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炎岷

32.6万浏览    1081参与
目星夏凉☁

唉,在这发一下吧!(╥ω╥`)

唉,在这发一下吧!(╥ω╥`)

夜半

(私心炎岷)随便糊点

有无看方块学园的妈咪一起扩列产粮!俺要饿死了!!

(私心炎岷)随便糊点

有无看方块学园的妈咪一起扩列产粮!俺要饿死了!!

泠翼云曦
“炎黄?” “别说话,让我好好...

“炎黄?”

“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你”


第一次画方块学园同人

有参考模板

好耶,第一次隐藏模板我就傻了


有私设一下炎黄籽岷


乱糊高光阴影是我没错了

不会背景干脆没管,好耶


“炎黄?”

“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你”


第一次画方块学园同人

有参考模板

好耶,第一次隐藏模板我就傻了


有私设一下炎黄籽岷


乱糊高光阴影是我没错了

不会背景干脆没管,好耶



洛晓

好怪,再看一眼,就一眼

莫名的不ooc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浅粉的开头是甜的)

好怪,再看一眼,就一眼

莫名的不ooc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浅粉的开头是甜的)

伊璃orz
“搬东西这种事还是让男人来吧”...

“搬东西这种事还是让男人来吧”

“籽岷你怎么抢我台词?”


有用模板W

“搬东西这种事还是让男人来吧”

“籽岷你怎么抢我台词?”


有用模板W

长岛冰茶

[处暑时节/第四棒]未停息的雨.

(6:00/第四棒)    朝云.


σ.www我不仅短我还渣。

  (随便看看也不亏的!!

 其实是ooc非常的严重,完全没写到点子上!!

(。•́︿•̀。)


1.


〔……好吧,又开始了……〕


处暑时节,本就不是什么能够令人十分愉快的时节,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直接下雨,在毫无准备的时候。


就比如现在。


籽岷看着刚刚才下下来的倾盆大雨,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现在倒是进退两难了。〕他靠着屋檐,屋檐下也不宽,大概一米半多一点,那些落下来的雨径直从眼前滑落,直接摔在地上,...

(6:00/第四棒)    朝云.


σ.www我不仅短我还渣。

  (随便看看也不亏的!!

 其实是ooc非常的严重,完全没写到点子上!!

(。•́︿•̀。)


1.


〔……好吧,又开始了……〕


处暑时节,本就不是什么能够令人十分愉快的时节,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直接下雨,在毫无准备的时候。


就比如现在。


籽岷看着刚刚才下下来的倾盆大雨,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现在倒是进退两难了。〕他靠着屋檐,屋檐下也不宽,大概一米半多一点,那些落下来的雨径直从眼前滑落,直接摔在地上,碎成两半。


2.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宿舍楼门前传来石子滚动的声音,清楚而清脆,就像鹅卵石碰在瓷砖的表面,被当作乐器来使用。


因为声音清明干净,所以理所应当。


〔…真的是……〕炎黄的心情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刻同现在一样复杂,复杂到心疼、恼火和傲娇各渗一半,〔狼狈不堪。〕


…所以我才说,这样很“麻烦”的啊。


3.


他们两个又吵架了,不是第一次了。

本来以为一下子就过去了的事,在还未迎来第二天的太阳时就又被提起,还是最不应该问的人动的口。


“谁知道这个问题对他影响这么大啊!!”

但是最不应该问的人还是去安慰了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4.


籽岷从异界回来已经三年了。


从起源岛开始,结束旅程篇章的最后一刻,其他人都没能找到他,包括炎黄。


“…炎黄,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下来?无缘无故的,就这样消失了,他又没有魔能。”


五歌硬生生的把他按在座位上,“你给我在这儿好好待着别动!”


生为喵人族,眼睛内有着独于常人的竖瞳,足够威慑旁人。

“…你听我说,我们会去找他,但不是现在。”


“现在,需要‘大权为重’,你明白吗。”


她看到沉默不语的人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5.


“……”

“现在看来的确回不去了。”


雨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样子,反而是赌气般的愈下愈大,就像那个时不时就会赌气不说话的人,他的男朋友。


籽岷低头看着手机,现在不过五点五十多分,早得不一般,雨是没停,但并不影响天逐渐亮堂的脚步。


“…那个,”熟悉的声音迫使他抬起头,“对…对不起。”“啊…什么?”


〔什么嘛,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炎黄嘴角向上弯了弯。


“亲爱的,我来接你回家。”


6.


朝云暮雨,我为你撑伞,所以,要一起向前看、向前走,谁也不许回头。

水水水水水七木!

【处暑时分/第二棒】又是梦


(2:00/第二棒)

繁星


ooc现场,无厘头小漫画

(本来想画方块学园五人的,但时间来不及了呜呜)

私心炎岷谔谔(初心cp呜呜)

【处暑时分/第二棒】又是梦


(2:00/第二棒)

繁星


ooc现场,无厘头小漫画

(本来想画方块学园五人的,但时间来不及了呜呜)

私心炎岷谔谔(初心cp呜呜)

颜夔君

宣群

  咳咳...建个群。你要说建群的好处吗...我可以联系到了!

  毕竟我之前看一些太太的古早文....求联系无门啊。绝望下建了个群 催更交流都可以 随机掉落福利

  群号832093904


  咳咳...建个群。你要说建群的好处吗...我可以联系到了!

  毕竟我之前看一些太太的古早文....求联系无门啊。绝望下建了个群 催更交流都可以 随机掉落福利

  群号832093904


一只丘陵呀!😊
孩子花四块钱找人约的稿(就当交...

孩子花四块钱找人约的稿(就当交了党费吧(*'▽'*)♪)炎岷赛高

孩子花四块钱找人约的稿(就当交了党费吧(*'▽'*)♪)炎岷赛高

颜夔君

Cade in un incubo(落魇)Chapter 30.

  Chapter 30.

  

  

  -Jeg vil spenne øynene hans.

  

  

  -我想把他的眼珠扣下来。

  

  

  -挪威语

  

  

  -Cade in un incubo-

  

  

  一路上Flame紧紧握着籽岷的手,仿佛他下一秒就要消散一样。但将心比心,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他也会变得这样没有安全感。

  

  

  所以籽岷偏过头,对Flame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理解你。

  

  

  他们正在去找Forever的路上。籽岷一想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心...

  Chapter 30.

  

  

  -Jeg vil spenne øynene hans.

  

  

  -我想把他的眼珠扣下来。

  

  

  -挪威语

  

  

  -Cade in un incubo-

  

  

  一路上Flame紧紧握着籽岷的手,仿佛他下一秒就要消散一样。但将心比心,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他也会变得这样没有安全感。

  

  

  所以籽岷偏过头,对Flame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理解你。

  

  

  他们正在去找Forever的路上。籽岷一想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心不自觉就柔软下来。他微微勾起嘴角,看向窗外,手指有节奏地敲着窗棂。这是他心情愉悦的标志,是Flame长时间观察下来的结果。

  

  

  他想要爱一个人,那么就要将他所有的喜好都了如指掌。不求全部掌握,但且稍稍缓解自己心中的占有欲即可。

  

  

  但他不会告诉他,只是默默守着他,如同国王身边的骑士一般。(虽然Flame先生忘记了骑士的本分是应该安分守己)

  

  

  籽岷一时间心血来潮想要看见那个男孩——那个一直信任着他的男孩。他就是懂他心事的精灵,懂得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关心他,闭口不谈令他心烦意乱的事情,这样的人,是倾诉的绝佳对象。

  

  

  他也是他忠诚的下属,是可以托付信任的骨干。

  

  

  他们经过了玛格丽特街,看见了籽岷喜欢的那家面包店,还有那也许是年久失修而透露着腐败之气的屋檐,伸展出来,像一只不羁的鸟。就快要到了,配合着内心不自觉的雀跃,籽岷看着蓝天白云,眼里透露着笑意。

  

  

  他想到了——那了无生气的地方,遍布碎石沙砾的地上,躺着一个少年。他是孤僻阴沉的,会轻轻扯住他的衣角,用希冀的眼神看着他。他告诉他,他叫艾里斯。

  

  

  然后籽岷看见了那个见到他神色一喜的青年,扔下手中的事务,向他飞奔过来。不知怎的,籽岷突然觉得二人的身影重叠了。

  

  

  他知道这很奇怪,他应该对此保有怀疑,去彻查,以免自己受到伤害。

  

  

  但他却在那双澄如明镜的双眸里看见了自己微笑的倒影。

  

  

  -Cade in un incubo-

  

  

  无趣。

  

  

  Joker狠狠嚼碎了口中的饼干。他随身带了几盒小饼干,只是为了垫垫肚子。

  

  

  有够无趣的世界。

  

  

  追求刺激的大脑狰狞地咆哮着告诉他让他不要酖溺在这浅水池中,但他告诉自己,还可以再等等。也许下一秒他就能改变自己的想法也说不准呢?

  

  

  但是。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片来,狠狠嚼碎。

  

  

  无趣。

  

  

  在这平凡世界里面,能力不足的人遇到的一切不利状况都是活该。Joker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从不后悔,他们活该,不是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清楚自己没有把握的能力,就应该早早地找好去路。而不是直到被人打碎了膝盖骨,痛哭流涕地将自己的一切献出。

  

  

  真奇怪,为什么人总是直到失去了才会后悔呢?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不知想到了什么,Joker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鎏金色的眼里满是恶意。他记得他名义上的上司的变化堪称惊人,一个人想要在短短几天之内做出这种质的改变是不可能的,那个人的行事风格,性格,全部都改变了,就像是换了一个灵魂存在一般。

  

  

  也许是吧?这也许不是他的天马行空,毕竟连神这种虚无的概念都能存在的世界,已经不能用常理来约束了。

  

  

  所以他想,想打碎他的面具,想看看那副皮囊下的真正的自我,这种想象使他兴奋,连心脏都隐隐作痛,这种细细密密的疼痛反而激化了他的施虐欲。

  

  

  他和FIXER那群白痴不同,他们只想要籽岷一个人罢了,而他追求的是更深的情感与欲望。他会留在这里,也只是因为籽岷这个人刚好符合他的标准而已。现在他脱离控制了,对于这种不听话的棋子,就应该施以惩戒。

  

  

  不能太大,摧毁去灵魂的空皮囊没有意思;也不能太小,最好是能将他周围的东西全部摧毁掉,让他不得不向他俯首称臣。到时候——那就没有意思了。

  

  

  他享受驯兽的过程,不是他本身。

  

  

  至于游离的籽岷会怎么样?那就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要从哪步做起呢?鎏金色的眸子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抬脚向书房走去。

  

  

  一场大戏即将上演,还请观众带好板凳。

  

  

  -Cade in un incubo-

  

  

  “Boss!”金发的青年眼里满是激动,他想要拥抱自己思念的人,但自己身上满是鲜血,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逗得籽岷不禁会心一笑。

  

  

  棕色的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尽管右眼已经黯淡,却仍添一抹残缺美。Forever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珍宝会被人摒弃在下水道,反而那颗鱼目却高高在上?

  

  

  这样的疑问或许是有答案的,也或许没有;毕竟人是感性动物,感情这种东西,千变万化,他参不透——从前世从现在,到死亡。

  

  

  籽岷轻柔地摸了摸Forever的脸颊,然后他起身环顾四周,满目疮痍。看得出来,Forever用强硬的手段令这片区域的人的灵魂都为之战粟。

  

  

  ——真是孺子可教也。

  

  

  籽岷满意地点了点头,向Forever投去了赞赏的目光。后者有些羞涩地偏过头,脸颊飘上薄红,蔓延到了耳根。

  

  

  他告诉自己,这一世只要自己和在意的人安好便可。其他都不重要——全部滞后。他对曾经的自己是充斥着陌生——甚至有些嗤笑。真是圣父,说不定摇晃脑袋还能听见里面的波涛汹涌。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想通呢?活生生地做了他们这么久的免费保姆。

  

  

  他今年已至而立之年了,没有时间为了不相干的人操心。他的手指轻轻点着Forever的脖颈,指尖是生命的悦动,充满活力,向上,朝气磅礴。这些词对他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他的身体与理智背离,撕扯,向下坠落。青年颈间的黑色项链很漂亮,银白色的金属衬得肌肤更加白皙,他正是花季年华,也许草地上盛放的雏菊与他更相称几分,他喜欢看着Forever呼唤着他,就像是迷路的雏鸟呼唤着主人,那般无措,天真而又可怜。他看着青年金色的头发,就像是金丝缕一般,这么美好,像是流动的阳光,淌进他干涸的内心。“Boss,你为什么在发呆?”他的蓝眸里满是不解,下塌的衣领像是一场话剧的序幕。

  

  

  “我在你的书堆里发现了我的照片。”他随意地捻起青年的一缕头发开始把玩,也不管青年嫣红的脸,“像是偷拍的。”

  

  

  话虽如此,但他其实很享受这种依赖。当然的,这种话他肯定不会说出口。“先生,原谅我,我只是太想你了。”青年低声下气地辩解着,他的眉头蹙成一团,焦躁不安,就像是一个忐忑的、害怕惩罚的小孩。

  

  

  “你不满足于接触...你不会满足的。”籽岷抬头,就像说出了什么既定事实一般。也确实,他将Forever拿捏得很准,他不会。他会臆想着,陷入那甜腻而缠绵悱恻的白夜。“我并不满足,但是我知道您不愿意。”青年一双澄澈的眼睛满是真诚地看着他。

  

  

  籽岷挑眉,他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呢?说不定我想以毒攻毒呢?”他扯住Forever的领带,向前一拉,他们的眼神对上了,籽岷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这一双眸子。“我尊重您的意愿,先生,您是我的一切。”

  

  

  “我知道。”淡然地回复,籽岷起身,整理自己凌乱的衣物。他的眼睛颜色很漂亮,几乎能撷住籽岷的心神,像是天空颜色的囚牢。

  

  

  “我想吻你。”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但是理智回笼后,他们已经拥吻在了一起。籽岷的手抚摸着年轻人精瘦的脊背,感受着口腔里面的炽热缠绵,这无需绞尽脑汁地出谋划策,只需要你来我往的回应,如同在舞池中旋转一般,只要籽岷一丁点地勾起他的脚踝,便能引来年轻人热情的回应。

  

  

  于是Flame也算是被冷落了。他自觉地去处理剩余的事项,想要籽岷的一句夸赞,怎知人堪堪离去,气氛便开始升腾了呢。

  

  

  “我爱你。”Forever垂下头道,他的眼睛就像是半旋的轮盘一般摄人心魄,籽岷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眼睑,他爱极了这双眼睛,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从前一般。他轻轻哼了一声表达回应,也许是这逼仄的空间令他感觉到了压抑感,他咬着Forever的脖颈,在缱绻中沉沉睡去。

  

  

  他们拥抱着彼此,发丝纠缠着,仿佛永远也无法松开。

  

  

  -Cade in un incubo-

  

  

  “我不理解。”钥匙垂头丧气地坐在木质板凳上,他的双拳紧握,眉头紧紧蹙着,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为人的事情。

  

  

  “你确实不会理解。”科曼冷冷讥讽道,“就算是五歌死了,你也只会说自己不理解。拜托,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幼稚先生。”他的那双猩红色的眼睛里面尽是烦躁,五歌要去道尔顿街道出任务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泄露了,带去的小队尽数覆灭,仅有五歌一个人撑到了救援到来。在罗曼报告她的伤势时,每一条都让他感到心惊。

  

  

  这种伤口,分明就是被刻意折磨的。就是一只高傲的猫玩弄着自己的猎物,从里到外,那种无力感逐步瓦解着人的自信和自尊,甚至希望都被磨灭。也无怪乎他们找到五歌时,女孩垂着头,斜靠在废墟上,握着枪,紧紧地咬着嘴唇,冷汗淋漓。

  

  

  忆及此,他看着因为他的话而身子颤抖的钥匙,知道自己将不良的情绪全部宣泄在了他的身上。“抱歉。”他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卧底,别做亡羊补牢的事情。”

  

  

  “我知道。”钥匙紧握着拳头,眼眶通红。他痛恨自己的无能,让自己的师父遭遇了如此大祸。要是他能再强大一点,师父也没必要代替他去道尔顿街。该死...真是该死!!!

  

  

  “要是让我找到是谁泄露了机密...”他的眼里满是恨意和杀意,令人触目惊心。

  

  

  “哦呀,也许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呢。”二人一惊,抬头一看,Joker正不怀好意地朝他们低声笑着。“你们应该想得更加深入一点,去想想你们觉得不可能的选项。”Joker摩挲着面具,“人类总是对自己喜爱的事物有所偏颇——可不要厚此薄彼,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不可能的选项...?难道是他?那个令他感到温暖的人?

  

  

  “不可能...”钥匙猛地抬头,正欲辩解时,却见Joker伸出一根手指做出噤声的标志,“哦呀哦呀,这不就护上了么?幼稚先生,这可事关你亲爱的师父呢,你可不要这么早就下定论哦。”

  

  

  “但是...这种事想想都不可能啊...他怎么会去动手害自己的的下属...”钥匙再次垂头坐在椅子上,只不过这次,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猜忌。

  

  

  “为什么不可能呢?他能塑造一个五歌,就能毁掉一个五歌。”Joker对于这种无谓的自欺欺人表达了嘲讽,然后转身离去,只留下呆滞的钥匙和若有所思的科曼相对无言。

  

  

  -Cade in un incubo-

  

  

  想要在这里活下,你要舍弃一些东西;相应的,你付出什么,也不会获得相应的回报。

  

  

  让你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回报了。

  

  

  他曾经因为不符其生存境遇的容貌而跌落深渊,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少年艶丽的脸上伤疤遍布,宛如干瘪的玫瑰。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感受着手下沟壑不平的触感,痴痴地笑了。


君木!Yes!

【炎岷】烈阳与向日葵

*请勿上升三次元

*请勿在评论区评论除炎岷以外的cp

*只承认热血少年

*本文涉及飞鸟症,设定及时间线有所更改

以上都接受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啦

请放心吃糖~


————

文 | 君木

————

1.

籽岷是几个人中最后一个醒来的。

“炎黄呢?”“他......还没醒!不过应该很快会醒的!"

橙子不敢把真相告诉他。

那次战争中看似是籽岷一个人挡下了Joker重重的一击,但只有侦探社的其余几人看见了,在疼痛切断她们的神经系统之前,一个赤黄色的影子,帮籽岷挡下了大部分的伤害。

那些伤是致命的。

她们眼中看到的最后景象,是落日的余辉打在他身上...

*请勿上升三次元

*请勿在评论区评论除炎岷以外的cp

*只承认热血少年

*本文涉及飞鸟症,设定及时间线有所更改

以上都接受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啦

请放心吃糖~


————

文 | 君木

————

1.

籽岷是几个人中最后一个醒来的。

“炎黄呢?”“他......还没醒!不过应该很快会醒的!"

橙子不敢把真相告诉他。

那次战争中看似是籽岷一个人挡下了Joker重重的一击,但只有侦探社的其余几人看见了,在疼痛切断她们的神经系统之前,一个赤黄色的影子,帮籽岷挡下了大部分的伤害。

那些伤是致命的。

她们眼中看到的最后景象,是落日的余辉打在他身上,混杂着血迹和笑声。

”照顾好我的社长大人啊。“

那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意料之外的,籽岷只是看了看周围空无一人的白床,便洞悉了一切。

没有多余的废话:”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你在说什么啊社长,炎黄他只是......"

"五歌,让我见遗体。“

少年的声音一如往常般冷静,只是无意间颤抖起来。

”这样他至少能在我心中留下印子。“

”至少.......他不会让我无迹可寻。“

 

秘宝的力量让少年暂时保住了原来的容貌,然而热血笨蛋的声音一去不复返了。

”籽岷...别太难过,总会过去的。“”我们不会忘记那个笨蛋!”“向前看吧,未来总会有所期待。”

你说,世上难道会有人愿意看着自己的朋友在已故之人身边缄默无言吗?

没有人会愿意的。

“抱歉......”他站起身,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我或许该静一静。”

他在意的,是未能开口的那句话。

 

 

2.

炎黄一开始并不能接受死亡这个事实。

“我要是这就死了,籽岷那书呆子谁来看着?”

他闭着眼,妄图自我欺骗。

但再坚韧的生命也会有脆弱的一面,蚂蚁扛得起自身重量100倍的事物,却无法从人类的足下逃生

他炎黄,即使有着再旺盛的生命力和再强的实力,也无法阻止生命的终结。

死亡是无法跨越的重要节点。*

在那一击下存活的可能性,他自己也心知肚明。

不过是贪婪地想要待在他身边罢了

一己私欲而已

“本来你应该立即转世的。”

创世神温柔而怜悯的声音让这个谎言破碎了

“但鉴于你与籽岷———也就是预言之子关系特殊,我为你增加了一条重回方块大陆的方法。”

“是什么?快!“他这一生从未如此期盼过。

他在期待些什么?

与伙伴的重逢?与华夏的嬉戏?

不是的,都不是的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贪心和自私,但他心里清楚

只是期待再次见到那一位罢了。

这么强烈的占有欲是不对的。他谴责自己。

但内心的思念,胜过了牛郎织女的牵肠挂肚

说是“惊“心动”魄“也不为过吧

“我会让你变成飞鸟重新回到籽岷身边,只有他在七日之内认出你,你才能回到方块学园。“

还没等炎黄开口,破坏神无情而戏虐的声音传来:“但七日之内他认不出你的话….哼,你会被我烧成灰烬。“

炎黄沉默了

“可要想清楚了。“成功率太过微小

“一旦失败,”简直像大海捞针,捞到的可能性约等于零

“你就再也没办法回来了。”一切,或许都会石沉大海

“不如听话点,乖乖转世,说不定还能再一次和他遇见也说不定……””我接受这个办法。”

“什么?”

“我说”

“把我送过去。”

转世,就意味着要浪费十几年的光阴去寻找,去成长

那这十几年谁帮他走出阴影?没有人做得到。

我只想看看他,在最后七天里陪着他

向日葵失去阳光总会郁郁寡欢的

而我的向日葵,不该就这么凋零。

“……好吧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破坏神不耐烦地转过头去。

“那么,祝你好运,孩子。”

一根黄色的羽毛掉了下来。

“为什么会有傻子愿意为了别人去冒险?这明明是一件蠢的要命的事。”代表毁灭的女神不屑地询问,

而万物之母回答她:“因为爱,”

“那是比任何事都伟大且神圣的事。”

“它带走理智,却带来忠诚、希望与新生”

 

 

3.

The second day

籽岷的肩上多出了一只赤黄色的鸟。

“这鸟……染发了吗?怎么头上还有棕色的绒毛?还有这瞳孔……正经鸟的瞳孔会是棕黄色的吗?”

粉鱼对于这只鸟充满了好奇

“社长大人你哪里找来的鸟啊?我摸摸……欸?”

出人意料的,肩头的鸟飞起来,落到籽岷另一边的肩膀上,拒绝了人鱼国公主的抚摸请求

“这么不近人情啊…..看来它只喜欢你呢~”

“噗……别闹了。“

她有幸见到社长几天以来第一次绽放笑容。

“说起来,它是不是还缺个名字啊?”

“倒也是……昨天在河边遇到它了,当时阳光很暖,它在草丛中格外显眼,怎么说呢……暂且可以称为’霸气’吧?”

“霸气的......不如叫他烈阳好了。”“嗯?为什么?”

“因为烈阳在前路上洒下光辉,让人温暖,这不是一种温柔的'霸气'吗?“

因为烈阳能让向日葵有所追求,活力满溢

因为烈阳像他的个性,热血阳光充满神气

向日葵,代表了沉默而忠诚的爱,

正如六月蝉鸣中互相追逐的蝴蝶

向日葵始终热爱着烈阳

而烈阳也毫不余留地将光芒与爱传达给向日葵

只是彼时年少,没有人留意到

“……还算不错的名字。“”好耶!我要去告诉五歌橙子她们~“

 

 

4.

The third day.

“话说回来烈焰跟着你也有两天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它只呆在你身边啊?“”这个倒是真没想过……”

喵人族使者伸手,想触碰烈阳的脑袋,但受到了对方狠狠地啄击,“哎哟!”

“烈阳,别闹。”籽岷刮了刮烈阳的脑袋,“它就是这么个奇怪的个性…..抱歉。”

“怎么说?”“它不吃鸟食,只吃人类的食物……”

还得吃的和我一模一样

“它不会爱上你了吧?“”你怎么和粉鱼一样!“”欸嘿~“

 

 

炎黄就这么听着两人的对话,哭笑不得

虽然说当务之急是让他认出自己

但他还是在心里吐槽了几句:
“烈阳……这是什么鬼名字啊喂?我过来也不是看你和妹子打打闹闹的啊!“

我赌这一把,

为了什么?

为了那句未曾说出口的话

为了那个尚未实现的诺言

“籽岷,大三的时候一起去游学吧。“”……好“

只可惜他没能等到大三。

 

回到宿舍的炎黄很想逗一逗籽岷

他抗议性地叫了一声,别过头去,假装很不满的样子。

“肚子饿了?我给你准备点吃的。“

看来这个书呆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算了,谁叫我喜欢这个聪明的呆瓜呢?

自己的尚未交往对象,总得自己宠着。

 

“喏,给你。“是蔬菜沙拉,中间放上了几片牛肉。

于是籽岷看见烈阳毫不犹豫地避开了所有蔬菜,将牛肉吃了个干净。

“你一只鸟也会挑食吗?”籽岷托腮看着烈阳。

“和他一样。”

他陷入了沉思,翠绿色的眼中是由失落,悲伤,怀念,自责等形成的,极其复杂的情感

这让他的的双眸变得浑浊。

“我忘不掉他。”

“我不能,也不可能做到。”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自知自己比“落红“理智的多,但见到你,我还是忍不住动了情

所有我化作飞鸟来到你身边,正如“春泥”,守护我的向日葵。

我们的未来

绝不会是未曾到来。

 

 

5.

The fourth day

炎黄体会到了被华夏追逐的恐惧

“救命啊———”他挣扎着,满操场飞,企图求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侦探社众人

然而传入她们耳朵里的只有一阵阵鸟鸣

“可惜啊……籽岷今天被闻闻老师叫去练习跑酷了,不然他也能看见这’一派祥和’的景象……”橙子咂咂嘴,啃起手中的曲奇饼干,”嗷偶喂嗯奥(好久没看到)…….华夏这么开心了。“

“是啊……”看起来这只被叫做”烈阳“的鸟,带来了生机与活力呢

但其实……

对于炎黄本人而言,自身并没有产生什么活力,反而像坠入了“人间地狱“

第五天也是如此,只是“追杀者“换成了软软

“籽岷!!!!救我!!!!!!“

但对方只是笑笑,上前摸了摸软软

“别再追烈阳啦。”

于是小只的,绿油油的史莱姆,立即安分下来

什么预言之子

这分明是“自然之父“

 

“累不累?要不要带你先回宿舍休息一会?“籽岷梳了梳烈阳的后背

但后者没有回应他

“烈阳?烈阳!“

终于,一声鸟鸣让他的心稳稳落下。

“吓死我了。“

 

6.

The sixth day

自第五天烈阳的第一次反应迟钝之后,籽岷就发现它的表现越来越不对劲

吃饭的时候不再挑食,被人抚摸不再反抗,

甚至棕黄色的双眸都不再那么有光泽

但每当自己呼唤它的名字时,它眼里的光泽又重新回来。

他不由得思考:

烈阳

真的从一开始就是一只鸟吗?

还是说

我所见的一切都在欺骗我的大脑?

 

炎黄发现自己作为一只鸟的身体有时会失去控制

或许时吃饭时心不在焉,或许时被人摸时力不从心

一切都在提醒他,时间不多了

他开始设想:

我该如何

在籽岷不知情的情况下

不留痕迹地消失?

纵然已做好了万全准备

但他心中仍然有着那不成文的小小期待:
My sunflower

Please

Call me by my name.

 

那晚,白光笼罩了学园

蝉鸣渐弱,微风拂叶

看似沉睡的少年满怀心事

闭眼休偃的飞鸟无意入眠

 

 

7.

清晨的第一缕晨曦映入了窗台

籽岷揉着眼起身,对上了烈阳的如炬的目光

“早安,烈阳。“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房屋

炎黄飞到籽岷面前,看见了清澈的翠绿瞳孔

“早安,籽岷“

 

The seventh day

与以往没什么区别的一日,

上课,下课,再上课,再下课

以及思考

 

The last day

不同于往常的一日

陪着他,陪着他,陪着他,还是陪着他

但每分每秒在今天都被赋予了意义

 

“去河边走走吧,烈阳。“

出乎意料的,籽岷主动向炎黄提出了申请。

“好“

他知道籽岷听不懂,但还是应了一声,以示回应

 

“今晚的落日很美,对吧?“

七日以来

这是第一次一人一鸟安静地欣赏着大自然带来的美景

他没有说错,落日确实很美

但那不仅是染红江面的颜料

更是离别讯号的来临。

 

时间随着籽岷的沉默一点点溜走

他想飞去,趁着籽岷注意力仍在落日上

但籽岷抓住了他。

”你,“

”是炎黄吧。“

 

炎黄的心跳愣了一拍

”从第一天见到你我就开始怀疑了,你的行为,个性,与他几乎一模一样。“

”没有什么是我看不出来的,尤其是你“

”我曾因为你经过一段痛苦而满足的暗恋。“

风把两条黄色的发带吹起。

 

”我在图书馆的一本书里看见过这么一个传说。“

”互相喜爱的两人中,一人会在死后化为飞鸟来到爱人身边。“

”我很高兴,我的爱有了回应,但我也后悔,后悔没在去年夏天把这句话对你说出来。“

”我对我的恐惧感到自责。“

”但现在我没什么可以顾虑的了。“

他转过身,翠绿色翡翠般的双眸中闪烁的是炎黄无法言说的奇特情绪。

那被人们称作”爱“的

无比珍贵的事

”我喜欢你,炎黄。“

知道炎黄离去那一刻,他没有哭

受到紫罗兰伤害之时,他也没有哭

唯独这一次

在黄昏磕磕绊绊往下坠的时候

在群鸟归巢,蝉鸣最盛的时候

他哭了,眼里含着笑意,和数不清的爱意

”我真的,真的喜欢你。“

”Forever。“

爱情会冲昏人的头脑,这没有错

只是,他愿意为此失去理智。

 

肩头的鸟消失了。

”果然离开了吗......"

喃喃自语的话刚出口,一个有力的怀抱将他包围

迎面扑来了熟悉的气息,以及温暖

还有他听过无数次的那个声音

“所以说你是个书呆子啊”

“传说的后半部分,如果飞鸟被认出,就会回来;反之,则永远消失”

“被你认出来是我的荣幸。”

“我的心意明确了。”

 

 

“我也喜欢你。”

 

 

怀中的人把身子往前蹭了蹭

他依赖着这来之不易的温暖,泪珠打湿了归来人的肩头

“我好想你...."

”炎黄。“

”向日葵永远追随烈阳。“

 

 

 “烈阳也会一直照顾向日葵的。”

 

“欢迎回来,My Sun。”

 

梧桐树下的蝉鸣仍在继续,

风指挥树叶弹起属于盛夏的歌曲

山的另一头

是无边无际的向日葵海

同烈阳一起

熠熠生辉。。

 

FIN.


——————————

*出自《时光代理人》陆光


————

今后常驻炎岷圈了

(粉上这对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

还请圈内的各位神仙关照一下哈哈哈哈



梦槿.

【炎岷】(无题)

*承认并且只承认热血少年

*是方块学园

*是是是是是HE

*愣是用高中生的手写成幼儿园文笔……

*五分钟产物,短打

*勿升三

 ——————————————————————————————

“蛛丝呢,是有很多用处的……”浅浅老师指着屏幕上的图片,同时眼神瞟到了一团栗色毛上。


……这炎黄怎么又在睡觉!(气)


但是她又看到了一旁坐姿端正、校服整齐的籽岷身上,顿时心情平复了许多。然后决定无视那团栗色毛。


籽岷早就察觉了浅浅老师的目光,不禁为炎黄捏了把汗,目光不自觉地就从书本转移到同桌身上。他的同桌炎黄,性格和他完全不一样,...

*承认并且只承认热血少年

*是方块学园

*是是是是是HE

*愣是用高中生的手写成幼儿园文笔……

*五分钟产物,短打

*勿升三

 ——————————————————————————————

“蛛丝呢,是有很多用处的……”浅浅老师指着屏幕上的图片,同时眼神瞟到了一团栗色毛上。

 

……这炎黄怎么又在睡觉!(气)

 

但是她又看到了一旁坐姿端正、校服整齐的籽岷身上,顿时心情平复了许多。然后决定无视那团栗色毛。

 

籽岷早就察觉了浅浅老师的目光,不禁为炎黄捏了把汗,目光不自觉地就从书本转移到同桌身上。他的同桌炎黄,性格和他完全不一样,是易燃易爆谁也不敢招惹的那种。

 

籽岷第一次和这个不良少年相遇,是在校门口。

 

 

 

籽岷背着沉重的行囊,灼烈的阳光弄得他全身是汗。因为是第一次来学校,所以他并不知道礼堂的位置。转头看见了保安大叔,于是籽岷走上前——

 

“保安大叔,请问礼堂是在……”

 

“直走,在第一个拐口向右直走就到。”回答他的不是那个保安,而是从背后传来的略有沙哑的音色。

 

转身后,是一对猩红色的带着玩味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头发貌似是栗色的。

 

“呃,谢、谢谢你……“那对眸子似乎带着压制的气势,籽岷不敢多看便匆匆谢过,抬腿就走。可走了没两步,又因为背后的拉力被迫收回步子。

 

回头一看,是刚才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年扯住他的书包往后拉,籽岷正慌忙稳住阵脚,少年又戏谑地开了口:“噗,我说什么你都信呐?”籽岷听了这话不禁生气:“不是你说得跟真这么走的一样吗?”但对面这个混蛋明显没在听他讲话,同时用食指和中指捏住籽岷黄色发带的尾端,顺势凑近他耳边道:“你这么容易被骗,不怕随便一下就被别人拐走么?”

 

籽岷呼吸一滞,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之后又气极,正要挣开,岂料鞋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他被自己的鞋带绊到,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就已经在人家怀里了。

 

籽岷:??我??

 

少年白皙的脸和籽岷通红的耳尖来了个亲密接触。

 

籽岷明显听到少年胸膛处传来了一声轻笑,当他还愣着的时候,少年又开了口:“喜欢我也不用这么热情吧?”他低头看了一眼籽岷胸前的名字牌,“籽~岷~”

 

“哎哟滚滚滚!我才不喜欢你呢!”籽岷一把推开他,然后偷偷瞄了一眼对方的名字牌之后便转身拖着鞋带走了。

 

炎黄……什么奇怪的名字。

 

籽岷不知道那个叫炎黄的人早已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了,朝着籽岷随风飘扬的黄色发带勾起了嘴角。

 

 

 

看到炎黄坐在自己旁边的时候,籽岷是无语的。

 

“……”

 

于是籽岷一言不发地看书。

 

但是混蛋怎么会闲着呢?炎黄把手臂搭在籽岷的椅背上,玩起了发带。忽然冷不丁来了一句:“真可爱,书呆子。”

 

呵,我可的哪门子爱呢?

 

籽岷刮了一阵眼刀之后继续埋头看书。

 

炎黄:噗,跟猫抓的一样。

 

然后某人就单手围住籽岷的大半个课桌面,趴到桌上继续玩发带。

 

籽岷本着自己是好学生的心理并没有理他,但是嘛,书反正是看不下去了。僵持十分钟之后,籽岷终于开了口:“炎黄同学,一段考快来了,你还是复习一下上课的内容吧。”

 

他看到炎黄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离他越来越近……

 

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是炎黄撩开籽岷的刘海,亲了他一下。

 

看到怀里的人脸红得不行,炎黄像个偷了糖的孩子般笑了起来:“复习就算了,不过听别人说亲学霸可以考得好一点,我就试试咯。”籽岷感觉被耍了:“那你怎么不亲大橙子去?她可是年级第一!”“开什么玩笑,我又不喜欢她。”“那、那你亲我干什么!你也不喜欢我啊。”

 

炎黄气笑了,心道这人情商怎么这么低,自己表示得这么清楚了还不懂。

 

“我说,你到底把小爷我当什么人?”

 

籽岷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推开他,说:“朋、朋友啊。”

 

“就朋友啊?”炎黄语调低沉了一点。籽岷察觉到对方的不悦,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试探道:“那……你把我当什么人呢?”

 

仲夏天气很热,同学们都去吃午饭了,没人愿意呆在关了空调的教室待着。知了鸣叫着,熔金的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穿过大开的门窗,但是,永远穿不过那两个少年相扣的十指。黄色的发带再次随风而舞,炎黄就在这个夏天,温柔而又霸道地回应了他:

 

“我把你这个书呆子,当作我炎黄的人。”

 

 

 

 

 

 

 

 —————————————————————————————

结束啦!我的第一篇炎岷文!(虽然很短)

写得不是很好,希望大家谅解(高中议论文太要命了,我差点不会写记叙文 (哭))

如果能得到大家的建议,我会非常、非常开心的!

感谢阅读!(比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