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超

34.7万浏览    13063参与
北洋小姐.

【洋灵】《我要你》(十二)

OOC  包养文


霸道总裁洋 × 纯情学生超


完结章


————————————————————


    无论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正在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黄昏。


    他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走过它们,走向灵超。他怀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迫不及待地走到灵超的身边。


    他来,挑了灵超身边的位置坐,周围的空气因为多 出来的身体而变得温暖,随着呼吸进了身体,游过肺,经过...

OOC  包养文


霸道总裁洋 × 纯情学生超


完结章


————————————————————


    无论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正在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黄昏。


    他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走过它们,走向灵超。他怀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迫不及待地走到灵超的身边。


    他来,挑了灵超身边的位置坐,周围的空气因为多 出来的身体而变得温暖,随着呼吸进了身体,游过肺,经过心,到了脑,一遍遍地环游后,融进细胞。


    说话、举手、眨眼、微笑、嬉闹……血液的温度都比平时高了点儿,高了那一点儿,这一种情感的航船入了河道,涨起的水位线, 一寸寸的,都是根深蒂固的蔓延。


    两年以来,木子洋融化了灵超心中的坚冰,温润的土地最终长出了嫩芽,开出了花朵,结成了爱情。


    2019年1月9日,灵超成年了。


    木子洋向灵超求婚了。


    木子洋包下了一艘游轮,请了老岳、灵清和其他的朋友同学。借着办生日派对的理由,把整个游轮装扮成一半精灵蓝一半噗通粉。这是灵超和木子洋两个人喜欢的颜色。


    灵超被一帮同学们起哄喝了一点小酒,头晕晕的,趴在室外的栏杆上醒酒。吹着悠悠的海风,小脸微醺得红扑扑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澄澈透明。


    听着室内欢呼雀跃的声音,灵超的心里却格外平静。他正在回忆这两年,有木子洋陪伴的这两年。


    其实初中的时候,他因为长得很漂亮,不喜欢和女生接触,所以格外受男生的喜欢,所有的男孩都像骑士一样保护着小王子。


    灵超要是和哪个男生亲近一些,其他的男生都会很羡慕,也会打趣他们两个。从那时候开始,灵超便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可能是男生。


    高二那年,因为母亲急需要手术费,他第一次踏进陌生的父亲的公司。慌慌张张地撞上一个看起来身份并不简单的男子。这一撞,就注定他们两个的命运。


    他抬起头看到那男子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脸,漠视一切的样子,那是灵超第一次心悸。但是很快被自卑给吞没,这样优秀的男子是他一辈子不可触及的。


    可是灵超怎么也没想到,即便是他再喜欢那个男子,也不能接受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卖给了这个男子当玩物,并在在众人面前玩弄他,羞辱他。


    自尊和喜欢一直在灵超的心里做斗争,后来灵超选择了自尊。他伪装好自己,保护好自己脆弱的心灵,不允许任何人闯入他的秘密花园。


    但即便木子洋再怎么用各种方式玩弄他,羞辱他,灵超都会乖乖地顺从。因为木子洋告诉他喜欢乖小孩,他喜欢木子洋,这就够了。


    直到木子洋告诉灵超,他喜欢他,他对他动了情。


    那一天,其实灵超心喜极了。他一直仰慕的男子为他了动心。但灵超却怕了,怕木子洋只是一时兴起,只是玩玩而已。他像一只小刺猬,只要外界有一点点刺激,就用全身的刺保护自己。


    灵超没有回应木子洋对他热衷的告白,也没有向木子洋表露自己的一点点心意,还用母亲当了借口回绝了他。他其实也很怕,木子洋会因为自己拒绝了他而轻易放弃,甚至抛弃他。


    还好木子洋没有。木子洋把灵超的话当了真,真的去看望灵超的母亲,并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木子洋。当灵超看到木子洋坐在母亲床边那一刻,他便迫不及待地褪去了全身的铠甲,冲向木子洋。


    其实灵超从来没有放弃过喜欢木子洋,他只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可以向木子洋袒露自己的心意。

现在,就可以了。


    他们两个人很少争吵,木子洋一直温柔如初,百般宠爱。灵超总喜欢傻乎乎地盯着他,心里想这怎么和自己看到的霸道总裁不一样。


    快两年了,木子洋很多次都变相地向他求婚,他都半开玩笑地躲了过去,称等自己成年再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是爱木子洋的,却不想要这么早把自己交出去。在他看来,一辈子似乎是很长很长的事……


    灵超事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所有的灯都灭了,他想要喊木子洋。这时一道光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睛。


    随即唯有这条通道的灯都亮了。木子洋站在通道的那一端,身着黑色的西服,身上还背着一把吉他。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你为我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情郎

      我在他乡 望着月亮……”


    木子洋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唱着歌,一边缓慢而又郑重地走向灵超。


    灵超从来都不知道木子洋会弹吉他。其实木子洋也很久没有弹吉他了,这是他大学里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弹给心爱的人听,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他走到灵超身边,取下吉他放在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丝绒盒子。


    灵超已经猜到了。木子洋凝视着灵超,眼睛里浓浓的爱意渲染了整片天空。他单膝跪在地上,打开了丝绒的小盒子。


   戒指上刻了YL for love。


  “超儿,嫁给我吧。”


  “我想,在春季里采摘一朵最浪漫的花儿给你,在夏季漫天璀璨的星空下许愿,在秋季漫步在金黄色的树林里,在冬季与你行走在雪地上。一年四季,我只想要你的陪伴,一路走到白头,你愿意吗?”


    灵超已经止不住了,不争气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往下掉。灵超不停地点着头,把收伸向木子洋:“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爱你,李振洋。”


    木子洋为灵超戴上戒指,站起来,迫不及待地吻向灵超,毫不客气地掠夺他的美好,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旁边的朋友同学都在为他们而欢呼。灵清走向他们俩,递上了一束白玫瑰,微笑着看着他们俩,晶莹的眼泪却一直在眼眶打转。


    木子洋接过白玫瑰,捧着它,把白玫瑰放在灵超的手上。 这是灵超最喜欢的白玫瑰。


    只要灵超想要的,木子洋都会给。


    而木子洋,只想要灵超。


    ……


————————————————————


END.


感谢大家的支持 《我要你》终于完结了


我也很舍不得 以后会有番外的


半夏呐

[洋灵]画师

01

简陋的小木屋里,光线昏暗,只有几缕微弱的阳光从窗口射进屋内。小木屋里倒处是随意摆放的画,有些画上面被各色混合颜料画了个大大的叉,画板旁的垃圾篓里满是废弃的 被揉皱的纸团——看样子,这些画的主人对他们很不满意。

木子洋,一个籍籍无名的画师。并不是他的画技不好,也许是因为画室太偏僻,又或是种种原因,他这个画师并没有多少名气。他与许多画师一样,都盼望着某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家喻户晓,自己的画能够走进大众的视野。

他这样想着,想着……越来越心浮气躁,画出的画不再那么单纯美好——是空有外表,毫无灵魂的画。

02

“咚咚咚——”

木子洋稍稍愣了一下,扔纸团的手悬在半空。

“请进。”

“...

01

简陋的小木屋里,光线昏暗,只有几缕微弱的阳光从窗口射进屋内。小木屋里倒处是随意摆放的画,有些画上面被各色混合颜料画了个大大的叉,画板旁的垃圾篓里满是废弃的 被揉皱的纸团——看样子,这些画的主人对他们很不满意。

木子洋,一个籍籍无名的画师。并不是他的画技不好,也许是因为画室太偏僻,又或是种种原因,他这个画师并没有多少名气。他与许多画师一样,都盼望着某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家喻户晓,自己的画能够走进大众的视野。

他这样想着,想着……越来越心浮气躁,画出的画不再那么单纯美好——是空有外表,毫无灵魂的画。

02

“咚咚咚——”

木子洋稍稍愣了一下,扔纸团的手悬在半空。

“请进。”

“你好,这里可以画画像吗?”

一个穿着深蓝色高领毛衣的少年走进画室。

“当然可以,请坐。”

“可以把帽子摘下来吗?还是就这样画呢?”

“哦……好了。”少年看上去很腼腆。

“不用紧张。”看着少年慌乱取下帽子的模样,木子洋轻笑。

木子洋望向少年,注视他那双干净纯粹的眼睛。

他觉得少年一定是天使。

深棕色的眼睛在阳光的映照下像完美无瑕的宝石,小巧的鼻子,微微上扬的嘴角。充满少年气的稚嫩脸庞——木子洋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看的人了。

03

“画还需要修改,你明天来拿还是?”

“我明天来拿就好。”

“也行。”

少年道了谢,走出了小屋。

04

第二天,少年准时过来取了画像。

“谢谢。”

“没事儿,以后需要画可以再找我哈”

少年笑了笑,准备离开。

“那什么……”

少年有些疑惑地回头

“……就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又笑了,笑得甜甜的说:“我叫灵超”

05

[怎么办他会不会把我当怪蜀黍?]

[我是不是问的太唐突了?]

[OMG太羞耻了!]

木子洋在床上打着滚,像极了刚谈恋爱的小女生,平时在他人面前绅士温和的形象不复存在。

06

木子洋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想去找到这个少年,事实上,他也打着“旅游”的名义这样做了。

很奇怪,他寻遍了各个城市,甚至去了山村,森林,全然没有关于少年的讯息,好像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

作为画师,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他把自己在“旅途中”的所见所闻用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画还是纯粹的,他好像又找回了原来热爱绘画,享受绘画的自己。

他没有找到少年,却因为机缘巧合,他所画的画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他也渐渐有了些名气。

终于,他实现了自己的曾经的梦想,成为了有名的画家。

07

木子洋——一个大名鼎鼎的画家。他与其他画家不同,他只想找到那个少年。

灵超——这个如天使般的少年。他好像真的是天使,只是短暂的降临人间,来到了木子洋的身边。

偶练表情包大户

特别更新:
整理一些年度好用表情包,这个tag怎么能没有我!!!

特别更新:
整理一些年度好用表情包,这个tag怎么能没有我!!!

美女不起名

木子洋吃醋



灵超回到家后随便洗了个澡

开始看木子洋发声明没

木子洋发了一张声明

坤音也发了一张

这下木子洋清白了

灵超也满足了

闭眼一躺

睡着了


我好像一直在放弃你 又好像一直在等你.


下午6:00

“你好,欢迎收听白玫瑰电台,我是主持人灵超”

“嗨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小七,今天我们......”

木子洋拿着破旧的收音机继续听着

眉头一皱

每次小七的声音出现

木子洋就会皱眉

可能是烦躁

为什么你要和他坐一起?

为什么你一定要在这个台?

为什么这个女的要干广播?

为什么她要和灵超那么近!?

木子洋又是气愤又是嫉妒

他生气的关掉播音机

生了一会气后摸了摸肚子

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他换了双鞋,穿了件大衣,戴上口罩帽子走出家门,往快餐店走去...



灵超回到家后随便洗了个澡

开始看木子洋发声明没

木子洋发了一张声明

坤音也发了一张

这下木子洋清白了

灵超也满足了

闭眼一躺

睡着了


我好像一直在放弃你 又好像一直在等你.


下午6:00

“你好,欢迎收听白玫瑰电台,我是主持人灵超”

“嗨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小七,今天我们......”

木子洋拿着破旧的收音机继续听着

眉头一皱

每次小七的声音出现

木子洋就会皱眉

可能是烦躁

为什么你要和他坐一起?

为什么你一定要在这个台?

为什么这个女的要干广播?

为什么她要和灵超那么近!?

木子洋又是气愤又是嫉妒

他生气的关掉播音机

生了一会气后摸了摸肚子

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他换了双鞋,穿了件大衣,戴上口罩帽子走出家门,往快餐店走去,本来是完全可以叫外卖的,可木子洋一时生气也忘了

走进快餐店

他拿出一一个托盘,精挑细选的选择自己爱吃的菜

糖醋排骨、青菜汤、番茄炒蛋、酸辣土豆丝、麻婆豆腐

这些菜木子洋可能自己都吃不下

管他的

吃不下给铁牛玉芬打包


芋圆抹茶奶盖_
【方形手幅×1 练...

【方形手幅×1  练习稿可出】

【小灵想要圣诞礼物】
【不给礼物“糖”就捣乱】

我宝贝真的好可爱又帅,入股不亏

约稿私信

@

【方形手幅×1  练习稿可出】

【小灵想要圣诞礼物】
【不给礼物“糖”就捣乱】

我宝贝真的好可爱又帅,入股不亏

约稿私信

@

淼十三

【洋灵】他们

高中时期那点小事儿


以“我”的视角来叙述


ooc勿上升蒸煮※


我是高二时转来的,可转来没多久我就喜欢上了我的前桌也就是我班的体委。他很高,长得一张高级脸,在一群高中男生中很突出。可爱慕他的不只有我一个,全校女生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谁亲近过,别人都称他为“高岭之花…本花”


可在李英超回来之后,好像他那些高冷都是装的,不他应该是只对李英超温柔。


李英超高一时去的体校,去了半年就回来了,原因是:太累了,脚崴了。这是我听说的,可他们还说当时李英超和李振洋闹掰,然后去的体校,这次回来是因为李振洋?!当时还很疑问,还以为他俩是兄弟,毕竟都有着神仙颜值,结果我大...

高中时期那点小事儿


以“我”的视角来叙述


ooc勿上升蒸煮※


我是高二时转来的,可转来没多久我就喜欢上了我的前桌也就是我班的体委。他很高,长得一张高级脸,在一群高中男生中很突出。可爱慕他的不只有我一个,全校女生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谁亲近过,别人都称他为“高岭之花…本花”


可在李英超回来之后,好像他那些高冷都是装的,不他应该是只对李英超温柔。


李英超高一时去的体校,去了半年就回来了,原因是:太累了,脚崴了。这是我听说的,可他们还说当时李英超和李振洋闹掰,然后去的体校,这次回来是因为李振洋?!当时还很疑问,还以为他俩是兄弟,毕竟都有着神仙颜值,结果我大错特错


去tm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呵


当时是早自习,这段时间李振洋都是用来补觉的,他这人有很大的起床气,班级里的人该吵的还吵,就是不敢叫醒他。当李英超进来的时候全班霎时间安静下了,一开始我正在让后桌小声一点说话,怕吵醒李振洋,转过头来时我还以为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竟然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能和李振洋媲美的人!见他渐渐的向我走来,哦不!是向李振洋走去!他不仅走了过来还把李振洋叫醒了!李振洋醒了之后不仅没有生气,还一脸温柔的看着他!???这点信息量让我有点吃不消,后来听说他们两个原来是情侣,李英超这次回来也是为了他。


这让我死了一半的心,毕竟我还不能确定他俩是不是真的。


木子洋好像变了,他变得有了同桌,变得温柔,变得细心,变得能宠一个人宠到毫无底线,变得没有了起床气,可那只是李英超专属特权。


李英超的回来让全校几乎所有女生对李振洋的爱慕全部消灭,而一大波腐女团队又崛起了。


可这还不能让我死心,毕竟喜欢李振洋是要有毅力的!


但在见到他们在学校楼后的举动后,我彻底死心了。


当时是体育课,解散时我看见他俩向楼后走去,一开始单纯的我只是以为他们要去楼后乘凉,结果不去还好,一去就颠覆了我的三观:李振洋把李英超抱/起,李英超两条长腿环/着李振洋精细的腰,两个嘴还激/烈的啃//吻着。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引力,让我一直看到他俩/吻/完,我离他们的距离并不远,正是拐弯处,吻/完之后听见超说的一句话更是让我对李振洋的爱慕之心坠入了深渊:“洋哥,你看我脚还没好的份上今/晚轻//点行吗?”


在那节体育课后,我不仅对李振洋死心了,还正式的加入了洋灵粉丝后援会……


 


小彩蛋:


李英超视角:


班级里最奇葩的是什么,是你和你的同桌五指相扣,看着你前桌那对狗男女在那里打闹,过了一会儿你把头靠在你同桌的肩上,听着老师说着早恋的严重性……


——————————————

得有俩月没更新了,最近有好多思路,就是没时间写。不过!马上放假了!我就有挺多时间来写文了,但是作为懒癌晚期患者,我自己都不知道弃了多少坑了,在这里跟洋灵粉们说声dbq!是我毅力不坚定!

除了这些就是我前两篇car文你们可以跟我私信的,但标注要哪篇昂,我都会回的!


最后祝大家用餐愉快!


·cubesuger·
台历封面|自己还挺喜欢的 根据...

台历封面|自己还挺喜欢的 根据弟弟的喜好画了小画家.

台历封面|自己还挺喜欢的 根据弟弟的喜好画了小画家.

OP鯉魚_痕x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溺水的鱼

近来

在这个说话不用负责任的时代

流言蜚语总会充斥在耳边

光芒万丈的人总是会被指指点点

千万只手想将你拉入深渊

我相信你足够勇敢去面对突如其来的恶意

但还是想要告诉你

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所以  请一直大胆无畏地往前走吧

在这个说话不用负责任的时代

流言蜚语总会充斥在耳边

光芒万丈的人总是会被指指点点

千万只手想将你拉入深渊

我相信你足够勇敢去面对突如其来的恶意

但还是想要告诉你

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所以  请一直大胆无畏地往前走吧

YXT

恋爱小日常51~55

51.你凑过去想亲毕雯珺一口的

     毕雯珺转过头很冷漠的问你:“你想干嘛?亲亲吗?”

     你立刻被他吓退:“欸,不是呀。”

      毕雯珺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那你是不想亲亲了。”

     你立马:“当然是想了!”

      然后毕雯珺就突然亲了过来。


52.五点钟你迷迷糊糊感觉到朱星杰在亲你,然后你推开他,他以为你不喜欢他亲你,翻了个身,还“哼”了一声,你知道他在耍小脾气,又迷迷糊糊去抱着他睡觉了。


53...

51.你凑过去想亲毕雯珺一口的

     毕雯珺转过头很冷漠的问你:“你想干嘛?亲亲吗?”

     你立刻被他吓退:“欸,不是呀。”

      毕雯珺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那你是不想亲亲了。”

     你立马:“当然是想了!”

      然后毕雯珺就突然亲了过来。


52.五点钟你迷迷糊糊感觉到朱星杰在亲你,然后你推开他,他以为你不喜欢他亲你,翻了个身,还“哼”了一声,你知道他在耍小脾气,又迷迷糊糊去抱着他睡觉了。


53.昨天去拔牙回来牙疼的不行,到了晚饭时间陈立农点完餐 买来两盒冰淇淋,让你先吃冰淇淋,陈立农举着勺给我把饭吹凉了喂我吃完然后看我吃着费劲,陈立农问我:那我嚼碎了喂你行不行。


54.灵超喜欢帮你吹头发,也喜欢笑你头发少。这次你终于生气了,不给他吹头发了。灵超抱着你哄:“你看我头发那么多,我们以后的宝宝一定不会像你的。”你更生气了。


55.木子洋确实有点高,你踮着脚都亲不到他。你今天又试了一下,他直接弯下腰来亲你。还对你说:“以后这种事情要和我说呀!”


Chu-Pika

Black【蚍蜉渡海】(42)

  Evan挪开你抚脸的手捂住了你的眼,动作看起来像为唐皇做遮掩。毕雯珺闲闲在一旁冷眼充当旁观者,似乎对这一切并不惊奇,或者说早有预料。灵超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因你语气里的颤抖了解你似乎有故事未说。


  Evan很快冷静下来,随口扯了个站不住脚的理由,尽力加注坚定的眼神并不能打消你的疑虑。“我新买的隐形眼镜挺好看的吧?”你刚想吐槽把你当三岁小孩吗?Evan便趁你不注意之时与不远处的李叔交换了眼色,李叔心领神会从衣袋中掏出手机走递给Evan。“先生,那边有事找您。”


  “什么事?现在?好,我马上到。”他神色霎时间转为冷峻,手指捏着手机指关节泛白。“不...

  Evan挪开你抚脸的手捂住了你的眼,动作看起来像为唐皇做遮掩。毕雯珺闲闲在一旁冷眼充当旁观者,似乎对这一切并不惊奇,或者说早有预料。灵超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因你语气里的颤抖了解你似乎有故事未说。


  Evan很快冷静下来,随口扯了个站不住脚的理由,尽力加注坚定的眼神并不能打消你的疑虑。“我新买的隐形眼镜挺好看的吧?”你刚想吐槽把你当三岁小孩吗?Evan便趁你不注意之时与不远处的李叔交换了眼色,李叔心领神会从衣袋中掏出手机走递给Evan。“先生,那边有事找您。”


  “什么事?现在?好,我马上到。”他神色霎时间转为冷峻,手指捏着手机指关节泛白。“不好意思,店里有点事得回去处理,抱歉不能继续和你们共度接下来的时间了。”


  挂电话后Evan冲你们抱有歉意的微微点头,脚却着急的打算离开。实在一模一样,换了瞳色之后跟小鲛人一模一样。但是感觉上又是不对的,就算外表完全一样,你还是能察觉出细微的差别。就像世界上双胞胎那么多,细心的父母却总能第一眼分辨出差别。明明他跟你们一起堆沙堡时候眼睛还是墨色的,怎么可能被撞了下才显色?又不是混色摇摇乐。


  “林彦俊!”你喊出那个一直放在心里被柔软裹住的名字。那是一场绮丽的冒险遗留下的烙印,而你承认爱丽丝的确想留在那场华丽的冒险中摒弃短暂枯燥甚至是被安排好的一生。


  云层受到召集逐渐聚拢过来,一团叠加在一团上面,快要把天压塌下来,仿佛迫不及待要在这里流一场劝不动的泪。原本还算平静的海面也翻起浪潮来,一波接着一波。原本离海浪有些距离此刻却被海水冲刷到你光着的脚丫,风吹得人心发凉。Evan步子顿住,你小跑追上去掏出那枚鳞片来举到他面前:“我就问一个问题,花费半分钟的时间可以吗?”你实在是等不及了,抖着声音问出这句话,脑子像塞了一团缠作一堆的渔网。


  “你有没有在过去或者是梦里曾经见过它或者……见过我?”


  “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断了你燃起一丝希望火苗的心。“我问完了,你去忙吧。再见……”低下头默默将鳞片收了回去,原来是你认错了。那个把鲛珠给你,还剜了自己鳞片的人不是他。其实……你就是想跟他说一声谢谢,想回报他的好。只是这段时间再也梦不到,心里有些恐慌,便错把现实和梦境混淆了。


  在你低头之时,Evan眼底划过不忍,抬起手想要安慰的摸摸你的头,几秒后还是落在了你的肩膀,目光移向别处。“我走了,再见。”


  若不是毕雯珺过来拉你,你不知道要愣神到什么时候。他牵住你被风吹的冰凉的小手,温声劝你:“走吧。”


   豆大的雨滴砸到皮肤上有些发疼,像有人往你身上砸了一捧黄豆。所幸毕雯珺一直牵着你,灵超也是静静陪在你的身后牵着大狼。大家都如同协商好那般的沉默,直至落座到温暖的咖啡店中。


  手中被塞了一杯温牛奶的时候才稍微从挣扎在现实和梦境的边缘里抽身出来。你是不是太过于执着这两条边界线,导致自身逐渐迷失了方向,忘记了原本的初衷?你究竟是想要完全摆脱梦境的困扰,还是继续在虚拟的理想国中逃避现实呢?甚至,连现实都想要扯为梦境的一角了。


  “眼前所见的现实未必是现实,梦里所经历的也未必是假的。”毕雯珺像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看穿你所有的心思抛出了这么一句话。“只要你真听真看真感受,在哪里活着不一样呢?”一句话并不能让你醍醐灌顶,却也是明晰了几分。你抬头看看毕雯珺,又看看灵超,害怕这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缓缓伸出手,面对灵超担忧的神情,你顺了顺他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手垂到桌子底下,大狼用湿漉漉的鼻子拱着你的掌心,不是很好的触感。这回干脆大着胆子伸出手往毕雯珺的脸上摸去,真实的触碰到皮肤那一刻……你手缩成拳,拇指和食指一捏,掐住了毕雯珺的颊肉。伴着一声仿佛从地狱里传来咬牙切齿的低沉吼声:“找死吗?你没洗手就碰我脸。”这股寒意瞬间窜到你的脖颈,闪电般乖巧的收回手,耳边传来吐信声。“醒了吗?”毕雯珺用纸巾擦拭你刚才碰过的地方力度大的几近脱皮,眼神充满着怒气。


  “醒了醒了!我这就去洗手!行行好把这尊大神请回去好吗?”你苦笑着指指自己的脖子,绝对不是因为你害怕!只是怕公共场合突然出现一条这么奇怪的蛇是会引起大骚乱的!看你的确不再纠结那事,毕雯珺才摊开掌心等Hydra爬到手掌后瞬间变成了一枚蛇戒戴在他的手指上。


  你跑到卫生间拍拍心脏长舒一口气,再这么玩下去你早晚有天会窒息而死吧!该不会这家伙以后还用蛇戒求婚吧?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场景,毕雯珺单膝跪地向心爱的女孩子展示被装在盒子里的蛇戒,画面一转女孩子答应后毕雯珺就吹着笛子,Hydra随着笛声绕着女孩的手臂翩翩起舞。咦,为什么有股印度风味?挑起一边眉毛,赶紧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噼啪的雨停之后,地面的热气逐渐将冰凉吞噬,担心你会着凉毕雯珺默不作声回到车上拿了条备用的外套给你披上。夜神又蒙上神秘的面纱在星河中起舞,开始热闹起来的音乐喷泉边,你们挑了个比较靠前的石阶位置坐。人群熙熙攘攘,灵超下意识的抓紧了你的衣袖,这个小动作落入你眼里,太阳都在心脏融化成香甜巧克力。你拍拍他有些冰凉的手转而勾住了他的手臂,在陌生的味道陌生的声音陌生的环境中给予他最熟悉的安全感。


  “准备准备,还有一分钟开始!”你盯着屏幕上倒计时的时间兴奋不已,毕雯珺被旁边的人挤得离你近了一些,手却在背后护着你隔开和陌生人的距离。唇角的小括号浮现,低头看你无奈在嘈杂的环境中小声道:“在这么拥挤的地方看这种不算特别的东西有这么值得开心吗?”他习惯了扎在古董堆的尘土气里,大老远出来在攒动的人头中一起找寻柏拉图的浪漫真是难为他了。


  因为离得近你还是听见了他的嘀咕,轻哼一声:“你这个不懂浪漫的人就好好学习吧!”


  嘭一声!音乐响起的同时绚丽的灯光将喷向天空约有十米高的透明喷泉映得多姿起来,宛若飞天的舞女,从敦煌的壁画上随着乐声缓缓飘落下来。如果这世界上还能有与烟火媲美的事物,大概就是音乐喷泉了吧。


  轻若无雾的水雾如舞女的薄如蝉翼的面纱被晚风掀起吹到你们身边,落在头发丝、眼睫毛、还有情人因热吻而发红的脸颊。


  你有些得意的笑着拍拍毕雯珺:“怎么样?这个氛围还不错吧?很多时候啊,人要活得有烟火气一些更为自在~”他似乎也为这一景象所震撼,除却喷泉本身,令人更加投身其中的正是现在欢呼的人群。有的交头接耳,有的举起手机来拍照。孩子们坐在爸爸或者哥哥的肩头,眺望着变幻多样的喷泉,高兴地拍红了手掌。情人们在这一刻许下山盟海誓,少年们非要调皮地坐在最前面的位置,又嬉笑着寻找躲开水雾的方法。


  他活了这么久,躲过了人世沧桑,生老病死,也失去了生命体会苦辣酸甜的精彩。人们吟诗,留住半盏风月;人们作画,却不留自身在画中。


  “这个感觉是不是很好?”转头问似乎在认真感受的灵超,直到你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点点头。“风里有快乐的味道,我很喜欢。如果……能看见喷泉的模样就好了。”对任何事物反应都像白开水一样平淡的他居然露出了渴望的神情。


  “这个简单。”你握住他的手,发现略微骨感的手掌居然比你的宽厚许多,无法完全握住来。你捏住他的食指,剩余的手指包裹住他的剩余手指握成拳头。“现在跟着动作想象水喷射出的弧度……”你和他的手指重叠在一起。举起来在半空中顺着喷泉的形状缓慢描绘。


  “世界上的事物都基本形成了自己的固定模式,太过直白存在脑海里的画面有时候不如天马行空更具有吸引力。”你这么说着,终于见到了他嘴边从心底溢出的笑。“我看到了。”他这么说着,你却忽然鼻酸。


  回程的路上灵超已经靠着车座睡着了。其实你玩了一天已经精力不足,一直不受控制打着哈欠,困倦的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即便这样你还是强撑着精神陪着开车的毕雯珺,他注意到你的状态开口让你休息,你不假思索的摇摇头。 “回去的路程遥遥,我得监督你免得疲劳驾驶不安全。”说话间你完全靠在了椅背仰起头寻找最放松的姿势,上下眼皮快要胶合在一起。  


  “你这个状态我看了只会更困,哈欠会传染的不知道吗?”


  “那我不打了。”你捂住嘴又憋回去了一个哈欠。


  “明天你就要回家了。”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你才想起来跟杰哥约定的时间这么快就到了。心脏像是被裹住的茧,等不到时间化蝶,也挣不脱憋屈的束缚。


  “嗯…”从鼻间发出个简单的单音节,抠着指甲的手指已经出卖了纷乱的思绪。“别抠了,会出血。”明明目视前方专心开车的人不知怎么发现你的动作的,看似随口的叮嘱你顿了一秒立即将手握成拳头。“这段时间谢谢你……如果以后有时间我可以再到你家做客吗?”


  “来了还得折腾我啊……”他笑着说的这句话却没听出攻击性。“你就是需要折腾折腾要不过不了多久就变成块活化石。”现在你们可以轻松的开玩笑,偶尔眼神的碰撞还不约而同的默契。“我是活化石,你就是孙猴子吧。打石头里蹦出来所以爱折腾石头。”真的不指望他嘴里能吐出什么诗情画意的道别之辞,不过相较起初见那个生人勿近只活在自己世界的毕雯珺要可爱得多。


  头靠在车窗玻璃上,目光却固定在他的侧颜上,清风俊朗少年郎。“那不是,我还打算再石头上刻上个专属于孙猴子的齐天大圣的名号呢!”


  “那你可不要说我是你的老大,我可不想当唐僧。”


  “唔啊唐僧肉!一口长生不老两口坐地成佛!”双手曲成爪子佯装成一只老虎龇牙咧嘴要吃了他,他噗嗤一声笑出来,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掐了把你的脸宠溺吐槽一句:“你是傻乎乎(虎虎)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