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灿植

1883浏览    26参与
冷圈怪谈

【灿植/】sunset

 骨ke预*警* 

1900+,听新飞的sunset有感脑洞


残阳如血,首尔这座城市的最后光源被收拢在大韩证券大厦的顶端,它穿过高峰期蒸腾融化的柏油马路,穿过陆共和国摩拳擦掌的酒肉吆喝,穿过将明未明的路灯,堪堪擦过陆东灿曲起的指尖,他想抓住它,轻轻曳进工整字迹的五线谱本里,让它在纸张上迸发,充盈整首未成型的乐章,那些带着魔力的音乐符号,他的灵感来源于这里…

The sunset

是梦的日落时分。



             ...

 骨ke预*警* 

1900+,听新飞的sunset有感脑洞


残阳如血,首尔这座城市的最后光源被收拢在大韩证券大厦的顶端,它穿过高峰期蒸腾融化的柏油马路,穿过陆共和国摩拳擦掌的酒肉吆喝,穿过将明未明的路灯,堪堪擦过陆东灿曲起的指尖,他想抓住它,轻轻曳进工整字迹的五线谱本里,让它在纸张上迸发,充盈整首未成型的乐章,那些带着魔力的音乐符号,他的灵感来源于这里…

The sunset

是梦的日落时分。



                                      

——

        陆东灿咬着笔管思索着乐理知识,念念有词地轻哼韵脚,不经意间碰到唇角处的伤口,吃痛地皱皱眉头,他从抽屉里拿出剩下的药膏和创可贴彷徨地站在镜子面前,发炎的伤口无不提醒他那天下午在网吧那场幼稚又莽撞的殴斗。

       他只记得当时老板说他像一条疯狗一样,从来没见过给他印象反差这么大的中学生,一开始以为他是那群混混中的小弟,被逼着来网吧给其他人放风的,被欺负也一言不发…

但是,老板说,他打看第一眼就知道他和其他扶不上墙的那些烂泥狗崽子不一样…特别是反目起来,像条疯狗,被踩了尾巴一样,完全六亲不认的疯狗。

      东灿不觉得自己完全六亲不认,他说,至少认得我哥。

      他也不觉得自己是疯狗,当他尝到牙尖沸腾的血液时,他觉得自己像一即便燃的狼


      他还隐约记得被摁在墙角的人嘴里喷着血,水泥地上砸出了浅浅的凹坑,

那个人依然咧开恶心的嘴笑他是抱着傻瓜乐器做白日梦的废柴,是变态,是变态杀人狂热心市民的弟弟,…

陆东灿立马腥红着眼,“你他妈的不要说我哥,我哥不是…”

       跑来劝架的网吧员工手忙脚乱拉住他,一不留神被挣开,陆东灿的拳头堵住了那个人的口,那些烂泥一样的人快被揍成了肉泥,亏得警务人员赶来阻止不然怕是闹出人命…

       

      送去医院的路上陆东灿手一直在抖,倒不是惊惧,只觉得心头过电搬莫名畅快,爽得只想隐隐发笑。

        他想起遗忘在现场被倒腾一地的书包还有自己写歌默默攒钱偷买的二手吉他,

         那些人为了翻找他身上的保护费,把书包一点不剩掏空,哗啦啦的东西落一地,直到那一本本子被他们拿起,陆东灿毫不犹豫冲了过去,为首的人意外又兴奋的大声念了起来,


“还真是有音乐细胞呀,陆东灿你这狗崽子这他妈一首首肉麻情歌写给谁的,你交女朋友了吗”

      其他人起哄抢来看,没有理会东灿的反抗

突然人群里爆出了一声惊异…

      “陆东灿”他们挑衅地将书页恶劣地揉皱,撕碎,像陆东灿一团糟糕的理智…“你喜欢男人对吧,你喜欢你哥”

       “他妈的还给我…”陆东灿攥紧拳头

       “妈的狗崽子发火了哈哈哈,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写了什么”

        “上次在网吧和我们打架那个爆炸头吗”

        “这也太恶心了…果不其然啊,变态的感情也只有变态的弟弟才会拥有”

        他的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双手却像莫名徒增了很多力气,等他回过神来手中挥舞的吉他被砸出两半,趴在地上的人肿着脸鼻嚎叫像看怪物一样看他…

        他好恶心…没错,他就是个怪物。心里藏着一颗定时炸弹一样的秘密…他喜欢陆东植

        陆东灿呼吸不畅地蹲下身,他喘气一般大笑,眼泪神经质地大滴砸下来,黄昏的尾声略过树影刺眼地打在地上纷纷洒洒的碎纸片

       那些铅笔字被风卷在空中逐渐变模糊透明

——“赤橙海浪涌上来,总想洗刷我对你隐藏的爱意”

书页末尾“永远不敢向陆东植吐露的那些表白”










       陆东灿被停学了两周,两周间他从来没见到陆东植一面,他很想见他,想得心口堵得慌,又不希望见到他,陆东灿知道门外蹲守着一些听到风声的记者……不过陆东植一定藏在哪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他望着窗口有点失落地想。

       父母和姐姐常来照顾他,忙碌地奔波在医院和烤肉店之间,刚住院时,妈妈心痛得流了好久眼泪,一直觉得自家儿子是飞来横祸被没有教养的混混妒忌报复,和姐姐一起咒骂那些人,显然一直默认他是受害者

       “听说那些二流子被转学了,现在还待在局子里,真是罪有应得,唉西八那些没有前途的东西…别来影响我们灿大偶像的未来”骂完递给东灿一个刚削好的新鲜苹果,怜爱地看着东灿,抹了下眼角,东灿听闻有点意外,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

     父亲从进门起便一直有些恍惚地沉默着,老婆和女儿振声喝论,父亲欲言又止,东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毕竟哥哥的事还没有下落。

     “我不想上学了”东灿突然打断她们,氛围似乎凝固了一下,在所有人诧异的视线下,东灿犹豫着说道“…我要准备音乐面试…想向学校先请假去准备,放心吧,如果专业过了,我会好好回学校上课的”

        父亲率先点头,表情却还是凝重着,有些心不在焉。东灿松了口气“行那我明天去办出院手续”


    

         

         

                    

       陆东灿租了一间靠近家和烤肉店的屋塔房,闲暇时候可以顺便帮家里打打工,周围没什么邻居,练歌的时候正好打扰不到别人,这间房子的景致很特别,每当黄昏的时候,对面高楼的亮玻璃总会反射强烈的光穿透整层房间,显得一切陈旧昏黄而充满故事性,东灿很满意,他想从这些故事性里得到一些写歌灵感…

    记得当时哥哥说很羡慕这里的采光,眼下的场景像某个电影的开场,然后眯起眼背了一段东灿没听懂的电影对白,但是讲起自己热衷的爱好却头头是道,得瑟的表情在东灿眼里更是熠熠生辉,“哥,如果你没有去金融上班…你会想做什么工作啊”

  “哈哈,我中学的时候有个梦想,到现在大概

也不可能实现了,哥哥想当小说家,最好像是写悬疑之类的…”

“很适合哥啊”

陆东植只是无奈的看向窗外金碧辉煌的大韩证券,“现在也不是不好啊,”他弯了一下嘴角“灿啊,有时候哥挺羡慕你的…既然有了梦想,无论如何,都要努力达到啊”


    “我会的哥”

不知道为什么,东灿的心脏有力的突然鼓动了一下,他低下头抿了抿唇,突然从背后环住了东植的腰“房间挺宽敞的…如果哥想住的话…可以经常来…”“好啊”

(未完)

      

       

 

橘子婕🍊

【all植/陆东植中心】一些补档

2020前半年几乎一半的东西都没了

最近还是在仅存的那些文章上有收到一些喜欢,所以我决定尝试补档

【宇植/勋植/灿植】非正常向ABO扩些(全) 

【all植】百鬼夜行(全) 

【宇植】职场潜规则的成功概率(6 + 番外) 

还有什么要我补的留个言说一声吧,我尽力而为

2020前半年几乎一半的东西都没了

最近还是在仅存的那些文章上有收到一些喜欢,所以我决定尝试补档

【宇植/勋植/灿植】非正常向ABO扩些(全) 

【all植】百鬼夜行(全) 

【宇植】职场潜规则的成功概率(6 + 番外) 

还有什么要我补的留个言说一声吧,我尽力而为

冷圈怪谈

“以后的521也想一直和哥哥一起过”


p2应该是已经在一起后了🤔

“以后的521也想一直和哥哥一起过”



p2应该是已经在一起后了🤔

橘子婕🍊

【宇植/勋植/灿植】非正常向ABO扩写(3)

⚠ 非正常向ABO注意!

⚠ OA注意!!不是AO

⚠ 陆东植A,其余主要人物O

⚠ all植注意,主宇植,勋植,灿植

⚠ 陆东灿陆东植同父同母设定注意!!

也许傻白甜?


----------


“东灿也能跟东植一样分化成alpha就好了。”


一转眼间,陆家小儿子也是快到要分化的年龄了。自从家里有了个alpha继承者的陆爸爸也是十分闲情地随意养着二儿子,把没能给大儿子的宽容和宠溺全都丢给了小儿子。为此陆东植表示不公平,他委屈,但是弟弟真的好可爱所以就原谅爸爸了。


“不过beta或Omega...

⚠ 非正常向ABO注意!

⚠ OA注意!!不是AO

⚠ 陆东植A,其余主要人物O

⚠ all植注意,主宇植,勋植,灿植

⚠ 陆东灿陆东植同父同母设定注意!!

也许傻白甜?

 

----------

 

“东灿也能跟东植一样分化成alpha就好了。”

 

一转眼间,陆家小儿子也是快到要分化的年龄了。自从家里有了个alpha继承者的陆爸爸也是十分闲情地随意养着二儿子,把没能给大儿子的宽容和宠溺全都丢给了小儿子。为此陆东植表示不公平,他委屈,但是弟弟真的好可爱所以就原谅爸爸了。

 

“不过beta或Omega也没关系,反正你哥能照顾你,对吧东植?”

 

“嗯!我一定会照顾好弟弟的!”

 

陆父陆母那又是一趟说走就走的蜜月旅行,虽然一年中度蜜月的时间大于半年这个事实令人匪夷所思,身为会长把所有事情丢个儿子成何体统。结果刚说两句隔天陆会长就正式把公司转接给大儿子了,陆东植哭着道歉都来不及。

 

可是既然把弟弟也留给他了,那么陆东植决定还是体谅一下父亲这么多年来一把屎一把尿地把自己拉扯大好了,嘿嘿。

 

不得不说,弟弟高中毕业后搬来跟自己住挺合他心意的,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顺毛的弟弟端着早餐一脸微笑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每天都融化了一百遍,被那些Omega嫌弃的自卑也都好转了。世上还是弟弟好,有弟的孩子像块宝。

 

所以陆东植一向往死里宠东灿。想要最新电脑?买!想要保养皮肤?帮你约!想学化妆?老师请起来!相当idol?走,现在就去签约!想谈朋友了?好!

 

等一下东灿呀,这个我们再考虑一下好不好?

 

一想到那个粘在屁股后面的小男孩儿有一天做的早餐统统都要入了另一个人的胃里,陆东植就觉得心里难过。东灿说想要分化前体验一下自由恋爱的感觉,一场还没有被信息素所影响的感情,看电影,吃晚饭,然后把喜欢的人抱在怀里亲亲,诉说爱意什么的。不然等到了哥这样的年龄只剩下被安排婚姻,还要被真心喜欢的人各种嫌弃。

 

徐仁宇的脸在陆东植脑内一闪而过。

 

“想做什么事哥哥陪你做好吗?现在谈朋友真的有点…唉你也知道,哥哥就是怕你被骗感情还…”

 

“好啊。”

 

“??!”

 

对弟弟瞬间一口答应的举动震惊的陆东植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吗?为什么东灿看起来毫无犹豫,一点混杂着可惜的心情都没有呢?刚才说的想谈恋爱是说真的吗?怎么感觉好像被骗了?

 

“哥我明天去试镜,你陪我去好吗?”

 

“明天…我好像有个会议…”

 

“哥!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我现在就帮你打电话给沈宝景秘书给推了!”

 

不过别说,陆东灿倒是真的长了一副好面孔,画了个彩妆简直比街上那些Omega还要好看。要气质有气质,两眼一眯脑袋一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面孔。为什么自己就没能遗传到老妈的良好基因呢?他也想要眨个眼挑挑手指就把仁宇哥哥的魂魄给勾走为他疯狂那样子。

 

陆东植照着自己脑内的幻想把动作展现弟弟看,结果对方突然就咽了咽口水抓住他的肩膀,用身体挡住了摄影棚别人向他们投来的目光。

 

“哥,千万别对别人那样子好吗?答应我。”

 

“为什么,很奇怪吗?”

 

“……不是,就…别那样,拜托。”

 

阿西臭小子真的是白疼你了。丑就直说嘛,还那么婉转地表达,反而感觉自信心更加低下了。话说他们家东灿什么时候长那么高了。

 

可想而知,陆东灿姣好的脸蛋和身材,以及拥有权力象征的哥哥,替他赢得了当偶像的机会。

 

----------

 

看着电视镜头里格外突显的新偶像练习生,还没正式出道就赫赫有名的陆氏次子,那个听说被陆家宠得一塌糊涂的陆东灿。不是徐仁宇他对这类新闻感兴趣,要是平时他怎么会去关注这种东西。他只是需要知道自己的alpha丈夫最近都在干什么,那个明明当初摆了大场面迎娶自己的男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那个信誓旦旦的喜欢都是骗人的吗?

 

简直是越想越生气,竟然瞒着他和自己的乌冬面大脑弟弟搞得那么轰轰烈烈,他都要怀疑那时候得告白到底是不是对自己说的了。

 

“徐理事,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问他呢?毕竟是您的丈夫。”

 

曹组长看着表面上看不起陆氏实则暗地里吃醋的自家上司,一个头两个大。都是成年人为什么不好好谈谈非要乱来呢?她这个平平无奇的beta实在是不懂alpha的omega的世界三观。理事都急了多少天了,咋就不愿意拿出最近盯得勤快的手机按下一个小小的拨通按钮呢?

 

“派人给我看着陆东植,他的一举一动包括通话记录都要立马跟我汇报。”

 

以前没看出来,理事也是个占有欲十足的人啊。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本来alpha就不受一夫一妻制束缚,作为娶进门的Omega,担心也是正常的事。曹组长也一不小心从徐常务那里听说过(读作偷听)徐理事小时候与陆氏的点点滴滴,什么娃娃亲,什么一眼万年,听得她不自觉发射光鲜亮丽的姨母笑。自从踏上了这条船,她必定扶持徐理事稳坐皇后的宝座。

 

好像哪里不对。

 

说起来最近徐理事的性情的确极端了很多,平时的冷淡和平静全然不见,算算日子,可能是快要到那个时候了吧。曹组长翻开了手里的日程表。

 

“徐理事,抑制剂下个月中旬才会到,希望您月初能多多注意保持情绪稳定,不然提前来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你快退下吧。”

 

“…或许可以让陆副会长标记…”

 

“退下!”

 

-----------

 

最近陆东灿越来越明显的征兆不停在提醒他自己快要分化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要成为像哥哥那样的alpha,嗯不是,是想成为一位真正的alpha,而不是哥哥那种半吊子软糯性格的假alpha。他想要快点爬到高处,这样才有资格在众人的面前站在哥哥身边。

 

不过一直保持这个样子貌似也不错,平时上上学学,练习练习舞蹈,然后周末把哥哥骗出去约会享受两人世界。有时候他会陷入一种和哥哥真的是甜蜜恋人的错觉一般,如果他能短暂忘却哥哥老是惦记着他那小时候喜欢的仁宇哥哥的话。

 

不过今晚貌似要结束这个和那个甜甜的幻想了。

 

看着镜子中自己越发变得嫩滑美丽的脸庞,陆东灿知道自己应该是要分化成Omega了,一个最终要嫁到别人家去的Omega。为什么没有个专门为家里有alpha血亲的Omega指定的法律呢?比如说家里有alpha的话,Omega血亲必须和alpha住在一起啥啥的。

 

“哥,我们晚上来喝点酒好吗?”

 

“唉?你要喝酒?要分化了,那会影响信息素的不好吧?医生也说了最近要多注意饮食卫生,不然…”

 

“哥!你再说我就生气了!”

 

陆东植差点就忘记自家弟弟目前脾气极差的问题了。

 

过度担心弟弟的陆东植真心希望弟弟到时候能顺利地度过第一次发情期,医生说过东灿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成为Omega,可是他不敢告诉他那满心期待自己能当上alpha的弟弟。现在只有希望分化的那刻晚点来临,听生理老师说如果Omega分化前吃了刺激的食物或酒精会让第一次分化发情特别难熬。

 

说到这个,他是不是得开始帮弟弟物色一个信任得过的伴侣了?

 

唉,真是舍不得自己的可爱弟弟啊,不能干脆自己也娶了吗?

 

----------

 

TBC


目垂zzz
社畜和高中生的解壓方式…?大概...

社畜和高中生的解壓方式…?大概。


社畜和高中生的解壓方式…?大概。



目垂zzz

內搭

東燦去哥哥家裡玩嫌東植空調太熱,問哥哥你介不介意我脫衣服。


東植看著個小孩大熱天的還兩件衛衣疊著穿,好看是好看,熱也是真的熱。


「在哥哥面前就不用這麼在意形象了吧?熱就脫呀。」


東燦衣服一脫,陸東植看著對方的內搭⋯⋯內心大震驚。


我整了點圖⬇️ 有翻譯的

[图片]燦:那我真的脫了

植:脫就脫囉,還這麼多話講



[图片]燦:你害羞嗎?

植:沒有

燦:那你幹嘛不敢看過來?

植:小孩子脫衣服有什麼好看的?



[图片]燦:其實這件衣服很有趣的!

植:⋯⋯哪裡有趣了?穿的古古怪怪,你就真的是很趣致了



[图片]燦:拉鍊是真的能拉下來的,雖然起來很...

東燦去哥哥家裡玩嫌東植空調太熱,問哥哥你介不介意我脫衣服。


東植看著個小孩大熱天的還兩件衛衣疊著穿,好看是好看,熱也是真的熱。


「在哥哥面前就不用這麼在意形象了吧?熱就脫呀。」


東燦衣服一脫,陸東植看著對方的內搭⋯⋯內心大震驚。


我整了點圖⬇️ 有翻譯的

燦:那我真的脫了

植:脫就脫囉,還這麼多話講



燦:你害羞嗎?

植:沒有

燦:那你幹嘛不敢看過來?

植:小孩子脫衣服有什麼好看的?



燦:其實這件衣服很有趣的!

植:⋯⋯哪裡有趣了?穿的古古怪怪,你就真的是很趣致了



燦:拉鍊是真的能拉下來的,雖然起來很像裝飾!

植:⋯⋯你不如不要穿

植心想 真是完全搞不懂現在流行的東西


附張原梗 是在空間裡看到的這個內搭⬇️(就很好搞

目垂zzz

搜身

古惑仔東燦x警察東植 

通篇都是粵語口語(・・;)就這種比較港的au還是口語夠味哈哈哈⋯寫的時候挺好玩的x

很短很短,我試試水

---


  酒吧。


  「等陣,入我地場要搜身㗎。」企係一邊嘅古惑仔聚埋一齊攔住半只腳踏咗入門口嘅陸東植。


  陸東植眼眉一挑,「喂,嚟咁多次,第一次聽呢條規矩喎,老作啊?」


  「燦哥啲場不嬲都有呢個規矩!嚟過點會唔知?山草藥呀噏得就噏。」


  乜規矩啊?陸東植第一次俾人係自己細佬嗰場攔,條氣有少少唔順。「借歪啦,係度阻住...

古惑仔東燦x警察東植 

通篇都是粵語口語(・・;)就這種比較港的au還是口語夠味哈哈哈⋯寫的時候挺好玩的x

很短很短,我試試水

---


  酒吧。


  「等陣,入我地場要搜身㗎。」企係一邊嘅古惑仔聚埋一齊攔住半只腳踏咗入門口嘅陸東植。


  陸東植眼眉一挑,「喂,嚟咁多次,第一次聽呢條規矩喎,老作啊?」


  「燦哥啲場不嬲都有呢個規矩!嚟過點會唔知?山草藥呀噏得就噏。」


  乜規矩啊?陸東植第一次俾人係自己細佬嗰場攔,條氣有少少唔順。「借歪啦,係度阻住晒。阿燦係我細佬嚟㗎,咁唔俾面?」


  「嚇,你大我呀?鬼唔識!我仲係你老竇添!」嗰古惑仔串返佢。


  雙方僵持不下。氣氛都幾尷尬⋯⋯




  「哇,塞住嗰門口點做生意呀?」人未到,聲先到。陸東植一聽就知係邊嗰,佢都未開口講嘢,其中一個古惑仔就爭住講:「燦哥!你嚟得啱啦,」佢指住東植「有個人唔跟規矩又要入嚟,仲睇唔起你添⋯⋯實係嚟攪事㗎啦。」


  陸東燦望咗嗰個「攪事嘅人」一眼,心情即刻好到好似中咗六合彩咁。


  「陸sir!」陸東燦笑笑口行過去,攬住東植搏頭。「今晚咁好興致落我度挽呀?」


  陸東植冇好氣:「喂,咩興致都冇啦依家。」佢撇咗陸東燦一眼「你班嚫呀,真係同你一樣咁生性。」


  「乜事咁嬲呀?」


  「冇,企係度咗幾分鐘,無厘啦間多咗個老竇咁款啫。」


  「嘩,邊嗰咁巴閉?」陸東燦即刻睥實班人:「啱啱邊嗰大大聲聲話要做佢老竇?」


  條𡃁仲未反應過嚟陸東植係咩人,淨係醒起燦哥教佢哋敢做就敢認,坦坦蕩蕩咁企咗出嚟。「係我,乜事呀大佬?」


  「你話,又點會咁啱得咁巧,我同呢位o記陸sir有同一嗰老竇呢?」陸東燦講。


  嗰𡃁仔聽到冷汗都出埋嚟,今次真係禍從口出⋯⋯佢即刻自打嘴巴:「對唔住陸sir,係我貪一時口快⋯⋯應該係我做你嗰仔。」


  陸東燦聽到都笑。


  「開心返未?」佢問東植。「算啦,唔好同佢哋計較啦⋯⋯呢班嚫都係前幾日收新收㗎,懵剩剩咁,口笨又唔識變通。之前守開場嗰個呢排又出咗去做嘢,唔係我使乜佢哋企係度啫⋯⋯你話係咪囉?啲新仔人都唔認得多個。」


  陸東植唔出聲,東燦就係咁想惹佢笑。「唔好嬲啦,依家仲多咗嗰仔喎。嚟啦,笑返件。」

  

  「妖!」東植送件白眼比佢。「我啲仔好似你咁叻呀,我丟佢落街啊。你講還講,咪亂摸!⋯⋯入得去未呀。」


  「入得,入得。」陸東燦笑住講。跟住對啱啱出嚟條嚫揮揮手:「喂,阿仔,過嚟搜老竇身。」


  「陸東燦⋯⋯玩嘢呀?」陸東植不滿,又兇嗰個行過黎嘅古惑仔:「喂,唔好郁手郁腳!」


  「出嚟行牙齒當金使㗎嘛。放你一個,日後其他大佬過嚟玩咪當我冇料到?」陸東燦放開佢,嬉皮笑臉個樣冇咗:「嚫仔,做嘢!」


  做細嘅俾人擺上檯,好難做嘎⋯⋯但係大佬開口,佢點可以避?啱啱嗰古惑仔諗。佢只好硬住頭皮去搜阿sir身。


  「大佬,乾淨㗎。」好唔容易頂住嘅便宜老竇要殺人嘅眼神搜完,接著燦哥嘅一句「我望住你咁呢嗰搜法唔係好掂喎。」又嚇到佢心都吊起。


  陸東燦見條𡃁面都青埋,擺擺手叫人行開。「算啦,都係我嚟啦⋯⋯你呀,醒定啲學嘢啊。」


  陸東燦搜得有模有樣咁。


  「喂,得了喎,抽夠水未?」陸東植按住東燦係佢心口摸來摸去嘅手。「成身上下都冇收嘢啊,我點會咁玩你呀。」


  「講唔定㗎嘛,我幾驚警察叔叔你收埋啲粉係身然後屈我賣粉呀。前幾日有條女想入嚟賣丸仔,啲貨⋯⋯佢收埋係個bra到呀。我點知你會唔會咁玩我?」陸東燦個樣一啲都唔似開玩笑。陸東植按唔實佢,反而比佢借機解咗襯衫上面嘅鈕。


  「你都痴線。」陸東植講。「邊有男人著bra?」


  陸東燦對佢笑咗笑,「我點知呢?」不過你個胸咁大,可能著起都幾啱身。東燦突然諗。


  不如下次玩下⋯⋯算,都係唔好下次了,就今晚啦。


  陸東燦諗緊啲污糟嘢,唔出聲,表情就特別認真。陸東植幾乎以為係自己諗多咗。結果嗰死仔包摸摸索索,又搭上某啲重點部位。「阿sir你枝槍都幾大碌喎。」陸東燦講。「至弊就驚陣間一覺唔覺意走火,俾人投訴我到有差佬持械傷人呀。」


  「玩夠未?」陸東植問。


  「玩乜啊,我認真㗎。」


  得,你地頭你大嗮,陸東植諗。忍囉,仲可以點?


  「陸sir都幾乾淨下喎⋯⋯」陸東燦講,「不過都係差少少⋯⋯」


  「咩⋯⋯?!」陸東植話仲未講完,個死仔包就當住咁多人嘅面開始嘴佢。


  叼!佢永遠唔識分場合嘅喎,依家你開酒吧定係開色情場所啊大佬⋯⋯企係門口到做活招牌攬客啊?陸東植掙扎唔開,直接咬咗東燦一啖。


  「你kai㗎?陸東燦我平時縱壞你?依家連場合都唔識得分?成班人睇住㗎!」陸東植火滾。


  「冇,正常程序啫。睇下你有冇收埋嘢係把口到啫,你嬲啊?」陸東燦又變返嗰幅乖乖仔嘅樣,對住佢笑。


  笑笑笑,一日就識得笑。以為咁就可以算數?「冇大冇細!」陸東植掙扎開佢,「得,你講,你搵到乜?講得出今鋪我唔計你數!」


  「刀片囉,你睇下,割到嘴都流血呀。」東燦指住俾佢咬出嚟嘅傷口。激到陸東植一口氣梗住,論口頭功夫,佢同個細嘅真係冇得比。


  陸東燦見阿哥嘢又講唔出,開始係度用眼神屌人就好笑,知佢心入面唔啹。「算啦,我講笑咋,我錯我錯⋯⋯入嚟啦。」佢心諗陣間執返兩劑實冇嘢⋯⋯呢招氹東植簡直一流,唔係講笑。邊次唔係do返幾次就好返?


  看門口嘅幾條𡃁望住大佬入場嗰背影仲懵懵地,過咗一陣先有人講:「我第一次知仲要搜咪嗰口嘅喎⋯⋯」

冷圈怪谈

🥺,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想rua小狼呢(划

🥺,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想rua小狼呢(划

橘子婕🍊

【all植/灿植】百鬼夜行-野性的呼唤

现代背景设定,人们与妖怪共存社会。

陆东植为人类,欺压人类为妖怪的天性。

⚠all植系列

⚠此篇陆东灿x陆东植,骨科注意


同系列传送:

兔子的陷阱(尹宗佑x陆东植)

狐狸的诱惑(徐文祖x陆东植)

双龙的新娘 上 (徐仁宇x陆东植x卓秀浩)

双龙的新娘 下 (徐仁宇x陆东植x卓秀浩)


----------


----------


陆东灿是小时候被父亲从深山野林捡回来的孩子,陆钟哲也没有在意一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山里,并未多想就将其带回家作为二儿子养起来了。刚好,失去...

现代背景设定,人们与妖怪共存社会。

陆东植为人类,欺压人类为妖怪的天性。

⚠all植系列

⚠此篇陆东灿x陆东植,骨科注意

 

同系列传送:

兔子的陷阱(尹宗佑x陆东植)

狐狸的诱惑(徐文祖x陆东植)

双龙的新娘 上 (徐仁宇x陆东植x卓秀浩)

双龙的新娘 下 (徐仁宇x陆东植x卓秀浩)

 

----------

 

----------

 

陆东灿是小时候被父亲从深山野林捡回来的孩子,陆钟哲也没有在意一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山里,并未多想就将其带回家作为二儿子养起来了。刚好,失去母亲的大儿子这样也能有个伴儿,他不喜欢陆东植现在每天沉浸在悲伤中的样子,这让他也不禁又怀念起当初三人幸福美满的生活。

 

值得庆幸的是,他找到了另一个能够陪伴他一生的人,而陆东植也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在这个素未相识的弟弟出现后,走出了那布满乌云雾霾的内心。他把爱全部都倾注到了新来的弟弟身上,以此慰藉自己失去母亲的痛苦。那是一道光,照亮了陆东植一时昏暗的人生,久违的笑容又重新开始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们如同狗皮膏药般,总是黏在一起。即使现在入了社会,搬出了家门,陆东植依旧和那个还在上学的弟弟十分亲近。他一有空就会回家探望弟弟,过夜的时候东灿也会来跟他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仿佛是要一下子补回两人分开时失去的时间。他们再热都要在床上抱一起的样子让父亲哭笑不得,只能赞叹两人的关系真的是亲如骨肉。

 

陆东灿偶尔也会跑去哥哥的公寓度过无聊的周末,比起和要好的朋友出门去网吧去聚会去认识女生,他更加愿意和哥哥呆在窄小的客厅沙发上看看电影坐一整天。越加频繁地跑来哥哥的公寓使房间内他的气味也越来越浓,公寓唯一的那张双人床上他的味道也逐渐渗透到床垫里,即使爱干净的哥哥换了被单,也无法覆盖。他发现最近自己的嗅觉貌似越来越灵敏了,还有听力和视力。特别是哥哥淋雨后从厕所出来时,他能清楚地听到因为热水促进血液循坏而跳动格外卖力的心脏,也能看到那些从发鬓坠落的水滴,像是用了手机照相的放大镜加聚焦一样。

 

对于一旦放假便长期居住进来的弟弟,陆东植有种说不出的心情,喜悦中又夹杂着烦恼。他爱弟弟,爱到愿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他,这是不容置疑的。以前便是如此,那是失去了母爱的他的精神寄托,他把最纯洁的情感和爱意都留给了弟弟。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步入三十的陆东植缺少了那份年轻时的清纯,总觉得有什么改变了。而嗅觉敏锐的陆东灿也貌似闻到了那变质的味道。

 

陆东灿会在哥哥家把东西扔得到处都是,陆东植发现了弟弟这个不好的习惯。沙发椅背上的外套,门口地上的袜子,饭桌上凌乱摆放着的课本,还有床边要换洗的衣服裤子。陆东植想要对弟弟提出这个坏毛病并让他改正,但是他却霸占着那唯一的双人床,自顾自地玩着手机完全没有在听自己讲话的样子。也许陆东灿迎来了他那对同龄人来说相对有些延迟的叛逆期,这让陆东植有些焦虑。

 

说实话,东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哥哥公寓的各个角落,如同标记地盘一般把房间占满。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和哥哥独自在外面同居一般,不由让人感到心情愉悦。

 

陆东植惯弟弟习惯了,虽然嘴上批评,但是却自己帮忙收拾起来。他撅着嘴到处捡衣服,这种心里有点小别扭却自己憋着的样子在别人看来很是可爱,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还不敢出声。

 

得到这样的反应后,陆东灿越来越喜欢没事就去欺负哥哥,故意做一些会让哥哥懊恼的事情,然后又装得一副面瘫脸好像一切都不关自己的事一样,搞得陆东植终于有一天双眼红红拽着衣角问弟弟是不是不喜欢哥哥了。

 

作为经验,陆东灿之后都会记得要事后安抚哥哥。

 

“哥,别再写小说了,太亮了我睡不着。”

 

“抱歉啦东灿,就最后一小段,我马上就写完了。”

 

陆东灿不耐烦地一把掀开被子,对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来陪他睡觉的哥哥让他不开心。他上前一把合上了陆东植还在敲打着键盘的笔记本电脑,把人硬是从椅子上扯了下来拖去床上。在无用的抗议中用被子裹住了乱动的人,转身,熄灯,躺下。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

 

“快睡吧哥。”

 

陆东植被弟弟的四肢锁在了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东灿已经发育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宽松的短袖衫下是宽阔的胸脯和紧实的肌肉。陆东植惊讶地发现,弟弟的身形已经和自己差不到哪里去了。

 

“哥,我可以听到你脑子里的齿轮在转...别再想小说了...”

 

毛茸茸的脑袋就那么毫无预警地钻到了陆东植的脖颈,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锁骨处引来一阵鸡皮疙瘩。旁边炙热的让本来就没有睡意的陆东植更加睡不着觉。而陆东灿则是享受着那宛如摔碎的香水在鼻尖炸开的属于哥哥的味道,在安心和温暖之中进入梦乡。

 

毕业后,陆东灿没有马上去上大学,而是选择去当了偶像。兄弟间维持的周末相聚也因为东灿需要花更多的时间练习舞蹈而没有再继续,他们只能靠偶尔通通电话来解相思之苦。出道后,陆东植偶然间在马路上的广告里看到了弟弟的身影,和印象中的人比起来他貌似变得更高更帅气了。染了颜色的短发,涂了眼影的眼角,穿着华丽时尚的服装,而且还打了耳洞。曾经的男孩儿从自己的弟弟变身成了大家的偶像,陆东植顿时有种呵护许久的宝物被人抢了的感觉。

 

再次见面时,陆东灿仿佛已经丢失了笑容。因为是自己的弟弟,所以陆东植能发现,那开始时常挂在嘴边的表情并不是真心的。他看起来非常累,承受着伴随梦想的巨大压力,他那个团体的其他伙伴也是。他好像在逃避着什么,苦恼着什么,拒绝着什么,却又无计可施。

 

某天陆东植打开大门突然看到弟弟的脸时非常惊讶,就那么呆滞地站在门口,望向自己的神情复杂。

 

“哥,我想你了。”

 

兄弟两人又久违地共度了周末。房间内许久没有出现的味道再次充斥在空气中,属于陆东灿的气味。可是他们却没有像从前那样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或是别的什么,没有过多的交流,也没有给陆东植询问的机会。他迅速洗漱完后就穿着陆东植的睡衣闭上眼睛蜷缩在床的角落,好像非常疲惫。不像往常那样粘着哥哥了,不会撒娇了,也不会恶作剧了,看着这样的弟弟,陆东植总觉得心中缺少了一块儿东西。

 

听到弟弟平稳的呼吸声,他独自来到客厅播放起自己喜欢的悬疑片,把音量也跳到最低怕吵到弟弟睡觉。不过他的心思却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他想起小时候有一天突然就出现在家里的东灿,像是天使一样安静地睡在小床上,稚嫩的小手还无意识地抓住了自己的手指不肯放开。那屁颠屁颠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用嗲嗲的声音叫着哥哥。

 

回过神来陆东植已经在电视上浏览起了弟弟出道后上过的电视节目,屏幕中微笑的人和他的团体一起挑战游戏,宣传歌曲,在综艺里闲聊。不管是哪个角度,东灿的面孔都是那么地精致完美,属于年轻人的细腻皮肤和青春活力更让他散发着无穷魅力。他不经意间摆出的姿势都像是杂志封面上的模特,跳舞时露出的身体曲线和肌肉线条都和高中毕业前截然不同。

 

画面中青年流露出的性感让陆东植感觉腹腔升起一股火。

 

----------

野性的呼唤

END

 

依旧乱七八糟的剧情和设定

没错我就只是想要开车

终于把酝酿许久的骨科脑洞写了出来嘿嘿


目垂zzz

可惡 我應該在複習的,可是我真的太饞了;;忍不住了

很潦草的塗了下,嗚嗚嗚嗚嗚好想嗑骨科嗚嗚嗚


可惡 我應該在複習的,可是我真的太饞了;;忍不住了

很潦草的塗了下,嗚嗚嗚嗚嗚好想嗑骨科嗚嗚嗚


目垂zzz

沒有營養的日常

翻出來了一篇舊物...不寫了就丟上來存個檔

黏糊糊的燦植好可;;好甜

什麼時候會有新糧嗑呢這對...


—————

1.


  下班回家的陸東植打開門就看到隻快活的小狗飛撲過來,讓他陷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面。


  陸東燦不是那種抱一下就鬆手的,他埋在哥哥的頸間嗅著對方的味道。軟軟的頭髮陸東植臉上蹭來蹭去,惹的陸東植笑出來然後拍拍小孩的後背說抱夠了就放開。


  陸東燦總是說著不夠然後在他身上停留更長時間,直至兩個人的氣味在空氣中混合到分不清誰是誰。


2.


  陸...

翻出來了一篇舊物...不寫了就丟上來存個檔

黏糊糊的燦植好可;;好甜

什麼時候會有新糧嗑呢這對...


—————

1.


  下班回家的陸東植打開門就看到隻快活的小狗飛撲過來,讓他陷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面。


  陸東燦不是那種抱一下就鬆手的,他埋在哥哥的頸間嗅著對方的味道。軟軟的頭髮陸東植臉上蹭來蹭去,惹的陸東植笑出來然後拍拍小孩的後背說抱夠了就放開。


  陸東燦總是說著不夠然後在他身上停留更長時間,直至兩個人的氣味在空氣中混合到分不清誰是誰。

  

2.


  陸東植在家裡趕著他的工作。


  人生一大愛好就是瘋狂壓榨下屬的混帳上司居然在他回到家之後才發計劃案給他改,還什麼今天結束之前就需要。陸東植想直接無視掉,但是想想工資,算了,還要養弟弟。


  只能認命的打開筆記本開始工作。


  陸東燦來找他,說哥哥不休息下嗎,都這麼累了。陸東植聽弟弟一講就更加委屈,連平時亂蓬蓬的捲髮都低垂下來,但是手上完全不敢停。


  弟弟逗他也沒搭理,只想快點完成工作,好讓他能和弟弟一起吃晚餐而不是宵夜。


  陸東燦才不會氣餒,他就是隻時時刻刻想得到哥哥關注的小狗。他從哥哥手臂下的空位鑽進入對方的空間,跨坐在哥哥身上,自己抱住哥哥的同時也能讓他工作。


  陸東植習慣了弟弟的黏糊,所以任由陸東燦做他想做的。懷裡多了個香香軟軟的小孩倒是他心裡面的鬱悶壓下去了一點。


  但他還是在心裏偷偷罵這個混帳上司讓他現在只能抱著弟弟工作而不是被弟弟抱著做些其他的事情。

 

  陸東燦過了一會就覺得無聊,開始騷擾哥哥,往人家耳邊吹氣。陸東植說很癢,讓陸東燦不要弄。這讓陸東燦更是想鬧他,就著姿勢在哥哥耳邊親親。


  這叫人怎麼工作嘛!陸東植的手終於離開了鍵盤,開始反擊想要在他身上作威作福的人。


  他去撓陸東燦,陸東燦扭著身體躲,可空間就只有那麼一點,能躲到哪裡去。他被陸東植一隻手圈住腰,另一隻正在瘋狂撓他癢癢。陸東燦笑到快斷氣,一顫一顫地說我錯了我錯了,哥哥放過我。


  陸東植說可以,但是你不能再鬧我了。現在做不完今晚就什麼都不用做了。陸東燦發出悲鳴聲——然後撅嘴說好嘛,我去做飯,哥哥要加油。


  他看著弟弟一臉不情願地、以慢鏡頭一樣的動作從他身上起開,還保持著委屈扁嘴的表情。

  ⋯⋯這也過於可愛了吧。陸東植最後還是忍不住,在對方那掀起的唇上面輕啄了一下。

冷圈怪谈

《带(待)崽(宰)的羔羊》🤔


p2是线稿(放来存存

《带(待)崽(宰)的羔羊》🤔





p2是线稿(放来存存

目垂zzz
陸東植的衣角突然被扯住,他回...

  陸東植的衣角突然被扯住,他回頭一看,沒看到人。


  低下頭才發現他的小朋友。


  「哥,陪我嘛……」小狼有些委屈,又發出像小狗一樣的咕嚕聲表示自己不滿。


  陸東植抽不開身,他們家的烤肉店剛開業,這幾天都忙的要死,他本來想說等下空閒了再陪你好不好,卻發現弟弟的衣服不是很對勁。


  陸東燦的大半個白淨肩膀都露在領口外面,衣袖也鬆鬆垮垮的,大件到像根本就是裹了條布在身上。


  「誰幫你換的衣服呀?」陸東植問弟弟。手上的活也擱置下來,小狼穿成這...


  陸東植的衣角突然被扯住,他回頭一看,沒看到人。


  低下頭才發現他的小朋友。


  「哥,陪我嘛……」小狼有些委屈,又發出像小狗一樣的咕嚕聲表示自己不滿。


  陸東植抽不開身,他們家的烤肉店剛開業,這幾天都忙的要死,他本來想說等下空閒了再陪你好不好,卻發現弟弟的衣服不是很對勁。


  陸東燦的大半個白淨肩膀都露在領口外面,衣袖也鬆鬆垮垮的,大件到像根本就是裹了條布在身上。


  「誰幫你換的衣服呀?」陸東植問弟弟。手上的活也擱置下來,小狼穿成這樣子像什麼話。他抱起陸東燦打算找個別針之類的把弟弟的衣領給扣一下。


  陸東燦高興地用身子蹭哥哥,「我自己哦!」鬆垮垮的衣服因為動作差點整件滑下來,陸東植手忙腳亂地抓緊。結果又發現陸東燦沒有穿褲子,尾巴一翹就能看到肉嘟嘟的屁股。


  因為抱著弟弟,陸東植只有一隻手幫他整理,顧得上衣領就顧不上衣尾。「哎!!尾巴要放下來——!」,陸東植慌張的說。想到陸東燦這樣跑出來然後被人看光心裡有點生氣,小狼怎麼傻乎乎的。


  把人抱到休息的房間裡,陸東植一通操作,終於讓陸東燦看起來穿的是件衣服而不是一坨布了。「哥哥忙完就來找你,乖乖在這裡等一會好嗎?」


  陸東燦慎重其事地點了點頭,認真的答應他:「好。哥不要去太久,我會很想你。」


  陸東植刮了下弟弟的鼻子,「留點什麼給我的小朋友?」小狼對氣味很敏感,給他些有熟悉氣味的東西會讓小狼安心。


  結果小狼搖搖頭說不用。陸東植好奇「今天怎麼不一樣了?」


  「哥原來沒發現——!」陸東燦手臂往兩旁一伸,笑到眼睛都瞇起來。


  「噹噹!是哥哥的衣服!」


  陸東植笑了,將他的小狼摟在懷裡。


  他對黏人弟弟的喜歡又多了一些。

目垂zzz

獸人觀察日記

小動物亂搞都要被屏嗎qaqqq,可是都沒有車。這是補檔

⚠️燦植勛宇的混亂四角關係!!!請避雷!!⚠️


這四位的大部分搭配我都腦了,真的要避雷。

提及:勛宇 燦植 燦勛 宇植

微量提及:勛植 燦宇 燦植勛

*互攻或者無差,會有逆,幹著幹著反被幹唄XD

OOC!!大寫的OOC 

獸人au,東燦是狼,志勛是狐狸,仁宇東植是人類。


為了搞四角關係激情腦嗨


小動物亂搞都要被屏嗎qaqqq,可是都沒有車。這是補檔

⚠️燦植勛宇的混亂四角關係!!!請避雷!!⚠️

 

這四位的大部分搭配我都腦了,真的要避雷。

提及:勛宇 燦植 燦勛 宇植

微量提及:勛植 燦宇 燦植勛

*互攻或者無差,會有逆,幹著幹著反被幹唄XD

OOC!!大寫的OOC 

獸人au,東燦是狼,志勛是狐狸,仁宇東植是人類。


為了搞四角關係激情腦嗨




目垂zzz

劇照衍生!!!好傻啊這個梗233我怎麼就想出來了

劇照衍生!!!好傻啊這個梗233我怎麼就想出來了

目垂zzz

整理相冊發現存過一套燦植的劇照 我暈倒了 妙死了我又可以嗑好久qaqqq

東燦特寫真的絕了 太漂亮了ಥ_ಥ

整理相冊發現存過一套燦植的劇照 我暈倒了 妙死了我又可以嗑好久qaqqq

東燦特寫真的絕了 太漂亮了ಥ_ಥ

目垂zzz

💜東燦的ins更新💜


是 @😊我是你們的洗漱霸王💊💧哥哥的梗,東燦幫哥哥搭配XD。還有東植哥哥和三個弟弟的梗,年齡大概是東植>東燦>仁宇>志勛這樣。p2p3是弟弟們的對話

p4聯動了最佳的一擊!(靠我真的很愛聯動這套)因為剛剛開始畫的時候我老覺得像賢在(;´Д`)、讓MJ出來吐槽下XDD

清晰一點的圖放p5了,ins真的好吃畫質(淚


💜東燦的ins更新💜


是 @😊我是你們的洗漱霸王💊💧哥哥的梗,東燦幫哥哥搭配XD。還有東植哥哥和三個弟弟的梗,年齡大概是東植>東燦>仁宇>志勛這樣。p2p3是弟弟們的對話

p4聯動了最佳的一擊!(靠我真的很愛聯動這套)因為剛剛開始畫的時候我老覺得像賢在(;´Д`)、讓MJ出來吐槽下XDD

清晰一點的圖放p5了,ins真的好吃畫質(淚


目垂zzz

這是我腦內的ep11 我真是嗑到癲了

嗚嗚嗚嗚嗚就是我心目中的骨科嘛!!!!面對這種關係始終都很擔心的植,特別還是在家人面前;可是又忍不住偷偷去看弟弟。還有完全是進了超甜戀愛狀態的東燦😭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為什麼骨科這麼上頭我大半夜想嗑糧然後爬起來拿自帶的app整了一段qaqqqqqq很糙但是我自己嗑得太香了 瘋到在床上打滾

---

真的太激動了忘記說

bgm是精變ost裡面的stay the same

截的這段是:
Oh, can’t you stay the same?
이젠 ...

這是我腦內的ep11 我真是嗑到癲了

嗚嗚嗚嗚嗚就是我心目中的骨科嘛!!!!面對這種關係始終都很擔心的植,特別還是在家人面前;可是又忍不住偷偷去看弟弟。還有完全是進了超甜戀愛狀態的東燦😭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為什麼骨科這麼上頭我大半夜想嗑糧然後爬起來拿自帶的app整了一段qaqqqqqq很糙但是我自己嗑得太香了 瘋到在床上打滾

---

真的太激動了忘記說

bgm是精變ost裡面的stay the same

截的這段是:
Oh, can’t you stay the same?
이젠 내가 그댈 꼭 안아줄게요

잊지 말아 줘요 
그 모습 그대로 

사랑할 테니
사랑할 테니

;;我只找到英文譯版

Oh, can’t you stay the same?
Now I’ll hold you tight

Don’t forget me
Just like that

I will love you
I will love you

---

反正好嗑就對了qaqqqqqqq甜死了

冷圈怪谈

【陆家兄弟的骨科】


自己瞎抠的糖/)


🥺“圣诞节到了   你不去约会吗”


“怎么了。我是觉得哥在家特别好啊”


【大概是小灿试探到哥哥没有对象这件事吧,窃喜得多吃了一碗】😝


【陆家兄弟的骨科】



自己瞎抠的糖/)


🥺“圣诞节到了   你不去约会吗”


“怎么了。我是觉得哥在家特别好啊”


【大概是小灿试探到哥哥没有对象这件事吧,窃喜得多吃了一碗】😝


目垂zzz
小狗兄弟!! ε=(&acut...

小狗兄弟!!

ε=(´ο`*)))唉 來看看我們陸氏骨科 真的好嗑的!!

小狗兄弟!!

ε=(´ο`*)))唉 來看看我們陸氏骨科 真的好嗑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