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笼查尔斯

47456浏览    464参与
饮溯尘里
  低配就不打cos标签了,,

  低配就不打cos标签了,,

  低配就不打cos标签了,,

肆柳

克查「至死不休」

序言:

“爱恨太浅薄了,马克,它不够形容你我的感情,远远不够。”

​一双暗绿色的眸子冷淡又幽深,金色的鬓发杂乱地垂在高挺的鼻梁上。查尔斯半仰着血迹斑斑的脸,纤长的睫毛扇动着,略显苍白的唇抿紧了,唇角翘起来,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马克,你是人类的希望。”

​指尖划过那人稍显粗糙的皮肤,查尔斯拖着伤痕累累的病体,胡乱地贴过去,深吻着眼前神色愕然的男人,随后伏在他肩头上喘息着,粗重的呼吸声中却溢出几丝轻笑。

​“马克队长,就这样纠缠一辈子吧。我是个混蛋,是个疯狗,劳烦您看着点了。”

​闪着莹莹蓝光的两张身份卡被深黑色的军靴踩成两半,干燥的烈风里弥漫着血腥气,于是他们也交换一个血色......

序言:

“爱恨太浅薄了,马克,它不够形容你我的感情,远远不够。”

​一双暗绿色的眸子冷淡又幽深,金色的鬓发杂乱地垂在高挺的鼻梁上。查尔斯半仰着血迹斑斑的脸,纤长的睫毛扇动着,略显苍白的唇抿紧了,唇角翘起来,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马克,你是人类的希望。”

​指尖划过那人稍显粗糙的皮肤,查尔斯拖着伤痕累累的病体,胡乱地贴过去,深吻着眼前神色愕然的男人,随后伏在他肩头上喘息着,粗重的呼吸声中却溢出几丝轻笑。

​“马克队长,就这样纠缠一辈子吧。我是个混蛋,是个疯狗,劳烦您看着点了。”

​闪着莹莹蓝光的两张身份卡被深黑色的军靴踩成两半,干燥的烈风里弥漫着血腥气,于是他们也交换一个血色的长吻。没有飞奔而来的追兵,也许因为查尔斯是城主,也许因为他们在地面,在那个空中的怪物塔尔塔洛斯鞭长莫及的地方。他们用无数个吻与肆意弥散的强烈情感,宣告着那座监狱的无能。

绝境之下的吻是人性的花,它绽放,用最艳丽的盛开点缀荒芜的末世,告诉所有人——​追寻自由与爱,从来不是旧世界的特权。

“查尔斯,在这无情的末世里,唯有摒弃人性的人类才能活下去,你后不后悔。”

“当然不,马克队长,这点是你最清楚的:如果失去了人性,人类还是人类吗?”

​“你真像个疯子。”马克如是评价道。

​“有理智的疯子。”查尔斯笑着回答。

游鱼

等等 谁来告诉孩子一下镜南和查尔斯是怎么磕起来的

等等 谁来告诉孩子一下镜南和查尔斯是怎么磕起来的

鬼鸢菊

查尔斯的噬极兽生活

假设,在查尔斯感染了猩红素后,他跟马克一样变成了噬极兽。

拥有了噬极兽的灵犀籽,断肢重新长出手臂来,眼睛也从新长出来,并且他能

感知范围10公里的所有物质,变成了超人(bushi)。

但这不仅让他很开心,相反,他很紧张和恐惧。他知道,嘉利博士可是很渴求

噬极兽样本,马克在还好说,可如今,马克下落不明,而自己是灯塔唯一的样

本.......

所以为了避免被疯子嘉利研究与切片,不得不忍痛用剑砍掉自己的左臂,用眼

罩遮住右眼。结果,几天后,断肢处又长出来手臂来,查尔斯沉默了,查尔斯

愤怒了,没办法然后让梵蒂用剑再砍一遍。

每次砍完后,查尔斯疼的死去活来,可为了不被嘉利博士切片,也只......

假设,在查尔斯感染了猩红素后,他跟马克一样变成了噬极兽。

拥有了噬极兽的灵犀籽,断肢重新长出手臂来,眼睛也从新长出来,并且他能

感知范围10公里的所有物质,变成了超人(bushi)。

但这不仅让他很开心,相反,他很紧张和恐惧。他知道,嘉利博士可是很渴求

噬极兽样本,马克在还好说,可如今,马克下落不明,而自己是灯塔唯一的样

本.......

所以为了避免被疯子嘉利研究与切片,不得不忍痛用剑砍掉自己的左臂,用眼

罩遮住右眼。结果,几天后,断肢处又长出来手臂来,查尔斯沉默了,查尔斯

愤怒了,没办法然后让梵蒂用剑再砍一遍。

每次砍完后,查尔斯疼的死去活来,可为了不被嘉利博士切片,也只好这样了。

私设断肢长出手臂需要8-12天,在第一天,查尔斯必须每隔一个小时,就得吃

止痛片,否则,会疼的说不出话来。

Mental

查尔斯受向

你是出生在灯塔里的

但这份出生有所不同

在三大法则颁发之前

那些婴儿的父母无非是从地面上搜救而来的

但你不一样

你的祖辈是灯塔上的囚犯

是的

你的祖辈属于是高智商犯罪的人群

至少在他们那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大脑把他们的医学知识一代代相传

造福了灯塔

却遗忘了塔尔塔落斯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这种骨子里的基因让你们一代一代的成为上民

细说起来

你的年龄虽不算多大

但三大法则颁布之时

你就已经记事了

毋庸置疑

你肯定是一名上民

本来你以为人生就这样子过去了

但在你一次一次履行祖上的命令—“医生救人是不看基因的”

光影之主的阴影笼罩了你

奉献点这种东西你并......

你是出生在灯塔里的

但这份出生有所不同

在三大法则颁发之前

那些婴儿的父母无非是从地面上搜救而来的

但你不一样

你的祖辈是灯塔上的囚犯

是的

你的祖辈属于是高智商犯罪的人群

至少在他们那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大脑把他们的医学知识一代代相传

造福了灯塔

却遗忘了塔尔塔落斯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这种骨子里的基因让你们一代一代的成为上民

细说起来

你的年龄虽不算多大

但三大法则颁布之时

你就已经记事了

毋庸置疑

你肯定是一名上民

本来你以为人生就这样子过去了

但在你一次一次履行祖上的命令—“医生救人是不看基因的”

光影之主的阴影笼罩了你

奉献点这种东西你并不是很在乎

只是鞭刑让你有点头疼

当然了

最头疼的无疑是每次你被荷光者带过去的时候

都要见到查尔斯

你自认是不喜欢他的

从小就不喜欢

即使你们两位父亲是过命的交情

你也不喜欢他

你讨厌他的落井下石

就像现在这般

脸颊处传来陌生的触感

他轻抚着你的脸颊

“光影之主一定会宽恕你,庇佑你”

“哦?是吗?那我希望光影之主也庇佑那些病床上的死魂,以免那些付不起奉献的人不用白白等死,对吧?查尔斯”

看吧

你们现在连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你也不得不承认

在这个家伙带着满身的血来找你的时候

你的心还是猛地一颤

“唉,你还是继续造你的孽,我还是继续帮你积德行善,不要死了以后上不了天堂哭鼻子”


蛇毒
光育众生 画完发现画崩了,硬着...

光育众生

画完发现画崩了,硬着头皮打完光。

光育众生

画完发现画崩了,硬着头皮打完光。

白日梦LESS

[你×查尔斯]bl/追随

  人物OOC,看完番之后没觉得查尔斯有什么CP可配(马克有官方CP的,我绝对不吃。4086(随影)感觉更喜欢4277,不太吃。)

第二人称,bl。

——


1.

这是你在灯塔的第三天。


很无聊。


任何的娱乐行为都被禁止,这让因为地面无趣而特意来到灯塔的你有些失望。


“光孕众生,众生随影……”


柔顺的金发被殷红的发绳束缚,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振翅欲飞,蓝灰色的眼瞳染着虚假的温和。


好吧,也不算太失望。


你想着,起码光影会的会首大人很漂亮。


以前人类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你不记得从前的事,事实上,你连从前的性别都记不得。但这没关系,你的身体绝对听从你的......

  人物OOC,看完番之后没觉得查尔斯有什么CP可配(马克有官方CP的,我绝对不吃。4086(随影)感觉更喜欢4277,不太吃。)

第二人称,bl。

——


1.

这是你在灯塔的第三天。


很无聊。


任何的娱乐行为都被禁止,这让因为地面无趣而特意来到灯塔的你有些失望。


“光孕众生,众生随影……”


柔顺的金发被殷红的发绳束缚,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振翅欲飞,蓝灰色的眼瞳染着虚假的温和。


好吧,也不算太失望。


你想着,起码光影会的会首大人很漂亮。


以前人类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你不记得从前的事,事实上,你连从前的性别都记不得。但这没关系,你的身体绝对听从你的意识。


又一场无意义的祈福会议之后,你没有随着人流离开光影大厅。


“哦,这位虔诚的信徒是有事需要向光影之主祈祷吗?”


“是的。”你握上了雪白的手套,从容地站起来,“会首大人。”


真是,每次说这样的话都会让你感到不安的躁动。一个人类,还是这样柔弱的,你轻轻一捏就会碎掉的人类,你却要叫他大人。


你注视着他的眼眸,蓝灰色的,真好看。


好吧,你决定原谅他。


至于从前那些就因为比你走得稍微快一点就被你怒而吃掉的同类们,你只能表示,哎呀,谁叫它们这么丑。


更何况,同类什么的,不就是用来吃的吗?


你讨厌一切惹你不开心的东西,即使是所谓的玛娜之花,你还记得自从你有了意识,每一次被迫上交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物质,你都感到无比愤怒——即使你上交的目的是为了完成进化——所以,在你觉得有一定能力之后,你吃下了那朵玛雅之花。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强迫你。


没有!


优雅贵气的光影会首大人在你握着手的那一刻瞳孔放大。


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民竟然触碰他,你猜测他的想法,并为此笑起来。


“查尔斯大人,我想和您去晨曦大厅。”你半强迫地抱住他,在他耳边低语。


你真的很喜欢查尔斯,这漂亮优雅的光影会首,虚假的温和,暗藏的野心与无可救药地自傲。


你喜欢查尔斯。


直白一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你产生了繁衍的欲望。


光孕众生——


每次这句话从他蔷薇花一样漂亮殷红的嘴唇中吐出来时。


你都在想他。


查尔斯。


你想要查尔斯为你生个孩子。


你想要完全的,完全地侵占他,他的肉体,他的灵魂,他的一切的一切。


“会首大人,您真漂亮。”

  

  ——

  随意代入,“你”设定是性别随意转换的,但我更偏bl。

  看完《灵笼》啦,查尔斯老婆真好看。









白日梦LESS

心碎一下

 啊啊啊啊,我查尔斯老婆这么帅,可为嘛这么冷,又是跳北极圈的一天

  555,查尔斯老婆真的好帅,好美,战损绝了。

  

  ——

  

  刷番ing,追完就来给战损漂亮老婆做饭饭。

 啊啊啊啊,我查尔斯老婆这么帅,可为嘛这么冷,又是跳北极圈的一天

  555,查尔斯老婆真的好帅,好美,战损绝了。

  

  ——

  

  刷番ing,追完就来给战损漂亮老婆做饭饭。

佟子清
【【灵隆剪辑/查尔斯个人向】M...

【【灵隆剪辑/查尔斯个人向】MONSTER - “准备好迎接真正的怪物了吗?”-哔哩哔哩】 https://b23.tv/KC7YQrC

【【灵隆剪辑/查尔斯个人向】MONSTER - “准备好迎接真正的怪物了吗?”-哔哩哔哩】 https://b23.tv/KC7YQrC

Charles的狗
【森查||尘埃与星星】(老图新...

【森查||尘埃与星星】(老图新发,梦女预警。)

【森查||尘埃与星星】(老图新发,梦女预警。)

望山云雾起

查尔斯X镜南 过期(我的cp离婚了?)

 。。。。。。。。。。。。。。。。。

现代背景,设定放飞。

我感觉我在发糖,但是有人说我在送刀?

_(:з」∠)_

。。。。。。。。。。。。。。。。。

生活有许多琐屑。一开始,你以为将这些琐屑拂去,一切会变得整洁,而当你真正开始如此行事,你却会发现,偶尔,你会想念这些。

在离婚之后的第三个月,查尔斯才开始坦然地向自己的内心承认这一点。

偶尔,他会想念。

查尔斯打开手机,常用联系人里,镜南的名字已经沉到了底。查尔斯很抗拒用搜索功能去检索她的存在,于是他划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她的新头像。

聊天框里的最后一句话停留在离婚前一天,他们约定了去办手续的时间。

那句话现在看来已......

 。。。。。。。。。。。。。。。。。

现代背景,设定放飞。

我感觉我在发糖,但是有人说我在送刀?

_(:з」∠)_

。。。。。。。。。。。。。。。。。

生活有许多琐屑。一开始,你以为将这些琐屑拂去,一切会变得整洁,而当你真正开始如此行事,你却会发现,偶尔,你会想念这些。

在离婚之后的第三个月,查尔斯才开始坦然地向自己的内心承认这一点。

偶尔,他会想念。

查尔斯打开手机,常用联系人里,镜南的名字已经沉到了底。查尔斯很抗拒用搜索功能去检索她的存在,于是他划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她的新头像。

聊天框里的最后一句话停留在离婚前一天,他们约定了去办手续的时间。

那句话现在看来已没有那么可怕。

至少,直视它已经不再困难。

查尔斯往上翻了几页。

镜南的留言慢慢地从冰冷变得有些温度。

查尔斯无意识地将每一个字都阅读过去,好像沉迷于某种简单的无障碍游戏。

每一秒流逝的时间都鼓励他继续下去。

直到聊天记录已经再也刷新不出任何新的东西。

查尔斯这才想起,他没有备份的习惯。

他望着没有任何备注的她的名字,出神。

他知道镜南喜欢给他取各种可笑的备注名,这是她的一种情趣。

查尔斯猜想,也许,现在他的备注已经变成了“有眼无珠的前任”,或者干脆是“傻子”。

总之,他拒绝相信,在镜南的列表中,他将风干为一个干瘪的名字。

查尔斯从没怀疑他还能在镜南的联系人中保有一席之地。也许,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所获得的一种优待。

即便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无言以对的境地,但是,有时候无言也是一种默契。只属于他们二人。

查尔斯漫无边际地想着。

他将镜南从他的联系人列表中挑了出来,设置了特别关注。

即便如此,在这个特别关注的小组中,她也依旧排在许多人后面。

这让查尔斯不可避免地反省起他们无果的婚姻。

心虚与愧疚促使查尔斯给镜南一点迟来的“优待”。

他想给镜南改一个备注。

然而脑海中冒出来的许多都已经不再合时宜。

即便是在这种私密的情境里,查尔斯也不想冒犯她。

如果非要说在这段婚姻之中他有什么不算太糟糕的话,那就是查尔斯一向对妻子足够尊重。至少,礼仪上如此。

查尔斯犹豫了一会儿。

欲盖弥彰地将镜南的名字改成了“紧急联系人”。

在他所填的一切材料里,他的紧急联系人一栏,一直都还是她。

他不知道镜南是否也依旧如此。

他希望是这样。

夜深了。

查尔斯从书房回转卧室。

卧室里面亮着温暖的黄色灯光。

打开门,一切都规整有序。寝具一丝不苟地叠放在床上,沙发上的靠枕都等距对称摆放,香薰机和加湿器在正常运作,花瓶里的插花和掉下的花瓣已经全部被扫除干净。

查尔斯有时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居住在这里。

因为镜南还在的时候,房间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

至少不会每天都保持原样。

她有许多不同功能,不同花样,不同厚度的被子。沙发不会只放靠枕,靠枕也永远不会待在一个地方。她的各种香水味会让他永远注意不到香薰的存在。花瓶里的鲜花在完全开败之前也不会每天更换。

查尔斯换好衣服。

镜南搬走之后,衣帽间就变得空荡了许多。

尽管管家很快就用查尔斯自己的东西填补了空余的空间,让这种空荡变得不可察觉,但是习惯了镜南的存在之后,他还是很容易就能感觉到这种差异。

洗漱过后,闹钟响了起来。

查尔斯有好一段时间都想不明白这个每周三的晚上的闹铃到底是什么用途。

但是,他没有将这个设置删除。他知道镜南的每个闹铃都有她自己的用途,而这一个,只是他还没弄清楚罢了。

查尔斯最成熟的猜测是,这是提醒她敷脸的闹铃。

因为他清晰地记得,镜南生日的那一天,他回来晚了。她的生日聚会已经结束了,她贴着面膜在阳台的躺椅上看星星。那是他们冷战开始的第一天。

是周三。

查尔斯关掉闹钟,熄灯上床。

房间里变得很安静,安静到连加湿器的声音都变得吵闹。

查尔斯需要一点吵闹。

他躺在床上,很难入睡。

他一直如此。

以前是因为工作的压力,现在,他也不清楚。

查尔斯再次拨亮了手机,页面回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

想打个电话给镜南的冲动变得热烈起来。

可打通之后该说什么呢?

这个难解的问题勉强抑制着查尔斯的冲动。

他关掉手机,仰面躺在床上。

查尔斯长叹了一口气。

他又猛地起身,准备将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

是否确认的选项跳了出来。

查尔斯皱眉望着那个确认选项。

那个询问他是否确认的选项就像那天镜南问他是否同意离婚一样。

简单粗暴中透着浓浓的嘲弄。

他狠狠地把手机砸到了对面的墙上。


魔法少女小白
 诶嘿!是约的稿!貌美查查老婆

 诶嘿!是约的稿!貌美查查老婆

 诶嘿!是约的稿!貌美查查老婆

雾岛听风

当查尔斯重生后(1)

           ooc预警,私设众多


         ⚠️作者比较偏爱查尔斯,不能接受的慎入


           私设查尔斯重生前马克和白月魁联手破坏玛娜生态,查尔斯死于猩红素...


           ooc预警,私设众多


         ⚠️作者比较偏爱查尔斯,不能接受的慎入


           私设查尔斯重生前马克和白月魁联手破坏玛娜生态,查尔斯死于猩红素

          重生后查尔斯性格偏高冷佛系,不喜勿入


   —————————————————————


            查尔斯曾经自命不凡,童年的遭遇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天选之子。


             可当马克与白月魁联手成功破坏了玛娜生态,而自己则死于猩红素的侵蚀时,他回想了自己的这一生。



            他忽然觉得似乎自己过去这些年太过执着于一些虚无缥缈的,自己根本得不到的东西,比如父亲摩根的看重,比如城主之位,比如成为所谓的救世主。


             如果……能再让他选择一次,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查尔斯,我还记得,这是你最喜欢的乐器,对吧。”


             耳边忽然响起了摩根的声音,查尔斯好像意识刚刚回笼一般,猛地愣住了。

              “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才想起来这是自己被摩根叫过去谈心,并且交出光影会会首职位的那一晚。

              “所以,我这是,又回到了过去?”虽然很离谱,但这是唯一的解释。


             “查尔斯?”半天没有听到儿子回话的摩根疑惑道。

             “是的,父亲。”

                 “好久没听你弹过了,孩子,还记得你母亲最喜欢的那首曲子么?”说罢用动作示意查尔斯去弹奏一曲。

                查尔斯一言不发走向钢琴开始了弹奏。

                摩根有些许惊讶,他和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过话了,而人老了往往更念起亲情的好,他的心里禁不住柔软起来。


                   查尔斯则趁着这点时间回忆当初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令人不敢相信,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一次写文。。。有点短,先试试水吧              


Red.红装而蹇者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黃泉買夢人

继续分享灵笼查尔斯表情包第二套!

第一套在这里

查尔斯的画完了!下一套就画猎荒者小队好了


继续分享灵笼查尔斯表情包第二套!

第一套在这里

查尔斯的画完了!下一套就画猎荒者小队好了


望山云雾起

查尔斯X镜南 窗外02--江城一中

查尔斯的日记 (九月 江城)

十万零九千五百次日升月落

我并未独占这一次

枫香树作证

。。。。。。。。。。。。。。。

9月,是江城学子开学的季节。

马路两旁的梧桐还留着夏日调好的绿色浓荫,交替遮掩着通向学府的条条大道。

从江城一中的白色大门进去,立刻便是一条阴凉的小径。

小径两边栽着高耸笔直的水杉,塔一般排成齐齐两行,剑一般森然向天。没有一丝阳光能轻易穿透这塔林剑阵般的阻挡。

小径左边是一个荷花池。虽已经过了花期,但满池的荷叶仍是绿的,和池边低垂的依依杨柳一样,不曾觉察秋日已至。

再往前走,三百年树龄的枫香树下,路分左右。

左边接一个上坡,阳光这才坦然...

查尔斯的日记 (九月 江城)

十万零九千五百次日升月落

我并未独占这一次

枫香树作证

。。。。。。。。。。。。。。。

9月,是江城学子开学的季节。

马路两旁的梧桐还留着夏日调好的绿色浓荫,交替遮掩着通向学府的条条大道。

从江城一中的白色大门进去,立刻便是一条阴凉的小径。

小径两边栽着高耸笔直的水杉,塔一般排成齐齐两行,剑一般森然向天。没有一丝阳光能轻易穿透这塔林剑阵般的阻挡。

小径左边是一个荷花池。虽已经过了花期,但满池的荷叶仍是绿的,和池边低垂的依依杨柳一样,不曾觉察秋日已至。

再往前走,三百年树龄的枫香树下,路分左右。

左边接一个上坡,阳光这才坦然地洒到坡上,一路光照着生活区的楼宇。往右,是一条旧石板铺就的老路。其间用鹅卵石团团围住的金桂丹桂错落而植,耐心地将路分成几条通向不同教学楼区的迷宫般的小径。

教学楼建成的年代不一,近些的是白墙黑瓦,力求复原些水乡的古韵,而远些的则是低矮的红砖绿瓦,藏在一中那些年深日久的古木之中,轻易不被人寻见。

学校新翻修过的球场与操场在校区最东边,和教学区只隔着一排繁茂的香樟。

操场无论是跑道上的红、蓝还是足球场上茵茵的绿,似乎都比一中别的的地方更新。

查尔斯对江城没有太多好感。

一中给他的初印象,不过是一个“绿”字而已。

他单手拎着一个空得不能更空的书包,转身问镜南:“我宿舍是哪一栋?”

开学第一天,镜南的父亲同样没有送她来。

于是,自立自强的镜南和查尔斯就相伴前来学校,而就读一中的镜南则担负起了给转校生查尔斯当向导的责任。

只不过,对镜南而言,她肩负的责任已经足够沉重的了。

枫香树下,镜南一个人拉着夸张的二十八寸大行李箱,上气不接下气。

“刚才发的材料不是写了吗。”镜南没好气地回答。

查尔斯这才从裤兜里找出被折成了一个小方块的入学材料,纡尊降贵地从住宿一栏开始搜索。

“是。。。溏栖楼。”查尔斯道。

镜南斜身往查尔斯手中的入学材料瞥了一眼,啧啧叹道:“转学生就是好,住溏栖楼。”

查尔斯没理会镜南的感叹,随手将入学材料再次叠成一个小方块,塞到了自己的裤兜里。

“快点儿。”查尔斯催促。

“你要走就自己走,我撑不住了。”镜南双手扶着行李箱,一副累得瘫痪的样子。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镜南的同班同学马克从通往宿舍楼区前的坡上小跑了下来。

他招手向镜南挥了挥,主动道:“嗨,镜南,要帮忙吗?”

镜南忙不迭点头。

“我太需要了。”

“帮杰西卡、冉冰还有碎星她们带的东西真的又大又重,要是单靠我自己,绝对上不了这个坡。”

镜南叹息着,双手将二十八寸的银色大行李箱推到了马克的面前。

“辛苦你了,班长大人。”镜南道。

马克当然义不容辞地拉起了镜南的行李箱。

他这才发现镜南旁边站着一个挺拔俊秀的陌生同学。

“你是?”马克问。

“他叫查尔斯,是新来的转校生,隔壁二班的。”镜南给马克介绍道。

马克闻言便对查尔斯也笑了笑:“你好,查尔斯,我叫马克,是一班班长。”

查尔斯对不熟悉的人一向冷淡。

面对马克的热情,他也只是回了一句干巴巴的“你好”。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马克,要不你先帮我把东西拿到宿舍楼下吧。我得先领查尔斯去他宿舍楼。”镜南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

“那好吧。”马克立刻同意了镜南的安排,拉着行李箱就走到了镜南和查尔斯的前面。

看着风风火火爬坡的马克,镜南略略心虚了一会儿。

不过,想到行李箱里也有不少给冉冰带的礼物,镜南立刻就理直气壮了起来。

摆脱了沉重的行李,镜南瞬间恢复了意气风发的状态。

“走吧,摆驾溏栖楼?”镜南单臂摆了个浮夸的“请”,笑着看向查尔斯。

可查尔斯却只是沉默着,拎着那空荡荡的书包,自顾自走向枫香树右边的旧石板路。

“诶,你怎么了。不去宿舍了?”镜南忙追上去问。

查尔斯并不回答,但站住了。

镜南只好走到查尔斯面前,又问了一遍。

“真不用我带你去宿舍?”

查尔斯看了镜南一眼,转而低头沉思了一小会儿,仿佛十分纠结。

“那,还是先去宿舍楼吧。”他斟酌完毕,十分郑重地说。

说完,他还补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镜南回复白眼一枚。

“快点吧,一会儿还要去买生活用品呢。”镜南领着查尔斯,一边走一边吐槽,“我真搞不明白你。明明能住家里,为什么要住校呀?还什么东西都不准备!”

查尔斯偏头觑眼看向镜南,对她脸上真诚的疑惑感到好笑。

他道:“我怎么可能想住在家里。”

听查尔斯这么一说,镜南终于恍然大悟。

她问:“你也是为多挤出一点时间复习才住校的呀。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勤奋。”

查尔斯对镜南的猜测分外无语。

他抖了抖自己空荡荡的书包,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镜南表示猜不到。

。。。。。。。。。。。。。。。。

溏栖楼是一中设施最为完备的男生宿舍楼,一般都分配给高三年级住。

大约是高二的宿舍楼已经满员,挤不出新的空位,所以查尔斯被分到了溏栖楼。

虽然镜南嘴上调侃查尔斯能有机会住进溏栖楼,但查尔斯作为一个转校生,没有跟同班同学分在一个宿舍,镜南有些担心查尔斯难以融入新的班级。

于是,溏栖楼下的校园超市里,出现了这样一幕:清丽动人的少女拍着胸脯对比她还高上半个头的少年信誓旦旦地放话:“有事随时过来找我。罩你!”说完,她还比了个一个炫酷的嘻哈手势。

查尔斯当然从善如流。他一面连连点头称是,一面又毫不留情地挨个把镜南挑的粉色牙刷、粉色毛巾和粉色床单放回了货架。

很快,两人的超市采购从否决对方推荐的商品逐渐上升为互相批判审美标准,以至于最终查尔斯不得不用都买下来的办法息事宁人。

看着怀里企鹅造型的粉色牙刷和缀着蝴蝶结的毛巾,查尔斯觉得这堪称自己来江城之后的第一次重大挫败。

可奇怪的是,在马克把镜南叫走之前,他的心情甚至还很不错。


望山云雾起

查尔斯X镜南 窗外(高中校园风)01——隔壁蔷薇

。。。。。。。。。。。。。。。。。。。。。。。。

查尔斯的日记(八月 江城)


时光流到最后一滴

才可证明

并非每一滴

都不够耀眼

。。。。。。。。。。。。。。。。。。。。。。。。

摩根调动工作之后,查尔斯也不得不转学到了江城。

其实,查尔斯一点都不想转学。

他也不想跟摩根在一起生活。

他更习惯一个人生活,也更习惯桐城的气候。

然而,未成年让他没有跟摩根讨价还价的资格。

剩下的760天,他还需要继续听从摩根的命令。

高一暑假的最后一天,摩根在江城新家的隔壁邻居终于回来了。

那是摩根以前在部队的老领导了。

摩根这次的调动,也全赖这个老领导的鼎...

。。。。。。。。。。。。。。。。。。。。。。。。

查尔斯的日记(八月 江城)

 

时光流到最后一滴

才可证明

并非每一滴

都不够耀眼

。。。。。。。。。。。。。。。。。。。。。。。。

摩根调动工作之后,查尔斯也不得不转学到了江城。

其实,查尔斯一点都不想转学。

他也不想跟摩根在一起生活。

他更习惯一个人生活,也更习惯桐城的气候。

然而,未成年让他没有跟摩根讨价还价的资格。

剩下的760天,他还需要继续听从摩根的命令。

高一暑假的最后一天,摩根在江城新家的隔壁邻居终于回来了。

那是摩根以前在部队的老领导了。

摩根这次的调动,也全赖这个老领导的鼎力相助。

于情于理,摩根都要去跟老领导叙叙。

从新打的酒柜里提了一瓶酒,摩根在查尔斯的房门停了下来。

摩根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房门。

没回应。

摩根又敲了一遍。

屋内依旧没有反应。

摩根没有敲第三遍,而是从腰间掏出了钥匙,径直打开了房门。

窗明几净的房间里,查尔斯大喇喇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脸上盖着一本漫画书。

听到摩根开门进来的声音,查尔斯才抬起了漫画书的一个书角。

他轻慢地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摩根,视线最后落到了他手上拎的酒瓶上。

查尔斯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摩根的打算。

“哼。”他轻蔑的笑只露出一个勾起的嘴角。

“查尔斯,一会儿跟我去隔壁拜访。”摩根被查尔斯讥讽的笑刺得有火难发,最终只能用生硬的命令勉强维持父亲的权威。

查尔斯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他只是将脸上的漫画书抬了起来,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

。。。。。。。。。。。。。。。。。。。。。。。。

江城近水,这里的人家喜好迎水而居。

傍晚的时候,城中纵横的水网那软软的涓涓水声便从白日喧嚣的尘寰里慢慢离析出来。

摩根带着查尔斯出门的时候,隔壁的大门正开着。

满架的密刺蔷薇枝叶后面,一个身穿白色T恤和黑色运动短裤的年轻女孩趿着拖鞋、举着水管,正在豪迈地给院子里的花“冲凉”。

她浓密的黑色秀发散在肩上,还沾着尚未吹干的湿气。

看到门外出现的二人,那少女带着疑惑的清澈眼神追随着他们,下意识便露出一个清新的微笑。

“二位找谁?”她仍旧举着水管,高声问。

没等摩根自报家门,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哈哈,摩根,你总算来了。”他一边笑着,一边快步将摩根迎了进来,“这就是查尔斯吧?长得真是像模像样的。”

查尔斯有些不太习惯别人这样亲昵,更差点被这男人有力的大手拍得一个踉跄。

那中年男人又特地停下来看他的样貌,随后道:“这孩子,长得像他妈妈。”

言语中有些低沉的意味。

查尔斯闻言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居然认识母亲!

“你妈妈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他说着又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

这一次,查尔斯心里疏离隔膜的感觉消散了些。

“喏”,他又对摩根指了指旁边站着浇花的女孩,说道,“这就是我女儿,镜南,野丫头一个。”

镜南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又对爸爸的评价不太满意。

她冲两个客人点头致意,唯独朝父亲扁了扁嘴。

“浇完了就快点进来,快开饭了。”说完他便拉着摩根进了屋内。

镜南的眼神落在跟在他们身后的沉默少年身上,只含糊地应了一声。

趁着摩根和父亲进门的当口,镜南一扔水管,不知怎么就窜到了查尔斯身后。

她拍了拍查尔斯的肩头。

“喂。”

镜南的声音很轻,完全是诉说秘密的音量。

查尔斯几乎被吓了一跳。

他完全不知道她穿着拖鞋怎么能跑得没有一丝响动。

查尔斯低头一看,入目是她沾着绿色草屑的白嫩脚趾。

查尔斯移开目光,心道:难怪,她把拖鞋脱了。

“你几岁?”镜南低声问。

查尔斯不会轻易跟人熟稔,但出于礼貌,他却不好沉默以对。

何况,她和她的父亲,并不让他讨厌。

“还有一个月满十六。”查尔斯低声道。

镜南闻言却有些沮丧。

“哦,这样啊。”她漂亮的眉眼很明显地耷拉了下来。

查尔斯并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但此刻见了她浮夸的小表情,却不免升起了一丝疑惑。

他的年龄,与她,有什么关联吗?

“有什么问题吗?”查尔斯问。

镜南摇了摇头,故作深沉道:“你不懂。”

查尔斯的确不懂。

但是镜南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赤着脚,三两步走到水管前面,将花圃的水管捡了起来。

镜南捏着水管在花圃里来回,颇有点老练,看起来对侍弄花木很熟悉。

最后给院子里的桂树浇了水,镜南回过头看去,查尔斯还站那里没有动。

镜南顺手拧上水龙头,小跑上台阶。

她问:“你怎么不进去?”

查尔斯这才转过身,摇了摇头,低声说:“你不懂。”

镜南却不像查尔斯那样矜持。

她跃到查尔斯面前。沾着水的拖鞋严丝合缝地拍到地面上,发出“啪”的声响。

镜南径直问:“我不懂什么?”

查尔斯差点就撞到了少女婀娜起伏的身段前。

他赶紧退开两步,跟镜南保持了一个安全的社交距离。

“我不懂什么?”镜南继续问。

查尔斯没有回答,只是挑眉笑了笑。

一个答案换一个答案的意思。

镜南被对面少年的笑容闪了闪。

她回答:“你比我大,我爸会让我喊你哥。”

少女清爽的嗓音将最后一个字送进查尔斯的耳道,在他的耳中擦出细碎的毛躁。

这是查尔斯未曾预料的回答。

“是吗?”查尔斯笑了,他道:“那你还是叫我喂吧。”

“喂!”镜南的拖鞋又在地面踩出一个湿印。

八月的最后一天,查尔斯和镜南相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