绍,无聊地叨叨:
“切,烟火大会啊,普通人无谓的乐趣呢。”
 
“师父,今天肉改部的成员们晚上也打算去看烟花呢。”

 灵幻一抬头:“龙套,你今天可迟到了。”他眼神中放出深幽的光芒,惊得龙套一个激灵。

“嘛,看在你如今对我的帮助越来越大的份儿上,今天就不追责你了。”他故作大度地甩了一甩手,点点旁边的杯子吩咐茂夫倒茶。

  茂夫动动手指,杯子被蓝色的光芒...

自己脑补的师徒二人组日常的美好的一天!。
细节都是我脑补的!不全是正剧剧情!
灵幻先生真的是超级温柔大天使!




  晨间,茂夫推门进入事务所的时候,灵幻正坐在办公桌上无聊地看电视,他盯着关于今天烟花盛会的报道介绍,无聊地叨叨:
“切,烟火大会啊,普通人无谓的乐趣呢。”
 
“师父,今天肉改部的成员们晚上也打算去看烟花呢。”

 灵幻一抬头:“龙套,你今天可迟到了。”他眼神中放出深幽的光芒,惊得龙套一个激灵。

“嘛,看在你如今对我的帮助越来越大的份儿上,今天就不追责你了。”他故作大度地甩了一甩手,点点旁边的杯子吩咐茂夫倒茶。

  茂夫动动手指,杯子被蓝色的光芒温柔地环绕起来,自动移到了热水器旁边,茶叶罐也自己打开,顺从地将茶叶拨了进去。
“部长说,今天晚上要在烟花绽放的时候,绕着活动场地跑五千米,作为对大会的纪念。”

  茂夫一边在灵幻对面坐下,一边抬眼望着他。
“师傅你也要去看烟花吗?”

   灵幻的手依旧托着下巴。
“完全没兴趣啊!我们大人们要努力为生活奔波的,今晚的麦当劳倒是可能有特价……”

  没等灵幻说完,门嘭的一声被推开了。
“大师!有事拜托您!”一个身穿黑衣,头发一丝不苟的男人站在门边。
  灵幻用手拨了一拨头发,眼神中满是温柔,仿佛花朵环绕。
“您有什么困扰?我和我的徒弟一定为您解决!”

  “我最近好像被人诅咒了。”

  “嗯?”灵幻歪头思索:“有什么具体现象吗?”
  男人坐下来,说道:“可能和我的邻居玲子小姐有关,我最近……”男人突然开始支支吾吾。
“有什么隐情吗?”灵幻露出看透的表情。

“最近只要一见到她,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脑子里会呈现出她的模样,而且她身上老是有一股奇怪的香味,会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打断一下。”灵幻一拍桌子,“您曾经有过恋爱经历吗?”

  “诶?这个,从来没有过……”男人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红色,他攥紧了自己的袖子。

  “这就很清楚了哦。”灵幻一指男人,满脸正义。
  “你,恋爱了。”
   男人被惊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是好。灵幻从桌子里掏出一本《恋爱攻略全解》。
  “全部技巧,只要999。”
    
     ……
  所以直到灵幻忙完推销,茂夫才疑惑地问道:
“师傅怎么会有哪种书呢?”
  灵幻挑眉,“算是我自己的私心吧……”
“私心?”茂夫问道。
  灵幻突然一笑:“没什么啦,mob,今天晚早点下班,带你去吃烟火节的特制拉面。”
  茂夫的眼睛里闪烁出光芒:“好。”
  
   他看着干劲十足的灵幻,夕阳透过窗户照到他的脸上,意外恬静。
“师傅真的很厉害呢。”
 
  晚上,茂夫跟着部门的人在夜里奔跑,他满眼都是星星,耳边累的快听不到声音才跑到终点,结束后混在稀稀散散的人流里往回走,突然见到人群中一件熟悉的灰色西装。
“师傅?”
  偷偷摸摸的灵幻像被抓了个正着,急忙解释道:“啊!……晚上有委托人拜托我来这里查情况……”
  茂夫问道:“要找什么样的灵吗?”
  灵幻故作摸下巴:“这个,巨大的,哦不,小的,绿色的……哦不,粉色的……”
  茂夫有点迷茫:“粉色的?”
“啊!茂夫,我有个问题。”
  茂夫抬头看他:“师傅有问题问我?”
  “嗯。”灵幻成功转移话题,他突然莫名松了一口气,挪了几步,躺到了草地上望着天空。
  茂夫虽然奇怪,也随着他过来,和小部分看烟火的人一样,坐到了草地上。
  “你说,我这一辈子是不是本该好好过日子?稳定工作,成家立业之类的。”
  茂夫吃了一惊,灵幻很少说出这种话。不过他还是自己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其实我觉得世界上并没有,所谓本该这样做的事情,。”
  灵幻微微看了一眼他。
  茂夫接着说:“就像我从来不想做灵能者一样。就算是不用灵能就很普通的我。”
  他突然笑了:“一样很开心。
  “小茂夫啊。”灵幻突然揉了揉茂夫的头,
  “师傅。”
  “嗯?”
  “烟火,天上。”
  夜空中的烟火,像是被泼洒在天空中,闪耀着漂亮的,温柔的光。
 
 

 

小麦麦麦麦麦哟
这个委托,我灵幻新隆接了!

这个委托,我灵幻新隆接了!

这个委托,我灵幻新隆接了!

水哥哥

昨天一天刷完第一第二季我爽
真的是超级好看啊!!!我爱师匠!!
mob真的是团宠啊呜呜呜呜
(动作有参考)

昨天一天刷完第一第二季我爽
真的是超级好看啊!!!我爱师匠!!
mob真的是团宠啊呜呜呜呜
(动作有参考)

莫拉提

這個男人。。。。。。

真的好騷⋯⋯⋯⋯⋯⋯

你看那腰

還有那站姿

站沒站好,屁股歪在一邊(GJ!

那扭來扭去的腰。)

嘿嘿嘿嘿嘿

(話說手也很誘人,真是魔性的男人。。。


【【這集的重要完全錯好不好!

這個男人。。。。。。

真的好騷⋯⋯⋯⋯⋯⋯

你看那腰

還有那站姿

站沒站好,屁股歪在一邊(GJ!

那扭來扭去的腰。)

嘿嘿嘿嘿嘿

(話說手也很誘人,真是魔性的男人。。。


【【這集的重要完全錯好不好!

爱摸鱼的鸽子

画的大头?大概是也可以算是情头?

反正画线稿的时候头秃了还是手绘小小的画多简单

龙套头发我还没画只是个底色!!注意是!底色啊!

画的大头?大概是也可以算是情头?

反正画线稿的时候头秃了还是手绘小小的画多简单

龙套头发我还没画只是个底色!!注意是!底色啊!

莫拉提

【茂灵】 灵级值MAX131的男人~后续

*看文之前一定要先看MAX131的终章,因为全篇文都是接终章,满满是终章的梗和内容延续(丫丫):Reigene(灵幻)~灵级值MAX131的男人~

(打不开连结请转贴吧:终章点击我

有关「TAYORI」是什么,详见灵幻篇04上、下。

==》灵幻篇04上

         灵幻篇04下


**前面一大段好像都没什么茂灵CP感的奇怪文章

***最近才补起来师匠主角的番外篇!!啊!!!我怎么这么迟才看到!!!!

****文章短还娇情地有个后记【卒

*****接MAX131的剧情,补了一点个人...

*看文之前一定要先看MAX131的终章,因为全篇文都是接终章,满满是终章的梗和内容延续(丫丫):Reigene(灵幻)~灵级值MAX131的男人~

(打不开连结请转贴吧:终章点击我

有关「TAYORI」是什么,详见灵幻篇04上、下。

==》灵幻篇04上

         灵幻篇04下


**前面一大段好像都没什么茂灵CP感的奇怪文章

***最近才补起来师匠主角的番外篇!!啊!!!我怎么这么迟才看到!!!!

****文章短还娇情地有个后记【卒

*****接MAX131的剧情,补了一点个人幻想

******回想一下,好像整篇文也没什么CP感,似是流水帐(呜呜呜

*******突然觉得自己在做灵幻篇的推广(师匠可是主角!!你们不去看吗!!!



1.

灵幻逃了。


随着第二个电话打来,借着委托为由,工作遁了。


茂夫跟平日一样木着一张脸,哥们儿的小酒窝自言自语着「这样子也能逃掉啊……」。芹泽有着看守事务所的任务所以没有陪同灵幻一起离开,所以现在事务所只剩下二人一灵的员工以及若干无关人等。


「抱歉,最近补习班在教三角函数,但没有教得那么深入……」


不知不觉间,芹泽已经返回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写着课堂的作业,尴尬地搔着头对着茂夫说。


「数学的话当然是我……」


「请不要在意,芹泽先生……本来我就是来找师匠的。」


「太阳最强的灵能力者的我……」


「茂夫我看你啊,就别指拟灵幻,数学什么的找律来教你不是更快吗?」


「我芦舅道然……」


「律有学生会的工作要忙,小酒窝。」


「来教……」


『哥哥的尊严吗……』


胡思乱想着的小酒窝,眨下眼就见到茂夫已经走到事务所门口,一副要离开的样子。门刚要关上,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成年男人立马跟上前溜了出去,然后门外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看来是一起下了楼梯。


「那家伙原来还未走啊……」


闲着没事做的小酒窝今天习惯如常的留在了灵幻相谈所帮忙。



「小子,别走那么急啊!」


茂夫听到声音却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大步前行,直到离开事务所已经有一个十字路口才停下脚步,背对着缺乏锻錬而气喘呼呼的黑西装男人。


「数学而已是吧?我来教你、呼。怎么样、啊哈?你要不要……来……我们……事务所呀?」


「请您不要再来相谈所。」


「啊?」


才刚缓过气的芦舅脑子还没正常运作,无法理解头顶飘来的那么一句话。


「不要再来找师匠。」


「……啊?」


缓缓站正身体的芦舅看着眼前的国中生的背影,有点无法理解这突其如来的对话。


「暗田学姐跟我说了那天的事情,关于芦舅先生的事情。」


「……啊。」


「请您不要接近暗田学姐……还有,」


矮自己两个头的国中生慢慢转过身来,逆着夕阳余辉,自相谈所初次见面以来第一次正眼看着芦舅道然。


「不许再靠近师匠。」


那小小的身影,不咸不淡的声音在空旷的马路上回荡着,藏在太阳和刘海阴影底下的脸庞,一瞬间令芦舅道然一阵寒颤。


「请不要再来找师匠。」


话刚落音,随处可见的普通盖锅头国中生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芦舅道然一个人在马路的中心。


前方的小小国中生身影越来越小,芦舅的腿还在抖个不停,手心沾满冷汗。




2.

「啊……龙套你怎么来了。」


灵幻一见到打开门的身影,就捏熄了手上的香烟。


「要好好去补习集训啊!能不能升读高中,读不读得上好的高中学校就看这次的考试了!」


小酒窝看着一边高声地说教着,同时忙碌打开窗户消除自己产造出来的,对未成年国中生很有空的二手烟雾的灵幻新隆,瞄了一眼慢慢走进来的茂夫,回头看见那个外面不靠谱的成年人卷起桌上的杂志挥舞驱散烟雾。


『一开始就打开窗吸烟不就好了吗……』


不过小酒窝没打算说出来,大概下一次再下下一次也不会说出来。


「也就是说——这可是决定你人生前程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考试!!」


「既然那么重要,就别随随便便叫茂夫去义务打工,还不懂装懂的浪费弟子的时间来相谈所,结果连三角函数都不会做,彻底的师父失格呢。」


「嘴巴真毒呢,恶灵。」


「彼此彼此,欺诈师。」


或许听见了,又或者没有听见的茂夫一边走近灵幻的办公桌,一边说:「本来担心师匠出外工作了,结果每次上来都见到相谈所没有客人。」


「那……那是因为!因为午休,大家……对!客人都赶着吃饭!!」


看着慌慌张张地掩饰的灵幻,以及毫不在意地说「哦,是吗」的茂夫,小酒窝越发觉得茂夫真是个天然鬼畜。


「嘛,适当的放松也是学习中重要的一环……」


灵幻蹲下身倒掉烟灰缸的烟头,然后抓起椅背的外套:「走吧,龙套!你还未吃午饭吧?我请你吃拉面。」


「嗯,谢谢师匠。」


「可以加4片叉烧哦,特别激励。」


『真是小家子……』


看着师徒俩的小酒窝默默吐槽着,习惯性地飘向两人的身旁,却在快要靠近上灵幻时刹住身影。


他仿佛看到了灵幻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气」。


小酒窝皱起眉,兀自思索了一会儿,眨眼间就失去了师徒的踪影。



「啊……是龙套你啊。」


这次相谈所的窗户打开了,灵幻见到打开门的是龙套连忙捏熄了香烟。


然后,不易察觉地瞄了一眼放着钱包的抽屉。


「天道好轮回,压榨了茂夫这么久的工资,现在要还了。」


「闭嘴,小酒窝。」


『还有别那么大声,龙套会听到的。』


「是~是是~~」


识趣的小酒窝轻飘飘地飘到茶水间,倒了杯温水后又轻飘飘地回来。


「最近相谈所一直在拍苍蝇……喝口水,冲淡一下烟味吧。」


此时的灵幻已经披好外套,一副随时可以出行的模样,轻轻跟小酒窝道了声谢,拿起抽屉的钱包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来来来,龙套,我们去吃饭吧。」


「我已经吃过了,师匠。」


灵幻闻言转过身,看着那位连背包也没打算放下的徒弟。


『真是走运呢,灵幻。』


正午的阳光过于猛烈,灵幻习惯性地放下了百叶帘,相谈所室内的光线不算很充足,也不致于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要看清逆光而立的徒弟的表情有几分难度。


灵幻望着自己的弟子片刻,最后扬了扬手。


「我请你吃章鱼烧吧——还吃得下吗,龙套?」



之后的几天,每天的午休时间都能在灵幻相谈所找到影山茂夫,勤得连芹泽也有点诧异,好几次见到茂夫都说「影山前辈你来了啊」的程度。小酒窝倒没觉得有什么惊奇,毕竟师徒吵架、和好、调味市龙卷风时他都在场,知道茂夫虽然嘴上冷淡地嘟嚷着「都说了不要突然叫我过来」,结果每一次还是来了的影山茂夫。


茂夫来得频繁,灵幻最近没请他吃章鱼烧,取而代之,柜子中开始堆开了各式的独立包装的零食和饼干,最下面那层有运动饮料和热量棒。


这些都不是小酒窝关心的事,毕竟跟灵幻酸来酸去的没有营养的对话差不多是两人相处的日常,看着那日益增加的前书柜现食物柜他早就糟过灵幻无数次了,这个话题已经嚼之无味。


一直困扰着小酒窝的,正是前几天灵幻身上出现不应该出现的景象。


比如现在还能看见的,正一丝丝由灵幻的肩膀溜走的能量,慢慢流失的额外的力量。


「哦,谢谢、龙套。」


就在小酒窝沉醉在自己思想之中,茂夫为灵幻倒了杯茶,收拾好小茶几上的课本,准备离开了。


反正灵是一种生活挺无聊的生物,小酒窝也不回茂夫的家,藏起来悄悄跟着灵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周过去,小酒窝一无所获,中途因为某次忘记切换不可视模式,半夜起床的灵幻看到绿色的幽火在眼前飘吓得疯狂尖叫。


人鬼骂战展开,骂着骂着,小酒窝就把疑惑但没有实证的东西都抖出来了,这下灵幻反倒冷静下来,说确实最近感觉身体状况好像比平时都要好。


就在灵幻骂小酒窝变态skt不理人权之类的罪名,小酒窝懒得隐身了,干脆像个钟摆那样晃起来,看起来有几分像演唱会挥动的荧光棒,闪得灵幻眼瞎,生气地嚷嚷着就把被子盖过头,没一会儿就熟睡了。


今天的中午有点特别,时钟达到12时正,灵幻就习惯性地捏熄了烟,却迟迟没有等来最近一直来访的弟子。


「龙套那家伙怎么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那家伙比你强上一万倍,无论是实力还是心灵还是体力』小酒窝心底觉得昨晚吓着灵幻有几分不好意思,最后选择了保持缄默。


就在灵幻坐立不安,支支吾吾的嘟嚷着,眼见午休的时间快要结束,这时相谈所的门铃响。


小酒窝眼看着那个有点傲又有点娇但溺爱弟子过头的29岁男人嗖的一声就冲到门前,一气呵成地贴心打开门。


「龙套,今天怎么那么晚…………哈,是律啊。」


然后看着灵幻不感兴趣的往回走,懒散地摔回办公椅上。


律还是老样子的律,一脸不满的低气压,颇为嫌弃地看着椅上的灵幻。


「哥哥今天早退了,所以今天不能过来,叫我来跟你说一声。」


无视话语中的「啧」、「切」等令人不快的声音,灵幻得到了他最迫切,也最有用的情报。


「就这样。再见,灵幻先生。」


「等……等等等等等!」


小酒窝看着那身灰色西装以极其别扭滑稽的姿势跑起来,用近乎滑倒的方式挡住了律的去路。


「龙套他生病了吗……?什么病?严重吗?现在觉得怎样了?」


「哥哥只是叫我来交待一声,说他今天不能来『工作』。」


「诶……?」


先前的一系列事件,尽管从前律很讨厌灵幻,但最近态度有所缓和,但今天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倒不像过去那种嫌恶的感觉,反而好像为什么事情纠结愤怒似的。


「哥哥补习集训都那么辛苦了,你如果有那么一点点为哥哥着想,就别为难哥哥来打工!」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灵幻满心疑惑,还想追出去时,相谈所的门被大力轰的一声关上了,差点拍上灵幻的鼻子。


「呐,小酒窝。」


「嗯?」


「可以帮我去看看龙套的情况吗?」


半刻钟后,小酒窝由影山家飘回灵幻相谈所,第一眼就见到托着腮帮子在办公桌发呆的灵幻。


「感冒了,应该是晚上又掀被子,所以感冒了。吃过退烧药和感冒药,现在熟睡中,应该明天就好了吧。」


「这样啊,3Q,小酒窝。」


接下来的一整天,小酒窝就看着那个男人坐立不安地在相谈所踱来踱去,还很罕见地卷起衣袖说来打扫一下,明明平日一个月都不想做一次清扫,芹泽来了之后都塞给芹泽做了,还好小留出乎意料是个贴心的家居女孩,时不时帮忙扫地,现在相谈所的卫生环境比以前好太多了。


「真的那么担心的话……去看看茂夫不就好了吗……」


灵幻回头给了小酒窝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好像对着什么无可救药的东西长叹一声,成功让上级恶灵不爽到极点。


看着一整个早上和下午都没有客人的事务所,小酒窝不禁在想,到底是因为灵幻太闲了所以才一直想着茂夫的事,还是说客人来了有委托,那个装模作样的成年人还会像现在那么焦虑呢。


就这样,黄昏悄悄来临。


这几天以来困扰着小酒窝的疑惑好像得到了解答——缠绕着灵幻身上的气随着慢慢的流失,夕阳西下时已经完全消失。


『果然只是昙花一现吗……』


事到如今,明明曾经使用了茂夫那股庞大力量,还是对灵感、超能力一无所觉的灵幻,现在有什么契机觉醒超能力才是最不可思议。


小酒窝以为灵幻会像平常那样子关门,什么提早回家的时候——芹泽今天有补习班以及朋友聚会,所以请假一天——相谈所的门铃响了。


「来了来了,请问有什么委托……诶?!」


「晚上好……师匠、咳咳。」


「生病了就好好躺在床上休息,怎么跑出来了!?」灵幻说着,连忙把茂夫拉进相谈所,然后打开了暖气。


「社团的前辈说过,生病时做运动可以早点痊愈、咳咳。」


放下空调遥控转过身的灵幻,这才注意到茂夫穿着一条舒适的运动长裤以及运动鞋,还有一件薄薄的挡风衣。


「你这个傻小子……」


灵幻一边溺爱的责备着,一边掏出两条毛巾,让茂夫自己擦干脸和身体,自己帮他擦干头发。


这时,小酒窝几天以来的谜团,才正式解开。


当他眼睁睁看着灵幻靠近茂夫说,环绕着茂夫的超能力自主地跑到灵幻身上,仿佛加油站灌油的方式,眨眼间那层薄薄的似防护罩的能量流动再一次现身灵幻的周围。


那撑得满满的能量罩,仿佛就是灵幻所能承受的极限。




0.

「吃碗拉面回去吧?」


「好的。」


这段对话大概10分钟后,原本并肩前行的两人开始一前一后。


灵幻脸色有点苍白,每走一步路脚踝就传来只有自己听得见的悲鸣,每走一步额上的冷汗就多了一些。


「稍……稍微停一下,茂夫。」


茂夫闻声停下脚步,见灵幻撑着一旁的树干,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刚刚……跟那个恶灵走得太深入,绕了不少路……现在有点累了。」


灵幻说着的时候,正在微微喘气,也不知道是疼痛的抽气,还是真的走累了。


「师匠是扭到脚了吗?」


「没,没这回事。」


灵幻逞强地说着,演技一如既往的无可挑剔。


「只是……有点、稍微有点累了,休息一下就没问题。」


说罢,灵幻直接坐到树根之上,伸直了双腿。


「龙套明天还要上课吧,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就没问题,走出森林就能召计程车。」


「所以不用等我,快点回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饱的,嗯?」


茂夫没有反驳灵幻的话,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一直被茂夫盯着看的灵幻有各种意义上的待不下去,正打算强撑起身体继续走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弟子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茂夫的背对着他,弯起腰蹲了下来,灵幻一瞬间明白这个姿势的意思,但反应过来以前,茂夫已经抓起他的膝盖,摇摇晃晃把他揹起来了。


「等、等下……!龙套!!放我下来!这……」


「练习马拉松跑累了时,师匠也是这么揹我回去的。」


「那是因为……因为我是大人啦!你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国中生!!不用这样做!你有这样的心意我很高兴,但我的体重可是比你自己还要重……!」


「没关系的……因为我平时一直有在锻练。」


「这……这跟锻练没有关系、是年纪……年龄的问题吧……」


灵幻的声音越来越小,茂夫虽然感到吃力,还是小声地侧头问灵幻刚刚说了什么,被灵幻随口糊弄过去。


就在灵幻还想说什么时,茂夫突然停了下来,腰弯得更低了,腾出一只手碰了碰灵幻腄起来的脚踝。


「噫……!」


即使隔着鞋和袜子,还是天杀的疼。


「果然扭到了……师匠为什么要说谎?」


「因为……因为……」


茂夫微微直起腰板,手重新托着灵幻的大腿。


「因为……我是你的师匠啊……」


声音再次小下去,灵幻有点无法面对现在的情况,干脆把头埋到茂夫的肩膀,活像一只灰色鸵鸟。


「师匠,不要把头贴在我脖子,很痒。」


「……」


「总之,先放我下来,龙套。」


「这片森子的虫子真多,一路飞过来,见到师匠之前,虫子一直在耳边飞,但跟师匠待在一起后就不觉得有虫子。」


「别转移话题,龙套。放我下来。」


「啊……」


茂夫好像被吓到了,突其如来的肩膀弹起连同揹着的灵幻也吓了一小跳。


「放我下来啦,龙套。」


「是蟑螂。」


「……」


「啊……走了。」


停下脚步的茂夫低头看着什么,然后好像追踪着什么似的,视线慢慢移到右边的远方。


「……总之,觉得重就立刻放我下来,知道了吗?」


「嗯。」


『放我下来』的话题突然之间彻底结束。



之前嘴上抗议着的灵幻抗议归抗议,身体却僵直不敢动,生怕一动就会加重茂夫的负担。


果然还是担心会弄伤他的肌肉。


然而,虽然有些许的晃动,茂夫揹着灵幻还是挺稳定,安稳且有节奏地轻微晃动,加上被附身以来的折腾以及一路绷紧的心情,灵幻居然开始控制不住睡意。


被恶灵附身而消磨的体力、精神、意志力,远远超出灵幻的想像。


不,不如说灵幻从来不相信这种东西,也没有计算想像过这种事情。


『走出这片森林后拉面档也打烊了吧……』


突然把补习集训中的弟子叫来,许诺下的晚饭报酬大概要失约,脚还扭到了,扭到了又忍不住疼,还要被弟子发现,发现后还被揹了起来。


现在伏在弟子背上的自己还抵不住睡意。


『真是的……我都在做什么啊……』


「这家伙已经没有师父的要素了好吗。」


那天小酒窝的吐槽突然响起在灵幻耳边。


比起几年前夏天跟龙套一起去的温泉,客人作为报酬给的温泉券,那时戳起来很软柔没什么力量的肌肉,如今隔着便服,看起来已经结实多了。


胸前的压着的是有点坚硬,但又有年轻人特有的柔软肌肉的背部。


『真是……太丢脸了…………明明想要为龙套树立成熟的大人的榜样……什么……的……』


「师匠,就说很痒,不要把头贴在我的脖……」


茂夫侧头望见已经睡着了的灵幻,说到一半的话中断了。



灵幻不自不觉间打了个盹,再次睁开眼睛时,还是一样的月光,满月的月亮。


『糟糕!我真睡着了啊!!』


内心惊慌地想着的灵幻急忙看向还揹着自己的弟子。


两个人还在森林里,看来时间延缓的程度比灵幻预计的还要厉害,虽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很久还是瞌睡一小会儿而已。


不过这些问题现在都不是主要的问题。


看着弟子有点吃力的脚步,虽然灵幻痛在心,也非常愧疚,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困扰着灵幻。


茂夫揹着自己走的速度,比起之前自己忍痛的一前一后行走的速度还要慢。


大概慢了个5倍左右。


「……多亏龙套揹了我走这么一段路,我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


再这么走下去,走到森林的入口可能已经凌晨了。


「嗯,是吗。」


额上冒着汗珠的茂夫回应着,继续以像乌龟的速度徐徐前行。


「嗯,为师我真的好多了!接下来龙套扶着我出去就可以了~」


再这么蹭磨下去天都要亮的实话,灵幻是个温柔的人,当然不会说出口。


而且有点担心茂夫那么晚才回到家,会影响到明天起床时间。


出乎意料的,茂夫居然听话地放下灵幻。


『诶……???』


本想着可能还要费一顿唇舌才能说服茂夫的灵幻,此刻的心情微妙。


有点失落又有点尴尬,或许还有点小委屈,没办法单纯的高兴起来。


就在这个世俗的大人胡思乱想着的时候,他视野中的景物骤变,回过神来,四周的不再是粗壮的树干和丛林,而是漫天的星辰。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疏落的云朵,星星异常的闪耀,比电视剧上的夜空还要浪漫。


而典型的成年人,世俗的零能力者灵幻新隆,第一个反应是尖叫。


非常用力的尖叫。


「耳朵好吵……师匠,可以安静一点吗。」


「啊啊啊啊啊……眨眼间突然在半空中自由落体,正常人当然会尖叫啦!你见过有人玩笨猪跳不叫的吗!」


「虽然不懂什么是自由落体……但这个不是笨猪跳,师匠你也没有掉下去。」


「龙、龙套!不要放手!千万不要放手!!我只是个普通人,不小心掉下去会翘辫子的!!」


「不会掉下去的……就算我再累,带着师匠一个人飞还是没问题。」


一边喃喃着耳朵好吵的茂夫,还是好好的抓紧了灵幻的肩膀和膝盖。


「那我飞的时候,师匠请拿着手机指示方向,我不认得路。」


茂夫还在说话的同时,灵幻的手机已经被超能力从裤袋中飘了出来,悬在半空中,还贴心地打开了手机折盖。


「……哦。」


有点事情可以干的灵幻瞬间安静下来,认真地打开了地图和GPS定位。


路线规划对于在空中的二人没有意义,灵幻定位自己的家后干脆把图缩小,让茂夫看着方向飞行。


茂夫飞得不算慢,至少比起陆地上行走或者坐车子速度都来得要快,但又不至于地铁或者飞机那般快。随着时间流逝,灵幻已经冷静下来,一旦适应了这种非日常的环境,甚至有了余裕观望身下的景色。


就好像飞机起飞时看到的一样美丽,天上有宇宙的星星,地上有文明的星星,相映生辉。


「……龙套平日都是看着那么漂亮的景色吗……?」


「飞得太快会头晕,我不怎么喜欢用超能力飞起来,而且不能做慢跑锻练。」


「真是可惜。」


看着灵幻闪闪发亮,透满着新奇和惊喜的眼睛,茂夫静静地望着自己抱住的人。


「『超能力空中漫步』——如果搞个这么一个活动,一定可以赚大钱呢,龙套。」


「超能力不能对人使用哦,师匠。」


「那也要看场合啦,龙套。」


看着怀中笑得一脸奸诈的灵幻,茂夫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真的很美呢!下次我再请你吃晚饭吧,龙套。就在事务所教你功课之后去吃拉面吧,可以加3片叉烧哦!特别加料、特别加料~」


「师匠,你一开始不是说5片吗。」


「哎哟,5片是今晚啦今晚,下次只有3片了。」


「早知道就叫师匠搜索拉面店的位置。」


「那……那3片再加上章鱼烧?」


「你说的哦,师匠。」


说着说着,已经看到灵幻住的那幢公寓了。


茂夫依着灵幻的指示降落时,29岁的灵幻新隆好像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好像一路被弟子公主抱回来的问题,以像超人迪加的姿势一路公主抱飞回来。


就在灵幻后知后觉打算纠结时,茂夫用超能力打开了灵幻卧室的窗户,在鞋子不碰对面的情况下,轻柔地将灵幻放到床上。


『诶……这个场景……那啥、好像……有点…………』


就在灵幻有点慌乱的成人幻想中,茂夫已经飘回了窗口,跟灵幻说了声再见,就飞出去了。自惭的灵幻捂了一会儿脸后,好一会儿才脱下鞋子放到玄关,再回到卧室拿睡衣出来准备淋浴。


窗外吹来的寒风让灵幻抖了抖,正要伸手关上窗户时,突然见到一个黑影跳了上来。


「师匠。」


本来以为已经离开了的弟子就那么蹲在自己的空调槽上,递来一瓶牛奶给自己。


「喝点牛奶会睡得好一点,我时不时晚上也会喝。」


接过弟子在楼下买来的樽装牛奶,握在手上还是温的。


「那我走了,晚安,师匠。」


弟子微微笑着,轻轻挥手,接着就飞走了。灵幻下意识地跟着挥手,直到不见弟子身影才回过神来。


「哦……哦……晚安,龙套。」


没多久,窗外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啊,我想起来还未跟师匠说再见……」


「再见,然后还有晚安,希望师匠今晚做一个好梦。」


少年脸上的是年轻人有点羞涩的笑容,大概因为不习惯跟别人说晚安,尤其是跟自己的师匠。


「哦、哦……再见,也祝你做一个好梦,龙套。」


这一次,茂夫是真的走了,灵幻在窗边呆了一会儿后,冷得打了个喷嚏时,才关上了窗户。


对着关上的窗户发了会儿呆的灵幻,最后把窗帘也拉上。


总觉得……


灵幻不自觉摸着胸口的位置。


怎么……心脏好像跳得有点快…………


话说这小子……龙套这小子……


不知不觉间好像变得好会撩女孩子???


正在担心被弟子超越没脸子的灵幻新隆,不安地拿起衣服,碎碎念走进浴室。


End.




【大概是篇后记】

关于芦舅……我一直在想茂夫会怎么去想这个“灵能界从业者”的大人。

回想起抓律的夸山,茂夫内心想的是:绝对不要成为这样的大人。

但比起做坏事的夸山,芦舅这种不是做坏事,但相当卑劣,且用一个女高中生做替死鬼的行为。。。。。

我个人觉得后者更加恶劣,而且比净堂还要恶劣……


不过那只是我的想法,茂夫这么温柔,而且师匠那么有人情味的人(能允许芦舅出现在事务所)

emmm


总觉得可能茂夫不会这么对芦舅。。。。。。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OOC了。

大家有什么想法欢迎在下面留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