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炬火组

19913浏览    226参与
真相是假

【熊兔/all兔】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当联鸽说毛熊出现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时,兔子是不信的。

毛熊死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兔子没见过他。

三十年,兔子才活了几个三十年,怕他再回来瞧见物是人非。

“达瓦里氏,好久不见。”兔子推开门,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他温良的语气,耀眼的金瞳。他真的是苏维埃。

随后毛熊又看向兔子身后的一群人。不外乎是那几个——巴巴羊,塞鹅,北棒,古巴鳄以及……大毛。

兔子这些年都找了些什么人啊

“你回来干什么?”大毛不客气的开口。

“看看她,看看苏……俄罗斯。”毛熊答。

话虽如此,但他依旧将兔子向后拉了拉。他怕当年的事再发生,怕兔子的心再缺一块。

“苏联先生,”兔子不愿...

当联鸽说毛熊出现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时,兔子是不信的。

毛熊死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兔子没见过他。

三十年,兔子才活了几个三十年,怕他再回来瞧见物是人非。

“达瓦里氏,好久不见。”兔子推开门,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他温良的语气,耀眼的金瞳。他真的是苏维埃。

随后毛熊又看向兔子身后的一群人。不外乎是那几个——巴巴羊,塞鹅,北棒,古巴鳄以及……大毛。

兔子这些年都找了些什么人啊

“你回来干什么?”大毛不客气的开口。

“看看她,看看苏……俄罗斯。”毛熊答。

话虽如此,但他依旧将兔子向后拉了拉。他怕当年的事再发生,怕兔子的心再缺一块。

“苏联先生,”兔子不愿沉默。

“当年是你说死生不复相见。”

“凭什么,你一走了之,把所有烂摊子留给大毛和我?孩子们都崩溃了,他们只能依靠你而活。后来南斯拉夫也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五个了。苏维埃,你怎么有脸回来。”

“你回来了,我怎么办?”

她说不下去了,她怕眼前回来的人只是空有老师面貌的无耻之徒,只是那个打着保护她的名义控制她的混蛋蠢货。

“兔子……阿华……对不起。”毛熊不敢再去直视兔子。

原来他拥有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是他亲手毁了那只小兔子,亲手毁了魏华。

毛熊抱住了兔子。

“老…师……”

大毛忍下嘴里的大逆不道之言,想拉开兔子,却被北棒一把拉住。

“朴宰信!你干什么?”

“让他们好好聚聚吧。三十年了,你都多大了。前辈……不容易。”

大毛并不喜欢他的父亲,但同时不得不承认父亲是真的伟大,也是真的艰难。

拥抱结束,毛熊看着兔子身后的几人,眼神充满了敌意和炫耀。

瞅着没,我学生。

“南鹅家的小子?”

“是,您好,前辈。”

毛熊挑了挑眉。

塞尔维亚?巴尔干半岛可没有一个省心的东西。

巴巴羊?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构不成什么威胁。

古巴鳄就别想了,他比我还列巴。

北棒有竞争力,但不大可能,太穷了。

只有一个大毛了。毕竟那是我儿子。

看见了没,只要我出来你们永远都是路人。


“时间不多了。”他瞟了一眼时钟,快速转头。

在兔子的唇上留下一吻,温暖绵长。

“老东西……”大毛很不爽。

“谁叫我是正宫?只要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END


Mr.陈

“在想什么呢?”

有炬火组cb成分出现

“在想什么呢?”

有炬火组cb成分出现

开饭了喊我
浅画一下 女初中生贴贴(并不

浅画一下

女初中生贴贴(并不

浅画一下

女初中生贴贴(并不

染酱今天又在咕咕咕

因为线稿画废就随便涂了(好崩)

⊙▽⊙

因为线稿画废就随便涂了(好崩)

⊙▽⊙

11178

进行一个我流中苏的瞎代

[图片]

​只不过不是“你发现”,而是“他发现”,你如何能发现,你如何能知道你将会成为被困在白桦林里的幽灵,你如何能知道你将只活在政客蠕动的口舌中,你如何能知道你会在他这里缄默无影,旁人把你封到冰里,他偏要把你封在树脂里,琥珀色明媚,琥珀色朦胧,琥珀色圆润,琥珀模糊了你的面容,恰似那天吸引他的烟火,他随时都能将你点燃,他的幻梦,他的​遐想,他的期望。

他发现他爱你。

他发现他从未爱过你。​

进行一个我流中苏的瞎代

​只不过不是“你发现”,而是“他发现”,你如何能发现,你如何能知道你将会成为被困在白桦林里的幽灵,你如何能知道你将只活在政客蠕动的口舌中,你如何能知道你会在他这里缄默无影,旁人把你封到冰里,他偏要把你封在树脂里,琥珀色明媚,琥珀色朦胧,琥珀色圆润,琥珀模糊了你的面容,恰似那天吸引他的烟火,他随时都能将你点燃,他的幻梦,他的​遐想,他的期望。

他发现他爱你。

他发现他从未爱过你。​

Karenina_na。

【国际组织拟人】小段子

*有轻微鹰牛/猫鸡/炬火组

*有原创cp北约x欧盟


一 论西方的关系到底有多复杂

欧/盟:我的父母是高卢和汉斯

伊格尔:我的“父母”是高卢和约翰

北/约:我的父母是伊格尔和约翰

“!!亲人啊!你就是我的亲妹妹吗!”“是啊!!”伊格尔和欧/盟抱在一起痛苦流涕,当场认亲(?

欧/盟笑呵呵地开玩笑:“北/约姐,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姑妈呀~”

北/约也不甘示弱,扯着一张吓人的笑脸:“我叫你一声姑妈你敢答应吗?”

欧/盟:……不敢

北/约:少占我便宜哦小欧/盟~(笑呵呵)


五/眼/联/盟:妹妹,你说咱应该叫约翰爹,爷爷还是哥哥呢?真令人苦恼啊

北/约:要我说就都别...

*有轻微鹰牛/猫鸡/炬火组

*有原创cp北约x欧盟


一 论西方的关系到底有多复杂

欧/盟:我的父母是高卢和汉斯

伊格尔:我的“父母”是高卢和约翰

北/约:我的父母是伊格尔和约翰

“!!亲人啊!你就是我的亲妹妹吗!”“是啊!!”伊格尔和欧/盟抱在一起痛苦流涕,当场认亲(?

欧/盟笑呵呵地开玩笑:“北/约姐,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姑妈呀~”

北/约也不甘示弱,扯着一张吓人的笑脸:“我叫你一声姑妈你敢答应吗?”

欧/盟:……不敢

北/约:少占我便宜哦小欧/盟~(笑呵呵)


五/眼/联/盟:妹妹,你说咱应该叫约翰爹,爷爷还是哥哥呢?真令人苦恼啊

北/约:要我说就都别叫,叫妈

约翰:???是爹不是妈!!


二 高卢:尼玛……

高卢穿着围裙,黑着脸地坐在餐桌旁

三个孩子(欧/盟&北/约&五/眼/联/盟)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晚饭

尽管高卢很不愿意给约翰的孩子做饭,可是倒霉的是他们四个人,汉斯约翰和伊格尔都是美食黑洞,所以自己得一次性做五人份的饭,至于约翰和伊格尔…这种人怎么还没饿死呢!?

好在北/约是个还算懂得感恩的孩子,而且欧/盟特别喜欢的朋友(?)高卢也不好赶

他唯一赶过的是五/眼/联/盟——毕竟这可是个只认血缘(不,他只认伊格尔和约翰),你对他再好都养不熟的白眼狼

高卢:爱吃吃,不吃滚,要不是因为你妹妹我早把你扫地出门了!!

汉斯:冷静高卢…


三 王锺华:不要跟坏孩子学

上/合在小的时候,王锺华和阿布拉姆就经常苦口婆心地劝诫——千万不要和北/约还有五/眼/联/盟交往太深!哪怕他们表面很和善!

王锺华给出的理由是:这两个孩子完全就是个叠buff的存在—叠狂拽大流氓和海盗血统的buff!上个欧/盟已经被他俩其中的北/约迷得五迷三道了!

阿布拉姆的理由就比较干脆了:

1、北/约是同性恋,跟她会学坏

2、五/眼/联/盟是傻贼鹰的亲儿子,跟他会学坏

上/合:【汗颜.jpg】不用跟防恐一样防着他们吧……我感觉他们人还不错…?

王锺华&阿布拉姆:你以后会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的


真相是假

三寸天堂

三寸天堂

熊(苏)兔

推荐阅读BGM

《三寸天堂》严艺丹


北京白雪纷纷扰扰,蒙住了天中散出的日光。

这从不是苦寒之地,却冷得出奇。

兔子匆匆关上了窗。

窗外的梅花开得正好,正好是透香之际。

她却又愣在一旁。

原来又到了冬天啊,那株梅花也开了,开得真好啊。

那天堂是不是夏天?是不是有金色的向日葵花田?

那他是不是很开心?


半敞的窗飞进几丝白雪,就融在她手上,指尖有了些许凉意。

往日视若敝帚的阳光今日竟也如此珍贵,连三四寸都未曾流下。


她抽了抽鼻尖,脸颊边流下两行热泪。

不看了,不想了。

我的人生仅仅有的日光,一缕都不剩了。

天堂从不眷顾我们。...

三寸天堂

熊(苏)兔

推荐阅读BGM

《三寸天堂》严艺丹


北京白雪纷纷扰扰,蒙住了天中散出的日光。

这从不是苦寒之地,却冷得出奇。

兔子匆匆关上了窗。

窗外的梅花开得正好,正好是透香之际。

她却又愣在一旁。

原来又到了冬天啊,那株梅花也开了,开得真好啊。

那天堂是不是夏天?是不是有金色的向日葵花田?

那他是不是很开心?



半敞的窗飞进几丝白雪,就融在她手上,指尖有了些许凉意。

往日视若敝帚的阳光今日竟也如此珍贵,连三四寸都未曾流下。


她抽了抽鼻尖,脸颊边流下两行热泪。

不看了,不想了。

我的人生仅仅有的日光,一缕都不剩了。

天堂从不眷顾我们。

上帝也是。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柒七肆拾玖.

【熊兔】无题

会考终于结束了w——更一篇乐呵乐呵/doge

世界设定☞(链接:只有白头鹰看戏的世界增加了 )☜(一定要先看设定啊!!!)

(P.S:这篇文章在心情低落时观看效果会更佳☜亲测有效)

是刀刀,雷者勿入哦~


——

兔子还是对毛熊下了手。


那时的他,内部动荡已经将他折磨地奄奄一息了


她可以选择帮他,帮助他支撑一段时间:


但是那苟且偷生换来的一段时间能有什么用呢?


不过是加重人民的痛苦罢了。


兔子明白,这盛世顶端的苏/维/埃的病,是从骨子里开始腐朽的,


——除了推翻,别无他法。


所以她动了手,毫不犹豫地,


给了他致命一击。...

会考终于结束了w——更一篇乐呵乐呵/doge

世界设定☞(链接:只有白头鹰看戏的世界增加了 )☜(一定要先看设定啊!!!)

(P.S:这篇文章在心情低落时观看效果会更佳☜亲测有效)

是刀刀,雷者勿入哦~



——

兔子还是对毛熊下了手。


那时的他,内部动荡已经将他折磨地奄奄一息了


她可以选择帮他,帮助他支撑一段时间:


但是那苟且偷生换来的一段时间能有什么用呢?


不过是加重人民的痛苦罢了。


兔子明白,这盛世顶端的苏/维/埃的病,是从骨子里开始腐朽的,


——除了推翻,别无他法。


所以她动了手,毫不犹豫地,


给了他致命一击。


一时间全世界哗然。


西方列强们说她忘恩负义,北美怪物说她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淡淡地扫过眼前所有批判她的人的脸,不予所动


但高大的斯拉夫小熊站在了她背后,


——是大毛,俄/罗/斯/联/邦。



——

受到致命一击的毛熊很快便消失、解体,留下了15个国家,


其中这最年长,也是最强大的,便是这俄/罗/斯。


他理解兔子的良苦用心,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这前/苏/联痛苦哀嚎的人民。


所以在兔子最艰难的三年时期,他主动地与她联手共渡难关。


他的眼睛,不像他父亲那般可寻得一抹红,而是澄澈透明的蓝色


——他选择了一条与他父亲截然相反的道路


也就是说,这个资/本/主/义国家,


在帮社/会/主/义国家与全世界的资/本国家抗衡。


他不后悔,他也甘愿冒这个险


在他小的时候第一次与她相遇时,他便终生不后悔。


事实证明,他的坚持是对的。



21世纪70年代,种花家度过了最艰苦的三年时期,与俄/罗/斯联手共同对抗美/国,开创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联盟的先例;


21世纪80年代,种花家的国民经济总值超越美/国,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21世纪末,俄/罗/斯在种花家的帮助下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



兔子偶尔也会怀念起上世纪50年代的那段岁月,


回想起曾经的世纪婚约(《中/苏友好条约》在2月14日签署),


但怀念终究是怀念,


苏/修不是苏/联,不是她的老大哥,不是她的老师,


人,终归在向前看。



——END

WM(不在)

我帮你扫清障碍

你只管奋勇向前

我帮你扫清障碍

你只管奋勇向前

WM(不在)

(点开看里边两组大图)

像素太低本来不想发,想想我这个假期应该做点什么,所以就,,,发了,那啥本来想配点文艺的文案,留给评论吧,Thank you

(点开看里边两组大图)

像素太低本来不想发,想想我这个假期应该做点什么,所以就,,,发了,那啥本来想配点文艺的文案,留给评论吧,Thank you

槿漓煮柚子茶
略暧昧的友情向预警!! 能动吗...

略暧昧的友情向预警!!

能动吗……?

有时间再搞个彩色版的()


在线等组合名orz

略暧昧的友情向预警!!

能动吗……?

有时间再搞个彩色版的()


在线等组合名orz

霁日当栏

本来是想画正经一点的,但是画的时候脑子里不知道闪过了什么东西,就笔锋一转,画了女仆装…

不过毛熊穿着好像没什么变化…(有什么意义吗)

本来是想画正经一点的,但是画的时候脑子里不知道闪过了什么东西,就笔锋一转,画了女仆装…

不过毛熊穿着好像没什么变化…(有什么意义吗)

长亭旧雪冰

[炬火组]他死了,但是种子留了下来

⚠兔子视角


⚠苏解


⚠可能ooc


⚠你们可以看成cb向或者cp向都行


老大哥死了,就在 1991 年的时候,被我和鹰酱杀死了。


那一天,老大哥给我打电话了,说让我去白桦林。


我去了,看到了大哥,大哥那时躺在一棵树下,我看着他,轻轻叫了一声:“老师”他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说道“达瓦里氏,以后的路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能走下去吗?”


我沉默了。


老大哥死了,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走下去了,但我一定要走下去,我相信这条路不会错的,共/产/主/义不会错的。


那天,我和他聊了很多,最后,他的手慢慢透明,在他消失的最后一...

⚠兔子视角


⚠苏解


⚠可能ooc


⚠你们可以看成cb向或者cp向都行



老大哥死了,就在 1991 年的时候,被我和鹰酱杀死了。


那一天,老大哥给我打电话了,说让我去白桦林。


我去了,看到了大哥,大哥那时躺在一棵树下,我看着他,轻轻叫了一声:“老师”他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说道“达瓦里氏,以后的路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能走下去吗?”


我沉默了。


老大哥死了,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走下去了,但我一定要走下去,我相信这条路不会错的,共/产/主/义不会错的。


那天,我和他聊了很多,最后,他的手慢慢透明,在他消失的最后一刻,他朝我笑了一下,黄昏的光照在他的身上,然后,在黄昏的沐浴下,他消失了。


我在他消失的地方,看了许久。


如果有人问我,你和鹰酱一起杀死了他,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那我一定会说:“会!”


因为老大哥妨碍了我的发展,虽然他也帮助了我,但是他同时也限制了我。


在我渐渐强大起来后,他与我交恶,原因是我要造蘑菇弹。


他不同意,他限制我。


后来,鹰酱找到了我,要和我合作,我同意了。


再后来,就是老大哥消失的那一幕,在白桦林里面,我亲眼见证了他的消亡。


我从不后悔。


老大哥,你死了,我很难过,我会铭记你,我会把社会主义这条路走下去的。


我会怀念你,但我不会让你回来的。


这就是我和你之前的情意



第一次写炬火组,不知道是cp还是cb,我之前也不太磕,写主要是因为我一个群友想看写的,虽然圣诞节过去了,还是发一下吧(?

霁日当栏
兔子:“嘶……老师,太紧了……...

兔子:“嘶……老师,太紧了……”

毛熊:“那……这样呢?”

“还是太紧了……”

“那……这样?”

“嗯……”


真的被屏了?!!

兔子:“嘶……老师,太紧了……”

毛熊:“那……这样呢?”

“还是太紧了……”

“那……这样?”

“嗯……”



真的被屏了?!!

真相是假

【all兔】关于斯拉夫人的小妈文学

众所周知,斯拉夫人对种花家的兔子情有独钟。

东斯拉夫人是。

南斯拉夫人也是。

兔子刚出现在红营聚会时给大家吓了一跳。

红营只有兔子一个女性意识体。

于是乎,噩梦开始了。

兔子不会跳舞,但狙击很准。

她开始一边跟老师学华尔兹应付那帮小崽子的邀请一边教小意识体们狙击。

她不知道种花家在国际上是不是跟她似的忙都忙不过来。

跟老师结婚后清净了一阵,当然,也只有一阵而已。

这个该死的东斯拉夫人要拿珍宝岛,那可是种花家的地方。

打仗,打,大不了死拼,反正不可能割地。

等苏维埃死了,她头上没有悬着的利剑了,想跟红营的人好好沟通了,都没了。

他们好多人背弃了信仰,只剩下几个半大的孩子...

众所周知,斯拉夫人对种花家的兔子情有独钟。

东斯拉夫人是。

南斯拉夫人也是。

兔子刚出现在红营聚会时给大家吓了一跳。

红营只有兔子一个女性意识体。

于是乎,噩梦开始了。

兔子不会跳舞,但狙击很准。

她开始一边跟老师学华尔兹应付那帮小崽子的邀请一边教小意识体们狙击。

她不知道种花家在国际上是不是跟她似的忙都忙不过来。

跟老师结婚后清净了一阵,当然,也只有一阵而已。

这个该死的东斯拉夫人要拿珍宝岛,那可是种花家的地方。

打仗,打,大不了死拼,反正不可能割地。

等苏维埃死了,她头上没有悬着的利剑了,想跟红营的人好好沟通了,都没了。

他们好多人背弃了信仰,只剩下几个半大的孩子们。

偏偏这时候,南斯拉夫又没了。

她再也不敢想那几年种花家怎么挺过来,上司怎么挺过来的。

太苦了。

还好,还好他们两个的孩子都好。

又是东斯拉夫跟南斯拉夫。

阿弥陀……不对不对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南斯拉夫人生来的一个座右铭:撬东斯拉夫人的墙角。

塞尔维亚从小受到两句话的熏陶。

为了人民,为了兔子。

虽然他老爹不靠谱,但这句话确确实实是说到他心里了。

当然除了老爹刚走那几年自己有点失控。

不过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小妈文学Max


东斯拉夫就不用说了,毛熊,唯一的正宫。

半夜在床上抱着兔子委屈。

“不准跟南鹅建交!”

“为啥?”

“不为啥!”

我是正宫!那妖艳贱货来一次我拍一次!!

现在又来了个大毛。

“我爹是正宫!子承父业,我也是正宫!”


“莫斯科!三毛!京!出来!说了不准给大毛看《甄嬛传》!你们都干了什么??”

“他从哪学的??”

“兔子小姐……是前家主教的……”


兔:……?斯拉夫人已经提前教这些中文了吗??



“兔子我的!”

“小熊崽子我跟兔子结婚了!”

“那又怎么样?她不照样跟我南斯拉夫建交!”

“父亲……兔子在您身后……”


——END。



山有木兮

【炬火组】春风又绿莫斯科

◎我流那兔短篇一发完,关于正文与标题严重不符那些事儿√

◎熊兔2.0,半现实无性别,关于兔子大毛外出散心会发生些什么,是刀是糖请看完结尾再细论==,感情向预警,灵感来源:《散花》


        日暮时分,是黄昏的天色。


       长空深远无际,笼覆万里,洇染了远山与天际模糊的界限。落日翻涌沉浮于西山灿若莹酥的云层之间,弥漫百般烟火,渐坠没人珠白色的枕席,霞光金霭宛转流动,静好如诗。天地杏黄明净,地平线边沿,近于橘金...

◎我流那兔短篇一发完,关于正文与标题严重不符那些事儿√

◎熊兔2.0,半现实无性别,关于兔子大毛外出散心会发生些什么,是刀是糖请看完结尾再细论==,感情向预警,灵感来源:《散花》




        日暮时分,是黄昏的天色。



       长空深远无际,笼覆万里,洇染了远山与天际模糊的界限。落日翻涌沉浮于西山灿若莹酥的云层之间,弥漫百般烟火,渐坠没人珠白色的枕席,霞光金霭宛转流动,静好如诗。天地杏黄明净,地平线边沿,近于橘金色的迷昡光晕,是精巧天成的暖色琉璃圆球;往上色调则逐次浅淡,以至于天际另一端完全沦为柔和适眼的铅灰颜色,现出隐约着的繁星的阴影,且揉入一痕反着光辉的细细烟尘,作为生于海涛的艾芙柔黛特浮于东方,夜雾一般寂寥且沉静,永不枯朽的生命奇迹。


            一粒石子被紧绑小腿的钢头长靴轻微一踢,骨碌碌地滚至一旁,跌进杂草间隙的尘埃。


           山风流经大毛温软白净的面庞,莽榛野草的自然气息恍惚可闻,挽散两三绺浅棕色的翘曲鬓丝,半掩起光洁而几无瘢痕的明澈前额。她双膝无意识地舒展,习惯性眯起双眸,深入感受脸颊上柔顺而微末的触感,仿佛绒羽轻挠,荡却一切应当忘却的细尘,使人神怡心旷。



        她手掌加于膝上,望着红日坠处默默良久,侧过首时,另一只意识体恰好将身微微挪近她几寸。几乎是并肩而坐的距离,意识体乌黑平整的褶皱短裙拂过腿部,一道微细的古怪电流燎过静湖,麻意蔓至脚踝。


        大毛受了一惊。



        可能是她受惊吓后的反应太过直率,大过激烈,不受控制地喊叫一声,便向后退避,导致空气间僵滞少顷,不尴不尬。她再极小心地抬眼时,兔子正以迷惑不解且茫然无措的目光,像确认着某种什么,穿透心灵一般扫视着她。


        相当审慎,却明朗得不见半点尖刺。



        那道目光,沉闷压抑地袭至大毛两肩,令人忐忑慌张,不得动弹,柔和如缎,但近于残忍。  脆弱血管内流动的腥热化为冰窟,因不安而簌簌摇颤。


        她一慌神,便忘记了收敛掩藏,万种心思皆明晰无比地显现一一无论是微咬下唇的齿列,闪烁不定的眼光,亦或忽皱忽展的眉尖,颤抖着的肢体,  每一处看似隐僻且微不足道的罅隙,都分明透露出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


        兔子不言不语,盯她半晌,似乎仍十分困惑,不明白为何大毛神态举止如此怪异。过后,她轻轻舒出一口吐息,像确定了其中一个原因,稍垂睫羽,神色软和下来。


        大毛已做好相当的准备,不知道她将说什么。只是,兔子并未谴责她上一刻所表露的心绪,口吻却温和得如同羔羊。


        “亲,还是这么怕生吗?没关系啦,以后就慢慢适应了。我不会在意的,不要害怕。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在发抖吗,亲?”



        嗓音里,溢出一股亲切温良的气息,体贴得令人安心。愈是如此,愈使大毛感得心头无法避免的负罪感,觉得自己不应当想那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勉力支撑起精神,神色尴尬,答复道:


       “没什么事,Kuma。只是有点头晕。你带水壶来了吗,不介意的话,我想喝点水。”


       她一面答,一面疯狂挠首,半强迫性质地抹杀先前那点悸动,极力装作无事发生,尽管过程极其痛苦。



       兔子回过身,从腰上的青绿军用袋里摸出平日常用的水壶,细心地扭开壶塞,递给大毛。也许忆起什么相当有趣的过往,她盯看那厢大毛浑无节制,不顾规距地“吨吨吨”猛灌淡水,单手支着下颐,不自觉轻缓地笑笑,不以为意。


        “嗯嗯,我明白我明白,亲也别喝得太急,小心呛着。说起来嘛,亲应该还记得的,”兔子停顿了一瞬,“之前,你在我家的时候,总是偷偷去医务室喝医用酒精,也不知会一声,弄得我每次都很紧张,特别怕惹亲生气。”


        她似乎讲着讲着,忍不住出了半刻神,痴痴凝想着某段使人神往的逝去时光。闻言,大毛却微微一顿,暗自莫名,迟疑着,搁下水壶,不知从何做答——太奇怪了,她从未喝过医用酒精。


        Kuma,究竟在对谁说话?



        事实上,兔子并未意识到她的沉默以对,注意力暂时沉浸于对曾经的感伤与追怀,无暇抽身,托着腮出神半响,又道:“亲啊,那个时候,你对我还是很好的。就算喝假酒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也不会发火,第一个想起的是把笔记拿来讲课。不过,这么多年了,一直很想跟亲说,喝假酒真的对身体不好……”


       说前半段时,她口气俨然一派认真且微带感激的态度,略俯上半身,偏过面,笑着疑视另一只意识体,赤眸底部游荡着捉摸不定的狡黠星光与灼烫的热浪,很像是滚烫长河溶入一泓赤诚的热焰,落在人间,之后,唇角抵作一道教人心热的笑靥,稍稍一低眉,略显无奈忧愁,似觉好笑,神间却充盈着包容,凸显出一丝神异的特有魔力。



        片刻,兔子一皱眉,“哎呀”一声,从回忆里蓦然惊醒。她立刻咽回前言,温度冷却,不觉深感歉疚,赶忙道:


        “……对不起,刚才对亲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不要太在意啦。以后一定不会了。”


        她一面道歉,一面立起身,掸净衣上沾染的蒙蒙尘埃,神色甚是慌乱,勉强笑了笑  ,滞在原地几秒,努力装作镇定,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亲,嗯,种、种花家有点事情,我还没处理完。改日再散散心吧,今天实在没时间啊。”



        匆匆忙忙应付了几句场面后,兔子转身逃离。大毛坐于石上,眺望着兔子纤小的背影,逐渐消隐在西伯利亚蓊郁的秘林掩映之后,尘土在眼前落完。她想起前一刻,兔于注视她脸庞时,那往昔不曾见的炽热眼光,跃动着共同信念的痕迹。


        不免怔了怔神。



        她能从这位挚友瞳中模糊难辨、超乎现实的映像上,辨认出自己眉目的轮廓。两团嵌入星火的深赤眼眸,像另一个时空自己的

轮廓,颈上丰满细洁的法兰绒围巾被勾勒浅金镰锤纹路的圆徽取代,厚实大衣幻作军服的虚影,五官何其相似。一只早已消逝的过去的幽灵。


        她不认识鬼魂,但她猜中了免子看的是谁。


        只是,你看的那人,一定,一定不会是我吧。




END.

论我过去一个月才发现自己这一篇结尾很像之前的一篇这件事

/惊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