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猫传

52.5万浏览    1585参与
月见努力不咕咕

【陆知也•一梦浮生】

很菜非常菜的幼儿园文笔和逻辑预警,ooc有,私设有,3k+废物文学祝食用愉快,有car补档,看car走置顶小号。

“非要问你作恶无数,我不得不杀你的时候该作何选择,那就,陪你一起吧,人间或黄泉,哪里都行。”


“可我哪里舍得让你陪我?”

“笑话,她这体质若是用来做我的药人,那可是难得的药罐子。”


“小姑娘,来,来我这来。”


“哈哈哈哈你杀了我又如何?你如今已是这副模样,你真的以为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能够接受你吗?哈哈哈哈哈到头来还不是要来陪我!”


梦里人笑得面容扭曲,你揉着脑袋惊醒,背上被吓的...

很菜非常菜的幼儿园文笔和逻辑预警,ooc有,私设有,3k+废物文学祝食用愉快,有car补档,看car走置顶小号。

“非要问你作恶无数,我不得不杀你的时候该作何选择,那就,陪你一起吧,人间或黄泉,哪里都行。”

 

“可我哪里舍得让你陪我?”

“笑话,她这体质若是用来做我的药人,那可是难得的药罐子。”

 

“小姑娘,来,来我这来。”

 

“哈哈哈哈你杀了我又如何?你如今已是这副模样,你真的以为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能够接受你吗?哈哈哈哈哈到头来还不是要来陪我!”

 

梦里人笑得面容扭曲,你揉着脑袋惊醒,背上被吓的已经起了薄薄的冷汗。

 

已经是这段时间第四次做这个梦了,虽然是过去的事,可那个人的脸至今还像个梦魇一样缠着你,想起来依旧不免发怵。

 

这是你成为人人口中喊打的妖女的第六个月,也是你离开凡星阁的第六个月。

 

步步在你怀里翻了个身,脑袋蹭来蹭去,你有些好笑的揉它脑袋:“我没事的,不过做个噩梦罢了。”

 

转天,你在市集上边听坊间人议论,手上采购挑拣的动作仍旧不停。

 

“那凡星阁主可是养了个好女儿,瞧着挺水灵一姑娘,不知怎么的成了药人入魔不说,还一把火差点烧了云绣坊。”

 

“无人受伤倒是好的,你是不知,我那日见她从云绣坊出来真真是被吓了一跳,那模样啧啧……哪里像个正常人?”

 

“呸,说那妖女做甚?晦气。”

 

你接过店家手里的糕点,闻言手一抖,不自觉勾起嘴角自嘲一番。

 

已经懒得辩驳了,他们只会相信他们亲眼看见的‘所谓的事实’,何况三人已成虎,这尚京城千人万人,你便是生了一百张口也说不过。

 

突然一把唐刀砸在了那边议论的人旁边,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你拍拍胸脯缓神,余光一扫就看见那个红衣身影,不由得身形一晃。

 

该走了。

 

心里有个声音提醒你,但你就是挪不动脚步,视线忍不住看向那边。

 

你只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诶呦,陆少主怎么来了?”小二搓着手上前,谄媚询问。

 

陆知也不答话,只皱着眉头,手上华峰归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看,却只看见片一闪而过的衣角。

 

你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客栈,步步舔舔爪子笑话你怂,问你为什么不敢见他一面?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大概是在害怕吧,怕那句妖女从他嘴里喊出来,怕他转头就拿了华峰架在你脖子上,也怕看见他眼里的寒凉和失落。

 

若真是那样,你该怎么办?

 

你最后侧着身子,看着窗外纷扬的柳絮摇头:“不能见的,见不得。”

 

步步似乎看透一切:“可我并不觉得他会那样对你,你一直都知道的,他有多欢喜你。 ”

 

茶馆先生过去常摇着折扇笑话你,说你明明是个冰雪聪明的人,怎么在这情感之事上就格外木讷?

 

你不懂吗?不,你其实都明白的。

 

少年从小到大对你如同如对待匣中珍宝一样的关爱以及事事偏心的宠爱,便是块木头也该开窍了。

 

“小师妹,你能不能从今日起,考虑考虑我?”

 

那天少年半醉半醒间将真心话合盘托出,借着醉意把满腔爱意捧到你面前,你看着他雾气迷蒙的双眼,心突然就跳的飞快,

 

再等等,你总是这样跟自己讲,万一他只是把青梅竹马的友谊误以为是欢喜呢?但左等右等,得到的却是他更加炽烈的爱意。

 

所以最后你笑了,轻轻抱住面前的少年,将你同他一般的真心完完全全展示给他看。

 

陆知也平日看起来那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却被你简简单单的一句我心悦你就撩的红了耳根。

 

你们是勾着手回到云绣坊的,那天的天空似乎格外好看,天边的夕阳映红了半边天,也染红了少年人的脸颊,才互表心意的两人扭扭捏捏的不舍得分开,仿佛拉着袖子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就能走到地久天长。

 

若是按照话本子走,你们的结局大概是携手一生,白头到老,可偏偏上天不愿意让你顺意。

 

你变成药人那下,没能克制住药性,杀招降下,将你做药罐子的两个斯文败类顿时暴毙在你面前,你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鲜血淋漓,溅了你一身。

 

你杀人了。

 

你冷静下来那刻,来不及多想就仓皇而逃。

 

“大小姐在哪,我家就在哪。”

 

这是步步跳进你怀里时说的话,它分明看着你身上的血污一脸嫌弃,却还是甘愿缩进你怀里,你无奈笑笑,搂紧怀里的温热转头踏上妖女的道路。

 

或许是尚京城日子过于太平,除了山上的盗贼,半路的劫匪,你的事最是令人感兴趣的,连个五六岁的娃娃都知道拿着木剑喊一句妖女当诛。

 

你看着那些过去被你帮助过的人,或忌惮 或担心的说着猫神保佑,妖女早除。

 

步步试图安慰你,可它张张小嘴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末了只得把自己肚皮露出来给你摸。

 

妖女的生活很简单,何况还是你这种没有什么抱负什么追求的妖女。

 

你闲着的当儿,回过云绣坊,趴在云绣坊的屋顶上含笑满足的看着管家把你的云绣坊打理的井井有条,你也去过宁国公府,把你寻来的上好的茶包放在了那位侯爷桌案,感谢他的诸多照佛,顺道不忘提醒他多休息少喝茶,你甚至听闻祁家那位东家在研究魔物相关的药理知识时好偷偷喊步步送去了感谢信。

 

可唯独雁山堂你是一次也不曾去过,若是换作平常,陆知也那人指定又要同你闹脾气了,一想到少年委屈巴巴的神色,你不由得低声笑开。

 

“对不起啊十六,我这次没法哄你了。”

 

那些正派人士来的很快,你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是以被围堵时并没有过分惊讶。

 

你抱着步步坐在树上,远远看着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很难让人把你和那些模样可怖的药人联系到一起,但那些人脸上却满是戒备。

 

他们大概是在怕你突然药性发作,又像那次一样发狂杀人了吧,虽然你不愿意承认但那药的效果确实极厉害,以至让你功力大增了数倍。

 

总归要来的,你也就懒的逃跑了,反而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诸位好啊。”

 

一老者试图劝你:“丫头,我们有办法治好你了,快跟我们回去。”

 

你想起前几天猫暗探带来的消息摇头拒绝:“有劳诸位费心了。”

 

老者还欲开口,你却突然皱眉捞起步步就走,三两下就飞出老远。

 

红衣少年横刀而来,带着怒气走进人群里扫视一眼:“她人呢?”

 

有人愣愣,对着南边指了指,陆知也立马追去。

 

被陆知也拦在客栈的时候,正收拾完衣物的你有些发愁,手攥紧了衣角,好半天才扬起一抹笑:“十六,好久不见。”

 

门被陆知也砰的一声关上,然后凝目看着你,他越沉默,你越是心慌,半晌他才戳着你额头咬牙:“小没良心的,为什么不来找我还躲着我?”

 

你一愣:“我不敢。”

 

陆知也叹了口气伸手来拉你,你身形一晃避开他的手:“你没有别的要问我?”

 

陆知也抱臂笑:“问你什么?问你有没有受伤还是问你这段时间过的如何?”

 

不是这些!

 

你脸上笑容快要维持不住:“你知道的,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你突然想起想起陆知也第一次杀人的场景,那时少年抱着你,浑身颤抖,说他总是回忆起那人临死的模样便睡不着,还问你他杀人了,你怕不怕?

 

你现在把这话问了回去:“十六,我杀人了,你怕不怕啊,你怕不怕?”

 

你成了所有人口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他怕不怕?他会不会嫌弃?

 

原来还是会难过害怕的,你摸摸自己心口暗自感叹。

 

陆知也:“过来。”

 

你眯眯眼,突然就闹了脾气:“我不要,你凶我。”

 

陆知也无奈:“好,小祖宗,我错了,乖,我来带你回家。”

 

你自觉是个不爱哭的人,被挟持的时候你没哭,被逼吃药的时候你没哭,就连被误解挨骂的时候你也没哭,但一碰上陆知也你就成了个爱哭包,譬如此刻。

 

他只得柔声哄你:“不哭啊不哭,没事了我在呢,不就是杀了人嘛,怎么被吓成了这个样子?”

 

你在他怀里哭的喘不上气:“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他们……他们给我灌药。”

 

你本来不想解释的,外人不信没什么,可陆知也不一样,不信二字若是从他口中说出,你怕是会崩溃。

 

于是你像是把引雷针双手奉上,等待着他击溃心神的惩罚。

 

可你等了半天没如愿引来雷,忍不住抬眼,却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

 

“傻瓜。”陆知也笑着叹了口气,按着你的脑袋把你揽进怀里,下巴搁在你肩膀上:“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早点赶回来,要是我没回西北一直待在你身边就好了。”

 

他语气里的自责和怀抱里的温柔让你慌恐若经,明明不应该是这样……

 

“十六。”

 

“嗯。”

 

“我是药人了。”

 

“我知道。”

 

“我杀人了。”

 

他漫不经心替你整理鬓发:“我知道。”

 

“他们说我是妖女,要捉我平民心。”

 

“放屁。”陆知也闻言这才皱眉,“他们知道什么?我家小师妹才不是什么妖女!”

 

你低头兀自笑着:“十六啊,你是来捉我的么?”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便放我走吧。”

 

就当你们今日从未见过面,他依旧是他的雁山堂少主,风光无限,你呢继续做你的反派妖女,直至某天为正道诛杀,多么合乎常理的情节。

 

你烂到了泥里可以,但他不可以。

 

但是眼前少年撇撇嘴,面上是委屈的模样:“小师妹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突然变成负心汉的你有些哭笑不得:“不是我不要你十六,起码不可以是你。”

 

“为什么我不可以?”陆知也硬是不许你含糊过去,他捧着你的脸摆正,非要逼你和他对视,“我说过的,我说过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着你。”

 

“你不要怕。”你听见他说。

 

陆知也直视着你,澄澈的目光里倒影着你的身影,他撕开你头顶的阴霾,温柔且坚定的站在了你的身边,然后天光乍破。

墨墨是个鸽子精
入了新坑,这腹肌男人真好看 ?...

入了新坑,这腹肌男人真好看 🙈

入了新坑,这腹肌男人真好看 🙈

玛卡巴卡爱睡觉

求太太分析一下xp!!!咱就是说这些男人狠狠爱住了好嘛!!!

求太太分析一下xp!!!咱就是说这些男人狠狠爱住了好嘛!!!

用户7235658006
感觉安歌好适合用林黛玉的语气说...

感觉安歌好适合用林黛玉的语气说话

感觉安歌好适合用林黛玉的语气说话

用户7235658006

当他来到现实世界(安歌)

当他来到现实世界(安歌)

北芷於菟子

摸的露露拟人ฅ՞• •՞ฅ小猫咪真可爱

摸的露露拟人ฅ՞• •՞ฅ小猫咪真可爱

锦纹将军(爱发电同名)

适之

(是手游《灵猫传》里面大师兄王适之。)

命运待他还是很好的。

他幼时得母亲的爱护,无忧亦无虑。后来,他被病重的母亲亲自领去了雁山堂,托付到了那里。然后成为了陆知也的师兄,有了一群师弟师妹们。

吃穿不愁,还能习武​打铁押镖谋些钱财。生活顺遂平安,是娘亲希望看到的。

​除了那两个小混蛋时不时给他找麻烦之外,一切都安好。

他知道,他的母亲是被所有人轻贱的乐妓。可是她给了他生命,让他和别人家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他也只是偶尔会羡慕别人有爹爹陪着罢了。

后来,母亲不知怎么的就生病了,越来越严重,花街的姐姐们都说她治不好了。

生活一天天地拮据了起来,母亲首饰匣中的珠翠金银慢慢地少了,没了。...

(是手游《灵猫传》里面大师兄王适之。)

命运待他还是很好的。

他幼时得母亲的爱护,无忧亦无虑。后来,他被病重的母亲亲自领去了雁山堂,托付到了那里。然后成为了陆知也的师兄,有了一群师弟师妹们。

吃穿不愁,还能习武​打铁押镖谋些钱财。生活顺遂平安,是娘亲希望看到的。

​除了那两个小混蛋时不时给他找麻烦之外,一切都安好。

他知道,他的母亲是被所有人轻贱的乐妓。可是她给了他生命,让他和别人家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他也只是偶尔会羡慕别人有爹爹陪着罢了。

后来,母亲不知怎么的就生病了,越来越严重,花街的姐姐们都说她治不好了。

生活一天天地拮据了起来,母亲首饰匣中的珠翠金银慢慢地少了,没了。人也一天天地瘦了,失了气色和生机。

他不相信,每天去猫神的雕像下祈祷,希望她好起来。额头磕得通红,回来告诉母亲是自己贪玩碰到了。

后来有一天,母亲精神突然好了很多,强撑着从病床上起来,认认真真地梳洗打扮干净得体,簪了仅剩的一支掐金丝的珠钗,雇了一顶小轿,领他上了雁山堂。

她跟着管事的人说了许多,然后含着泪笑着和他说。

“之儿,以后没有娘了,可莫要调皮啊。”​

然后母亲下了山,没有回头,把他丢在了山上。

那是王适之最后一次见他的娘亲。

她没有葬礼,是花街的姐姐们凑钱给她攒了寿衣和棺椁,葬在了一处偏僻的桃花林​边上。和许多花街女子一样,总算是有一处安身之穴。

【王适之】

堂尊那日领着我去看她了,我跪下一个个给那些姐姐们磕头,她们没有拦我。

最后,那位艳街长​把我扶起来,说,“小孩儿,从此你和花街可就再无瓜葛了。咱们就当不曾认识过。”

我的娘亲,她弥留之际还在为我打算,怕我一辈子顶着娼优之子的名声不好,于是把我变成了雁山堂无父无母的孤儿。

只当是堂尊他们捡回来养着的。

只是,我不敢忘。

娘亲,之儿过得很好。只是有些想您了。

堂尊和师娘相当于我的再造父母。

堂尊威严又严苛,我自然不敢懈怠,​带着后来的师弟们起早贪黑习武。

少主陆知也却不​,别人一个月磕磕绊绊学会的刀法他三天就耍得行云流水虎虎生威,然后剩下的时间就去爬树摸鱼带小师妹玩儿。

往往还要扯上我这个师兄一起。

堂尊对这个师弟寄予了极大的期望,他却宁愿跪在地上被堂尊狠揍躺床上好几天也不肯妥协。

我夹在中间也难做。不过好在后来,他比以往多用心了五分功夫,自然也是进步神速。

只是却还是那副任意妄为的样子,常常把堂尊气到吹胡子瞪眼绷不住大侠风范。

师娘是个极为温柔的人,会操心我们吃得饱穿的暖,雁山堂那么大,有那么多人,她能一个不落地全记挂着。

堂尊偏偏就能被师娘降服,师娘说一不二,师娘说往南决对不往北。

再说说我那惊才绝艳的正经门派的正经少主​陆知也。

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个任意妄为的熊孩子。想一出是一出,想要什么就去拿,想做什么就去做。从不用瞻前顾后,深思熟虑。

因为他的存在,雁山堂不知道多少师兄弟被他打击过,狠了命地练武。

他的嘴是真的毒,下手也是真的不留情。一群刚入门没多久最是崇拜他的小萝卜头们一个个哭天喊地,冲着小师妹喊“师姐救命”。

哦,他也时不时指点两招其他师弟们,小师妹在的时候尤其狠。就为了那几句“我家十六今日尤其身姿矫健刀法帅气”。

不才在下我,因为和他年岁差不多,常常给他当陪练,被他揍成了个雁山堂弟子中的第二​。虽然依旧打不过他,但是能勉勉强强接住他百十来回合不受伤,已经是拼尽全力。

他是个心里面藏不住事儿的,对小师妹的情意明明白白写满了脸上。提到的时候还一脸惊讶,问我怎么看出来的。

傻孩子,全雁山堂也就堂尊看不出来了。

小师妹本来也是个和他一般的熊孩子,爱爬树摸鱼捣蛋调皮,往往被抓到的时候都是俩人一起。什么大半夜突发奇想去看萤火虫结果掉坑里面出不来都是小事情。见怪不怪了。

他要去西北五年,我看着还稚嫩的孩子骑上马出发,心中感慨万千。

我看着长大的弟弟,独自一人踏上了长大的路。

我是他师兄,自然要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替他打理好雁山堂,好让他回来接手,继续做他的左膀右臂。

我那娇娇弱弱惹人怜爱的小师妹,也是个稀罕的宝贝一样的存在。

虽然雁山堂是个堪比育婴堂的存在,可是倒真的没有女弟子。毕竟启国少有女子习武。这世道,生了女婴也多半扔到乱葬岗上自生自灭,扔到桥洞下面让千人万人践踏,压根不会让她们有机会活下去。

小师妹是第一个。

白白嫩嫩娇娇弱弱的小团子,说话声音也软软糯糯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水灵灵,可爱得很。

是我想要的小妹妹的样子。

王适之一直在想,倘若娘亲没有生病,他现在这么大了,肯定是早就会赚钱养家糊口了的。

娘亲就不用再弹琵琶养家了,不用日日对他人笑脸相迎遭人轻贱。

他一定要给她买金钗子玉镯子,买那些有长流苏的步摇,买有小铃铛的臂钏,买镶了各色西域宝石的璎珞,娘亲极美的,也最喜爱这些东西了。娘亲生病之后就把她的首饰衣服都当了,包括她最喜欢的那支钗,也塞给了雁山堂看门的师叔。

师叔又把它留给了他,那是他仅有的关于娘亲的念想了。

娘亲以前说,她还想给他生个妹妹,到时候他们二人兄妹扶持,也不会太过孤寂。

到时候日子一定好过了,他想着娘亲在家教妹妹刺绣弹琵琶,他出去干些力气活也好给铺子当学徒也好,他是男子汉,一定能让一家人吃饱穿暖的。

然后雁山堂真的来了个小师妹。白白的软软的,会

很爱笑。

陆知也最喜欢她了,走到哪里都带着她,没几个月就把团子喂成了圆子。

他没忍住笑了两句,小师妹就快气哭了,陆知也在一边哄。一边哄一边瞪他。

小师妹哪怕胖了也是可爱得紧,只是别的人有眼无珠罢了。于是就只有王适之还有陆知也陪她玩。

他不及小十六天赋异禀,自然也不能总是陪着他们玩闹。

他想,他啊,可算是知道这小少主心里面的小九九了。

少主喜欢小师妹,可小师妹根本无暇顾及儿女情长。

本来是被千娇万宠的女孩儿,一夜之间,她父亲失踪,繁星阁岌岌可危,又欠了大笔的债务。而她视如亲人的红杏,居然是始作俑者。

少主恰好此时归来,王适之第一百八十次听他说如何与小师妹重逢,有点想揍他。

如果不是打不过的话。

他就是想炫耀又调戏到了小师妹吧!

陆知也对繁星阁,或者说小师妹,比自家雁山堂还上心得多。

对雁山堂,他做得倒是很不错,虽然不喜这些琐事,却认认真真做了。刚来就大刀阔斧,肃清了不少人。

人情往来他一向不耐烦,除了非去不可的,剩下的他都是能推就推,都扔给了王适之。

王适之无奈想笑,谁让他给这两个小混蛋收拾烂摊子已经习惯了呢。

他是雁山堂大师兄,是堂尊的助力,应当的。

另一个师妹是连翘,比那两个小混蛋省事。不知道会便宜哪家的猪。

还有那么多的师弟们,大大小小的小伙子们一个比一个不省心,他要督促他们练剑上课,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许翻墙不许斗殴可以打架但是不能伤太重。

大师兄可真难当。

莫忘怀
每个游戏轮流欧一遍吗

每个游戏轮流欧一遍吗

每个游戏轮流欧一遍吗

执樱

跟风来一波。我觉得我的xp简直是一目了然hhhhh

跟风来一波。我觉得我的xp简直是一目了然hhhhh

紫堂徵

【综乙女】欢迎来到海王学院

【假设你休学一年,再回到学校就发现你乙女游戏里的老婆们都来到现实啦!】​

部分游戏非乙女向,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时隔一年再次回到校园,你总有种陌生又熟悉的诡异感觉。尤其是见到你的新班主任后。


    “……路老师?”


    “我说过再见面你就是我的了。”屑·星提扬起他高傲的下巴,眼里写满了白给。接着一旁的叶瑄带着亲和(咬牙切齿)的笑容打断了他。


    “好久不见。”...


【假设你休学一年,再回到学校就发现你乙女游戏里的老婆们都来到现实啦!】​

部分游戏非乙女向,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时隔一年再次回到校园,你总有种陌生又熟悉的诡异感觉。尤其是见到你的新班主任后。


    “……路老师?”


    “我说过再见面你就是我的了。”屑·星提扬起他高傲的下巴,眼里写满了白给。接着一旁的叶瑄带着亲和(咬牙切齿)的笑容打断了他。


    “好久不见。”


    “叶瑄!”接受能力极强的你在看到爹咪是开心到飞起。


    “是新同学吗?”一旁的办公桌再次传来一道耳熟至极的声音,是许墨。


    “很高兴我们能再次相见。”维吉尔的脸上依旧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


    “报告。”


    “老师,新同学该去班上报到了。”少年模样的李泽言站在办公室门口。


    “薯片……这位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穿着校服的周棋洛趴在窗口。


    “那我们等会儿见。”叶瑄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许教授也向你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


    你跟着李泽言离开办公室,正巧遇见门口的两位体育老师。


    “哟,终于看见我了。”萧逸胸前的银哨子反射出一道阳光,落在你的手上。


    “要是不适应,可以来找我。”白起递给你一片银杏叶。


    面对眼前的修罗场,你一时蚌埠了,如何一碗水端平,这可真是个大问题,结果更大的修罗场还在后头。


    而且你们的教室就在办公室隔壁。


    “未婚妻,我可终于等到你了。”完美的男人查理苏他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来了。


    “哼,你还知道回来。”饼干国王德威特紧随其后。


    李泽言紧紧拽着你的手快步往班里走去,带你来到了更大的修罗场。


    “我的大小姐,快坐这儿来。”夏鸣星拍拍他身边的空位。


    “我的华生小姐,英明神武的你是不是要和我坐啊?”是夏彦。


    “小师妹,快过来,我红衣白马都准备好啦。”陆知也手边还放了盏花灯。


    “学妹,”司岚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同桌有利于单独辅导。”


    “骗子……”萧勉僵着一张脸。


    “少阁主,长久不见,可有想念安某?”哦豁,是安歌。


    “春梅,坐这来。”这超气人的角色,是凌肖没错了。


    “我这里有饼干。你真的不要吗?”粉毛大狗子慕廪眼巴巴的看着你。


    “公主殿下……”阿尔贝坐在窗边的角落里。


    “姉姉sama!”亚历克斯一直在向你招手。


    “姐↗姐↘,和我坐嘛。”陆景和脸上露出委委屈屈的表情。


    “笨蛋,”李泽言蹙着眉头开始生闷气了,不愧是少年版的言言。


    “姑娘……”祁清和刚站在门口,老师就来了,“那我们下回再见。”


    “安静。”历史老师齐司礼用他的课本敲了敲桌子,“都是幼稚园刚入学的小孩吗。”


    感受到来自齐总监吃人的目光,但你绝不承认是害怕他使用必杀技“妙语连珠”。所以你坐在了讲台右手边一个单人位上,没错,就是要一碗水端平!


    一节课很快过去了,临走前,齐老师还特地为你留下了额外作业(;´༎ຶД༎ຶ`)


    隔壁班的乌列尔站在门口,看样子是来看你的。


    对了,忘了说了,你们班和隔壁班有一部分课程是要一起去阶梯教室上的。


    “很高兴认识你。”陆沉把你掉在地上课本掸去灰尘后递给你。


    “要和我一起去阶梯教室吗?”艾德里安那双异色的眼睛荡漾着微波。


    当学生们开始谈情说爱时,总是会有老师来整肃班风的。所以,锵锵,莫弈老师闪亮登场!


    “罗夏老师有事外出,下节课的老师换成我。”莫弈在讲台的凳子上坐下,不经意的露出精致的锁骨,并且蜷了蜷手指,“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我。”


    “好的,莫老师。”


    你看着桌子上落下的红白兔子,掰着手指算了算人数,要是真的像你想的那样,还远不止这些老婆哩。


    






    比班主任是屑提更致命的是什么?是校长变成了执政官,没错,就是那个被开除甜籍的罗夏先生。​


    “……”​大礼堂里是乌压压的一片人头,准确的说是五颜六色的一群帅哥。


   执政官先生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学生席里的你麻木的接受来自四面八方奇奇怪怪的眼神。如果那天平静无风,你就不会……好吧,你还是会。


    在一开始进入大礼堂后,发现情况不对的你硬生生挤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旁边是司岚冕下,法师塔的司岚冕下。


    乐园·首领·艾因手上跳着一朵火花。


    你:“校园内禁止明火的,艾因。冷静……”


    “哼。”夜之灵·艾因冷哼。

  

    “你的未来,真是光辉灿烂。”​冕下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各位帅哥们,用轻飘飘的声音说道。


    “哈哈哈,冕下……”​没想到哇,圣塞西尔的男人们还是会分裂的,你看着前排手里捏着一杯香叶茶的路辰打着哈哈,“开学典礼需要安静哈哈……”


    “虽说我们学院允许恋爱,但是也不要和男朋友在开学典礼上你侬我侬哦。”是他是他,是执政官先生开始搞事情了。


    “……”你感到全场的目光刷的一下聚集过来,冕下倒是淡定的很。


    你:勿cue,慌得一批。


    “好了,开学典礼到此结束。”执政官带着怎么看都欠揍的一批的笑容退场了!!


    “姐↗姐↘”陆景和飞快的挤过来,“你旁边那个臭脸男人是谁啊。”


    “薯片小姐,”周棋洛扬着他那张充满魅力的脸,上面似乎有圣光闪耀。


    “未婚妻,”查理苏自信的甩了甩头发,不知从哪变出一个盒子,“我们的婚戒。”


    臭脸男人·冕下:冰蝶呢?毁灭吧。


    “看飞碟!”你试图转移注意力,然后爹咪就真的架着飞碟来了……


    你趁机从大礼堂的后门溜了出来,甚至有种丧尸围城的危机感,转头躲进图书馆二楼。


    “你来了……”是萧勉,那个让你拥有罪恶感男人,SOS!你不该走到这儿来的。


    “美人,”嘶,难道食物语大军也进击了。


    你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好家伙好家伙,还有锅包肉,带着你熟悉的,体罚前的笑容,谢谢,已经感觉到牙龈发酸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萧勉冷着一张脸。


    “无事献殷勤。”龙井先生请不要再补刀了!


    “也只有那个烂好人才会信你。”怎么裴凤也来了,救命救命救命。


    “斯米马赛ORZ”救命,你错了,你真的错了,请大型修罗场放过你吧。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许墨脸上笑眯眯,心里mmp。


    “早知他们来,我就不来了。”郭一品先生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图书馆禁止喧哗。”苏慈仙长带着仙气和醋味走来了,“你来图书馆,又未找吾。”


    “对对对,苏仙长说的对,我这就走。”你脚底抹油先溜为妙。


    “掌门,这就是你要做的事情吗?”图书馆前的树下倚着花陵。


    靳岐:“我和萧勉,你选谁?”


    “我选……”人生处处修罗场。


    “嗯?是我吗是我吗?”慕廪大狗狗突然出现。


    您的尚京F5请求出战。


    “当然是我啦。”陆知也拿了一枚苹果,红艳艳的像他的唇色,“小师妹,你是不是选我呀。”


    安歌:“少阁主,你可是在安某心里住下了。”


    “难道你对本侯没有非分之想?”宁北气气。


    沈既明:“只要你愿意,我就一直在这里。”


    祁清和:“我对这里不甚熟悉,可能劳烦姑娘带我转转。”


    “啾啾啾!”是圆圆的雪莉酒,小啾啾落在你肩上耀武扬威的姿态和主人有的一拼。


    “未婚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然是查理苏的做派。


    “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夏鸣星看似自来熟,实际宣示主权的把你的手一揽。


    “我可以帮你告到他破产。”左然趁其不意的拽开黏糊糊的汤圆,然后以护犊子的姿态挡在你和夏鸣星中央。


    夏彦:“我觉得左律师的办法可行。”


    “是个不错的办法。”莫弈浑身散发着“亲和”的气息。


    “姐↘姐↗”


    未名市也到齐了。


    萧逸:“哟,怎么这么热闹。”


    “不知道破世界纪录的拖延症患者设计图画完没有。”齐司礼带着他的声声催稿走来了,“别忘了还有历史作业。”


    陆沉:“我想你可能会需要我。”


    “你看他们,”汤圆气气,试图找出光启市大律师开始对战,可惜在场没有职业为律师的光启人员。


    你,光启市设计师,未名市大律师,发出了停战申请,“大家都冷静一下哈,冷静……”


    全场只有你越来越心虚的声音。


    “笨蛋。”少年李泽言依旧保持着他微妙的口头禅。


    “我想大家该去上课了。”体育老师白起突然记起了他的本职工作。


    凌肖:“某人心里哪还有什么学习。”


    许墨::)


    “对,我要去上课了,大家再见。”你看着眼前的两位体育老师,萧逸和白起。


    所以哪位是你的体育老师??!


    


    

    


    


        


   


_七时序_

有姐妹帮忙分析分析吗?

萧逸

叶瑄

陆景和

白起

安歌

乌列尔

有姐妹帮忙分析分析吗?

萧逸

叶瑄

陆景和

白起

安歌

乌列尔

没名字
总结下xp 主年上 性格要么危...

总结下xp

主年上

性格要么危险迷人要么极致温柔


总结下xp

主年上

性格要么危险迷人要么极致温柔



门口老大爷
官图 ▶宁北——野心昭昭的利刃...

官图

▶宁北——野心昭昭的利刃锋芒◀

 “本候从不在意世人毁誉冷眼,除了你”

CV:@阿杰729 

当朝侯爷,承袭父亲衣冠成为了权倾朝野的“靖远候”。身前是世人的流言蜚语,身后是暗藏的权谋算计。所以宁北成为了世人眼中“冷血”又“城府极深”的人。

作为当朝权利最大的门阀世家,宁北自幼接受极为严格的教育,可以说是“没有童年”。成为靖远候之后,人生便只剩下了家国天下,书房的灯常亮到深夜。

世人口耳相传他是个杀戮无度的恶人,为了权利不择手段。但是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身边的人畏惧他的权力,不敢靠近他;亲近的人觊觎他的权力,利用他。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宁北,早已把...

官图

▶宁北——野心昭昭的利刃锋芒◀

 “本候从不在意世人毁誉冷眼,除了你”

CV:@阿杰729 

当朝侯爷,承袭父亲衣冠成为了权倾朝野的“靖远候”。身前是世人的流言蜚语,身后是暗藏的权谋算计。所以宁北成为了世人眼中“冷血”又“城府极深”的人。

作为当朝权利最大的门阀世家,宁北自幼接受极为严格的教育,可以说是“没有童年”。成为靖远候之后,人生便只剩下了家国天下,书房的灯常亮到深夜。

世人口耳相传他是个杀戮无度的恶人,为了权利不择手段。但是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身边的人畏惧他的权力,不敢靠近他;亲近的人觊觎他的权力,利用他。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宁北,早已把自己一颗赤诚之心隐藏起来。

如今的宁北,像是一把野心昭昭的利刃,锋芒让世人有目共睹。而锋芒背后的他,有一颗真挚的心和小秘密,这些秘密,只能等闯进他浴室的你,慢慢发现了。

门口老大爷
官图 ▶男主档案&middot...

官图

▶男主档案·沈既明——清冷孤高的雪谷隐者◀

“谷里皆是旧雪,只你来时带过几分春色。”

CV:@杨天翔 

    你与他第一次相见,是暮春时分,而相遇的地点,却落满了雪。

不用怀疑,你们是在尚京附近相见的,只是这地方很特殊,除终年积雪外,还有阵法迷障,多年来没有任何人能走进去。而你,则是他隐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自己走进去的人。

他是掌握了方术的异人,举手投足间有种仙气,偏偏还酒酿得不错、鱼养得挺肥、花照顾得很好。

也同样因为隐居,所以没什么和人相处的经验,于是高冷和疏离就成了天然的伪装,为了掩饰什么呢,当然是掩饰...

官图

▶男主档案·沈既明——清冷孤高的雪谷隐者◀

“谷里皆是旧雪,只你来时带过几分春色。”

CV:@杨天翔 

    你与他第一次相见,是暮春时分,而相遇的地点,却落满了雪。

不用怀疑,你们是在尚京附近相见的,只是这地方很特殊,除终年积雪外,还有阵法迷障,多年来没有任何人能走进去。而你,则是他隐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自己走进去的人。

他是掌握了方术的异人,举手投足间有种仙气,偏偏还酒酿得不错、鱼养得挺肥、花照顾得很好。

也同样因为隐居,所以没什么和人相处的经验,于是高冷和疏离就成了天然的伪装,为了掩饰什么呢,当然是掩饰天然呆的真实属性啊(划掉)。

他说话的内容很玄,时常会提到“天命”和“大道”;而你和他的相遇,据说也是命道所指。究竟这背后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样一个看上去遥不可及的人,来主动接近你呢?

门口老大爷
官图 ▶男主档案&middot...

官图

▶男主档案·祁清和——温和自持的商贾东家◀

“世人皆道商人重利,于我而言,却重不过你。”

CV:@金弦North 

全尚京有耳朵的人,都听说过商广会馆富甲天下;全尚京有眼睛的人,都想一睹这位新任东家的风采。在通常的认知中,商会的当家人一般都是大腹便便的大叔,而偏偏商广会馆的新东家,是位芝兰玉树、儒雅谦和的贵公子。 

他自小家学渊源,教养极佳,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对账单、产业等数字天生十分敏感;他善于赚钱,能从很多稀松平常的事物中发现商机。他宅心仁厚,本性悲悯,达则兼济天下说的就是他了。

幼年因体弱曾被医者断言活不过二十岁,但幸得高人救治,恢复...

官图

▶男主档案·祁清和——温和自持的商贾东家◀

“世人皆道商人重利,于我而言,却重不过你。”

CV:@金弦North 

全尚京有耳朵的人,都听说过商广会馆富甲天下;全尚京有眼睛的人,都想一睹这位新任东家的风采。在通常的认知中,商会的当家人一般都是大腹便便的大叔,而偏偏商广会馆的新东家,是位芝兰玉树、儒雅谦和的贵公子。 

他自小家学渊源,教养极佳,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对账单、产业等数字天生十分敏感;他善于赚钱,能从很多稀松平常的事物中发现商机。他宅心仁厚,本性悲悯,达则兼济天下说的就是他了。

幼年因体弱曾被医者断言活不过二十岁,但幸得高人救治,恢复健康的同时并传他衣钵,年纪轻轻也把师父堪称“起死人而肉白骨”的医术学了六成。

与祁公子相处,细水长流才是真。这样小火慢炖(不是)的爱情,你想拥有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