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烈咬陆鲨

4261浏览    65参与
无粮莫方

虽然鲨鲨是反派,但还是挺帅的。

虽然鲨鲨是反派,但还是挺帅的。

阿肆.

对不起我有罪,我第一次看到菱的时候莫名其妙想到了鲨鱼,但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一连想了好几天结果想到了宝可梦里的烈咬陆鲨(捂脸)

对不起我有罪,我第一次看到菱的时候莫名其妙想到了鲨鱼,但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一连想了好几天结果想到了宝可梦里的烈咬陆鲨(捂脸)

七月螺

【宝可梦拟人】纪念传阿一周目通关,画下队伍里陪我最久的六只宝儿

二周目冲冲冲!

【宝可梦拟人】纪念传阿一周目通关,画下队伍里陪我最久的六只宝儿

二周目冲冲冲!

寂灭成益y

竹兰姐姐和鲨鲨,但是上色废

太搞了,磨了半天感觉越来越乱就这样好了(开摆)

srds竹兰姐的八大师战一把子期待了

竹兰姐姐和鲨鲨,但是上色废

太搞了,磨了半天感觉越来越乱就这样好了(开摆)

srds竹兰姐的八大师战一把子期待了

月之瑟

九、

赶到塔下时天已经渐黑,聚集于此的人群都抬着头往上看。顺着众人的目光,夜月也看见了烈咬陆鲨,但就在它的不远处,却还有一个蓝色的身影——

“小智君?!”

夜月除了愕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他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仅凭电系的皮卡丘也制不住烈咬陆鲨,何况他的皮卡丘并没有能够压制烈咬陆鲨的技能。

“伊布伊!”

长耳动了动,趴在夜月肩上的伊布侧头,看见了塔下的希特隆柚丽嘉,连忙用爪子碰了碰夜月的脸颊。

三人汇合,柚丽嘉指着正在爬梯子的小智说:“小智说要帮烈咬陆鲨把圆环摘下来,所以从这个安全通道进去了。小智好勇敢,遇到宝可梦的事情居然那么奋不顾身!”

他不要命了吗?这句话徘徊在夜月嘴边,...

赶到塔下时天已经渐黑,聚集于此的人群都抬着头往上看。顺着众人的目光,夜月也看见了烈咬陆鲨,但就在它的不远处,却还有一个蓝色的身影——

“小智君?!”

夜月除了愕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他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仅凭电系的皮卡丘也制不住烈咬陆鲨,何况他的皮卡丘并没有能够压制烈咬陆鲨的技能。

“伊布伊!”

长耳动了动,趴在夜月肩上的伊布侧头,看见了塔下的希特隆柚丽嘉,连忙用爪子碰了碰夜月的脸颊。

三人汇合,柚丽嘉指着正在爬梯子的小智说:“小智说要帮烈咬陆鲨把圆环摘下来,所以从这个安全通道进去了。小智好勇敢,遇到宝可梦的事情居然那么奋不顾身!”

他不要命了吗?这句话徘徊在夜月嘴边,却因为那抹坚毅的背影,她说不出口。

希特隆紧了紧握着双肩背的手:“我也必须去才行。”随后启动背包的开关,借着一只机械手将堵在安全通道的石块挪开,三人穿过堵石一起往上赶去。

由于出现紧急情况,电梯停用,三人只能顺着楼梯往上爬。塔内只有应急灯提供照明,等好不容易到达了幻彩水晶塔的中层时,外面的天空已经披上了夜色。

塔顶没有保护措施,即便是工作人员也很少踏足。看着那因为技能爆炸导致的尘雾,三人除了担忧毫无办法。

屋顶不似平常的对战训练场,可移动范围小,去的人和宝可梦不能多,否则不仅会占用己方的闪避空间,不易躲避对面的进攻,更容易惊吓到烈咬陆鲨,让它产生无法预料的过激行为,增加营救难度。

伊布被柚丽嘉抱在怀里,安静地给予小姑娘温暖。

又是一次爆炸,尘烟中皮卡丘忽然高高跳起,尾巴亮着金属色泽的白光,砍向烈咬陆鲨。以他们的角度只能看到这些,正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塔顶最外沿的砖块毫无预兆地断裂,皮卡丘随之坠落而下。

惊呼四起的同时,一道人影毫不犹豫地自上方跟着跳了下来,双手尽全力前伸,抓住皮卡丘后抱进怀里,一个翻身将自己垫在了下方。

许是这一举止令上天也有所动容,就见一束火红的光芒从远方射来,稳稳接住小智与皮卡丘,带着他们安全落地,随后一跃便上了屋顶,那里已经有一位戴着面具的强壮男子等候。彩光环绕下,火红光芒化作一只火焰鸡,紧接着便与其训练家一同离去。

希特隆和柚丽嘉不由都松了口气,塔顶被卸去控制环的烈咬陆鲨载着呱呱泡蛙飞了下来,地面上君莎开始疏散人群,这一事件也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夜月坐在地上,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有些腿软。前世她患有的落差恐惧症,被她一并带到了今生。在夜月的心里,从高处猛然下落,哪怕只是作为旁观者观看,也是一件几乎可以要了她命的事。更何况抛开这个病症,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就从百米的高空往下跳,与自寻死路根本无异。

然而,那名才十岁的少年却可以为了宝可梦不顾自己的安危。不惧烈咬陆鲨的失控近距离接触它,无视粉身碎骨的必然结果将皮卡丘护进怀中......

为什么保护宝可梦在他那里就像本能一样?

直到伊布舔了舔夜月的手,夜月才回过神来,借着采访直升机与希特隆兄妹俩安全回到了地面。

乘车回到研究所,众人一并为烈咬陆鲨检查了身体后,确认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才终于放下心来。

是夜。

躺在柔软的被褥里,鼻尖是安眠的熏香,夜月看着窗外的光景却无意入睡。小智跃塔的那一幕像按下了循环键,不停地在脑海中重映。

“伊布伊?”

迷糊中醒过来的伊布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起身却看见夜月侧坐在飘台前。窗户开了一点缝隙,晚风溜进屋内,拂过夜月的侧颜,挑逗着她的长发,又跑去卷起垂帘,在静谧的室内共舞。

腿上突然多了一团毛绒绒,夜月回过神,摸了摸伊布,像是自言自语般问道:“伊布,如果有一天,我们也遇到了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你跌落高塔,命在旦夕,我却因为恐惧百米的高度而错过了救你的唯一机会,你一定会对我感到失望对吗?”

向来只爱撒娇的伊布,一反常态地认真。先是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蹭了蹭夜月的掌心,抬头看见桌上有一个迷你沙奈朵的小布偶,于是跳过去将小布偶叼起,回到夜月的腿上。

对上夜月不明所以的目光,伊布将小布偶放下,拍了拍小布偶,又拍了拍夜月的腿。

“你说,这个是我?”

点点头,伊布先自己跳下飘台,然后躺平,随后又迅速爬起来摇了摇尾巴。

夜月:???

没有管夜月看没看懂,伊布回到了飘台上,蜷起身子做出睡觉的模样,尾巴却随便一扫就将小布偶顶了下去。

夜月:......这是,伪装成意外的“它”杀?

小布偶掉到地上弹了几下,伊布像是惊醒了一样,蹦到小布偶身边嗷嗷开始哭,虽然一滴眼泪都没掉。

夜月:......这光打雷不下雨的,虽说是演戏,但莫名有点扎心是怎么回事。

叼着小布偶重新跳上飘台,伊布这次没有立刻行动。像是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将小布偶再一次扔了出去。

随着小布偶的下坠,伊布跟着扑了上去,前爪扒住小布偶握进胸前的蓬松软毛,一个翻转便将自己垫在下方,就这样带着小布偶坠落到地上,甚至像QQ糖一样还在原地弹了两下。

除去最后的落地,这一次的演示里,伊布的动作却是和小智跃塔救皮卡丘时一模一样。

云朵缓缓散去,银白色的月光照进窗子里,为这间小小的卧室添了一份浅浅的温柔。

夜月想过伊布的很多回应,或许是惊讶,或许是不相信,或许有失望,甚至也可能有愤怒。

却无论如何没想到,伊布不会记恨她,不会反感她,不会要求她去救它。

第一幕,布偶在飘台,它跌落地上,却依然会冲着自己撒娇;

第二幕,布偶因为意外跌落,它没救下来,所以会在布偶旁边哀伤;

第三幕,布偶再次坠下,它不会有丝毫犹豫,抓住布偶后用自己身体最柔软的地方护着,并会和小智一样将自己垫在下方来确保布偶的安然无恙。

一股陌生的酸涩涌上鼻尖,夜月伸手抱起伊布:“傻伊布,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伊布伊~”边摇晃着尾巴边往夜月怀里蹭,伊布抬头舔了舔夜月的脸侧,随后又晃了晃自己的小屁股,一脸求安慰的表情。

刚刚摔下去弹得那两下可是实打实的,它pp痛!

读懂了它的意思,夜月一个没忍住,噗嗤一笑,也将那份酸涩按捺了回去。轻柔地帮伊布安抚着刚刚摔到的地方,一人一宠看向窗外的夜景。

“伊布。”

“伊布伊?”

“你才跟我接触两三天,就能这么信任我么?”

伊布困惑地歪了歪头。它也不知道,只是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对眼前的人类有着莫名的好感和信赖,甚至在丝毫不知道对方位置的情况下,凭着直觉冲进了陌生的树林找到了她。

夜月也记得,伊布破壳那天她并没有将它带在身上,处于培育屋里时还是蛋的形态,就算意外诞生也无法知晓她那时已经处于危险,更不可能得知她的方位。

没有一条科学理论能够解释这一观点,她本想再好好思考一会,只是倦意也终于袭来,伊布也打起了哈欠。夜月只好抱着伊布回到被窝里,一人一宠头挨着头进入了梦乡。


PS:遵守了日语中对他人的称呼会有“さん”或“君”的习惯,因此文中对不熟悉的角色会使用此称呼

你亲爱的老大鸽(开学咕咕咕)

[宝可梦]延续之事

  警告:

  1.本文有宝可梦伤害训练家的情节,不适者慎入。还有宝可梦杀训练家未遂的情节,切勿模仿(毕竟你又不是宝可梦)

  2.本文是从宝可梦角度写的,所以说可能有诸多不适言论,以及没有人类名字的情况出现

  3.本文的背景为:主角宝可梦们的训练家死亡后,所以说大部分可能是刀

  所以说我到底是造了一颗什么雷啊


  0.

  

  又下雪了。

  

  路卡利欧踩着积雪,向山洞走去。

  

  1.

  

  “欢迎回来!”烈咬陆鲨从山洞里探出头,又很快地缩了回去,毕竟他是一只龙系宝可梦,对于这样的天气自然十分不适应。

  

  路卡利欧将柴火放下...

  警告:

  1.本文有宝可梦伤害训练家的情节,不适者慎入。还有宝可梦杀训练家未遂的情节,切勿模仿(毕竟你又不是宝可梦)

  2.本文是从宝可梦角度写的,所以说可能有诸多不适言论,以及没有人类名字的情况出现

  3.本文的背景为:主角宝可梦们的训练家死亡后,所以说大部分可能是刀

  所以说我到底是造了一颗什么雷啊




  0.

  

  又下雪了。

  

  路卡利欧踩着积雪,向山洞走去。

  

  1.

  

  “欢迎回来!”烈咬陆鲨从山洞里探出头,又很快地缩了回去,毕竟他是一只龙系宝可梦,对于这样的天气自然十分不适应。

  

  路卡利欧将柴火放下,摸了摸烈咬陆鲨,“嗯,我回来了,今天只采到了蓝橘。”

  

  “没有关系的,”烈咬陆鲨看出了他的消沉,安慰道,“等回到了丰缘就不会为食物发愁了。”

  

  路卡利欧笑了:“是啊,这么多年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烈咬陆鲨,等回到了丰缘我们再去一次水静市吧,你可是很喜欢能量方块的。”

  

  路卡利欧将火生起,将一块石头做成锅的模样,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蓝橘汤就出现了。

  

  “还是老样子,甜得发腻,你的口味真的很特别。”路卡利欧喝了一口,毫不留情地吐槽到。

  

  烈咬陆鲨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拱起脊背,凶恶地盯着洞口,准神的气息四散开来,压迫感十足。

  

  路卡利欧也摆出了进攻的架势,两只宝可梦毫不客气地盯着这一位不速之客——阿勃梭鲁。

  

  被称为灾兽的阿勃梭鲁一个纵身便跃到两只宝可梦面前,敌视着他们。

  

  “你们从哪里来的,这里是我的地盘。”阿勃梭鲁喉咙里发出低吼,在洞口来回踱步,但是面对实力未知的两个对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烈咬陆鲨依旧死死的盯着他,丝毫没有放松,猎食者的本能促使他去了解了对方。

  

  “抱歉,阿勃梭鲁,我们并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们现在就走。”路卡利欧放松了身体,低下头向对方表示友善。

  

  阿勃梭鲁犹疑地看着路卡利欧,问道:“我怎么相信你们呢,宝可梦猎人也会用宝可梦来引诱我。”

  

  “我是路卡利欧,这样你能够相信我们了吗?”路卡利欧对于自己种族可是十分自信,毕竟没有人会拒绝一只路卡利欧。

  

  阿勃梭鲁接受了他的解释,只不过说道:“在暴风雪停下后你们就离开吧,这里终究是不欢迎外来者的。”

  

  说完,阿勃梭鲁就乘着风雪掩映行踪,消失在茫茫雪原里了。

  

  “路卡,真的没有关系吗,要不我们现在就离开?”烈咬陆鲨不开心地跺脚,山洞也因为他的动作而震动起来。

  

  路卡利欧将他按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现在的情况可不能够逞强,即便是现在你足够强大,也要小心翼翼的。”

  

  “我都已经足够强大了,为什么还需要隐忍,我觉得已经足够了!”烈咬陆鲨大声咆哮。

  

  路卡利欧脸色变得不好看:“蚁群也能够杀死大象,可别忘了我们现在在宝可梦猎人中的价值。”

  

  那足以让所有的宝可梦训练家为之疯狂。

  

  烈咬陆鲨想起来了,当他敬爱的主人消失以后,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训练家这样说道:“你的训练家那么没有用,连冠军都当不上,最后还因为抓一只宝可梦死掉了,你既然有这么强的实力,不如跟着我,保证让你荣华富贵。”

  

  烈咬陆鲨觉得他的这一番话太过荒谬了,愤怒冲昏了他的头脑,龙爪将这个训练家拍进研究所的墙壁。

  

  白色的金属被扭曲的变了形,那个训练家和墙壁紧密贴合,如果不是喷火龙及时发现了这边的状况,估计这个训练家就死掉了。

  

  他的哥哥班基拉斯并没有当面说什么,烈咬陆鲨明白,他可能仅仅是在责怪他下手不够彻底,不像他一样的果断。

  

  后来,烈咬陆鲨一起离开了研究所,他决定去寻找他理想的生活。

  

  暴风雪的呼啸声逐渐停息,暖阳从阴影出钻了出来,向雪地里的生命撒下光辉。

  

  烈咬陆鲨眨眨眼睛,干涩的感觉几乎使他落泪,他总归是知道的,该上路了。

  

  2.

  

  辛福蛋是一个合格的护士,如果她从来没有出现在宝可梦的竞技场里。

  

  烈咬陆鲨打量着宝可梦医院的训练家们,还有各式各样的宝可梦,虽然说他们的模样早就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没有值得对战的对手啊。”烈咬陆鲨十分失落,对于好战的他来说,这样的日子无聊透顶。

  

  路卡利欧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真的是。烈咬陆鲨用爪子挠了挠头,这比让他做饭还要伤脑筋。

  

  突然间,烈咬陆鲨感到了一阵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立刻精神了起来,沿着气流找了过去。

  

  黑色的喷火龙飞在天空中,面对着压倒性的实力差距与属性克制,闪焰王牌败下阵来。

  

  但是喷火龙身后的那个人似乎很不开心,烈咬陆鲨看着喷火龙,以往平和内敛的喷火龙此刻将不满与轻视表现在面上,实在是罕见。

  

  “喷火龙桑很果然厉害啊,即便是没有别人指挥也能够自成一派。”烈咬陆鲨仰慕的眼神吸引了喷火龙的注意。

  

  漆黑的喷火龙没有给训练家一个眼神,径直向烈咬陆鲨走过来,灼热的气息依旧萦绕在他的身旁。

  

  “烈咬陆鲨,你们的旅途很不容易吧。”喷火龙注意到烈咬陆鲨身上还没有消失的伤痕,白色的痕迹几乎遍布全身,如同一张蜘蛛网,将烈咬陆鲨笼罩。

  

  喷火龙对于死亡的气息十分敏感,他只是哀哀低号的一声便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仿佛刚才的声音只是烈咬陆鲨的一个错觉。

  

  喷火龙的新任训练师靠近了他们,那是可真是一个很年轻的训练家吧,在喷火龙拒绝听从自己的命令之后依旧不断地重复自己那错误的不得了的命令,烈咬陆鲨自认为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作为喷火龙对手的那一个训练家,烈咬陆鲨是认得的,是一个很让宝可梦讨厌的家伙,毕竟路卡利欧从钢铠鸦那里听说了他的事迹。

  

  只为了捕捉宝可梦完成图鉴的愚蠢家伙,烈咬陆鲨不喜欢这样不付出关爱的训练家,这总会让烈咬陆鲨想起在研究所里碰到的训练家。

  

  “在我心目中,您是最强大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您甘心作茧自缚呢?”烈咬陆鲨的问题对于喷火龙来说并不难以回答。

  

  “因为这是他的命令,他要我活下去,我不想要辜负他的牺牲。”而且,他也可以打探到传说中能够复活死者的神兽雪拉比的信息。

  

  后面的这一句话喷火龙并没有说出来,并不是他不信任烈咬陆鲨,而是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并不是所有的宝可梦都相信神兽的,譬如烈咬陆鲨的哥哥班基拉斯。

  

  “那一只烈咬陆鲨是没有主人的吧,既然这样,那么……”一旁的一球超人看着烈咬陆鲨强健的身体,垂涎欲滴。

  

  远在商店的路卡利欧突然感到一阵凉风吹来,不由自主地摸摸后脑勺,心里嘀咕:莫不是和烈咬陆鲨一样,在雪原里冻伤了?

  

  “精灵球!GO!”

  

  红白球扔出去的那一刻,烈咬陆鲨迅速反应过来,面色阴沉,一个龙爪就招呼过去了。可怜的精灵球还来不及打开,就变成了一坨废铁。

  

  龙爪带来的劲风将一球超人肩上的敲音猴直接吹飞了,好心的皮卡丘用尾巴把他勾住,避免对方摔到墙上。

  

  喷火龙默默地围观着这场闹剧,他向后退了几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只可惜他的训练师脑袋不怎么好用,自己进了这污水里。

  

  训练家挡在了烈咬陆鲨的面前,义正言辞地说道:“宝可梦不应该伤害人类的,大家应该和谐相处,这才是正道。”

  

  喷火龙不知道该不该嘲笑一下他这个训练家的天真。喷火龙和他曾经的主人都是一路杀过来的,无论是在常磐森林里的百虫围攻,还是月见山里的岩石崩落,都是拼上了他们的全部。

  

  而现在,涉世未深的小毛孩却说出这一番“正道”,喷火龙看着烈咬陆鲨,好奇他接下来的反应。

  

  烈咬陆鲨无视了他,直接跳过他们两人,到了皮卡丘和小智的面前,将敲音猴粗暴地抓过来。那只敲音猴慌忙急了,用身上的木棍死命地敲着烈咬陆鲨。

  

  “没想到你还要力气跟我小打小闹,”烈咬陆鲨看着对方一脸愤懑,有些好笑,“是他们跟我说的,不能够伤害人类呢。”

  

  烈咬陆鲨说完就将敲音猴丢给了一旁的喷火龙,喷火龙倒是不客气,将敲音猴丢到地上,踩住他的尾巴,制住他的行动。

  

  烈咬陆鲨看了一眼喷火龙,一个飞扑便将喷火龙的训练家压倒在地上,冲击力让这个训练家直接晕厥过去了。

  

  “够了,烈咬陆鲨,他还不能够死。”喷火龙用热沙大地将两人分开,极细的滚汤沙子将烈咬陆鲨轻柔地推开。

  

  烈咬陆鲨很不甘心地看了地上躺着的那人一眼,但是一转头看到喷火龙严肃地神情,又像泄了气的皮球,默默地靠了过来。

  

  喷火龙一松脚,敲音猴就连滚带爬地回到了自己主人身边。

  

  “喷火龙,你……”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对战场地那边传来,喷火龙对烈咬陆鲨说道:“他才是我新的训练家,要认识认识吗?”

  

  “我觉得不必要了,毕竟我们要回丰缘了。”烈咬陆鲨拒绝了他的提议,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烈咬陆鲨,我不是叫你在大厅里等我吗!”那个男人身后传来了充满怒气的声音,路卡利欧正提着几大袋东西,怒气冲冲地看着烈咬陆鲨。

  

  “你们认识?”喷火龙有些诧异地看着烈咬陆鲨,毕竟在他的印象中,烈咬陆鲨和训练家的路卡利欧关系可不好,甚至说见面就掐的那一种。

  

  “是路上遇到的伙伴,他和我一样,都是准备回丰缘地区的。”烈咬陆鲨低下头,向喷火龙解释。

  

  喷火龙沉默了一下,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现在就离开吧,不要忘记最近有很多鸟类宝可梦在迁徙,下一次给我带张明信片来吧。”

  

  烈咬陆鲨看着喷火龙,良久,下定了决心。

  

  看着烈咬陆鲨和路卡利欧的背影远去,喷火龙看着身边的训练家,对方正等着他的解释。

  

  “没有理由,想做就做了。”

  

  “……你不愿意说实话?”

  

  “说了又如何,你会相信吗?”

  

  “一个合格的商人总是要缜密一些,小心谨慎总不是什么坏事。”

  

  “随你吧。”喷火龙直接进入了精灵球,拒绝再和他交流。

  

  “哼,空手套白狼是不可能的。”训练家冷笑一声,提起某个晕过去的家伙就往宝可梦中心里走。

  

  喷火龙蜷起自己的身躯,尾巴上的火焰一闪一闪的,似乎是做了什么有意思的梦。

  

  


  彩蛋是烈咬陆鲨回到丰缘后的一次日光浴,他想起了两只路卡利欧。

脱字
试试Mega烈咬陆鲨,再次OC...

试试Mega烈咬陆鲨,再次OC。

试试Mega烈咬陆鲨,再次OC。

白木市【夢想娶條虎鯨回家】
糊點鯊鯊的頭,下次再挑戰全身吧

糊點鯊鯊的頭,下次再挑戰全身吧

糊點鯊鯊的頭,下次再挑戰全身吧

脱字

进行一个堆,都是自家宝可梦OC的互动。

进行一个堆,都是自家宝可梦OC的互动。

怪人本废

前两张是用纸糊的钥匙扣

后一张是摸鱼

前两张是用纸糊的钥匙扣

后一张是摸鱼

阿甲在种地
属实是踩在本鲨性恋xp上了,鲨...

属实是踩在本鲨性恋xp上了,鲨鲨

属实是踩在本鲨性恋xp上了,鲨鲨

芝士汉堡薯条控
旧图再利用() 话说谁知道竹兰...

旧图再利用()

话说谁知道竹兰和烈咬陆鲨的cp名字叫什么…

旧图再利用()

话说谁知道竹兰和烈咬陆鲨的cp名字叫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