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能百分百

722万浏览    38711参与
酒精过敏
找到了 官方带头磕cp名场面!

找到了 官方带头磕cp名场面!

找到了 官方带头磕cp名场面!

孤独黑洞

摸鱼三分钟,上色半小时

摸鱼三分钟,上色半小时

輕鬆滑翔指揮官goo

球站街灵的茂灵文求求😖(只是被误会的也🉑

球站街灵的茂灵文求求😖(只是被误会的也🉑

艾欧泽亚电音小王子
画了半天就一张没被夹掉 哈哈?...

画了半天就一张没被夹掉

哈哈😅

在不出⭐卖吉冈肉⭐体的前提下……并不是很明显的cp向


画了半天就一张没被夹掉

哈哈😅

在不出⭐卖吉冈肉⭐体的前提下……并不是很明显的cp向


果酱君

【茂灵】星辰(二)

灵幻事务所招新人只招了一个,一是节约成本,二是他跟芹泽还有很密切的联系,忙的时候,他让芹泽下班之后过去帮忙,不忙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能解决。因为人手充足,灵幻很少给茂夫打电话,他以为这是他大师风度的展现,殊不知茂夫会为此感到不安。


星期六的早上,茂夫从食堂里走出,他站在食堂大门口,一时间不知该把脚步迈向何方,是回宿舍,还是去教室,或者去校外找一份兼职。


想到兼职,曾经五光十色的场景瞬间铺展在茂夫眼前,回忆起给灵幻打工时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他一下起了想要回灵幻事务所的心思。


“不知道师匠现在有没有时间呢……”茂夫拿出手机,想给灵幻打个电话,一开始他担心会打扰师匠的工作,不过最后...

灵幻事务所招新人只招了一个,一是节约成本,二是他跟芹泽还有很密切的联系,忙的时候,他让芹泽下班之后过去帮忙,不忙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能解决。因为人手充足,灵幻很少给茂夫打电话,他以为这是他大师风度的展现,殊不知茂夫会为此感到不安。


星期六的早上,茂夫从食堂里走出,他站在食堂大门口,一时间不知该把脚步迈向何方,是回宿舍,还是去教室,或者去校外找一份兼职。


想到兼职,曾经五光十色的场景瞬间铺展在茂夫眼前,回忆起给灵幻打工时发生的各种离奇事件,他一下起了想要回灵幻事务所的心思。


“不知道师匠现在有没有时间呢……”茂夫拿出手机,想给灵幻打个电话,一开始他担心会打扰师匠的工作,不过最后他还是打过去了。


“喂?龙套,怎么了?”电话里,灵幻的声音懒洋洋的,听着不像是有烦恼的样子。


“师匠……没事,我就是问问你最近忙吗?我今天没有安排,可以过去打工。”


“最近?挺忙的呢,今天本来有一个委托的,不过你要是过来,工作交给高木小姐就行,咱俩出去好好玩一圈。”


“高木小姐?”茂夫疑惑地问道:“她是谁?”


“哦!忘记跟你说了,芹泽辞职了,高木小姐是事务所里新来的员工,专门来做除灵工作的的。”


茂夫愣了一下,问道:“高木小姐也是超能力者吗?”


“yes!”灵幻叫了一声:“高木小姐是个厉害的不得了的人啊!那么大的恶灵,她‘啪’的一个响指就给除了,太酷了,像龙套你一样酷呢!”


灵幻谈起新人的时候语气很激动,可能灵幻自己没有意识,但他的声音已经大到让茂夫调低了音量键。


“哦,听师匠的描述,是个很了不起的新人呢。”茂夫眨了眨眼,轻声说道:“恭喜师匠,你又多了一个徒弟呢。”


“不过龙套,我最喜欢的徒弟还是你。”灵幻轻快地说道:“哦,话说你要是没什么事就来事务所一趟吧,我介绍你们认识,让她见识一下我最心爱的大弟子。”




茂夫挂了电话之后不到十秒的功夫就来到了事务所的门口,出于礼貌他先敲了敲门,然后才进来。


如他所见,房间里的陈设没有大的改变,只是照片墙上的照片要比以前多了很多,看得出这段时间,灵幻和高木没少接委托。


“请问你是……?”


陌生声音响起,茂夫闻声望去,在灵幻的办公桌旁看到了一位年轻的女子,那女子身板端正,气质出众,在和茂夫对视的时候,她手正撑在桌子上,以一种极为舒展的姿态倚靠在桌角处。


茂夫猜测这应该就是新来的青木小姐,他看了她一眼,便觉得这是一个机灵的人——她的眼眸简直跟比小鹿还要灵动。


“哦,龙套你来了!”坐在桌前看电脑的灵幻听到动静后抬眼看了一眼,随后立马笑了起来,他起身绕到茂夫身后,热情地对高木说道:“这就是我的大徒弟,龙套。”


“龙套?好特别的名字。”女子笑了一下,她走到茂夫身前说道:“一直听新隆说他的大徒弟很厉害,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你好,我叫高木绪。”


“你好,高木小姐。”


“你好,前辈。”


茂夫第一次被好看的异性叫前辈,一下红了脸,他手摆在前面,不知所措起来,“不用叫我前辈……”


“欸?为什么?”高木笑弯了眼,她凑到茂夫的前面调皮道:“是因为我年纪比你大吗?”


“啊,不是不是……”茂夫满头大汗不知如何回复,即使他已经努力和高木保持距离了,可他仍然能很清楚地闻到她身上如水般纯净的香味,幽幽的,淡淡的,却致命的勾人心魄。


灵幻看茂夫一副快要晕厥过去的样子,他立马把高木往后一推,用手戳着她的肩膀道:“喂,你一个怪阿姨就不要调戏良家少年了,会被人当作是变态的。”


“切,还不能搭个讪吗?”青木嘴一撇,她冲灵幻做了个鬼脸,然后轻拍了拍茂夫的脸蛋道:“好了,你们师徒叙旧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抽起搭在沙发上的衣服转身走出房间。


茂夫望着她纤细的背影,问道:“青山小姐是去工作了吗?”


“嗯哼。”灵幻用大拇指着门外,歪歪头问道:“出去走走吗?”




因为是休息日的原因,街上的人比往常要多,灵幻和茂夫在城区里闲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偶尔路过小吃店,灵幻会根据心情随便买点什么,如果东西好吃,他会再多打包一点,如果不好吃,他就分一半给茂夫。


此时茂夫手里拿着半份鲷鱼烧,仅吃了两口就失去了食欲,但因为是灵幻送的,他不好意思扔掉,只好一直拿在手里。


鲷鱼烧的热气在空中飘荡消散,从滚烫到温热,只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路以来,灵幻发现,这个傻傻举着鲷鱼烧的青年男子,竟然在街上吸引了不少小女孩的注意。


确实啊,比起曾经不起眼的模样,现在的茂夫是个很吸睛的人,灵幻望着他弟子俊秀的侧脸,有点小小的窃喜。


这么好看的孩子,我带大的。


灵幻想着,不禁得意地翘起鼻子,他轻快地问道:“好不容易休息一天,龙套你想去哪?我带你去。”


“没有很想去的地方。”茂夫小口咬着鲷鱼烧,淡淡地说道。


他确实没有很想去的地方,对他而言,只要跟灵幻待在一起,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况且灵幻身边发生了这么多变化,他也迫不及待的想问清楚。


“话说回来,芹泽先生怎么突然辞职了?”


“他啊,有一份新的更好的工作找上门来,我当然不能拦着了,就像以后龙套你找到了新的工作,肯定也不会来我这里打工了。”


“嗯……我完全想不到我工作以后的样子呢…..”


“等到了那一步就会知道了,当初芹泽也不知道他以后有去大集团工作的机会呢。”


茂夫点点头,当是默认了,等着耳边汽车的呼啸声响过几次后,他才试探性地说道:“其实…..我也可以一直给师匠打工。”


茂夫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挺真诚的,灵幻听得出来,如果他此时顺着茂夫想法赞同下去,那他确实可以捞着一个永久的廉价劳动力,不过灵幻了解自己,他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很容易对一行感到厌倦,假如哪天他干腻了,他能毫无顾忌地说转行就转行。可茂夫不行,一个只有除灵经验的非应届生,若没有类似芹泽那样的好运气加持,是很难在社会上找到工作的。


比起让茂夫冒着永远失业的风险跟随他,灵幻希望茂夫能有一个稳定的、看得见的未来。


“一直给我打工吗?”灵幻撅起嘴,装除不情愿的样子道:“那得看我愿不愿意雇用你了。”


“啊?还有要求吗?”


“有啊,比如要有厉害的超能力,有敏捷的思维,有超强的判断力,最重要的是还要有社会经历。干我们这一行的需要和人打交道,没有社会经验可不行。”


“这么多要求吗…..”茂夫有些泄气,他感觉,能符合灵幻要求的,不会是他,也不会是芹泽,而是青山。


“好像青山小姐是一个很符合标准的人呢。”


“青山?”灵幻挑了挑眉,忍不住笑起来:“怎么突然提起她了?看不出来你还挺在意青山的啊。”


“我不是。”茂夫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青山小姐看着是个很干练的人……感觉和师匠意外的搭呢。”


灵幻随即愣了一下,他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以一种略为平淡的语气说道:“啊——青山啊,她确实是个很厉害的人……最近我妈也一直在催我交个女朋友……这么想,其实和青山在一起也是个不赖的选择。”说着,他瞥了茂夫一眼,问道:“你呢龙套,大学有遇到和小蕾一样的女孩吗?”


“没有。”


“那有可爱的女孩吗?”


茂夫想了想,“没有。”


“什么嘛。”灵幻手一摊,笑道:“不要把标准放的那么高啦,不是长得和小蕾一样好看的女孩才算可爱,你要看女孩子的性格啊,比起好看的皮囊,好的品质更加难能可贵,要知道朱颜易逝美人易老,只有善良温暖才是永恒的,所以啊,要找就要找一个有人情味的人。”


“善良有人情味的人吗?”茂夫小声念叨着。


“嗯哼。”


“这么说起来,我身边确实有这样的人呢。”


“啊?”灵幻将耳朵凑过去,眼神逐渐八卦起来,“谁谁谁?”


“师匠啊。”


“诶?我?”


灵幻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八卦的中心人物竟是他自己。


“怎么突然扯到我身上?话说这家伙,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啊。”灵幻如是想着。


为了不误茂夫的终身大事,他把手臂搭在茂夫身上,语重心长道:“龙套啊,虽然我只知道你师匠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但是你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如果总把目光局限在一个人的身上,会错过很多有意思的人哦。”


茂夫本正常走着,突然让灵幻搂住了脖子,他没稳住脚,一下撞到了灵幻的身上,等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这会他们挨得很近,只要他稍微偏一点头,就能贴到灵幻那张白净柔软的脸上。


茂夫心神晃了一下,随即慢慢平静下来。


“局限在一个人的身上吗?”茂夫默默想着。


回顾从小到大他所遇到的所有的人,他的家人、朋友,还有新认识的大学同学,茂夫认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他喜欢和他们交往,并乐于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好,但唯有灵幻,他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茂夫心里一直有一个自私的想法,他想一人私藏师匠的好。


这个想法很任性,就好像灵幻只能对茂夫一个人好一样,但稍微了解灵幻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灵幻从不吝啬他的赞美,灵幻认为,赞美既可以让人开心,又可以让人变傻,所以为达到他俘获人心的目的,灵幻可以用瞎话夸到人心花怒放。


而这无疑成为了茂夫痛苦的根源。


灵幻夸赞别人,他痛苦,别人夸赞灵幻,他也痛苦,甚至当灵幻当众夸赞茂夫的时候,茂夫都会在心里默默问:“师匠,这是真的吗?”


茂夫吃完鲷鱼烧,顺手把手里的袋子塞进大衣的口袋里,他觉得他需要跟师匠聊聊他此时的心情,可无论如何,他都张不开嘴。


“师匠?”


“嗯?”


“你觉得青山小姐是个好人吗?”


“她啊……算是个好人吧。”


“那她也觉得你是个好人吗?”


灵幻皱起眉头,语调上扬道:“可能吧?”


茂夫微微垂眸,看着地上的沥青和白线陷入沉默,灵幻觉得气氛不对劲,自觉把话题转向了别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直聊到了大学学校门口。


分别前,茂夫试问道:“我下周还能来吗?”


“你愿意就来。”灵幻没有拒绝,他把刚才所有买的小吃都塞到了茂夫怀中,说道:“给,龙套,提前支付打工费了。”


“诶?这么多。”茂夫手忙脚乱地接过,“谢谢师匠。”


“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嗯。”

“没什么事就回去吧,师匠我也是个大忙人呢。”

“嗯。”

“有事电话联系。”

“嗯。”

“那......下周见?”

“嗯!”


茂夫抱着一袋子吃的,在夕阳下望着他眼前的师匠,此时灵幻被金粉色的晚霞笼罩着,身上浮起一层浅浅的光辉,茂夫觉得好看,就多看了一会,就连到了宿舍,他满脑子还是灵幻西装外套上的那层金光。


舍友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笑着问他是不是和美少女约会去了,茂夫连忙否认,他说他没有约会,也没有遇到美少女,他说他只是看到了一把星尘。



䴔研

灵幻师傅的自叙

生活早已经无聊透顶,

我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笑脸相迎。

可,那是谁呢?

一个拥有超能力的男孩,他叫茂夫。

我骗过他,成为他的人生向导,告诉他:

“超能力只是人的特长而已,你和其他人是一样的。”我自以为他的性格不会交到朋友,只有我能听他倾诉。

可事实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一次的不告而别,我发现是我没有朋友,只有我离开了他不行。

我意识到他成为了我的不可或缺,

在众多摄像机前,我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应该知道了吧,我的身份”

“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的师傅啊,是个好人”


生活早已经无聊透顶,

我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笑脸相迎。

可,那是谁呢?

一个拥有超能力的男孩,他叫茂夫。

我骗过他,成为他的人生向导,告诉他:

“超能力只是人的特长而已,你和其他人是一样的。”我自以为他的性格不会交到朋友,只有我能听他倾诉。

可事实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一次的不告而别,我发现是我没有朋友,只有我离开了他不行。

我意识到他成为了我的不可或缺,

在众多摄像机前,我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应该知道了吧,我的身份”

“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的师傅啊,是个好人”


双木易南风

[一拳+灵能]英雄相谈所 第十一章 原本的世界(上)

        我知道停在这里不太人道,只是我今天有事,只能改这么多了(主要是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灵感大发,一下子写了一万多字的茂灵🥩,就这还没写完,为了避免我精尽人亡)下半部分明天再发吧😂

         话说,想发🥩的话该怎么发呀,打链接嘛?😅我没发过啊🤣...


      

        我知道停在这里不太人道,只是我今天有事,只能改这么多了(主要是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灵感大发,一下子写了一万多字的茂灵🥩,就这还没写完,为了避免我精尽人亡)下半部分明天再发吧😂

         话说,想发🥩的话该怎么发呀,打链接嘛?😅我没发过啊🤣


        “啊?谁?!修理你的老爷爷吗?!这个人吗?!!”埼玉跟在急冲冲闯进主控室的杰诺斯身后。

  “这不可能——你是谁?!你是谁?!!”杰诺斯罕见地没有理会埼玉的话,直冲向灵幻,从灵幻的手上夺过那个人,抓着他的肩膀疯狂的摇晃。

  在杰诺斯的大吼和疯狂摇晃中,老头缓慢地醒了过来。

  “魔鬼改造人吗?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老人想挥开杰诺斯抓着他的手臂,只是机甲的力量实在巨大,他无力抗衡。

  杰诺斯六神无主,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与库赛诺博士有相似相貌的老人,怒吼道:“你是谁?!告诉我你是谁?!!那些机器人是你做的吗?!!!是你干的吗?!是你杀了库赛诺博士吗?!!是你毁了我的家吗?!!!”

  老人脸色阴沉不定,他转过头对站在旁边的灵幻说:“让他冷静些,我们再继续谈话。”

  灵幻看着怒目切齿,已经失去理智的杰诺斯:“杰诺斯,你冷静一些,先把他放开。”

  杰诺斯没有理会灵幻,他打开自己的人体扫描仪,对面前的老人进行全身扫描。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和库赛诺博士一样的DNA,但是博士已经死了!你究竟是谁?!!是谁?!!!”杰诺斯接收到扫描反馈的结果,喃喃自语道。

  “什么库赛诺?我不知道。”老头冷哼。

  “冷静一些杰诺斯,我们听他怎么说。”埼玉仔细地看着这个老人的长相,纵使他很难记清人的样貌,但是他对库赛诺博士的记忆很深,面前这个略胖的地中海老头的确和修理杰诺斯的消瘦的蘑菇头老爷爷长得很像,一时间埼玉竟然也有些慌张。

  “那么,说回我们之前说的话题吧!根据之前我说的那三点,符合所有条件并且想抓我的人,只有可能是金属骑士,你承认吗?”看到方寸大乱的杰诺斯和埼玉两个人,灵幻率先提问道。

  “我的确是金属骑士——波佛伊,找你来也只是想问你关于恶灵的事,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跟我也没关系。”金属骑士无视杰诺斯和埼玉,只向知道他最关心问题的答案的灵幻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恶灵的事?是……”灵幻还没说完,就被杰诺斯的怒吼打断,“先不要说这个!你为什么长得和库赛诺博士一模一样?!!!”

  “能不能不要在我耳朵边上吼这么大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不像你们。”

  金属骑士挖挖耳朵,淡定地对杰诺斯说,“我只是最近跟英雄协会关系不太好,不想去协会见你们,所以才派我制造的机械人去请你过来。至于你说的库赛诺博士,我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你所说的长得像是指什么。”

  杰诺斯怔怔地愣在当地。

  埼玉接过话头:“库斯诺博士是修理杰诺斯的老爷爷,他和你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你比他胖,头发比他少,你有双胞胎兄弟吗?”

  “没有,我独生子,你们问完了吗?”金属骑士面无表情地看着埼玉和杰诺斯,“问完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他们两个。”说完他转头接着看向灵幻。

  “这个世界不可能还有恶灵在,但是我这段时间却监测到那个恶灵一直跟着你们,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金属骑士为英雄协会打造了整套的防御系统,虽然肉眼看不见小酒窝,但是却能通过能量监测仪注意到小酒窝在英雄协会总部的任何行踪。

  金属骑士接着说:“虽然我看不见恶灵,但是我一直致力于研制和应用能够侦测到恶灵的机器,并且一直延续至今,但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见过恶灵出现的事了。”

    灵幻听着金属骑士的解释,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指这个世界以前有恶灵,然后又消失了,只是你之前见过或者说知道有恶灵的存在。而你虽然看不见,但是研制出了能够观测恶灵的机器,所以才发现我们身边一直跟着的小酒窝。

  这些我都能接受,关键问题是,我问过很多英雄,也调查过很多资料,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恶灵这种能量体存在,怎么就你知道呢?!你这么震惊又是为什么?”

  金属骑士半张着嘴,他眼睛转了转没有回答灵幻。半晌,他才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灵幻扫过其他人,杰诺斯仍然处于不可置信和震惊之中,埼玉皱着眉不了解现在的情况,茂夫乖巧地跟在灵幻身边,什么都没有注意。

  灵幻:“好吧,看来英雄协会总部也没那么傻白甜,还是防着你了,想必我们当时开会的那个会议室并不处于你监控的范围内吧?你知道我和茂夫是谁吗?”

     金属骑士:“你旁边的少年是之前造成巨大破坏的超能力暴走事件的主人公,现在被吸收进了英雄协会总部,是主要的监视目标,而你和他一起,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咨询师,我调查了你们两个人,但没有查到任何信息。”

  灵幻:“你果然不知道……我和茂夫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我们的世界里没有怪人只有恶灵。”

  “另一个世界?!不,不对!!不是另一个世界!!!”金属骑士思索片刻,脱口而出,但紧接着他立马闭上了嘴。

  随后他若有所思,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灵幻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不再回答。

  试了好几次,金属骑士都不再搭理人,灵幻也没了办法,便问杰诺斯和埼玉该怎么办。

  闻言,杰诺斯站起身,抬起机械臂“咣”的一下打在了金属骑士的后颈。

  纵使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但金属骑士的确只是一个普通老人,被杰诺斯打了一下后,立刻昏厥了过去。

  “他和库赛诺博士长这么像,肯定不是巧合,我认为我们应该带着他去博士的基地看一看,也许那里有我曾经遗落的线索。”经过漫长地挣扎,杰诺斯恢复了理智,他眼神坚定,有着一探事实究竟的决心。

   

行走的咸鱼
同级生设定!!!貌似是因为和欺...

同级生设定!!!貌似是因为和欺负mob的小混混打架而被训了?

同级生设定!!!貌似是因为和欺负mob的小混混打架而被训了?

檾(白麻)

[靈能百分百 同人/茂靈/夢]

*就算沒人看我還是把第二集生出來了,我超棒(X

*靈幻+芹澤視角

*希望能看的愉快,如果能隨手按個喜歡就更好了(合掌


以下正文。


***

第二夢、


靈幻最近總感到有些不對勁。

事務所剛整裝好,許多事情都要重新開始,雖然自那場戰役來有多一個人手,不過這陣子依舊忙到不行。又加上上次在記者會那一齣,使他原先跌到谷底的生意又好轉起來。

於是在這樣忙碌的日常下,他難以察覺是哪裡出了問題。


「吶芹澤,」

靈幻一面替眼前的客人按摩...咳,除靈,一面轉頭向一旁戰戰兢兢拿著筆記本認真抄寫的新人搭話。具當事人說法,作筆記是為了能更快速適應新職場的方式,儘管靈幻並不知道在他手下...

*就算沒人看我還是把第二集生出來了,我超棒(X

*靈幻+芹澤視角

*希望能看的愉快,如果能隨手按個喜歡就更好了(合掌


以下正文。


***

第二夢、


靈幻最近總感到有些不對勁。

事務所剛整裝好,許多事情都要重新開始,雖然自那場戰役來有多一個人手,不過這陣子依舊忙到不行。又加上上次在記者會那一齣,使他原先跌到谷底的生意又好轉起來。

於是在這樣忙碌的日常下,他難以察覺是哪裡出了問題。


「吶芹澤,」

靈幻一面替眼前的客人按摩...咳,除靈,一面轉頭向一旁戰戰兢兢拿著筆記本認真抄寫的新人搭話。具當事人說法,作筆記是為了能更快速適應新職場的方式,儘管靈幻並不知道在他手下工作有甚麼事情是需要特別紀錄的。

「是、是的,Boss!有何吩咐?」

突然叫到自己的名字,原先專注地芹澤不免嚇了一小跳,導致手中寫到一半的字也歪出了框架。

靈幻見狀嘆了口氣,這膽小的習性就不能改一改嗎?讓人看著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最近是不是有哪裡怪怪的...我是說,是不是少了甚麼?」

這種感覺不是第一次,好像在不久的之前才有類似的情形,但是靈幻卻說不上來到底是有甚麼不同。

或許是過於忙碌的生活,也或許是環境的改變讓他被蒙蔽了雙眼。

他看著自己沒有一刻空閒的雙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該休息會了。

一旁的芹澤聞言,皺起眉想了想靈幻的言語,過沒幾秒就恍然大悟的說道:「是那個吧,路人師兄已經好幾天沒來了。」


「...咦?」


***

芹澤現在慌的一批,誰能告訴他老闆突然爆走該怎麼辦?

「Bo、Boss...你別那麼生氣...」

「我沒有生氣。」

夕陽落下的街道上,靈幻渾身散發低氣壓快速地走著,而芹澤在旁則一臉慌張想勸阻,即使腳步已經快跟不上前者的速度。

丟下客人不管、二話不說拿起外套就往外衝還說不生氣...。芹澤滿臉無奈地跟在明顯滿腹怒火的靈幻旁,怨嘆起這年頭連老闆的心事在工作範圍內。


在芹則尚未進入靈幻的事務所前,他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這個男人的身影。

首先是那個遭人設計的節目,被血淋淋撕下偽裝、赤裸裸地站在眾人面前困窘的他;再來是被媒體惡意跟蹤與報導,試圖讓其更加不堪的他;最後則是在無數的記者與閃光燈前,一下口若懸河,一下沉默不語,最後瀟灑離去的他。

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靈幻?這個男人是否真的有超能力?使他有這麼多面貌的理由又是甚麼?芹澤如此思考著,但答案總是不了了之。


直到他遇到了那個少年。那個說願意當他朋友的少年。

「我也有過迷惘的時候,」少年說。「不過,幸好我有遇到師傅。」

芹澤那時只單純的認為,那位「師傅」之於少年,就像鈴木社長之於他一樣,不可或缺,是個單純而單方面的信仰。

在那場戰役中,芹澤目睹了少年在靈幻被攻擊前後態度極大的轉變,原先只是抱著「不想讓人受傷」而出手相救的他,那時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對少年產生多大的救贖。

「謝謝你...」

這是影山茂夫在他進事務所的第一天,對他說的第一句完整的話。

芹澤手足無措的不知如何應對眼前彎下腰遲遲不願直起身子的少年,才發覺自己在無意間似乎拯救了世界。

當時的他只知道,那個男人對於少年是多麼的不可或缺。而在靈幻的事務所這些日子下來。芹澤則觀察到,少年對於男人似乎不那麼獨一無二,甚至是可有可無的存在。男人對少年的態度,說話的口吻,是那樣的輕浮、呼攏,對比少年的尊敬與認真,實在是有些差距。也因此,他從未將少年口中的「師傅」與電視上的那個人做連結,也就從未去細思少年與男人之間更錯綜複雜的關係。

於是芹澤天真的認為,影山茂夫依賴靈幻新隆的程度,要遠大於靈幻新隆對於影山茂夫的需求與情感。


然後時間回到現在。

平時的精明幹練與狡詰蕩然無存,失去冷靜的男人很少見,不,是幾乎沒有出現過。芹澤在擔心之餘,更多的情緒是訝異。

他訝異於男人的失序,他訝異於男人的在乎,這讓芹澤意識到,那兩人的關係似乎不是他所想的那樣膚淺而已。

就在芹澤吃驚的同時,靈幻突然放慢了腳步,最後停下。

被突然暫停動作的靈幻給嚇了跳,芹澤一時反應不及,無法煞車的撞上男人的背。

他吃癟的摸了摸受到撞擊的肩膀,不解自家老闆的行為,雖然他好像從來沒弄懂過。

「怎、怎麼了Bo...」

「......回去吧。」

當芹澤正要詢問時,男人先行開口,將問句硬生生塞回他的口中。

......好吧,芹澤已經懶得去理解自家Boss細膩的心情起伏了,畢竟靈幻心海底針。他只能默默祈禱他們兩個不要產生甚麼嫌隙,儘管他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回去給路人師兄打通電話吧。芹澤偷偷盤算著。

WDDDPF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1...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17嘿嘿!今天代了mob和师匠!

@速写班长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17嘿嘿!今天代了mob和师匠!

@速写班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