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灿丧cp

1275浏览    61参与
汪希

【灿丧】殉情

就喜欢不骂脏话的美人儿


今年的江边很冷,人也很少,几乎没人,冷的要命,刘丧就坐在江边,他在干嘛?看风景?发呆?


“汪灿,你说今天我要是真死了算不算给你殉情啊”


刘丧自己跟自己嘟囔着,汪灿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死在了一个斗里


那天汪灿接了个活,刘丧没跟着,汪灿没回来,刘丧去时看见的只有其余的几个人,他认为是他害了汪灿,如果他那天跟着汪灿是不是就能改变这个结果?


现在他连唯一的亲人都失去了,活着还不如死了


“汪灿,你说要让胖子知道了我给你殉情他会不会笑我?”


刘丧低低的笑着,笑的胸口发闷


刘丧看了眼手上汪灿的黑白照,那是他生前准备的,脸上还是挂着那抹笑,...

就喜欢不骂脏话的美人儿


今年的江边很冷,人也很少,几乎没人,冷的要命,刘丧就坐在江边,他在干嘛?看风景?发呆?


“汪灿,你说今天我要是真死了算不算给你殉情啊”


刘丧自己跟自己嘟囔着,汪灿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死在了一个斗里


那天汪灿接了个活,刘丧没跟着,汪灿没回来,刘丧去时看见的只有其余的几个人,他认为是他害了汪灿,如果他那天跟着汪灿是不是就能改变这个结果?


现在他连唯一的亲人都失去了,活着还不如死了


“汪灿,你说要让胖子知道了我给你殉情他会不会笑我?”


刘丧低低的笑着,笑的胸口发闷


刘丧看了眼手上汪灿的黑白照,那是他生前准备的,脸上还是挂着那抹笑,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刘丧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向前走,他准备跳江自杀


一声水花溅起的声音并没有引来别人的目光,再看去时哪还有什么刘丧,只有两张黑白照在地上了,一张是刘丧的,另一张是汪灿的

汪希

打个预警

be美学

灿丧cp向

私设如山

鬼魂灿X人类丧

雷者自退

无car,清水文

更新速度缓慢

be美学

灿丧cp向

私设如山

鬼魂灿X人类丧

雷者自退

无car,清水文

更新速度缓慢

都是我老婆!

落暮1

 严重OOC!!!含私设!!!写灿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喜欢的马上撤!!!

  ————————————————

  “丧丧,哥哥回来了,哥哥会永远保护你的。”“哥哥,我们一起去帮助别人吧,这样也可以让他们更好的接受你。”“丧丧,你去报警,我去拦住他!”“哥,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哥……我来见你了……”

  冬天的凌晨很冷,但是刘丧他们已经在去和吴邪回合的路上了。车门打开两人径直向吴山居走去。

  来到吴山居里面王胖子的声音立马就出现了。“呦,这不大好人汪灿嘛?可算是改邪归正了,刘丧你功劳不小啊。”刘丧白了一眼王胖子“行了,快点说吧,什么事这么重要,在电话里还不说。”王胖子...

 严重OOC!!!含私设!!!写灿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喜欢的马上撤!!!

  ————————————————

  “丧丧,哥哥回来了,哥哥会永远保护你的。”“哥哥,我们一起去帮助别人吧,这样也可以让他们更好的接受你。”“丧丧,你去报警,我去拦住他!”“哥,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哥……我来见你了……”

  冬天的凌晨很冷,但是刘丧他们已经在去和吴邪回合的路上了。车门打开两人径直向吴山居走去。

  来到吴山居里面王胖子的声音立马就出现了。“呦,这不大好人汪灿嘛?可算是改邪归正了,刘丧你功劳不小啊。”刘丧白了一眼王胖子“行了,快点说吧,什么事这么重要,在电话里还不说。”王胖子神秘兮兮的招了招手。“ 过来,我讲给你听。”刘丧十分无语的走了过去,汪灿紧随其后。

  “我跟你们讲啊,在天真你努力下发现了剩余的汪家人,大约有2  30人。他们准备去一座古墓,听说那里有长生的部分秘密……”

  屋子里传来了吴邪的声音。“行了,别聊了,快进来吧。”王胖子把手中的瓜子壳一扔,走进去了。

  吴邪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我跟你们讲,汪家不可以小看,我们都不敌当年了,汪家却还是很狡猾。”王胖子到“就胖爷我一个人都可以把他们撵死,更何况我们还有小哥,丧背,和前任汪家领导汪灿,怕什么啊?”吴邪白了王胖子一眼,王胖子立马说“既然天真都说了,那我们就应该小心小心在小心!”这次王胖子收获到了三个人的白眼🙄

  ————————————————

  我家里来人了,还有一个小孩,她不是熊孩子,但是我妈妈一直在注意她,平均15分钟就看看她我的吃的喝的都给她了,我要嫉妒死了🙄

  我2.11返校你们呢?

  

汪希

当灿丧去参加综艺(4)

这是节目开始的第二天


应节目组要求,他们这几个人要去一趟鬼屋,票钱节目组包,汪灿和刘丧本来没兴趣,但是节目组加了点钱,就答应了,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芜湖~终于更新了


夏江呢?


夏江变成小阳人了


心疼夏江

  

心疼+1


+1


+1


+1


车开的挺快的,没几分钟就到了,下车后沈时就假惺惺的对着镜头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刘丧扶了下眼镜耷拉着脑袋蔫蔫的跟在汪灿身后


吼吼吼!沈时向我打招呼了!(原地返祖)


只有我觉得沈时笑的很假吗?


ls你不是一个人


“各位老师,咱们现在的规则是...

这是节目开始的第二天


应节目组要求,他们这几个人要去一趟鬼屋,票钱节目组包,汪灿和刘丧本来没兴趣,但是节目组加了点钱,就答应了,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芜湖~终于更新了


夏江呢?


夏江变成小阳人了


心疼夏江

  

心疼+1


+1


+1


+1


车开的挺快的,没几分钟就到了,下车后沈时就假惺惺的对着镜头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刘丧扶了下眼镜耷拉着脑袋蔫蔫的跟在汪灿身后


吼吼吼!沈时向我打招呼了!(原地返祖)


只有我觉得沈时笑的很假吗?


ls你不是一个人


“各位老师,咱们现在的规则是两人一对一起走出去,这个鬼屋就像一个迷宫,先走出去的一对获胜”


主办方交代好后就叫他们自行组队了,林政本来想和刘丧一对的,但在他碰到刘丧前汪灿就已经拉过刘丧组队了,林政迫不得已才和沈时组队


“我能带哨子还有纸笔进去吗?”


刘丧和主办方交流了一下,得到允许后就拉着汪灿进了鬼屋,沈时也拉着林政进去了


“刘丧,你应该能画出这里的地形图吧”


汪灿冲刘丧一挑眉,刘丧收到了他的意思拿起纸笔叼着哨子开始画地形图


wc!刘丧这么牛?


刘丧是不是在画地形图啊?有内幕吧


ls你放屁!不可能!

都是我老婆!

没饭自己产

 家人们,冷圈真的没饭了😭

  所以我打算自己产,但是我不会画画,写文刚开始看还行,后面感觉像shi,但是总比没有的强。会活跃,但是不一定会更新,冷圈好难😭

  从我上面写的你们就能看出来我是一个不会写文的,没人看还好,就怕被嘲笑,社恐啊。

  主要更写的文中都会有灿丧。

  好了不逼逼了,再见👋🏻 

 家人们,冷圈真的没饭了😭

  所以我打算自己产,但是我不会画画,写文刚开始看还行,后面感觉像shi,但是总比没有的强。会活跃,但是不一定会更新,冷圈好难😭

  从我上面写的你们就能看出来我是一个不会写文的,没人看还好,就怕被嘲笑,社恐啊。

  主要更写的文中都会有灿丧。

  好了不逼逼了,再见👋🏻 

EG17
  啊啊啊,对于我这个技术来说...

  啊啊啊,对于我这个技术来说双人的图真的很难调,灿灿适合冷色调,丧丧适合暖色调,一直找不到平衡点

  在原著里,他们两个真的很虐,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存在,那就在同人文里找找糖吧~

  啊啊啊,对于我这个技术来说双人的图真的很难调,灿灿适合冷色调,丧丧适合暖色调,一直找不到平衡点

  在原著里,他们两个真的很虐,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存在,那就在同人文里找找糖吧~

汪希

正经开写前的碎碎念

新坑,以前的不弃


最近真的好馋丧丧叫汪灿“灿”这种设定的文,但没人写,自力更生吧(私心是丧丧在床上这样叫)


应该不刀(?)


结局没想好be还是he


老样子,灿丧cp向不用我多说了吧


其余人友情向


汪灿活着的原因参考《同行》(懒得想)


不是all丧!不是all丧!不是all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虽然有点像,但不是all丧!


私设如山

新坑,以前的不弃


最近真的好馋丧丧叫汪灿“灿”这种设定的文,但没人写,自力更生吧(私心是丧丧在床上这样叫)


应该不刀(?)


结局没想好be还是he


老样子,灿丧cp向不用我多说了吧


其余人友情向


汪灿活着的原因参考《同行》(懒得想)


不是all丧!不是all丧!不是all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虽然有点像,但不是all丧!


私设如山

EG17

  那就由我古娜拉黑暗之神来创死所有人吧~

  那就由我古娜拉黑暗之神来创死所有人吧~

汪希

【灿丧】胃病

进来看病弱丧丧


刘丧有胃病,一犯病就疼的要死,因为早些年没什么时间吃饭已经落下病根子了


汪灿和他看过好多次医生


但并没什么卵用 


刘丧本来已经开始自我放弃了,每次犯病就直接抓一把止痛药往嘴里塞,但现在有汪灿在,汪灿再三嘱咐叫他停止这样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刘丧不得已听从了汪灿命令,开始按时吃药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他的胃病虽然没有彻底好,但每次发作好赖不像之前那样疼了,而且他也不再是一个人了


“汪灿,你以后也会成家立业的,到时候你可就没空管我了”


“我不会成家立业,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家”


有胃病的是我,每次犯病疼的要死的是我,每次犯病抓起止痛药就往嘴里塞......

进来看病弱丧丧


刘丧有胃病,一犯病就疼的要死,因为早些年没什么时间吃饭已经落下病根子了


汪灿和他看过好多次医生


但并没什么卵用 


刘丧本来已经开始自我放弃了,每次犯病就直接抓一把止痛药往嘴里塞,但现在有汪灿在,汪灿再三嘱咐叫他停止这样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刘丧不得已听从了汪灿命令,开始按时吃药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他的胃病虽然没有彻底好,但每次发作好赖不像之前那样疼了,而且他也不再是一个人了


“汪灿,你以后也会成家立业的,到时候你可就没空管我了”


“我不会成家立业,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家”


有胃病的是我,每次犯病疼的要死的是我,每次犯病抓起止痛药就往嘴里塞的也是我,有胃病还不好好吃饭的还是我


胃疼的要死,实在懒得码了,潦草了点,见谅

汪希

同行(11)

关于“汪云”这个人我就按我性格写了,所以她的精神状态可能不正常


“汪小灿同志,请问你和刘小丧同志有必要大半夜在宿舍床上比划吗?”


汪云扶额,她是被吵醒的,刚醒来打开灯就看见了汪灿骑在刘丧身上,一只手掐着刘丧脖子 另一只手用匕首对着刘丧


“唔呃……汪……灿……”


刘丧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的,汪灿才松开他把匕首放好,刘丧恶狠狠的瞪着汪灿,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汪灿可能已经死了一万八千遍了


“你大半夜不睡觉瞎晃悠什么?”


汪灿歪过头问坐在旁边的刘丧,刘丧的内心是无语的,慢悠悠开口道


“我做了个梦,然后就醒了 我想起来喝口水来着,结果就...

关于“汪云”这个人我就按我性格写了,所以她的精神状态可能不正常


“汪小灿同志,请问你和刘小丧同志有必要大半夜在宿舍床上比划吗?”


汪云扶额,她是被吵醒的,刚醒来打开灯就看见了汪灿骑在刘丧身上,一只手掐着刘丧脖子 另一只手用匕首对着刘丧


“唔呃……汪……灿……”


刘丧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的,汪灿才松开他把匕首放好,刘丧恶狠狠的瞪着汪灿,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汪灿可能已经死了一万八千遍了


“你大半夜不睡觉瞎晃悠什么?”


汪灿歪过头问坐在旁边的刘丧,刘丧的内心是无语的,慢悠悠开口道


“我做了个梦,然后就醒了 我想起来喝口水来着,结果就被你突然偷袭了”


汪灿向后倒去躺在床上,然后懒洋洋的敷衍了一下刘丧


“抱歉,条件反射”


“啧……这要是不解释我还以为你们俩调情呢~”


汪云的声音幽幽传来,汪灿chua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瞪汪云


“去你他妈的调情”


汪灿开口骂了句,然后就是江姜把灯关了


“别吵了,睡觉”


刘丧摸索着回了自己的床,但他没有睡,回忆着刚刚那个梦


他梦见了小时候家里人被烧死的时候,大火燃烧着,房里传来了尖叫声,那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听的他头皮发麻,那女人咒骂着他


“刘丧!你个白眼狼!”


“刘丧!你以后会下地狱的!”


地狱?我就在地狱

汪希

当灿丧去参加综艺(3)

一个“美好”的早上到了


“刘丧,你他妈给我起来”


汪灿的声音从刘丧房间传来,汪灿揪着刘丧出门,汪灿和刘丧没扎头发 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汪灿昨晚在刘丧屋里睡的吗


ls你猜对了,我守了一晚


ls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汪灿……我再眯五分钟”


刘丧推开汪灿就往床上倒


“起来!都几点了”


汪灿又重新把刘丧拽起来逼着他去洗漱


“再眯五分钟”这是全国统一的吧


hhh,冤种丧丧


哎哎哎!我女神来了


沈时也从屋里出来了,看起来像是画了全妆,奈何摄像机照不清楚


我女神素颜真好看】...


一个“美好”的早上到了


“刘丧,你他妈给我起来”


汪灿的声音从刘丧房间传来,汪灿揪着刘丧出门,汪灿和刘丧没扎头发 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汪灿昨晚在刘丧屋里睡的吗


ls你猜对了,我守了一晚


ls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汪灿……我再眯五分钟”


刘丧推开汪灿就往床上倒


“起来!都几点了”


汪灿又重新把刘丧拽起来逼着他去洗漱


“再眯五分钟”这是全国统一的吧


hhh,冤种丧丧


哎哎哎!我女神来了


沈时也从屋里出来了,看起来像是画了全妆,奈何摄像机照不清楚


我女神素颜真好看


沈时化妆了吧……


汪灿已经帮刘丧梳好了头,刘丧耷拉这脑袋犯困,刚站起来就一个踉跄险些摔着了,被林政扶了一把才站稳


“谢谢”


刘丧道了谢就往他哥身边凑,昨天晚上忘记把眼镜放哪了,看不清路,汪灿把胳膊搭在刘丧肩上给他指方向


刘丧眼镜是不是在ss时丢了~?


ls穿条裤子吧


刘丧缺钱了?怎么来卖艺了


随着一条弹幕的出现,刘丧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丧背儿!天真说你去卖艺了”


“死胖子,你才去卖艺了呢”


刘丧恶狠狠的骂了句,然后挂了电话


有点少,抱歉

不要只看这个啊!也看看我的《同行》

汪希

当灿丧去参加综艺(2)

“美好”的一天过去了,已经到晚上了,林政 汪灿 夏江在做饭,刘丧和沈时在一旁闲聊


“唉刘丧,我可以叫你丧丧吗?”


沈时冲刘丧漏出了一个自认为甜美的笑,结果刘丧自顾自玩手机,根本不理她


唉刘丧什么态度啊?!哑巴了?


ls也不至于这么说吧,有可能刘丧他只是没听见


啊啊啊!刘丧侧颜杀我!(疯狂舔屏)


嘶……我怎么觉得汪灿看沈时和刘丧说话时的眼神像是要把刘丧生吞活剥了


支持ls


“丧丧,你是在听歌吗?”


沈时自顾自的对刘丧说着,伸手就要去拽刘丧耳机


“你干什么?手拿开!”


刘丧看见汪灿恨不得吃了他...

“美好”的一天过去了,已经到晚上了,林政 汪灿 夏江在做饭,刘丧和沈时在一旁闲聊


“唉刘丧,我可以叫你丧丧吗?”


沈时冲刘丧漏出了一个自认为甜美的笑,结果刘丧自顾自玩手机,根本不理她


唉刘丧什么态度啊?!哑巴了?


ls也不至于这么说吧,有可能刘丧他只是没听见


啊啊啊!刘丧侧颜杀我!(疯狂舔屏)


嘶……我怎么觉得汪灿看沈时和刘丧说话时的眼神像是要把刘丧生吞活剥了


支持ls


“丧丧,你是在听歌吗?”


沈时自顾自的对刘丧说着,伸手就要去拽刘丧耳机


“你干什么?手拿开!”


刘丧看见汪灿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慌忙拍掉沈时伸过来的手,心虚的冲汪灿笑了笑


“刘丧,吃饭”


汪灿那边饭已经做好了,刘丧听到自家哥哥的召唤就过去低头乖乖扒饭了


呜呜呜!乖乖吃饭的丧丧好萌,想rua


ls别想了,汪灿可能会砍了你


?是错觉吗我觉得汪灿看刘丧的眼神都能拔丝儿了


ls不只有你一个


“好了,各位可以回去休息了”


节目组叫了跟拍去看他们都在干什么,汪灿刘丧去洗了个头,刘丧嫌吹风机噪音大,就窝在了汪灿怀里让汪灿帮忙擦头发


“你怎么不用吹风机?要我帮你吗?”


林政路过时看见了,拿着吹风机过来要帮刘丧吹头发


“不需要,噪音大”


?!居然会有人拒绝林政


林政好像对丧丧有意思唉


吼吼吼!窝在哥哥怀里的丧丧好乖,某林来煞什么风景啊……


“哦”


林政尴尬的走了,汪灿揉了把刘丧的脑袋,以示奖励



有点少,但我实在懒得写了



汪希

同行(10)

汪成死后的第二个星期,402宿舍又来了个新人


“你们好,我叫汪云”


一个小姑娘蹦蹦跶跶的走了进去,把刘丧吓一机灵 眼镜脱手而出,碎了


“你谁?


汪灿狐疑的盯着汪云,他认为汪家人不该是这样的,汪家人不可能穿裙子 不可能扎双马尾 不可能戴蝴蝶结


“我是新调你们宿舍来的,和你们同组”


汪云脸上挂着笑,片刻过后,没人理她


“你好,你是汪灿吧,幸会”


汪云并没有觉得尴尬,凑到汪灿面前伸出手,汪灿抬头撇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去找刘丧“探讨人生哲理”(犯贱)


“哟~眼镜碎了啊~”


刘丧把眼镜冲他甩了过去,反正已经碎了,...

汪成死后的第二个星期,402宿舍又来了个新人


“你们好,我叫汪云”


一个小姑娘蹦蹦跶跶的走了进去,把刘丧吓一机灵 眼镜脱手而出,碎了


“你谁?


汪灿狐疑的盯着汪云,他认为汪家人不该是这样的,汪家人不可能穿裙子 不可能扎双马尾 不可能戴蝴蝶结


“我是新调你们宿舍来的,和你们同组”


汪云脸上挂着笑,片刻过后,没人理她


“你好,你是汪灿吧,幸会”


汪云并没有觉得尴尬,凑到汪灿面前伸出手,汪灿抬头撇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去找刘丧“探讨人生哲理”(犯贱)


“哟~眼镜碎了啊~”


刘丧把眼镜冲他甩了过去,反正已经碎了,但很显然没什么用


“谋杀亲哥啊你”


“滚一边去”


汪云看着两人的嘻闹有些略显尴尬,就自己去找江姜搭话了,但江姜社恐,聊的东西就很无聊


“你们都这么无聊的吗?”


汪云躺到床上歪头问刘丧


“无聊吗?你们汪家人居然也会觉得别人无聊”


刘丧从包里掏出另一副眼镜戴上,开始和汪云搭话


“你不也是汪家人”


汪云笑道,但刘丧不假思索答道


“我不是汪家人”


“哦,你迟早会是汪家人的”


汪云背过身去不在说话


“迟早会是汪家人的?我不会”


刘丧余光瞟了一眼汪灿,汪灿还是翻着手里书,他一向很会隐藏情绪,但他的心跳出卖了他


灿队ooc真的好严重……

汪希

【灿丧】刘丧的同学会

灿灿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只是想把对丧丧有非分之想的人狙掉而已啊


“汪灿,我晚上不回来了,冰箱里有菜,你应该饿不死你自己”


刘丧抓起外套往身上一穿 拿起包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干什么去?”


汪灿把视线从手机移到了刘丧身上,开口问到


“高中同学会”


刘丧简单的回答了汪灿的问题,但汪灿却又把他摁了回去


“他们还有你联系方式?”


刘丧冲他摊开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不能不去吗”


汪灿皱眉,他希望刘丧只能待在自己身边,但他没办法,总不能把刘丧关起来吧


“我也不想去,但不去的话就不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说我”...


灿灿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只是想把对丧丧有非分之想的人狙掉而已啊


“汪灿,我晚上不回来了,冰箱里有菜,你应该饿不死你自己”


刘丧抓起外套往身上一穿 拿起包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干什么去?”


汪灿把视线从手机移到了刘丧身上,开口问到


“高中同学会”


刘丧简单的回答了汪灿的问题,但汪灿却又把他摁了回去


“他们还有你联系方式?”


刘丧冲他摊开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不能不去吗”


汪灿皱眉,他希望刘丧只能待在自己身边,但他没办法,总不能把刘丧关起来吧


“我也不想去,但不去的话就不知道他们在背后怎么说我”


刘丧本来是不想去的,但由于好奇心作祟,他想知道别人是怎么议论自己的


“我和你一起”


灿灿os:妈的,我他妈今天就要看看谁敢对刘丧有非分之想,有空就把他抹脖子了


汪灿也套上外套揽过刘丧的肩出门,顺便用脚把门关上


“哦”


在刘丧愣神这几秒汪灿就已经把他拽上车了,完全没给刘丧拒绝的机会


那群人挺会找地方的,找了一个酒店,离刘丧家不算太远


“嗬,又来人了”


汪灿刘丧刚进门,就迎面迎上来一个男的,刘丧从自己为数不多的高中记忆里想起来了他是谁——张三


“这谁啊?咱们班有这样的美女吗?”


从张三后面走出来一个人,那人叫李四,刘丧对他印象可深了,霸凌过刘丧


“我是刘丧……”


刘丧开口,但并没有抬头看他们,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汪灿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刘丧?啊……还真是”


张三李四仔细看了看刘丧,才认出来他,又看了看带着口罩的汪灿问刘丧他是谁


“我哥,叫汪灿”


“你们好”


汪灿出于礼貌摘下口罩对张三李四他们打了个招呼


“你哥?没听你提过啊,也不是咱们班的,不会是之前太穷你哥上不起学吧”


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刘丧背后传来,脸一看就动过,搂着一个40多岁的老男人,她叫沈时,以前追过刘丧,但被拒绝了,就一直对刘丧怀恨在心处处针对


“不是,我哥最近才认回来”


刘丧抬起头平淡的说的,沈时有些恼羞成怒的继续数落他们


“最近才认回来?啧啧啧……那你们应该很困难吧?这样吧,我借你们点钱应急怎么样?”


沈时旁边的那个老男人也是道上的,吴邪手底下的,刘丧没看他和沈时,拽着汪灿就往椅子上坐


“唉!沈姐和你说话呢,听不见啊?给脸不要脸!”


有几个人开始起哄,沈时也算有地位,不敢多得罪


“不需要”


刘丧一语敷衍了过去,汪灿一直没说话 在看刘丧的反应,很好 他已经记下了这几个人的样貌,有空就把他们狙了


“唉刘丧,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张三看着刘丧这张脸动了歪心思,对刘丧伸出了咸猪手


“没有”


刘丧不动声色的躲开,却被张三误以为成欲擒故纵


“你要不就跟了我吧,亏不了你”


刘丧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压下心中的怒意开口道


“我有男朋友了,汪灿就是”


刘丧刚说完这句话那几个同学就炸锅了


“男朋友?!恶不恶心,还是和自己的哥哥!”


“刘丧你怎么这样!汪灿是你哥哥啊”


“txl还是和自己哥哥?”


“恶心”


“刘丧,你脑子有问题吧?!”


刘丧静静的听着那些人的话,自顾自的吃着饭,反正那些人汪灿会解决,他没必要动手


“说完了吗?”


一直没说话的汪灿说话了,他闪到张三后面,用匕首在张三手上比划


“你干什么?你疯了?!”


汪灿没理他,在汪家长大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疯


“给刘丧道歉”


“给他道歉?凭什么?”


本来那几个人还想装装b的,最后因为汪灿的“好心劝说”给刘丧道了歉,汪灿和刘丧走后那群人还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



第二天早上小剧场:


“处理干净了吗?”


刘丧看着刚回来的汪灿开口问到


“嗯”


汪灿换下黑色的衣服走到刘丧身边,揉了把刘丧的头


“你好像……很讨厌他们”


“哦,都过去了”


汪灿帮刘丧梳好头发,凑到他耳边道


“以后有我在,再也没人敢惦记你了”




哎呦我……这个结局真的好烂,但我懒得细写了

汪希

同行(9)

“恭喜你啊刘丧,可以出任务了”


汪灿看到刘丧回来,皮笑肉不笑对他道,刘丧懒得理他,顺手从兜里摸出个什么东西冲汪灿扔去


“什么东西”


汪灿抬手接下,是一枚胸针,以前看汪成戴过


“嗬,你把他杀了?”


“我没杀他,只是他以后都说不了话了”


汪灿啧了一声,随手把那枚胸针扔进了垃圾桶


“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刘丧坐在床上,看着汪灿愣愣的发呆,把汪灿盯的发毛


“看什么看,暗恋你哥?”


“滚”


刘丧白了汪灿一眼,从兜里摸出来块糖塞进嘴里,结果刚吃到嘴就又被他吐了出来


“汪灿,你大爷的!”


这颗糖酸的离谱,估计是汪灿给刘丧掉包了...

“恭喜你啊刘丧,可以出任务了”


汪灿看到刘丧回来,皮笑肉不笑对他道,刘丧懒得理他,顺手从兜里摸出个什么东西冲汪灿扔去


“什么东西”


汪灿抬手接下,是一枚胸针,以前看汪成戴过


“嗬,你把他杀了?”


“我没杀他,只是他以后都说不了话了”


汪灿啧了一声,随手把那枚胸针扔进了垃圾桶


“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刘丧坐在床上,看着汪灿愣愣的发呆,把汪灿盯的发毛


“看什么看,暗恋你哥?”


“滚”


刘丧白了汪灿一眼,从兜里摸出来块糖塞进嘴里,结果刚吃到嘴就又被他吐了出来


“汪灿,你大爷的!”


这颗糖酸的离谱,估计是汪灿给刘丧掉包了


“怎么着,请你吃糖还不乐意了”


汪灿心情大好的看着刘丧,把匕首在手上转了一圈又收了回去


刘丧默默对他竖出了中指,翻过身去不再理他


安静了一会,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声音传进了他俩的耳朵


“刘丧!”


江姜从门外飞扑进来凑到刘丧身边,一旁的汪灿不悦的皱皱眉,眼不见为净开始闭目养神


刘丧没理江姜,站起来去门外透了口气,他这几天一直闷在汪家基地,就没出去过,他刚迈出门就有几个守卫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


守卫严厉的呵斥了他一句,刘丧觉得自己的耳膜已经要被震碎了,抬起头对上守卫的视线,语调还是那么的懒散


“你管我?”


刘丧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去是汪灿


这家伙可真阴魂不散……


刘丧被汪灿拽了回去,汪灿把刘丧带到了一个阴暗的小房间,用匕首对准了刘丧


“你要跑?”


刘丧被汪灿抵到墙上,既不能后退也不能向前


“没,只是透透气”


汪灿看着刘丧这张和自己一样的脸 心里产生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刘丧,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你的眼睛很漂亮,像死鱼一样”


刘丧促眉


“嗯?”


汪灿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害怕?还是……讨厌?


“我真想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做成标本”


刘丧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推开汪灿的手往外走去,好像刚刚被匕首抵在脖子上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妈的,今天给鱼换水时不小心摔死了一只鱼,眼睛都摔爆了,恶心死了……

汪希

当灿丧去参加综艺(1)

老样子,灿丧cp向

新的一年新的坑

ooc预警

与原著无关


“汪灿,后面好像有人,跟了咱们半天了”


刘丧压低声音对汪灿说,他们本来只是去吃个宵夜,结果回来的路上就被一个人跟了半天


“你觉得连你都能发现我就发现不了?”


汪灿伸手在刘丧胳膊上掐了一把,刘丧吃痛叫出了声,后面那人听见了他们说的,主动走了过去


“你是谁?”


汪灿本能的从腰间摸出匕首对这那人,那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摘下脸上的口罩笑盈盈开口道:“我们准备录一个生活综艺,想随机邀请几个路人参加录制,不知道二位愿不愿意?我们可以倒贴钱”


汪灿本来想拒绝,但刘丧听到“倒贴钱”这几个字时果断的答应了...

老样子,灿丧cp向

新的一年新的坑

ooc预警

与原著无关


“汪灿,后面好像有人,跟了咱们半天了”


刘丧压低声音对汪灿说,他们本来只是去吃个宵夜,结果回来的路上就被一个人跟了半天


“你觉得连你都能发现我就发现不了?”


汪灿伸手在刘丧胳膊上掐了一把,刘丧吃痛叫出了声,后面那人听见了他们说的,主动走了过去


“你是谁?”


汪灿本能的从腰间摸出匕首对这那人,那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摘下脸上的口罩笑盈盈开口道:“我们准备录一个生活综艺,想随机邀请几个路人参加录制,不知道二位愿不愿意?我们可以倒贴钱”


汪灿本来想拒绝,但刘丧听到“倒贴钱”这几个字时果断的答应了,汪灿为了防止刘丧被骗走也答应去了


这个综艺邀请了几个比较火的明星,还有汪灿 刘丧这两个路人


“各位,这二位是我们请来的路人,汪灿和刘丧,会一起陪我们参加录制”


有个人把汪灿刘丧带到了指定地点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


这两个路人小哥哥好帅!好像还是双胞胎!


?!站在前面的那个是叫汪灿对吧,他紧紧拉着刘丧的手哎!


ls拿放大镜看的吧


弹幕对于这两个人的加入沸腾了起来


“你们好,交个朋友吧!”


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小姑娘从刘丧汪灿身后蹿了出来,长得还算清秀


芜湖~终于看到我家沈时了~


女神贴贴~


沈时现在挺火的吧?居然没有架子,路转粉了


过来的那人叫沈时,现在还算火,这个综艺就是为了凸显她的美和善解人意还有和别人炒cp拍的,其他人只是为了衬托她


“你谁?”


刘丧从汪灿后面探出头,眯了眯眼看沈时


不会吧不会吧?居然有人不认识我女神沈时?!


ls过分了吧?不一定谁都要认识沈时吧?


支持


河南拔智齿


“你……不认识我?你平时不看电视吗?”


沈时有些尴尬,她以为这里应该所有人都认识自己才对


“不好意思,村里没通电,没电视”


汪灿冲沈时笑笑,转身拉着刘丧去问节目组房间号了,只留下了沈时在风中凌乱


哈哈哈哈笑不活了,汪灿真的好有趣


神特么没通电


汪灿有点不礼貌了吧……?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lg汪灿不礼貌了?


lg?楼上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汪灿和刘丧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好像是个农家院,有5间房,汪灿在407,刘丧这406,就在汪灿隔壁,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除了洗澡睡觉都在摄像机里面


来的人除了汪灿 刘丧 沈时,还有林政 夏江


林政现在是当红影帝,好几个人都往他身边蹭,夏江只是一个用来衬托林政和沈时的工具人而已


hhh,有没有和我一样是来看林政的?


+1


+1


+身份证号


“汪灿,你看没看到我降噪耳机?”


刘丧觉得吵,已经快要吐了,汪灿从包里摸出来降噪耳机递给刘丧,还顺便损了他一下


“你这脑子能记住啥?”


“切,你管我”


降噪耳机?刘丧耳朵很好吗?


不到,不过刘丧和汪灿真的是路人吗?真的好漂亮


你们不觉得刘丧好像看起来比汪灿更美吗?像个女人


趣,汪灿这反应真的好像我对我弟

汪希

同行(8)

经过两个星期的静养,刘丧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开始照常训练了


“刘丧,汪苏叫你过去”


汪灿好心提醒了一下刘丧,随便把他刚梳好的头发弄乱了


“汪灿你他妈吃饱了撑得是吧!”


刘丧骂了汪灿一句,又重新把头发扎了起来,并且成功顺走了汪灿的一盒皮筋


刘丧被汪苏带到了处决室,就是上次汪灿朝他开枪的地方,刺鼻的味道铺面而来,刘丧甚至一度怀疑这次是要自己崩汪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丧非常愿意,但这只是他想多了


汪苏把汪成带到刘丧面前,给了他一沓资料,说汪成是吴邪的卧底


“你们如果想看看我的衷心没必要这样,应该绑汪灿才对”


刘丧回头看了一眼汪苏,表示汪成对他没有威胁...

经过两个星期的静养,刘丧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开始照常训练了


“刘丧,汪苏叫你过去”


汪灿好心提醒了一下刘丧,随便把他刚梳好的头发弄乱了


“汪灿你他妈吃饱了撑得是吧!”


刘丧骂了汪灿一句,又重新把头发扎了起来,并且成功顺走了汪灿的一盒皮筋


刘丧被汪苏带到了处决室,就是上次汪灿朝他开枪的地方,刺鼻的味道铺面而来,刘丧甚至一度怀疑这次是要自己崩汪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刘丧非常愿意,但这只是他想多了


汪苏把汪成带到刘丧面前,给了他一沓资料,说汪成是吴邪的卧底


“你们如果想看看我的衷心没必要这样,应该绑汪灿才对”


刘丧回头看了一眼汪苏,表示汪成对他没有威胁性


“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会怎么处理”


汪苏回答,脸上笑意不减,刘丧对于自己的猜错了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从桌上摸了一把匕首,抵在汪成脖子上,笑咪咪开口


“你说先割哪好?”


汪成没说话,刘丧人狠话不多,掰开他的嘴把匕首伸了进去,向上一挑汪成的舌头就已经掉了


“啧啧啧……你是个好苗子”


汪苏拍拍手,刘丧现在只觉得想笑,汪家居然为了看看自己的处理方式就牺牲了一个汪成,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他们宿舍少了一个人,宽敞了些


问一下各位意见,我后面要不要写一些比较……涩的片段?

汪希

同行(7)

汪灿本以为刘丧会死在这,但刘丧却还好好的坐在那椅子上


“枪里……没有子弹?”


汪灿愣愣的问,耳边响起汪苏清脆的掌声


“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考验”


汪苏嘴角带笑,走到汪灿身边,汪灿回头看他,自己为汪家卖命十几年,汪家居然会认为他会背叛汪家


“我可以带刘丧走了吗?”


汪灿不耐烦的问汪苏,这个地方满是尸体的血腥和腐臭味,让人很不舒服


汪苏冲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把刘丧带走了


汪灿走过去把刘丧手上的绳子解开,扶起刘丧走了


往外走了没几步,汪灿听到旁边的人低声在他耳边说话


“汪灿,你是真绝情啊……”


汪灿愣了愣,他没想到刘丧已经醒...

汪灿本以为刘丧会死在这,但刘丧却还好好的坐在那椅子上


“枪里……没有子弹?”


汪灿愣愣的问,耳边响起汪苏清脆的掌声


“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考验”


汪苏嘴角带笑,走到汪灿身边,汪灿回头看他,自己为汪家卖命十几年,汪家居然会认为他会背叛汪家


“我可以带刘丧走了吗?”


汪灿不耐烦的问汪苏,这个地方满是尸体的血腥和腐臭味,让人很不舒服


汪苏冲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把刘丧带走了


汪灿走过去把刘丧手上的绳子解开,扶起刘丧走了


往外走了没几步,汪灿听到旁边的人低声在他耳边说话


“汪灿,你是真绝情啊……”


汪灿愣了愣,他没想到刘丧已经醒了,低下头没敢看他,毕竟刘丧是他亲弟弟 自己还毫不犹豫的冲他开了一枪,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你……”


汪灿本来准备到个歉,结果被刘丧捂住嘴打断了


“行了……谁要听你道歉,扶我一下 你们汪家为了绑我差点把我腿弄骨折……”


汪灿拍开刘丧捂着他嘴的手,道歉的话又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哎呦,刘丧产后受风站不稳了?”


刘丧刚进宿舍就听见了汪成欠揍的声音,但由于腿(打)的(不)原(过)因(他)没怼他,汪灿把刘丧扶坐下后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趁汪成不注意把他脖子也抹了


江姜刚进来就看见刘丧捂着腿坐在床上,汪灿擦着他的匕首,汪成伸出手指鄙视汪灿刘丧


“嗬,我说哥几个挺好啊”


江姜在这里待久了,和他们也混熟了 社恐什么的早丢了


汪灿瞪了他一眼,江姜不说话了,还是保命要紧

汪希

同行(6)

这是刘丧来到汪家的第二个月,这两个月的黑课白课刘丧学的还可以,白课没有什么问题,黑课刘丧也勉强能通过,只是汪灿和汪成能明目张胆的“训练”他了


刘丧 汪灿 汪成分到了同组,很好 汪灿汪成又多了个打架的理由


第三个月,汪灿被单独叫到了汪苏办公室,汪苏带他去了个地方——汪家处理叛徒的地方


汪灿进去看见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刘丧,刘丧已经被打晕了,汪苏把的一沓资料甩在汪灿面前,汪灿拿起来翻了两页,脸色像吃了苦瓜似的


“资料你已经看过了,刘丧是吴邪的卧底,我们需要杀了他,由你来杀了他”


汪苏把一把枪放在汪灿面前,用下巴指了指椅子上的刘丧,示意汪灿杀了...

这是刘丧来到汪家的第二个月,这两个月的黑课白课刘丧学的还可以,白课没有什么问题,黑课刘丧也勉强能通过,只是汪灿和汪成能明目张胆的“训练”他了


刘丧 汪灿 汪成分到了同组,很好 汪灿汪成又多了个打架的理由


第三个月,汪灿被单独叫到了汪苏办公室,汪苏带他去了个地方——汪家处理叛徒的地方


汪灿进去看见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刘丧,刘丧已经被打晕了,汪苏把的一沓资料甩在汪灿面前,汪灿拿起来翻了两页,脸色像吃了苦瓜似的


“资料你已经看过了,刘丧是吴邪的卧底,我们需要杀了他,由你来杀了他”


汪苏把一把枪放在汪灿面前,用下巴指了指椅子上的刘丧,示意汪灿杀了刘丧


“为什么是我?”


汪灿问汪苏,平时这种事都有指定的人负责的,这次居然会轮到他


“汪灿,你以前不会问这些的,你要为了刘丧背叛汪家,背叛我们?”


汪苏冷着脸反问汪灿,汪灿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瘆人的笑


“不可能,我是为汪家而活的,刘丧只是一个叫我好好活下去理由”


说罢,汪灿拿起那把枪没有犹豫的冲刘丧开枪


“嘭”


枪声应该是这个形容词吧(?

汪希

同行番外/刘丧怀了?!

今天汪家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疯了似的闹闹哄哄的,刘丧和江姜早上就是被吵醒的,江姜带上耳塞就可以了,刘丧耳朵好,降噪耳机都对他没用了


“吵你妈!”


刘丧骂骂咧咧的朝宿舍门外骂了声,安静了不少,刘丧平时在黑课的表现还算不错,再加上他是汪灿的弟弟,别人都一致认为刘丧和他哥一样,所以不敢得罪他,还有就是毕竟他们宿舍是“活阎王”402


刘丧比他哥和汪成弱,但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上次调戏他的那个人手指头没了三根


江姜虽然武力不行,但他脑子好使,上次打他的那个被他算计了 差点没命


汪家那群人可算安静了一会,但仅仅只是一会,然后就又开始闹腾


看见刘丧被吵的那么...

今天汪家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疯了似的闹闹哄哄的,刘丧和江姜早上就是被吵醒的,江姜带上耳塞就可以了,刘丧耳朵好,降噪耳机都对他没用了


“吵你妈!”


刘丧骂骂咧咧的朝宿舍门外骂了声,安静了不少,刘丧平时在黑课的表现还算不错,再加上他是汪灿的弟弟,别人都一致认为刘丧和他哥一样,所以不敢得罪他,还有就是毕竟他们宿舍是“活阎王”402


刘丧比他哥和汪成弱,但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上次调戏他的那个人手指头没了三根


江姜虽然武力不行,但他脑子好使,上次打他的那个被他算计了 差点没命


汪家那群人可算安静了一会,但仅仅只是一会,然后就又开始闹腾


看见刘丧被吵的那么难受汪成开心了不少,就告诉了他今天为什么这么吵


“今天汪先生和汪苏出去了,给咱们放了天假”


“哦……”


刘丧被吵的想吐,一路小跑到卫生间吐


“妈的,都疯了”


刘丧吐完好受了点,但某个欠揍的家伙从后面轻飘飘说了句:“呦,孕吐?你怀啊了刘丧”


刘丧闻言回头望去,声音的主人是那张熟悉的脸——汪灿


“去你的!”刘丧把手上的水往汪灿身上甩,边甩边怼他“你才怀了!”


然后江姜进卫生间看见的就是刘丧追着汪灿打,但最后反被汪灿摁在墙上


“你们俩这……?”


江姜看看汪灿,又看看刘丧,开口问


“刘丧怀了”


“你他妈才怀了!狗汪灿!”


江姜愣了一下


“刘丧……怀了?”


江姜嘟囔着回了宿舍,他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信息


“嘟囔什么呢?疯了?”


江姜这次难得没和汪成还嘴,还一本正经的问汪成


“如果在汪家被抓怀了怎么办?”


“直接处死,问这个干什么?”


汪成不明白江姜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肯定有事发生


“刚刚汪灿说刘丧怀了”


汪成和江姜刚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反应一模一样,这换谁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信息,于是“刘丧怀了”这件事便在汪家传开了,第二天汪先生和汪苏回来时听刘丧解释了半天才解释明白,之后再也没人提过这件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