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炭时

45.6万浏览    495参与
北极没有企鹅
@不记名 给画的=3=这表情很...

@不记名 给画的=3=这表情很形象就是说

@不记名 给画的=3=这表情很形象就是说

年逾从心
长男不行啦! 觉得哥哥以后会给...

长男不行啦!

觉得哥哥以后会给长男压力哦⊙∀⊙!


勿转❌感谢!!!


长男不行啦!

觉得哥哥以后会给长男压力哦⊙∀⊙!





勿转❌感谢!!!


不记名

忙的差点忘记了,是去cp会带的无料,因为没几个也没寄摊,有想要的直接私信我到时候有缘领取(。)


忙的差点忘记了,是去cp会带的无料,因为没几个也没寄摊,有想要的直接私信我到时候有缘领取(。)


安诗祈
忙里偷闲画了🤣 总之就是御用...

忙里偷闲画了🤣

总之就是御用摄影师伊之助童鞋给柱们拍照的一个脑洞,有时间再画续集🤣

猪猪很困惑.jpg

忙里偷闲画了🤣

总之就是御用摄影师伊之助童鞋给柱们拍照的一个脑洞,有时间再画续集🤣

猪猪很困惑.jpg

数科是什么牛马
想问问有这张的另一半嘛? 图是...

想问问有这张的另一半嘛?

图是百度上找的

想问问有这张的另一半嘛?

图是百度上找的

年逾从心
杀了我吧! 好久都没发了!十分...

杀了我吧!

好久都没发了!十分抱歉<(_ _)>!

小可爱们不好意思(T ^ T)!

给你们补偿一下!

杀了我吧!

好久都没发了!十分抱歉<(_ _)>!

小可爱们不好意思(T ^ T)!

给你们补偿一下!

芷青潭

鬼灭密室逃脱1.5(这密室竟然要有剧情了)

1.9k+。没想到吧,竟然有月更(被打死)

ooc属于我。

大纲已经写好了(这不是开坑前做的事情吗?!)密室结束会有游戏剧情复盘。坑应该不会坑的大不了放大纲(bushi)


“这灰尘,味儿还挺足的。”一进了暗房,善逸捂着鼻子囔囔道。

“按道理来说新装修的房子不能这么脏吧……这里怎么还放了把扫帚,难道要我们自己打扫??”

“先别讨论这些了,”时透观察了暗房内的各个角落,失望地开口道:“什么啊,这里就一把扫帚啊。”

“要是有什么很瞩目的东西我肯定也会发现后告诉你们的,”炭治郎将提灯搁置在一边。

灰扑扑的墙壁被扫把掸了几下,一个字也没有。

“再前面就是我刚刚被关的地方了,你们想要往...

1.9k+。没想到吧,竟然有月更(被打死)

ooc属于我。

大纲已经写好了(这不是开坑前做的事情吗?!)密室结束会有游戏剧情复盘。坑应该不会坑的大不了放大纲(bushi)


“这灰尘,味儿还挺足的。”一进了暗房,善逸捂着鼻子囔囔道。

“按道理来说新装修的房子不能这么脏吧……这里怎么还放了把扫帚,难道要我们自己打扫??”

“先别讨论这些了,”时透观察了暗房内的各个角落,失望地开口道:“什么啊,这里就一把扫帚啊。”

“要是有什么很瞩目的东西我肯定也会发现后告诉你们的,”炭治郎将提灯搁置在一边。

灰扑扑的墙壁被扫把掸了几下,一个字也没有。

“再前面就是我刚刚被关的地方了,你们想要往前看看吗?”

“我看暂时不用了,炭治郎。”扫把中掉出一片纸片,离得最近的人拾了起来。

“困在画境里的人,把光带到柜子另一头的房间,点亮真相,离开吧。

著:马良”

“马良?”跑到最前头的炭治郎转过身来,重复了这个落款。

“莫非是那个马良,神笔马良?”这个传说故事曾经成为善逸梦中的妄想。

“这个密室怎么连中国的主题都偷过来了?”

“搞啥子鬼哦,之前不是那小屁孩妈妈吵着要削他,削我们,现在怎么扯到故事人物了?”

“说不定只是借用了这个名字吧。话说重点难道不是前面的话嘛,这个意思是只要大房间亮了我们就能出去了?善逸,时透,你们觉得呢?”

“啊超级麻烦啊————不谈什么马良了,炭治郎你那边的柜子门是锁着的吧,那我们岂不是还要回去。我可一点的都不想见到那个可怕的女人了!”

“炭治郎。”时透突然叫了炭治郎的名字,目光细细地盯着他的脸颊。

炭治郎被这双鬼火般绿油油的眼睛竟看得有点发怵,他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怎么了?”

另外两人也顺着时透的目光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两人也倒吸一口冷气。

“那句话先不提了,现在另一个重点是————

炭治郎,你脸怎么了?”

“我的脸?啊,那不是之前游戏的惩罚吗。啊,莫非是大花脸吓着你们了?”炭治郎这才恍然大悟,放下手来。

可当他看向自己的指尖,却是一片猩红。

“你还是别抹了吧。”善逸别过头去。

炭治郎脸上,是三道糊成一团的红漆。

“红色不是时透负责的吗,可是出错的都是我,按道理都是蓝色才对吧?”

黑成一团的柜子里找不到三支笔,同样黑成一团的房间内也看不到三道血般鲜红的痕迹。

而有了光,什么都看的清了。

时透反而一点都不意外,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难怪,我那个机器最后多按了,游戏也没有失败。”

“看来,控制这个游戏的,不完全是我们自己呢。”

 

“这算一个提醒吗,”炭治郎把脏手蹭在靠着墙壁的扫帚柄上,“我们或许应该回去检查一下那台机器?”

“时透,我有点无法理解你舅舅设计这间密室的思路了。一切就像被安排过一样的诡异。”

“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我舅舅是怎么想的。唔,先不急着回去,让我那如果玩家刚刚那个游戏一遍就通过了,会发生什么呢,那玩家还能得到这个‘莫须有’的提示吗?”

“回去想个办法把他们语音库偷出来听吧。”

“也不是不可以。”

 

监控室。

“老板,他们在没用的地方是不是耽搁的时间有点长了?”

“那张纸条是谁放进去的?”

“老板?”

“他们下一步的提示,不应该是这个纸条。这张纸条不是应该像我们安排的那样,躺在最后那个房间的桌子上,等到他们到达以后,提醒他们完成游戏的最后一步?”

“您的意思是,游戏顺序被打乱了?”

“我的意思是,”时透的舅舅,继国严胜,站起身,看着属下的白衣和手上乱蓬蓬的鸡窝头发。

“那张纸条,之前一直好好的。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进去过。”

“老板我没动过啊。”

下属的嘴唇抖了起来。

“老板,”他不敢看那道深邃的目光,“你可别吓我。”

继国严胜突然笑了,他拍了拍属下的肩,

“没事,别这么紧张。我出去方便一下,有劳你看着监控室了。”

说罢,潇洒抽出几张手纸,离开了房间。

 

 

四个人还是顺着之前的路有回到了小房间。正如时透之前推断的那般,屋内不复之前的一片漆黑,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红光。

一如第一个屋内那样诡异、黯淡的猩红色。

 

下了床的梯子,凑近了看,红色的画板上亮起了液晶屏。

上面写着一段话:

挑战者们你们好——

恕我私认为这样的称呼才能体现对你们的尊敬,请见谅。我想你们一定很好奇这间屋子发生了什么。什么?你说你不好奇,你只是一个玩家?不好意思,很抱歉对你们的这场游戏体验造成困扰。不过你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吧。

没有找对方向的挑战者可是无法离开这个房间的哦。你们总得搞清楚这里发生过什么。

我可以给你们一点提醒,不过,作为报偿,你们得帮我找一样东西,它就在客厅里。

你们想问我是谁?

不过是同样一个困在这里的作品罢了。

 

落款:不是画板的画板先生

 

“看来我们有事要做了。”

“炭治郎,你说话前要不先把脸擦一下?看着挺瘆人的………好了好了别抹了。真见鬼,这颜料真是奇怪……”

善逸自言自语地接着补充道,“我画画用的红色颜料可没这么像鲜血。”

“该不会是用硫氰化铁涂的吧,那炭治郎可要小心,不要把这种化学物质吃进去啦。”

硫氰化铁又是什么东西。”

“伊之助,敢情你高中的化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重聚的一行人似乎心情很是不错,气氛也格外欢快。几个男孩子有说有笑地像房门外走去,丝毫没有想过外面在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呢,不过又是什么别的游戏罢了。”



最后加张炭时私货。

和太阳一起落下的银杏叶。


不记名

打算cp29的时候印点吧唧玩,还没决定印哪版

打算cp29的时候印点吧唧玩,还没决定印哪版

芷青潭

鬼灭密室逃脱1.4(新的道路出现了!)

这篇是1.7k+,讲得内容也少了点。第二关结束啦。

注意有轻微炭时。ooc属于我。

3。

2。

1。

“蓝色!”

本大爷可不会再犯这种被大家看不起的错误了。

“红色!”

冷静,这根本不难,只要大家再次稳定发挥,一定可以救出炭治郎。

“黄色。”

屏幕里,炭治郎的神情算不上慌张,吐字清晰,只是额前薄汗分外清晰。但善逸觉得身上痒痒的,好像那几滴汗水流到了自己身上。

被抓的不是自己,这个房间也是安全的。

不要去想失败了会发生什么。

这个故事也只是在讲一个不被母亲允许画画的孩子罢了。


“橘色,时透准备!”

原来时透是红色啊。炭治郎对着黑色的麦克风,愣了神。...

这篇是1.7k+,讲得内容也少了点。第二关结束啦。

注意有轻微炭时。ooc属于我。

3。

2。

1。

“蓝色!”

本大爷可不会再犯这种被大家看不起的错误了。

“红色!”

冷静,这根本不难,只要大家再次稳定发挥,一定可以救出炭治郎。

“黄色。”

屏幕里,炭治郎的神情算不上慌张,吐字清晰,只是额前薄汗分外清晰。但善逸觉得身上痒痒的,好像那几滴汗水流到了自己身上。

被抓的不是自己,这个房间也是安全的。

不要去想失败了会发生什么。

这个故事也只是在讲一个不被母亲允许画画的孩子罢了。

 

“橘色,时透准备!”

原来时透是红色啊。炭治郎对着黑色的麦克风,愣了神。

就算他们输了,自己的状况也不会再糟糕了。那如果他们赢了呢。

出柜然后和鬼女士来个大大的拥抱?

想到这儿,他打了个哆嗦。

“zi色。”

“炭治郎你说清楚一点!你想被关到游戏结束吗?”

“紫!色!”

“紫色!”

想什么呢。无论怎么样,真不想看到时透和那两个家伙发生更糟糕的情况啊。

他打起了精神。

 

“黑色!全部都按!伊之助你再摁错小心我咬你!”看着游戏进度条落入尾声,直到一个鲜红的“你已完成任务”提示语出现,善逸如释重负,直接向后仰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房间的音乐声骤停,拖下一声长叹,房间灯光骤暗,机械声如雷炸耳。

一屁股坐地上的善逸差点被直接送走。

 

“哇这是什么情况伊之助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啊你别碰我这是什么东西嗷嗷哦嗷嗷是滑溜溜的蛇救命救命伊之助你听见了吗救命啊炭治郎在哪里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别摸我胳膊了。”摸黑中善逸异常精准地冲了一个有人的方向嗷嗷大叫,伊之助又是嫌弃又是害怕,打着浑话平和气氛道,“这龟孙、我们帮了他怎么还把灯给俺扬了。”

角落的高处,一小盏灯着潜进了房间,众人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小灯很暗,只能看出有一双手提着它。

“炭治郎,是你吗?”在另一个角落,时透对着那盏灯突然喊道。

“时透!你们没事真的太好了!”

“啊炭治郎什么时候会飞了?!”

“炭治郎,那是一个双层床,你小心点下来。”

什么鬼,善逸默默地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吐槽床上面竟然有小门还是出口竟然会在床上面。

四人向下落的灯光闪烁处聚拢,再次团聚,可谓喜上眉梢,只是时透黑着一张脸,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抛弃的缘故。

炭治郎开口道:“我刚才被关的柜子后面墙壁中出现了出口,我钻出去后是一个楼梯,上来后就从床上这个小出口爬出来了。”

“也就是说这两个房间是联通的?”

“看样子是的。我确实是被塞到了主卧的柜子,柜子似乎也没感觉到有被移动过。”

“那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简单地交流情况后,众人又安静了下来,小男孩并没有带来新的提示。

时透见大家都不说话,询问炭治郎道:“你怎么把这个灯拿来的?”

“因为这个灯是放在出口内侧,挡到我的路了,所以我就顺便拿出来了。”他顿了顿,“看来这么做是对的,这里也是一片漆黑,真不知道你们刚刚怎么度过的。”

“那倒也不是,”伊之助插嘴道,“其实游戏的时候我们这里还有灯的。但游戏结束灯就灭了。”

“炭治郎,楼梯暗道那边也是黑的吗?”一直在动脑子的时透显然想到了什么。

“不是啊,出了柜子以后,那段路是亮的。”

“走,上床。”

“欸欸欸欸时透君不要乱走啊—————”

“上床还真是让人遐想的词汇。”“定海神针”炭治郎回归后,情绪稳定的善逸一下子get到了时透的意思,但还是趁机打趣这二位朋友。

“善逸也明白什么意思了?”炭治郎惊讶着,也不拦时透。时透便扶上了爬梯。

他回眸,会心一笑,“他已经给过提示了哦。”

“‘跟着光走’,炭治郎和伊之助忘了吗?”

“俺可没忘,这可是俺触发的线索!”

“原来如此!”

房间突然转黑显然是有意而为,那么放着灯的暗道就象征着光的来源。

“时透你第一个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炭治郎的柜子那里锁着的话,这个通道也不应该会再出现其他人的。”时透自信满满。炭治郎跟在他的身后,和善逸二人居于中间的位置,而大大咧咧的伊之助承担了一行人的末尾。

 

监控室内。

“你侄子还真是厉害呢。”

“呵,那就‘点到为止’的加点难度吧。

毕竟,既然‘门后有门’,暗道后的暗道也不要浪费了。”

至此为止,截止四人第二关总用时49分钟,可喜可贺。

(未完待续)

(备注:可以猜猜总用时哦!前文其实就已经有安排了~这章短了点,主要找一个回来填坑的手感。)


醉生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p1准备重新上色,可线稿早擦没了ww

炭时向,注意避雷,人体和脸画崩不是一天两天了,哎。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p1准备重新上色,可线稿早擦没了ww

炭时向,注意避雷,人体和脸画崩不是一天两天了,哎。

醉生
想哥哥了...... 动作僵硬...

想哥哥了......


动作僵硬透了但还是想画www,想着快开学了赶紧画,明天大概会画第二张,一天一张肝到开学,奥利给!

我磕炭时!!!!!

想哥哥了......



动作僵硬透了但还是想画www,想着快开学了赶紧画,明天大概会画第二张,一天一张肝到开学,奥利给!

我磕炭时!!!!!

芷青潭

鬼灭密室逃脱1.3(炭治郎营救计划)

照例还是3k+字。本关算是善逸高光关卡~ooc属于我。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废话这么多还没写完一关。

表达内容可能很累赘。。。但大家相信我,这家密室店的重恐绝对甩这间密室几条街!(如果能写到的话。。。)


“刚刚那个是鬼吧,长得太吓人了吧?”善逸第一个冲进了次卧,此刻的他心有余悸,对那张惨白的脸看得真切。以胆大著称、进密室前吵吵囔囔要一个人打十个鬼的伊之助也是被吓得躲进房间蹲下来后一言不发。

时透发现了盲点。

“炭治郎呢?”

“他好像被那个‘鬼’抓进去了。”善逸有点迟疑。

时透坚定地大步迈向门口,“我要去救他。”

“等等你先别急————”

“家里老头子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没...

照例还是3k+字。本关算是善逸高光关卡~ooc属于我。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废话这么多还没写完一关。

表达内容可能很累赘。。。但大家相信我,这家密室店的重恐绝对甩这间密室几条街!(如果能写到的话。。。)



“刚刚那个是鬼吧,长得太吓人了吧?”善逸第一个冲进了次卧,此刻的他心有余悸,对那张惨白的脸看得真切。以胆大著称、进密室前吵吵囔囔要一个人打十个鬼的伊之助也是被吓得躲进房间蹲下来后一言不发。

时透发现了盲点。

“炭治郎呢?”

“他好像被那个‘鬼’抓进去了。”善逸有点迟疑。

时透坚定地大步迈向门口,“我要去救他。”

“等等你先别急————”

“家里老头子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伊之助开口了,罕见地主动对剧本了,“那不是小男孩他妈吗,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里呢?”(因为这是人家的家)

像是为了缓和次卧三人组的状态,房间的灯开了,照得房间通亮通亮的。这是一个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孩子卧室,不像外面的大厅堆满了各类杂物,打扫得颇为整洁。四平八方的房间四个角落分别摆放了三块长得像画板的游戏机,和一个上下结构的双人床。

时透显然还是放不下炭治郎,但房间的丝丝诡异还是让他停下来认真打量,他指着那个双人床开口道,“小男孩并没有提到过他有兄弟姐妹,那为什么要买这样一个床呢?”

他们几个人干脆一起坐到了卧室正中间的一块小熊毛毯上,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也不一定真的是两个人睡吧。可能那孩子喜欢睡上铺,下铺用来放东西呢?”

“万一他其实有个双胞胎兄弟呢?”时透喃喃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说给自己听。

“那个游戏机是可以玩得嘛?”伊之助又坐不住了。方才被鬼支配的恐惧似乎一下子被忘得干净。

“按道理来说系统应该有提示。我们是不是没有触发?”(不,宝,是密室的工作人员还不太靠谱)

果不其然,一块游戏机亮了起来,一张大脸贴上了屏幕,炭治郎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他焦急地开口道,“时透,善逸,伊之助,你们还好吗?”

几人发现炭治郎并无大碍,仿佛吃了根定海神针似的,嘻嘻哈哈玩笑起来。

“我们在另一个房间。炭治郎你脸怎么变这样了哈哈哈哈。”

“炭治郎你没事吧?”

炭治郎觉得作为唯一一个倒霉蛋,自己的处境一点都不好,但他也不想让他人担心,放轻松开口道,“我还好啦。”

此刻他手上个挂了一对手铐,整个人被小男孩妈妈塞进了一个柜子,眼前只有一个写了系统提示的小屏幕发着光,透过那一点光,炭治郎还看到柜子里有一个机械手握住的笔。

时透捕捉到屏幕里炭治郎脸上的一抹苦笑,还是有些站立不安。

“既然你们这边是能听到我的声音,那我就把我看到游戏的规则读给你们听吧。”

游戏规则如下——

《营救计划》

被抓人会看到被提示各种颜色,之后通过麦克风报给营救人,而营救人需要通过合作用三个机器合成该颜色,游戏通关后,被抓人将会被释放;

——如若失败,被抓人将会受到惩罚。祝诸位玩家游戏顺利!

“所以还是要姑且拜托你们认真玩。”炭治郎嘴角抽动着对着黑掉的屏幕挤出一个笑容,他只能勉强猜测众人的状态。

善逸大概会缩在角落说噫噫噫好可怕我不要玩这个游戏了、反正是炭治郎受惩罚这样子的话吧。伊之助大概会骂骂咧咧提着善逸的脖子让他好好玩吧。

至于时透。

那两个人那么不靠谱,时透会害怕吗……毕竟他那么怕鬼……(详见校园系列《怕鬼》 )

游戏的微恐程度……说实在有点超出预想范围了。这种肢体接触的真人npc怎么看着都不像是微恐的了。

(不你们玩下个密室就回发现这个密室多么和善了,人家大妈都是微笑着把你踢进来的。

哦对了,她是戴着长发女鬼统一款贞子头套,但她真的有在笑!)

 

炭治郎胡思乱想的时候,另一个房间也没闲着。大家内心对密室的游戏机制默默嫌弃了一秒,然后——

伊之助扶着善逸的肩,瓮声瓮气道:“好可怕,我不想玩了。”

善逸:???

善逸回手一掏,愤怒地喊道:“好你个伊之助抢我台词是吧,你给我等着,爷罩着你这个孙子。这种情况下,我怎么会放着我儿子不管呢!我要是不敢玩我就把我名字倒过来写!!”

善逸因为朋友一下子就变得热血了呢……”时透手肘撑着脸,抵在游戏机画板上。

“……时透?”

“啊游戏好像开始了!”

 

炭治郎透过质量堪忧的传话筒勉强捕捉到了些关键词,神情更加哀伤了。

不过时透等人的游戏机画板的屏幕质量显然也有些问题,炭治郎挪了挪脸,屏幕里“哈哈镜”款炭治郎就只剩下鼻孔了。

“各位玩家,请站在画板前,聆听同伴的语音,需要绘制颜色的玩家请按下画板上的按钮。如若有玩家忘按或者错按,错误的颜色将会被画到你们伙伴的脸上。

那么,游戏正式开始——”

战鼓声响。

善逸伊之助连忙停止斗嘴,跑到另外两台机器前。

另外一个房间的炭治郎也不敢怠慢,毕竟惩罚的还是自己,看到屏幕上的颜色后,他连忙大喊,唯恐对面听不清他的声音——

“红色!”

“啪!”

“啪!”

“游戏失败。实行惩罚后将在10s后重新开始。”

“怎么回事,谁多摁了?”

“我是黄色,我刚才没按。”善逸举手。

“哈这个还要看颜色的?”伊之助震惊,到处翻看机器,“我是啥颜色?”

“我屏幕上贴了红色,你屏幕上没有吗?”

“没——有——啊——”

“啊要开始了,快准备下一轮。”

 

炭治郎眼睁睁地看着柔软的笔尖在自己脸颊划了一笔,他脑子里也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的小伙伴是个什么情况。

“伊之助你是蓝色。”时透指着屏幕分析道,“你看炭治郎脸上被画了条蓝线。”

别说还挺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把他抓进去的大妈直接帮他画的。

 

“蓝色!伊之助!”新的一轮开始了,炭治郎又对着麦克风大喊道。通过对话,他分析出三个人应该分别代表了红黄蓝三色,其中蓝色是伊之助。

“好嘞。”振奋人心的鼓点声在房间里哐哐当当

“黄色!”

“是我的,你俩别抢。”嗯,这个声音听着是善逸?

“红色!”炭治郎一轮一轮地报着颜色,小伙伴们也都在暂时很给力。微恐密室的优点就在这里体现出来了,如果是个中恐,怕是屏幕上就要跳jump scare(鬼脸)了,指不定房间床板子底下钻出来个鬼拍拍肩给大家说新年好。

但就是这种情况下,鼓点一下下敲着,次卧的灯光也像ktv里借来的,喝饱了酒似地不停闪烁着。三人又是分居一角,掌心噙出薄薄一层汗来。这时候炭治郎迟疑地声音传来:

“……橙色?”

“啪。”

“游戏失败。实行惩罚后将在10s后重新开始。”

“伊之助你按个啥?”

“哈?”

“橙色说明是黄色加红色,我和时透摁按钮就行了。你个蓝色按个啥。”

“老子又不是学艺术的哪弄得清……话说那还有啥时候我要按?”

“紫色和绿色。记清楚了!”

“没事没事,下回注意一点。啊!”

“时透,时透,你怎么了?”

“炭大头槌你急个啥。”对于这种题目还算得心应手,再加上嘲讽了伊之助,善逸在这种半黑不黑的密室里也不那么紧张了。密室密室,就这密不透风的小卧室,鬼也钻不进来。

没有鬼,那都好说。

“卧了个大槽*******欸时透你怎么跑过来了,下一轮马上要开始了!”

时透有些面色苍白,他指了指自己画板的方向,“我那儿好像听不见另外一边的声音了,炭治郎的脸也看不见了。”

这咋能呢,善逸听了也是纳闷不已。

“各位玩家,现在插播一条提醒,当玩家们失败第二次之后,每失败一次将会有一个画板无法听见求救同伴的声音。但玩家们配合失败超过四次,游戏失败,被抓玩家将无法被救出。救援玩家所处房间将熄灯,失去房间庇护,恶鬼也将四处游荡。祝诸位玩家游戏顺利!”

“*(某种植物)”

“那不就是微恐改中恐,还有这等好事?”

“拜托你们想想办法,我可不想一直被锁在这里……”

“第三轮游戏开始——”

“时透你先快回去,我会喊你的——”

“你是红色,对吧?”

 

接下来的游戏中,炭治郎每冲麦克风喊一次,喇叭里就传来两声铿锵有力的复读。

“红色!”“红色!“

下次玩密室一定给鼓膜买个保险,嗯。

众人众志成城,一台机器的失灵显然并没有对进度产生实质性影响,游戏接近尾声,屋内的黑暗更加凝重,鼓点声似乎将要缓和下来。

 

“黑色!“

“黑色!“”黑色!“

……

……

……

“游戏失败。实行惩罚后将在10s后重新开始。”

“你俩不会都没按吧。”善逸表情纠结,屏幕里清晰得传来炭治郎倒吸冷气的声音。

“我按了呀。”啥都看不见的时透瑟瑟发抖。

“啥?我不是只要按蓝绿紫吗?啊我这里也看不到炭治郎了。”

“炭治郎说他出来要一头撞死你,伊之助。”

“我没有善逸你别生气,我没讲。”

 

“就剩我这里看得见了。我来传声音,你们都听清楚了。”善逸几乎分不清自己是镇定到了极致还是紧张地脑子都在嗡鸣,一想到游戏之前冷冰冰的声音,腿好像就要抖成筛子似的。

“最后一次,我们不能再输了。”

“伊之助你个大棒槌子,记清楚了红黄蓝相加才是黑色。黑色,所有人都要按!”

(未完待续。下一关,到底是炭治郎成功获救,还是百鬼夜行呢?)

彩蛋——

监控室:

“那个红头发的孩子不是更适合留在房间当红色画笔吗?把你侄子抓进去不是更好吗?”

“我也想可是他不在门口还跑得飞快。不能舍近求远啊。”

“那要是没人站门口怎么办?”

“还有一套语音。都没抓到就‘鬼’来报颜色。”

“反正他们都得玩。”

“老板英明。”

 

“话说是不是难度太高了?”

“这里拖时间的话就会影响后面进程了。反正后面一关都是去开那人被关的门。3个人还是4个人做罢了。”

“可是,他们赢的话那人不就被放出来了吗?”

“又不是前面一个门。”

“老板,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是问题宝宝吗事这么多。接着看不就行了。”

“那你啥时候写啊?”

“有人催就行。每次写满3k字很累的。”


不记名
草稿意思意思行了,就是那个Ja...

草稿意思意思行了,就是那个Jake-O pose

草稿意思意思行了,就是那个Jake-O pose

爱的战士
我又捏了 捏脸软件真好用

我又捏了 捏脸软件真好用

我又捏了 捏脸软件真好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