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灶门祢豆子

40.7万浏览    5137参与
_∅∩

迟到的贺年沙雕!
对应的原梗放在p2了
再次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新一年俺也会继续加把劲骑士画画的,靴靴大噶的支持!💪🏻
(悄悄求个蓝手,限流好可怕……)

迟到的贺年沙雕!
对应的原梗放在p2了
再次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新一年俺也会继续加把劲骑士画画的,靴靴大噶的支持!💪🏻
(悄悄求个蓝手,限流好可怕……)

FOOOOCUS

炭治郎突然发现了一个照相机。

所以说炭炭的头到底有多铁???


https://www.instagram.com/kwachiiru/

炭治郎突然发现了一个照相机。

所以说炭炭的头到底有多铁???



https://www.instagram.com/kwachiiru/

冰淇淋

憨憨沙雕鬼灭语c有哪些靓仔进群浪啊?

快看看那群自欺欺人墙上的寡王吧!

p1二维码

p2-3群规

p4自欺欺人墙

号码:744905805

里面一群靓仔陪你一起van要不要?

憨憨沙雕鬼灭语c有哪些靓仔进群浪啊?

快看看那群自欺欺人墙上的寡王吧!

p1二维码

p2-3群规

p4自欺欺人墙

号码:744905805

里面一群靓仔陪你一起van要不要?

何图忧尺/也君君
【歪头杀】 (善逸内心os:祢...

【歪头杀】

(善逸内心os:祢豆子在我边上!在我边上!)

【歪头杀】

(善逸内心os:祢豆子在我边上!在我边上!)

浣花鲤w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地址:主页直通 

『三股辫*祢豆子』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地址:主页直通 

『三股辫*祢豆子』

十六葉

本来打算赶今天画完可惜赶不完了

这两天刷微博明明没病都感觉刷得自己哪里都仿佛有问题(口罩保命😷)

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防护

p1有口罩

p2无口罩

本来打算赶今天画完可惜赶不完了

这两天刷微博明明没病都感觉刷得自己哪里都仿佛有问题(口罩保命😷)

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防护

p1有口罩

p2无口罩

北葵向暖
【义炭】除妖师和他的年兽 其实...

【义炭】除妖师和他的年兽

其实是新年贺图啦,上色废

【义炭】除妖师和他的年兽

其实是新年贺图啦,上色废

Forever.うちはイタチ

狂肝五天………看了191画直接死在了电脑前,没错现在是我的肉体在画,灵魂已经死了,鳄鱼你画你的,我自己yy还不行吗(失了智)p3p4线稿。

狂肝五天………看了191画直接死在了电脑前,没错现在是我的肉体在画,灵魂已经死了,鳄鱼你画你的,我自己yy还不行吗(失了智)p3p4线稿。

盐酱

画了个大合集,新的一年感觉自己越来越沙雕了,第二张图会很正经哦相信我!

画了个大合集,新的一年感觉自己越来越沙雕了,第二张图会很正经哦相信我!

嘘

鬼灭之刃灶门兄妹cos正片

走个程序发一下!

炭治郎:我

祢豆子:寂鳞@Heretic

摄影:荒川

后勤:苍焰


鬼灭之刃灶门兄妹cos正片

走个程序发一下!

炭治郎:我

祢豆子:寂鳞@Heretic

摄影:荒川

后勤:苍焰


臭鸭蛋不臭

【all炭】妖(2)

走进来了一个红发少年,头发有些乱,明显是被吵醒后匆匆起床来这的。

炼狱杏寿郎感受到身后的气息,转身便见这位红发少年对自己笑。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就像父亲给他演示法术时,法术波及到了他一样。

有些烫,也有些难以言喻。

“哥哥!”鼠尾开心的朝来人喊道,一点之前的样子都看不到了。

红发少年点点头,看向炼狱杏寿郎,刚想说些什么,鼠尾抢先朝炼狱杏寿郎开口:“你还不走吗?哥哥已经见过了吧!”

“难道要哥哥送你离开不成?”鼠尾的表情又冷了下来。

炼狱杏寿郎这才回过神来,大声的回答道:“不,大人,我此次来是有求呈信的,所以我可以不用离开的!”

“你……”鼠尾捂住耳朵,不得不说这家伙太吵了,他还...

走进来了一个红发少年,头发有些乱,明显是被吵醒后匆匆起床来这的。

炼狱杏寿郎感受到身后的气息,转身便见这位红发少年对自己笑。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就像父亲给他演示法术时,法术波及到了他一样。

有些烫,也有些难以言喻。

“哥哥!”鼠尾开心的朝来人喊道,一点之前的样子都看不到了。

红发少年点点头,看向炼狱杏寿郎,刚想说些什么,鼠尾抢先朝炼狱杏寿郎开口:“你还不走吗?哥哥已经见过了吧!”

“难道要哥哥送你离开不成?”鼠尾的表情又冷了下来。

炼狱杏寿郎这才回过神来,大声的回答道:“不,大人,我此次来是有求呈信的,所以我可以不用离开的!”

“你……”鼠尾捂住耳朵,不得不说这家伙太吵了,他还想说些什么,毕竟哥哥都没开口:“求呈信也得哥哥同意才行!”

如此言语也还是有些稚嫩了。

其实说来鼠尾虽然比炼狱杏寿郎年岁上大,但论妖的本体年龄,他却是还未成年,而杏寿郎却是已成年。

“见笑了”炭治郎略带歉意的对炼狱杏寿郎说着,无奈的看了鼠尾一眼:“鼠尾有些不懂事,希望您能不那么在意。”他的声音很轻柔,如山间缓缓流下的清泉一般,能令人心情平静。

“没事,大人!”本来就没有计较的炼狱杏寿郎此时更没有理由计较了,他恭敬的说道。

“炼狱先生可以不必如此客气,我叫灶门炭治郎。您可以叫我炭治郎的。”炭治郎摆了摆手,示意炼狱杏寿郎不要那么客气,见他有些不理解,炭治郎顿了顿解释道:“按照规定,我和鼠尾才该对您尊敬,所以请您随意。”

“唔姆,原来如此。”炼狱杏寿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至于是否真正明白,其实他还没想懂。

“哥哥!”鼠尾有些生气,炭治郎既然对求呈信的事只字不提,那么肯定是答应的。

可听说炼狱家的妖本体都是猫头鹰,再加上这人嗓门这么大,他以后可怎么睡好觉?吵道哥哥怎么办?

他才不同意!

“鼠尾不要任性了,以后炼狱先生就住在这了。”知道自家弟弟的想法,炭治郎也是有点对炼狱杏寿郎的嗓门有些头疼。

还有作息,不愧是猫头鹰……

[鼠尾若怕炼狱先生吵到你的话,那便你来安排他的住所吧!不过……不能谋私哦!被哥哥发现了,哥哥会伤心的。]炭治郎给鼠尾传音道,鼠尾这才稍微妥协,这件事终于结束了。

炭治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胸口有些疼痛,想来是那日的伤又裂开了。本来打算休眠一段时间的,但既然炼狱先生来了,也不能亏待他。

算是交代了……

他想着,去了膳房。

这边的鼠尾虽然妥协了,但还是很不爽。他才不想完全按照话呢,但他也知道不能太过,所以……

炼狱杏寿郎只知道炭治郎走后,这个很不友好的少年,就莫名的友好了。

“哥哥叫我带你去‘客房’”鼠尾走在前面,说着。见炼狱杏寿郎没有跟上来,他有些不耐烦了,刚想喊道,却怕露泄,只好提醒道:“请跟上来,炼狱先生。”

炼狱杏寿郎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很有精神的点头跟了上去。

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个对于整个府内略显普通的地方,也离鼠尾和炭治郎的房间很远。杏寿郎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感叹:

不愧是帝妖的府邸,光客房与主人家的房间的距离就如此大,真是超级令人向往其他啊!

“嗯……就这了,你随便选一间吧……”鼠尾指着“客房”淡淡道。语气没有丝毫的不自然:“想必哥哥应该会安排一个照顾你的人,等下我就叫他来,我先走了。”说完鼠尾就很快离开了。

炼狱杏寿郎随便选了一间房间,就住下了。不过,他的肚子饿了。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敲响了。

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仆人。他恭敬的对炼狱杏寿郎说道:“我是炭治郎大人叫来照顾你的,我叫村田。”炼狱杏寿郎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记不起来哪看过他了。

村田介绍好自己后就自顾自的说起来了:“因为以后都是我照顾你,所以希望你配合一点。平常说话一定不要太大声,作息规律要和其他大人一样。吃饭不要吃太多,这会讨人嫌弃的。晚上千万不要在府中乱走,这会吵到其他人的,不要去鼠尾大人房间,大人最讨厌被人吵到了,要遵守府内的规则,还有……”村田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指着自己说道:“最重要的一点,你就算干这些事,也不要带上我,知道了吗?”

“唔姆,知道了!我记起你了!”炼狱杏寿郎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你就是今天早上给我开门的人吧!”显然他没听进去,而且也没发现村田的脸色在他说完后就变得不自然了。

“不,给你开门的是后藤,我是村田。”村田淡淡的说着,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炼狱杏寿郎听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唔姆,原来如此,我饿了!”他忽然蹦出来这样无厘头的一句话,成功的是村田懵了。

“啥?”村田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位大妖的后代不至于这样吧……

“我饿了!”炼狱杏寿郎重复道。确信之后,村田拿出一个令牌,跟炼狱杏寿郎行了个礼,后道:“请炼狱大人,跟我来。”然后走在了前面。

嗯……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作者:村田是根草(本体),后藤是棵树(本体)因为同属于木系加上没有存在感,所以常被认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