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炎炎消防队

68.6万浏览    2801参与
猫奴dj

脑子没点问题的人是画不出这种东西的(半恼

脑子没点问题的人是画不出这种东西的(半恼

已经变得不幸

打个预警

还是黑暗英雄组 摸鱼占多数

ooc有 没用的梗有 能接受的话请🥺

打个预警

还是黑暗英雄组 摸鱼占多数

ooc有 没用的梗有 能接受的话请🥺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10-11)

✓如果感到时间线混乱的话请谅解,因为俺的脑子也是一片混乱


10.


  新门红丸被调去了寻找象日下部的队伍,队长正好是他以前的战友,相模屋绀炉。他入队报到的那天,绀炉刚给自己缠完绷带就要拉着他去喝酒,新门面无表情的选了一家点心铺旁边的小酒馆。 


  两杯酒下肚,绀炉问他:“听说那天是你救了森罗少主?” 


  新门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细细品了一会儿红豆的甜味,才回答:“也不算。我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只是对他的烧伤做了一下处理。不过……小少爷之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说完他又打量了一下绀...

✓如果感到时间线混乱的话请谅解,因为俺的脑子也是一片混乱



10.


  新门红丸被调去了寻找象日下部的队伍,队长正好是他以前的战友,相模屋绀炉。他入队报到的那天,绀炉刚给自己缠完绷带就要拉着他去喝酒,新门面无表情的选了一家点心铺旁边的小酒馆。 

 

  两杯酒下肚,绀炉问他:“听说那天是你救了森罗少主?” 

 

  新门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细细品了一会儿红豆的甜味,才回答:“也不算。我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只是对他的烧伤做了一下处理。不过……小少爷之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说完他又打量了一下绀炉胳膊和胸膛上隐约露出来的绷带,问:“看你这样,已经跟白衣人交过手了?感觉怎么样?” 

 

  绀炉又仰头灌下去一杯,叹了口气:“不好对付,我这身伤就是一个白衣人留下的。他块头比你我都大,不管挨了多少拳头甚至刀伤都没什么反应,很难近他的身。除此之外需要注意的人也不少,上次我遇见的还有一个女弓箭手,一个身上装了不少义肢的男人,看样子精通机关术。” 

 

  新门一只手捏着酒杯,闻了闻味道,抿了一小口,眯着眼睛笑道:“那还挺刺激的嘛。” 

 

  绀炉听了哈哈大笑:“不愧是你啊小红。” 

 

  新门冲绀炉举了一下酒杯,把剩下的酒液喝了下去,然后手支额头,遮住了自己眼里泄露出的疯狂与兴奋。 



11.


  森罗躺在略微偏硬的木板床上,盖着薄被,透过右手边的窗户看月亮。月光如昼,夜空上连一片朦胧的云彩都无,像平静的湖面。森罗偏头看去,发现那位新来的侍卫正在窗边站着,如同空气一般隐入夜色。 

 

  他所在的地方叫做云外寺。如今森罗已经十一岁了,母亲带着他来寺庙祈福,祈祷他这一生顺遂,不要再吃更多的苦了。森罗想,应该是他为母亲祈求才对,所以哪怕平时对佛祖再大不敬,今时今日也收敛了很多,跟着母亲和其他的僧人诚心诚意的跪拜。到了晚上,他们便在寺庙中歇下了。 

 

  新来的这个侍卫左眼上戴着黑色眼罩,虽是习武之人但是肤色很白,额前发丝遮挡了眼尾,让人不能马上察觉他的眼瞳竟是紫色的。他大概十七八岁,身骨还未完全长开,但身手已是顶尖的了。森罗与他第一次见面时问他的名字,他只回答:“少主,叫我52就好。” 

 

  以数字为名讳很奇怪,森罗内心虽然很好奇,但是担心问出口会让对方感到冒犯,就闭了嘴巴。等人走后他迫不及待问母亲知不知道他的来历,母亲揉揉他的脑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告诉了他:“是亚瑟让他来做你的贴身侍卫的,他本是一名暗卫。” 

 

  森罗沉默了,原来亚瑟知道他的很多事情啊。 

 

  52是特地来保护他的。前段时间,森罗独处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在暗中窥探他。他有一次捡了些梧桐花朵回来放在书桌上,然后起身去房间中央的桌上拿樱饼吃,回来就发现花少了一朵。 

 

  本以为自己搞错了,没想到几天之后森罗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的枕边放着一朵干掉的梧桐花。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一身冷汗地蹦下床,也不敢碰那朵花,跑去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连夜写了封信给君王,请求他派人保护森罗。没想到亚瑟听说此事后,直接把自己最好的暗卫送过来了。森罗的母亲有些担心,不知道王上对亚瑟这种行为怎么想。但她没有把自己的忧虑告诉森罗。 

 

   

 

  

 

   

 

   

 

   

 

  



亚瑟波义耳出个粘土人吧
【我就说你会栽在漂亮男人手里吧...

【我就说你会栽在漂亮男人手里吧】


我终于破瓶颈了


太痛苦了(。)

【我就说你会栽在漂亮男人手里吧】


我终于破瓶颈了


太痛苦了(。)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8-9)

8.


  新门红丸那天也在葬礼现场负责守卫,赶到后院的时候,森罗已经昏倒在地了。他三两下扒开碍事的人奔了过去,扑灭了森罗脚上的火焰。 


  抱起森罗的时候,新门感受到了他身体细微的颤动。这位五岁的少主身体小小的,面色痛苦的躺在他的怀里,靴子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新门劈手夺过一个仆从着急忙慌拎来灭火的水桶,抱着森罗找了一片安静的空地。他把森罗的脚放入冷水里浸泡了一会儿,抽出匕首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布料挑开,尽量不触碰到伤口。 


  粘在血肉皮肤上的布料完全被清理干净后,新门拧眉细看,还没有他手掌大的双足上面长了一些水泡,部分皮...




8.


  新门红丸那天也在葬礼现场负责守卫,赶到后院的时候,森罗已经昏倒在地了。他三两下扒开碍事的人奔了过去,扑灭了森罗脚上的火焰。 

 

  抱起森罗的时候,新门感受到了他身体细微的颤动。这位五岁的少主身体小小的,面色痛苦的躺在他的怀里,靴子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新门劈手夺过一个仆从着急忙慌拎来灭火的水桶,抱着森罗找了一片安静的空地。他把森罗的脚放入冷水里浸泡了一会儿,抽出匕首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布料挑开,尽量不触碰到伤口。 

 

  粘在血肉皮肤上的布料完全被清理干净后,新门拧眉细看,还没有他手掌大的双足上面长了一些水泡,部分皮肤变成了浑浊的红色,和剩下完好的细嫩皮肤相比,像是狰狞的影子。新门想,这下子小少主的脚恐怕要留疤了。 

 

  这起事件轰动了整座都城。君王暴怒,往全国发布了寻人的命令,众多的兵卒和将士日夜不停的搜寻。但白衣人仿佛以闯入将军府邸这事为开端,陆续在全国各地犯下多起恶劣罪行,至少在之后的两年内,调查白衣人的事情都没有什么进展。他们的人员组成神秘,目的不明,高手众多,犯下的案件关联点甚少,看似随心所欲实则布局严密,少有失手。日下部将军的二子一直没有音讯,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9.


  自那起事件之后一个月,森罗的脚才能下地。如新门预料的那样,他的脚面上留下了大片疤痕。母亲每次看了都要心里难受,后来森罗长大了一点,明白了怎么安慰她:“没事的,母亲,这些疤痕说明我受的伤已经痊愈了啊。”母亲听到这话,泪光闪闪的把森罗拥入怀中,自此没有再显露出难过的情绪来。 

 

  宫中的医师在森罗受伤的时候就一直出入府上为他治病,只是每次他后面都要跟上一个亚瑟。亚瑟每次来都要紧紧盯着医师的诊疗过程,医师经常汗如雨下,但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挑破水泡的时候已经能够视小殿下如空气。 

 

  森罗一直在做差不多的噩梦。梦里小象趴在那人肩膀上往后看他,红色的眼睛流出了红色的血,父亲和母亲站在后面冷冷的看着他,一遍又一遍的问:“你为什么没有抓紧小象?” 

 

  亚瑟终于撞见了他一身冷汗、如濒死般大口呼吸着醒来的样子,小脸严肃的口出狂言:“笨蛋,你在想啥呢?”旁边的侍从听到这话,一脸无奈,心想不愧是小殿下,还没学会揣摩空气。 

 

  森罗摇摇头,面色苍白,什么话也不想说。亚瑟转头趴在床上去看他的脚,伤痕上面涂了一层厚厚的药膏,暴露在空气中。亚瑟眨着蓝色的大眼睛,努力的思考了一下,问:“你那么想你弟弟吗?” 

 

  森罗攥着拳头,脑袋和声音都低低的:“对。如果不是我非要抱着小象的话,他就没那么容易被人抢走了。” 

 

  亚瑟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出声:“你要不要和我住在一起啊?我来当你的弟弟。” 

 

  其实是到了亚瑟学习该如何成为君主的时候了。他必须在宫殿里接受教导,而亚瑟的父亲,当今的君王,不会允许储君在成年或者继承王位之前与高官子女关系密切。日下部家族虽有封号在身,但是家主不在了,森罗年纪又小,注定会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的。 

 

  幼小的他们想不到这些。亚瑟的侍从听了这话,惊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森罗终于有了一点生动的表情,诧异的看着他:“你才是笨蛋吧,亚瑟。你是王上年纪最大的小孩啊。等一下,你比我还要大几个月吧?” 

 

  亚瑟扭来扭去,直到看不见跪在地上的一群人才安分下来:“有什么不可以?我长得很可爱啊。” 

 

  “但你没有我弟弟可爱。” 

 

  “啊那个白头发小鬼长大之后肯定很丑的。” 

 

  “你胡说!小象最漂亮了!” 

 

  亚瑟不说话了,只是望着他。过了一会儿,竟然有点低落的说:“可是,我之后很长时间都会见不到你。” 

 

  森罗也有点傻,问:“不会吧?王上这么严格吗?” 

 

  森罗作为一个小孩子,每次去宫里玩儿的时候很难体会到大人们那些复杂的情绪,那些笑容和听不懂的话语都让他觉得无聊。但他隐约感觉到亚瑟和他自己的父亲母亲不像一家人,非要说的话,像陌生人。所以亚瑟无数次在他跟前废话连天的时候,他都忍下去了。 

 

  亚瑟凑上前来,紧紧盯着森罗:“森罗森罗!你就答应吧!你能一直和我待在一起吗?宫里很好玩的!” 

 

  森罗皱着眉头,垂下眼睛,思考了半晌,抬头慢慢地说:“亚瑟,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我还要找小象的,而且我不想离开母亲。” 

 

  亚瑟被拒绝之后一直低着头,森罗弯下腰,把脸伸到下面侧过来看亚瑟。他第一次看到亚瑟这么沉寂的眼神,沉沉的跟他对视。森罗心里有点紧张,开始反思这原来是一件这么过分的事情吗?亚瑟为什么这么难过? 

 

  亚瑟深吸一口气,湛蓝的眼睛闭了一会儿又睁开,轻轻地说:“再见,森罗,祝你早点把弟弟找回来呀。”然后抱了一下森罗,起身离开了。 

 

  森罗愣怔住,也跟着摆了摆手:“再见,亚瑟。” 

 

  他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王后命人搜罗了亚瑟所有的小人书和话本,当着亚瑟的面烧掉了。而亚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   

 

   

 

   

 

   

 

   

 

   

 

   

 

   

 

  

 

   

 

   

 

   

 

   

 

   

 

   

 

  

已经变得不幸

简单打个预警

cp是joker×利希特 大部分都是利主任

画风偏离原作 全是摸鱼没一张认真画的 草草上了个色也是怕认不出来人物(...

真的很ooc 能接受的话请

主要是往lof堆个图 炎炎太冷了好想吃我cp的饭啊🥺

简单打个预警

cp是joker×利希特 大部分都是利主任

画风偏离原作 全是摸鱼没一张认真画的 草草上了个色也是怕认不出来人物(...

真的很ooc 能接受的话请

主要是往lof堆个图 炎炎太冷了好想吃我cp的饭啊🥺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7)

✓写回忆有点卡


  亚瑟小时候就喜欢看小人书,那些江湖大侠惩凶除恶的故事他看得最过瘾,每每见到森罗都要张牙舞爪地比划着讲给他听。但森罗也不委屈自己,有意思的故事他就认真听,没意思的他就默默走神。亚瑟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因为他很想让森罗当自己的听众,可不能把他气跑了。 


  但是小少年们如梦似幻的生活轻易的结束了。 


  一开始的征兆是前线传来捷报但父亲迟迟没有音信,在大军返回都城的那天,将军没有出现。森罗和母亲等人在门口等待,只等来了父亲的精锐部队。这些令父亲自豪的战士们在森罗低矮的视野里沉重肃穆地走近,森罗却感到了一丝恐惧,因...

✓写回忆有点卡



  亚瑟小时候就喜欢看小人书,那些江湖大侠惩凶除恶的故事他看得最过瘾,每每见到森罗都要张牙舞爪地比划着讲给他听。但森罗也不委屈自己,有意思的故事他就认真听,没意思的他就默默走神。亚瑟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因为他很想让森罗当自己的听众,可不能把他气跑了。 

 

  但是小少年们如梦似幻的生活轻易的结束了。 

 

  一开始的征兆是前线传来捷报但父亲迟迟没有音信,在大军返回都城的那天,将军没有出现。森罗和母亲等人在门口等待,只等来了父亲的精锐部队。这些令父亲自豪的战士们在森罗低矮的视野里沉重肃穆地走近,森罗却感到了一丝恐惧,因为他们的步伐仿佛可以万年不变,无情地踏过所有的死亡与鲜血。领头的副将来到森罗一家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把一身带血的盔甲举过头顶。母亲脸色灰白,周围一片死寂,她攥着胸口的衣服痛苦的倒下,嘴里发出悲怆破碎的呜咽,而森罗怔立在了原地。 

 

  在父亲的葬礼上,小象被人掳走了。 

 

  森罗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坏事会成倍的到来。葬礼当天他和小象在仆人的帮助下穿戴好了丧服,五岁的森罗坚持要把一岁的小象抱起来行走,旁边的人只得小心翼翼的护送着。森罗紧紧抱着小象软软的身体,感受到弟弟对他的天真的依赖,还没有走到正堂就已经红了眼圈。小象胖乎乎的小手摸上他的脸颊,然后把自己的头埋进哥哥的肩膀。 

 

  变故发生在此刻。森罗身边的人突然全部被击倒,不知道哪里伸来一双布满青筋的手粗暴的把小象从他怀里拽走。森罗反应过来,拼命地往前奔去,抓住小象的衣角,之前忍住的泪水瞬间流了满脸,声音嘶哑:“不!小象——” 

 

  夺走小象的人全身皆白,连眼睛都未曾暴露,身后的披风和兜帽把他们遮的严严实实。森罗的手被刀柄重重敲击然后扯开,他想要追上去,面前却倏忽窜起了一人多高的灼热火焰。森罗的腰被仆人死死抱住,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混进前来吊唁的人群里,眨眼就消失了。 

 

  森罗头脑空白,无法支配自己的身躯。四处奔逃尖叫的人群景象透过火焰扭曲的变了形,周围地面上撒落着新鲜的、滚烫的血液。但是他看不见,听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有一瞬间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彻底晕过去的前一秒,森罗注意到自己的双脚在熊熊燃烧。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5-6)

✓没啥故事性的小象专场


5.

  小象下了学堂后乖巧的笑着与同窗告别,把书童支开,然后孤身一人往城外走去。往常他要躲着森罗,但今天因为森罗临时出任务省了他很多麻烦。 


  月亮挂在夜空,风拂过颤抖的树枝,有虫子在不间断的叫。小象停下脚步,迅速往右后撤,脑袋歪向一边,手指间截停了一枚锋利的刀片。然后他在下腰躲过飞踢的同时把这片薄如蝉翼的利器甩了回去,满意的听到对面传来叫骂:“啊混蛋小子!跟你说了进步不要这么快!” 


  一个包裹严实的高挑女子出现在小象面前,摊开手掌,咧嘴一笑,里面赫然是一缕白色发丝。小象嘴角翘起,以迅雷不及掩耳...

✓没啥故事性的小象专场



5.

  小象下了学堂后乖巧的笑着与同窗告别,把书童支开,然后孤身一人往城外走去。往常他要躲着森罗,但今天因为森罗临时出任务省了他很多麻烦。 

 

  月亮挂在夜空,风拂过颤抖的树枝,有虫子在不间断的叫。小象停下脚步,迅速往右后撤,脑袋歪向一边,手指间截停了一枚锋利的刀片。然后他在下腰躲过飞踢的同时把这片薄如蝉翼的利器甩了回去,满意的听到对面传来叫骂:“啊混蛋小子!跟你说了进步不要这么快!” 

 

  一个包裹严实的高挑女子出现在小象面前,摊开手掌,咧嘴一笑,里面赫然是一缕白色发丝。小象嘴角翘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那只手掌上撒了一些粉末。女子见状急忙把手套摘了扔出去,跳跃着的火苗瞬间把它烧了个干净。 

 

  “茉希,我觉得你当不了我的师傅了。火绳呢?” 

 

  茉希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她望着漂亮小孩的红色瞳孔,里面只映进了黑暗。她经常为小象的进步而心惊,虽然嘴上夸赞,但是如果自己下死手的话,十三岁的小孩子不一定躲得过。茉希没有把这个事实说出口,并非觉得小象听了这话经受不住打击,而是她觉得,小象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自己未必真的能出师,他只是迫不及待要从更强的人那里接受更残酷的折磨,然后成长。整日潜藏在小象微笑里的,是野心。 

 

  “还有三天火绳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以去问他愿不愿意训练你。”茉希最终还是松了口。 

 

  “好啊,谢谢茉希姐姐。”这次小象脸上的笑容是真的。



6.

   “哥哥像母亲,我像父亲啊。”小象很小的时候就这么对森罗说,仿佛世界上他最喜欢的两个人甩下了他一样。森罗听了这话把小象肉嘟嘟的脸蛋蹂躏一通,哄他道:“我的弟弟小象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孩。”说完之后噘嘴上去亲一口,小象伸出两只手环抱住森罗的腿,脸埋进去撒娇,顺便把森罗的口水给蹭掉。 

 

  其实小象并不是单纯的在说长相。幼小的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他们一家人是如此的不同。森罗和母亲天生拥有滚烫的、爱的目光,所有人在这目光下都会变得平静,放松。


        而他和父亲是丑陋的,古怪的。父亲在外面与肥猪般的同僚们互相算计,在战场上厮杀,毁掉一个又一个家庭,聆听一首又一首的颂歌,然后如同缺氧一般迫不及待回到母亲身边。小象自认为他继承了父亲的可憎。他总是能轻易地发现所有人的无聊与愚蠢,而且过早地学会了伪装,最棒的是他从不曾感到愧疚和自厌。 

 

  森罗和母亲于他和父亲来说,是坚固的笼子。他们这两头野兽每天都渴望待在笼子里,被锁链束缚住,永远放弃自由。现在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了,只剩森罗。小象觉得一直和森罗待在一起真是不错的人生。 

 

  

 

   

 

   

 

   

 

   

 

   

 

   

 

  


介郁

终于画好了这对兽体!后续可能还会修细节,等手上的团结束后会找时间开!属性是炎炎消防队里的森罗日下部和亚瑟波义耳,五十团内不限圈购入,人数多需要提供番剧的观看记录,感兴趣的姐妹们可以加群蹲蹲!614293808 ​​​

终于画好了这对兽体!后续可能还会修细节,等手上的团结束后会找时间开!属性是炎炎消防队里的森罗日下部和亚瑟波义耳,五十团内不限圈购入,人数多需要提供番剧的观看记录,感兴趣的姐妹们可以加群蹲蹲!614293808 ​​​

很有可能在下一瞬换坑的CtrlZ

试着整点经典帅哥发型(顺带试一下伪烫金

试着整点经典帅哥发型(顺带试一下伪烫金

猫奴dj

【フォイカリ李力漫】

⚠️设定:卡力姆在李之前去世


因为画的很乱大概在这解释下➡️这篇里卡力姆在李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李才说卡力姆不显老。最后是李坐着挂了(喂

【フォイカリ李力漫】

⚠️设定:卡力姆在李之前去世










因为画的很乱大概在这解释下➡️这篇里卡力姆在李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李才说卡力姆不显老。最后是李坐着挂了(喂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3-4)

✓居中章节号好难排版我放弃辽

✓有参考日本戏剧的一些资料,但是十分不严谨


  

 3.


  森罗听到头顶上方的低语,愣神片刻,还是缓慢地站了起来,回应面前这个人执着的目光:“好久不见,亚瑟。” 旁边站姿标准的新门红丸对他们之间怪异的气氛不为所动。 


  亚瑟眨了眨眼睛,瞳孔在夜晚显得幽蓝。下一瞬他马上兴奋起来,往自己头上扣了顶遮面的纱帽,遮住了显眼的金发,大踏步地走到森罗和新门前面,并不断催促:“快走快走,再晚就赶不上了!”森罗叹气,看了一眼已经稳步跟在亚瑟后面的新门队长,抿抿嘴也追赶上去。三人皆着普通衣饰,渐渐远离了宫...

✓居中章节号好难排版我放弃辽

✓有参考日本戏剧的一些资料,但是十分不严谨


  

 3.


  森罗听到头顶上方的低语,愣神片刻,还是缓慢地站了起来,回应面前这个人执着的目光:“好久不见,亚瑟。” 旁边站姿标准的新门红丸对他们之间怪异的气氛不为所动。 

 

  亚瑟眨了眨眼睛,瞳孔在夜晚显得幽蓝。下一瞬他马上兴奋起来,往自己头上扣了顶遮面的纱帽,遮住了显眼的金发,大踏步地走到森罗和新门前面,并不断催促:“快走快走,再晚就赶不上了!”森罗叹气,看了一眼已经稳步跟在亚瑟后面的新门队长,抿抿嘴也追赶上去。三人皆着普通衣饰,渐渐远离了宫门。 

 

  森罗虽然长时间未见亚瑟,但觉得他跳脱的性格似乎没有改变。但谁又知道漫长的宫廷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到底有多深呢?森罗不能也不必揣摩亚瑟的心理了,因为此时的亚瑟是真正的君王,幼时的记忆和情感像是在微风中轻轻颤抖的肥皂泡,可能下一秒就会在眼前破灭。 

 

  三人来到了热闹的大街上,此时刚刚入夜,车水马龙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亚瑟扭头用神秘的语调问:“新门,你可知道最大的那间戏院怎么走?”新门表面上身体姿态放松,宛若最普通的侍从,但他一直在保持警惕暗中环视四周,闻言抬抬眼皮道:“回主人,顺着这条街直走左拐便是。”调子漫不经心,但走在旁边的森罗知道,新门的肌肉始终是紧绷的,仿佛下一秒可以从他眼前消失然后一招制敌。为此森罗默默的羞愧,暗想自己还是太嫩了,跟稳重成熟的男人形象差太远。 

 

  亚瑟得到了答案,回过头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冲身后两人招招手:“那咱们走吧,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4.


  今天要演的这出戏似乎十分隆重。戏台虽在室外,但是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场地。主台长宽大约六米,由打磨得十分光滑的木头搭建,上面还有一层屋顶,后面的背景也请画师画了松树。看客很多,他们三人来得早,所以位置还算不错。 

 

  森罗没有再走神,而是认真的看起这出戏来。戏的内容讲的是一个官宦之家的后宅私密之事。这家的女主人有一天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有鬼神在耳边嬉笑,说她的丈夫将会移情别恋,与另一女子生下一子,名曰梦月,而且此子命途注定不凡。女主人惊醒之后,深觉这是一种预兆,于是着人秘密盯着丈夫的一举一动,每天行踪都必须牢牢掌握。森罗看到女主人脸上的面具表情换了又换,旁边乐师敲下的鼓点也越来越密集,心也随之紧张的提到嗓子眼。新门看到他这副模样,嘴角微微上扬,也没有发出声音来打断他的紧张情绪。 

 

  鼓声停下的时候,女主人脸上的表情定格成了怨恨。丈夫见她最近心绪不稳行事诡谲,竟请来了法师在家族聚会上做法,这便是默认自己的妻子已被鬼魂附体了。此时正是这出戏的高潮:旁边的亲朋好友们惊恐四散,但又舍不得离去躲在一边窥探。一身正气的法师手持棍杖,留下血泪的女主人身后出现了雾蒙蒙的鬼影。两方对峙许久,法师劝诫不成,最终沉下脸来出手驱鬼。 

 

  女主人尖利地哭诉:我本以为这是未来发生之事,谁曾想这歹人早就背叛于我!情义何在!旁边的男人十分惊恐,似是想不明白为何妻子如此指控。法师无悲无喜,道:我此番前来,并非评判你夫妻二人孰对孰错,凡人之事缘何牵扯鬼神?你可知你已成了鬼?言罢便专注打斗,不再听取女主人的凄厉叫喊,最终杖毙其于棍下。 

 

  女主人那带血的金丝刺绣衣裙飘落于戏台之上,如此便代表魂飞魄散了。法师收起棍杖,对这家的男主人道:你夫人怨念难平,恐会影响你的命途。男人涕泪横流恳请法师为自己消灾,法师不为所动,径自远走。 

 

  森罗心里空落落的,还没反应过来,便见戏班的小厮上来客客气气的笑,说这出戏已经结束了。望一望四周,其他的看客对这个不清不楚的结局都是摸不着头脑,脾气大的已经骂上了。亚瑟回过头,虽然面容被遮掩,但森罗还是看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很开心的样子。只见他左手抓住新门,右手抓住森罗,三人就手拉手往激动的人群外围跑去了。 

 

  跑了一阵,见到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河水他们就停下了,周围已经没有人群。他把头上的帽子摘下,一只手搭上了森罗的肩膀,笑眯眯的,牙花子恨不得全露出来:“我写的戏怎么样?” 

 

  “啊?”森罗甚至没来得及关注这不适的身体接触,听到这句话惊得张大嘴巴,“刚刚那是你写的?!” 

 

  “对,快把嘴闭上,先说说怎么样怎么样?” 

 

  “……你为什么不问新门队长?” 

 

  说完,两人齐刷刷扭头看向新门。新门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是森罗在他眼里看到了“别来问老子”几个大字。亚瑟想必比自己更熟悉新门吧,毕竟新门已经当差很多年,而且他们两个好像彼此很熟悉。森罗回过神来,看着飘在自己眼前的金发,犹豫着开口问:“你……” 

 

  亚瑟回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我跟你说过,我喜欢写话本之类的。” 

 

  森罗没有忘记。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心里很乱,脑子里飘过很多念头,诸如“你写的很棒啊”、“没想到你都已经当了君王还会做这种事啊”或者“为啥结局是那个鬼样子,男主人到底有没有养外室”之类。两人已经至少十年没见面,森罗想,难道他还是当年的那个亚瑟吗? 

 

  亚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轻轻笑了一下,问:“那你为什么要进护卫队呢?你是想来保护我吗?” 

 

  森罗心里一沉,这个问题终于来了。他垂下眼,手指紧张的揪住自己的衣摆,半晌才出声:“可能是吧。因为我想要赎罪,对你赎罪。” 

 

  他低着头,没有看到亚瑟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多么的柔和。 

 

   

 

  


 

  

君问归期
炎炎消防队——新门红丸

炎炎消防队——新门红丸

炎炎消防队——新门红丸

温别尔托·D

「炎炎消防队」优雅的刺(1-2)

✓大概all森罗

✓无历史背景细节考究,想到啥是啥

✓新人痛下决心自割腿肉,希望大家多包容

✓文章标题来自三岛由纪夫...


✓大概all森罗

✓无历史背景细节考究,想到啥是啥

✓新人痛下决心自割腿肉,希望大家多包容

✓文章标题来自三岛由纪夫


                                                    一


  “过来让我看看你,森罗。”


  母亲从床榻上伸出苍白细瘦的手,在空中轻轻摇晃。森罗上前用自己的手掌合拢包裹住这只虚弱的手,垂下眼睛,用少年人的光洁脸庞蹭了蹭,低声呼唤:“母亲。”


  “森罗,森罗。你千万要照顾好那棵梧桐,平时让他们捉一捉虫子,冬天给它裹一层草席,其他时候不用管啦,好养得很。”


  “好的,母亲。” 

 

  “你这会儿倒是话少。答应我这一件事,葬礼上你可不必听那些佛法。” 

 

  森罗抬起眼睛,看到母亲躺在那里笑盈盈的看他。 

 

  “放心吧,母亲。那些佛法我也可以忍受,梧桐我也会照顾好。你说过,你要化作那梧桐树上的鸟儿回来看我们。” 

 

  葬礼上纷纷扬扬飘起了许多白色。森罗的父亲早年在那场战争中下落不明,先王为了补偿日下部家族,赐予他们充裕的金银和光荣的封号。母亲在森罗五岁的时候撑起了这个家,那个时候小象才一岁,如今小象已经十三岁了。森罗在送葬队伍的最前列手捧牌位慢慢行走,只觉耳边的声音嘈杂的没有任何意义。他侧头看向跟在自己旁边的小象,小象也转动他那红色琉璃似的眼珠朝他看来,半晌轻轻笑了一声,“哥哥,只有你和我了。” 

 

 

                                              二 

 

  森罗成为了一家之主,身上须得有一官半职。按理来说,他只需承担一些虚职即可。但是森罗嫌那些职位太过无趣,整天与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打交道不说,同僚要么整天昏昏沉沉,要么整天喝酒作乐,聊不到一块儿去。战神之子由于母亲的宠爱,没有刻苦的练习刀剑。好在基本功还是扎实的,所以头痛了好几天之后,森罗进入了宫廷护卫队,穿上了盔甲,日日在巍峨的宫殿里训练和巡逻。 

 

  护卫队长新门红丸年轻时曾在他父亲麾下受训。战争结束时虽还是个青涩的毛头小子,但他通身已经沾染上了凛冽杀意,不断地挑战当时的有名武士,哪怕输掉他也会紧紧盯着对方,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挑战直至胜利,那个时候街上的人们都叫他破坏王。 

 

  此时森罗在黑色盔甲里默默地流汗,手持长枪一动也不能动,眼珠子盯着新门队长的手在两个及腰高的小姑娘发丝间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头花就箍住了马尾。他眨了眨眼,心想还好小象比自己手巧的多,他那一头长长的白发不必被自己祸害,若是扯掉几根,小象肯定笑眯眯的百倍报复回来。 

 

  两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远了,她们是王族家的女儿,偶尔进宫会带着一身尘土与草屑跑来找新门,嘻嘻哈哈的令森罗感到头大。新门红丸起身,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侧过头看森罗:“你今夜换上便服同我一起出宫。”他的眼角微微下垂,上面有发丝垂落。森罗已经入队三月有余,从未在他身上感受到与他别名一般的狂气,心里面有点好奇,但此刻没有多想,回答:“是。” 

 

  等到入夜,森罗托人捎信给小象,说自己临时有任务,让他自己先休息,然后便在东门等待。秋天天气倒也凉爽,宫墙边种的树木开始落叶,在空中晃了几个圈飘下来。想必夜里落下的叶子,宫人们凌晨便会毫不留情的把它们扫走吧。虽然宫灯明亮,但是月光更甚,泛着一点银色的光芒披在森罗身上。 

 

  大概半个时辰后,森罗听见后面脚步声传来,转过身顿了一下,然后单膝跪地:“森罗日下部参见王上。”四下静谧无声,新门红丸安静笔直地站着。前方金发的君主垂下眼睛,看向地上的少年,说道:“好久不见,森罗。我早就说过,你不必向我行礼。”  

 

   

 

   

 

   

 

   

 

  

很有可能在下一瞬换坑的CtrlZ

上色版好像没有草稿的气场那么凌厉(所以说不要用那么多喷枪啊喂

P2、3试着画了一下30+的(外表)成熟阿瑟

P3。。。我尽力了。。。(趴

我要向世界宣传亚瑟波义耳的帅气(和傻气).jpg

上色版好像没有草稿的气场那么凌厉(所以说不要用那么多喷枪啊喂

P2、3试着画了一下30+的(外表)成熟阿瑟

P3。。。我尽力了。。。(趴

我要向世界宣传亚瑟波义耳的帅气(和傻气).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