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炎岷

28万浏览    1404参与
Purple_淇

今日新闻:某不知名事务所里面的某不知名的成员发现貔貅只吃不拉,从而导致事务所两位成员重伤!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顺便说一句,由于昨天我妈把我手机收走了所以今天双更

今日新闻:某不知名事务所里面的某不知名的成员发现貔貅只吃不拉,从而导致事务所两位成员重伤!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顺便说一句,由于昨天我妈把我手机收走了所以今天双更

N桔梗(沉迷于麻瓜理科尽力更新中)

最后一幅单独的没画,那什么……(其实就是懒得上色,所以就没画,然后还找不到借口(°ㅂ° ╬))

想了下,到时候还是加点JF/FJ情节吧,不然Flame单着也太难受了

发现板绘的字和手写的差距好大。

现在满脑子就是糖糖糖(能吃的那种,比如曼妥思)钱钱钱(用来买吃的)

一年都莫得零花钱的孩子快馋哭了(º﹃º )

等有钱了买它的个几十包糖当零嘴啃

最后一幅单独的没画,那什么……(其实就是懒得上色,所以就没画,然后还找不到借口(°ㅂ° ╬))

想了下,到时候还是加点JF/FJ情节吧,不然Flame单着也太难受了

发现板绘的字和手写的差距好大。

现在满脑子就是糖糖糖(能吃的那种,比如曼妥思)钱钱钱(用来买吃的)

一年都莫得零花钱的孩子快馋哭了(º﹃º )

等有钱了买它的个几十包糖当零嘴啃

长岛冰茶

假如我活到二十岁就死去

★我终于要期末考试啦!太开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了)

△依旧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意境。_(┐「ε:)_


时间: 9:00.

如果我活到二十岁就死去,

  结局一定会比现在好些吧。


籽岷坐在落地窗前一米高的石墙上。


他所在的走廊很宽、很长,几乎望不到头。

墙壁上的装饰无一是画像、石像和壁灯之类的东西。

〔中世纪。〕籽岷的脑中突然窜出关于这个时代设计样式的类型。

是的,中世纪。


落地窗下方正好是花园,花草…茂盛?

……好吧,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不愧是双子女神啊,造个城堡都是对称的。〕他默默在心里吐槽。

……其...

★我终于要期末考试啦!太开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了)

△依旧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意境。_(┐「ε:)_


时间: 9:00.

如果我活到二十岁就死去,

  结局一定会比现在好些吧。


籽岷坐在落地窗前一米高的石墙上。


他所在的走廊很宽、很长,几乎望不到头。

墙壁上的装饰无一是画像、石像和壁灯之类的东西。

〔中世纪。〕籽岷的脑中突然窜出关于这个时代设计样式的类型。

是的,中世纪。


落地窗下方正好是花园,花草…茂盛?

……好吧,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不愧是双子女神啊,造个城堡都是对称的。〕他默默在心里吐槽。

……其实她俩的审美还不错,只是因为她们给的所谓的“重要任务”,让他有些小脾气。


“今天去…呃……这个?”

“不行,太复杂了,不连贯。”

“这个?”

“这个太简单了吧……”

“……那你来!”


哦吼,又到了观众们喜乐见闻的双子女神抢遥控器选择世界线时间。


籽岷像见惯了似的,“自觉”出门左拐,走向书房。

〔反正她俩至少要吵一天。〕他悠闲的翻起书房的众多书籍。

〔那自己呢?〕他被这个突然从脑子中跳出来的问题问住了,呆愣了一会儿,又自若的看着刚刚翻到的名著。

…………

然后就不知不觉的靠着沙发睡着了。



“啊…又是一个新的世界啊……”籽岷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他看了看窗外,在下雨。

〔…梅雨季节啊……〕他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呃…早上五点三十……?”

〔该说不愧是夏季吗,天亮的挺早?〕穿衣下床,随后开始打量“他”的房间。

嗯……看起来好像每个世界线里他的房间装修风格好像都差不多……?

〔必竟是同一个性格和外貌的人嘛。〕

他准备先去看看放在桌上的教科书和笔记。


〔那自己呢?〕他翻着书页的手顿了一下,又自顾自地继续翻着。


时间: 6:55.

“今天好像是周日,应该不会有什么突然的事发生……吧?”他想着,去卫生间洗漱。


……岷啊,这……你不找“麻烦”,“麻烦”它就不会亲自找你咩?


就在他整理好自己后不到五分钟,门铃在7:13时准时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某个热血笨蛋的喊声:

“籽岷,你好了吗——”


他立马思想回笼: 聊天群里他们“昨天”好像发什么出去玩什么的。

他刚想整理一下思路,身体却比头脑先一步做出了选择。

是的,他打开了门。

几乎是下意识。



时间: 8:31.

〔话说,刚刚发生了什么?〕籽岷现在还有点懵。


他紧紧地盯着前面这个拉着他手的人,是炎黄。

他像“以往”一样,很乐观,一直都是做事不过脑子的,所以经常被某个“工作狂”称为“热血笨蛋”。

是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外号,熟络联系的一种称呼。


〔那自己呢?〕籽岷的脑中瞬间空白,神情逐渐迷茫。不过只持续了几分钟,似似没有人发现异样。

四人边走边聊着天,好像忘记了他的存在。


他想挣开炎黄的手,不过轻轻动一下后便不在动了。

〔唉……抓得好紧。〕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任由他把自己带去目的地。


路边两旁是开张的店铺,卖吃的、玩的、穿的之类的东西,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



天空在他们出门没多久后就变晴了,整个世界从灰暗达至斑斓。


他看着正在聊天的四人,看了看手机。

嗯,9:00.

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如果我活到二十岁就死去,

  结局会不会原来要好。

目光逐渐灰暗,但下一秒,眼底的清明浮现。

理智更胜一筹。


在他摇了摇头,甩掉脑海中奇怪想法的后一秒。

“到了到了!”五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恍若隔世。


〔这声音,还真……耳熟…啊。〕籽岷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跟着走;还是报出自己有事,直接离开?〕

身体不受大脑所控,跟着他们走进了一家咖啡馆。

…………

咖啡馆的装潢不错,很温馨,又很精致。

主色调是淡金色和暖棕色,小巧的金色沙漏一点一点地倒流着淡金色的沙子。

棕色橡木做外壳的落地大摆钟,摆针一摇一晃。

“嘀嗒嘀嗒——”

发出的声音让人心安。


摆放的书籍不是报社常见的杂志,而是一本本著名作者写书和诗集。

偏向金色的白炽灯照在瓷砖地板,地板的瓷砖是奶白色,店内散发着一种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木制架子上的小玩意很多,做工精良。

八音盆放在离窗口较近的书架上的第五格。


很奇怪,这家店并没有什么客人。

〔可能是离街区较远吧。〕这里让籽岷找到了些许归属感。



他们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便去了商业街。

可以说是逛了一下午。


橙子和五歌越玩越有精神。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橙子吃着慕斯蛋糕。

“谁让我们是女孩子呢。”五歌在橙子旁边唱着珍珠奶茶。

粉鱼在另一头边看手机边喝果汁,时不时插两句话。

妹子团将炎黄怼至心落低谷,就差躲墙角加“嘤嘤嘤”了。


“这样也挺好的。”他小声地说着,看着手机。

“但这好像,假的啊。”盯着屏幕发呆。

炎黄捏了捏被他拉着的手,并用口型告诉他:

“有我呢。”



时间: 8:44.

刚下课。

“籽岷——”炎黄跑到他座位前面,归还了上个星期从他这儿借走的书。


籽岷习惯性的检查书本。

正好他翻到中间页数时,一张合照出现在他眼前。


还有一张写了四行字的纸条: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你魂不守舍,

  但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们想告诉你,

  有我们呢。”


他愣了足足十分钟。

在他反应过来时,离上课还差五分钟。


时间: 9:00.

假切我活到二十岁就死去,

  会有人伤心吗?


〔会有哦。〕


那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就好好活着吧。

  不管会发生什么,

  有我们呢。



碎碎念:怎么就写不出这种意境呢?!!o(´^`)o

旋转世界

打蚊子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个题目]

脑洞来源:这几天快被蚊子整废了的我

cp:炎岷

烂尾预告

小甜饼

微微有一点点沙雕

请勿上升正主


————————

炎岷


众所周知籽岷是一个非常讨厌蚊子的人,可好巧不巧的是,蚊子好像都特别喜欢籽岷,所以每天晚上打蚊子就成了一种煎熬


“啊!”籽岷又一次被蚊子的叫声惊醒

“嗯?籽岷,又有蚊子啊?”炎黄揉了揉眼睛,走下床打开灯

“嗯,它们又来吵我了”籽岷表示自己想睡个觉真的太难了,刚开始被炎黄折腾,现在又要经历蚊子的考验


“哎炎黄,你看,墙上那个是不是蚊子呀”籽岷看了看刚刚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炎黄,咱们一起过去,两面夹击,...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个题目]

脑洞来源:这几天快被蚊子整废了的我

cp:炎岷

烂尾预告

小甜饼

微微有一点点沙雕

请勿上升正主


————————

炎岷


众所周知籽岷是一个非常讨厌蚊子的人,可好巧不巧的是,蚊子好像都特别喜欢籽岷,所以每天晚上打蚊子就成了一种煎熬


“啊!”籽岷又一次被蚊子的叫声惊醒

“嗯?籽岷,又有蚊子啊?”炎黄揉了揉眼睛,走下床打开灯

“嗯,它们又来吵我了”籽岷表示自己想睡个觉真的太难了,刚开始被炎黄折腾,现在又要经历蚊子的考验


“哎炎黄,你看,墙上那个是不是蚊子呀”籽岷看了看刚刚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炎黄,咱们一起过去,两面夹击,一定要将它置于死地”

“好,等我数三二一,咱们一起上”炎黄也向那只蚊子靠了过去


“3——2——1”


并没有像幻想中的那样将蚊子打死,反而因为蚊子起飞,导致籽岷再次被吓到,整个人失去平衡,直接栽到了炎黄的怀里


而这时我们的炎小黄同学内心是这样子的:啊啊啊老婆竟然这么主动,直接躺我怀里了,还管什么蚊子,我现在要不主动一点就不叫炎小黄!


所以后面的剧情就是

炎黄直接放弃蚊子吻上籽岷,籽岷眼睁睁的看着蚊子飞走,却不能打死他,这个男朋友我不要了!

[蚊子:感谢炎黄放我一条生路]


——————

就这样了吧

我冒着明天早上起不来的风险来发文

我这几天还要上课

所以可能还要再鸽一段时间了

再见

祝晚安












光源体

炎岷[古风点梗]

是 @魏钧琼 小可爱的古风点梗!       


  今日无奖竞猜:炎黄本来是想说哪个词呢?

  

  000.娈升巷


  对于三皇子的那封宴会邀请函,炎黄丝毫提不起一点兴趣,他虽不如那些带兵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却也不见得和那些个世家贵族公子一样见了战场便躲着,他始终是个将军。


  “大帅,离三皇子的宴会开席只有半个时辰了,兄弟们都在营外整装待发了,就等着大帅您一声令下……”


  “都到齐了?”谁又能想到,这位被叫做大帅的青年在几年前却还只是个普通的平民。...


是 @魏钧琼 小可爱的古风点梗!       


  今日无奖竞猜:炎黄本来是想说哪个词呢?

  

  000.娈升巷


  对于三皇子的那封宴会邀请函,炎黄丝毫提不起一点兴趣,他虽不如那些带兵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却也不见得和那些个世家贵族公子一样见了战场便躲着,他始终是个将军。


  “大帅,离三皇子的宴会开席只有半个时辰了,兄弟们都在营外整装待发了,就等着大帅您一声令下……”


  “都到齐了?”谁又能想到,这位被叫做大帅的青年在几年前却还只是个普通的平民。

         


  —娈升巷—


  “谁叫你们欺负他的?谁动的手?站出来!”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的男孩,他一身干净朴素的布衣却是与身后那男孩的一身泥水形成了显明对比,可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人一向爱整洁,今日却是一身泥水地站在外面看着手中的一枚玉佩发呆。炎黄看着他仍隐隐发红的眼眶,一时气不打一处来,拉起人就向着娈升巷跑。


  一个花脸少年在一片寂静中站了出来,看年龄,却是比炎黄好要大上几岁。“老大!他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只是想要回来,便上前与他好言相劝,谁知那小子他根本不领情,还,还拿着我们的东西不放!”一旁的小伙子们听了也跟着附和起来。


  “是啊老大!我们只是给他点教训而已!”“亏我还看他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啧啧啧...”“老大!”“……”


  炎黄听着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是握住了身后人冰凉的手。


  “瞎嚷嚷什么!刚才谁说的给他点教训?!谁说的他是小偷?”炎黄皱着眉头的样子倒是透露出几分怒气来,周围再次落入一片寂静。


  他从容地拿出一直捏在手心的玉佩,“你们可给我好好看清楚了,这是你们的东西?!”


  众人上前查看时心里都像是吊起了一块大石头,那玉佩上俨然是一个大大的“炎”字!


  “这……”


  “老大!这…这不可能啊?我们从泥潭里顺手捞出来的怎么会是老大的随身玉佩?”是先前站出来的那个花脸小子。


  “怎么?偷了我的东西就是偷了,还想不承认?”炎黄左手随意的甩着那枚玉佩,一旁的众人却觉得那枚玉佩周围似乎因为甩的速度过快而发出阵阵风声。


  这娈升巷是整个小城里最脏最乱的地方,与它臭名远扬的名声不同,这里于穷人而言,近乎是天堂一样的地方。炎黄是这里的孩子头儿,大伙都对他的实力心服口服,每个人都叫他大哥,尽管他的年纪比一半以上的人都要小。


  “小弟们不敢!望大哥原谅!小弟们基本都不识字,当时也是突然起了玩瘾,竟没发现那是大哥的东西!大哥要杀要剐,小弟们不说一句怨言。”语闭,炎黄面前跪下去黑压压一团。


  “唉?!你们这是作甚,都给我起来!男儿岂能随随便便向他人下跪!”炎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却仍是握住那人不放。


  “大哥…请大哥责罚!”小伙子们并没有立刻站起来,反而把头往下埋得更深了。籽岷没见过这种场面,只是微微颤抖着双手想要离开这里。


  “我不计较你们拿我的东西,事出有因,也可以理解你们,但千万不要再有下次!否则……”小伙子们一听这话,纷纷站起来向炎黄这边靠过来。


  “谢谢大哥!”


  “你我兄弟之间,不言谢。只是你们今天确实欺负了他,大丈夫敢做敢当,你们该道歉的道歉,该怎么做的怎么做。”炎黄捏了捏那人的手心,把他拉到自己身前来。


  “大哥...”

  “怎么?道歉还要我教?”

  “不是,大哥。我们该叫他啥啊?”

        “你们一个二个的...都看不懂吗?!叫哥仨嗷~”炎黄口中的那个词还没说出来硬是被那人掐的力度给改了声调。“咳咳,叫三哥吧。”


  “三哥!”也不知道是谁起了头,一声又一声的三哥在人群中传开。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射到那人脸庞上,那张精致的同瓷娃娃一样的脸上倒是久违地起了点喜气。


  两人方才还紧握着的手不直在何时松开,手心里仍残留着对方的温度。


  


  —北大营大帅帐内—


  “将军,弟兄们倒是都到齐了。可还有一人没到……”炎黄倒是没想到,这平日里性情直爽的业枫也会有支支吾吾的时候。


  “不妨直说。”炎黄拿起手中的配剑,走出帐外。


  “诺。还有皇上从东营调来的那名副帅仍未到。“业枫一手执剑,连忙走向前跟上炎黄。


  “副帅……那就不等了,叫兄弟们准备出发。”东营么,呵,常年和我北营作对的下场也不见得有多好。


  “大帅?我们都走了,那副帅该…?”业枫有些惊讶于炎黄对这皇上钦定的副帅的态度,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到现在却越发犹豫不决了。


  两人就这么走向大营外,业枫本以为炎黄这便是摆明他的态度了,心里不疑有他,便也只是如往常一般默默守在大帅旁边。

  

…………

  


  “留下两个人给他们指路。”


  “诺。”


  TBC.

  关于点梗有关的话:其实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就有想过要开一个古风坑,但奈何要查的资料实在有些多,写文要理清楚的东西也很多,还有各种埋伏笔之类的小细节,我原意是打算暑假开坑的,不过点梗的时候刚好碰见小可爱点了就写了!


求给点有关文名的建议吖!

这周末双更了!!!快夸我快夸我


  附:娈字意为“美好”。

  


光源体

远方

前言:自那以后,我再没见过籽岷。


正文:

亲爱的籽岷: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儿,也许是去了很远的远方,又也许是回到了你的故乡?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故乡在哪儿呢。


既然是你出生的地方,那一定是个美好的地方吧。

也许会是在一片大草原上的小村落,也许是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又或许,是在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

但不管是在天涯,还是海角,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你现在会在哪儿呢?你还是孤身一人吗?你在哪里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被人以不善的眼神看过?你在哪儿能吃饱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最近校长又不知道去哪儿了,也没留下任何线索。呐,似乎就和那次一模一样...

前言:自那以后,我再没见过籽岷。


正文:

亲爱的籽岷: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儿,也许是去了很远的远方,又也许是回到了你的故乡?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故乡在哪儿呢。


既然是你出生的地方,那一定是个美好的地方吧。

也许会是在一片大草原上的小村落,也许是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又或许,是在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

但不管是在天涯,还是海角,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你现在会在哪儿呢?你还是孤身一人吗?你在哪里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被人以不善的眼神看过?你在哪儿能吃饱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最近校长又不知道去哪儿了,也没留下任何线索。呐,似乎就和那次一模一样,可不一样的是,你不在了。

我想你了。

回来好吗?

方块学园里的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呢,我也在等你回来呐。


我和侦探社的其他伙伴都曾出来找你,可我们都没能找到。

橙子说你的故乡是在东方的一个小岛上,可当我们到达东方那片海域时,我们才想起,在你走后没多久,那片海域上的小岛都陆陆续续地遭受了海啸和台风的袭击,说来奇怪,虽然没有一个人因此受难,可大家都搬到了大陆上来。他们都知道你,知道你这个救了世界的大英雄,可没有人知道你真正住在哪里。


你知道吗?我向他们问及你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里都是敬仰,他们把你看作传奇一样的人物,他们把你看得和创世神一样。当然,我也是。


你是否和曾经的我一样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故乡呢?你是否和曾经的我一样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独自默默承受呢?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了你,你也有了我,有了大家,我们大家始终等着你回来。

回来了好吗?

我想你了。


我爱你。


                                                                                                                      你的,炎黄


一封又一封写满密密麻麻的信被少年写下又撕去,在这盛夏的傍晚里,沙沙的写字声时断时续,中间参杂着些许的哽咽声,还有大滴大滴的泪珠掉到信纸上的声音。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亮了,炎黄趴在桌子上睁开了眼,写了一晚上的信,满是血丝的眼在还没关的台灯的照耀下反而显得更明亮了起来。


炎黄慢慢地抬起了头,他看着还握着笔的手,他什么都不想了,他什么都不怕了,他什么都不看了。


他只要他的籽岷。


打开窗子,任清晨还带着些许凉气的风拂上满是泪痕的脸。

他捏着一张信纸,伸向窗外,随风而去。


籽岷:


我爱你。



他看向远方,他看向信纸飘去的方向,也许在那远方就是籽岷的家吧。

薄薄的信纸在空中越飘越远,远到我看不到的地方。

可那不重要,因为他一直在我的心中,不曾离去。


end.

这不是个完美结局,甚至不是个happy end,可我觉得这已经是目前为止于我而言最好的结局了。

具体的文章背景一会儿放评论里。

冰糖

炎岷

一天早上,籽岷慢慢醒来

籽:“唔,我在哪?”

炎:“你在我家。”

籽:“唉,我……我为什么在你家?”

炎:“你昨晚喝醉了,我就把你接到我家来了。”

籽:“是这样吗?嘶,腰好疼。”

炎:“怎么了吗?”


籽:“没什么,我先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里


籽:“唉,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印子,炎黄,你过来。”

炎:“怎么了吗?。”

籽:“我脖子上为什么这么多红色的印子。”

炎:“不知道唉,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籽:嗯……可能吧,我先走了。”

炎:“嗯,我送你。”


籽岷走后炎黄便把“作案工具”和an quan tao扔掉了


一天早上,籽岷慢慢醒来

籽:“唔,我在哪?”

炎:“你在我家。”

籽:“唉,我……我为什么在你家?”

炎:“你昨晚喝醉了,我就把你接到我家来了。”

籽:“是这样吗?嘶,腰好疼。”

炎:“怎么了吗?”



籽:“没什么,我先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里



籽:“唉,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印子,炎黄,你过来。”

炎:“怎么了吗?。”

籽:“我脖子上为什么这么多红色的印子。”

炎:“不知道唉,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籽:嗯……可能吧,我先走了。”

炎:“嗯,我送你。”


籽岷走后炎黄便把“作案工具”和an quan tao扔掉了


旋转世界

我回来了

占tag致歉

咳咳,你们的鸽子旋转回来了

[粉丝: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前段时间期末嘛

所以就自动停更

谅解一下啦

如果想知道我期末那段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走链接看我的每日打卡

我的每日打卡[从这篇一直往后看]


既然放暑假了

那咱们的小说也要排上日程了

嗯……

这段时间想了几个梗

你们在评论区留下你们想看的吧

我会根据自己的脑子,时间,与你们的评论综合去考虑写哪个[你们如果不留言,我就看心情写了]

我争取做到日更[基本不可能]

下面几个选一个吧

1.我回来了

就是每组cp回家时的样子[有点儿像日文中每一次回家要说的那句话]

小甜饼

cp:五橙,炎岷,浅粉...

占tag致歉

咳咳,你们的鸽子旋转回来了

[粉丝: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前段时间期末嘛

所以就自动停更

谅解一下啦

如果想知道我期末那段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走链接看我的每日打卡

我的每日打卡[从这篇一直往后看]


既然放暑假了

那咱们的小说也要排上日程了

嗯……

这段时间想了几个梗

你们在评论区留下你们想看的吧

我会根据自己的脑子,时间,与你们的评论综合去考虑写哪个[你们如果不留言,我就看心情写了]

我争取做到日更[基本不可能]

下面几个选一个吧

1.我回来了

就是每组cp回家时的样子[有点儿像日文中每一次回家要说的那句话]

小甜饼

cp:五橙,炎岷,浅粉


2.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和上面那个不同!

这个属于那种经历分别后再次相遇的场景

[目前还没有想好]

刚开始应该会有一点点[特别特别少]的刀子

后面应该就是甜了

cp:五橙,炎岷,岷炎,浅粉[是的,没错,四个我都要写]


3.期末考试[ABO]

是的,没错,你没有看错

这个很大概率是肉[车]

细节的话

大概就

[防一下链接见]

文案 

这个应该会当福利写

[你们要是特别想看我也可以写]

cp:炎岷/岷炎


就这些了

差不多明后天我来看结果

这两天我就稍微发发脑洞吧

拜拜ノBye~



长岛冰茶

痕迹

有点刀

本来昨天就应该发的,结果硬是因为修改拖了一天。

(,,・ω・,,)


PS. 含有少量五橙、浅粉。

祝大家看得愉快吖!~(~ ̄▽ ̄)~~


“嘶——”

炎黄揉着后颈,从宿舍的床上起来。


“嘶,脖子痛死了。诶?等等我在学校宿舍?”

他站在宿舍的地板上,环顾四周。


“奇怪,我昨天回宿舍了吗?”炎黄无意识的瞥见了书桌上的木制相框。

相框上是五个学生。

橙发少女手中拿着雪糕,紫发少女抱着她。

金发少女头上戴着海蓝色蝴蝶结,一只史莱姆安安静静地待在她的怀里,少女脸上留着明媚的笑容。

旁边是两个少年,红色眼睛的少年正对着暖棕色眼睛的少年撒娇。...

有点刀

本来昨天就应该发的,结果硬是因为修改拖了一天。

(,,・ω・,,)


PS. 含有少量五橙、浅粉。

祝大家看得愉快吖!~(~ ̄▽ ̄)~~



“嘶——”

炎黄揉着后颈,从宿舍的床上起来。


“嘶,脖子痛死了。诶?等等我在学校宿舍?”

他站在宿舍的地板上,环顾四周。


“奇怪,我昨天回宿舍了吗?”炎黄无意识的瞥见了书桌上的木制相框。

相框上是五个学生。

橙发少女手中拿着雪糕,紫发少女抱着她。

金发少女头上戴着海蓝色蝴蝶结,一只史莱姆安安静静地待在她的怀里,少女脸上留着明媚的笑容。

旁边是两个少年,红色眼睛的少年正对着暖棕色眼睛的少年撒娇。


他哪一个都认识,除了那个暖棕色眼睛的少年。

(炎黄:……道理我都懂,但我为什么会不认识这个戴发带的人。)



阳光正好,呈20°角的光线直至书本纸页上第十行第六个字。

是下午的太阳,带着刚出炉的面包香气,夹着甜甜的淡奶油。


橙子在教室里看着资料。

她一点一点地核对,突然看见了一张那个已经离开了很久的人的资料。

“这……”手拿资料,左右为难。

〔应不应该记录?〕她蹙着眉,仔细思考了一下。

“唉…算了,万一他回来了呢?”她将他的资料补充完成后,合上了笔记本。离开了座位,离开了教室。

在走廊,留下了橙发飘扬的背影。

‘万一他回来了呢?’

「可你明明知道他回不来。」



黄昏时分,五歌从学校食堂的小卖店回来。

她正喝着一杯奶茶,手中还提着一袋饼干。

是巧克力味的,橙子独宠的味道。


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影子颜色越来越浅,直到消失。

夕阳如那天一样,天是血一般的红色。


她将饼干递给刚刚完成任务的橙子。

橙子瘫在她身上,抱怨着整理资料的苦痛。


夕阳在她背后,而她们在回宿舍的路上。

她并没有回头,

「一次也没有。」



夜暮之时,天上挂着圆月,星光相比之下,甚微。

所谓的星疏月朗?


粉鱼坐在湖边,看着湖面上的倒影。

她第一次察觉到了迷茫。


月上梢头,已经很晚了。

她不想回宿舍,因为她睡不着。


她承认,是她用魔法让炎黄忘记了他。

但这并不是她自己决定的。

而是她们三个商量而成。


社团主心骨已经不见了,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她将头埋在两膝之间。

“这样做是对是错呢?”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比与紫罗兰大战的那时压力都大。


“小鱼?”浅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粉鱼猛的把她抱住。

她压力很大,却只有眼睛这唯一一个发泄口。


眼泪已经很久没有存在过她的眼角。

「这个小公主吃了很多苦。」

浅浅心疼地看着她,抱紧了些。


————————————————————————


他透过镜子看着同伴。

斯芬克斯问过他:

你是想回到你原本的世界,还是初始世界。


他犹豫不决,似乎哪边都很重要;

但这种犹豫终止在他拿到镜子时。


他想回去,

作为他们的社长,

作为他们的朋友,

作为炎黄的爱人。


而不是,抛下他们;让他们带着对他的记忆活下去。

他跳下云端。



世界线开始瓦解,

但他不在乎。


他是“籽岷”,而不是所谓的“预言之子”。


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一定得是他?


平行世界开始崩塌,

经历的所有被葬在了记忆的长河。



他又回到了原地,

只是以不同的身份。


侦探社的牌子重新挂上了。

教室不再少一个人。

图书馆多了几本书,来自中心城的学者。


“紫罗兰解散了,待在学国内。

“校长对此表示欢迎。”

“资料文件不再堆积在橙子桌上,

“而是以1/2的划分,分别放在籽岷和她的桌上。”


“这应该是每一个故事的结局,不是吗?”



碎碎念:其实这本来是另一个结局,因为你们不吃刀就稍微改了一下。那段“他是‘籽岷’,而不是所谓的‘预言之子’。”是我又刷了一遍完结记的想法。


「他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不是工具人。」







Purple_淇
官官官官官方搞事?!

官官官官官方搞事?!

官官官官官方搞事?!

长岛冰茶

点梗

占tag抱歉(??


没有什么多少粉点梗。


只是脑洞全是刀_(┐「ε:)_


需要点梗的评论区里评论。(甜虐都可)


希望更正文的扣1。


碎碎念:救救孩子吧,听个歌都是刀。

        实在不行推荐几首写甜文的歌也行!

( •̥́ ˍ •̀ू )

占tag抱歉(??


没有什么多少粉点梗。


只是脑洞全是刀_(┐「ε:)_


需要点梗的评论区里评论。(甜虐都可)


希望更正文的扣1。


碎碎念:救救孩子吧,听个歌都是刀。

        实在不行推荐几首写甜文的歌也行!

( •̥́ ˍ •̀ू )

飞玲

咕咕咕

要期末啦!如果暑假能拿到手机,会补上的。我还作死约了《绝赞年龄差》的稿子,大概再等14年.....不是!14就会发啦!!!【说好的惊喜呢,ZZ?】[......太久没画了,先撒个预告]【MDZZ】[... ...]

总之不要太期待,我画画特丑...........


但!!!刀不能断!!!【被打】qwq

其实,我是写同人的.....莫名其妙成了绘图的.................

你们想要画,还是文?

要期末啦!如果暑假能拿到手机,会补上的。我还作死约了《绝赞年龄差》的稿子,大概再等14年.....不是!14就会发啦!!!【说好的惊喜呢,ZZ?】[......太久没画了,先撒个预告]【MDZZ】[... ...]

总之不要太期待,我画画特丑...........







但!!!刀不能断!!!【被打】qwq

其实,我是写同人的.....莫名其妙成了绘图的.................

你们想要画,还是文?

长岛冰茶

一定是风声在作怪……吗?

我这次过千字了快夸我!

(˘•ω•˘  )


BGM: Must Have Been The Wind

我当时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想写了,故事感真的好强。


大家快去网易云听!超温柔的!


我的刀子没有杀伤力,大家放心嗑。


冬天夜晚总是寂静。

炎黄站在落地窗前。


街上正下着雪,像鹅毛?呐,也许吧。它们总是很轻,就像楼上那个男生的动静。


直到街头的灯火逐渐增强,他才意识到他站了大概有四十分钟。


房间开着暖气,窗玻璃外层凝了水珠。

冰花?不出意外的话,会有的。


灯熄了,一切沉...


我这次过千字了快夸我!

(˘•ω•˘  )


BGM: Must Have Been The Wind

我当时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想写了,故事感真的好强。


大家快去网易云听!超温柔的!


我的刀子没有杀伤力,大家放心嗑。



冬天夜晚总是寂静。

炎黄站在落地窗前。


街上正下着雪,像鹅毛?呐,也许吧。它们总是很轻,就像楼上那个男生的动静。


直到街头的灯火逐渐增强,他才意识到他站了大概有四十分钟。


房间开着暖气,窗玻璃外层凝了水珠。

冰花?不出意外的话,会有的。


灯熄了,一切沉入黑暗,但让人心安。



“咚—”


也许是隔音效果不好,他听见了重物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点冰霜之意。


他认为他在睡梦中。

直到他听见了小小的抽泣声。



「时间: 3:40.」


炎黄还无法入眠,在床上翻来覆去。

他想着楼上的动静。

披上外套,打算去看看。


小区楼层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他轻轻叩响了男生的房门。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门被打开,出现了一个带着发带的大学生,年龄与他相仿。


“哪个,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似乎听见了类似…哭泣的声音。”他关切地问到。


“你应该是听错了吧。”

他的声音很温和,让人觉得沐浴在春风在中。

但他用大衣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你人很好。但我应该回去了。”

他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


“那可能是外面的风在作怪吧。”

他将门轻轻关上。


〖那可能是外面的风在作怪吧。〗



他睡不着,躺倒在地上,背靠着冰冷的木制地板。

但他不想再去打扰那个男生了。

他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他又一次来到了男生门前,叩响了门。


“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吗?”炎黄有些担忧,窗外回应了他的担忧,下起了雨。


“你应该是听错了。”

男生没有丝毫不耐烦,只是一直裹着大衣。


“不过还是应该谢谢你的关心,你人真的很好。”

他的声音好像染上了一丝哭腔。

炎黄觉得他的微笑与哭泣无二。


“虽然我也…很想告诉你你所听见的…声音的事。”

他的手抓住了大衣的领口,炎黄却觉得男生的房子寒气满溢。


“…但我确实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告诉炎黄:“可能只是窗外的风在作怪吧。”

他将门关上。


〖可能只是窗外的风在作怪吧。〗

〖可能只是风在作怪吧。〗



「时间: 4:30.」


炎黄坐在沙发上,桌上是一张字条。

他的字带有笔锋,很好看。


他再一次回到那里,对着门缝,将字条塞了进去。

然后离开了二楼,留下一串轻轻的脚步声。


他在房间安慰自己,

“那也许是风声在作怪吧。”


他在浸满暖气的房间里安慰自己,

“那也许是风声在作怪吧。”



「时间: 4:35.」


籽岷拿起了地上的字条: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我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如果你愿意我这里随时欢迎你。

  你可以在这里呆上四、五个小时,

  If you ever need a friend.

  〔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真心朋友的话。〕』


他的眼泪决堤,泪水润湿了眼眶,他抬起袖子擦了擦泪水,向楼下走去。


他听到了到一句话。

“那也许是风声在作怪吧。”


他要叩门的手顿住了,然后慢慢垂了下来。


窗外的雨依旧在叫嚣,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冰花?

明早应该看不见了。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对啊,那一定是外面的风声在作怪吧。”


废_人_一_个_

“你好,再见”

无脑产物,ooc有,私设有,炎岷向

很短,水

-----分割线-------

“你好”

第一次说话


“交个朋友?”

第一次成为朋友


“侦探社?我随便啦”

第一次一起冒险


“喂!不许你动籽岷!”

第一次保护我


“嘶……很痛啊……”

第一次为了我受伤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这么冲动了……”

第一次道歉


“我……喜欢你”

第一次喜欢我


“籽岷你,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第一次这么慌张


“……籽岷……再见”

第一次……告别


“再见……或者说是……下一个世界,下一个你,再见”

无脑产物,ooc有,私设有,炎岷向

很短,水

-----分割线-------

“你好”

第一次说话


“交个朋友?”

第一次成为朋友


“侦探社?我随便啦”

第一次一起冒险


“喂!不许你动籽岷!”

第一次保护我


“嘶……很痛啊……”

第一次为了我受伤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这么冲动了……”

第一次道歉


“我……喜欢你”

第一次喜欢我


“籽岷你,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第一次这么慌张


“……籽岷……再见”

第一次……告别


“再见……或者说是……下一个世界,下一个你,再见”

冰糖

炎岷

籽:“炎黄,晚上带女人会来的时候声音小点,我早上八点起,别吵醒我。”

炎:“嗯,知道了,沙发给你,床留给我,我们早上六点走,不会吵醒你。”


籽:“嗯……炎黄,你还爱我吗?”


炎:“……我爱你。        但现在女儿学习最重要,她初中老师已经不止一次打电话给我了,说她上课睡觉,我到要看看她晚上在干嘛。”





籽:“炎黄,晚上带女人会来的时候声音小点,我早上八点起,别吵醒我。”

炎:“嗯,知道了,沙发给你,床留给我,我们早上六点走,不会吵醒你。”


籽:“嗯……炎黄,你还爱我吗?”


炎:“……我爱你。        但现在女儿学习最重要,她初中老师已经不止一次打电话给我了,说她上课睡觉,我到要看看她晚上在干嘛。”


冰糖

炎岷

“那个……我喜欢你”籽

“嗯?啊,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对吧,我知道。”炎

“你怎么不问问我选的是什么”籽

“那……选的是什么呢?”炎

“真心话”


门外

“嘿嘿,成功”五歌

“唉呀磕到了,磕到了,嘿嘿”粉鱼

“真甜嘻嘻”橙子

“那个……我喜欢你”籽

“嗯?啊,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对吧,我知道。”炎

“你怎么不问问我选的是什么”籽

“那……选的是什么呢?”炎

“真心话”



门外

“嘿嘿,成功”五歌

“唉呀磕到了,磕到了,嘿嘿”粉鱼

“真甜嘻嘻”橙子

Purple_淇

【明川后续の脑洞】牵了我的手就要负责

“呼,这九婴可真麻烦。”貔貅伸了个懒腰。


“嘿嘿,我还以为你们需要我帮忙呢。”橙子边说边揉了揉一旁讙的毛,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红的像长yòu pp一样的脸。


“话说回来,”讙终于打断了像得了新冠一样的体温的上升,“炎…金乌大人,您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扶桑?”


籽岷一愣


是啊,金乌是太阳之火的化身,就算他是神兽,白泽与金乌…


…也注定不是一路人啊


自己最近真的是傻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扶额


“搬走?”金乌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白泽的胡思乱想,“我可从没说过我要走。”


他是在看我吗?


籽岷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们算算...

“呼,这九婴可真麻烦。”貔貅伸了个懒腰。


“嘿嘿,我还以为你们需要我帮忙呢。”橙子边说边揉了揉一旁讙的毛,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红的像长yòu pp一样的脸。


“话说回来,”讙终于打断了像得了新冠一样的体温的上升,“炎…金乌大人,您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扶桑?”


籽岷一愣


是啊,金乌是太阳之火的化身,就算他是神兽,白泽与金乌…


…也注定不是一路人啊


自己最近真的是傻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扶额


“搬走?”金乌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白泽的胡思乱想,“我可从没说过我要走。”


他是在看我吗?


籽岷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们算算吧,我在你们那里收了多少惊吓”


前方高能


“我的头发着火了”


鸓鸟:阿嚏!!!


“我被橙子的鱼吓到了”


橙子:nián鱼就长这样怪我咯……


“貔貅差点没把我nèng si”


粉鱼:…这锅我背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金乌转向了籽岷


籽岷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你,小小白泽,竟然牵了我的手!!!”


橙子:……(淦的漂亮


五歌:……(淦的漂亮


粉鱼:……(淦的漂亮


籽岷:
籽岷:不,不是…


炎黄:“不信是吧,姓淇的!出来科普!”


淇某:“老娘姓紫!我赚个外快容易吗?!
淇某:完事了啊,科曼记得给工钱


五歌:等一下,你穿越了?这是bug啊!!!


“不,不是。当时我要带你去扶桑,只能带你瞬移过去啊!”籽岷慌忙解释。


就算他当时没有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神色压根儿没比五歌好到哪去


“哦?你是想要赖账不回喽?”金乌走向了史上唯一一只红色的白泽


“我三足金乌从不让别人欠我什么,所以,你的破烂事务所我还要继续住几日,直到你找到补偿我的方法。”


金乌秒变霸道总裁


“不就是必要时牵了个手吗,至于吗?”这回是可以煎蛋的白泽在说话了


“我可是太阳之火!我的手可是很珍贵的~”


……


收回前言,这家伙还是个憨批

光源体

占TAG致歉

是之前说好的28粉点梗!(其实早就超了...)

粉丝点梗鸭,大家说的我尽量能写的都写。(特殊时期尽量不写车)

说一下点梗范围:cp 炎岷,J岷,all岷,五橙,粉浅皆可(后两个cp太久没写有点手生了)

没有脑洞的孩纸也可以留下想催更的系列鸭——

点梗时间就到明天中午12:00截止(会挑前三个评论的孩纸的一个评论在这个端午假期间写完鸭)


PS. 大家点的梗可能没法一下子写完,最迟会在暑假一起写完的!因为还有其他系列要更,还有结业考只有10多天左右的原因,见谅见谅!


是之前说好的28粉点梗!(其实早就超了...)

粉丝点梗鸭,大家说的我尽量能写的都写。(特殊时期尽量不写车)

说一下点梗范围:cp 炎岷,J岷,all岷,五橙,粉浅皆可(后两个cp太久没写有点手生了)

没有脑洞的孩纸也可以留下想催更的系列鸭——

点梗时间就到明天中午12:00截止(会挑前三个评论的孩纸的一个评论在这个端午假期间写完鸭)


PS. 大家点的梗可能没法一下子写完,最迟会在暑假一起写完的!因为还有其他系列要更,还有结业考只有10多天左右的原因,见谅见谅!


魏钧琼
兄弟们这个系列一个一个发

兄弟们这个系列一个一个发

兄弟们这个系列一个一个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