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灵魂救赎

297浏览    61参与
象子抒

八十四  海之韵


海,是我多年的梦,

惊天的波涛,

美丽的潮汐,

梦幻的沙滩,

金光闪烁,

是起点,抑或是彼岸?

我总是从那个不知名的海岸出发,

向着那个遥远的地方扬帆,

穿越海浪还有暗礁,

也许还有狂风暴雨,

我不知道前方的路有多远,

旅途有多艰难,

一味去跋涉,去冒险,

直到生命的终点。

八十四  海之韵


海,是我多年的梦,

惊天的波涛,

美丽的潮汐,

梦幻的沙滩,

金光闪烁,

是起点,抑或是彼岸?

我总是从那个不知名的海岸出发,

向着那个遥远的地方扬帆,

穿越海浪还有暗礁,

也许还有狂风暴雨,

我不知道前方的路有多远,

旅途有多艰难,

一味去跋涉,去冒险,

直到生命的终点。

象子抒

梅花如雪  $20

夏五爷的事先放一放,反正都五六十年了,也差不了这几天。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学校,先是趁没人的时候把“三八线”悄悄地擦去了,又主动地越过“三八线”向她暗示,“中美关系”又在“中国”的友好之下缓和了,我俩可以随便穿越“三八线”,不料她竟没有反应过来。也不能怪她,这些日子我们之间一直是“抗美援朝”,关系也是白炽化。她没有小人书看,我也中了她的美式炮弹——铅笔铅。你说和好就和好吗?那,我也是受了伤的人,手中还留着你的铅笔铅,又被你毁了容,虽说经过开水烫过并经脱皮处理,那张脸却更俊了,那也是我母亲千方百计地找了“赛世华佗”才觅到的法子——“鸡蛋黄油”。你不能...

梅花如雪  $20

夏五爷的事先放一放,反正都五六十年了,也差不了这几天。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学校,先是趁没人的时候把“三八线”悄悄地擦去了,又主动地越过“三八线”向她暗示,“中美关系”又在“中国”的友好之下缓和了,我俩可以随便穿越“三八线”,不料她竟没有反应过来。也不能怪她,这些日子我们之间一直是“抗美援朝”,关系也是白炽化。她没有小人书看,我也中了她的美式炮弹——铅笔铅。你说和好就和好吗?那,我也是受了伤的人,手中还留着你的铅笔铅,又被你毁了容,虽说经过开水烫过并经脱皮处理,那张脸却更俊了,那也是我母亲千方百计地找了“赛世华佗”才觅到的法子——“鸡蛋黄油”。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吧?

下课的时候,我也是故意与她站在一起,她也像上次一样趁人不注意拉了拉我的小手,表达的意思也是放学后在老地方等着我,我正心花怒放呢!

但不曾想,这一拉手不要紧,她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喊起来:“老师,他摸我的手。”

我当时羞得脸都没了,只有一张红布在脖子上飘着,要是有地隙我早就钻进去了,大家都看着我、望着我、想吃了我,全都嘻嘻哈哈地,也有的干脆就放声大笑起来,心想这下子可热闹了,你小子整天得意地不轻,上学还有美女陪伴左右,你真够可以的,让我们都羡慕死了,也该羞辱你一下。

我知道老师肯定不会放过我,我们本身就有仇:那次毁了容我母亲数落了他,他还没找着茬发落呢,虽然我母亲事后很诚恳地向他道了歉:“当时一看就傻眼了,咱哪见过这架势,也是没了主见,您可千万别见怪”。这下子可好了!那还不借机整死我啊。

我等着他,看他怎么拾掇我,收拾我。

同学们都放学走了,只有我俩还在学校里,整个学校里空荡荡地就剩下我和他两个人,就是万一失手打死了也没人给见证。

他急匆匆地走到我跟前,提着我的耳朵竟把我连人一块提了起来,离地三丈来高,接着一脚踹出去,想把我踹到房顶上,像冯一堂或者他的手下那样,但现在全是砖瓦房且那么高,你想要我的命吗?他不管不顾,仿佛我泡了他的马子,仇恨的狠。

他手脚并用,用手提着我的耳朵,一脚脚地踹着我的屁股,我想那耳朵是没了,腚也碎了,但是他仍然不住手,他不容我有喘息的机会,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力气,这要搁在一般人身上,别说我,他早就累死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他竟一点都不累。

大约半个世纪过去了,他终于揍够了,我竟一声没吭,像死人一般,又如蓝布衫入了狱一样。我没有哭,也没有掉一滴眼泪,更没有一句分辩之辞。

我没错,就是打死我也不承认,是她拉的我的手,不是我;是我们的手无意中碰到一块,并且由于阴阳相吸的磁力吸引,拉到了一块;我根本就没有拉她的手,是她故意整我;……我有一万条理由证明我无罪,你打我就是犯法,我要告你,我要到阎王爷那里告你。虽然我有一万条理由可以证明我无罪,是她有意加害我的,但我却一句话也没说,我不屑与他辩驳什么,和他也没什么道理可讲,讲了他也不会相信。

不能不承认这个比梁高的老师很有本事:他既报了我母亲数落之仇,也报了与他抢马子之仇,但却让我母亲一点也看不出来,尽管我身心俱碎,要不是为了夏五爷找婉儿的事,我早就心一横,仙逝而去。

因为同学们都放学走了,也没一个见证人,况且从太阳正午偏西之时一直打到天完全黑了很久以后为止,他手脚并用,像踢足球和踢皮球一般。我想他一定像打了一场毫无还手之力的球赛一样,痛快并且淋漓尽至。他作案的手法如同监狱中的体罚——人已死了,却验不出任何伤来。

在此建议所有与学生有仇、有怨、或“争夺马子”的老师——那些托起太阳的人们,在殴打学生,特别是尚未成年的学生之时,一定要向这位比梁还要高的老师学习,打人无伤之法,也绝不能有证人,还得打到学生服气并承诺永不说出来为止!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打死了我,还得让我不能说出来,必须以我的人格和尊严向世人宣布,我们之间没有一点矛盾,是完全友好的。到了最后,他认为我永远都会把他打我的事埋藏心底时,才住了手。

……

等我回到家里已是深夜时分,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果真没有察觉,她的孩子已被打死了,而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只不过是我的尸体,而我的魂魄早飞到九屑云外仙游去了。

昏暗的灯光下,我故意背过灯光,吃着母亲买来的喷香的甜瓜,眼泪竟止不住地往外流。

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在我从小学升初中的时候,一向默默无闻的我,竟以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

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

象子抒

八十三

妄回首,多少新愁旧愁?

既然爱你,却又说不出口,

自从见过你后,已是几度春秋?

梦里与你携手,多少新雨之后?


帘卷夜雨,不肯罢休,

春来又走,小河幽幽,

有几颗熟悉的细柳?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

爱过之后才知愁。

欲拔山兮,揽云飞去,

却难割舍你的哀求。

八十三

妄回首,多少新愁旧愁?

既然爱你,却又说不出口,

自从见过你后,已是几度春秋?

梦里与你携手,多少新雨之后?


帘卷夜雨,不肯罢休,

春来又走,小河幽幽,

有几颗熟悉的细柳?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

爱过之后才知愁。

欲拔山兮,揽云飞去,

却难割舍你的哀求。

象子抒

八十二

一只蝴蝶飞呀飞,

飞到春里去找寻,

她在寻找谁?

是否也有爱的人?


花开云飞,

几时停下歇一歇?

莫把青春浪费!


鼓起勇气爱一回,

就算争的是眼泪,

亦无怨无悔。


错过了就没有机会,

苍天不会相信眼泪,

有多少季节悄然来临?


你在等待谁?

暂且饮一杯,

权当去品味,

往事如云飞。


回首当初相会,

梦里不知疲惫,

如今你是山我是水,

我要化作一片云,

在你云肩上徘徊。

八十二

一只蝴蝶飞呀飞,

飞到春里去找寻,

她在寻找谁?

是否也有爱的人?


花开云飞,

几时停下歇一歇?

莫把青春浪费!


鼓起勇气爱一回,

就算争的是眼泪,

亦无怨无悔。


错过了就没有机会,

苍天不会相信眼泪,

有多少季节悄然来临?


你在等待谁?

暂且饮一杯,

权当去品味,

往事如云飞。


回首当初相会,

梦里不知疲惫,

如今你是山我是水,

我要化作一片云,

在你云肩上徘徊。

象子抒
生活 - 五月天

八十一

彩云飞,你是我的眼泪,

望穿秋水,

茫然苦闷,

不知你在那里徘徊?


彩云飞,美酒于我一杯,

苦涩不知其中滋味,

心中的伤口愈来愈深,

流离在雨中迂回。


彩云飞,请带走我的郁闷,

打开我的心扉,

就让我在刀光剑影中沉睡,

拥抱无畏的灵魂。


彩云飞,既然不能与你同醉,

就让我与日月同归,

不要在风巷中低悔,

哪怕已没有眼泪。


彩云飞,我欲去追随,

却不知是否有机会?

忘记吧,擦干血和泪,

焚诗奠酒寄鬼魅。


彩云飞,我望长河东逝水,

冷风吹我心醉,

在哪里有我的魂魄?

可担我心中伤悲。

八十一

彩云飞,你是我的眼泪,

望穿秋水,

茫然苦闷,

不知你在那里徘徊?


彩云飞,美酒于我一杯,

苦涩不知其中滋味,

心中的伤口愈来愈深,

流离在雨中迂回。


彩云飞,请带走我的郁闷,

打开我的心扉,

就让我在刀光剑影中沉睡,

拥抱无畏的灵魂。


彩云飞,既然不能与你同醉,

就让我与日月同归,

不要在风巷中低悔,

哪怕已没有眼泪。


彩云飞,我欲去追随,

却不知是否有机会?

忘记吧,擦干血和泪,

焚诗奠酒寄鬼魅。


彩云飞,我望长河东逝水,

冷风吹我心醉,

在哪里有我的魂魄?

可担我心中伤悲。

象子抒

416.渔家傲

宋/晏珠

画鼓声里昏又晓,

时光只解催人老。

求得浅欢风日好。

齐揭调,神仙一曲渔家傲。

绿水悠悠天杳杳,

浮生岂得长年少。

莫惜醉来开口笑。

须信道,人间万事何时了?

[图片]


宋/晏珠

画鼓声里昏又晓,

时光只解催人老。

求得浅欢风日好。

齐揭调,神仙一曲渔家傲。

绿水悠悠天杳杳,

浮生岂得长年少。

莫惜醉来开口笑。

须信道,人间万事何时了?


象子抒

梅花如雪  $18

想到这里,我就又赶紧给父亲倒上茶,追问道:“当时冯家大院是个什么样子?”

“说是大院吧,其实都是蚕厂,我们去的地方满屋的蚕,排列的整齐有序。”

“那冯家的房子是什么样子的?”

“这也说不上,没有谁能走进他们的房子,只是在村子里见他们骑着马飘然而过,人们都躲得远远的。”

“那二小姐,到底有多漂亮?她上学堂,学堂什么样?”

父亲白了我一眼,那意思是怎么问这些,“其实我只见过一两面,因为她常年在外上学,有一次,听人说‘看二小姐’,只见她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身上穿着红缎子,就像一片彩云,倏地一下就过去了,连脸模样都没看清。”

看来再问也是白搭,父亲...

梅花如雪  $18

想到这里,我就又赶紧给父亲倒上茶,追问道:“当时冯家大院是个什么样子?”

“说是大院吧,其实都是蚕厂,我们去的地方满屋的蚕,排列的整齐有序。”

“那冯家的房子是什么样子的?”

“这也说不上,没有谁能走进他们的房子,只是在村子里见他们骑着马飘然而过,人们都躲得远远的。”

“那二小姐,到底有多漂亮?她上学堂,学堂什么样?”

父亲白了我一眼,那意思是怎么问这些,“其实我只见过一两面,因为她常年在外上学,有一次,听人说‘看二小姐’,只见她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身上穿着红缎子,就像一片彩云,倏地一下就过去了,连脸模样都没看清。”

看来再问也是白搭,父亲的确没见过,见了还没看清,也只有问夏五爷了。

看来夏五爷的确就是当年蓝布衫无疑!

夏五爷的形象在我眼里越来越明朗了,但又似乎愈加模糊了,越来越多的疑问激荡在我的脑海里。夏五爷是蓝布衫无疑,是个大英雄无疑,但他那凄凉哀婉的爱情故事却是个谜。

种种的疑虑充斥在我的脑海里,让我不安也不能平静,我恨不得马上就去找夏五爷问个清楚,但又怕夏五爷不肯向我轻易提及,事情只能一步步地来,问急了可能什么也得不到,因为这是他的痛,他的伤疤,这等于揭开他的伤疤来看看。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古来稀的年龄,却不说身体还硬朗,岁月几乎磨尽了他当年的锐气,也应该侵蚀了他的伤痛,难道就这样随着他的身体永远地埋藏到地下去吗?我不甘心。

夏五爷能单独给我讲“蓝布衫”的故事,且今日已说露了嘴,并且也已承认,应该不会没有下文,这只能是个时间的问题。

我不知怎的突然恨起夏五爷来,这个破老头子成天拿这些破故事来忽悠我,真正的故事却被他埋藏在心底。真是亏待了我的小板凳子,以后,哼!我不拿了。

同时我又想,得尽快从这个骚老头子嘴里掏出这颗“金牙”来,万一,我是说“万一”,哪一天他老人家想冯婉儿想的不行,或者想出个好歹来,那可如何是好?再说他这么大年纪了,也说不定……

我又想起当时的情形,父亲说当时北一抹东一抹全是桑树,我咋就在地边上只看到一两棵,而且很矮小,就问父亲。

父亲说:“半个世纪过去了,经过几代人,才形成这个样子。那时候家家养蚕,养蚕就需要大量的桑树,要知道养蚕这玩意风险很大,当时还是冯家闯出来的路子,主要是销往南方,养蚕主要用于抽丝,有时年景不好,桑树就会生病,蚕也就大量地饿死等等什么情形都有,以后就不养了,改为种地,种地就不能有桑树,所以就年年砍伐,现在就剩下一两棵而已。”

“那往房顶上扔小孩的事也是真的了?”我猛然又想起往屋顶上扔小孩的事。

父亲说:“当时也没人亲见,就听说是从屋前边扔上去,有人在屋后边接着,不能让小孩落地。倘落在地上给甩死了,就要赔偿人家一笔钱。”“钱当什么?这不是拿着人命当儿戏吗?简直是惨无人道!”我说。

我又问及冯家怎样对本村人好的事。

父亲说:“对本村人好,实际上是从不祸害本村人,冯一堂的老婆还经常接济一些穷人,谁家有什么过不去的困难,只要找到这个女人,她一定会接济一二,而且冯一堂也从未阻止,也就是说冯一堂这个人也不坏,所以就有了二小姐这样知书达理的女人,要知道那时候女孩子是裹脚的,以小脚为荣,但冯婉儿却是本村第一个未曾裹脚的女人,也不妄让夏五爷爱的彻心彻骨,夏五爷竟在这里等了几十年,倘冯婉儿还健在也应该有夏五爷这么大,也应该是七八十的人啦。可是几十年来竟杳无音信,真是让人可惜!”

我突然有了为夏五爷寻找冯婉儿的冲动。

象子抒

梅花如雪 $17

我本想问你的,却让你给问了;按照礼尚往来的说法,我问了,你也得回答吧。

我就又问道:“爹,夏五爷打过鬼子吗?”我得把夏五爷了解清楚,否则日后有后生问起来,我如何回答啊?说不知道?后生岂不心凉半截,那要是夏五爷都没打过鬼子,夏五爷是蓝布衫的事就无从谈起,夏五爷的话也就不能相信,我以后讲起这个故事来,就不能把蓝布衫与夏五爷混为一谈。

父亲端起茶来呡了一口,可能是甜兮兮的,他经常这样说的,沉呤了一下,开始娓娓而谈:

“我们村按姓氏及人口多少自古以来有‘马、刘、冯、陈、吴、曹、郭、魏、夏’之说。也就是说马家最多,刘家次之,夏家最少。

您夏五爷是五几年来到咱这个村子...

梅花如雪 $17

我本想问你的,却让你给问了;按照礼尚往来的说法,我问了,你也得回答吧。

我就又问道:“爹,夏五爷打过鬼子吗?”我得把夏五爷了解清楚,否则日后有后生问起来,我如何回答啊?说不知道?后生岂不心凉半截,那要是夏五爷都没打过鬼子,夏五爷是蓝布衫的事就无从谈起,夏五爷的话也就不能相信,我以后讲起这个故事来,就不能把蓝布衫与夏五爷混为一谈。

父亲端起茶来呡了一口,可能是甜兮兮的,他经常这样说的,沉呤了一下,开始娓娓而谈:

“我们村按姓氏及人口多少自古以来有‘马、刘、冯、陈、吴、曹、郭、魏、夏’之说。也就是说马家最多,刘家次之,夏家最少。

您夏五爷是五几年来到咱这个村子的,在咱村只此一家,而且夏家只有夏五爷一人,他的老家在南边马家河子一带,距我们这里大约有几百里路,他每年都回去一两趟。他在家里排行老五,故人称‘夏五爷’。

至于他为什么在我们村里居住那就说来话长了,真正知道的人很少,因为他向来守口如瓶,但时间长了人们对他多少也了解一些。他来这里居住的目的据说是为寻找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叫冯婉儿,是咱村大地主冯一堂家的二小姐。

当时冯家是咱村的大地主,家有良田上百顷,家丁数十人之多,还有自己的还乡团,还乡团大约几十人,个个有枪,冯一堂为人不错,特别是对本村人,从不对本村人下狠手。

冯一堂总是带了人到别处做事,听说在外边也是极其残忍的,把人家的小孩好端端地扔到屋顶上,当然那时候的屋没现在的高,而且都是草房子,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倘若小孩无事便罢,若有个好歹那小孩便活不成。

但这事到底是不是冯一堂所为,谁也没有见过,也许是其手下人所为。因为冯一堂相貌忠厚,一介书生之像,谁也不相信他会做出那种事。而且冯一堂对待咱本村人特别好,从不下死手,他的老婆更是一个吃斋念佛的人,所以当时都想到他家里去当长工。我还曾在他家干过。后来解放了,他们全家就搬到台湾去了,以后就杳无音信了。

那时候我们村子东面北面全是桑树,家家养蚕,蚕最怕见生人,一见生人就毁,所以养蚕的人家非常注意这个。

冯婉儿是冯家的二小姐,人品非常出众,长得格外漂亮,常年在外上学堂,他们应该是在打鬼子的时候在部队上认识的,但是夏五爷对这些事从来不说,也就没人知道。

他五几年来的时候,冯家已没人,冯家大院也已不复存在。也许是为了寻找和等待冯婉儿,他从此便在此住了下来,但几十年过去了,冯家却是杳无音信。他那时也只有三十来岁的光景,人又长得魁梧英俊,不知有多少媒婆上门为他提亲,他都拒绝了。后来人们才知道他那是在等待他的心上人——冯婉儿。

至于他怎么与冯婉认识、怎么相爱、后来又怎么分开了,谁也不知道,因为夏五爷只要提到这事就反脸,或者是沉默无语。

父亲又端起茶碗来喝,一端竟是一滴茶也没有,我都忘倒了,怎么这事你以前从不提起呢?还害我跑到夏五爷那里去讨故事,这不是现成的吗?可惜啊可惜!你不会讲故事,你看主要内容——最精彩最感人最轰轰烈烈的爱情被你一句话带过——“不知道,不清楚”那还不如不讲,把我胃口都吊到梁上了,一看梁上什么东西也没有,真让人失望,有这么讲故事的吗?你就是编也得编一段不行?你不知道他的爱情也罢,人家的爱情是人家的秘密,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但你总得把咱村当时的原貌说得清楚点吧!这日后我若给后生讲起来,还不越讲越少,越讲越笼统、越讲越糊涂了。

象子抒
楼顶上的小斑鸠 - 队长

八十

看吧,

四周是拥挤的高楼大厦,

我是一粒无足轻重的尘沙,

经历风雨的冲刷。


忘记吧,

一切侵蚀的年华,

还有那个忧郁的她,

伴着岁月的风沙。


去吧!

头顶蓝天看风刮,

弱不襟风浑不怕,

一路飘洒到天涯,

我是一粒尘沙。


历经风雨一路南下,

到哪都是我的家,

有惊喜也有惊讶,

滴答滴答,

你是我的冤家,

有风也有沙。

八十

看吧,

四周是拥挤的高楼大厦,

我是一粒无足轻重的尘沙,

经历风雨的冲刷。


忘记吧,

一切侵蚀的年华,

还有那个忧郁的她,

伴着岁月的风沙。


去吧!

头顶蓝天看风刮,

弱不襟风浑不怕,

一路飘洒到天涯,

我是一粒尘沙。


历经风雨一路南下,

到哪都是我的家,

有惊喜也有惊讶,

滴答滴答,

你是我的冤家,

有风也有沙。

象子抒
纵容 - Capper/LEGGO

七十九

在想你的梦中,

清风明月如此凄冷,

想你有了太多的内容,

昨日的欢笑声依稀分明,

如今却满是伤痛,

一杯苦酒伴孤灯,

正是月明中。

海誓山盟,几时成衷,

涛涛江水朝东,

我冷眼看风。


清山绿水,

请给我个笑脸,

让我忘记昨天,

去踏上新的征途,

不管天色变幻,

我要把梦圆。

七十九

在想你的梦中,

清风明月如此凄冷,

想你有了太多的内容,

昨日的欢笑声依稀分明,

如今却满是伤痛,

一杯苦酒伴孤灯,

正是月明中。

海誓山盟,几时成衷,

涛涛江水朝东,

我冷眼看风。


清山绿水,

请给我个笑脸,

让我忘记昨天,

去踏上新的征途,

不管天色变幻,

我要把梦圆。

象子抒

七十八

望尽天际的流云,

问你去哪里?

望着繁星的夜空,

难表我心声。

也许长夜伴孤灯,

也许飞花曾入梦,

我只有在夜行中,

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想追回千里梦。

心中已是千疮百孔,

问遍了苍天众生,

一切因果皆有始终。

七十八

望尽天际的流云,

问你去哪里?

望着繁星的夜空,

难表我心声。

也许长夜伴孤灯,

也许飞花曾入梦,

我只有在夜行中,

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想追回千里梦。

心中已是千疮百孔,

问遍了苍天众生,

一切因果皆有始终。

象子抒
最初的地方 - 刘若英

七十七

在那个漂泊不定的梦里,

你是我心灵的港。


纵是千里漂泊,

纵是天涯流浪,

你是我无限的遐想。


从南方到北方,

从家乡到边疆,

你是我的方向。


夏天的雨,

秋天的风,

一切总成过往。


大街小巷,

傍晚的池塘,

有你款款的脚步留芳。


夜里惊回千里梦,

梦醒思故乡,

你是我的村长。


乱山扬戈,

踏遍了夕阳,

你却在山坡上牧羊。

七十七

在那个漂泊不定的梦里,

你是我心灵的港。


纵是千里漂泊,

纵是天涯流浪,

你是我无限的遐想。


从南方到北方,

从家乡到边疆,

你是我的方向。


夏天的雨,

秋天的风,

一切总成过往。


大街小巷,

傍晚的池塘,

有你款款的脚步留芳。


夜里惊回千里梦,

梦醒思故乡,

你是我的村长。


乱山扬戈,

踏遍了夕阳,

你却在山坡上牧羊。

象子抒

七十五

我来自天空,栉风沐雨,

飘渺的星空,寂寞无声,

没有哀怨,亦没有伤痛,

我在默默地往前冲。


没有欢歌,没有掌声,

无边的云雾擦肩而生,

冷言嘲讽欲使人堕落,

我从天际来生。


冥冥中早已注定,

我与你没有重逢。

望尽日落日升,

我与日月争峰。


我是飞来峰,

但见星月与共。

七十五

我来自天空,栉风沐雨,

飘渺的星空,寂寞无声,

没有哀怨,亦没有伤痛,

我在默默地往前冲。


没有欢歌,没有掌声,

无边的云雾擦肩而生,

冷言嘲讽欲使人堕落,

我从天际来生。


冥冥中早已注定,

我与你没有重逢。

望尽日落日升,

我与日月争峰。


我是飞来峰,

但见星月与共。

象子抒

七十六

跑马溜溜的山上,有一个姑娘,

烈风吹着草原作哗啦啦地声响,

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看着流云飞去的方向。


我的心也在飞翔,

野火烧不尽我的梦想,

——我要去北方。


草原之上有一群白色的羊,

还有一个牧羊的姑娘,

她温柔又善良,

她可爱又迷惘,

像一只温顺的羔羊。

七十六

跑马溜溜的山上,有一个姑娘,

烈风吹着草原作哗啦啦地声响,

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看着流云飞去的方向。


我的心也在飞翔,

野火烧不尽我的梦想,

——我要去北方。


草原之上有一群白色的羊,

还有一个牧羊的姑娘,

她温柔又善良,

她可爱又迷惘,

像一只温顺的羔羊。

象子抒

七十四

一阵小雨过后,

空气无比清新,

在这个雨季里,

我又想起了你。


一袭粉红色的风衣,

衬映着你的迷离,

我无意中喜欢上你,

可惜你却不曾注意。


小雨纷纷的雨季里,

撑着一把丁香做的雨伞,

载着你从小巷中走过去,

你却不曾回首留意,

我在望你,远远地,

只到你消失在风里。


你在我心底留下美丽的痕迹,

可我不能在那一瞬间把握住,

眼看你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却没有勇气向前去追你,

这是我的懦弱和缺乏勇气,

只愿能再一次遇见你,

以偿我梦里魂归来兮。

七十四

一阵小雨过后,

空气无比清新,

在这个雨季里,

我又想起了你。


一袭粉红色的风衣,

衬映着你的迷离,

我无意中喜欢上你,

可惜你却不曾注意。


小雨纷纷的雨季里,

撑着一把丁香做的雨伞,

载着你从小巷中走过去,

你却不曾回首留意,

我在望你,远远地,

只到你消失在风里。


你在我心底留下美丽的痕迹,

可我不能在那一瞬间把握住,

眼看你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却没有勇气向前去追你,

这是我的懦弱和缺乏勇气,

只愿能再一次遇见你,

以偿我梦里魂归来兮。

象子抒

七十三

远山你看,

我在召唤,

你以连绵保持你的尊严,

我在心里面把你攀援,

只怨你已随清风走远。


轻风送我到天边,

与她再续前缘,

在雨中漫步一把小伞,

走进雾里云烟,

走出世纪的边沿。


忘却了哀叹

还有世俗的眼,

没有顾念,

就这样走远,

走出我们的理想和信念。

七十三

远山你看,

我在召唤,

你以连绵保持你的尊严,

我在心里面把你攀援,

只怨你已随清风走远。


轻风送我到天边,

与她再续前缘,

在雨中漫步一把小伞,

走进雾里云烟,

走出世纪的边沿。


忘却了哀叹

还有世俗的眼,

没有顾念,

就这样走远,

走出我们的理想和信念。

象子抒

七十二

涛涛江天,

挥舞长鞭,

遥指飞烟,

梦里无边。


涛涛江天,

一马平川,

俯仰慨叹,

我当归还。


涛涛江天,

回头是岸,

百花似渐,

一往无前。


涛涛江天,

浪子海燕,

开弓无箭,

直指苍天。

七十二

涛涛江天,

挥舞长鞭,

遥指飞烟,

梦里无边。


涛涛江天,

一马平川,

俯仰慨叹,

我当归还。


涛涛江天,

回头是岸,

百花似渐,

一往无前。


涛涛江天,

浪子海燕,

开弓无箭,

直指苍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