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幻新隆

51.8万浏览    12096参与
Kumo云c
尝试平板画画(我终于有平板了Q...

尝试平板画画(我终于有平板了QAQ)

尝试平板画画(我终于有平板了QAQ)

呀呀汪

就这样吧摸鱼而已。好爱凶凶律哦

就这样吧摸鱼而已。好爱凶凶律哦

吸芥末代理
俺给lof除除草……( 是给...

俺给lof除除草……(

是给 @痞砒老鸽 的生贺 嘿嘿

俺给lof除除草……(

是给 @痞砒老鸽 的生贺 嘿嘿

袋子day
我师傅的真实身份是.........

我师傅的真实身份是......好人。

我师傅的真实身份是......好人。

火車*

【茂灵】绝对理性(十四)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我想来看看师傅。”

  灵幻还没来得及看清mob脸上是什么表情,眼前一黑就往后倒去。

  mob吓得一颤,立刻伸手去扶住了灵幻:“师傅!?”

  灵幻的双手无力地扶着mob的手臂,脑袋重得很:“没事,别担心,估计是发烧了。”

  mob将灵幻扶回了床上,立刻就感觉到了房间的异样,抬头一看,一团黑雾缠绕在了天花板的角落,带着深深的嫉妒和愤恨。

  mob一抬手将黑雾驱散得一丝不剩:“师傅,又是诅咒。”

  灵幻自觉地盖好被子躺好,自己摸了摸额头,完全不把诅咒的事情放心上:“怪不得这几天有点倒霉,还感冒了。”

  自从芹泽加入之后,生意开始变好,逐渐出现了一些嫉妒灵幻的人,痛恨灵幻抢走了生意,所以就下了诅咒,虽然都是不痛不痒的诅咒,但最近明显地多了,也就变得麻烦了。

  “这样太过分了,只是因为更加优秀就要被嫉妒,被诅咒。”mob隐隐地不高兴了,动了动手指,冰袋就从冰箱中飘出来落到了mob手上,修长的手指拨开灵幻的头发,轻轻将冰袋放了上去。

  手指的触感冰冰凉的,让灵幻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变成了另一种红,抬眼定睛一看,mob十分淡定,眼睑微垂,细心地在给自己夹被子,深褐色的瞳孔空灵又纯净,微翘的睫毛划出优美的弧度,还有高挺的鼻梁、乍一看有些冷漠的嘴角,还有那双柔软的嘴唇,真的是越长越好看,后生可畏啊...

  突然mob感受到了灵幻的目光,有些木的眼睛和灵幻对上了,灵幻快速挪开了视线,忍不住心虚地眨了两下眼睛,心脏扑通扑通地敲打着胸膛。

  mob以为灵幻是有什么事情想说,轻声问道:“怎么了吗?师傅。”

  “额...没有,就是....那个..”灵幻发烧大脑有些迟钝,目光兜兜转转想不到什么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偷看,忽然目光定睛到了阳台的番茄树上,突然就有了想法:“能帮我浇一下盆栽吗?”

  灵幻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拉了拉被子,盖过了鼻子,只露了个眼睛出来,眼神跟随着mob在屋里走来走去。

  mob经常来帮灵幻打扫房间,轻车熟路地装水浇水,现在想想,当初就跟虐待儿童一样,让灵幻不由得有些良心疼。

  mob浇完水看了看有些凌乱的桌面又开始整理的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药都端到了灵幻的手边。

  灵幻喝了药之后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没有做梦也没有中途醒来,直到睁眼的时候屋内已经暗了,mob坐在了沙发上,在台灯下安静地看着自己给他推荐的名著。

  灵幻此刻竟然有种在安详地过日子的感觉,就想这么一直下去。

  mob将头轻轻一偏,看灵幻醒了立刻就起身,端了一杯水过来:“师傅,先喝口水吧。”

  灵幻轻轻地搭住了mob的手腕,被扶着坐了起来,刚刚好温度的热水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mob的手抚上了灵幻的额头,嘴角轻轻地勾起,露出了温柔的笑:“好像褪了一些,试一试体温吧。”

  mob的手刚刚触摸到体温计,就被灵幻握住了,喉咙沙哑着,还带着鼻音,灵幻的声音让人完全没有拒绝的能力:“mob,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mob的脸一下就红了,头发都翘起了一撮,害羞地偏开了头:“嗯...”

  灵幻忽然发觉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暧昧了,急忙撒开手给自己辩解:“呀!不!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留下来照顾一下...我....”

  灵幻说话越来越小声,mob的脸也蹭蹭地涨红:“我知道的!师傅生病了需要人照顾!”

  “而且...”mob青涩地反握住了灵幻的手,“师傅现在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不适合做那种事情。”

  灵幻的心脏仿佛被射了一箭一样,害羞的mob真的很可爱,太让人心动了,灵幻伸手将mob的头发揉得凌乱了:“过来。”

  mob整疑惑着,灵幻伸手揽住了mob的脖子将他拉了过来,轻轻地在mob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谢谢你,mob。”

  “嗯...”mob红着脸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了半盒烟,严肃地说道:“师傅,你不是戒烟了吗?”

  “额...呵呵呵....”灵幻心虚地挠了挠头:“偶尔抽一根,偶尔....”

  “师傅。”

  “会戒掉的,相信师傅...”

  mob无奈地叹口气,将烟盒里的一大半烟变为了灰烬。



        卑微火车:事情太多了,灵感枯竭嘤嘤嘤


日向千秋

五月十二(13)

影山茂夫x灵幻新隆

黑mob出没请注意⚠️

含强迫囚禁请注意⚠️

超多狗血请注意⚠️

这是一个告白被拒的mob对自家师傅的哲学故事(微笑

我写副cp竟然比写主cp还爽,我有病,我认错。又来了个新角色,永野芽郁,男,22岁,帅得一逼(没错,副cp也是年下,强强年下真的狂戳我的萌点!!!

深秋的时节总归是寒冷的,更何况今天还下着雨。

灵百可乐把脑袋缩进围巾里,通过手中的热咖啡来汲取些温暖,忽的,大衣里的口袋震动起来,灵百可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下了接听按钮。

“喂,嗯…嗯,我知道,好。”像是话筒里传出了什么不好的消息,灵百可乐皱着眉,“我觉得还是我自己做比较好,你跟老大说,让他那恶...

影山茂夫x灵幻新隆

黑mob出没请注意⚠️

含强迫囚禁请注意⚠️

超多狗血请注意⚠️

这是一个告白被拒的mob对自家师傅的哲学故事(微笑

我写副cp竟然比写主cp还爽,我有病,我认错。又来了个新角色,永野芽郁,男,22岁,帅得一逼(没错,副cp也是年下,强强年下真的狂戳我的萌点!!!

深秋的时节总归是寒冷的,更何况今天还下着雨。

灵百可乐把脑袋缩进围巾里,通过手中的热咖啡来汲取些温暖,忽的,大衣里的口袋震动起来,灵百可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下了接听按钮。

“喂,嗯…嗯,我知道,好。”像是话筒里传出了什么不好的消息,灵百可乐皱着眉,“我觉得还是我自己做比较好,你跟老大说,让他那恶心手段留给自己用,别他妈来管我。”说完,他也不管那电话还想再说什么,一挂了之。

上头的要派那个人来管这件事,开什么玩笑…见手里的纸杯已经略微变形,灵百可乐赶忙住了手,盯着那纸杯发起呆来,他一向崇尚浪漫主义,无论是游戏还是咖啡,或是其他什么,他喜欢完美无缺给人痛快,而不是像那个人猫抓老鼠的戏弄手段,实在是下贱,他打心底瞧不上他,而且目标人物还是…

“哟可乐,怎么在这儿站着呢。”这声音清亮有力,像是温暖的阳光,锋利地劈开了灵百可乐阴云密布的糟糕心情。灵百可乐抬起头看他,将嘴角扬起的弧度掩盖在围巾下,“等你,灵幻先生。”他的目标人物,来了。

灵幻新隆摆摆手向他走来,“等我?找我有什么事儿?”灵百可乐拿起脚边的牛皮纸袋递给他,“送咖啡豆给您,还有…想拜托您件事儿。”灵幻新隆接过牛皮纸袋,这收了好处可就不得不帮,“帮什么?”灵百可乐看着他,直截了当,“陪我去带一下我堂妹一天。”灵幻新隆怔了下,陡然笑了起来,“就这点小事啊,我答应你了,不过你也别对我用敬语讲话了,怪别扭的。”灵百可乐低头笑了一下,“嗯,谢谢你,灵幻。”

灵幻新隆拍了拍他肩膀,也笑了,“谁跟谁俩呢。”两人都笑着,可灵幻新隆那眼底愉悦的笑意像是在灵百可乐心里绽放了朵花,让他感受到了无法言喻的温暖。灵百可乐愣了一下,然后讶异起来。

“几点去?”灵幻新隆问他,灵百可乐喝完剩下的咖啡,转头塞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现在。”他掏出手机,“我去叫车。”

“不用叫车了。”他的背后穿出突兀的声音,灵幻新隆的视线瞬间从灵百可乐移向那人,走了过去,“影山,你怎么来了。”影山茂夫笑了笑,“来当司机。”说罢,他便敲了敲旁边的迈巴赫,对着里面的司机说,“你可以下来了,放你一天假,工资照发。”司机一听工资照发,忙不迭地下了车。影山茂夫拉开车门,招呼着灵幻新隆,“师傅快上车。”随即他又顿了顿,对着灵百可乐,声线中不带热情,“你也是。”

三人上了车,气氛更为尴尬,灵百可乐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车窗外,影山茂夫又专注于眼前的路,他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在后座,正当他思考除了天气很好还有什么话题时,前面井然有序的车流有些骚动起来,三人几乎是同时抬起头,看着连续几条急速砸过来的电线柱,影山茂夫瞳孔微缩,最快反应过来,他转头对着灵幻新隆快速地说,“下车,快点。”灵幻新隆拉开车门,他才跨出一条腿,又转头问影山茂夫,“那你怎么办?”影山茂夫握着方向盘,转头冲他笑,“担心我有事儿?放心,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灵幻新隆下了车,顺便把还在呆愣的灵百可乐从车里拉下来,影山茂夫极为不爽的啧了声,可惜埋没在人群的尖叫声中了。灵幻新隆冲他喊,“加油啊mob。”等影山茂夫把解决完电线杆时,他转头,除了跪坐在地上捂着心口惊魂未定的那些路人外,什么都没有了。影山茂夫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愤怒从心底窜起,他的头发几乎根根竖起,影山茂夫怒不可遏,转头给了那迈巴赫一拳,漂亮的车身瞬间凹陷了下去,灵百可乐…你他妈的。




灵百可乐正在街道上飞窜,怀里还搂着昏迷的灵幻新隆,嘴角微扬,影山茂夫这会儿估摸着要气死了吧。他掠进隐蔽的拐角,还没来得及笑完,就被迫停下脚步,眯着眼睛看着前面那人,“你他妈怎么来了。”那人生的是一幅极好的皮囊,剑眉星眸,挺鼻薄唇,帅的是俊美无涛,美的是人神公愤。他手插口袋,向前迈一步,就瞬间与灵百可乐脸贴着脸,他声音磁性,语调温柔,“来见你,可乐。”灵百可乐先是怔愣几秒,然后他厌恶的后退几步,“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见你。”那人看着他,也看着他怀里的灵幻新隆,紧接着他长臂一伸,拎着灵幻新隆的领子将他扔出去,灵百可乐心里一惊,抬手用风拖住灵幻新隆,缓缓将他放下,转头怒瞪着那人,“永野芽郁,你他妈到底来干什么。”

永野芽郁看完他轻柔的动作,笑了,他捏住灵百可乐的下巴,将他狠狠抵在墙上,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永野芽郁将鼻息喷洒在灵百可乐脸上,说道,“灵百可乐,能力是风,是男女通吃的温柔浪漫主义者,然后你现在又看上这个男人了,大情圣先生?”灵百可乐瞪着他,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向他的腿,“关你屁事。”永野芽郁嬉笑着向后跳了几步,“是不关我屁事,可我就喜欢你乱了步子的样子,前辈。”

灵百可乐酝酿起周身的风,向永野芽郁指去,“滚吧。”永野芽郁侧开身子躲过那无形的攻击,又是轻巧的一迈步,他瞬间窜到了灵百可乐的后面,一抬手在他后颈一砍,永野芽郁搂住灵百可乐软下的身体,将脸埋在灵百可乐的肩窝,贪婪的吸着那清新的气味,低声喃喃道,“怎么就对我那么锋利呢…明明对别人那么温柔。”

他掰过灵百可乐的头,吻了上去,唇舌交缠,黏腻痴缠。呼吸逐渐不顺畅的灵百可乐有些难受的皱起眉头,呜咽几声,永野芽郁深呼吸了几下,声音极为低哑,“妈的…要不是有事要干,我他妈早就把你干死过去了。”他把灵百可乐抱在怀里,垂头看着还在昏迷着的灵幻新隆,寂静的拐角有丝响动,永野芽郁抬起头,笑眯眯的,“哟,你来啦,影山先生。”

影山茂夫漠然的看了看笑着的青年,一眼就看到了他旁边的灵幻新隆,伸手就要抢, 永野芽郁却率先一步将拽着灵幻新隆的领子,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拎在手里,影山茂夫气得说不出话,他抬起手,巷子里废弃的东西纷纷颤了颤,然后飘了起来,猛地向永野芽郁射去,永野芽郁叹了口气,迈步闪过,“我是来跟你做交易的。”影山茂夫一顿手,原本那些颇有气势的武器瞬间落下,变成了之前凄凄哀哀的破烂。 

“什么交易。”影山茂夫问他,永野芽郁向他走来,影山茂夫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却又见永野芽郁把拎着灵幻新隆的手伸出来,“我把灵幻新隆…”影山茂夫一把夺过灵幻新隆,将他紧紧的圈在怀里,“不给。”永野芽郁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影山茂夫冷漠的看着他笑个不停,垂头亲了亲灵幻新隆的额头。

像是被这场面刺痛了一番,永野芽郁顿时笑不出来了,他站直身,也同影山茂夫一样搂紧了怀里的人,“我是说,我把这个灵幻新隆给你,然后你把灵百可乐给我。”影山茂夫对与“这个灵幻新隆”的称呼十分不满,他皱着眉回敬道,“你那个灵百可乐又不是我的,我怎么给你,再说了,师傅本来就是我的,你又有什么资格给我。”永野芽郁抚着灵百可乐柔软的发,“就凭我刚才给你家师傅下了蛊。”

“你他妈…”影山茂夫瞳孔微缩,上去就要干他,永野芽郁忙后退几步,“诶诶,别乱动我啊,要是我现在把蛊一发动,你家师傅可就要跪在地上乖巧的叫我主人了。”影山茂夫不敢动了,眼底闪过压抑的疯狂,“你要是敢动他,我绝对会把你撕成碎片。”永野芽郁将他的情绪尽收眼底,低笑一声,“除非你答应我的交易。”

两个身高体型都极为相似的俊美男人面对面沉默着,永野芽郁嘴角扬起,一幅势在必得的样子,影山茂夫抿着唇,冷冷的看着他。

“我答应你的交易。”

雾修

不会分开了

不会分开了

   他们互相拯救。

  在灵幻先生的葬礼上,茂夫恳请小酒窝,麻烦他把师匠的灵魂吃掉。

   也许,这样就不会分开了。

不会分开了

   他们互相拯救。

  在灵幻先生的葬礼上,茂夫恳请小酒窝,麻烦他把师匠的灵魂吃掉。

   也许,这样就不会分开了。


泊景

下一位選手是——

新出道的兄弟組合『kageyama』!!

和他們的經紀人靈幻新隆!!

『同一顆心臟,太陽下我們連線』

『在這個藍色星球』

『我們分享同一個理由』

【經紀人先生,您要選我們之中的誰?還是…都選擇?】

【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深愛著您。】

下一位選手是——

新出道的兄弟組合『kageyama』!!

和他們的經紀人靈幻新隆!!

『同一顆心臟,太陽下我們連線』

『在這個藍色星球』

『我們分享同一個理由』

【經紀人先生,您要選我們之中的誰?還是…都選擇?】

【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深愛著您。】

Koi♡低產期

【モ夢100|靈幻新隆×妳】記一次○○小事

※是夢向、夢向、夢向,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先說三次

※小短篇三篇,都是自己妄想中的靈幻新隆,恐有ooc請注意

※皆未出現女方人名,希望喜歡夢向的都能有良好的帶入體驗

※以上都接受就gogo


【靈能|夢女|靈幻新隆×妳】


  《記一次下班小事》


  剛從公司大門踏出一步,漫天夜幕便沈重地披戴上身,妳嘆了口氣,舉步向有便利商店的那條街道走去,妳想起諸事不順的一天裡,被主管和客戶、內線與外線電話瘋狂轟炸,作為基層人員被推上前線親送砲火猛烈攻擊的無力和負面情緒通通被裝進左肩沉甸甸的公事包裡,壓得妳本就垂頭喪氣的雙肩又垮了不少。

  直到妳走...

※是夢向、夢向、夢向,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先說三次

※小短篇三篇,都是自己妄想中的靈幻新隆,恐有ooc請注意

※皆未出現女方人名,希望喜歡夢向的都能有良好的帶入體驗

※以上都接受就gogo






【靈能|夢女|靈幻新隆×妳】


  《記一次下班小事》

 

  剛從公司大門踏出一步,漫天夜幕便沈重地披戴上身,妳嘆了口氣,舉步向有便利商店的那條街道走去,妳想起諸事不順的一天裡,被主管和客戶、內線與外線電話瘋狂轟炸,作為基層人員被推上前線親送砲火猛烈攻擊的無力和負面情緒通通被裝進左肩沉甸甸的公事包裡,壓得妳本就垂頭喪氣的雙肩又垮了不少。

  直到妳走近依舊在夜晚裡燈火通明的商店前方,看著十字路口的行人號誌燈號秒數僅剩三秒,妳放慢了步調,思索著等待下一個小綠人亮起時移開視線,依靠在燈號旁的一道身影隨即闖入了妳毫無準備的心裡重重一擊。

  天氣甫入秋,從傍晚時分的微風就參雜了些許涼意,更不用說是月亮輪替了太陽的晚間,更加冷冽的夜風自對街無邊盡頭迎面吹得妳措手不及。

  可妳還在看著那男人,一頭茶金色的髮絲像是豐收時節被微風吹拂而過的麥浪輕輕擺蕩,他盯著妳呆愣的表情露出了夾雜無奈的淺笑,咖啡色的皮鞋尖端蹬著地面,挺起身子就朝向妳一動也不動的腳步而來。

  卡其色的風衣隨著他規律的步伐在身側揚起好看的弧度,他來到妳眼前,手裡拿著一罐被握緊餘溫的罐裝咖啡,以至於不曉得被握在手心裡多久了的咖啡塞進妳手裡時還留有令人心動的熱度。

  「你怎麼會在這?」和「怎麼穿得那麼少?」兩道高低不同的聲嗓同時從張開的嘴裡拋出疑問在半空碰撞,你們倆對這分毫不差的默契逗得相視而笑,還是靈幻新隆脫下了穿暖的風衣,將其籠到妳身上時邊回答了妳的問題。

  「剛下班時接到了一件委託,就順道來這兒接妳了。」

  「誒?委託地點在這附近嗎?」

  妳看他風衣底下還是那件標誌性的西裝,又怕他脫下了風衣會受寒,便想用還熱著的咖啡去溫暖對方暴露在晚風之下的臉頰。

  他沒有阻止妳的動作,笑了笑回道:「是啊,現在正要進行除靈委託呢!」

  妳還什麼都沒搞懂,就被靈幻新隆挾著帶有他體溫的風衣外套,一併被攬入了充滿他獨有的、混著一些菸草和古龍水清香的懷裡。

  「哇啊!」妳沒想到會突然在街邊被他擁抱,發出一聲不小的驚呼後手足無措地下意識想推開對方,卻反被他擁抱得更加緊實。

  「唔嗯……這隻惡靈怨念極深呢,看來是吸附了相當多的負面情緒啊。不過沒問題,對世紀的天才靈能力者靈幻新隆來說不足為懼,馬上就能除得一乾二淨!」

  妳壓根聽不懂靈幻新隆在自言自語些什麼,只知道他的體溫從一前一後包裹著自己,周身盈滿令人安心的氣息,妳捏了捏手中的鋁罐,輕輕勾住他的脖頸,不再抵抗來自對方溫暖的懷抱。

  他似乎是注意到了妳的順從,一手扶在妳的後腦杓重重地揉了揉,而妳想受著他的擁抱和他的撫摸,感受到他的臉頰靠在妳的腦袋旁,嘴唇的溫度擦過發紅的耳尖,聽他低沉穩健的嗓音一聲聲沿著耳廓敲擊心臟。

  「是妳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妳有時會想,靈幻新隆就好像真的有超能力一樣,否則他怎麼總能夠在妳未提隻字片語前,就先安撫好了妳那陷入低潮漩渦的情緒啊。

 

  「現在感覺如何?」

  「……就算不用搞什麼除靈的名堂,看見你來接我,我就覺得非常開心啦!」

  擁抱持續了好半晌,妳在他鬆開懷抱的當下揚起了發自內心的微笑,又和他一齊並肩走向回家的路途,他聽妳這麼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咕噥一句,「看來我本人還是挺有用的呢。」接著又偏過頭問妳,「吃過晚餐了嗎?」

  「還沒。」妳誠實地搖了搖頭。

  「那吃拉麵?」

  「好!」

  「可以給妳多加兩塊叉燒喔!」

  「別拿對你弟子的那套來對付我啦,可惡,我可是有在賺錢的,我要給自己加五塊叉燒!」

  「哦?胃口還真不小嘛,看來沒問題了呢!那再來一份煎餃吧?」

  「誒、吃不完你要負責——」

  他那雙大手又在妳的頭頂寵溺地揉了揉,彎起嘴角笑著說「好。」

  妳看著他嘴角拉開的弧度,不由自主地想,靈幻新隆的話語,果然是在這世上對妳最受用的魔法。


  Fin.




【靈能|夢女|靈幻新隆×我】

※本篇為第一人稱,是之前身體狀況不太好的時候用來安慰自己用的XD


  《記一次感冒小事》

 

  其實是不想吵醒他的。

  但沒想到晚上準備睡覺的時候症狀忽然又嚴重了起來,輾轉躺了三個小時都無法入眠,雖然看不見,從吞嚥唾液的反射動作也大概能感覺到很糟,若被醫生看診大抵又會得到一句「腫得真厲害啊」這種聽起來不知道是真的訝異還是帶點挖苦的語氣。

  明明也都按時吃藥了。

  不曉得假日早上診所有沒有看診,也該換一間診療——腦袋裡反覆想著這些不到早上便無法付諸行動只能坐以待斃的小事,邊翻過身來時,他像是早就守在那似的,一手橫過我的身子覆上後背,枕在枕頭上的茶金色腦袋隨後向下壓低幾分。

  沒有點上小夜燈的、漆黑的房間裡,他那一雙還帶著倦意的眼眸瀏覽過我,還未被滋潤的嗓子發出略為低沉沙啞的聲音入侵了耳膜。

  「睡不著?」

  我輕輕點了點頭,在他不曉得為什麼似乎還想縮短距離的情況下急切地伸手抓取床邊一隻兔子玩偶,擋在靠近的兩張臉龐中間。

  「我還在感冒,別靠太近啦……」

  才說了一句實話而已,他好像立刻明白了現況,但也沒有鬆開距離,而是自顧自地將半張臉跟著抵上那隻玩偶的正面,我從背後承接那股絲毫沒有憐惜的力道,皺著一張臉從兔子豎起的兩只長耳中窺探他帶著笑意的慵懶眼眸。

  「很疼嗎,還有止痛藥的話先吃一顆?」

  我搖了搖頭,「不想太依賴止痛劑,也不是痛到不能接受,只是不知道怎麼睡不著而已。」

  他的手從輕拍後背的動作往上延展,用像拎著小貓小狗似的動作捏了捏我的後頸,我是禁不起這種搔癢的,立刻縮著肩膀,連帶下意識往前挪幾分距離,這會兒才發現這不又更靠近了嗎?一時感到有點懊悔,又猜想也許是靈幻新隆的計謀對此感到好氣又好笑。

  「我想說明早……啊、已經是今天了,早上看看另一家診所還有沒有開,再去掛一次號。」

  「嗯,好,陪你去。」

  他的聲音隔著毛絨布偶悶悶地傳來,那隻玩偶很小,也不過就是我的臉這麼大個而已,吐在面料上的熱氣未被吸納的都傳到了扶在玩偶兩側的指尖上。

  捏在後頸的兩指又貼著整隻手掌,任分明的骨節穿過紛亂髮絲,一步一步覆蓋住對他來說顯得容易掌握的後腦勺,靈幻新隆施了點力道,讓固執著保有一段距離的我抵抗不住被壓往他有擔當的肩窩裡去。

  「你會被我傳染的喔……!」我發出最後一次的警告,試圖用駭人一點的語氣。

  沒想他只是揉了揉我的腦袋說,「別太小看天才的靈能力者靈幻新隆了,我可是跟無數強大惡靈交手過,而這只不過是區區的小感冒病毒而已,不足畏懼。」

  「別太小看病毒啦,我這邊可是正飽受折磨呢?」

  額頭靠在他的肩窩上,邊聽著他又搬出那套奇怪的靈能力理論,雖然莫名其妙,卻又無故倍感安心,有點鼻塞的鼻子還是能分辨同款沐浴乳和家用洗衣劑的味道。

  「如果我也有那個什麼靈能力的話,就不會那麼容易感冒了嗎?」

  他聽罷,哼出一聲長長的沉吟,指腹邊溫柔地按摩著後腦勺的穴道,不得不說靈幻新隆的手藝實在了得,明明是在經營除靈相關事業,就不明白他怎麼也這麼擅長馬殺雞呢?

  「嘛、這個是跟體質有關的,與其期待這種能力,還是先好好開始運動增加抵抗力比較有幫助啊。」

  「嗚……」直擊痛處啊這句話……

  「會照顧你的,不要擔心了。」

  削瘦的下顎和著那一句深夜裡最有溫度的話一齊落上了髮頂漩渦,空調微弱的運轉聲還彰顯著自己正賣力作用,然而身體卻相反地從深處慢慢灼熱起來。

  手指掐著他衣襟的力度一定已經被發現了吧,否則被窩裡的懷抱不會變得更加緊實,也進而讓人感受到他那從一而終令人無比安心的體溫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聽說喉嚨痛沒有治好變得更嚴重的話,會引發呼吸困難,會不會晚上睡到一半——」

  「沒事,我在。」他逕自打斷我那些不切實際的天方夜譚,懷抱的姿勢一手攬過雙肩輕揉著肩頭,「小愛哭鬼,這樣可不是會更容易鼻塞嗎?」

  「……我沒有哭。」

  「是、是,那衣服濕掉的觸感莫不是流了口水?」

  「靈幻新隆——!!」

  「哈哈,好啦,大晚上別鬧騰了,這樣安心點的話就睡吧,睡醒來再帶你去看醫生了,好嗎?」


  Fin.



【靈能|夢女|靈幻新隆×妳】

 

  《記一次生理期小事》

 

  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是痛不欲生的。

  就算妳算準日子,並且在那之前細心地照料了自己,不喝冷飲、冰品和寒食,姨媽仍然毫不客氣地一腳踹開大門大大勒勒登門造訪,然後開始為期三天針對妳的折磨集訓。

  於是此刻的妳只能躺在床上,邊感受輸送涼意的冷氣房和小腹上發熱暖暖包的三溫暖洗禮,邊等待因為妳的央求而特地出門買巧克力的靈幻新隆回來。

  妳一想起他無奈地捏了捏妳的臉頰說句:「吃巧克力不會真的舒緩經痛的,貪吃鬼。」卻仍然穿上外套帶上錢包,又問了妳有沒有其他想吃的東西順便買回來,妳搖了搖頭,只聽他說乖乖躺著休息,目送他的背影離去,心裡便盈滿暖呼呼甜蜜蜜的心情。

  妳其實也知道巧克力對於經痛只是移情作用,也並不是一個會為這點小事就愛麻煩他人的小公主,妳和他本來就是各自獨立久了的兩個個體,但當相處在一起時才發覺,原來虛弱和疲憊的時候,身旁有個可以撒嬌任性的另一半是一件令人多麼難以戒除的壞習慣。

  事實證明心裡作用還是挺有效果的,在腦內啡的運作下妳忽然覺得肚子沒那麼疼,看了看時間也推估該是靈幻新隆要回來的時候,便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穿上他擺在床邊防止妳又光腳走在冰冷地板上的室內拖,護好塞在小腹的暖暖包,懷著期待的心情在大門前晃來晃去。

  啊,好像稍微可以理解一點居家犬等待主人回家的那種心情呢。

  鑰匙入鎖的聲音響起時,妳拋開沉浸在如果和他養了一隻寵物的想像裡,算準時機在大門打開的剎那抱住了風塵僕僕歸來的靈幻新隆,他似乎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但很快地又環住妳的肩膀站穩傾倒一邊的身體。

  「喂……不是嚷著說經痛,還又下床亂跑?」

  「因為覺得好一點了嘛。」偷襲成功後妳乖巧地先鬆手,等待他脫下外套,從袋子裡拿出妳喜歡的牌子的巧克力遞來,又看那袋子裡好似還裝了其他東西,沉甸甸的,妳禁不住好奇心發問:「你還買了其他東西嗎?」

  他挑了挑眉,打開塑膠袋讓妳瞧了一眼,爾後妳抬起頭,一雙眼睛閃著瑩光眨巴眨巴地盯著他看,抿緊雙唇囁嚅一句:「你怎麼那麼好……」

  他笑了笑沒說什麼,拎著袋子走到廚房,妳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看他勤快地從櫃子裡拿出鐵鍋和湯杓清洗,盛了五分滿的水煮沸,從塑膠袋裡拿出生薑清洗切片,再將紅糖、紅棗、薑片和桂圓入了沸騰的鍋裡,他知道妳特別喜歡桂圓,就將桂圓的份量稍微給足了些——妳也知道,他對於妳所喜歡的東西,從來都是算準在過量的邊緣前,去盡可能滿足妳的脾胃。

  湯杓在鍋裡溫順地劃著圓圈,帶動底料在糖水裡翻滾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紅糖甜味不知不覺瀰漫了整間房間,妳一手輕輕拉著靈幻新隆居家服的衣擺,下顎順勢靠在他的肩膀上將重心貼了過去。

  「……你嫁給我好不好呀?」

  妳原本只是想看看他的反應,卻沒想他聽罷,是屈起指關節在妳的額頭上輕敲一下淡然地說,「別隨隨便便因為別人對妳好一點就說要結婚啊,笨蛋。」

  「誒、那難道你是隨隨便便對我好的嗎……」

  「嗯?學會用反問套人話啦?」

  「和你學的!」妳噘起嘴巴,這回又裝得有些委屈繼續問話,「所以呢?」

  「這個嘛……」他稍稍停下了攪動湯杓的手,另一隻手的兩指接替抵在下唇思考了一回兒,難得認真地回應:「我這個工作很危險的。」

  「可是你很厲害的吧?」妳蠻不在乎地輕哼一聲,歪了歪腦袋來表達妳的疑惑。

  「再厲害的人,也會有失手的時候喔。」

  靈幻新隆恢復攪拌動作,湯杓在鍋裡攪動幾圈後才熄滅爐火,妳不想妨礙他接下來的舉動而提前縮回下顎收回手,默默退後幾步給予他足夠空間,妳低著頭,不喜歡這個看似被打斷而停留於此的對話,可又提不起勁再反駁什麼,只能耷拉著無力的肩膀。

  半參雜著期待的情境似乎變了調,那會兒鍋子裡還依舊冒著熱騰騰的霧氣,渲染了靈幻新隆平靜的側顏,使妳視野裡的他好像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之前是這樣想的,覺得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也只能聽天由命。」

  他好像沒有注意到妳情緒上的低落,自顧自地拿起準備好的小碗,一邊盛著紅糖水,一邊繼續說道:「但是剛才回到家看見妳來迎接的模樣,突然覺得……就算丟臉也好,以後遇到危險也得死命逃跑回來才行了啊。」

  「不然,那個被留下來的小愛哭鬼會多怨恨我,妳說是不是?」

  當他那張帶點狡詐的笑容映入失焦的視野時,妳忽然不是那麼確定,他從以前開始表現在妳面前的游刃有餘,是否真是表裡如一。


  Fin.


-----------------------------------------------

關於第三篇生理期是以這樣的心情寫的:

  在這個人滿為患的世界裡,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像是不經意地出現在你灰階色的世界裡,讓你曾經認為可有可無的人生因而有了一絲牽掛。

  ——對於靈幻新隆來說,那樣錯估的際遇,就是妳。

  這次不小心寫了有點點點嚴肅的內容,想想這個欺詐師長年挑對象說好話的個性大抵是很難改的,作為隆的對象來說,那個人不論說了什麼話也許都無法讓人看清是實話居多還是保留居多,但和他相處愈久,磨合了彼此的稜角之後,也漸漸能看出他逞強底下的一點脆弱……今後也不光只是讓他疼,也想要好好地寵寵他了呢。


另,本來中間還有卡著影山茂夫和酒窩的夢女向,但因為怕夢女會雷到太多人就想多集中一點發,不一篇一篇分開發了,明天會再發一篇茂和酒窩的夢女向各一~

這裡本職是隆推,隆受和夢女都很喜歡,能在靈能裡又夢又腐的人生非常快樂,希望這裡也有又夢又腐的小夥伴!誰讓靈幻新隆真的太好夢了啊啊啊啊!一直很難想像原作中,靈幻說如果知道了真實的自己,一定會被甩的這句話到底是為什麼~好想對他說你真的足夠好了~有好多好多的人都好喜歡你,請你多點自信!!(於是就一頭栽入夢向了)

云刀
弱小的灵幻正思考着如何卖掉这些...

弱小的灵幻正思考着如何卖掉这些可疑人员

弱小的灵幻正思考着如何卖掉这些可疑人员

猫猫人二号
是像素,其实可以眨眼,但是我不...

是像素,其实可以眨眼,但是我不会导GIF

是像素,其实可以眨眼,但是我不会导GIF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