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锡

9175浏览    135参与
麒君子

短篇 1)

  “灵锡!灵锡!”忠拿着自己研究了几天的试验成果,欣喜若狂的找到灵锡要给她看。

  “成功了?”灵锡对某猫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选择视而不见,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向某猫。

  “对,本以为需五天时间才能做出来,没想到四天就做好了,灵锡你看---”动身坐到灵锡身旁,正要为灵锡讲解,却见她抬手示意他停下。“怎么了灵锡?”

  “你先冷静一下,毕竟忠宗主四天没出过试验室了”

  “灵锡,我不累,你听我说---”

  “停!灵锡先恭喜忠宗主喜得硕果,既然您这么高兴,那就去做...

  “灵锡!灵锡!”忠拿着自己研究了几天的试验成果,欣喜若狂的找到灵锡要给她看。

  “成功了?”灵锡对某猫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选择视而不见,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向某猫。

  “对,本以为需五天时间才能做出来,没想到四天就做好了,灵锡你看---”动身坐到灵锡身旁,正要为灵锡讲解,却见她抬手示意他停下。“怎么了灵锡?”

  “你先冷静一下,毕竟忠宗主四天没出过试验室了”

  “灵锡,我不累,你听我说---”

  “停!灵锡先恭喜忠宗主喜得硕果,既然您这么高兴,那就去做个饭再处理下证事庆祝一下吧”

  “啊?”

  “毕竟您累了四天,得好好庆祝!是吧?”

  “………”


                                   


事后

“再有下次不按时吃饭、不理我,忠宗主可不只是做饭庆祝那么简单了啊!”

“哎灵锡!痛!痛!我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好久前的脑洞了,先放出来(不然就忘了)

(狗头)


一二三

阴霾山谷这些原始猫同黯一样不在这个猫土是幻影,但可直接接触阴霾山谷的猫,比如无情和阴摩罗。这蛊混沌也太抽象了,就一些发光体,邪灵蛇新用法:炼蛊/代替手取东西或攻击。发青色光芒,若是韵力,该是身宗,但阴摩罗招式接近眼宗或督宗,虚无脖子有锁链被阴摩罗牵着。虚无络髯这么多居然没秃头,大概有两个原因:一、阴霾山谷不是所有猫都需要这个,幻夜可以变鸟,阴摩罗有扫帚,灵钻有轮椅(专属通道),判宗要出重要任务,比如念心匣(傀儡师),墨邪(混沌兽)黯无实体。二、判宗去的地方容易到达,可能半根辫子能用很久,但元初锣所在地太神秘不易到达。

眼宗弟子均以披风御寒,宗主会备有厚实的宗主服,包括瞳瞳,如有指定任务如宿雪...

阴霾山谷这些原始猫同黯一样不在这个猫土是幻影,但可直接接触阴霾山谷的猫,比如无情和阴摩罗。这蛊混沌也太抽象了,就一些发光体,邪灵蛇新用法:炼蛊/代替手取东西或攻击。发青色光芒,若是韵力,该是身宗,但阴摩罗招式接近眼宗或督宗,虚无脖子有锁链被阴摩罗牵着。虚无络髯这么多居然没秃头,大概有两个原因:一、阴霾山谷不是所有猫都需要这个,幻夜可以变鸟,阴摩罗有扫帚,灵钻有轮椅(专属通道),判宗要出重要任务,比如念心匣(傀儡师),墨邪(混沌兽)黯无实体。二、判宗去的地方容易到达,可能半根辫子能用很久,但元初锣所在地太神秘不易到达。

眼宗弟子均以披风御寒,宗主会备有厚实的宗主服,包括瞳瞳,如有指定任务如宿雪看门和钟无艳守油彩村,除眼宗标志性配饰外可自由搭配,录手念身判督唱宗同理。纳宗弟子一眼看去大多复制粘贴,录宗弟子开始微调五官特征,眼宗开始细化,手宗已有明⻊表情区别,念宗发型表情更加细化,身宗步宗区分明显。眼宗弟子中有贴符和戴眼镜的。第四季第一折出现了一高一矮眼睛像西门瞳瞳的眼宗京剧猫,粉色的是破幻瞳(西门是幻术瞳和预知瞳,微控制系),蓝色的是攻击性瞳术,属性未知(瞳瞳是预测瞳,可辅助可强攻,本身非攻击性瞳术),可能是他们的长辈或旁系亲属,无法确认。说话间可知眼宗前宗主支持围剿异猫,但并无明显支持打宗赶尽杀绝意味,只说帮忙,连战斗都没加入就走了。

  碑林背影那里有弹幕提醒宗主墨尾,本以为是动画bug,因为在回忆中欧阳是浅棕色尾巴同毛色,今天对比第四季二十折,第十六和十八折魔化前后,还有十二折前任宗主确认墨色部分是宗主标志,不信可以对比其他弟子,五十五折可能是情绪紧张炸毛了就不一样,还有黯是动画中所有知名或不知名的黑猫中唯一尾巴尖儿有白毛的,所以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就是某种标志。

念宗的魔化猫口癖:小乖乖~

韵光不等于实际韵力颜色,比如:文宗韵光是白色的,但纳兰戒弩是金色的所以发金光,眼宗韵光是蓝色的,但西门花瓣是粉色的所以发粉光。原初之力是纯白色,但悠狸唱宗韵力是白色,白光包含所有颜色的光,所以初始呈绿色。念心匣能量是白光,念心匣盒子是金色不透光所以呈金光,元初锣同理。黑金令牌本为白光,因绿色的“令”字呈绿色,混沌为紫光,紫光比绿光波长长依然呈紫色。韵力颜色依京剧猫身体周围韵光而定,不以道具及招式颜色,文宗白光,眼宗蓝色、手宗灰色、念宗粉色、身宗青色、步宗棕黄、打宗红色、唱宗绿色、做宗金色,宗派至宝以实际开启光芒为准。

flag系列:西门:那些攻击性瞳术只会伤害人,我是一辈子也不会用的!十几年前宗主大选没用瞳术攻击瞳瞳,只用瞳术控制瞳瞳认输,这是弟子西门;与星罗班对决,只用幻境、分身、韵力、天眼,弟子们失了韵力但没受伤,这是魔化西门;修炼天眼失控,弟子们又被抽了韵力,还是没伤,又被摔出来了,对瞳瞳用分身、体术、韵力攻击,这是失控西门;到纳宗与纳兰边打嘴仗边韵力和体术攻击,最后分身不藏实力而试招,很快平局,这是“正常”西门。西门战斗三大法宝:嘴炮、幻术、分身,无限制条件。至今不使用攻击性瞳术flag未倒。

无情在身宗说到:无情乃一文官,舞刀弄枪之事能免则免吧。嗯,立下此flag前后都没猫能打破过,墨邪也不例外,至于十年前对黯我也不知道。无情三大法宝:嘴炮、判官、令牌,无限制条件,没有什么事是一块令牌解决不了的,如果有,请多拿几块。

灵锡的flag前两个一个关于忠的,一个关于最强兵器的,均被黯打破过,好在结局是好的,然后灵钻又立了一个关于最强兵器的flag,针对步宗和(疑似)手宗的。灵锡的新flag直接针对十二宗和黯的,然后欧阳又给忠立了一个反向flag,手宗真是太能折腾了,立个flag一个比一个危险,打不打破后果都会很严重。

  手宗宗主灵锡小时候是卷发,长大后发型与忠的宗主冠相似且一直没变。念宗宗主标志:面具,身宗宗主标志:鬓角白毛。判宗宗主及判官:世代以代号为名,督宗猫捕:以数字为代表。

  

我发现有人对文宗四守有什么误会:京剧猫小课堂小青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文宗四守每一宗守的都是整个猫土,制约的是全部十二宗,不知道从哪得出的结论:四守只对八方,还拆成一守对二方。请问这些人对四守的职责搞清了没?纳宗负责在猫土广纳贤才测试有资质的弟子分配到十二宗;录宗负责纂写猫土所有历史传记,自然包括全部十二宗;督宗负责监督所有京剧猫,防止韵力强大的京剧猫为非作歹,所以小黑虽是录宗弟子猫捕却有责任抓捕;判宗负责给犯了事的京剧猫定罪判刑,自然也包括十二宗所有京剧猫。文宗制约武宗是为了守护猫土的秩序与平衡,是互相的,是不是有人把这个当成中国FJ社会的文武官制度了?甚至武宗八方表面上只需守护本宗的和平,只有战时才需要合作抗敌,那分配职责意义何在?还专门强调哪个宗是掌管什么的韵?还说十二宗不团结是猫土大战失败的根源?为什么云忧谷能修炼至纯韵力掌握多宗韵力身体不会排斥?班主婆婆教星罗班时广泛运用了八方修炼技巧?武宗和文宗不同,没有明示要紧密联系十二宗,但职责与韵的作用已暗示了它们从来都是一个整体,不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十二宗韵力可以独立存在,但只要有合适的方法也可以融合。步宗虽堕落,但抛弃它不可取,因为少了步宗的力量也违背了修创建十二宗的初衷,而无论是京剧猫、猫民还是异猫都是猫土国度的一部分,排斥异猫与修传承的守护猫土誓愿也相悖。正因为文宗明确的(繁重)任务,文宗交流自然比武宗多,才会同时出现六十年前纳兰宗主与录宗前宗主交好和现在督宗猫捕与判宗判官不和的情况,纳录两宗无明显职责冲突之处,即使有矛盾也可以文斗,参考画师猫与欧阳的辫论,但从二三季可看出督判两宗经常职责划分不明确甚至爆发武力冲突。但真武宗八方虽有明确的职责划分但无必然联系,即使它们原本该是一个整体,所以有观念冲突要么抛弃如步宗,要么避免往来,比如身宗。

西门一直记得这句活,即使为了保护瞳瞳而违心当上了宗主,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外表轻松地去纳宗游玩,还对宿雪介绍十二宗旅游指南。有点避世的感觉,但当年西门只是一名普通的眼宗弟子,不应该会想着避世,这句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联系后一句游遍猫土,可能真是他的梦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言行中虽疏离众猫却也很会考虑别猫感受,就是喜欢自作主张(牺牲精神?)提取关键词句:“每只猫都有每只猫的活法”,“无忧无虑”。前面有一次分析提到西门外热内冷,看似对谁都谦逊有礼实则无形中透着疏离,瞳瞳是他唯一的挚友,他会尽全力守护瞳瞳,他了解瞳瞳,瞳瞳却不够了解他,所以他总是瞒着瞳瞳去做一些可能危险的事但又确实是为瞳瞳好也不会为了瞳瞳无故伤害别猫,更何况白糖还于眼宗有恩才问纳兰宗主对星罗班的看法彼此心中有数。前面也说了西门不是那种不择手段利用他猫感情达到目的的猫。

四季十九折下冰橇西门拍了一下宿雪的背还言语关心了一番,作为宗主关心下属正常行为,下属会更信服,但这些举动不是必须要做的,说明西门很懂得照顾别猫感受,但不会轻易表现出来。还有以前也分析过自从宿雪帮西门挡招后西门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疏离感就淡去了,开始真心关心宿雪了,也算是当朋友了。这个想法源于之前有人分析无情宗主看似无情实则有情主要体现在对烛龙句芒叮嘱什么时候用全力和刑天被小青用水冲走后吩咐烛龙句芒去找还有屡屡对星罗班放水。不过这个看似无情实则有情的问题我以前在分析谷主对明月的态度有暗示过。


    



hi

端午快乐!!(刚画完懒得擦蛮脏的,主要看忠灵端午没糖怪难受的)【画的不好,不喜勿喷😢】

端午快乐!!(刚画完懒得擦蛮脏的,主要看忠灵端午没糖怪难受的)【画的不好,不喜勿喷😢】

麒君子

所想

灵锡

我在想,他每次想到我时,是不是都在想我看到他还活着的反应?


十年了啊,我等了…十年了,他也恨了我十年了。


我从未想过他会发现,他也不会发现的,他的细心都在研究上。


大概除了你,我没有什么软肋了


墨紫

这十年我失去很多了,妹妹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姐姐啊!我是你姐姐啊!!


是她杀了父亲!是她丢了你!是她…是她不要我了……


舅父是这些年对我最好的猫,你骗我!他不会害我的!


阿紫最听舅父的话了…


         ...

灵锡

我在想,他每次想到我时,是不是都在想我看到他还活着的反应?


十年了啊,我等了…十年了,他也恨了我十年了。


我从未想过他会发现,他也不会发现的,他的细心都在研究上。




大概除了你,我没有什么软肋了




墨紫

这十年我失去很多了,妹妹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姐姐啊!我是你姐姐啊!!


是她杀了父亲!是她丢了你!是她…是她不要我了……


舅父是这些年对我最好的猫,你骗我!他不会害我的!


阿紫最听舅父的话了…


                    

忠灵

你离去时带走我所有光芒,归来时带回了我此生的希望


                                                                                         


没有脑洞,只有一些句子

(狗头)

背单词去了……

麒君子

经历了我第一次手抖删图层,第二次上色难看气到删图以及抱着难看就难看的心态,又删了一次的经历…

终于勉强出世的第n幅摸鱼图…

(இдஇ; )(我到底干了什么?)

经历了我第一次手抖删图层,第二次上色难看气到删图以及抱着难看就难看的心态,又删了一次的经历…

终于勉强出世的第n幅摸鱼图…

(இдஇ; )(我到底干了什么?)

gu$?vhv~@***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好了,我滚去学习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好了,我滚去学习

麒君子

温馨提示:以上方法请先买医保险再实行

温馨提示:以上方法请先买医保险再实行

麒君子

十年(雷)

   十年短吗?

  不短,这十年里的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很是难熬。

  夜里,雨势慢慢减弱,逐渐被风声掩盖,实验室的灯灭了,在黑暗中,她烦躁地放下手中的图纸,伸手扫开桌上的杂物,趴下休息。

  夜里风凉,脑中又响起了他的叮嘱。又没法睡了,她起身站了一会,慢慢抬手摸着墙壁,在一片漆黑中熟悉的绕着,也不知绕了几圈,她终于决定转身走向外面。

  也不知是不是只剩单影的缘故,这夜里月亮竟如此凄凉肃静。她熟悉的绕过秋千,站在浮边向下望着某处。

  灵锡小心,她猛地...

   十年短吗?

  不短,这十年里的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很是难熬。

  夜里,雨势慢慢减弱,逐渐被风声掩盖,实验室的灯灭了,在黑暗中,她烦躁地放下手中的图纸,伸手扫开桌上的杂物,趴下休息。

  夜里风凉,脑中又响起了他的叮嘱。又没法睡了,她起身站了一会,慢慢抬手摸着墙壁,在一片漆黑中熟悉的绕着,也不知绕了几圈,她终于决定转身走向外面。

  也不知是不是只剩单影的缘故,这夜里月亮竟如此凄凉肃静。她熟悉的绕过秋千,站在浮边向下望着某处。

  灵锡小心,她猛地一愣,向后望去,身后依旧空无一人,映入眼眶的还是那熟悉的婚房。

十年了他早就不在这里,他在下面啊


 十年长吗?

  他不知道,不长?可他们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

  这十年里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月中旬的夜晚他总在外面,这个习惯是因为她,她会在中旬夜里下来走走,却从不固定在哪一天,不清楚他便会多等几天。

  今夜晚了,她还是没来。藏身于黑暗中的他抬手看着自己的机器臂,若当年一起战斗下去,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他不知,她永远都是能影响他心绪的那只猫,若当年…罢了


  风越来越大了,他会在等自己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吗?以前的他很温柔……     恍然间她眼前又出现了那个边研究着图纸边等着她的少年。那是当宗主前的他,那时候的她们眼里就只有研究和对方,不用担起整个手宗的责任,可路是他们选的,如此的结果也是她……

   “灵锡”

   “灵锡?”

  我在…

   “你怎么了?”

  没有…啊

   “灵锡”他伸出手,脸上都是熟悉温柔的笑,口中一声又一声轻唤着她的名字。

她整个脑子在这一声声叫唤中,彻彻底底被眼前的少年取代,任耳旁的风吹,她一步向前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砰…


  可惜没有抓住你啊,如果抓住你了我会对你说,如果有以后的话,我跟你去吹晚风,去看大海,看着日落,然后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好爱你。


这青梅竹马的情终是被红颜薄命给断了

                                                                                          

(狗头)

麒君子

白给

忠感觉到好几次身后灵锡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但每看向她时,她都在低头做着手上的事,仿佛那视线是自己的错觉,可再次低头做事时,便又察觉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忠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图纸,小心翼翼的问。

“灵锡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啊,怎么了?”

“………”

忠执着不动

灵锡叹了口气,这呆子也就只有在求答案的时候才会这般执着认真,话说回来忠智商是挺高的,情商…一窍不通,还钛合金纯直…

“灵锡?我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

“什么”

“我就是在想你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

灵锡盯着眼前的忠,仔细观察着他脸上任何表情以及他眼里的任何情绪。

“啊...

忠感觉到好几次身后灵锡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但每看向她时,她都在低头做着手上的事,仿佛那视线是自己的错觉,可再次低头做事时,便又察觉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忠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图纸,小心翼翼的问。

“灵锡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啊,怎么了?”

“………”

忠执着不动

灵锡叹了口气,这呆子也就只有在求答案的时候才会这般执着认真,话说回来忠智商是挺高的,情商…一窍不通,还钛合金纯直…

“灵锡?我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

“什么”

“我就是在想你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

灵锡盯着眼前的忠,仔细观察着他脸上任何表情以及他眼里的任何情绪。

“啊???”

果然,灵锡了解他,忠他绝对不是在思考她的问题,而是在发呆。

不过这样问是不是有点远了?

“这好像的有点远啊…换一个,你现在有喜欢的猫吗?”

而忠呆呆的看着眼前越靠越近灵锡,不知为何这时候看着灵锡靠近他脑子就一片空白。

灵锡盯他许久,见他毫无反应,再次出声

“忠?!我问你话呢!”

“啊??什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猫”为什么忠一旦靠近情感问题,脑子就跟接不上一样,反应迟钝,行动缓慢……呆子一个。

“喜欢的猫?没…没有啊”

意料之中的答案……灵锡不再追问,从忠口中也不会什么想要的答案。

却不由得想起昨天遇到朋友……


“其实吧忠他虽然直,可不是都说他细心吗?难道他就没有看出你们俩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吗?”

还真没有…灵锡仔细想了想,上次送护符,忠他应该不会想到是好朋友之间一个我一个吧?

“灵锡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忠就是一块铁捂不热的,换一个不好吗?”

“他是会开窍的,直是直,可他好…也听话,再难点也没有眼宗的冰难捂…吧”


现在看来…我好像错了

灵锡仔仔细细想来,与忠从小到大的相处情况。

欺负忠的猫都是她打跑的,忠被一些弟子笑话的时候总是不说话,灵锡知道后便会找他们,虽然小时候自己也没少欺负他…

久了倒是没有猫敢欺负他了,慢慢的他们之间不变的是他画图她来造,若是缺什么材料,他便会想方设法的为她找来,且从小他们都是一起练功,知彼此强弱、了彼此喜好。

…这…忠不会把自己当他兄弟了吧?

应该不会…说实话忠的手艺也不错,每次饿都有他在,若他以后有喜欢的猫了……


犹豫会败北啊

“忠”

“嗯?”忠知道灵锡一定还有话要问自己,便时刻竖起耳朵,灵锡刚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忠还是时刻注意着她。刚才问他他还走神了,灵锡要再问可不能走神了。

“如果以后没有人娶我怎么办?”

“怎么会?灵锡你如此优秀,想娶你的可是………”可是能要绕手宗一圈啊………

每次忠回答这些问题前自己都能猜到一二……罢了…猫如此啊

灵锡深吸一口气,整理好眼前的试验,起身

“灵锡你要去哪里?”

“去眼宗”

“啊?”

“去眼宗捂冰”

“捂冰?为什么?灵锡你慢点走…灵锡”

小蘑菇愣愣看着两个主人越走越远了,却还是远远听见一句:“灵锡你怎么就……突然想嫁人?哎?灵锡!灵锡…”

                                                                            

(还是被某人的情商吊打了…)

(狗头)

麒君子

他始终还是那个只身穿过层层烟雾,坚定不移走向你的猫啊

他始终还是那个只身穿过层层烟雾,坚定不移走向你的猫啊

青黎衎
讲真这段op配画面我越看越心慌...

讲真这段op配画面我越看越心慌......


上一个配这一部分的悠狸已经没了TT


手宗的两位宗主还想打元初锣的主意,虽然出发点没错,但这真的......不会走悠狸的老路吗(இωஇ )

讲真这段op配画面我越看越心慌......


上一个配这一部分的悠狸已经没了TT


手宗的两位宗主还想打元初锣的主意,虽然出发点没错,但这真的......不会走悠狸的老路吗(இωஇ )

白萧sama🇫🇷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w

【我终于让他俩亲亲了>v<】

就当是520迟贺吧_(:з」∠)_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w

【我终于让他俩亲亲了>v<】

就当是520迟贺吧_(:з」∠)_


麒君子

依旧无题…

   “你为了她吼我?!”

   “灵锡我…”

   “你居然吼我!我们不过分离了几年,这才过了多久你居然为了她吼我!”

   “灵锡!你能不能…”

   “你在跟我讲道理?!忠你什么意思啊?!”

   “………”

   “你…你给我等着!”

   “…灵锡你先吃完再说好吗?小心呛到”

   “哼!你这包子馅...


   “你为了她吼我?!”

   “灵锡我…”

   “你居然吼我!我们不过分离了几年,这才过了多久你居然为了她吼我!”

   “灵锡!你能不能…”

   “你在跟我讲道理?!忠你什么意思啊?!”

   “………”

   “你…你给我等着!”

   “…灵锡你先吃完再说好吗?小心呛到”

   “哼!你这包子馅不够酸!不吃了!”

  灵锡把手上咬了几口的包子塞到虚扶着她的忠手里,再伸手把忠推开。

   “不吃了!你让开!”

   “灵锡你小心点…”

   “哼!”

   “妈妈,爸爸他…”就在凳子上的某小猫和蘑菇都看不下去了。

  明明是小事,为什么从妈妈口中说出就变得那么奇怪了呢?

  而且明明就是说了两句怎么就成吼了?…妈妈确实不能吃太辣啊…下次偷吃一定要躲着妈妈,以免又被抢!

   “包子吃完了吗?”

  灵锡一手扶着鼓起的腹部,一手挡着忠,望向两个事件发起人。

   “没有…”

   “继续吃”

   “哦…”


   “灵锡你先坐下”

   “哼!让开!我不要酸菜,我要鱼!鱼肉包!酸菜鱼!!水煮鱼!!!”

   “好好,你先坐下我去做好不好?”


                                             

  蘑菇:今天的猫粮是鱼味的


  第二天宫中就传出了小宫主因为吃饱了猫粮所以带着蘑菇离家出走了的消息。

  灵锡就纳闷了

   “小小年纪怎么会想到离家出走呢?谁教的啊?离家出走就算了为什么去的是身宗?”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身宗”

   “你说什么?”

   “没有……”


                                          


     有点短凑合吧


(依旧狗头)

卫风(暂退)

山外青山楼外楼(三)

‼️ooc警告

💫整段垮掉


·手宗·


忠记得铁面曾经告诉过他,女人是一种极其善变的生物:她们变脸比翻书还快,她们之间的关系比韵力还要变幻莫测。
嗯,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透过门缝,他看见灵锡对着书桌时而大笑,时而疑惑,时而羞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哦不,应该是沉浸在了她与墨兰的二人世界里。
他长叹一声,默默地关上了门。


上次离开身宗之际,灵锡特意送了墨兰一只投影手环,还说什么要多多加强身宗和手宗之间的联系。回到手宗后,灵锡更是片刻不离另一只手环,一有时间就把它打开,同那位忙碌的身宗宗主对话。
交流几次过后,两猫的关系迅速拉近,虽然性格大相径庭,...


‼️ooc警告

💫整段垮掉



·手宗·


忠记得铁面曾经告诉过他,女人是一种极其善变的生物:她们变脸比翻书还快,她们之间的关系比韵力还要变幻莫测。
嗯,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透过门缝,他看见灵锡对着书桌时而大笑,时而疑惑,时而羞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哦不,应该是沉浸在了她与墨兰的二人世界里。
他长叹一声,默默地关上了门。


上次离开身宗之际,灵锡特意送了墨兰一只投影手环,还说什么要多多加强身宗和手宗之间的联系。回到手宗后,灵锡更是片刻不离另一只手环,一有时间就把它打开,同那位忙碌的身宗宗主对话。
交流几次过后,两猫的关系迅速拉近,虽然性格大相径庭,但相处方式却格外地融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俩是久别重逢的老友。


宗主的矛盾解决了,两宗的一切问题都通通迎刃而解,只是苦了忠,三个月来几乎夜夜独守空房,甚至和灵锡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他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研究图纸啊!图纸它不香吗?
就在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与图纸才是夫妻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


在猫土,所有的猫民都有那么固定的三天会变回孩提,这个时候,他们的思维和心智都会同幼儿无二,需要有猫照顾——明天,就是灵锡的幼儿期。


回想起以前灵锡在自己怀中撒娇的模样,忠不禁微微勾起了嘴角,这几个月来积压着的挫败一扫而空:没事没事,夫人还是自己的。




次日早,忠看着满桌的订单,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粗略的翻了翻,全是清一色的加急单,有几项还需要去实地考察。
“这是……怎么回事?”他昨天明明已经把订单都处理好了啊!这些又是从哪里来的?


“咿呀~”小灵锡被忠抱在怀里,极其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似乎是在抗议忠对她的忽视。忠低下头,在小灵锡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眼睛里盛满了无奈。
订单太多,还需要外出,他这次是没机会与灵锡独处了。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把灵锡送到哪里才最安全呢?


深思熟虑之下,忠还是决定把灵锡送去身宗,让墨兰代为照顾几日。
他打开投影手环,在得到墨兰的同意后,万分不舍的送走了小灵锡,投身于紧张的工作中。


·身宗·


晚膳时间,墨兰看着懵懵懂懂的小灵锡和一脸菜色的绒嬷嬷,按了按太阳穴,皱眉道:“嬷嬷,灵锡她今日可是闯祸了?”
“老奴从未见过如此……如此顽劣的孩子!罢了,您亲自看看吧。”绒嬷嬷抬抬手,宫人们随即捧着东西鱼贯而入。


第一个宫人捧着托盘,盘内装了一些破碎的瓷片;第二个宫人抱着几卷字画,上面有一片清晰可见的墨迹;第三个宫人捧着一本书,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第四个宫人提着一个袋子,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这些是……”墨兰心中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是被灵锡宗主打碎了的茶杯和碗碟……这个是被灵锡宗主泼了墨的画……这是被灵锡宗主撕了几页的名家著作……”绒嬷嬷的脸色越来越差,当介绍到第四个宫人手里的东西时,她顶着比锅底还黑的脸颤声说:
“这个是……被灵锡宗主毁了的花……”


第四个宫人适时地打开袋子,露出了里面的残花。
墨兰见状,不禁松了一口气,她摆手说道:“无妨,只是几朵花,重新买了种上便是,宗宫财政还有盈余,不影响的。”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由于花的数量和种类太多,老奴便没有一齐取来。”


“……”墨兰沉默良久,半晌才开口说:“来者是客,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绒嬷嬷抬头看着墨兰,一言不发。


墨兰:……(嬷嬷,您听墨兰解释,墨兰此举是为了两宗之间能友好往来,没有护短!)


——三天后——


“滴滴滴——”
墨兰刚一接通投影手环,里面就传来了灵锡羞愤交加的声音:“墨兰!你……你为什么要在我脸上画乌龟!”
“这是你自己答应了的。”墨兰看了一眼气鼓鼓的灵锡,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忠接走小灵锡之前,墨兰和小灵锡定了一个约定,如果小灵锡到处搞破坏,那她就要在小灵锡脸上画几只乌龟,一直留到灵锡恢复正常为止。


“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你!你这是乘猫之危!下次你变小的时候,我也要这样做!”


“如果你有办法能在墨兰变小的时候自由进出身宗,那墨兰没意见,任你处置。”墨兰放下笔,从书桌上抽出一本账薄,含笑看向灵锡:“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账算了?”


“什……什么账?”灵锡被墨兰看得心里直发毛,大事不妙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墨兰没有回答她,反倒是翻开账薄,朗声念到:



“十月七日上午,茶杯十只,碗碟三副。共计一百两银子。
十月七日下午,字画二十幅,名家经典一部。共计两千五百两银子。
十月七日晚,水仙花五株……”



“不是、等等,墨兰,你在读什么呢?”灵锡听着这些数字就一阵头皮发麻,那种不安的感觉也愈发强烈。
墨兰闻言抬眸,脸上的笑意更甚:“灵锡宗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您来我们身宗这几日,宗宫的开销可大了不少。”


开、开销?
难道……
灵锡瞳孔微缩,顿时明白过来。


“懂了?那便再好不过,我们继续算吧——十月七日晚,水仙花五株,蕙兰、建兰各六十六株……”
“墨兰宗主,我觉得,我们还能再商量商量……”


“风信子七株,满天星约十九株……”
“墨兰~”


“各类花卉共计……”
“墨兰~我错了嘛~”


“十月八日上午,青花瓷一对……”
“……”


“滴——”
听见投影手环关闭的声音,墨兰轻笑一声,合上账薄,眼底划过几丝戏谑:这丫头,还是这样经不起逗弄。


她重新提笔润墨,一边批阅公文一边等着手环再度开启。
这是只属于她们之间的默契,不需只言片语,便可心意相通。


(完)



麒君子

无题…(雷文)

夜睌

试验室的门再次打开,沉浸在试验的忠头也不抬的应付进来的猫。

“转告灵锡今天不用等我回去了”

“………”

灵锡看着眼前这个能把妻子放一边几天都不用理的男人,不知为何想离婚的冲动又来了。

当事人的忠正全神贯注的做着眼前的试验,完全没有发现试验室里多了一只猫,还是一只正在想着怎么处理他的猫。

灵锡始终不忍心打断他的实验,盯了他一柱香的时间后便找个地方安静的坐下了。慢慢想着有什么样的方法能让这个家伙改改他那随时忘掉妻子的毛病……


实验室里两只猫各自做着想着自己的事情,无比和谐。灵锡没有因他的忙碌而起任何情绪,而忠也始终没有发现她。

许久过后,忠放下手中终于完成了的试验,才松完...

夜睌

试验室的门再次打开,沉浸在试验的忠头也不抬的应付进来的猫。

“转告灵锡今天不用等我回去了”

“………”

灵锡看着眼前这个能把妻子放一边几天都不用理的男人,不知为何想离婚的冲动又来了。

当事人的忠正全神贯注的做着眼前的试验,完全没有发现试验室里多了一只猫,还是一只正在想着怎么处理他的猫。

灵锡始终不忍心打断他的实验,盯了他一柱香的时间后便找个地方安静的坐下了。慢慢想着有什么样的方法能让这个家伙改改他那随时忘掉妻子的毛病……


实验室里两只猫各自做着想着自己的事情,无比和谐。灵锡没有因他的忙碌而起任何情绪,而忠也始终没有发现她。

许久过后,忠放下手中终于完成了的试验,才松完了一口气,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的事忙完了?”

“灵锡?!你什么时候来的?”

灵锡怎么这么晚来实验室?想起之前那次开门声,本还以为是传话宫女,如今想来便是灵锡了,灵锡来了怎么不叫他啊?

“灵锡你什么时候来的?一直在这里等吗?怎么不回去休息?”

“忠宗主这些天这么忙碌,我同为手宗宗主又怎么好意思休息呢?”灵锡看着他,步步向他逼近,脸上一片风平浪静,没有丝毫情绪。

“抱歉…灵锡我这几天确实是…”

“停!我是问你忙完了吗?”

灵锡打断他的话,再次向他提出疑问。

“忙完了…”感觉到灵锡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忠一动不动,不知道灵锡要干什么。

想开口询问自己坐下的椅子就被抽走了,肩膀上的手还按着他不让他站起来,不知道灵锡想干什么的,忠便顺她的意坐到地上。

然后便看到看到灵锡拿着绳子,将自己推倒还抬脚跨坐到自己的腹上,一脸以为深长的看着自己。

“灵锡…这个…从哪来的?”

“刚才找到的”灵锡抓起他的手扬起嘴角对他一笑,而眼中并无笑意。

“………”

“你总算忙完了,现在该我了…”


                                                                            

“夫人去哪里了?早上都没见到夫人”

“不知道”

“宗主呢?”

“宗主在实验室,还没有出来,想来试验也快完成了,今天应该能出来”

“……宗主好几天没出来见夫人了,夫人不会生气跑了吧?”

“……有可能…”

“那…要禀报宗主啊!”

“别了,宗主自己发现媳妇不见了会去找的,再说了找到了夫人,夫人就能马上消气回来吗?”

“也是…那宗主什么时候出来啊?”

“我也不知道”


                                                 

短文…

(狗头)

[反功算是雷文吧?]

不知道…反正有标示就对了

麒君子

520啊~

吃猫粮啊!

(等等…好像没粮……)

520啊~

吃猫粮啊!

(等等…好像没粮……)

雨菲(同担拒否对家离我远点)

是忠灵!这对我吹爆!!

提前祝大家520快乐QwQ

是忠灵!这对我吹爆!!

提前祝大家520快乐QwQ

麒君子

混水摸鱼第三式

上不上色都毁

混水摸鱼第三式

上不上色都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