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笼旧世界

40116浏览    212参与
less

若以旧世界降生,你们都会找到幸福

若以旧世界降生,你们都会找到幸福

less

或许这才是真正理解世界观,务必仔细观看,满满干货。

或许这才是真正理解世界观,务必仔细观看,满满干货。

less

灵笼 原来你一直在我心中

似乎面前这个虚幻的东西是我最后的战场,挪着我怪异的身躯走向那泉眼,匡见一刹,我不曾想象这的画面....


芊芊郡下,薄雾之中,绿茵随风,我似感受到了什么,不住的向前,原本空旷的草地现出突兀,是树,是树啊!


一个形似噬极兽却还有点感情的东西站在这真的太诙谐,可这又有谁在意呢?


我被这久而未见的事物甚是好奇,空中农村才有这稀奇东西吧,树干没有干裂,长得笔直高大,繁叶似不惧微风轻礼,落叶无果,细细观摩,似乎忘却了来此的目的。


晃晃脑袋,根本无法清醒,强撑着立身,倚着那树干而靠,望了望四周空无一物,是啊,这里也就我这么一个人...不...怪物。


渐渐的....我的意识变...


似乎面前这个虚幻的东西是我最后的战场,挪着我怪异的身躯走向那泉眼,匡见一刹,我不曾想象这的画面....


芊芊郡下,薄雾之中,绿茵随风,我似感受到了什么,不住的向前,原本空旷的草地现出突兀,是树,是树啊!


一个形似噬极兽却还有点感情的东西站在这真的太诙谐,可这又有谁在意呢?


我被这久而未见的事物甚是好奇,空中农村才有这稀奇东西吧,树干没有干裂,长得笔直高大,繁叶似不惧微风轻礼,落叶无果,细细观摩,似乎忘却了来此的目的。


晃晃脑袋,根本无法清醒,强撑着立身,倚着那树干而靠,望了望四周空无一物,是啊,这里也就我这么一个人...不...怪物。


渐渐的....我的意识变得模糊,身体似穿心般痛苦,我没有哀嚎,没有动作,只想着若能现在解脱,是不是我就能与你相见,身体...灵魂...没有你在,一切我都不曾拥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糊里糊涂的站起,扶持着身后的树干.....这是树干吗?摸到了棱棱角角的铁质物,旁边的双翅也暗含用途,我摸了摸驾驶的扶把,触觉似乎迸发而冀,我迅速将手抽回,拿到面前摆弄了两下,翻来翻去,我...人?


自己那惨不忍睹的模样我也见怪不怪了,可现在...我竟变成了以前?也对...也对...别忘了这是哪...


似要失去一般,却想再次感受。我习惯的扶向耳麦告知情报,哈哈...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东西了,猎鹰也成了我唯一能摸索的东西,标号上的数字根本无暇顾及,我笑了笑,灯塔里的工具还真是耐用。


也不知玩弄了多久,我回过神,刚抬头,一缪娇女正向我跑来,步伐不显轻盈,反倒很是急促,手提着长裙,眸子里似乎还闪着荧光,我的瞳孔扩张,直至那白发女子奔如我怀,我愣了....竟还能遇见你....


“冉...冉冰!!”


我许久未见了,我也无辨真假,似乎下一秒我都要失去她一般,我看着她,任由泪水打湿我的前襟,似乎...这就是真的。


“马克...马克...” 她一句句唤着这名字,语气一直抽噎,夹杂的不知是激动还是悲伤...


我也搂住她,似乎真的不愿放开彼此,她抬起头,深邃淡蓝的双眸直戳我心,我被此吸引毫无回避,这容颜,我能再次见到便此生无憾了。


“马克,你过得还好吗?” 我记得...这些,我想起...一切。


“我...没有你,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我们一直在一起呀。” 这话也使得有了笑意,那抹笑,我感受到了自己的那份...


爱...


“我们可以永远黏在一起。” 


“已经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 抹去你的泪痕,好像此刻你真的就在我身边。


“哭可就不好看了。” 轻抚你的脸颊,我不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我抓住你的手走向那树下,采下盛开的白色雏菊,你也附和着,微风轻抚你的耳畔,原本无从的枝叶纷纷飘落,翠绿也化为樱粉,这一刻的世界只属于你我。


冉冰,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单膝跪下身,递向那白色的雏菊,你捂着脸却捂不住感动,你接过花,插在我的耳鬓,我们相视着...相视着...

你没有犹豫 “我愿意。” 那一刻即便是全逝消散我也情愿了。



四周花渐钰影,变得虚无,化为繁花...

我看到了,成片的花海...这也是我从未遇见的...


但我更在乎你,我站起身,不知为何开始乏力,强撑起精神,我看到远处的你...


昱昱纤细的指正抚摸着花芯,回眸,你看到了我,我加快了步伐,你也奔向我来...


我希望...希望这不会消失...


我感受到了你身体的余温,夜色将近,繁星硕硕,无风而和,你将我扑倒,笑的那么开心...


躺在这花田之中,你依偎在我的怀里,这就是我的一切,有了你,就是拥有一切!


你望着我,像是深思了许久 “马克,你笑着多好看啊。” 


“哪有我们家冉冰好看,在我心中没人能及你。”


“哈哈,你这情话还要再学学啊。” 我捋了捋你微散的鬓发,你枕在我的胳膊上,凑的更近了,我搂着你望着天空...久而未见的星空...


“马克,你说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他们一定祝福着我们,不过现在可能不是如此。”


你皱了皱眉头,像是担心着什么  “唉,艾丽卡那丫头最不让人放心,这番折腾也该长大了。” 


我像是发现了什么 “你马上就要离开我了吗....” 天上的繁星稀疏,花田也变得黯淡,也只有冉冰还依偎在马克怀中。


“我从未离开,我永远在你心中...” 你也有所不愿,但无法挽回,这一切都将化作泡影...


“过了此刻,我们何时才能相见?” 我强忍着泪意,贪恋的望着你,似乎下一秒都将万劫不复,抚着你的脸庞,柔和细腻...一切竟如此真实...


我爱你。” 靠近你的额头,白发识趣,没有挡住视线,我却闭上了眼...一吻入情...


你笑了,融化了我的心,升华了我的忆 “我也爱你,马克...” 


消散了...消散了...方是乌有一切芳华,不复初见...


“我们永远在一起,从未分离...” 泪水终于不用打转,情绪一股全都释放,我双眼几乎模糊...


“你可说哭就不好看了...” 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我猛的起身,看到你正坐在我身旁,可身体却已是虚有,云翳不清.....


你还未走....未走....这是最后的道别...即便万分不舍...


这次换做你抹去我的泪,搂住我的脖颈,你迎着面,闭着眼,靠近...靠近...


你炽热的吻...我感受不到...不...!!!我感受到了...落在了我的唇心,体会到了...这是你...冉冰,我永远爱你。





————




化为虚无,我再度落入深渊...变了...一切变回来了...我又看到了那深蓝的泉眼,而我被冲回岸边...刹那我恨自己,我想杀了自己...想起你我收手了,放下了利爪,我再一次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怪物,能打败玛娜的...真的会是我...?


我恍惚记得你说过...“少了我...你也要活下去...” 

不...我们已经活在一起了...不是吗?


我躺在砾石上,四周的人都戴着个奇怪的仪器,吸收那泉眼里蓝色的光流,说是 “吐纳” ,想必不久我也要干这一行吧...


我扭过头,见物...雏菊...?白色的雏菊?在我身边...是你吗...? 那花瓣还渗着几分红意,我知道这是你的依托...抚了抚花芯,就好像如触及你一样...我知道,这就是你。


我们永不分离...”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所说的婚礼...我们相拥我们热吻...有人祝福有人狂欢...这一刻...属你我们二人....




我爱你。







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less

一年匆匆,万复不能如初。

我迈过人间万物,我从不慌张,唯独你踏过山水归来一刻,我方寸大乱,还小鹿乱撞....

现在,想必冉冰与马克生活的很幸福...很幸福...


我迈过人间万物,我从不慌张,唯独你踏过山水归来一刻,我方寸大乱,还小鹿乱撞....

现在,想必冉冰与马克生活的很幸福...很幸福...


less

末日之下活着是最重要的但,与所爱之人相守却早已越过生死,非此,活着也失去了真意。


冉冰从未离去 

她一直与马克相守 

不曾分离 


若能回忆,何尝不看做一梦,过往之事,皆是浪漫皆是情。 


我曾梦过往事繁华 

你却出现在不堪回首 

我在冥冥中追寻你的回忆,一切终归浮沉。


若有轮回,我还会爱你。

[图片]


末日之下活着是最重要的但,与所爱之人相守却早已越过生死,非此,活着也失去了真意。


冉冰从未离去 

她一直与马克相守 

不曾分离 


若能回忆,何尝不看做一梦,过往之事,皆是浪漫皆是情。 


我曾梦过往事繁华 

你却出现在不堪回首 

我在冥冥中追寻你的回忆,一切终归浮沉。


若有轮回,我还会爱你。


less

最后的婚礼

和熙仍初,暮过草地,之下的人们都收了收话匣,敛了敛动作,一位半百堂堂的老者持着一本上了年头的典籍,台下众人神态也逐渐趋于庄严,目光不移后方未现的男女。


那女人身着傈白,淡长的拖尾也透着光色不失暗淡,柔身细雅,配着婚纱如此绝伦。


“马克,开心点,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白发女子为那男子梳理了一下领带,顺了顺被风吹凌乱的挺发。


娇容泛着笑意,怕是出于激动,深邃的眸子中好似烁而无息,看着身前那魁硕的身姿,西装罩住身上的矫健,也就多了那么几分亲和,两人四目相视,现出深而无暇的情。


“嗯,在一起....”男子话落,一旁的众人不由得浅浅细语,多半也是流露喜色。


“走吧,...

和熙仍初,暮过草地,之下的人们都收了收话匣,敛了敛动作,一位半百堂堂的老者持着一本上了年头的典籍,台下众人神态也逐渐趋于庄严,目光不移后方未现的男女。


那女人身着傈白,淡长的拖尾也透着光色不失暗淡,柔身细雅,配着婚纱如此绝伦。


“马克,开心点,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白发女子为那男子梳理了一下领带,顺了顺被风吹凌乱的挺发。


娇容泛着笑意,怕是出于激动,深邃的眸子中好似烁而无息,看着身前那魁硕的身姿,西装罩住身上的矫健,也就多了那么几分亲和,两人四目相视,现出深而无暇的情。


“嗯,在一起....”男子话落,一旁的众人不由得浅浅细语,多半也是流露喜色。


“走吧,大家都等身呢。”随后见得那白发女子撩下发簪上的蕾莎,透过其中,倾城绝颜也成得绚烂,不足多距,犹豫不决还是回了头,望那男子看的脸颊直泛红,捧了捧脸走到那老者身旁,背过身去,呼吸也有得缓和,手因紧张突着丝丝凉意,她不在意这些了,静待那男子来为她揭帘。


“诶?!”男子双手突然被拽了拽,不由得踉跄一下,不过那力一直驱使着他前行,两侧的人流都让出了一条路,脚下莫是赤红的长毯。


“你小子终于长大了。”


“马克队长,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你!!”


“对人家冉冰好点,我们也不白吃人家喜酒。”


...........


 形形色色匆匆略过,好似故人,不知为何单是自己暗含愁绪。


切中欢愉,目送中的人,亦有目中支持于此,亦有撒花欢送之上,亦有不息爱恋彼中。


不知何时,红毯已尽,刚目及的人也都徘于身后,助行的孩童也早已没了踪影,那男子看着不远处的台槟,再看了看身后的众人,都示意赶快登台,那男子也从了意愿,见得手中多出了一束鲜花,自己无意的漫步,花瓣也抖落在双肩,路过处也泛着清香,好似绝伦之宴。


老者也翻动了那厚重的典籍“请新郎新娘会面”

“生病健康与否,两人是否愿意永远在一起?”


“我愿意。” 那白发女子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那男子也跟着轻声附和。


“无论贫穷与否,两人是否愿意永远在一起?”

“我愿意。”


..........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面前这位新郎?”


白发女子依旧毋犹,也只是抿了抿唇“我愿意”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面前这位新娘?”


“.....”那男子一时间吐不出话来,顾了顾殷切的众人,自己像是深醉未醒,面前的白发女子也迫不及待的等着答复,心跳也不自主的加快,呼出的暖流也扑在面纱下,泛红的脸也变得云翳不清。


“我.....愿意。”虽是迟疑的回答,但这不妨碍一切的进行。


“我宣布,马克先生,冉冰女士即刻起正式成为夫妻,此下请交换婚戒。”


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


白发女子伸出手,看着面前的男子依旧兴起不减,见得那男子好似领略了什么,摘下手上的戒指,借着缕缕日光闪烁,环入那女子纤细的手中是那么的契合,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指又补上一戒,抬头看着女子,抬起手,轻轻拨开面纱,似揭开笼雾之都,容颜是那么沁人,鳃上淡红,洋溢的满是幸福,男子似沉浸其中,许久不语。


老者见此也笑了笑,似乎这也是常态,捧着那典籍退下了....


白发女子缓缓靠近,双手轻抚耳侧,看着那俊颜脸色红意也不由得扩散开来。


马克,我爱你。”说罢,搂住男子的宽颈,一个深沉的吻落在唇间,男子也渐渐缓过,侧面迎合搂住白发女子的腰脊,犹如定格般,都不舍此刻浓厚的爱恋,台下也迸发其出,欢呼雀跃,为这曼妙的爱情喝彩。


冉冰,我也爱你.....”


两人渐变化为对视,男子也泛起笑颜,不知几何那女子的喜意更加浓烈,应说更加感受到了幸福。


两人相视着.....相视着.....


随着帘幕的渐渐合起,台下的众人也失了视线,欢声也随之消散无影。


眼下的只有那白发女子。


“你知道吗,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几百万分之一,相爱的概率是几亿分之一。”那女子依偎在其怀中。


“我相信,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我会永远保护你,用生命保护你。”


“可没见过你以前这样,不是说好要一起面对未来吗?”


“我希望你可以永远在我怀里,永远.....”


“绝对不会再分开,少了我你成吗......”


“嗯,无论何时我们都要在一起......”握住那白发女子的手,掌上的余温传来,惬意也就到此了....




“那么.....”




“马克!马克!!!快起来修炼了。”一个持长弓的长发女子推了推这一坨巨物“今天的归元.....吐纳还要改进.....还有那道屏障你都前进到哪一步了....?对了对了..........”









马克缓缓睁开眼睛









“那么,你能不能别只出现在我的梦里。


less

浅浅来只重力体,嗝~

离离原上谱,咕咕

[图片]


离离原上谱,咕咕


less

吾名玛娜,庇佑众生

当藤蔓张牙舞爪        

当雨林嗜血饕饕    

当虫群聚集成巢        

当怪物长声咆哮        

可还有谁听到了我的祈祷            

当文明消逝如潮 ...

当藤蔓张牙舞爪        

当雨林嗜血饕饕    

当虫群聚集成巢        

当怪物长声咆哮        

可还有谁听到了我的祈祷            

当文明消逝如潮        

当人类落荒而逃        

当拉美裁剪冰绡        

当废土危危即倒        

可还有谁听到了我的祈祷            

曾经这里炊烟袅袅        

曾经这里笙歌萧萧        

曾经这里落寞潦倒        

曾经这里神秘飘渺        

从未有人听到过我的祈祷            

我曾虔诚的祈祷        

祈祷我所孕育的文明长路迢迢        

祈祷我所庇护的生灵免受侵扰        

祈祷我所命名的土地明月皎皎        

祈祷我所象征的神灵护佑昭昭            

然而人类的贪婪终于打破了我的祈祷        

大地破碎飘摇        

生灵形容枯槁        

我再无力护佑,无力祈祷        

吾名玛雅,在南美大陆静候零凋

less

【三】冉冰复活后会发生什么?

借上文

        这是大家最想看到的了吧,归咎不如换一换立场,按上一点所说,冉冰也是打败玛娜的因果所在,不过这都是不切合实际的,谁会科幻变玄幻,不过此贴单只是谈冉冰复活后事,过程有机会再加以详谈。

        冉冰复活后,七个终端玛娜之花产生腥璇,玛娜之花的性质本就是供给能量孕育更强大的噬极兽,那这七花肯定会归一,最后孕育出何等高级智慧的噬极兽都无法估量。...


借上文

        这是大家最想看到的了吧,归咎不如换一换立场,按上一点所说,冉冰也是打败玛娜的因果所在,不过这都是不切合实际的,谁会科幻变玄幻,不过此贴单只是谈冉冰复活后事,过程有机会再加以详谈。

        冉冰复活后,七个终端玛娜之花产生腥璇,玛娜之花的性质本就是供给能量孕育更强大的噬极兽,那这七花肯定会归一,最后孕育出何等高级智慧的噬极兽都无法估量。

        马克的世界有了寄托,进入腥璇通道有了精神上的保障,更顺利进入生态中枢,怎么说这都是个好的前景,要说的是白月魁要被刀的暗示,终章山大说过“老板,你现在出手会加快细胞衰竭的。”这里的细胞衰竭,指的应该就是端粒酶长度变短(前面有说过端粒的作用),这也限制了白月魁那非人的力量,可见ASH也是有弊端的,那仔细想想,要直面七架临渊者,还要借机生长成终端玛娜之花,最后还必须到花王面前注入生命源质,把冉冰顺利降生,我问你谁做的到?马克吗?不可能,白老板明白只有马克才能进入中枢,他是唯一的机会,不能让他冒险,那白老板被刀可能性比较大。

冉冰复活后能见到灯塔人的机会肯定不多,也就有被远行的,比如埃隆教官,或者救下马克自己被流离地面的杰夫等等...反正发生的事以及复活一时谁也接受不了,找到马克独处一段时间也不为过,可怜灯塔人连消息的皮毛都不知。

复活后要滞留的地方当然是地面,马克若见到冉冰我想象不到那激动的画面,大家自行脑补,到了那时,冉冰给予的爱与温暖,以及灯塔无差对马克“人类独有的感情”都会迸发开来,相信那道屏障终会被击碎,相信玛娜终会被打败,相信终会与所爱之人一起到地面幸福的生活....

less

先抛开冉冰如何复活,谈谈复活以后灵笼会发生什么。

要逆推就得结合复活其中后的因素,联立起之前的猜想,这里也需要大家的补充,谁也不想一直看到碎冰冰吧qwq

【一】剧情发展

        要照各大网站的博主 up和自己的猜想,前瞻剧情可划分为,灯塔远行贡献低的人——地面人收留被远行的人——从其口中了解灯塔情况——协助地面找到临渊者铠甲——操纵铠甲因贪恋力量或性能等众多因素不愿离开临渊者铠甲,最后因生命源质耗尽而死亡,期间被玛娜之花孢子寄生的几率极大,体内生长出终端玛娜之花——以此类推,七架临渊者七朵终端花,最后七花合一趔为花王——让马克注入冉冰的生命源...

要逆推就得结合复活其中后的因素,联立起之前的猜想,这里也需要大家的补充,谁也不想一直看到碎冰冰吧qwq

【一】剧情发展

        要照各大网站的博主 up和自己的猜想,前瞻剧情可划分为,灯塔远行贡献低的人——地面人收留被远行的人——从其口中了解灯塔情况——协助地面找到临渊者铠甲——操纵铠甲因贪恋力量或性能等众多因素不愿离开临渊者铠甲,最后因生命源质耗尽而死亡,期间被玛娜之花孢子寄生的几率极大,体内生长出终端玛娜之花——以此类推,七架临渊者七朵终端花,最后七花合一趔为花王——让马克注入冉冰的生命源质,再借助旧世界的细胞再生和端粒酶技术塑造,复活之路极其坎坷。

【二】冉冰复活的重要性

        这是必要详谈的部分,首先阐述自己的观点,耗费大量精力人力物力去复活一个人,灯塔上的人对此事自然是觉得毫无意义,但对冉冰有真挚感情的可就别有深意了,抛开挚友不谈,就说复活的重要性,这里看重世界观的粉就抬杠了,说这孩接受不了现实,根本就看不懂灵笼的真正意义,我只能说仗着世界观装歪神棍也好,cp真爱粉也好,既然同看一漫,就不要计较这些这些毫无意义的事,冉冰复活意味着什么?让马克重获新生,不会像行尸走肉般无神的活着,继续围绕马克来说,能把马克带回有感的世界,也为能成功进入腥璇通道抵达中枢做一环关键的铺垫,难不成让马克带着对真爱的情感进入腥璇?白月魁终章说“你将经历难以想象的磨砺,忍受锥心刺骨的痛苦。你既要忘掉你是一个人类,完全成为生态的一部分,还得牢记你的使命。”这里难以想象的磨砺应该就是忘掉情感精神方面,锥心刺骨的痛苦就是进入腥璇对身体的摧残肉体方面,马克可是割喉都死不了的人,肉体自然是靠毅力坚持下来,可问题就在太感情行事,若无法让精神得到慰藉,马克可能进入腥璇通道吗?

所以我想说,就算冉冰无法复活已经是事实,但也希望对同人创作有所帮助,所言之意收个尾,冉冰对马克如此重要,马克是打败玛娜生态最后的机会,所以说冉冰也是打败玛娜的重要因素。


less

人类能战胜玛娜生态吗?冉冰能复活吗?

答案是肯定没有,不过换个方式可能有。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以艺画的尿性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其次冉冰就算真的复活了,剧情就会有点烂了(本就不带有虚幻色彩)若真要提及冉冰如何复活,小生还真就有些见解。

本楼主对灵笼也有过小说创作,因此囊括的部分推理有特殊感情色彩。

冰冰到碎冰冰到忘忘碎冰冰,期间的经历大伙懂我就不细说了,先来说一说玛娜之花的特性,原涅槃公司(Nirvana生物有限公司)挖掘地底发现的特殊植物(动植物结合),此后开始对此研究,发现玛娜之花的特性,可以存储生命源质,在人体中生长,吸引噬极兽,利用大量的实验数据,白月魁的老师(叫什么忘了)和琼斯博士分别研制了天使药剂以及奇迹K,至此ASH...

答案是肯定没有,不过换个方式可能有。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以艺画的尿性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其次冉冰就算真的复活了,剧情就会有点烂了(本就不带有虚幻色彩)若真要提及冉冰如何复活,小生还真就有些见解。

本楼主对灵笼也有过小说创作,因此囊括的部分推理有特殊感情色彩。

冰冰到碎冰冰到忘忘碎冰冰,期间的经历大伙懂我就不细说了,先来说一说玛娜之花的特性,原涅槃公司(Nirvana生物有限公司)挖掘地底发现的特殊植物(动植物结合),此后开始对此研究,发现玛娜之花的特性,可以存储生命源质,在人体中生长,吸引噬极兽,利用大量的实验数据,白月魁的老师(叫什么忘了)和琼斯博士分别研制了天使药剂以及奇迹K,至此ASH改造也有了初步的说法。

漫画中看的出来白靖宇为久川市市长,ASH覆盖率99%,什么概念,大部分人都经历过多多少少身体缺陷的改造和提升,这里楼主猜想,ASH与涅槃生物公司有关,是器官移植,生物美容等实验的大公司,白靖宇名下的医院也都有耳目,那琼斯的奇迹K的缺陷就是无法重新链接脑补的重新修化,然而白月魁还是脑科界天花板,若让白老板搞到奇迹K再进行一系列改造是否能制成完美的奇迹K ? 80岁依旧养眼哈,哧溜~

咳咳.....说正事说正事,这大伙就问了,哎呀这跟冉冰复活有什么关系?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个名词“端粒”人人皆有的物质,端粒随着年龄的增长是会逐渐变短的,各项体征也都随着端粒的成长和不断变短而老化死亡,奇迹K和天使药剂的效用都一样了——延长端粒长度。

马克兽化以后也是拿冉冰“开了荤”,但交租的时候还是感受到冉冰的气息,拔掉了玛娜之花的触手,然而冉冰的生命源质也未耗尽,被带回地面的生存基地,看的出来地面都有自给自足的方法了,天上飞的大锅盖还用热武器硬钢,一方是躲避一方是寻找对抗方法,万一哪天耗不动了,全都得凉凉,地面人才泉眼中吸取的蓝色物质,胆敢猜想为生命源质,跟花萼兽的战斗中,雪峰拿起骨刺刺到核心噬极兽也直接就化为了泥水,因此噬极兽的骨物才是伤及的最好方法,地面人也都用此炼制武器,大说小说地面也都比灯塔更了解玛娜。

看临渊者肩甲上的标识“D-2”我又开始大胆了,官方设定中有各种战斗化身,暴食战斗化身,贪婪战斗化身等等....仔细一看全部都是七宗罪的内容,借临渊者操纵的能源说起,还是生命源质,说法指向什么,有七台临渊者,可持续操控的人也只有ASH改造人,别问为什么,因为他们端粒长啊,看到沙立夫绑来的人然后城主还开临渊者计划,说明什么,摩根急了,为什么急?别忘了有一个超级特殊的设定——克洛托系统,摩根自然是破解出要有灾难在所难免,就想起启用临渊者来对应,本以为马克兽化就是灾难,没想到马克差点把灯塔搞到地上。

地面小队的对话看得出很多设定啊,这里扣细节,胥童说过“新来的老家伙”这是埃隆一行人远行后的情节,所以可说地面人就是收远行下来的人,再通俗就是跟屁股后还得帮着擦。

借刚说的七台临渊者,再借玛娜之花在人体生长中的特性,可否想到PV里的内容,不止一行“人”去膜拜玛娜之花,奉圣主一样,月相异动,地壳灾变,地蔓藤不断侵蚀,从剧情来看,刚开始是没有噬极兽的,是因地蔓藤吐出的孢子,被人体吸入,以肉体为宿主生长,最后逐渐生长成为玛娜之花,说是噬极兽为地底产物,还不如说是地底玛娜之花的产物,呼应本段开头,那能操控临渊者的ASH人是不是拥有七宗罪的特征,要真这么想,那生长出的玛娜之花岂不是终端玛娜之花。

本段归纳所说剧情所言猜想,若一台临渊者生长为一朵终端玛娜之花,七花是否能能合一,PV中见得玛娜之花孕育其中有人类 m胚胎,灵息籽能储存生命源质,是否可以让马克把冉冰的生命源质注入在七花合一的终端玛娜之花,让冉冰重获新生,后要说的就是如何战胜玛娜,脊骨被电掉头的时候地面的噬极兽都对灯塔吼叫起来,说明玛娜之间都有链接共鸣,若马克进入那道“屏障”并毁掉玛娜之间的中枢,是否就能让玛娜瘫痪并一步步战胜玛娜生态?

此上皆是楼主猜想,已查阅大量资料,腥璇灯塔秩序和查尔斯等都未做注解,还请各位踊跃补充,也算是为我和广大小说提供题材,为大家猜想提供线索,后续也会有补充,感谢!

啊鸭鸭鸭酸奶红柚

看玩了灵笼终章我直呼好家伙!查尔斯在终章断手➕独眼的,真的反复鞭施我的xp,还担心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种看到美人战损,看到大家都很激动我就放心了(doge),而且艺画开天真的好会塑造形象,眼神,头发丝里全是戏,还有他脸上的汗滴,绝了。

看玩了灵笼终章我直呼好家伙!查尔斯在终章断手➕独眼的,真的反复鞭施我的xp,还担心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种看到美人战损,看到大家都很激动我就放心了(doge),而且艺画开天真的好会塑造形象,眼神,头发丝里全是戏,还有他脸上的汗滴,绝了。

实在想不出什么名儿

找粮

求问下哪有马克x查尔斯这对的粮?!

知道的兄弟姐妹们请告知下, 谢谢!

求问下哪有马克x查尔斯这对的粮?!

知道的兄弟姐妹们请告知下, 谢谢!

一江先生

一百份螺狮粉根本不够!🤬

一千份!一万份!都送给灵笼编剧!

!!!!!!!!!!!!


粉一对cp死一对

想怎样?

太可怜了🤧


搞同人活动!??!

让写手们怎么写?!


看看谁比谁笔下的CP死得快???


具体如下:


写手1:我今天打算写xx和xx,太不容易了!他们活了两集!


写手2:我写的CP活了十分钟……


写手3:我最惨,我写的猪脚死了…………


🤬🤬🤬🤬🤬😤😤😤😤😤


写屁!谁给我剧透一下哪对cp不会死?

看pv预告的样子 

估计我的小冉冰也很大可能会狗带


嘤嘤嘤


太惨了 

一百份螺狮粉根本不够!🤬

一千份!一万份!都送给灵笼编剧!

!!!!!!!!!!!!


粉一对cp死一对

想怎样?

太可怜了🤧


搞同人活动!??!

让写手们怎么写?!


看看谁比谁笔下的CP死得快???


具体如下:


写手1:我今天打算写xx和xx,太不容易了!他们活了两集!


写手2:我写的CP活了十分钟……


写手3:我最惨,我写的猪脚死了…………



🤬🤬🤬🤬🤬😤😤😤😤😤


写屁!谁给我剧透一下哪对cp不会死?

看pv预告的样子 

估计我的小冉冰也很大可能会狗带


嘤嘤嘤


太惨了 





boNBGod

心愿 七 (补)

路途是无趣的,尤其是和一群更无趣的人一起出发,这份无趣更是被他们发挥到了极致。

机舱里没有窗户,没有一个空乘,就连屁股下的椅子也硌的人难受,四周全是光滑的合金板,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要不是可以感受到一阵一阵的颠簸感,嘉莉真的有点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被关在集中营里面。

嘉莉扫了一眼周围一群像是雕像一般的士兵,她的内心是绝望的,她这时候突然发现原先自己那个乱七八糟的研究所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一个小时了,嘉莉瞟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整整一个小时了,除了因为种种原因而产生的一些细微的摩擦声,她发现自己竟然连那些人的呼吸声都没有听见,因为每个人都带着头盔,这里难道是地狱吗?一个念头不禁在她的脑海里...

路途是无趣的,尤其是和一群更无趣的人一起出发,这份无趣更是被他们发挥到了极致。

机舱里没有窗户,没有一个空乘,就连屁股下的椅子也硌的人难受,四周全是光滑的合金板,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要不是可以感受到一阵一阵的颠簸感,嘉莉真的有点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被关在集中营里面。

嘉莉扫了一眼周围一群像是雕像一般的士兵,她的内心是绝望的,她这时候突然发现原先自己那个乱七八糟的研究所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一个小时了,嘉莉瞟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整整一个小时了,除了因为种种原因而产生的一些细微的摩擦声,她发现自己竟然连那些人的呼吸声都没有听见,因为每个人都带着头盔,这里难道是地狱吗?一个念头不禁在她的脑海里升起。

嘉莉觉得坐的有点久,身体好像有点僵僵的,然后,就顺势伸了个懒腰,但是她的双腿也不经意伸直了,而且正好蹬到一个正坐在她前方的“雕塑”上。

“哦,抱歉。”嘉莉收回自己的脚。

“没事”对面那个“雕塑”条件反射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其实那个并没有污痕。

这个声音让嘉莉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又仔细瞧了瞧前方那个全副武装的“雕塑”。

“是摩根队长吧?”嘉莉带着疑问的语气说到。

摩根也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操作了一下,取下了戴在自己头上的头盔,然后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最多两个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摩根也发现对面的几个人有点不太习惯这里的气氛,就顺着这个话茬接了下去。

“两个小时,转眼间就到了,忍耐一下。”位于嘉莉左边的汤姆拍了拍嘉莉的胳膊。

“摩根队长,你们一般执行任务都是这样的吗。”杰森问了自从登机以来,一个一直困惑自己的问题。

虽然问题问的不太明确,但是摩根还是猜出了他想问的是什么,他扭了扭头,开始寻找什么。

“~~~并不全是,你看那里。”摩根指向自己左手边第三个那个座椅的位置,对面的四人顺这摩根的手指望了过去。

座椅上的士兵双手环抱放于胸前,手里面攥着的应该是一个银白色的十字架,他的脑袋微底,但是因为有头盔的阻挡,四人并不知道他是否有在念祷告词,但是有一点不会错的,那就是他信神。

“每次任务,没有一个人敢打保证,说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回去,所以每次行动开始前,很多人都会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祷告词,祈求自己可以活着回去,也不知道神到底能不能听见,但至少是一个安慰吧。”摩根的眼里透露着一丝惆怅。

“抱歉”杰森感觉自己刚才的问题有点失礼,然后他低着头,诚恳的道了一个谦。

摩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这些。

“摩根队长,冒昧的问一句”这时一旁的杰西插了一句,众人的目光也都移向他,

“您相信神的存在吗?”

摩根的手开始微微的抚摸着他的头盔,他需要组织一下语言。

“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他是切实存在的,至少这样,我们每个人就可以一起活着回去了。”说罢,他就开始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个十字架,然后低头祈祷自己可以把所有人一起活着带回去。

“是啊,要是真的存在神明,即使我们死亡,至少灵魂还有可能升入天堂。”杰西还是比较满意摩根的回答。

汤姆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也情不自禁的插了一句。

“摩根队长,你觉得人死后,灵魂是会升入天堂或,或是继续存在下去,开始下一个轮回,跟或是直接消散呢?”

“嗯~~对我来说,直接消散可能更符合我的世界观吧,毕竟,我这样的人天堂怕是不会收的。”摩根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枪械,

“哈哈”汤姆摇了摇头,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突然,摩根手腕上的控制器开始不断地闪烁着红光,并且不断地发出“滴滴”的电子音。

“紧急通讯!!”摩根迅速接通了对方的呼叫。

“报告指挥官,两架黑鸦突然未经请示突然脱离了编队,而且与总部的通讯线路也被突然断开,请求指示,完毕。”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涌向了摩根的心头。

不妙啊!!!


boNBGod

心愿 五 (补)

(因为lofer平台后台检修的原因,这篇被调成了仅自己可见,我也调不回来,无奈再能再发一遍。)

太平洋深处一座神秘的无人小岛

坐船远远望去,你眼里的景色只有荒凉二字,诺大的碎石遍布整座岛屿,如果你是一艘想要在这里靠岸的游船,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整座岛屿你甚至找不到一处下脚的地方。

没有树木,没有淡水,也没有任何的矿产,除了石头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些不要命的探险家,没有任何生物想要在这里生存。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它也集齐了一个神秘基地必备的几点要输,没人愿意来,没人能活下去,没有一点的吸引力,要是我说这里没有一栋基地的话,怕是作者本人明天就要销声匿迹了。

无人小岛地下一千五百...

(因为lofer平台后台检修的原因,这篇被调成了仅自己可见,我也调不回来,无奈再能再发一遍。)

太平洋深处一座神秘的无人小岛

坐船远远望去,你眼里的景色只有荒凉二字,诺大的碎石遍布整座岛屿,如果你是一艘想要在这里靠岸的游船,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整座岛屿你甚至找不到一处下脚的地方。

没有树木,没有淡水,也没有任何的矿产,除了石头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些不要命的探险家,没有任何生物想要在这里生存。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它也集齐了一个神秘基地必备的几点要输,没人愿意来,没人能活下去,没有一点的吸引力,要是我说这里没有一栋基地的话,怕是作者本人明天就要销声匿迹了。

无人小岛地下一千五百米处,一个神秘基地正在悄然运行着,密密麻麻的管道和走廊,维持和沟通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房间,因此,这里被命名为“蚁穴”。

摩根身着紧身的作战服,缓步行走在特殊合金制成的走廊上面,他不是的拨动手上的移动终端,上面正显示着本次行动的人物目标和行动要点。

“任务编号:xxxxxxxxx

任务类型:护卫任务

任务目标:护送指定人员和物资到达指定位置

任务难度:b

任务简介:护送一批特殊人士和部分物资,前往处于北极伊丽莎白群岛上空的塔尔塔罗斯,…………如发生意外,在确保人员和物资不会落入他人的情况下,任务指挥官可自行决断……………

任务指挥官:摩根”

阅读完后,摩根的心中不禁生出了许多的疑惑和不解,让一帮精锐的机甲战士去执行护卫任务,要不是任务的方案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真的怀疑发布人物的脑袋坏掉了,好比是大炮打蚊子,明显的大材小用吗!

但是,回想起基地指挥官当时对自己的交代,他总感觉这份任务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还是多做一些准备吧,小心一些总没错”摩根在心里给这次任务敲定了大致的方针。

然后,他伸手关闭了移动终端上的任务简介,打开了通讯界面,打开了他的副官的通讯界面,通讯请求刚发出去,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被接通,一个严肃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

“队长,请问有什么命令!”

“通知各队员,紧急集合,任务来了,我马上就到,注意整理好装备,完毕”

“集合队员,整理装备,命令收到”

下达命令过后,摩根关闭了移动终端,然后抓住它的两角,沿着对角线向中间拼合,一块硕大的电子板就被收了起来,剩下的设备刚好组成一个钢笔大小的圆柱体,而后摩根顺手将其放入大腿附近的口袋里。

……………………

夜晚笼罩了整片太平洋,在岛上一个不起眼的裂缝中,数架浑身漆黑的小型运输飞船逐渐升空,它们的任务已经开始,

任务第一步:抵达指定起点位置,

摩根和他的队员都在机舱中检查着自己的机甲和设备,以便在危险来临的时候确保自身具有自保和反击的能力,

检查燃料,检查武器弹药的填装情况………

这一切都是对于他们来讲,都已然习以为常的。

虽然在下达命令的时候,一些队员嘴头上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甚至有些人还大声的当众对上面进行了一些“亲切的问候”和一些“美好的祝福”外,但是在对于这些性命攸关的细节上面,他们却是绝对不会忽视的,可能这就是上面选择他们的原因吧!

看着周围一些跟着自己征战多年的战友,摩根的心里不禁生出了这种感觉,但是一想到这里,摩根心里又不免生出了些许忧愁,跟着自己一起战斗过来的老人已经越来越少,每一次执行完任务,他的这支队伍都会看到一些新的面孔,以及一些面孔的消失。

希望这次能把你们完整的带回来吧!摩根在心中寄托了自己诚挚的祝福。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