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灶门炭治郎

0
394.2万浏览    373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1-27 11:13
杰金斯先生

剧组pa2


画了很多皮皮狛,满足了我画超多眼睫毛人的欲望

p3狠狠画了狛治在候场的时候跟一块候场的小朋友的互动

灶门家出场的挺多…干脆打个炭治郎的tag好了

剧组pa2


画了很多皮皮狛,满足了我画超多眼睫毛人的欲望

p3狠狠画了狛治在候场的时候跟一块候场的小朋友的互动

灶门家出场的挺多…干脆打个炭治郎的tag好了

🎴幽霜🎴想要改變

不許兇他(*'-')ゞ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초끝달@228_uo

不許兇他(*'-')ゞ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초끝달@228_uo

Nakazawa_Yuki

【鬼灭之刃自制动画】灶门炭治郎 VS 富冈义勇(上)【打斗练习】

b站→走这里

视频:Yuki Nakazawa
bgm:动物森友会 -12AM(Sunny)
           Scenario Battle

大家好久不见!
开学之后变得比我想象的要头秃太多,人已经起飞了,只能断断续续地做点练习。

这次的视频是因为我觉得应该练习一下打斗,然后用自己喜欢的角色画会比较开心,因此得到的产物,不涉及本篇剧透所以可以安心食用,基本上可以当作是个学习笔记。
剧情前提:义勇在给炭治郎训练,训练内容是用...

【鬼灭之刃自制动画】灶门炭治郎 VS 富冈义勇(上)【打斗练习】

b站→走这里

视频:Yuki Nakazawa
bgm:动物森友会 -12AM(Sunny)
           Scenario Battle

大家好久不见!
开学之后变得比我想象的要头秃太多,人已经起飞了,只能断断续续地做点练习。

这次的视频是因为我觉得应该练习一下打斗,然后用自己喜欢的角色画会比较开心,因此得到的产物,不涉及本篇剧透所以可以安心食用,基本上可以当作是个学习笔记。
剧情前提:义勇在给炭治郎训练,训练内容是用不熟悉的武器(短刀)打架,被刺中的人就算输了。
因为想画画看刀斗术,中心思想是机动力比较高但是没什么经验的人打经验比较多的人,所以义勇基本上没怎么移位置,但是炭治郎已经转了好几圈了。
剧情中的短刀是类似小木片的东西设定层面上没有杀伤力。
是全动画,暂时是草稿,不知道会不会清稿,但是还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服装有简化,偶尔会出现光头,但是还是希望大家食用开心,有台词(但是比较随意)。
画风并不是原作画风请注意。
看了各种的合气道截拳道之类之类的视频,如果我会打架的话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演一遍x。
总之尽力了。
没能打满一分钟。
本来是想加音效的,但是音效完全被bgm盖住了,所以最后还是没加,希望能找到解决方法。
主要是体术,因为还在纠结是画私设黑道pa还是原作好(因为很想画画看呼吸法),所以是薛定谔的裤腿,请谅解。
这是上篇,如果反响好的话会有下篇。
能喜欢的话真的非常感谢!

以上。

君子芝兰

【鬼灭之刃同人】鬼灭家长群 (76)

为了区分,原著的部分会加深,对话【】,心声则会【‘’】

就算是原著,有些部分也会根据我自己有一些改变。

家长们进入世界画卷内的剧情也会被加深,差别就是对话会“”

期待小天使们的评论呐~

更踹名单: @夏姝  @清心彼心  @文若水  @活人不医  @🍁『南灼』🍁请假到放假✨  @鸣殇  @Shingaki  @风铃szd!  @哒宰最棒  @柒梓笙.  @ঞོོོ君雪࿐ོ...


为了区分,原著的部分会加深,对话【】,心声则会【‘’】

就算是原著,有些部分也会根据我自己有一些改变。

家长们进入世界画卷内的剧情也会被加深,差别就是对话会“”

期待小天使们的评论呐~

更踹名单: @夏姝  @清心彼心  @文若水  @活人不医  @🍁『南灼』🍁请假到放假✨  @鸣殇  @Shingaki  @风铃szd!  @哒宰最棒  @柒梓笙.  @ঞོོོ君雪࿐ོོོ  @何以笙箫 

月下的蝴蝶可真美啊,你说呢?

=============================


(76)



【吹葫芦?】咬了一口爱心饭团的少年弯眸笑笑,【是要吹出动听的声音吗?】



【不是的,是要吹爆它哦。】



【喔——咳咳?!】惊得差点被一口饭团噎到的炭治郎不敢置信地反问三连:【诶?要吹爆这个?坚硬的葫芦??】



【是的。】见到三小只理所当然地点头,长男差点昏过去,而且他刚才听到了什么,这葫芦还不是普通的葫芦,而是经过特殊处理,变得更坚固的葫芦!?



“哇噢?哈哈哈——这是什么超特别的训练啊??”有人笑出了泪花。



“吹得破吗?!”有人一脸震惊,不禁怀疑以前被超硬葫芦砸到的自己,葫芦,是很硬的吧?



“这是葫芦,不是水球啊?”茑子露出疑惑的眼神。



“他们是认真的吗?不会是开炭治郎的玩笑吧?”



“嘛,会呼吸法不一样。”桑岛慈悟郎还没回来,比较熟悉鬼杀队的炼狱槙寿郎开口解释。



主公笑笑不解释,嗯,即使自己第一次听说小忍給继子们的训练是吹葫芦的时候也惊讶过。



【吹爆葫芦?!】戴着日轮耳札的红发少年一脸震惊。



【是,而且香奈乎大人已经可以吹爆这个大小的葫芦了哦!】锵锵,炭治郎瞪大双目地看着小女孩们笑盈盈地拿出了半人高的葫芦展示给他看。



“蝴蝶,你这小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宇髓影拍拍蝴蝶医师的肩膀,感叹道。



“就算是呼吸法也太特别了吧?这训练方法太奇葩了!”我妻夫人就是那个边笑边同情灶门家小子的人。



【好——大!!】家长们一看炭治郎的夸张表情便忍不住想笑。



【我会加油的!!】



“哈哈猜到了,我就知道炭治郎不会轻易放弃的!”



十五天后,坐在房顶上的少年浑身沉稳的气息打坐,一边反省自己的能力终究还是不都强大。



【你好?你好——】柔软好听的声音唤回了过于集中的少年。



【…在!!】这个气味…炭治郎微微睁开眼睛便看见了目带笑意看着他的蝴蝶医师!



“啊啊这距离…太!近!了!”蝴蝶医师不干了。



“…怎么有种美人计的感觉哈哈?”时透君摸了摸头。



“…该成家了吗?”沉默的灶门家爸爸回头跟自家妻子讨论。



看到对自家女儿非常敏感的蝴蝶医师转头瞪他,葵枝夫人掩嘴轻笑,“当家的,我们家炭治郎的确已经15岁了,但是可能还没到时候哦。”



蝴蝶忍看着眼前努力的少年,欣慰地点头,本就柔和的脸庞更是温婉,【炭治郎君,真努力呢。】



【即使你的两位朋友都已经不知所踪呢。】小少年的脸浮上明显的红晕,蝴蝶忍微微勾唇,紫色的眼眸亦闪过兴味,坐到了少年的旁边。



【一个人不觉得寂寞吗?】



【不,如果我学会了就可以教他们了!】我会连带着伊之助和善逸的份一起努力的!



蝴蝶忍一顿,【…你的心灵真纯洁呢。】



被夸奖了!不习惯被夸奖的长男害羞地抿唇。两人安静了一会儿,炭治郎的余光扫过身边的娇小少女,【…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呢?】



【弥豆子已经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了,而且你们也受到了重伤。】蝴蝶忍笑着回答出‘标准’的答案。



【还有,我想把我的梦想托付给你。】说到梦想二字时她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轻,目光深远。



【梦想?】



【没错哦,我的梦想就是人和鬼能够友好相处呢。如果是你的话,肯定能够办到吧。】她依旧笑着,炭治郎却闻到了生气的气味,耿直的长男关心地开口询问,【你在生气吗?】



【虽然你一直笑着,可我总能闻到带着怒气的味道…】



“…这傻小子。”有直接这样问的吗?蝴蝶医师无奈地扶额。


“小忍的微笑都挂不住了呢。”每一次看见二女儿笑脸都不由觉得难受的蝴蝶夫人略显担忧。



被戳穿了笑脸面具的蝴蝶忍顿住了,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说破自己的真实情绪,【是啊,我…或许是一直都在生气呢。】



【我最喜爱的姐姐被鬼残忍地杀死了,从那一刻起,只要看见人们因最重要的人被鬼杀害而落泪时,每当我听见那绝望至极的悲吟时,我的心中都会积累怒气,不断膨胀。】



【心中总会有一种难以释怀的厌恶感,我想其他的柱也是一样的吧。】蝴蝶忍依旧望着前方,也不集中于一点,只是望着,【可是这次他们直接看到了不吃人的弥豆子。而且主公的态度也很明确地摆在那里,不会有人去伤害弥豆子的,你放心。】



【…我的姐姐像你一样,是个很温柔的人。】那么温柔良善的,柔软的人啊。



【以同情之心去对待鬼,甚至在临死之际也依旧怜惜着鬼。】待她提着药箱赶到时,姐姐已倒在血泊中,嘴角都是咳出的鲜血,温柔的紫眸有些涣散,看见她时却悲伤地笑了。



那时被姐姐抬手轻抚脸颊,亲人鲜血的腥味至今还在她的鼻间萦绕,【小忍…我的妹妹…作为一个平凡的女子活下去吧,不要去憎恨鬼…】



她无法再呆在妹妹身边保护她了,如果有神明的话,神啊…至少让我可爱的妹妹平安健康地活下去…不要执着于鬼,不要执着于为我复仇…花柱看着哭泣的妹妹,满心的疼痛也别无他法,只是愧疚地闭上了眼睛。



只要一想起过去,蝴蝶忍便忍不住自己的悲怒。



炭治郎的眼神温柔而不忍,任身边的少女难得地发泄出悲伤和怒气,【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在我眼里,杀了人的鬼有什么好可怜的呢?太可笑了…可若那是姐姐的愿望,我必须要继承。】



【如果最喜欢的姐姐愿意对我绽放笑容,那么我愿意努力思考,努力改变。】



【不过我现在…有些累了。】蝴蝶忍想起了蜘蛛山那只满口谎言的鬼,不仅仅是它,还有更多更多的…【炭治郎君,请继续加油吧!请一定要保护好弥豆子小姐。】



【我一想到有你在替我而努力便放心了,心里痛快了许多。】炭治郎说不上来忍的表情终究包含了多少复杂的情绪,他的嗅觉只告诉了他,这个人好似放下了什么。



让他觉得有些悲伤。



不待他思考出什么,蝴蝶忍留下他离开了。



空间内的家长们安静了许多。蝴蝶夫妇紧握着对方的手,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情绪,看着女儿的衣角从画面中消失。



晨兮指尖微动,让他们看见了背过身子的蝴蝶忍释然又决绝的表情。



“小忍她,究竟是放下了什么?”蝴蝶夫人落下眼泪,方才画面里出现的经历生离死别女儿们已足够让她心碎。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妙呢?”直觉性的前忍者皱着眉。



“或许那孩子,放下了生的欲望。”炼狱瑠火了然地低眸,轻声地开口。



“她认为自己为了姐姐而背负的梦想可以被炭治郎继承下去,于是她决定放下了那个责任。”她能理解那个感觉,虽然悲伤,但像是终于可以放心赴死…



“主公大人,忍那孩子会不会进行什么危险的事情?”蝴蝶医师回头问道。



产屋敷耀哉沉吟一声,眉头微皱,回忆和自家虫柱孩子的相处,“我亦很是担心忍那孩子,可不论我怎么试探劝说,她甚少会表露出什么。直到刚才,我总觉得她平时很专注于研究紫藤花毒这一事,可能有些蹊跷…”



“目前来说我们知道的太少了…”



“她不会真的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吧?”



晨兮看着家长们担忧的表情,眼眸闪过一丝不忍。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的故事啊。



之后,才让他们知道真相吧?



灶门炭十郎收回打量着少女神明的目光,默默叹息。




=============================

纵使痛苦到无法呼吸,你也愿意打开真相的门扉吗?



_盐水摊_

草稿风格警告!!


画了生存if和贴贴——并且尝试了一下分镜!不过、谁来救救我的线条…


:炼狱先生正在摸将来的继子的脑袋

草稿风格警告!!


画了生存if和贴贴——并且尝试了一下分镜!不过、谁来救救我的线条…


:炼狱先生正在摸将来的继子的脑袋

🎴幽霜🎴想要改變
直接藏口中是什麼玩法🤣🤣...

直接藏口中是什麼玩法🤣🤣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한박 (@han999999)

直接藏口中是什麼玩法🤣🤣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한박 (@han999999)

🎴幽霜🎴想要改變
某一種程度上很好ヽ(*゚∀゚*...

某一種程度上很好ヽ(*゚∀゚*)ノ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つつやぎ  (@tutuiyagi)

某一種程度上很好ヽ(*゚∀゚*)ノ





已授權:(授權合集)

Twitter作者:つつやぎ  (@tutuiyagi)

德云社颜值担当

【All义】执迷不悟 3

*设定:锖兔在最终选拔的时候牺牲了,义勇除了十分怀念挚友锖兔外,也处于一种极度自责的情绪中,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姐姐和锖兔也不会死(基本跟原著差不太多)


*关于鬼杀队对义勇的态度,可以说表面厌恶,内心喜欢义勇,但就是不会表达。以至于全程义勇都以为大伙儿讨厌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不配跟他们在一起。鬼杀队也着急,就想着用各种方法,可结果......


*所以,这些人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不拆蛇恋!!!⚠️


*全程ooc!!!注意避雷!!!⚠️


—————————————————


对于炭治郎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跟义勇独处。所以,哪怕是一些不好的目光刺向...

*设定:锖兔在最终选拔的时候牺牲了,义勇除了十分怀念挚友锖兔外,也处于一种极度自责的情绪中,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姐姐和锖兔也不会死(基本跟原著差不太多)


*关于鬼杀队对义勇的态度,可以说表面厌恶,内心喜欢义勇,但就是不会表达。以至于全程义勇都以为大伙儿讨厌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不配跟他们在一起。鬼杀队也着急,就想着用各种方法,可结果......


*所以,这些人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不拆蛇恋!!!⚠️


*全程ooc!!!注意避雷!!!⚠️


—————————————————


对于炭治郎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跟义勇独处。所以,哪怕是一些不好的目光刺向他,他也不介意向目光的主人宣誓主权。


就比如现在的炼狱杏寿郎。


炭治郎勾了勾嘴角,原本还放在义勇小腹上的手慢慢上移,来到义勇的脖颈出,来回游走。


义勇身体颤抖了下,回头不解的看着炭治郎。


“怎么了义勇先生?”依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笑问道。


“没什么。”说实话,炭治郎的举动过于亲密了。但身为师兄的义勇并没有表露出来,天真的以为只是师弟的撒娇,也就默许了炭治郎的行为。




殊不知,就在炭治郎做着这一切的同时,赤红的眸子时不时望着窗外那抹身影。


尤其当看到杏寿郎双拳紧握时,炭治郎的眼神更得意了。


看呐,义勇先生现在是我的哦,炼狱先生。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响了起来。


“唔姆!富冈!灶门!你们好啊!”


果然,炼狱先生忍不了了吗?炭治郎趴在义勇背上,笑得意味不明。


“啊,是炼狱啊。”义勇欲起身,却被身后抱住他的少年又一次禁锢住了。


“炼狱先生来找义勇先生做什么呢?”炭治郎抬起头,问。


依旧是阳光般的笑容,在义勇看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在炼狱杏寿郎看来,那眼中透露着【警告】


那是隐藏在赤红眸子下的,不易察觉的【警告】


但杏寿郎并没有被这眼神有所影响,只是眯了眯眼,笑着回答:


“唔姆!家里番薯不够了,想请富冈帮忙!”


“这种事为何不让千寿郎帮忙呢?”


“千寿郎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呢!不好再麻烦他!”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义勇,不给反应的机会,直接朝门口走去。


看着空落落的手,炭治郎有些怅然若失,内心也空了好大一截。


而义勇回头看向炭治郎时,发现他这个师弟情绪有些低落。


应该会难过吧?毕竟自己答应了来陪他们玩,现在却又突然离开。


还是赶紧做完活回来道歉吧,要是因为这个让兄妹俩生气了可不好啊。




......




“唔姆!麻烦你了富冈!”杏寿郎擦了擦汗,抱歉的笑了笑。


义勇摇摇头,表示没事。


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大大小小的坑,觉得番薯应该都挖的差不多了。


黄昏即将落幕,天也快黑了,自己得赶快回去才行。


“那我先走了。”义勇刚一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重物掉落的声音。随后,一双大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义勇大惊,发现自己怎么也动弹不得。


什么情况?炼狱他......


就在义勇大脑飞速运转之际,一道热浪突然打向耳边——


“义勇......”


炼狱刚刚是在叫我的名字吗?为什么......平时不是一直称呼姓氏的吗?


义勇依然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直到与炼狱面对面时依然困惑不已,深海般的眸子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看不清表情的男人。


“炼狱,你还好吗?”伸出手,在炼狱面前晃了晃。


突然,手被一把抓住了,紧接着一股力量迫使义勇向前靠去。


距离近到对方的气息都能打在脸上。


慢慢的,对方的脸越来越近,顿时义勇的脑子一片空白。


等等,炼狱他要干嘛?


陌生的感觉袭向义勇,害怕的紧闭眼睛,低着头颤抖的想要躲开。




就在这时,炼狱靠近的动作停了下来,回头望去。义勇也解脱般睁开眼睛。


很快,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秒,时透无一郎钻了出来。


“啊,不好意思。”无一郎平静道。


“我来找富冈,结果他不在家,我就找到这里了。”


“是时透啊。”炼狱悠悠的打着招呼,眼神却透露着一丝不满。


原来就是这小孩儿刚刚拿石头砸我的吗?


原来,堂堂霞柱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啊。炼狱戏谑的笑了笑。


“可以的话,我就带着富冈走咯。”不给炼狱回答的机会,拉起富冈的手离开了。


而义勇也没拒绝。刚刚炼狱的行为太反常了,反常到让义勇有些害怕。


而时透的出现,正好解救了他此时的处境。


恩......有空了就去感谢下时透吧。




望着义勇和时透离去的背影,炼狱立在原地发呆。


月光斜斜的洒向院落,照亮了房子和院落,除了炼狱的脸庞。


真是的,明明差一点就成功了,真是个不会看场合的小孩儿啊。


不过呢,也不能太着急,刚刚义勇有些害怕,应该是自己吓到他了。


反正以后机会多得是,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




回到家的义勇,因为有些累的缘故,也没洗漱,便直接换上睡衣,倒头大睡。


全然不顾还有一个时透在他家中。


“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呢。”捂着通红的脸,小声嘀咕。


义勇换衣服的场景,属实让时透的脸红的不行,即使在夜里。




整理好情绪的时透,看着义勇睡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轻轻走上前,手指穿过义勇的发间,然后拿在手里慢慢摩挲着。


目光下移,瞥见了因为有些宽大的睡衣而露出的锁骨。


露出的一大截,看得时透咽了咽口水。想了想,也钻进了被窝,抱着义勇。


好香啊,义勇身上。时透又凑近了些,看着锁骨和白皙的脖颈,轻轻的在上面留下痕迹。


嗯,标记了印记,就证明义勇是他的了。


义勇睡得很沉,对于时透的wen也只是皱了皱眉,不满的动了下身子,便又安静了。


而时透则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抱着义勇睡下了。





巳安

官方,不 愧 是 你 


重要之人一个个消失,描绘的未来还未开始就已结束。奔向光明的代价,是坠入黑暗的你。


已经麻木了好吧家人们


官方,不 愧 是 你 


重要之人一个个消失,描绘的未来还未开始就已结束。奔向光明的代价,是坠入黑暗的你。



已经麻木了好吧家人们


桃桃鹤

【all炭】古堡日记 45

-以下正文-


要说这场宴会是谁的风头最盛,应该就是第一次参加的炭治郎了。


他就静静坐在那里,没有主动和任何人社交,沉默的吃蛋糕、沉默的喝饮料,偶尔被富冈义勇服侍着擦擦嘴,炼狱杏寿郎也心甘情愿在一边听候差遣。大概到了休息时间,他便矜贵的起身离开宴会。


他没有做什么,所有人的视线却都落在他身上。


实在是太令人好奇了,这位新晋的亿万富翁,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让他的两位养子对他如此心甘情愿的臣服。


世人大概永远没办法得知其中的答案。


*


回程的车上,炼狱也在。...


-以下正文-

 

要说这场宴会是谁的风头最盛,应该就是第一次参加的炭治郎了。

 

他就静静坐在那里,没有主动和任何人社交,沉默的吃蛋糕、沉默的喝饮料,偶尔被富冈义勇服侍着擦擦嘴,炼狱杏寿郎也心甘情愿在一边听候差遣。大概到了休息时间,他便矜贵的起身离开宴会。

 

他没有做什么,所有人的视线却都落在他身上。

 

实在是太令人好奇了,这位新晋的亿万富翁,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让他的两位养子对他如此心甘情愿的臣服。

 

世人大概永远没办法得知其中的答案。

 

*

 

回程的车上,炼狱也在。

 

炭治郎的作息规律,到点就困了。

 

他上车之后,有点恹恹的,懒懒的靠在座位闭目养神。

 

炼狱坐在对面一侧,拘谨得不像这辆车子的主人。

 

他分明拥有比炭治郎更大的权力、更高的身份,却没有足够的底气,因为他犯错了。

 

一路沉默直到古堡大门打开,炼狱先下车,炭治郎歪着脑袋靠在义勇的肩膀上,养出来圆润的脸颊肉被挤出一小团。

 

炼狱站在车门边,犹豫要不要叫醒炭治郎。

 

义勇没说话,曲起指节蹭了蹭炭治郎的脸,然后——

 

把炭治郎捏醒了。

 

因为脸颊的疼痛而醒来的炭治郎顶着红红的右脸颊茫然不知所措。

 

迷茫的水润眼睛里几乎写着“发生了什么”几个字。

 

他捂着自己的脸颊,在看见义勇含笑的双眼后,明白了恶作剧的始作俑者。

 

义勇干净的皮鞋上留下一个脚印,然后车门边的炼狱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就接住了气呼呼的炭治郎的手。

 

恰到好处的和他契合。

 

炼狱小心翼翼牵着对方的手,了不起的大人物在面对爱人的时候也是个胆小鬼。

 

炭治郎吧嗒吧嗒走了一段路,要上旋转楼梯的时候,炼狱半蹲在他面前。

 

“我背你吧。”

 

“我自己可以走。”

 

炭治郎不是在耍脾气,他真的可以自己走,这种小事就没必要拜托别人帮忙了。

 

而且他早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换上毛绒绒的拖鞋了,走路很舒服的。

 

炼狱半蹲下来的动作使他身上的西装多了几分褶皱,宽厚的肩膀背脊被勾勒出轮廓,靠在上面能感受到炙热的体温,还有淡淡的男士香水。

 

“会把衣服弄皱的,起来吧。”

 

炭治郎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说别的,也没管炼狱有没有站起来,径直越过他上楼去。

 

在他即将关上房门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跑步声,炼狱快步追上来,伸手撑住门板,又觉得这个动作太冒犯,松手垂在身体两侧。

 

“需不需要睡前故事?”

 

他有些喘,按照炼狱的体能其实不应该,他从跑步机上满身是汗下来都不带喘的。

 

除非猛地进行了高速的剧烈运动。

 

他扬了扬手上的童话绘本,那原本放在走廊另一端的书房中,按照古堡鬼畜的布局,原本跟在炭治郎身后的炼狱能在炭治郎关上门之前赶到也实属不容易。

 

他的头发跑乱了,有一两缕不听话的垂在脸侧,稍微柔和了他身上无情的商场气息。

 

童话故事啊……

 

其实炭治郎已经是大人了,如果是五岁的他或者他已经去世的弟弟,可能会比较感兴趣。

 

想要自己呆一会儿的炭治郎脚尖小小的踢了一下柔软的地毯,但是拒绝的话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出口。

 

实在是炼狱的眼神看上去太可怜了。

 

明明自己就很厉害啊,也没有什么弱点,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却像吃不到肉骨头的小狗在炭治郎门口摇着尾巴。

 

大老虎变成可怜的小狗,这样的反差,还是很能打动人的。

 

原本将要关上的门又推开一些,“进来吧。”

 

炼狱眼中露出亮光,无形的耳朵似乎都立起来。

 

“好。”

 

他几乎是有些迫切的帮着炭治郎把门推开,然后挤了进去,没有防备的炭治郎还被挤得踉跄了一下,扶着门板才站稳。

 

自觉失态的炼狱难得脸红,伸手虚虚扶住炭治郎的后腰,“抱歉。”

 

看起来可不像不好意思的样子,神情美滋滋的很。

 

“但是我要先洗澡,没有这么快睡觉。”

 

炼狱满面红光。

 

“没关系,我等你。”

 

他自觉的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来,把绘本妥帖放置在膝上。

 

见炭治郎还不动,又主动站起来。

 

“需要我帮忙吗?”

 

“我可以帮你搓背。”

 

-本章完-

 

*就是说满古堡都是乖狗狗,多好~


接稿的小绿豆
波吉身边越来越热闹了! 无限列...

波吉身边越来越热闹了!

无限列车篇我哭惨了TAT你们看了吗!

看到大哥就难过,打算平复下心情下期再安排大哥!


这两部番一整个大赚我眼泪

波吉身边越来越热闹了!

无限列车篇我哭惨了TAT你们看了吗!

看到大哥就难过,打算平复下心情下期再安排大哥!


这两部番一整个大赚我眼泪

小宮

鬼舞炭60分「誘引」

鬼滅學園趴

然後

2000粉了,謝謝大家!!


鬼舞炭60分「誘引」

鬼滅學園趴

然後

2000粉了,謝謝大家!!


目立里

又來哈利🎮パロ

⚠️注意,有点那個,你們懂的😎

放课後,只属於兩人秘密夜晚

🔥「這夜還很長哦,🎴少年」

本来再多💦和印,但怕不能过,修正版下次补链接🙏

※如果不能过,我会再想盡辦法给大家发糧🥺

又來哈利🎮パロ

⚠️注意,有点那個,你們懂的😎

放课後,只属於兩人秘密夜晚

🔥「這夜還很長哦,🎴少年」

本来再多💦和印,但怕不能过,修正版下次补链接🙏

※如果不能过,我会再想盡辦法给大家发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