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炭治郎

25.5万浏览    5432参与
言焉

我想多打点标签,阿b不火啊。

我想多打点标签,阿b不火啊。

暖小阳

虽然说这集就要开始刀了,但善逸和猪猪的这个梦真的是笑死我了(ಡωಡ)

虽然说这集就要开始刀了,但善逸和猪猪的这个梦真的是笑死我了(ಡωಡ)

画画的金镣and写文的修年
占tag致歉 发晚了,本来应该...

占tag致歉

发晚了,本来应该在之前就发的。

收到的时候真的出乎意料,比预料的早。

还是第一次买质量这么好的本子!!

千明番大大的无料都有一点细闪真的巨好看!

说实话棒球pa橙皮老师出到第二季的时候我就在看,后来听说要出本了真的特别激动。更何况后来发现画无料的大大都是我超级喜欢的卡密!!

是第一次认真蹲预售买的同人本,以后会一直支持炭善区的大大们创作和产粮的!!!!

对了我是炭善激推,欢迎扩列!!!!!!!!!

占tag致歉

发晚了,本来应该在之前就发的。

收到的时候真的出乎意料,比预料的早。

还是第一次买质量这么好的本子!!

千明番大大的无料都有一点细闪真的巨好看!

说实话棒球pa橙皮老师出到第二季的时候我就在看,后来听说要出本了真的特别激动。更何况后来发现画无料的大大都是我超级喜欢的卡密!!

是第一次认真蹲预售买的同人本,以后会一直支持炭善区的大大们创作和产粮的!!!!

对了我是炭善激推,欢迎扩列!!!!!!!!!

gorgeous
昨天补完了鬼灭的电影,睡着的善...

昨天补完了鬼灭的电影,睡着的善逸,雷霆一闪,整列车厢像在开迪厅:弥豆子妹妹,由我来守护

昨天补完了鬼灭的电影,睡着的善逸,雷霆一闪,整列车厢像在开迪厅:弥豆子妹妹,由我来守护

凯西_
已经快一年没有画过炭只狼了

已经快一年没有画过炭只狼了


已经快一年没有画过炭只狼了


楠野君_

【无惨炭】上弦之零(11)

无惨重生保留记忆  ✓

炭治郎也和无惨一同穿越,但炭治郎失忆并且被无惨养黑  ✓

这个世界线上有两个两个炭治郎:

一个长发带黑的重生炭(炭治郎)无惨为了让炭治郎完完全全是全新的就以零称炭治郎

另一个是原来世界线的剧情炭(灶门炭治郎)

本人只看过动漫没看漫画所以有什么细节或者其他的欢迎提出来哦~如果没注意的话那就当做私设吧

私设可能有一点,十二鬼月都对重生炭友好向,鬼杀队不一定了就

惯例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文走起(  ̄▽ ̄)/


24.

零跪在无惨面前,前额放在手背上,好久都没有这样规规矩矩地像其他鬼月一样行礼了。...

无惨重生保留记忆  ✓

炭治郎也和无惨一同穿越,但炭治郎失忆并且被无惨养黑  ✓

这个世界线上有两个两个炭治郎:

一个长发带黑的重生炭(炭治郎)无惨为了让炭治郎完完全全是全新的就以零称炭治郎

另一个是原来世界线的剧情炭(灶门炭治郎)

本人只看过动漫没看漫画所以有什么细节或者其他的欢迎提出来哦~如果没注意的话那就当做私设吧

私设可能有一点,十二鬼月都对重生炭友好向,鬼杀队不一定了就

惯例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文走起(  ̄▽ ̄)/


24.

零跪在无惨面前,前额放在手背上,好久都没有这样规规矩矩地像其他鬼月一样行礼了。


无惨背着身,没有看零。


【零。】


一股寒意,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寒意与危险的气息压在零的身上,零瞬间感觉呼吸都重了但是又不敢出大气,零吓了一跳,楞在了那里。


此时还在零没有缓过神来思考当前的时候,无惨一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零的面前,掐住零的脖子,眼神里是零从来没有见过的愤怒与冷漠……


【以后要是再敢打探我的行踪那你就可以滚出无限城了。】


【不要妄想违背我。】


【明白了吗?】


无惨的血瞳好像要吃人一样,零此时被惊到了,大脑一片空白,【无……无惨大人……!】可是当零刚刚开口,无惨就将他松开,稍用力地丢到一边,离开了,消失在了零的眼前。


零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哽咽地出不来又下不去,忍着泪水和哭咽的声音,带着哭腔和那略微颤抖的声音,在原地憋出来了句话。


【我……】


【我错了……无惨大人……】


可是这里现在只剩零一个人。


终于。

零憋不住,哭了。


无限城内有一个声音很小很小,小到只有在耳边才能听见的哽咽抽泣的哭声……


我只是……只是想要更加接近了解无惨大人,了解无惨大人,能够真正地走进无惨大人,就像……那对兄妹一样。一样的亲人,不顾一切。


不,是超过。


我真的……好羡慕啊。


















(睡觉💤之前更的,太晚了,就很短…)

预告在彩蛋里(预告很水就一句话)






深海の孤独の花音

大哥没了(ಥ﹏ಥ) 今晚哭断气了属于是 为啥老福特只能发十张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大哥啊哇哇哇呜呜呜呜呜呜

大哥没了(ಥ﹏ಥ) 今晚哭断气了属于是 为啥老福特只能发十张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大哥啊哇哇哇呜呜呜呜呜呜

深海の孤独の花音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爆哭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大哥啊啊啊呜呜呜!大哥别走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º·(˚ ˃̣̣̥᷄⌓˂̣̣̥᷅ )‧º·˚看完剧场版的我已经哭死了啊啊啊啊!大哥!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爆哭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大哥啊啊啊呜呜呜!大哥别走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º·(˚ ˃̣̣̥᷄⌓˂̣̣̥᷅ )‧º·˚看完剧场版的我已经哭死了啊啊啊啊!大哥!

Ray
鬼灭著名oped场景之 月亮?...

鬼灭著名oped场景之

月亮🌜!

鬼灭著名oped场景之

月亮🌜!

鸣佐什么的最好磕了

建议改为:音       柱


视频来自网络哦~

他在狂笑!!

建议改为:音       柱


视频来自网络哦~

他在狂笑!!

枕么让-

【鬼灭乙女✨】糟糕!被发现了!

大家好!!!!是清水意识流小甜饼!

斯咩马赛好久没有更新这个合集了😋

【突然诈尸】无限列车b站终于有了!庆祝庆祝!

内容大概就是你偷亲他们被发现了ww不同设定场景

本来想写比较s的,怕过不了审换成小甜饼

文笔没有,ooc有一大堆,不适退出阿里嘎多!

炼/弥/炭

投喂解锁短打忍姐噢

这次就这么多!以上可以的话冲冲冲!!


炼狱杏寿郎:


平日里活力满满的炎柱很少有这么疲惫的时候呢。


杏寿郎刚出完任务,许是太疲惫了,回到家就睡下了。你没有事干,就坐下了他的旁边,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移到了他的脸上。


平日里一直上扬的嘴角在此刻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在睡梦中时脸部...

大家好!!!!是清水意识流小甜饼!

斯咩马赛好久没有更新这个合集了😋

【突然诈尸】无限列车b站终于有了!庆祝庆祝!

内容大概就是你偷亲他们被发现了ww不同设定场景

本来想写比较s的,怕过不了审换成小甜饼

文笔没有,ooc有一大堆,不适退出阿里嘎多!

炼/弥/炭

投喂解锁短打忍姐噢

这次就这么多!以上可以的话冲冲冲!!




炼狱杏寿郎:


平日里活力满满的炎柱很少有这么疲惫的时候呢。


杏寿郎刚出完任务,许是太疲惫了,回到家就睡下了。你没有事干,就坐下了他的旁边,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移到了他的脸上。


平日里一直上扬的嘴角在此刻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在睡梦中时脸部线条似乎都变得柔和了起来,乌黑茂密的睫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


他不仅是一位柱,他也是一位普通人啊。他也会感到疲劳与乏累。


想到这里,一阵心疼从心底溢出。


嘴巴微微凑近他的脸颊,意向中的柔软触感却并没有传来。


你一抬起头,却发现炼狱已直起身,疑惑地看着你。


是在外杀鬼太久了,警戒心都变强了吗。


“原来是夫人啊,察觉到气息条件反射就坐起来了。话说刚刚凑那么近夫人是想做什么呢?”是熟悉的爽朗声音。


此刻你又却无颜开口,“没……没什……”话还没说完,额头上却传来温意。


“夫人不用小心翼翼的,以后直接和我说就好了!”




不死川实弥:


今天不用出任务,你就和不死川在附近散步。

走到一棵樱花树下,你们停了下来,在树下坐了下来。


“今年的樱花真的很美呢,你说是吧实弥?”你推推身边的人。

“不就是几朵花吗。”虽是这么说,但是眼神却静静跟随着头上的樱花树。


此刻的时光静谧而又柔美,真想永远记录下来呢。


你轻轻抓起他的手,看着实弥盯着樱花还没缓过神的样子.


手里的这只大手指节算不上细长,甚至还有些许粗糙,皮肤表面青筋暴起,甚至还有些许伤痕。可那是有力的,能给予你最大安全感的一双手。


你盯着那些伤痕。

“当初他该有多痛啊。”

你轻轻把他的手拖起来,虔诚地闭上眼,想要用亲吻的方式使他不那么疼痛,即使这条伤疤早已愈合。


就当快要触碰的时候,手中一空。

“你在干什么!老子就一下子愣了神你就想对我做点什么事。”他挖苦你。


你一听这话就委屈了。“看到了你的伤疤,就想着当初的你该有多痛啊。”


是一阵沉默。

“已经不痛了。”突然,后脑勺一沉。

热烈又深情。





灶门炭治郎:


这节课下课后是大课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许是昨晚没有睡好,或者是有点累,炭治郎下课后就趴在了桌子上小憩。


你坐在他旁边,看着刚刚沉入梦乡的少年,开始摩挲起他的眉眼。


果然好看的男孩子连睡觉都好看的。

他如太阳,把温暖撒向众人。可是现在,太阳也要休息了呢。


你看着他略显婴儿肥的脸,起怪心思地捏了捏,手感意外的很好

不知道上嘴是什么感觉

事实证明,你也这么做了,就当你美梦就要成真时,炭治郎却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啊咧,xx同学在做什么?”他看着你放大的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哎地开口问你。熟悉的声音窜入耳廓,你惊得一下子跳开。


“噗嗤,xx酱真是可爱呢。”



END.

我好短

楠野君_

【无惨炭】上弦之零(10)

无惨重生保留记忆  ✓

炭治郎也和无惨一同穿越,但炭治郎失忆并且被无惨养黑  ✓

这个世界线上有两个两个炭治郎:

一个长发带黑的重生炭(炭治郎)无惨为了让炭治郎完完全全是全新的就以零称炭治郎

另一个是原来世界线的剧情炭(灶门炭治郎)

本人只看过动漫没看漫画所以有什么细节或者其他的欢迎提出来哦~如果没注意的话那就当做私设吧

私设可能有一点,十二鬼月都对重生炭友好向,鬼杀队不一定了就

惯例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文走起(  ̄▽ ̄)/


21.

鹅毛大雪席卷而知……


“为什么……”


寒风就像刀片划过炭治郎的脸颊...

无惨重生保留记忆  ✓

炭治郎也和无惨一同穿越,但炭治郎失忆并且被无惨养黑  ✓

这个世界线上有两个两个炭治郎:

一个长发带黑的重生炭(炭治郎)无惨为了让炭治郎完完全全是全新的就以零称炭治郎

另一个是原来世界线的剧情炭(灶门炭治郎)

本人只看过动漫没看漫画所以有什么细节或者其他的欢迎提出来哦~如果没注意的话那就当做私设吧

私设可能有一点,十二鬼月都对重生炭友好向,鬼杀队不一定了就

惯例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文走起(  ̄▽ ̄)/


21.

鹅毛大雪席卷而知……


“为什么……”


寒风就像刀片划过炭治郎的脸颊,风,雪,雾融为一体,风肆意地刮着,厚实的积雪让炭治郎每一步都埋地如此艰难而沉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炭治郎神情紧张而又有些惊吓恍惚地背着妹妹在雪地里艰难地前戏,向前。


眼角的泪和呼出的白汽愈发让天气寒冷。


一步一步地……


“弥豆子不要死啊……不要死……!”


“我绝对会救你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哥哥绝对会救你的!”


22.

【嗯……?这是……无惨大人的气息呢。】


零在外游荡是路过的一片村庄附近便出现了无惨的气息,零顺着气息一直找去,渐渐地,越来越明显越熟悉……


“无惨大人的气息为什么会在这里?”


零停了下来,气息在朝自己的方向过来,可是……无惨大人的气息为什么会有两股?而朝着自己跑来的气息好像并不是无惨大人的气息……或许……?


朝着自己来的不是无惨,而且还有其他的味道,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是什么呢?


零躲了起来。


静静地等着目标自己走来。


“是熊吗?”炭治郎一边跑一边作着猜测。“好难呼吸,冰冻的空气让肺部好难受……”


炭治郎渐渐体力有些不支但是离镇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哥哥绝对会救你!”炭治郎心里呐喊着。


“来了!”零看见了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受伤的少女慌张地在雪地奔跑,“等等!”零发现在炭治郎背后的弥豆子不对劲,眼睛泛白,手指……獠牙……以及那一股气息。


“鬼化……?无惨大人干的吗?”


“糟了!”零看着弥豆子在炭治郎背上不安分地要发作,炭治郎和弥豆子都坠下了悬崖,零紧随其后,幸而雪大地上的积雪厚实,炭治郎平安无恙。


零躲在暗处,并没有看见少年正脸,不过从接下来这位少年和少女的对话里零知道了原来是一对兄妹,可是很不幸,妹妹已经要变成鬼了。


“看来又要有新的同伴了啊,现在还是白天,要是鬼化完全会很危险的啊。”


炭治郎被弥豆子按在地上,一把斧头把抵弥豆子的尖锐獠牙,炭治郎发现了弥豆子的不对劲以及身上与以往不同的气息。


“身体变大了!”炭治郎被弥豆子的力量所压制,零则是在一旁看戏,并不打算出手,无惨大人能多一个助手不是更好吗?


炭治郎心里深深地自责着自己,要是自己再早一点回来,早一点回来的话……可是到头来我没有保护好大家,那么至少现在我要保护好弥豆子!


【加油啊——!弥豆子!!!】


【加油啊!忍耐住!加油啊——!】


“还真是可怜啊……不过一下就好了,弥豆子吗?很快的就不用痛苦忍耐了。”零想着,猛地一回头,警惕地提防着四周,尽可能将自己再隐蔽,气息收敛到近乎感受不到。


“有人来了啊。”这股气息应该是鬼杀队的,但是和普通的队员不一样呢,是……柱吗?


第一次遇见呢……那些让无惨大人头疼的东西。


零想到这里握紧了拳头,气息有些波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


“哈~对了!”


“如果把他带回去的话,无惨大人会很高兴吧!”零想到这里嘴角不禁微笑起来。


“诶?!”弥豆子落下了眼泪大滴落到炭治郎脸上,零刚刚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了,“为什么……她……”

零察觉到了这个少女的不同,居然还能够保持理智,这不可能,况且还是无惨大人的血,不可能,哪里出问题我没有注意吗?


这时候义勇拔刀力斩过去,而此时炭治郎将弥豆子推开,自己的头发被刀削去了几缕。


零在一旁看着,准备见机行事,有必要的话会把这个少女带回去,可是就像上次在极乐教一样被无惨传送了回来。


23.

无惨回到了无限城。


该死……!那个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明明应该确定这一带不会有鬼,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又是那个噩梦……那个噩梦再一次开始了……


无惨有些不寒而栗,他不想死,他要活下去,实现上辈子没有达成的夙愿和目标!


以及,

零。零绝对,绝对不能让他记起任何有关上辈子的事。


任何人都可以,但是零不行,就算是鬼杀队的其他成员记起了前世今生的那些旧账无惨都可以认命认栽很快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对他而言只是难度加大了。


但是零对他而言不仅仅是难度大了,还有其他原因,但是无惨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原本是你本来拥有的一颗糖被人抢去,和你抢了别人的糖别人最后抢了回去的区别。


不知道什么时候,无惨也开始将这个新的炭治郎,零,作为自己的独有,只有自己知道他秘密的独特存在。


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零。无惨坚信。


【鸣女。】无惨尽量讲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在。无惨大人。】鸣女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无限城。


【零呢。】


【上弦零大人在一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了?】


【不清楚,零大人出门去透口气如果运气还的话说不定能遇到无惨大人。】


【零大人最后还说,无惨大人最近经常去一个镇上呢。】


“!”


【奴家怀疑……】


【怀疑什么!】


鸣女犹豫了一刻【奴家怀疑这几天零大人在跟着无惨大人,虽然不确定,但是,零大人确实对您的行踪有一定了解。


“!”


“戚……该死!”无惨握紧拳头“看来真是胆子大了……!敢跟踪我!”


【马上把他送回来!】


【遵命,无惨大人。】






木辛

「鬼炭」扼杀

时间:大战结束后三年

*设定:炭治郎战力天花板,日柱重生向,失忆

注:无惨未重生,与上一世完全相同的平行世界 ,看到炭的耳饰,觉得变成鬼可能会很有趣


正文——————————————

扼杀01章

「死亡」

“日柱大人……日柱大人他……”负责照顾病情恶化的炭治郎的隐,哭着跑出了蝶屋。

“什么……炭治郎他,炭治郎他怎么了?!”善逸瞪大了眼睛,手紧紧握住刀。

“日柱大人……日柱大人他去世了啊!”本来只是红了眼眶的隐,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再也忍不住的喊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流。

 “……”作为鸣柱的善逸这次没有哭,只是默默低着头,他的手松开了日轮刀,无力的垂在...

时间:大战结束后三年

*设定:炭治郎战力天花板,日柱重生向,失忆

注:无惨未重生,与上一世完全相同的平行世界 ,看到炭的耳饰,觉得变成鬼可能会很有趣


正文——————————————

扼杀01章

「死亡」

“日柱大人……日柱大人他……”负责照顾病情恶化的炭治郎的隐,哭着跑出了蝶屋。

“什么……炭治郎他,炭治郎他怎么了?!”善逸瞪大了眼睛,手紧紧握住刀。

“日柱大人……日柱大人他去世了啊!”本来只是红了眼眶的隐,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再也忍不住的喊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流。

 “……”作为鸣柱的善逸这次没有哭,只是默默低着头,他的手松开了日轮刀,无力的垂在身侧。

那夜的雨很大,祢豆子坐在炭治郎的床边,哭肿的双眼低着,她已经无力去面对炭治郎死去的那份沉重的哀伤。

 接连三天都下着雨。

鬼杀队的成员们给炭治郎举办了一场很大的葬礼。

他们都沉默着,也有人还是不相信这个事实。

但那毫无血色的皮肤,黯淡的红色长发,以及不会笑了的面容……

都告诉着他们,他已经去世了。




扼杀02章

「重生」

我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感觉好熟悉,明明在我自己家……


炭治郎在夜里惊醒他的脑袋晕乎乎的,闭眼缓了好一会儿。


早上

“爸爸!妈妈,我出门啦!”炭治郎背着一筐炭走在雪地上,准备去山下的镇子上。


今天的炭也卖的很快呢!

傍晚,炭治郎走在山上,浓烈的血腥味充斥在他的鼻腔……

一丝强烈到爆炸的不祥预感在脑袋里跳动,炭治郎快速的跑了起来,完全不顾在厚重的雪里奔跑有多累。

什么……!

炭治郎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向了那个还掐着祢豆子喉咙的男人。

不,他不是人!

而此时,男人也注意到了炭治郎。他无意间瞥到了炭治郎耳朵上的耳饰。

“啧,真是死了还要出来碍人眼。”男人随意的扔下祢豆子,祢豆子缓了一会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惊恐的看向向哥哥走去的那个恐怖的人。

“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炭治郎跑到屋后,拿起一把斧头,发疯一般的冲上前去要保护祢豆子,但很不巧,斧头非但没有劈中,还被男人用手折断了一台手臂,炭治郎倒在雪地里,看向男人走向祢豆子,不顾疼痛的拽住男人的脚。

“烦人的小鬼。”

祢豆子看着一雪地的血,嘶哑的声音朝炭治郎喊:“哥哥!”

“祢豆子……快跑……快啊!”炭治郎竭尽全力喊了出来,祢豆子惊慌的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往后退,紧接着,拼命跑了起来。

那是哥哥,哥哥用一条胳膊换的时间!

炭治郎妄想用骨折的左手去拉住男人,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要是把你变成鬼。”男人的皮鞋踩上炭治郎的胸口,随后抵住脖颈,“一定很有趣吧。”

“鸣女。”

只听一声琴响,炭治郎和男人消失在了原地。


扼杀03章

「最弱的鬼 上弦之零」

  “呐,无惨大人找我们又有什么事吗?”童磨打开扇子,掩住半张脸,漏出伪善的笑容。

  “你可真烦。”坐在一边的绮窝坐瞪了一眼童磨“无惨大人来了。”

  “哎呀呀……”童磨识趣的闭了嘴,但依旧笑着。

  童磨注意到无惨的怀里抱着一个男孩,似乎刚变成鬼不久。

  “这是新成员。”被叫做无惨的男人把炭治郎丢到了地板上。

  “……”炭治郎虽然睁着眼,但脑袋依旧很晕。属于鬼的竖瞳黯然无色的盯着上方。

  随后在无惨的命令下无意识的站了起来。

  一对日轮花的耳饰从中长的鬓发间漏了出来。

  缘一。在一旁的黑死眸盯着少年的耳饰。 绮窝坐眯了眯眼,这个鬼十分的弱。

   “哎呀呀。大人是想把他加入我们上弦吗?可是这个小鬼很弱诶~况且没……”童磨话还没说完,就掉了脑袋,“嘶……”绮窝坐嫌恶心的一脚踢到鸣女面前,鸣女拨了一下琴弦,脑袋回到了身体边上,童磨把依旧笑着的脑袋接到了头上。

  “上弦之零。”无惨把少年拉到了身后,“他接受了我接近全部的血液。”

  “……”上弦都惊呼为什么无惨大人会给这么弱的小鬼这么高的阶位,而且,接受了无惨大人这么多血液的小鬼,弱的要死。

  “上弦之零……”黑死眸的目光从耳饰上移到了少年傀儡般苍白无神的脸上。


扼杀04

「最后一丝理智」

“不!我不要吃……”被无惨掐着脸的炭治郎挣扎着看向无惨,“无惨大人,求求你,我不要……”

无惨把少年一把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双眼噙着泪的少年“你很弱,炭治郎。”

“为什么过了三个月,依旧和你之前刚来无限城的时候一样弱。”无惨的眼神十分的冷漠“不要不识抬举,炭治郎。”

“……无惨大人……我真的……我真的做不到!”炭治郎竭尽喊了出来,随即,一条手臂落地。

“呜……”炭治郎抿着嘴,努力不发出痛呼的声音。

炭治郎,一只自愈弱,行动弱,体力弱的鬼,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就没别的优点了。

“给我吃。”无惨强制命令这炭治郎,炭治郎不受控制的爬向刚死不久的尸体,拿起一只手咀嚼了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掉。

炭治郎吃完差点呕了出来。

他讨厌这个味道,他不想吃人。无惨反倒挺满意炭治郎吃掉人这件事。


扼杀05章

「那田蜘蛛山」

炭治郎第一个任务               

辅助下弦之五的累

“炭治郎。”累走向炭治郎。“你为什么不吃东西呢。”

炭治郎默默的坐着,明明是上弦之零,却和死了一样,没有神情,而且论实力来讲,是所有鬼里面最弱的。

无惨下发过命令,明面上来说是要增加炭治郎的实力,但是另外一个意思是别把炭治郎弄s就行。


炭治郎从来到那田蜘蛛山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是变成鬼之后除了在无惨面前的几句反抗和求饶,没有在众鬼面前说过什么话。以至于鬼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最弱的鬼,上弦之零,是个笑话

本来累很想把炭治郎变成自己的“哥哥”,但炭治郎的死寂和对累的不毕恭毕敬是累慢慢开始讨厌到完全讨厌炭治郎的一个原因。

“为什么不说话啊。”累凑到炭治郎的眼前,“炭治郎哥哥。”哥哥这词说的很重,仿佛在威胁炭治郎一样。

“……”炭治郎的眼眸动了一下,明明是鬼,和累的别的“家人”不同的是,炭治郎的眼眸里只是倒映着累的像,没有一丝波澜,一丝神情。

累越来越不爽这个弱的要死,还玷污上弦这个位置的“哥哥”,家人难道不是要爱我,要听从我命令的人吗?

于是,累一个巴掌打了上去。

炭治郎就像散掉的骨架,垂直摔到了地上,憔悴苍白的脸在四散黯淡的红色长发下,十分的病态。

“哥哥,我好像闻到找事的人的味道了。”累一脚踩在炭治郎身上,断了炭治郎一只右手。“真是碍事啊,哥哥,你要乖乖的待在这里呦。如果走动的话,哥哥因该知道累会伤心的吧?”说罢,用蛛丝把炭治郎的左脚割了下来。

炭治郎依旧倒在地上,神情黯淡。

炭治郎作为很弱的鬼,恢复能力是肯定比三流鬼还要弱的。


扼杀06章

莫名侵入的人格


“妈妈。要好好做好这件事啊。”累看着在站在门口慌乱的,恐惧的“妈妈”,走向了别处。


“额……”炭治郎用仅剩的左手,把身体支撑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

炭治郎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右手和左脚。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事。

“刀……祢…豆子…”炭治郎慢慢的走到门那。

突然,最弱的鬼完成了任何鬼都做不到的瞬间恢复。


“嘶……”炭治郎的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鬼舞辻无惨……”

去死吧。






   





 

三千眼

周末就要轻轻松松睡大觉

周末就要轻轻松松睡大觉

kos

攻略高冷同桌(8)

前面的介绍我就不打啦~

感觉自己的文笔越来越拙劣了(呜呜呜)

而且我感觉进度好慢,不知道自己要写到啥时候才能完结(救命)

写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呀


无夕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去,缓缓坐下,并用手摸了摸桌上的咖啡杯,发现咖啡已经凉了。她一手端起杯碟,一手执起杯耳,将咖啡放到唇前淡淡地抿了一口。

炭治郎看到她在享用咖啡,便也拉开了椅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请问我可以和你聊会天吗?”炭治郎轻轻地笑问道。

无夕听闻,放下了咖啡,笑道:“当然可以。”

“你平常遇到男生纠缠的时候都是怎么解决的呢?”炭治郎担忧地问道。

“我的话…”无夕想了想,继续说道:“一般有...

前面的介绍我就不打啦~

感觉自己的文笔越来越拙劣了(呜呜呜)

而且我感觉进度好慢,不知道自己要写到啥时候才能完结(救命)

写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呀






无夕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去,缓缓坐下,并用手摸了摸桌上的咖啡杯,发现咖啡已经凉了。她一手端起杯碟,一手执起杯耳,将咖啡放到唇前淡淡地抿了一口。

炭治郎看到她在享用咖啡,便也拉开了椅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请问我可以和你聊会天吗?”炭治郎轻轻地笑问道。

无夕听闻,放下了咖啡,笑道:“当然可以。”

“你平常遇到男生纠缠的时候都是怎么解决的呢?”炭治郎担忧地问道。

“我的话…”无夕想了想,继续说道:“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哥在,一种是和我的朋友一起。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就完全不用担心,因为那些人都会被我哥欺负得很惨。另外的话,就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不过这也不用担心,我们经常是三四个人一起结伴而行。此外,家里还有司机,一般会有司机接送,所以我很少是自己一个人的。对于我来说,刚刚的事其实发生的并不多,只是因为平时在学校被男生纠缠多了,所以才觉得习惯了。”

“这样啊。”炭治郎边听边点头。

“可是我看你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咖啡店的呀,而且还来得还挺早的。”炭治郎又说道。

无夕笑了笑:“是呀,我在等我哥放学。话说,你和我哥是同桌,可为何每次都是你比他先到咖啡店呢。虽说你要赶着过来上班,但是我哥这迟到得也太夸张了吧。”

炭治郎愣了一愣,说道:“是吗,我每次收拾书包的时候都看见他好像在写东西,有几次问他要不要一起走,都被他拒绝了。”

无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要等无惨放学呢,怎么不和朋友一起呢?”炭治郎不解道。

“这个的话,说来话长。”无夕拿起咖啡,喝了一小口,继续说道:“我就简单点说吧。小学那段时间我都是和我哥一起上下学的。到了初中,因为结交了些朋友,所以我也曾试过和朋友一起。只是后来我不忍看见我哥总是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的,所以之后我就没再和朋友一起上下学了。你也知道,我哥那家伙从来不会主动去和别人相处,别人也不敢来找他,所以一直没有朋友。到了现在,我反而还习惯了粘着他呢。”说到这里,无夕笑了一下。

炭治郎听后,微微垂眸,思绪万千。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无惨对别人冷漠却唯独对无夕温柔。炭治郎没想到这一世的无惨居然可以遇到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人,炭治郎心里稍稍感到了一丝安慰。

这时,炭治郎突然想起了自己想和无惨做朋友的事,便对无夕说道:“无夕妹妹,其实我挺想和无惨成为朋友的,只是他实在是太难靠近了。”

无夕一听,惊讶极了,脸上充满了欣喜,身体前倾激动地说道:“真的吗?你真的想和我哥我做朋友吗?”

“嗯嗯。”炭治郎笑道。

“我是真没想到呢,像炭治郎这样温柔阳光的人怎么会想和我哥做朋友?”无夕依旧带着激动。

炭治郎挠头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想去了解他。”

无夕笑道:“那真是太好了,让我来帮你吧。别人我不敢肯定,但如果是炭治郎的话,我觉得一定能做到。”

“哈哈哈,是吗,可我觉得无惨好像挺讨厌我的。”炭治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无夕想了想,说道:“那有可能是你的方法不对,让我来教你几招。”

炭治郎闻言,露出了十分好奇的表情。

无夕说道:“第一招叫死缠烂打。不过你要注意呢,如果这招没用好,一切将会背道而驰。我哥不仅不会和你成为朋友,说不好可能还会憎恨上你,到那时便是十头牛也扯不回正轨了。”

炭治郎点头,认真地问道:“那要注意些什么呢?”

“嗯……”无夕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噢噢,你第一个要千万注意的是绝对不能随便碰我哥,我哥他很讨厌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尤其是那些他觉得不熟的人,要是有谁敢对他做出什么无礼的行为,那就不是被打这么简单了,那直接是关乎到生命安全。”

炭治郎看着无夕一副认真的表情,目瞪口呆地说道:“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炭治郎顿时想起了之前告白的那个女生,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无惨会是那样的态度了。

“第二点要注意的是尽量不要和我哥争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他就总有一堆奇奇怪怪的理由来反驳你。若是执意和他争吵,不仅不会有结果,反而还可能会惹怒他。”无夕又说道。

炭治郎边点头,边回忆起前世在无限城遇见无惨时无惨说的“大道理”。

“可是我每次和他争论,他都是一副无所谓,不想理我的态度呢。”炭治郎想了想,说道。

无夕闻言,愣了一下,脸上微显惊讶,暗自想道:“难怪炭治郎觉得我哥讨厌他,我还只道是他不了解我哥呢。现在看来,炭治郎的感觉是对的,这可怎么办呢。”

炭治郎看见无夕自顾自地露出担忧的神色,自己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要是炭治郎得知我哥讨厌他,他一定会难过的吧,我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了。”无夕看了炭治郎一眼,低头想道。

“炭治郎,要不这样吧。我先看看我哥那边的情况,然后你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和他相处就行。记住一定要主动哦,只有主动才是成功的关键。”无夕说道。

炭治郎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顺便加一下‘好友’吧。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随时来联系我呢。”无夕笑道。

“嗯嗯!好的!”炭治郎急忙从书包里拿出手机。

“对了对了,我和你说的这些话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哥啊,不然他又要怪我了。”无夕叮嘱道。

炭治郎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不客气呢,要是我哥真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说不定就能多看见他的笑容了。”无夕笑道。

炭治郎惊愕地张了张嘴,他觉得无法理解。明明每次无惨就只对无夕一个人笑,为什么无夕还会觉得他笑得少呢。反而无惨对自己是一点笑容也没有,哪怕是冷笑也从来没有过。

———————   防跳转尴尬线(捂脸)———————

再来说说那群可怜的男生。

无惨起身后,盯着那群男生看了好一会。看到他们被自己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无惨顿时感到身心愉悦。

他玩味地笑了笑:“真是可怜。”

看着一张张惨白的脸庞,无惨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已经没有必要对他们动手了。

随后他暗下脸,警告道:“不许再有下次。”

说完,无惨转身就消失在街角。

那些男生等到无惨离开后全都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呼着气,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过了许久,他们才一起把骨折的那个男生送到附近的医院了。

不久后,无夕看见无惨的身影出现在了咖啡店门口,于是对炭治郎说道:“炭治郎,我哥来了,你快回去工作吧,我们认识的事还是先不要被他知道的好。”

“好的。”炭治郎立刻起身,三步并两步地快速离开了。

无惨快步走到无夕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沉着脸静静地打量了她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无夕被他的操作弄懵了,笑了笑说道:“哥,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是不是又被哪个女生给绊住脚啦。”

无惨没有回答。

无夕一看就知道无惨心情不好,于是担忧地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无惨看着无夕,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对不起,我来晚了,以后我一定会早点过来。”

无夕一惊,心想:“难道刚刚发生的事他知道了?”

“走吧,司机还在等着呢。”无惨说道。

无夕应了一声,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便没再过多理会。

两人离开了咖啡店,匆匆上了车,赶往回家的路上。









嘲讽

【炭all】想多的我,正视了同期/前辈的感情…… 十一

更新

(由于最近有空了,会加更的【具体时间不知道,但会加更】,毕竟我想尽快完结开新坑)


━━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炭治郎实际行动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看着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香奈乎,有些踌躇的说


“香奈乎……”


“怎么了?”

少女的眼神里带着微微的迷茫,像是没有想到炭治郎会突然叫她一样了吧


“我最近察觉到了一件事”

想了想,炭治郎觉得稍微迂回一下,毕竟……万一他们都不知道善逸做出的事情呢?


“可以……不必在意”


边走着路,香奈乎边认真的听着炭治郎那边的动静


沉默了好一会,才听到炭治郎说


“我察觉到了有人喜欢我……不,说是有人有点太狡猾了,应该...

更新

(由于最近有空了,会加更的【具体时间不知道,但会加更】,毕竟我想尽快完结开新坑)


━━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炭治郎实际行动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看着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香奈乎,有些踌躇的说


“香奈乎……”


“怎么了?”

少女的眼神里带着微微的迷茫,像是没有想到炭治郎会突然叫她一样了吧


“我最近察觉到了一件事”

想了想,炭治郎觉得稍微迂回一下,毕竟……万一他们都不知道善逸做出的事情呢?


“可以……不必在意”


边走着路,香奈乎边认真的听着炭治郎那边的动静


沉默了好一会,才听到炭治郎说


“我察觉到了有人喜欢我……不,说是有人有点太狡猾了,应该是很多”

【如果没理解错当初善逸的意思,那这样说就是没有错的】


“……”


“怎,怎么了吗?香奈乎你的表情非常不妙啊?!”


风拂过树梢,带起沙沙的响声


而树下站着的少女脸上确实沉重无比的神情,直到炭治郎出声,才惊醒过来


脸上飘起淡淡的绯红,扭捏的说到


“那个……炭治郎,这,是谁说的?”


独属于少女的娇俏让炭治郎红了脸,但由于那闻到的风雨欲来的气息

让炭治郎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知道━━


说出来的话,善逸绝对会很惨!!


“哈哈……是我自己发,发现的!”


【真的不会撒谎呢,炭治郎】摇了摇头,香奈乎重新冷静了下来


不动声色的掏出笔开始书写


“知道……善逸,姐姐,会知道”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属于香奈乎的乌鸦已经飞走了,信件上带着姐妹俩的暗语


等等等等!!!

香奈乎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炭治郎脸上毫不掩饰的震惊,香奈乎依旧带着那淡淡的微笑,毫不留情的说


“只有,有可能……善逸”


所以说……善逸,你究竟在你们这群人中间扮演什么身份啊?!


但显然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炭治郎看着艳阳高照的天空,默默地为善逸祈祷


‘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可以出任务了’


“好吧,希望他们不要对善逸做什么……虽然知道前辈们绝对不会伤害善逸……”

但还是有些担心


想起记忆中的哪个黄色像银杏树叶一样的头发的少年,炭治郎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要是从前,他可以不用怀疑的说这是为挚友担心,可是在知道他们喜欢自己的一瞬间


这种话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察觉到了炭治郎的不对劲,香奈乎伸出手,静静的牵住炭治郎没有动作的手


“请放心”


“训练,加倍而已”


原本因为被握住手而显得格外脸红的炭治郎在听到下一句时,一瞬间降温了,但也没有甩开或者放开香奈乎的手


反而反握了上去


【拒绝什么的……会让人伤心的,况且我不反感香奈乎】

因为妹妹的缘故,所以一直都对女孩子有着很大宽容度炭治郎无所畏惧……


男性除外


“那善逸估计会哭着向我撒娇……哎?!”炭治郎停住了脚步,整个人都有些虚幻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我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香奈乎新奇的看了一眼炭治郎没有说话,反而是在心里默默地说


【终于意识到了吗?】


一直没有意识在宠着大家的炭治郎总算是知道了自己一直在撩人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看着两人相握的手,香奈乎真情实意的笑了,带着一丝不一察觉的自豪


我是第一个牵到炭治郎手的人!

舒克克克克克克

大家好,我是来自鬼杀队的灶门炭之助


作业产物*2

有一说一还挺可爱哈哈

画的时候还挺开心的


大家好,我是来自鬼杀队的灶门炭之助


作业产物*2

有一说一还挺可爱哈哈

画的时候还挺开心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