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灿开

52899浏览    287参与
靈魂復生

嗜 3 [CHANYEØL×KAI]

 
[图片]CHANYEØL 视角


我以为我从地下室出来的那一天会是阳光明媚,太阳普照,我可以跑到他的田野里肆意奔跑。但没有,它下起了雨,天空都变得雾蒙蒙的,灰暗的我想要呕吐。 


我看到他在房间里,蹲坐在地板上蝴蝶骨透着他白色的衬衫在一抖一抖的抽泣。屋里也是灰蒙蒙的,只有他浅色的头发像那么一点阳光。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但我还是过去了,轻手轻脚站在他的身后。我的影子遮盖住外面最后一丝光亮。 


“卡……KAI伊……” ...


 
CHANYEØL 视角


我以为我从地下室出来的那一天会是阳光明媚,太阳普照,我可以跑到他的田野里肆意奔跑。但没有,它下起了雨,天空都变得雾蒙蒙的,灰暗的我想要呕吐。 

 

我看到他在房间里,蹲坐在地板上蝴蝶骨透着他白色的衬衫在一抖一抖的抽泣。屋里也是灰蒙蒙的,只有他浅色的头发像那么一点阳光。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但我还是过去了,轻手轻脚站在他的身后。我的影子遮盖住外面最后一丝光亮。 

 

“卡……KAI伊……” 

 

他回过头来,太黑了,我看不清他的脸。我都不知道他在看向哪里。 

雨还在下,哗啦啦的,像天空泄了血。 

我真的很讨厌自己的口吃,每次开口说话,都像个智障一样。 

“过来。” 

他声音好哑,像是抽了很多烟,或者生病了才有的那种嘶哑。 

我立马乖乖的蹲下来,跪坐在他面前,他低着头,手抓住我的后脖颈,柔软的发丝垂下来,在我眼前摇晃着,我真喜欢他的头发。 

然后呢?他没再说话,就这样抓着我,一动不动。 

我听到他在吸鼻子,他好像正在我面前默默哭泣。 

在不安中,我开始擅作主张了,我低下头,小心的抬起他的下巴。 

他漂亮的眼睛终于暴露在我的视线里,在外面白的刺眼的惨白天空的照明下,我才发现他哭的好厉害。 

眼睛周围都红了,鼻子是红的,数不清的泪痕挂在他好看的脸上,嘴唇也是肿的。 

他用一种无力的眼神看着我,被水光化满的瞳孔里连他平时的厌恶都看不到。 

这样的眼神让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比他用贬低的眼神看我还要难受。 

我无法忍受,去亲吻他哭的红肿的唇。他的嘴唇变成咸的了,像海的味道,我舔舐着,他一动不动,任我吸吮。张开嘴唇他的小舌头随着我的搅动而缠绕。很软……很舒服……终于把咸味吸干净后,我才停下来。 

“你疯了。”他说。 

悲伤至极的眼神看着我,还没等我这个结巴回答他就突然又摇摇头。 

“阿尼,是我疯了。” 

他把头转到一边,不再看我。他的锁骨因为他双臂的支撑而凸显出来,这样看着他,发现他的肩膀都显的好脆弱。下颚线也是,像用蝴蝶剪下来的玫瑰。 

我好怕他会枯萎,之前有人告诉我,当人悲伤时,拥抱是最好的安慰方法。 

于是我张开双臂,将他整个人拥入怀中。 

他没有反抗我,甚至一句话都不说,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状态,实际上他这样让我惶恐。 

我体温很烫的,如果他嫌热我希望他能推开我。可他就这样一动不动被我抱了,不骂我,也不打我,他在我怀里变得好小。 

你能不能开口骂骂我?再叫我白痴? 

我仍然无法说话,只是把自己的嘴唇在他的耳边蹭来蹭去。 

“结束吧。” 

他突然这么说。什么结束?我一头雾水。 

他推开我的胸膛,他脸上的泪在一滴一滴的流。像外面的雨一样。 

“你去死吧。” 

我皱着眉,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我死了就没有人保护他了,如果又发生战争的话,他一个人我会担心不已。 

他还在用哀切的眼神看我,我摇摇头。 

“拜托你,去死吧,不要再出现我的视线里了,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了。”他推了我一下。 

“去死啊你。” 

他又开始哭了,手无力的推搡着我宽阔的胸膛,他说的这些话像杯子一样被狠狠的摔碎了,我眼看着明亮的泪水从他漂亮的桃花眼里涌出。 

“你快去死啊!为什么总是像个傻子一样呆在我身边,甩也甩不掉,你没有自尊心吗?我都那样对待你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滚开?说你爱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怎么可能知道啊……你只是一个实验体,你只是一个劣质的复制品!你懂什么啊!” 

他开始歇斯底里,可即使是这个模样我还是想要亲他。 

我知道爱的,我知道的。 

我想这么说。 

“我……我……我死……死死掉的话…………开开伊可以……不……不再哭了吗?” 

“你死了我巴不得每天放烟花庆祝!” 

“不……不……会哭了吗……” 

“不会!再也不会!” 

他冲我大喊完后,似乎喘不过气来了,又转过身去,继续抽泣。 

我看着他发抖的背影,从未感觉他离我如此遥远。 

又是这幅模样,事情变成了这样,我果然讨厌下雨天。 

桌子上放着一把长长的瑞士军刀,我站起来,将它拿起,很重,应该是纯金属的,我一把拔而出,响亮的声音,银白色的刀刃闪闪发光,我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哭泣的他。 

“사랑해。” 

真希望我能不结巴完整的把这句话说出来啊。 

我撕开自己胸口的领子,把刀刃对准自己的心脏,闭上眼睛,然后,用力刺了进去。 

炙热的东西,全部涌了出来。 

雨这个时候还在下,吵死了。 

整个胸膛被穿透了,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血在顺着后面的刀刃涌出。我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 ,口腔里涌上大量甜腥的鲜血,从我嘴里一泄而出流在我昏暗视线里的地板。耳朵开始鸣响,我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在大声喊叫。 

“白痴!白痴!” 

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 

他抱住我了吗?我不知道。 

“你个白痴!!” 

他好像哭的更厉害了。 

血在哗啦哗啦的流淌,我被他抱过来,睁开我像灌了铅一样的眼皮,我终于,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天啊,他哭的好丑,我从来没见过他哭成这个熊样子。真的好丑。 

他热乎乎的小手在乱摸我的胸,嘴里在慌乱的说着: 

“不,不要啊……不要啊,不要流了啊,怎么办……怎么办……” 

不是说不会哭了吗? 

我抬起沾满血的手,用我最后的力气去摸他的脸。 

真的好痛啊,但,KAI现在在抱着我呢……… 

我开始摸他饱满的嘴唇,他哭泣着,含住了我的手指。 

我笑了,觉得他嘬我手指的样子好可爱。 

 

“CHANYEØL你把眼睛睁开!!睁开啊!!你敢睡过去你就死定了!!” 

 

对不起……我真的好困啊…… 

 

“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你把眼睛睁开好不好……”

靈魂復生

嗜 [CHANYEØL×KAI]

[图片](给第一次看的朋友解释,X咧咧是个结巴,在被创造的时候语言系统紊乱了,开给他的爱称是白痴or死结巴)

CHANYEØL视角:


我的伤好的很快,他再一次在我的手腕上捆绑上了束缚,但这次很细很轻,跟手铐差不多,不妨碍我的行动,在太阳的照耀下会闪这银色的光,像手镯。

他丢给我一只好大的剪子让我打理他的花园。他的花园是自然的野蛮生长的,好多花朵都奇异无比,像变异了,根蔓是粗壮的带着危险的獠人的刺。在阳光灿烂的无遮拦的天空下,我会穿着他的衣服奔跑在他杂草丛生的花园里。像个自由人,事实上我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在这个花园。

我也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在他身边。

我不再睡那个可...

(给第一次看的朋友解释,X咧咧是个结巴,在被创造的时候语言系统紊乱了,开给他的爱称是白痴or死结巴)

CHANYEØL视角:


我的伤好的很快,他再一次在我的手腕上捆绑上了束缚,但这次很细很轻,跟手铐差不多,不妨碍我的行动,在太阳的照耀下会闪这银色的光,像手镯。

他丢给我一只好大的剪子让我打理他的花园。他的花园是自然的野蛮生长的,好多花朵都奇异无比,像变异了,根蔓是粗壮的带着危险的獠人的刺。在阳光灿烂的无遮拦的天空下,我会穿着他的衣服奔跑在他杂草丛生的花园里。像个自由人,事实上我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在这个花园。

我也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在他身边。

我不再睡那个可怕的地下室,他让睡在一个小小的隔间,里面铺满了干草。我好开心,因为我那里和他的卧室挨着,我打开门就可以跑到他的身边。

 

好几日他都不在家里,晚上很晚才会回来,在夜色浓重的夜晚里,我躺在枯草休息,听到他开门的声音。

他会先走进门,脚步,嗒,嗒,嗒,的走过来,他穿的是皮鞋。然后是脱外套的声音,脱裤子的声音,他胸口的领带会随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解开而滑落,轻飘飘的落在床上,他把所有衣服都脱掉,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他会离开房间去浴室洗澡。

我的耳朵异于常人的灵敏,这是我在战场里中练出来的,在危机四伏的战场里,你必须很小心的注意你周围任何的细小声音,因为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从你看不见的死角里冲出砍掉你的脑袋。

我会尽量的放慢自己呼吸的频率,努力听他洗完澡回来,躺在床上的动作。

再安静一点,再仔细一点,我可以听到他呼吸的声音。

嘣,嘣,嗒嗒,是天花板热胀冷缩的动静,外面在刮很轻微的风,树叶哗啦啦舞动的声音,他踢被子的声音。我好幸福,我可以听到他,我在和他共度夜晚。

他最近好少和我说话了,看见我也只是看一眼就冷冷的走掉。

我希望他有一天能喝醉了回来,像那个晚上一样。或者他再捅我几刀。

他那晚好黏我,我结结巴巴的问他,他在我耳边告诉我了,说我cha进他【】的dong里做很舒服的这个事,叫做[爱],我觉得好神奇,原来爱是可以实体化成为一个固定的行为的。

我好喜欢做 爱,好喜欢好喜欢。

可是我一直没机会做 爱,他一天一天的回来的越来越晚,他可能在外面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在黄昏的阳光下,躺在他的花园里,风吹草动,我抱着那把被太阳晒的发烫的剪刀呼呼大睡。

突然,我听到大门开了,我的战斗本能让我立刻警惕起来,他很少在这个点回来。我拿着剪刀走出他的花园,正好看到他走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个眼睛圆溜溜的男人,我从来没见过那个男人。

他们好像聊的很开心,他在看到我之后停了下来。我拿着剪子楞楞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是随时准备行刺的状态。

“这位是?”那个陌生男人指着我问道。

“哦,没什么,我养的一条狗。”

他对他友好的笑着说道,随后他给我使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意思是让我滚一边去。

我楞了楞,看看他旁边的陌生男人,他以一种比较惊奇的表情看着我,仿佛我是个他从没见过的新鲜物种,KAI在用眼神催我,我傻乎乎的给他们鞠了个躬然后就跑走了。

我在花园里继续待着,看着他们两个一块进了屋子,天黑了,我想进屋睡觉,我刚到门前他就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我,对我摆了摆手,把屋里的门关上了。

 

我要睡在花园了吗?

我有些沮丧,把剪子放下想去休息,转身要走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谈话的突然十分清晰的在我耳边。

“先把衣服脱了。”我听到KAI这么说。

“全脱光?”

“嗯,全脱光吧。”

“我这个不太好解开。”

这样的对话让我瞬间一激灵联想到了什么,呃,怎么?为什么要脱衣服啊,我蹭的一下跑到他窗户那边,蹲在那里,透着厚厚玻璃里的一点小缝努力的看他们在干什么。

是十分模糊的,KAI背对着窗口,我看到那个陌生男人在他面前脱衣服,上身都裸露了,我屏住呼吸,现在在解皮带,煞一下看到KAI把手放在了那个陌生男人的【】 档下。那一瞬间,我的视线变成了红色,我看不清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了,只看到他们模模糊糊的身影。

啊,为什么,KAI要和他做那个吗?为什么要摸那里呃呃……为什么……啊……不可以……好讨厌………不可以呃……

身体在可怕的变热,有一种巨大的危机感从我的后颈袭来。

我失去了理智,火焰开始在我后背燃烧起来,我长出了黑色的翅膀,无法控制自己,像火球一样狠狠的冲破了那扇门,墙壁都被我砸出一个洞,我闯进去。他们两个人都一脸茫然的回头看着我,血红的视线里看到那个男人身上几乎没有衣服遮挡了。

我疯了一样以箭的速度带着燎热的火焰冲向那个男人,我不知道我想干什么,我只是好讨厌他。

那个男人反应快的惊人,在我致命的火焰即将触碰的那一秒他抓着自己的衣服躲开了我,KAI好像骂了一句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我没有放过他,继续去追逐我像一个流星弹所掠的地方都被我的火焰烧会烧成可怜黑焦,男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躲避着,他好像回头对KAI大喊了一句什么,然后跑到外面一跃而起飞向天空,速度快的我只看得到黑影。我不甘示弱,给自己燃烧起加速的蓝火跳跃起来去继续追他。

 

“CHANYEØL!你给我回来!要不然你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KAI大吼了一声。

听到这一句我在半跃起来的空中一下就熄了火,失去支撑力的我像个坏掉的玩具掉到地上。

 

我的视线仍然是红色,背后的燃烧的火焰在渐渐熄灭。

KAI过来用力揪起我的领子,把我整个人提溜起来,我看不清他的脸。

“王八蛋你上什么疯???你剪花剪的脑子没了啊??”

恶狠狠的语气,血红的颜色终于在我视线消失,我看到的是银色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写满了愤怒,用我极为熟悉的厌恶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哭了,我可能真的疯了吧,眼泪像海水一样涌出,我哽咽着开口很努力很努力的去说话。

“呜……卡……KAI伊……不…不要……和……和别人……做爱……我……我……好讨厌……”

我哭的厉害,泪水打湿他揪在我领子上的手,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你……你说什么?”

“呃……我爱卡…KAI伊……KAI伊……不……不要和……他做……爱………”

他松开了我的领子,怔怔的看着我,我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继续结结巴巴的说着:

“卡…KAI伊……求……求求你……不……不要……”

他不再看我,把头转过去,突然笑了,笑的我好懵逼,我刚想继续说什么他却一下抓住我的肩膀对着我的胸膛狠狠来了一拳。

“你,个,白,痴!”

虽然他这样的拳脚攻击对我造不成伤害,但他打的很用力,捅我的胸膛踢我的腿,他咬牙切齿的踹了我一脚,我顺势跌倒在地。

他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个死白痴,谁说我要和他做爱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做爱了??我是在帮他看伤口!!”

我的大脑有些停机,还在抽泣着,在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现在,你把人家吓跑了,还把我的房子弄成这样。”

他指了指那些被我烧的一片一片的发的焦黑的墙壁,确实被我弄的不成样子,原本白净干净的现在看起来像片废墟,我只会瞪着大眼睛不敢说话了。

“你是不是缺!你是不是缺!”他愤怒的又踢了我好几脚。

“你明天给我修好,漆给我重刷一遍,听见了没!!”

 

我像疯了一样点头。他看着我泪痕还没干的脸,又笑了。一边笑一边摇头,像是很无奈的样子。

“白痴,擦擦你的脸!哭的和三岁小孩似的,丑死了。”

 

他让我去睡地下室,想到刚刚我我误会他要和别人做爱的事现在还心有悸,如果他有一天真的和别人做了怎么办,我开始担心这样假设的危险,我看着他要回房间的背影,我手脚颤抖起来,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抱上的那一瞬间我是后悔的,因为我想这抱一次可能要睡好久的地下室了。但是我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抱都抱了,我索性死心蹬鼻子上脸。

他被我抱住,楞着不动了,没有回头骂我,我把脸凑过去,结结巴巴的嘟囔:

“BOBO…BOBO……”

我想我会被打一顿然后手脚被绑起来吧。他回头看我,呼吸都快碰到彼此,脸在月亮的阴影之下。我以为他要骂我了,但他凑了过来,含住了我的嘴唇。

 

 

 


呼啦啦棒棒糖

戒断反应

cp:灿开


医生灿 患者开 比较短 

评论走链接

第一次搞地团同人文学,不太上手,lof上传啥的好难搞md


cp:灿开


医生灿 患者开 比较短 

评论走链接

第一次搞地团同人文学,不太上手,lof上传啥的好难搞md


靈魂復生

嗜(CHANYEØL × KAI)血腥警告⚠️

 
[图片]

我是为了战争而诞生的实验体,我的宿命是上战场和痛苦厮狰,有很多人想取我的性命,但他们全都失败了。我战无不胜,他叫我杀人魔,说我除是了打架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说我的异瞳的那只眼睛很可怕。 

我喜欢他,他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 

可他很不喜欢我,他说,他讨厌我,他带着厌恶的表情把我扔进了又黑又空旷的地下室里,在我手腕脚腕上都箍上了铁链。只扔给我一只抱枕,他离开把门关上,最后一缕阳光随着门扇的合并在我眼前消失不见。 

我如果想出去,我是可以出去的,但是他不想让我出去。 

我很听他的话,每天都睡在那,因为是实验体的原因不进食我也可以存...

 

我是为了战争而诞生的实验体,我的宿命是上战场和痛苦厮狰,有很多人想取我的性命,但他们全都失败了。我战无不胜,他叫我杀人魔,说我除是了打架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说我的异瞳的那只眼睛很可怕。 

我喜欢他,他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 

可他很不喜欢我,他说,他讨厌我,他带着厌恶的表情把我扔进了又黑又空旷的地下室里,在我手腕脚腕上都箍上了铁链。只扔给我一只抱枕,他离开把门关上,最后一缕阳光随着门扇的合并在我眼前消失不见。 

我如果想出去,我是可以出去的,但是他不想让我出去。 

我很听他的话,每天都睡在那,因为是实验体的原因不进食我也可以存活很久。我在里面待了很久,我不知道到底是多久,但估计超过了一周,在里面是很无趣的,我期待有一天他能过来看看我,但他一直没有。 

 

我很难过,最终自己还是擅作主张的出去了,我打开那扇门,乍一见多久不见的白昼阳光,惨白明亮的几乎要照瞎我的眼睛。 

 

他看见我了,他表情很冷淡,用一种近乎恶心贬低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兴奋,他只要看向我就能让我兴奋。我抬起双臂,向他挥手。 

“KAI伊!” 

脚下踩的是他种的花园,花朵都色彩斑斓在太阳的照耀下生长的十分疯狂。 

他把我带进了他的房间,他在前面走着,说要找个更坚固的铁链把我栓住。我很想念他,没有在意他在说什么,我很想抱抱他,看着他冰冷的背影,还有后脑勺柔顺利落的绿色头发,我抑制不住自己,张开我宽大的双臂将他整个人都拥入我的怀中。 

他身体太棒了,肌肉线条明显,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摸起来舒服让我上瘾。 

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可他没有,他转过头来,用一种快哭出来的,哀切的表情看着我,眼睛下面都是红红的。 

 

他没有去拿大铁链,而是让我把衣服脱掉然后抱着他睡觉,是命令的语气。我必须照做,我也是第一次能够躺在他的床上睡觉,我觉得我太荣幸了。我紧紧抱着他,他把头埋进我伤痕累累的肩膀。 

“好烫。”他说。 

大概是因为我是火的操纵者的原因,我的身体一直都是滚烫的,他好像很喜欢我炙热的体温。 

我完全睡不着,看着银色月光照耀进来,打在他熟睡的静谧的脸庞。 

我想亲他。 

 

他第二天很早就出门了,他命令我必须一整天都待在那张床上,哪里都不许去不许下来,不然他就把我扔回地下室。 

我很开心,我在他的床上滚来滚去滚了一整天。这可是他的床啊,上面有他的味道。 

他晚上很晚的时候才回来的,他喝了好多酒,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扑过来抱住我。 

“CHANYEOL……CHANYEOL……” 

他嘟囔着捧住我的脸,捏着我尖尖的耳朵。 

“宝贝……” 

他第一次主动来触碰我,我兴奋的不知所措,只会呆呆的抱着他,他嘟嘟囔囔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把脸凑了过来亲吻我,他的唇好软,亲我亲的很粗暴,又啃又咬的,似乎要把我吃了。他粗暴的扯下了我的衣服,感觉自己身体变得好奇怪,下面又热又涨,我好喜欢他,我把他按在床上,【一顿xxoo大家自行想象】他好像被我弄疼了。咬住了我的脖颈,非常用力,我的皮肤被他锋利的牙齿咬破,滚烫的血液涌出,鲜红粘稠的沾满他的嘴唇。血液一直流到我的肩膀。咬到动脉了,很痛,但是他很喜欢。我堵住了他的嘴,口腔里都是血的甜腥味。他高【】chao了两次

最后他睡过去了。我的血和他的jing.   ye混在一起,原本白净的床单被我们弄的一片狼藉。 

我感觉自己坠落进了天堂,我真的好喜欢他。我抱着他被我弄脏的身体,含着他的耳垂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把我赶了出去,他很生气,眼睛里全是愤怒,对我大喊大叫,他说不要我了,我是个劣质的赝品,我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他讨厌我。 

这些话是我常常听到的,可他这次真的不要我了,他把我扔在门外。大门狠狠的关上。我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我的伤总是可以愈合的很快,身上还有着干掉的血迹。 

 

我沮丧极了,我不能明白,我明明和CHANYEOL前辈是一样的啊,为什么你这么讨厌我…… 

 

我不知道该去哪,我被他抛弃了,像个无头苍蝇在外面兜兜转转,找到了一个很高的大山,我跑到了山顶去看月亮,那晚没有星星,看着银色的月光和深邃到可怕的天空,我在回忆昨晚和他做爱的细节。风很柔和,我睡着了,没想到半夜下了雨,冰冷的雨点把我打醒的,我被淋成了落汤鸡,狼狈的跑下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山洞,我生了堆火,在里面疲惫的休息。 

天亮的时候,我出去了,下了一晚上大雨的天空变得干净又晴朗,我还是回到了他家,我乖巧的蹲在他家门口等着,像只没有人要的流浪狗。 

我等着等着睡着了,醒过来时,睁开眼睛是一片漆黑。 

吓到我还以为自己瞎了,慌乱了许久,摸到熟悉的枕头才发现这是他的地下室。 

我陷入了欣喜,他把我带回来了,他没有抛弃我。 

 

我想我是幸福的。 

 

他晚上的时候把我带出去了,在他的花园里摆了一张很好看的木桌子,放了两把椅子,我做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把椅子向他拉进,那是我第一次在饭桌上吃饭。 

他的表情和平时一样是冷淡无比的,但这比愤怒好。 

能和他一起吃饭,这太幸福了,我乐的像傻子一样,大口大口的吃了好几碗饭,他骂我是猪。 

“嗯,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我第一次如此流畅的说出一段完整的话来,我自己也是很惊讶,我的语言系统是在我被创造的时候就被弄紊乱的,按理来说我是个结巴。他终于带了点表情看向我,明亮的月光打在他眉骨凌冽的脸庞上,他的眼睛太漂亮了。 

 

“CHANYEØYL,你爱我吗?”他问。 

 

我立马就像抽筋了一样疯狂点头,我想,这简直是全世界最白痴的问题了。 

 

“说话。”他语气带了点愠怒。 

 

“窝……爱……泥……” 

我努力想把舌头缕直,但还是说不清话,结结巴巴的。 

他却笑了,我第一次见他对我笑。他笑起来眼睛会变成一条缝,好好看。 

但他很快又用悲伤的表情看着我,他拿出了一把短刀,在月光下闪着银光,他站起来,抓着我的肩膀用那刀捅向了我的腹部。 

 

我没有任何反抗,眼看着他拿着白花花的刀子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暗红色的血液流出来,沾满了草地上的花朵。 

 

“你为什么死不掉呢?为什么啊?死掉的应该是你啊……呐……你说话啊……” 

他流了泪水,眼泪也是闪亮的,血液弄的他满手都是,刀还插在我的肚子上,他嘴唇哭肿了,无力的抱住了我,然后哽咽着开始亲吻我的耳朵。 

 

好痛,好痒,好喜欢。 

 

“你说话啊……废物……呜……” 

 

我把喉咙里要涌上来的鲜血咽来下去,抚摸着颤抖的他,努力开口结结巴巴的说: 

 

“KAI……사……랑……해……” 

 


郁孤川

【灿开】Summer Illusion

几乎整个夏天我都没有再见过朴灿烈。其实我们不见已经有一年了,我之所以会特别说是夏天,是因为上一个夏天留下的记忆实在深刻。我们一觉睡到中午,在床上吃完炸鸡和披萨外卖,打开收音机听着下午档的抒情乐曲。他去洗澡,我继续躺在床上,燥热又浅淡的阳光,随风晃动的快要整个掉下来的窗纱,花瓶里的山茶,他洗完澡出来,带着一股清晨树叶的气息。我进去洗澡,出来他已经打开电视,电视上的足球解说员正在对昨天的比赛做点评。我光着脚走到毯子上挨着他坐下,他递给我一瓶汽水,我们的瓶口轻轻碰了碰。下午的光直直地射进来,玻璃瓶的瓶身渗出晶莹的水珠,我把它举到眼前,透过它看着电视里的解说员,解说员的脸像是印在衬衫上又被肥皂...



几乎整个夏天我都没有再见过朴灿烈。其实我们不见已经有一年了,我之所以会特别说是夏天,是因为上一个夏天留下的记忆实在深刻。我们一觉睡到中午,在床上吃完炸鸡和披萨外卖,打开收音机听着下午档的抒情乐曲。他去洗澡,我继续躺在床上,燥热又浅淡的阳光,随风晃动的快要整个掉下来的窗纱,花瓶里的山茶,他洗完澡出来,带着一股清晨树叶的气息。我进去洗澡,出来他已经打开电视,电视上的足球解说员正在对昨天的比赛做点评。我光着脚走到毯子上挨着他坐下,他递给我一瓶汽水,我们的瓶口轻轻碰了碰。下午的光直直地射进来,玻璃瓶的瓶身渗出晶莹的水珠,我把它举到眼前,透过它看着电视里的解说员,解说员的脸像是印在衬衫上又被肥皂搓过的图案。灿烈的脚尖碰着我的脚尖,又轻轻摩擦着我的脚背。天气很热,有风也是一样,我把瓶子贴紧了自己的脸。“我的瓶子已经被暖热了”,他低头笑着说。傍晚我们出去吃饭,沿着海岸走到喊叫声最大的酒吧玩儿宾果游戏,出来后去24小时便利店买罐装啤酒和三明治,再沿着海岸走回家。晚上凉快了很多,我们关上灯,把窗户全部打开,冲了个澡就继续坐回地毯上,打开电视看深夜棒球转播。他喝着酒,我喝困了就靠在他身上。他把手中的啤酒喝完,调低电视音量,把我抱到床上,我勾住他的头吻他,他的手绕过我的腰抱紧我。电视画面不断地变换着,看台上的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我拨开他被汗水粘在脸上的头发亲吻着他的脸,他舔舐着我的耳朵,滚烫的气息烘得我也开始发热,跑垒员被截杀,他抬起我的腿,我顺势夹住他的腰。我们的喘息声清楚地回荡在混杂着窗外飘进来的摩托车尾气、吃剩的鸡骨头和已经开始腐烂的山茶甜腻的香气中,我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叫了出来。Randy Winn击出了大满贯,场上一片欢呼。灿烈为我盖好被子,继续回到电视前。

 



奇怪的是我对这个夏天的每个细节都印象如此强烈,强烈到无论过了多少年,它都像是存在于去年一样。我在一个下着雨的深夜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比赛回放,放到了Randy Winn之后美职棒再无大满贯,我才意识到那是在十二年前1999年的夏天,我们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夏天。在此之后我记得秋天的雨,冬天的雾,春天的沙,唯独记不起有关夏天的一切,那个夏天也是所有夏天的终结。窗外还在下雨,棒球比赛还在回放中,我关掉电视,把啤酒喝干,还有什么可回忆的呢,我把易拉罐捏扁扔进垃圾桶,关掉仅剩的一盏灯。早就应该忘记了。

 

 

 



 

Fin.

郁孤川

【灿开】Ash&Flower

—Ash is flower.


【C

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但是没关系,我爱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在黄昏时一边低着头唱歌一边走回家时心里涌出的感觉一样。他走的时候也是黄昏,真巧,其实我看见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时就知道他不会再回来。我一直盯着,直到阳光刺得我眼前发黑。我转身背对着窗口。我从来不知道落日也是这么刺眼的。


【K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究竟有想过什么吗?你活得全然无我也不顾他人。不要盯着我。不要笑了。别让我听见你说话。你不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知道...

 

 

 



—Ash is flower.




【C

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但是没关系,我爱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在黄昏时一边低着头唱歌一边走回家时心里涌出的感觉一样。他走的时候也是黄昏,真巧,其实我看见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时就知道他不会再回来。我一直盯着,直到阳光刺得我眼前发黑。我转身背对着窗口。我从来不知道落日也是这么刺眼的。

 

 





【K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究竟有想过什么吗?你活得全然无我也不顾他人。不要盯着我。不要笑了。别让我听见你说话。你不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所以求求你滚远点吧。

 

 





【C

他又下楼去了,所以我又去了窗边。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某个地方,过了我也说不清多久才会突然整个身子一动,跟着腿一起迈出去一步。他的花园很大,好像不应该只是栏杆围住的,而是整个暮光笼罩之下都是他的花园。但是花园里的花总好像都是枯萎的,失去水分的颜色和疲惫的姿态。枯黄的苍白的暗红的,一支一支粗粝又乖张,还有昏睡的紫罗兰,松散的迷迭香,全都在一天即将消失的光线中静默着。他只是立在它们中间,低着头,一言不发。

 

 





 

【K

你回来了,我让你出去,可是你又回来了,因为遇到狼。对了,你流血了。很棒。亲爱的,你流血的样子真的很美。我没想到竟会因这种美而战栗,可是我真的爱之骨髓。你不会知道我去了你的房间吧?我深夜趁你熟睡,去抚摸去亲吻你的伤口,你不会知道吧?你的脑子估计永远也想不到这些。流更多的血给我看吧,我想看。你只有这个时候才最最美的,你知道吗?

 

 







 

【C

他总是让我在天刚黑时出去,我总是会碰到狼。我拼力逃回来瘫倒在花丛里,血不停地流着。我看到他在窗边,可是他不会管我,他只是在那里看着,我看得出他脸上的喜悦。我喜欢看他露出那样的表情。有一天我没有出去,我坐在之前躺的地方等他出现在窗口。他出现了,他的眼神瞬间结成冰。我喊他的名字,他转身就走。于是我加大音量,一声接一声喊,钟仁啊,钟仁啊。他终于出来了,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冰冷的脸上满是愤怒。我拿出刀,脱掉上衣,在胸口割了一刀。血顺着划痕一路流下,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眼里冒出奇异的光。我拉住他的手,他跪下来亲吻着那道伤痕,舔舐着溢出的血液。我咬破嘴唇亲吻他,他闭上眼睛缓慢地吮吸我的嘴唇。我脱他的衣服,他仍旧闭着眼睛。他还在吻我。我抬起他的腰,让他躺在掉落的花上,同他做 爱。

 

 







 

【K

说实在的我讨厌这些花,仿佛灵魂都被抽走一样干瘪的模样着实令人作呕。可是怎么说,我又很喜欢看它们。置身花园时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因为眼前这些花始终处于既非生又非死的停滞状态。四下全然寂静,只有偶起的风吹动花朵干枯的花瓣发出的犹如破裂般清脆的撞击声。我在这里能感受到安宁,这是我最渴求的状态,我可以稍微专注于思考一些事情了。那是你完全不会也不必去考虑的事。说到底是庸人自扰吧,我知道啊,可是我没办法,我救不了我自己啊。你很愚蠢,可是你大概是快乐的。可恶啊,蠢蛋,你要这快乐有什么用?你会让自己变得有价值吗?你会变得清醒吗?你会去爱一个人吗?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也有一点不正常了但是你看最起码我不清醒的时候我自己能意识到,可是灿烈你呢你能意识到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讨厌那些花我喜欢你血的味道它真的很棒你在做什么啊你爱我吗灿烈,灿烈啊你怎么可能爱我啊你连爱是什么都不懂。不要再笑了那太愚蠢了哦不对现在愚蠢的是我了哈哈反正就这样吧我不在乎了,已经无所谓啦,傻子。什么都无所谓了。

 

 

 






【C

他像往常一样关好门走出去,只是他没在花园停留。他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笔直地沿着向远处无限延伸的路走去。我知道没有什么是真正不变的。他朝着落日走去,每走一步都将光一点一点带离他的花园,那些枯萎的,失去水分的,枯黄的苍白的暗红的,还有昏睡的紫罗兰和摇摇欲坠的迷迭香,全都渐渐消失了,风吹起无处不在的灰尘,眼前一切仿佛一幅满是噪点的画,最后一束光射进了被灰尘掩埋的万物,昏暗而又浓烈,像拼命压抑的呼吸。然后那束光也消失了,远处所见皆是浓重的漆黑,月亮升上来,干涸的池子里积攒的枯叶和灰尘变得更冷,它们和那些花一样,它们面无表情,它们不知生死,它们即将被长夜淹没,它们被蒙上眼睛,再也见不到任何光亮。

 

 

 

 

 



 

 

 

Fin.

靈魂復生

【灿开】床

[图片]


在寒风凌冽的冬季里,金钟仁不幸得了流感。 


他去练习室挥洒了一整天的汗水,浑身都透支的厉害,本来脑袋就病晕沉沉的,运动过后更是燥热和无力,耳朵和脸蛋都是红的,亮晶晶的眼下都是发烧出来的红血丝,状态很不好,在经纪人哥哥的照顾下去医院打了针拿了药后回家。 


朴灿烈在工作室待了很久,他那晚要忙的事情很多,他是加快速度做完的,得知了金钟仁感冒的事情,一想到可怜的小孩因为生病而难受的样子他就无法静下心了,快马加鞭的回家,特意买了热腾腾红姜汤,去敲他的房门,却久久无声。 


这么早就睡觉了吗? ...

 

在寒风凌冽的冬季里,金钟仁不幸得了流感。 

 

他去练习室挥洒了一整天的汗水,浑身都透支的厉害,本来脑袋就病晕沉沉的,运动过后更是燥热和无力,耳朵和脸蛋都是红的,亮晶晶的眼下都是发烧出来的红血丝,状态很不好,在经纪人哥哥的照顾下去医院打了针拿了药后回家。 

 

朴灿烈在工作室待了很久,他那晚要忙的事情很多,他是加快速度做完的,得知了金钟仁感冒的事情,一想到可怜的小孩因为生病而难受的样子他就无法静下心了,快马加鞭的回家,特意买了热腾腾红姜汤,去敲他的房门,却久久无声。 

 

这么早就睡觉了吗? 

 

他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红姜汤在他门口愣住了,失着神,觉得有些落寞,掰着手指头算算,因为行程原因他一个星期没见到他的小孩了。自己一不在他身边,他就生病了,傻熊熊,不会照顾好自己吗? 

他宽大有力手掌在门把手摩擦,一用力,门居然开了,这个小孩没锁门。 

 

门扇移开,他看到金钟仁横躺在床上,睡衣只穿了一半,像是无力的停息,上衣的另一只袖子没有穿上,手臂和胸膛就赤裸的暴露在空气里,胸口不断起伏,他发根都有晶莹的汗珠,脸蛋红红的,闭着眼睛无力的喘着气。 

 

朴灿烈站在那里哽咽了很久,他做了个深呼吸,才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钟仁妮?” 

金钟仁艰难的半睁开眼睛,看到他的脸之后表情却变得更委屈了。 

“灿烈哥……我好难受啊……” 

他带着隐约的哭腔,张开他肌肉线条明显却十分虚弱的手臂,发红的锁骨随他胸口起伏。 

朴灿烈把红姜汤放下,直接扑过去将金钟仁抱在怀里,在他宽阔的有力的臂弯里,一米八+的金钟仁变的小鸟依人。 

 

“怎么办……感冒了不可以亲亲……” 

金钟仁抱着朴灿烈毛茸茸的后脑勺说道,小熊音软软的想让人想狠狠的欺负他,朴灿烈抬头就看的到金钟仁因为发烧而红艳的唇在他面前一张一合。 

他张口含了上去,他那一刻什么都没有想,没有在意后果是什么。他只想狠狠的去亲吻这个可怜的小熊。 

“唔……灿烈哥……咳……” 

他本来就感冒呼吸不畅,被这么一亲气直接被憋住了,难受的他把头别过去对着床边咳嗽了好几声。 

“不可以亲啊,会传染的。” 

“没关系,就算是钟仁的病毒我也喜欢……” 

“唔,灿烈哥是变态……” 

金钟仁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唇,眼睛亮晶晶的蒙着一层水雾,这个模样让朴灿烈看的心疼。 

“宝贝吃药了吗?” 

“吃了,还打了针……” 

朴灿烈这才注意到金钟仁手背上有个小小的红点,他身上却没有任何药物的味道,和平时一样香香的。朴灿烈低头吻了一口金钟仁小小的红点。 

“乖,把睡衣穿好。”他的大手掌抬住金钟仁柔弱的手臂,帮无力的他整理衣服。 

“不想穿……好热……” 

“不行哦,不穿的话会感冒的更严重的。”朴灿烈细心的哄着,看着金钟仁不情愿的小脸他又对着他额头亲了一口。 

“乖,穿好,被子也盖上,不然的话我就对你做色色的事情了哦。” 

 

金钟仁一头热汗,被朴灿烈用厚被子该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和红扑扑的小脸蛋。 

“钟仁尼,明天不要去练舞了。” 

金钟仁看着朴灿烈的大眼睛没有说话,只是固执的摇摇头。 

“唉…你啊。” 

朴灿烈无奈的叹口气,抚摸上金钟仁出着冷汗的额头,把他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分到一边。 

“灿烈哥…摸摸我…” 

金钟仁用黏腻的鼻音撒着娇,眼睛下面都是红晕。 

“摸哪里?”朴灿烈问。 

他扭捏了几下,一脸的害羞,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内裤里面……两个字的……”

Loeykai_yanzi

这是金金和女生曝光之后还没分的那个阶段写的,也是屯粮之一,清汤寡水

这是金金和女生曝光之后还没分的那个阶段写的,也是屯粮之一,清汤寡水

走路很慢

【灿开】缺陷 3

完结章,谢谢各位~

看文愉快。链接在评论💛

完结章,谢谢各位~

看文愉快。链接在评论💛

Arya

这次真得神仙手气了[流泪]

抽到了灿开的透卡和小卡

kai 伯贤 54的单人海报[流泪](kai的巨幅的!)

和团体的巨幅海报

拍张全家福纪念一下抽到的小卡!

此刻我是最幸福的爱丽呜呜[可怜]

这次真得神仙手气了[流泪]

抽到了灿开的透卡和小卡

kai 伯贤 54的单人海报[流泪](kai的巨幅的!)

和团体的巨幅海报

拍张全家福纪念一下抽到的小卡!

此刻我是最幸福的爱丽呜呜[可怜]

displaced
最好相识在酒席晚宴 或是 谁与...

最好相识在酒席晚宴 或是 谁与谁分手的雨夜

最好相识在酒席晚宴 或是 谁与谁分手的雨夜

米卡琪

命中不注定(一)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动人爱情小说里的主人公们在彼此不认识的时候,就可能阴差阳错地相遇了几十次了。然而生活不是小说,有些人可能耗尽了彼此的缘分才能相遇那么一次……

大家好,我是朴灿烈,一个拥有绝妙汽水味的Alpha,目前是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如果有人在一年前告诉我,我将会和一名只见了一面的陌生Omega结婚,并在婚后爱上他,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要知道,我从4岁起可就有了想要保护一辈子的人。在我还只有4岁时,我就决定这辈子,无论我和他是什么性别我都会照顾他一辈子,虽然4岁后我就和他失去联系了,但我相信我和他是命中注定。然而当在我23岁那年,我的想法改变了……...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动人爱情小说里的主人公们在彼此不认识的时候,就可能阴差阳错地相遇了几十次了。然而生活不是小说,有些人可能耗尽了彼此的缘分才能相遇那么一次……

大家好,我是朴灿烈,一个拥有绝妙汽水味的Alpha,目前是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如果有人在一年前告诉我,我将会和一名只见了一面的陌生Omega结婚,并在婚后爱上他,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要知道,我从4岁起可就有了想要保护一辈子的人。在我还只有4岁时,我就决定这辈子,无论我和他是什么性别我都会照顾他一辈子,虽然4岁后我就和他失去联系了,但我相信我和他是命中注定。然而当在我23岁那年,我的想法改变了……

事情的开始于一场无聊至极的相亲,如果你奇怪我这样一个有钱有颜的人怎么还需要相亲,那就对了。我这样优秀的alpha是不可能需要相亲的,追我的Omega都能绕地球一圈了,我都是被我爸逼的,被自以为很了解我,实则一点都不清楚我喜好的我爸逼的。虽然我很不乐意,尤其是说我一定会喜欢对方后,但我毕竟是个孝顺儿子,虽然我那老爸并不了解他儿子究竟喜欢什么,而且我的公司刚刚起步,需要老爸的资金支持(当然我绝对不是因为那笔资金才屈服的,嗯,我是因为孝顺我爸,让他开心点才答应这次相亲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都搁着呆了这么久了,那个我爸所谓的善良大方,温柔可爱,我一定会喜欢的那个Omega呢?

此时灿烈抱怨的Omega因为一些事儿正待在家呢。

“阿嚏阿嚏”都暻秀摸了摸鼻子,“怎么了,哥,难道是因为刚刚我在心里想哥了吗?”金钟仁一只胳膊搂着都暻秀笑道。

“你快别开玩笑了,快把这个承诺书签了,你不是说你没事了吗?快签吧,我今天还有事儿。”说着,暻秀把钟仁搭在他身上的胳膊拿开了。

“好了好了,我签还不可以吗,明明是哥撞到我的,我的腰到现在可还疼着哩,只在哥家待了三天,哥就这么无情要把我赶走惹”钟仁捂着腰故作悲伤。

最终暻秀亮出了自己的拳头,钟仁才一脸不满地签了那份承诺书。

“啊啊啊啊,不等了,什么人啊,还善良大方,温柔可爱,善良的让人足足等了3个钟头”在喝完第三杯咖啡后,灿烈终于受不了,打算结账走人,“爷不伺候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吧,抱歉,出了点意外,来晚了”暻秀气喘吁吁的,还一边擦着汗。灿烈本来挺想一走了之,但看对方这么狼狈,估计也是真的有事耽搁了,就也让服务生离开,又坐了下来(才不是因为这家伙的长相正对我胃口,水蜜桃味的信息素很好闻,看来这次我这不靠谱的老爸终于靠谱了一次),我可是个有绅士风度的优秀的Alpha.

未完,待续……

M’s story

《说好一起长大的 》01

回家的路程不知跟在后面的吴世勋怎么骑的,已经不知去向,一路上无话的金钟仁无聊的玩着朴灿烈衣服的装饰,突然一个急煞,他慌张的抱住朴灿烈。


“!!!!啊!灿烈哥!吓死我了!”

“终于肯说话啦?”

“什么啊⋯⋯”


金钟仁心虚的回答道


“是今天早上叫妮妮生气了?”

“说了不要叫这个了~”

“以前都叫烈烈哥哥的⋯呜呜⋯⋯嗷!!”


朴灿烈戏精上身,假哭回忆童年,金钟仁一个铁沙掌打了过来,让他措手不及。


“金钟仁等等我们两个就要摔了!你还打!痛痛痛!我错了你先停手!!!!”


“唉~远处就听到你...

回家的路程不知跟在后面的吴世勋怎么骑的,已经不知去向,一路上无话的金钟仁无聊的玩着朴灿烈衣服的装饰,突然一个急煞,他慌张的抱住朴灿烈。

 

“!!!!啊!灿烈哥!吓死我了!”

“终于肯说话啦?”

“什么啊⋯⋯”

 

金钟仁心虚的回答道

 

“是今天早上叫妮妮生气了?”

“说了不要叫这个了~”

“以前都叫烈烈哥哥的⋯呜呜⋯⋯嗷!!”

 

朴灿烈戏精上身,假哭回忆童年,金钟仁一个铁沙掌打了过来,让他措手不及。

 

“金钟仁等等我们两个就要摔了!你还打!痛痛痛!我错了你先停手!!!!”

 

“唉~远处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呢!”

“珉锡哥!朴灿烈欺负我!!!!!”

到了家门口看到自家大哥,金钟仁跳下车躲到哥哥身后。

 

“欸你怎么做贼喊抓贼呢!”

朴灿烈瞪大眼睛。

 

“好了好了!灿烈今天留下来吃饭吧~嗯?俊勉还没回来吗?”

“俊勉哥搭世勋的车不知道去哪了⋯⋯该不会又偷偷去吃好吃的吧?”

金钟仁回。

 

“说什么呢!我这是去买等等晚餐要加菜的材料啊!臭小子!”

 

金俊勉作势要打金钟仁,吴世勋跟在后面拿着食材。

 

—————————————————————————

 

与金钟仁一群人招呼后反方向的走进教学大楼,边伯贤先到商店买了瓶水,看了下时间迈开脚步进了社团的教室,听着里面的人正在练歌,便坐在角落等待。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练习吧~”

 

看着里面的学生一个个离开,边伯贤才慢慢走到金钟大身边,把手边的水递过去。

 

“给。”

“谢谢~伯贤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首歌的时间,走吧!今天我载你回家。”

“好的~我收拾一下!”

 

—————————————————————————

 

在回家的两人聊了各种话题,金钟大开心的手舞足蹈,完全没有察觉车停下来。

 

终于发现边伯贤没再回话时,发现两人已经到了离家不远的公园旁。

 

“怎么停下来了?是东西忘了带吗<_>?”

边伯贤只是转身看着金钟大,突然手伸了过去,

吓的金钟大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脖子一凉,睁开眼低头看,是一条项链。

 

“生日快乐。”

金钟大看到边伯贤说完,便把头偏了过去,

红透的耳朵暴露了主人的心情,

金钟大开心的抱住他撒娇道:

 

“伯贤~谢谢你~”

“总要有点表示吧?”

边伯贤特地把脸靠近金钟大面前,

金钟大好笑的把他的脸摆正,

对着嘴唇蜻蜓点水。

 

“!!!!!!钟大太狡猾了!!!!!!”

原本要撩人的反被撩,

搞得边伯贤一个措手不及。

 

“好啦快回家啦!珉锡哥和俊勉哥今天下厨,得赶快回去吃饭的!”

“⋯⋯那再亲一下⋯⋯”

 

边伯贤意犹未尽的回,金钟大脸瞬间爆红。

 

“啊!边伯贤你自己回去!”

“欸~我错了!亲爱的!别生气!”

“谁跟你亲爱的!哼!”

“收了我的项链就是我的人啦!当然是亲爱的啊~”

 

边伯贤皮痒的回道。

最后还是边伯贤载着金钟大回家。

 

“对了!以后只准坐我的车!!!!!”

突然占有欲上升的某人又开始讨打了。

 

“啊~wei~”

—————————————————————————

 

等待两人回来吃饭的一桌子人你看我我看你。

 

“俊勉哥⋯⋯⋯真的不能吃饭吗ㅠㅠㅠㅠㅠㅠ好饿。”

“在等一下,我打电话问一下。”

金俊勉安抚金钟仁后赶紧去打电话。

 

最后晚回来回来的寿星还是被自家哥哥教育了一顿。

啊还有新进男友一起受难(´・_・`)

 

 

TBC

—————————————————————————

 

本来是92,94line 在高中的,所以是骑脚踏车,但后来被我拉回大学,但我觉得脚踏车比较浪漫就没改回来了🤭原谅我

 

 

 

M’s story

《说好一起长大》00

年龄按实际的来算

但我有点不知道怎么算年级,可能会有错误,请大家包涵。


 —————————————————————————

“妮妮~”

“烈烈哥哥~”

两个加起来只有10岁的小胖墩正开心的在大花园玩耍,


“灿烈我们该回家了,别再玩了。”

名为灿烈的孩子正在帮另一个比他小的小胖墩堆沙堡,听到父母的叫唤声便准备起身,


“烈烈哥哥要回家了吗?”

小孩声音听起来快哭了,灿烈有点不舍

“妮妮乖,烈烈哥哥只要有空都会来陪你玩!”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我们拉勾,约定好了!”


——————————...

年龄按实际的来算

但我有点不知道怎么算年级,可能会有错误,请大家包涵。

 

 —————————————————————————

“妮妮~”

“烈烈哥哥~”

两个加起来只有10岁的小胖墩正开心的在大花园玩耍,

 

“灿烈我们该回家了,别再玩了。”

名为灿烈的孩子正在帮另一个比他小的小胖墩堆沙堡,听到父母的叫唤声便准备起身,

 

“烈烈哥哥要回家了吗?”

小孩声音听起来快哭了,灿烈有点不舍

“妮妮乖,烈烈哥哥只要有空都会来陪你玩!”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我们拉勾,约定好了!”

 

—————————————————————————

金家

 

“⋯⋯钟仁,钟仁!金钟仁!快起床!上课要迟到了!”

“俊勉哥,你这样是叫不醒钟仁的,我来吧~”

“金妮妮~快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下一刻,

 

“啊!钟大哥!说了不要叫这个名字的!!!!!”

 

俊勉给钟大点了一个赞。

 

“今天开学第一天你就想迟到吗!快点换衣服了!”

 

这时大哥也出来说话了。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后,今年刚升上大学的金钟仁和大二的金钟大一起出门上学了。

 

等在门外的还有三个牵着脚踏车的人等着,分别是朴灿烈、边伯贤、吴世勋。

 

“今天妮妮又睡不醒了吗?”

“灿烈哥!!!!!说了不要再叫这个名字了!!!!!我已经长大了!!!!!”

 

在一片笑声中,金钟仁赌气的坐上吴世勋的车,金钟大习惯性的坐上朴灿烈的车,五人结伴去上学了。

因五人之中 吴世勋、朴灿烈和金家兄弟是邻居,从小都是互载上学,边伯贤是在大学认识,大钟大灿烈一届的学长。

 

—————————————————————————

看着弟弟出门上学的两哥哥很是欣慰。

金家因父母都是高阶主管,

常出差在外,一般都是哥哥带弟弟。

因大哥也出社会了,准备等等上班的材料,

二哥俊勉目前大四,课程弹性,

现在正计划着晚点回来要给弟弟们做什么好吃的。

 

—————————————————————————

同为舞蹈系的金钟仁和吴世勋,两人在课余的时间也是努力在练习,这时音乐停下来,便听到掌声。

 

“我们钟仁和世勋好棒啊!”

 

原来是今天没课的俊勉,因为教授突然的拜托来到学校帮忙,结束后想给弟弟们惊喜。

 

吴世勋听到金俊勉的赞美红了脸蛋,

金俊勉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世勋怎么了?不舒服吗?脸怎么那么红?”

 

说完,手便习惯要放上吴世勋的额头,他赶紧把金俊勉的手拉着。

 

“俊⋯俊勉哥!没事的,我只是练完舞太热了!等等就好了。”

 

金钟仁看在眼里翻了一个大白眼,自家哥哥真是太没自觉了,也为自己的小伙伴点根蜡烛,看着金俊勉带来的食物,眼睛为之一亮,是他爱的炸鸡!

 

对着哥哥就是一顿亲,金俊勉很享受弟弟的亲吻,但另一位弟弟脸就黑了,嫉妒黑的。

 

—————————————————————————

吃完饭三人准备一起回家。

吴世勋关心问道:

 

“俊勉哥怎么过来学校的?”

 

俊勉回:

“因为比较急,我打车过来的。”

 

世勋秒回:

“那我载你回家!”

 

现在金钟仁真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内心道:

“这个重色轻友的坏人!!!!!”

 

这时一个声音过来

 

“这不是钟仁吗~”

 

原来是朴灿烈和边伯贤,

两人一起走了过来,

金钟仁看了有点难过,

自从他们两人认识之后,

朴灿烈来金家串门的机会都变少了,

“又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坏人!!!!!”

 

看金钟仁不理自己,

朴灿烈有点纳闷,

但还是礼貌的问了下金俊勉今天的出现,

知道原来三人要回去只有一台车,

于是他说:

“钟仁我载就行啦!”

 

金钟仁心里疑问:

“你怎么放着伯贤哥自己一个呢????”

 

这时边伯贤开口: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等钟大呢!我先去社团看下。”

 

说完背好后背包就走。

 

—————————————————————————

 TBC




——————————————————————————

就是一个突然的发想,整体还没架构好,标题也是随便想的(。-_-。)

我觉得要写这个好像需要很长的时间跟脑力,我努力一下,我会多多看书的_(´ཀ`” ∠)_


小学生文笔多包涵

 

 

 


走路很慢

【灿开】缺陷2

依旧更在超话里。


链接见评论。

依旧更在超话里。


链接见评论。


北极山
给我互抢眼珠子(不是)

给我互抢眼珠子(不是)

给我互抢眼珠子(不是)

走路很慢

【灿开】缺陷1

这里发长图太糊了,发在超话。


链接见评论。

这里发长图太糊了,发在超话。


链接见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