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笼

94.4万浏览    3546参与
霁林
来个大佬教教我上色吧😰

来个大佬教教我上色吧😰


来个大佬教教我上色吧😰


松鹅鹅鹅鹅鹅
我对不起你啊(T ^ T) 我...

我对不起你啊(T ^ T)

我没有浅灰色来给你涂头发了

我对不起你啊(T ^ T)

我没有浅灰色来给你涂头发了

JQzhui

灵笼<飞雪 梵蒂>

第三章  抉择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我怎么就背叛了大家……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那昏暗的长廊上,何去何从,我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地方能容下我,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查尔斯上台了,马克和冉冰

都失踪,镜南和墨城他们也被监禁了…

这灯塔,终究还是变天了·…

至于我,不明不白地被植入了芯片,内容载装的竟是失踪多月的梵蒂,她的实力我最清楚不过了,曾经赤手空拳就打断了我三根肋骨。

想要抵抗她……

呵!根本不可能,我自嘲般的笑了笑。


可是.…我真的要臣服于她吗?我不能!但我也不能死!必须要将这一切调查

清楚才行!我......

第三章  抉择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我怎么就背叛了大家……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那昏暗的长廊上,何去何从,我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地方能容下我,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查尔斯上台了,马克和冉冰

都失踪,镜南和墨城他们也被监禁了…

这灯塔,终究还是变天了·…

至于我,不明不白地被植入了芯片,内容载装的竟是失踪多月的梵蒂,她的实力我最清楚不过了,曾经赤手空拳就打断了我三根肋骨。

想要抵抗她……

呵!根本不可能,我自嘲般的笑了笑。


可是.…我真的要臣服于她吗?我不能!但我也不能死!必须要将这一切调查

清楚才行!我不能就这么不清不白地活着!

我想到了博士,我想到地下实验室!想到这里,我不禁加快了步伐,迫不及待地想要知晓答案

“博士!博士!”

我推开了沉重的大门,眼前的情景让我目瞪口呆,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营养液也在慢慢流淌,几个研究员的尸体在地上杂乱无章地躺着,鲜血已经有些凝固了。

周围的一切都很寂静,唯一格格不入的,只有我的靴子在这地上拍打。

突然,我的脚步急促了起来,因为,我发现了一个足以让灯塔恐慌的新闻!

那实验室最深处,有一个完好如初的容器,里面有一张让我熟悉的脸。

梵蒂……

到底为什么?灯塔的执行者被充当实验体?光影之主最忠诚的信徒竟然被当作实验体!

地上零散地散落着一些被浸透的资料,我随手拾起

人体构造.……

机械体.……

没等我细看,实验室的大门吱呀作响.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而来.

我想我该走了.

我清楚地看见,他们搬起了梵蒂所在的容器,向外搬去,准备再次将这震惊的密秘藏起来……

   ……

 我刚刚回到房间,头便如撕裂般疼了起来,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我又回到了那白色的空间,梵带站在面前,抬头看了看并不存在的天空,开口询问我.

“想了么?”

我不知道,但脑子却一片混沌,我不受控制地点了头。

“结果。”

她的眼睛如同一只老鹰一般紧盯着那无处可逃的兔子。

我想知道真相.我要活下去.

“臣服……”


<飞雪 梵蒂>篇是很早之前的灵感,只能写到这里了,简单来说,是灵感断层了,永远都磕飞梵CP!

JQzhui

<飞雪 梵蒂>篇2

第二章  灯塔危机


下一秒,我被她按在了原地,她的力气很大,我猛地下蹲脱

离了她控制,尝试用扫蹚腿来攻击她的下盘,可是突然感到头皮一

紧,一个形似膝盖的黑色团状物向我快速移动,我躲不掉了,便本能举起手臂去格挡.

“砰!”一声闷响传来,瞬间,我感到自己失去了平衡,瞬间脱力,向后倒去

于是……我躺平了……

那女人一脸不屑地看着我,并从身后拿出了她的鞭子。

  她要抽打我吗?那可真是糟糕.要知道,这鞭下可是有不少怨魂……

她走上前,执起长鞭,我随之闭上了眼,可却没有传来鞭子抽打的疼痛感。

  只感到脖子一紧,窒息的感觉充斥了我的感官,我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脱...

第二章  灯塔危机


下一秒,我被她按在了原地,她的力气很大,我猛地下蹲脱

离了她控制,尝试用扫蹚腿来攻击她的下盘,可是突然感到头皮一

紧,一个形似膝盖的黑色团状物向我快速移动,我躲不掉了,便本能举起手臂去格挡.

“砰!”一声闷响传来,瞬间,我感到自己失去了平衡,瞬间脱力,向后倒去

于是……我躺平了……

那女人一脸不屑地看着我,并从身后拿出了她的鞭子。

  她要抽打我吗?那可真是糟糕.要知道,这鞭下可是有不少怨魂……

她走上前,执起长鞭,我随之闭上了眼,可却没有传来鞭子抽打的疼痛感。

  只感到脖子一紧,窒息的感觉充斥了我的感官,我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脱。

  可脖子上的鞭子却越勒越紧,直到我意识有些模糊时,听见她在耳旁说道

“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死!”

我晕了过去,等再次睁开眼时,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缠满了绷带,看着周围熟悉的东西精神有些恍惚刚才…

  我去哪了?想到最后梵蒂将我勒晕,我便在忙下床去照镜子。

有勤痕!难道说.我刚才经历的,都是真的!?

可是.、可是梵蒂不是已经失踪了吗..我的脑袋越想越乱,反而

头越来越疼,索性不想,去床头拿起通讯手环,拔通了冉冰的通讯号,却传

来了一阵忙音,又记起之前听到怪物的嘶吼,我有些慌了,赶忙穿上衣服

向门外跑去。


开门后的情景让我为之震惊,到处都是血迹,空气中弥漫腥味与酸臭味。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像发了疯似的在走廊上奔跑,希望能遇到个人来解答我这个问题,

直到我跑到灯塔外部,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到处都是尸体,护卫队,重立体在不断集火地在打着什么,我悄悄走近

了些才看清,那是一头噬极兽,仿佛是一头极其变异有了意识的噬极兽,它

不断地攻击着人们。

灯塔·进怪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墨城!还有大家!

  只是.…他们都被押着去了……

  教管所!?

  那里.是关押重犯的地方啊!他们怎么会去那里?

我悄悄地跟着他们,看着他们被关进了牢笼,无力地谩骂……

  我需要进去询问这一切!我偷偷地跟着一个有通行证的士兵,将其打晕,拖

至一旁,··


我本以为他们看见会欣喜,可迎来的,却是最狠毒的诅骂

  .从牢笼中伸出的黑脚。我被瞬间踢到了身后的墙上。

墙上的裂隙,小腹传来绞心般的疼痛,都在提醒着我。

我已经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就因为…

我答应博士的人体实验吗?

我不清楚,只清楚,这种被大家排挤在外的痛苦…

(未完持续)


我是雷安的狗

老婆老婆老婆我的老婆快来嘴一个啊啊啊啊——


你那一脚不是踢在马克身上是踢在了我的,心上!!!!!


(老福特你又吞我画质)

老婆老婆老婆我的老婆快来嘴一个啊啊啊啊——


你那一脚不是踢在马克身上是踢在了我的,心上!!!!!


(老福特你又吞我画质)

JQzhui

<飞雪 梵蒂>篇

纯纯是在下胡编乱造了,勿上升剧情

  第一章    两个灵魂的结合

这里是灯塔五年,这一年,是我最黑暗的一年,也是我加入猎

荒者小队的第一年……


我叫飞雪,是猎荒者一队的狙击手,也是一名灯塔上民,我不

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我知道

列命

我每天都在面临着生死考验。噬极兽,变异生物.地上有太多太多未知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如果说……

  有一天我回不来了,那就请大家忘了我。

  毕竟……

        我并不喜欢被铭记......

纯纯是在下胡编乱造了,勿上升剧情

  第一章    两个灵魂的结合

这里是灯塔五年,这一年,是我最黑暗的一年,也是我加入猎

荒者小队的第一年……


我叫飞雪,是猎荒者一队的狙击手,也是一名灯塔上民,我不

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我知道

列命

我每天都在面临着生死考验。噬极兽,变异生物.地上有太多太多未知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如果说……

  有一天我回不来了,那就请大家忘了我。

  毕竟……

        我并不喜欢被铭记的感觉。



地下实验室的空气很压抑,我被博士脱去了所有衣服,缓缓踏进了那略带腐臭的营养液中,随着液面的升高,各种仪器


布满了我的全身,我缓缓闭上了眼,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醒来.…


一个头长相狰狞且带有獠牙的怪兽在灯塔中横冲直撞。

  燃气管的爆裂声,

  人们的惊呼声,

  护卫队的奔跑声,

  在我耳旁环绕,我想要睁开双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奈何我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013号实验体,指标正常!”


“嗯,立即植入芯片!”

我被这两道声音唤醒,刚有了意识,就听到一个声音急促地说,

“报告博士,013号实验体有了苏醒迹像!”


“不用管,让她亲眼看着身体被占据,何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我微微睁开了双眼,只见一个小型机械手臂向我滑来,紧接着左

臂就传来了阵阵刺痛,又一个载有芯片的机械手臂也缓缓向我滑来,

不要!不要给我植入芯片!我拼命想要扭动着身体,却无能为力,看着那

芯片装入我的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我醒在一个陌生的空间,周围都是白色的,

是无尽的白色.我站了起来,大声呼喊着大家的名字,

  马克、冉冰,还有.…墨城…

  可是回应我的,却是无尽的回声,我有些累了,双手抱膝将头

埋在了怀里,蹲在了地上.我很无助,我很迷茫,想起刚刚的事

我抬头看向左臂,那里有一块标志很熟悉的标志,我闭上双眼去思考,可没有一会儿一种仿佛要撕裂我脑袋的疼痛制止了我。

正当我要睁开双眼时,一阵阵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离我越来越

近。

“啪”“啪”“啪”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只见那女人以一种极其冷漠的神态盯着我

梵蒂?她不是失踪了么?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下一秒,她就给出了答案.

“飞雪?呵!光影之主竟找了个这么废物的人来收取我的灵魂?”

我听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站起来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下一秒,一阵疼痛感从肩膀处传来,我走不掉了……

(未完待续)

_䑼

坠落

能听得见名为查尔斯的灵魂在恐惧中尖叫和大笑,嫉妒与理智在极端的缺氧中共同攀上高峰,他听见了自己颅骨碎裂的声音,血液像他的信众逃难时那样,慌不择路的倾巢而出。他跟他一样也是天意,他们不过是在用各自的武器争夺为神的机会!他再清楚不过,对面的“人”因不恰当的感情究竟有多蛮横残暴,又多可笑和脆弱。死亡!他当真开始嘲笑命运,即便死也是无效的,他们得不到的智慧会以神的方式继续临幸他,那是依靠感情永远抚摸不到的、遗腹国以外的曙光。他看到眼前血色飞舞,一只眼睛成为黑暗本身为此虔诚的伴奏,如果他被救下,那么,残疾又变成了另外的奖赏,耻辱以永恒记录下胜利的血腥,而这殊荣,迟早要由他来亲自报偿。

镜南只会提到代价......

能听得见名为查尔斯的灵魂在恐惧中尖叫和大笑,嫉妒与理智在极端的缺氧中共同攀上高峰,他听见了自己颅骨碎裂的声音,血液像他的信众逃难时那样,慌不择路的倾巢而出。他跟他一样也是天意,他们不过是在用各自的武器争夺为神的机会!他再清楚不过,对面的“人”因不恰当的感情究竟有多蛮横残暴,又多可笑和脆弱。死亡!他当真开始嘲笑命运,即便死也是无效的,他们得不到的智慧会以神的方式继续临幸他,那是依靠感情永远抚摸不到的、遗腹国以外的曙光。他看到眼前血色飞舞,一只眼睛成为黑暗本身为此虔诚的伴奏,如果他被救下,那么,残疾又变成了另外的奖赏,耻辱以永恒记录下胜利的血腥,而这殊荣,迟早要由他来亲自报偿。

镜南只会提到代价,她在想象里对他说,查尔斯,看看你,多可怜,然后继续摆弄她的仪器。他并不想犹豫,咕哝着喉咙将声音放开,想把这份燃烧的高潮分享给她,如最纯粹的,以蜡做的翅膀于高空中飞速坠地的眩晕,像祭坛飞速跌落的酒罐,盛满死意飘零的馥郁芳香。他支撑不住,在高空猛烈的咳嗽起来,笑声溅出一朵接一朵的血花,再浇回他脸上。也许他会死于极乐!他这样想着,张开不存在的胳膊,感受气流代表的生的希望,与他身体飞速擦肩而过。

_䑼
救命,我的美丽情人🥺

救命,我的美丽情人🥺

救命,我的美丽情人🥺

橙闲
  书籍详情:   【英】勃朗...

  书籍详情:

  【英】勃朗特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

  豆瓣评分:暂无评分(9787550007604)

  阅读沉浸值:★★★★★

  个人推荐值:★★★

  体量:500页长篇小说。

  220709-220726 13h13min

  

  给出低分其实是因为此版本——绿色封面的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里面有不少错误标点符号、错字、语句不甚通顺处,导致阅读感差。如果我没有买到盗版书的话,这个版本就不大推荐了。

  

  久闻此书大名,这次借着写女性主义相关的报告终于把它从一堆书里拉出来溜溜。

  从前觉得简在前半部的爱情线中过于坚持自己的独...

  书籍详情:

  【英】勃朗特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

  豆瓣评分:暂无评分(9787550007604)

  阅读沉浸值:★★★★★

  个人推荐值:★★★

  体量:500页长篇小说。

  220709-220726 13h13min

  

  给出低分其实是因为此版本——绿色封面的百花洲文艺出版社,里面有不少错误标点符号、错字、语句不甚通顺处,导致阅读感差。如果我没有买到盗版书的话,这个版本就不大推荐了。

  

  久闻此书大名,这次借着写女性主义相关的报告终于把它从一堆书里拉出来溜溜。

  从前觉得简在前半部的爱情线中过于坚持自己的独立自主,跟块棱角分明的石头似的没法跟任何男人结合。但真正开始读这本书的同时,简和作者的思维更多地引起了我的共鸣。

  譬如这句:伊丽莎(里德舅妈之女)仍然沉默寡言,她忙得没功夫说话。她看上去总是繁忙无比,我还没有见过比她更忙的人,可我又难说出她到底忙了些什么;或者说,很难看出她的勤奋的结果是什么。

  这段我熟,我妈就这么说我。

  古往今来不止我一个是伪勤奋,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不过后来伊丽莎做了修女头头,也算是付出有所回报。多年后我翻出这篇记录时,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而两位表姊妹讨论文学:“'接着一个人走上前来,外貌就像布满星斗的夜空。'写得好!写得好!”

  我试着想象了一下这种外貌,得出的结论竟是——光影之主(国漫《灵笼》)!

  星象子(国漫《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也是这种脸,不过有些年头了,一时记不起来。

  

Catherine Knight
  如果开一个红蔻破晓的金属徽...

  如果开一个红蔻破晓的金属徽章团会有人进吗?

  官方不器重姐姐和姐夫真是泪目了,自力更生才是正解

  路过的宝记得点赞,满15赞我就约稿去

  如果开一个红蔻破晓的金属徽章团会有人进吗?

  官方不器重姐姐和姐夫真是泪目了,自力更生才是正解

  路过的宝记得点赞,满15赞我就约稿去

迷途知返回头却是海

【可燃冰】不用找了

一篇短小的冉冰复活点梗 @less 这位的


马克呆在自己还不熟悉的房间里,他不知道自己离开灯塔多久了,开始变为噬级兽时他没有意识,找回意识后对时间的概念也有些模糊,更何况是在没有日月星辰的地下。

但是现在时间不重要,因为他在倾听冉冰的声音,从他的内心,从他的灵魂深处,冉冰在呼唤他。

他的腹部可以打开,怪物的特权,可是即便露出核心,他也找不到冉冰在哪里。

那声音笼罩着他,可是他脚下没有,周围也没有,于是他用肢体动作让白月魁理解了它的意思,允许他到地面。

他没有去想为什么他能得到允许,也没有去想为什么白月魁没有跟随,他不在乎。

地面一片支离破碎的朦胧,遍地沙...

一篇短小的冉冰复活点梗 @less 这位的



马克呆在自己还不熟悉的房间里,他不知道自己离开灯塔多久了,开始变为噬级兽时他没有意识,找回意识后对时间的概念也有些模糊,更何况是在没有日月星辰的地下。

但是现在时间不重要,因为他在倾听冉冰的声音,从他的内心,从他的灵魂深处,冉冰在呼唤他。

他的腹部可以打开,怪物的特权,可是即便露出核心,他也找不到冉冰在哪里。

那声音笼罩着他,可是他脚下没有,周围也没有,于是他用肢体动作让白月魁理解了它的意思,允许他到地面。

他没有去想为什么他能得到允许,也没有去想为什么白月魁没有跟随,他不在乎。

地面一片支离破碎的朦胧,遍地沙尘,真的曾有人类生活在这里吗?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高楼,也没有其他遮挡物,冉冰在哪?

“马克!不用找了!”

马克听到了,没有回声,清晰而真切的呼唤。在他身后,一只比他小上一圈,对于人类来说模样丑陋的噬级兽。

厚重的眼睛下是一双湛蓝的眼睛,两行清澈的眼泪先后滑过噬级兽灰色的粗粝皮肤。那眼泪属于人类,没有息壤,只有不纯净但透明的水。那眼睛也属于人类,惊喜与悲伤交织,就像那时在晨曦大厅,他对她单膝下跪时,白花旁的双眼。

冉冰……

莫大的惊喜令马克恍若隔世,他没有理由完全相信眼前的现实,可他更没有勇气否认哪怕一点感受。

来自灵魂的呼唤终于有了实质,荒芜的大地上,林立的肉土间,他们平等地相拥,冉冰还活着,他们也像真正的人那样活着。拥抱的身影与一对共赴死亡的肉土交叠,斜阳从另一侧直射,隐去无关紧要的细节,留下无法定格的永恒画作。

这份伟大的感情,红蔻没有在地面死去,而是为此牺牲。如果城主没有因病晕倒,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面对当年的选择?

或许他们会为了生命,为了队友,为了灯塔和灯塔的子民,从此远离对方,行尸走肉般活着。

但是现在,不需要灵魂交融,只是眼神相交,答案母庸置疑。

变成噬级兽,这种……怪物,比人类好啊,马克想。

这样,他可以和冉冰……

永远永远在一起……


封闭的房间里,马克睁开眼。黑色的眼泪落下来,直到滴在地面,嘶吼充斥整个房间。正在打游戏的夏豆不幸吓得操作失误,垂头丧气地喊来了白月魁。

“怎么了?”白月魁问。

可他不能说话了,也没有注意白月魁的猜测,他想去找冉冰。

可是不用找了啊。

怎么找得到呢。



宇泰

蜘蛛侠:灵魂囚笼

 (这是一个独立于任何平行宇宙的世界。) 

  …………

  (旧世界:末日。)

  彼得猛的睁开眼睛,他不知道究竟是脑子里好似蜘蛛撕咬般的痛楚逼他醒过来还是人类本身对于恶意的敏感逼迫他醒来。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麻木的扫了眼满目疮痍的四周。

  乌云遮着阳光,大地蒙上了一层死寂的影子。

  只有脚底下那破碎的“A”字标识才能证明这片废墟曾用名复仇者大厦,此时,几声嘶吼传来,仿佛是什么怪物在觅食。

  彼得呆在原地,丝毫都没有动,他的红蓝色战衣已经破碎不堪。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映入他的眼帘。

  他刚想张口叫住那个人,忽然,他只觉得嗓......

 (这是一个独立于任何平行宇宙的世界。) 

  …………

  (旧世界:末日。)

  彼得猛的睁开眼睛,他不知道究竟是脑子里好似蜘蛛撕咬般的痛楚逼他醒过来还是人类本身对于恶意的敏感逼迫他醒来。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麻木的扫了眼满目疮痍的四周。

  乌云遮着阳光,大地蒙上了一层死寂的影子。

  只有脚底下那破碎的“A”字标识才能证明这片废墟曾用名复仇者大厦,此时,几声嘶吼传来,仿佛是什么怪物在觅食。

  彼得呆在原地,丝毫都没有动,他的红蓝色战衣已经破碎不堪。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映入他的眼帘。

  他刚想张口叫住那个人,忽然,他只觉得嗓子疼的厉害,说不出话。

  他猛的惊醒,汗湿透了枕巾。

     彼得揉揉太阳穴,翻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刚拿起床头柜上摆放的牛奶想要一饮而尽,这时,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彼得翻了个白眼,接过了通话器。

  “彼得队长,摩根城主命令你,马上到大厅参与议事……”

  彼得没等他说完就关闭了通话渠道,他可最烦啰里啰嗦的,唠叨半天都不切入正题的家伙,尽管他差不多也一个德行。

  他套上了城防军的军装,往手腕上装备了电子蛛网发射器,随后推开门,从五层楼一跃而下,荡起身子,穿梭在灯塔各个目光所能及之处。

  每个刚起床洗漱的上民和正在扛活的尘民都见怪不怪了,仿佛这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风吹过彼得脸上,略微有些小疼,和当年在陆地上戴着面具荡蛛丝是有区别,不过,彼得心中反而一阵畅快淋漓,这些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情变得更舒坦些,权当一种放松心情的方式了。

  他稳稳当当的落在偌大的大厅的地板上,摩根城主高坐城主宝座,一旁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城防军,临头的正是巴基巴恩斯,当年的冬兵:冬日战士。

  “嘿,摩根,不好意思啊,孩子,我迟到了,巴基!你在这啊……”

  巴基的表情像吃了只蚊子一样难看。

  摩根城主极其严肃的扫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威严。

  他耸耸肩,一个前翻翻到了摩根旁边,和城防军总司令维克多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侧,显得像两个门神。

  两排站着的红斗篷的光影会的成员不自在的瞟了他一眼,却还是把目光移回去了,轻咳两声以掩饰尴尬。

  此时,一批人依次以三三制队形走进大厅,临头的姑娘有着一头艳丽的红发,亭亭玉立,显得十分秀气,而她旁边是一位潇洒逼人的帅小伙,高大英俊,虽说不是特别健壮,但定眼一看就精神无比,是个战士的典范。

  这伙人以极其快的速度分散开来,有序的找到自己的位置跨立站好,乍一看整齐划一

  摩根一只手驻在椅子把上,平静的说了句“开始吧。”

  “各部门,汇报情况。”维克多压着声音,面色冷的比刚才的摩根还得吓人。

  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脸能不能拿来冻鱼。彼得想。可惜只有他认为这个笑话很好笑。

  适才那个英俊的男子跨步上前,高声汇报着:

  “报告城主,此次猎荒者采集到的物资主要有:稀有金属,压缩食品,以及旧世界战斗武器若干。”

  摩根点点头,证明他比较满意。

  巴基上前欠了欠身,清了清嗓子:“这次的物资,足够灯塔能源撑四个月,此次行动,尘民死伤若干,上民伤一人,死一人。”

  摩根眉头舒展,这证明他现在内心种有一份意想不到的狂喜。

  连彼得都觉得有点意外,这次的伤亡出其的少,不过……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尘民死伤若干这话好像几十年都没变过对吧?”

  大厅内一片安静。

  “咳咳,人口补给情况。”摩根轻咳几声,示意他们接着说。

  埃隆欠身上前,像个机器人似的开口:“优质人口供给链正常运行中,共子而教中,年满十六岁,受过末日军事训练的战斗人员,能立即投入战斗。基因优化环节,也已安排相应的上民执行繁育任务。每一届分批次的补给人口都在相应的年龄段,进行严格的培训。”

  妈的。彼得心里暗暗的想。

  “很好。”摩根依旧面无表情,可头却不停点着。

  妈的。

  “嗯……这次的行动很成功,猎荒者,灯塔的子民们依靠你们来供给物资,真是辛苦了。”

  一旁披红斗篷的光影会成员上前微微一笑。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光影之主,才能庇护你们屡战屡胜……”

  “那光影之主能不能庇护我下个月不下陆地找物资就能吃到披萨啊?”彼得打了个哈欠,缓缓问道。

  “你……”那红斗蓬指着他,脸红的比他那斗篷还更胜一遭。

  “肃静!”摩根高声一喝,大厅再次安静了。

  赤红色头发的姑娘俏皮的冲他眨眨眼。

  他也一样俏皮的眨了回去。

  “今天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整,随后再继续汇报吧,灯塔的局势最近很不好,希望各位勠力同心,为人类未来的发展,尽自己的一部分力!”

  “明白!”

  ……

  散了会,彼得刚踏出门,就被红发女子拽住。

  “哟,老头子,干的漂亮。”

  彼得丝毫不显老,尽管他已经上百岁了,却还是刚上灯塔时的模样,宛如二十岁的少年。

  “喂,别喊我老头子,虽然我的确像是老头子,但我还年轻着呢。”

  “我不管,老头子就是老头子!岁数摆在那里还不承认,赖皮。”姑娘抱臂斜眼看他,不屑的笑了笑。

  一旁的男子看着她,眼里满是宠溺与爱意。

  彼得也笑了出来,猛的搓搓她头。“臭丫头,你也就敢在我面前这样!回去睡觉!”随后他轻轻扒了一下她,差点没把她悠出去几米远。

  姑娘白了他一眼,甩下句“我们走,破晓。”随后扬长而去。

  破晓上前向他鞠了一躬“我们走了,彼得前辈”

  彼得拍了拍他的肩,极其复杂的扫了他一眼

  “孩子,你们两个不容易,记得藏着点。”

  “不劳您费心了,我先走了……”

  彼得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恍惚。

  那位赤发伊人的倩影依旧在他眼前游荡。

  他正恍惚时,忽然有人在后头狠推了他一下,差点把他推摔,他回头一看,来者正是巴基。

  “彼得,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懂点人情世故吧!”巴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望着他。

  “你怎么还能像吆喝小孩似的吆喝摩根,而且不止一次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摩根他不止是你的学生,他还是我们的领袖,我们不能用衡量孩子的眼光去衡量他!”

  彼得轻笑一声,和巴基勾起肩。

  “嗨,少发脾气,大个子,我只是刚才怼了一下光影会的艾吉奥先生而已。”

  巴基一把挣脱开他,随后又轻声低语。

  “要不呢,你以为光影会成立是为了什么,中世纪教会光靠圣经就统治了西方几百年之久……你自己想想吧……”他说完这句话,扬长而去。

  彼得一人站在原地,仰视天花板。

  人类呀!

  (未完待续)

  

  

  

  

  

雾岛听风

当查尔斯重生后(1)

           ooc预警,私设众多


         ⚠️作者比较偏爱查尔斯,不能接受的慎入


           私设查尔斯重生前马克和白月魁联手破坏玛娜生态,查尔斯死于猩红素...


           ooc预警,私设众多


         ⚠️作者比较偏爱查尔斯,不能接受的慎入


           私设查尔斯重生前马克和白月魁联手破坏玛娜生态,查尔斯死于猩红素

          重生后查尔斯性格偏高冷佛系,不喜勿入


   —————————————————————


            查尔斯曾经自命不凡,童年的遭遇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天选之子。


             可当马克与白月魁联手成功破坏了玛娜生态,而自己则死于猩红素的侵蚀时,他回想了自己的这一生。



            他忽然觉得似乎自己过去这些年太过执着于一些虚无缥缈的,自己根本得不到的东西,比如父亲摩根的看重,比如城主之位,比如成为所谓的救世主。


             如果……能再让他选择一次,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查尔斯,我还记得,这是你最喜欢的乐器,对吧。”


             耳边忽然响起了摩根的声音,查尔斯好像意识刚刚回笼一般,猛地愣住了。

              “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才想起来这是自己被摩根叫过去谈心,并且交出光影会会首职位的那一晚。

              “所以,我这是,又回到了过去?”虽然很离谱,但这是唯一的解释。


             “查尔斯?”半天没有听到儿子回话的摩根疑惑道。

             “是的,父亲。”

                 “好久没听你弹过了,孩子,还记得你母亲最喜欢的那首曲子么?”说罢用动作示意查尔斯去弹奏一曲。

                查尔斯一言不发走向钢琴开始了弹奏。

                摩根有些许惊讶,他和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过话了,而人老了往往更念起亲情的好,他的心里禁不住柔软起来。


                   查尔斯则趁着这点时间回忆当初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令人不敢相信,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一次写文。。。有点短,先试试水吧              


Red.红装而蹇者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竟然没人画这个梗,遂摸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