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炎银

2498浏览    7参与
江中一尾卿

【all银】加拿大一枝黄花

All银主博银

生物学考杀我,以及考完还要留校上课真是天才的想法

Summary :这是一朵奇妙的花,呃,我是指它可以压抑某些东西。

————————————

阿米娅慎重地看向末药用玻璃罩隔离出的黄色花朵,她挡住博士蠢蠢欲动的手,严肃地问:“确定它的效果了是吗?”

末药紧张地回答:“是!从昨天pm. 9开始测试,毫无例外指向了一个结果——它可以压抑生命活动的特性!我已经做好报告了,请问这种花朵是否需要交给凯尔希医生研究?”

“博士,你有什么想法吗?”

被提问的对象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黄花:“啊,我比较好奇它会压抑什么生命活动特性,反正不会对我起效,不如给我研究一段时间?”

博士示意...

All银主博银

生物学考杀我,以及考完还要留校上课真是天才的想法

Summary :这是一朵奇妙的花,呃,我是指它可以压抑某些东西。

————————————

阿米娅慎重地看向末药用玻璃罩隔离出的黄色花朵,她挡住博士蠢蠢欲动的手,严肃地问:“确定它的效果了是吗?”

末药紧张地回答:“是!从昨天pm. 9开始测试,毫无例外指向了一个结果——它可以压抑生命活动的特性!我已经做好报告了,请问这种花朵是否需要交给凯尔希医生研究?”

“博士,你有什么想法吗?”

被提问的对象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黄花:“啊,我比较好奇它会压抑什么生命活动特性,反正不会对我起效,不如给我研究一段时间?”

博士示意她们站到门口后眼疾手快地把黄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短暂接触到空气的黄花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博士没管在黄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转头问末药:“它有什么学名吗?应该不是只有这一株吧?”只有一株还怎么玩?克隆吗?别了吧,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去骚扰银灰劝他试试陈的旗袍。

“那个……它的学名叫做加拿大一枝黄花,实验室,不,医疗室里还有很多,请博士放心!”

……等等,你们把医疗室当做什么了?!一朵花都要放在玻璃罩里结果大部分花堆在医疗室里吗???

“介名字很森动形象。”博士嚼着花瓣口齿不清地说,“那么角峰你有什么感想噻?”

被花瓣怼到脸上的角峰干员:“……”他脸色铁青地通过拳头表达了他的想法,一拳过后,“博士,您想在我身上看见什么?”

当然是什么掉血啊,脱发啊,脱毛啊,秃顶啊,地中海啊……博士自然地从地上爬起,满意地看见角峰的尾巴已经秃了,地上棕褐色的毛堆了一堆。

解决情敌计划(指不让他到银灰前面乱逛)大成功!

他欣慰地把又一朵黄花插到角峰头上:“是我错怪你了角峰干员,感谢你为罗德岛作出的贡献!”这花效果真棒!

说完他又从怀里掏出一枝花欢天喜地地奔向讯使的房间,背影在罗德岛的走廊留下了充满喜悦的残影,空气中回荡着他兴奋的声音:“下一个就是你了耶比耶比耶!”

但像他这样作孽也是会有报应的,没等讯使被他插花成功,他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太对头……

“我的盟友,这种行为是否有些不妥当?银灰认为就此事我们需要仔细商讨。”

博士浑身一僵,半晌后唱作俱佳地崩溃大喊:“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会和讯使拜松炎客送葬人待在一个宿舍里?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吧!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让你和他们共处一室过啊?!”

讯使像是听见了什么高兴的事情,摊摊手开口:“诶呀,博士你似乎太激动了呢,老板想过来看看我在宿舍里有什么不便这不是应当的事吗?博士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说完后自问自答道:“莫非……博士你的控制欲那么强列吗?老板可不适合被你拘束在小小这一片土地哦。”

所以你这头小鹿崽子的就是劝分对吧?博士冷漠地决定待会儿等银灰走了之后送他一件被黄色花蕊染色的外套,我也来关心关心你,说那么多风凉话一定觉得会冷吧?冷就接受我的关心,淦。

诶,是这样吗?拜松诧异地开口:“恩希欧迪斯……啊,忘了你们都称呼他银灰。他每周都会和我谈谈的罗德岛的生活啊?今天我还买到太古广场19F的电影票想和他一起去看呢。”

19F,12F的亲哥演的吗?博士决定看的电影票的面子上送给拜松一朵大黄花,呵,丰蹄族人。

送葬人缓缓开口:“按照法律,博士你这一行为已经严重干涉银灰干员的私人时间……”

“不、好、意、思、哦!”博士额冒青筋地向送葬人的光环里撒了一堆新鲜花瓣:“身为银灰的正牌男友,是正牌,你们给我记住只有我才是正牌!想让他离你们这群天天馋他身子的人远一点有什么问题吗?!”

“没错哟。”炎客突然接话,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宫斗的时候他早就偷拿了博士手里的黄花放到银灰的手心,“萨卡兹对这种玩意儿有一点抵抗力,哎,和你们说什么,只有拿到手里才有发言权你们都不懂吗?”说他弯下腰亲吻银灰的嘴角,“好了正牌男友博士先生,多谢款待,你男友的滋味真棒。”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效用是压抑生命活动的特性。它除了脱发或者掉血还有另一种含义,那就是压抑本该有的情绪,这也就是为什么银灰对此(博士愤怒的指责炎客祝他这辈子都打不出精二材料的行为)一言不发的原因。

“冷静冷静冷静,先让我把炎客祭个天……”博士焦急地在屋子里打转,“如果不接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以后的x生活怎么办?jian尸吗?虽然是银灰的话这个play 还是挺有意思的,但还是两个人都爽比较好吧?”

银灰:“……”仍然处于黄花效用下的他冷静地让丹增把博士撞进椅子里,随后开口:“你不需要太过注重此事,我的盟友。”

他说:“很明显,我们之间超出界限的情感不利于银灰和罗德岛后续的合作。我认为这是一个让双方都平静思考的好时机。”

情感是作为一个人必不可缺的部分,缺少它的银灰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建议有什么问题,但是他很快发现博士不对劲了。先前一直嘤嘤嘤假哭的博士听见他说这话后哭声一滞,接着他一把抓起丹增的嘴把他打包扔到门外后迅速反锁了门窗,“哎,果然是我不够努力吗?”

博士把银灰按在沙发上,他怒极反笑:“既然是我犯下的错误,那么银灰就通过我来感知情绪直到恢复怎么样?”

银灰挣脱不及,反抗的声音渐渐消失在了房间里。

“……”没等银灰拿起手杖,博士就扒拉到他身上认错:“是我的错啦~虽然你当时都恢复了但是我就是想继续嘛!”

真的是死不悔改呢,博士。


柔软心绪

/炎银/从心所欲

不幸被屏蔽


车轮子


链接见评论


ooc

不幸被屏蔽

 

车轮子


链接见评论


ooc

brian s

【all银灰】薄荷奶油味唇膏


“根据罗德岛数据库所储存的相关资料,现已确认干员银灰感染「薄荷奶油味唇膏综合征」。”


“「薄荷奶油味唇膏综合征」是六十年前隶属□□公司的■■■■博士的记录的一种病症,■■■■博士留下的论文中对该病症的陈述如下


“‘可初步断定患者唇部会分泌某种成瘾性膏状物质,化学成分类似于常见女性唇膏,该物质气味类似于薄荷和奶油的味道,尚未选用志愿者进行味觉实验,但与病患长期接触的人员反应该物质味道和薄荷奶油味唇膏几乎完全一致。目前在猿猴上进行的动物实验也确定其无毒性。


“‘患者唇部神经稍末疑似出现感知异常,患者拒绝配合研究人员对其唇部反射能力的检查。


20□□年□月□日...


“根据罗德岛数据库所储存的相关资料,现已确认干员银灰感染「薄荷奶油味唇膏综合征」。”



“「薄荷奶油味唇膏综合征」是六十年前隶属□□公司的■■■■博士的记录的一种病症,■■■■博士留下的论文中对该病症的陈述如下



“‘可初步断定患者唇部会分泌某种成瘾性膏状物质,化学成分类似于常见女性唇膏,该物质气味类似于薄荷和奶油的味道,尚未选用志愿者进行味觉实验,但与病患长期接触的人员反应该物质味道和薄荷奶油味唇膏几乎完全一致。目前在猿猴上进行的动物实验也确定其无毒性。



“‘患者唇部神经稍末疑似出现感知异常,患者拒绝配合研究人员对其唇部反射能力的检查。



20□□年□月□日.’”



“数据库记录内容如上,干员银灰已同意配合罗德岛医疗部门的相关检查。”



干员银灰的身体检查报告


江中一尾卿

【送银】送葬人从不说谎

博银炎银提及,不想看博银的可以下拉一点

北极点好冷.jpg

Summary:萨卡兹合该下地狱,而他会和自己一起留在这人间。

◎银灰设定是萨卡兹和菲林的后代,曾经感染源石病被佣兵护送前往博士那里治疗。

——————————

“博士,你在烦恼什么?”阿米娅坐在同款兔子沙发上不解的看向注视着贸易站的博士。她想,总不会是新聘用的干员又出现了问题吧?博士的“见谁认为谁是情敌症”还没有被华法琳医生和嘉德尔医生治疗好吗?

博士依旧愁眉苦脸,“说了我不是胡思乱想,炎客他对银灰也太自来熟了吧?这几天银灰信赖值一点都没有加,明明从白天到夜晚我都全身心地陪伴他,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没有把炎客处理掉,让他感觉...

博银炎银提及,不想看博银的可以下拉一点

北极点好冷.jpg

Summary:萨卡兹合该下地狱,而他会和自己一起留在这人间。

◎银灰设定是萨卡兹和菲林的后代,曾经感染源石病被佣兵护送前往博士那里治疗。

——————————

“博士,你在烦恼什么?”阿米娅坐在同款兔子沙发上不解的看向注视着贸易站的博士。她想,总不会是新聘用的干员又出现了问题吧?博士的“见谁认为谁是情敌症”还没有被华法琳医生和嘉德尔医生治疗好吗?

博士依旧愁眉苦脸,“说了我不是胡思乱想,炎客他对银灰也太自来熟了吧?这几天银灰信赖值一点都没有加,明明从白天到夜晚我都全身心地陪伴他,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没有把炎客处理掉,让他感觉到不安了吗?”他回头看向阿米娅,拿起手里的第五份炎客的信物晃了晃,“这是我从银灰这几天不穿的大衣里摸出来的,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把炎客干掉或者扔给他前女友W ,反正我们又不缺绝食流近卫干员:)。”

阿米娅的背后出现了黑色结晶,她笑的有一丝危险,温柔地说:“请不要给我们增添无意的工作,博士。以及造谣干员是不好的行为,清道夫和炎客交接工作时确认过他的取向。”

“送葬人目前正在和银灰交谈,他们似乎以前认识,博士你既然不处理工作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好久不见。”送葬人坐在沙滩凳上,“你变了很多。”他看向宿舍的装饰,海滨小屋的风格和眼前男人的冷脸格格不入,或许这才是他的真正面目?送葬人饶有兴致下扫视一圈后提起话题:“你已经见过炎客了。”

他提起那个萨卡兹时完全是嫌恶的神情,这是他难得的情绪外露,疯子算是他最恰当的标签。萨卡兹们合该下地狱,送葬人想,像他这种疯子或许能让他给出更高的评价:地狱市中心的下水管道,他认为这再合适不过了。

“是的,我见过。”银灰回答他,神情不变,在看多了他和博士相处日常的干员眼里甚至有些倨傲:“但这与你无关,你目前只是一个和罗德岛签订合约的干员,对博士没有尊敬和信赖之意,银灰也无法信任你。”

送葬人微妙的显现出了一点攻击性,可他仍然冷静而自持:“我从不知道希瓦艾什家的小少爷会这么看重一个人,但如果你真心信任他……”送葬人直起身按住银灰的手,如他所料般的无力,他接上话,“我听见了你的请求,是的,你不想出现这种状况。”

“一个萨卡兹和菲林的混血与萨科特共处一室,而你依赖的对象不在身旁。”一年一度萨卡兹血脉侵蚀期,这段时间内混血会虚弱会不安,会像溺水者寻找浮木那样寻找一个依靠——这个依靠当然不会是萨科特,他们面对萨科特只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感到恐惧,无论他们先前是多么的强大。

这简直是为了骄傲的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量身打造的,送葬人想,苛刻的法律在他身上一分为二,他是不能理解拉特兰法律的菲林和被法律所通缉的萨卡兹的结合体。


他想起多年前那位正处于侵蚀期的小少爷。

一个通俗的故事。首先,恶魔杀死了一个有钱人,出于雇佣;有钱人的子女又高薪从拉特兰找来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审判者去解决恶魔。等那位天使处理完积压的事务找到恶魔时,他发现恶魔的身旁多了一个银灰色头发的少年。是的,由于恶魔花钱大手大脚所以他又接了一个新单子:护送感染源石病的小希瓦艾什少爷找到研究源石病的博士。

并不在乎完成任务手段的天使在恶魔外出打野猪的时候绑架了小少爷,恰逢沙尘暴,两人不得不依靠在山洞里躲避风沙。于是接下来就是三流小说才会发生的剧情:天生和常人不同的天使第一次感觉到了心动,而对方却被源石病折磨得不省人事。

送葬人仍然坚持自己的信条:萨卡兹合该下地狱,可如果没有必要,他想和小少爷一起活着。

这不违反拉特兰的法律,他想,他爱着的并不是完全罪恶的恶魔。

赶来的恶魔一刀捅穿了天使的翅膀,最后两人一路打一路针锋相对地把小少爷送到了博士的住处,接着目睹了人生中难以忘怀的一幕:只会(在种族上)恐惧送葬人接近和(计划上)鄙视炎客的小少爷紧紧地抱住了博士。

不知名的博士表示他永远喜欢长筒袜。


想到那个不自觉会让他抵触的笑面虎,送葬人面无表情地凑近银灰:“你看过罗德岛博士的脸吗?”

银灰不置可否。

“他是他吗?”送葬人问,“我希望不是,拉特兰很期待有这样一位符合要求的外来人员。”

他又问:“你为什么会选择依赖他?”

被他制住的银灰挑眉,声音仍然是不疾不徐:“银灰的词典里从来没有‘依赖’二字,请你思考运用的语言是否得当,拉特兰的送葬人。”

“……我明白了。”送葬人点头,“可我在对那个小萨卡兹说。”


“希瓦艾什家的银灰,言出必行是吗?”

银灰有些许不耐,如果不是该死的萨卡兹侵蚀期,他不会容许这个萨科特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从前——那样只会显示出他的脆弱无力,任人摆布。“在有条约的情况下。”他说,语气带上了嘲讽,“我想自认为血统高贵的萨科特先生,你并没有和我,一个混血的萨卡兹签订过哪怕是一条条约?”

送葬人随意地点了点头上的光圈,他重申道:“我遵守法律,拉特兰的法律并没有规定种族歧视。”无论什么情况都可以利用于捕获一个萨卡兹,他像所有萨科特人一样善于听从先哲的箴言,此刻银灰的情绪波动正是一个好时机。

“我还未索取护送你前往治疗的代价。”

“希瓦艾什家族没有支付你应有的报酬?”

“龙门币?”送葬人嘴角扬起一丝微小的弧度,“300万龙门币很令人动心,可惜我对它没有感觉,一个萨科特人只索取他应有的财富,不会像炎客那个愚蠢的萨卡兹只明白挥霍,这就是他住在下水道的原因。”

银灰对他刻薄的言语不做评价,他明白这是眼前的男人极其稀少的情绪,事实上比起平时他更加倾向于和这种情况下的送葬人谈话:“所以?”

送葬人的双眼忽然变得锐利,像是平日宣读法典的律师拿出放在法典下的枪,干脆利落地送冥顽不灵的犯人上路。他欺身而上,可以称得上是粗鲁地按住银灰的头,萨科特的气息漫上银灰的口腔,侵蚀期的他感觉尤为浓烈,几乎是一种献祭般的姿态,银灰色的恶魔被天使俘获。


“法律宣判你无罪。”送葬人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