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烈空坐

2705浏览    27参与
脱字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有坑没填。


赠礼解锁某神线稿(伪)图。


正片上了再看要不要删了,已经决定画得潦草些了,但依旧是有生之年系列。

手机免费软体也就那样。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有坑没填。


赠礼解锁某神线稿(伪)图。


正片上了再看要不要删了,已经决定画得潦草些了,但依旧是有生之年系列。

手机免费软体也就那样。

脱字

从小时候的玩具箱挖出来的,乐死我了......

从小时候的玩具箱挖出来的,乐死我了......

玄骨极纳
「梦幻联动 宝可梦x有兽焉」...

 「梦幻联动  宝可梦x有兽焉」

众所周知,八斤和二两在寻找力量的同时也在寻找父亲敖丙,但迟迟没有结果...


有一天,鹿人店上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门],里面出来了个很像龙的家伙🤔


于是,八斤和二两就顺理成章的交了个干爹,可能也学会了某种秘技....


【PS:  这是我在老福特的第一张图,那么以后请多指教咯(◦˙▽˙◦)】

 「梦幻联动  宝可梦x有兽焉」

众所周知,八斤和二两在寻找力量的同时也在寻找父亲敖丙,但迟迟没有结果...


有一天,鹿人店上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门],里面出来了个很像龙的家伙🤔


于是,八斤和二两就顺理成章的交了个干爹,可能也学会了某种秘技....


【PS:  这是我在老福特的第一张图,那么以后请多指教咯(◦˙▽˙◦)】

碳氧循环

我流拟人


looking how those mortals worship me.🥺

我流拟人


looking how those mortals worship me.🥺

碳氧循环
丰源笑话(苏联笑话)

丰源笑话(苏联笑话)

丰源笑话(苏联笑话)

碳氧循环

竟然凑出九图了,发一下

基本都是我流拟人,丰源那三个b,p9电柱子客串一下

竟然凑出九图了,发一下

基本都是我流拟人,丰源那三个b,p9电柱子客串一下

英觉没落了是吧

永远的兄弟

小学生文笔预警

大量私设

固盖cp向(虽然看不出来)烈对固盖亲情向

是废掉的短篇烂文

————————————————————————————

固拉多死了,死在新年的雪地里。

烈空坐和盖欧卡第一时间通过心灵感应得知死讯。

即使神根本没有多少情感,但盖欧卡还是出于本能笑到抽搐。

烈空坐很聪明,从来不会把宝贵的休息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对手莫名其妙死亡,这让某些神暗地嘲讽那位走狗屎运的海神,仿佛嘲讽到一定程度幸运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没有谁在意固拉多是怎么死的,他是众多一级神中唯一一位不会飞的,简直就是一级神中的耻辱,所以他引来死亡很合理。

当天晚上盖欧卡举办了一场全丰缘最豪...

小学生文笔预警

大量私设

固盖cp向(虽然看不出来)烈对固盖亲情向

是废掉的短篇烂文

————————————————————————————

固拉多死了,死在新年的雪地里。

烈空坐和盖欧卡第一时间通过心灵感应得知死讯。

即使神根本没有多少情感,但盖欧卡还是出于本能笑到抽搐。

烈空坐很聪明,从来不会把宝贵的休息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对手莫名其妙死亡,这让某些神暗地嘲讽那位走狗屎运的海神,仿佛嘲讽到一定程度幸运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没有谁在意固拉多是怎么死的,他是众多一级神中唯一一位不会飞的,简直就是一级神中的耻辱,所以他引来死亡很合理。

当天晚上盖欧卡举办了一场全丰缘最豪华的派对,虽然谁也没有收到邀请,派对桌上摆满只有疯狂甜食爱好者才能下咽的点心,糖分中弥漫空气。盖欧卡认为甜食可以带来快乐,今天是他死对头的忌日,所以今天必须成为他过去、现在、未来中最快乐的一天。

盖欧卡庆祝了整整一个月,甜食的保质期跟快乐一样短暂,事后经过流浪汉的肠胃拥抱大自然或下水道相聚。他有些忘记固拉多的脸了,但那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百年过去,所有神开始忘记固拉多。

新年钟声响起就算是神也会感到孤独,盖欧卡想起以前似乎每年都有一个红色身影陪自己过新年,是谁来着?

嗡嗡——

手机的振动铃声打破宁静。

“喂,哥我和霏欧纳今年在神奥住了,等有时间再去你那。”

“哈?又跟神奥那几个傻逼鬼混?你们迟早把我忘掉呀(棒读)”

电话另一边早已挂断,但怒气上来的海神大人显然不会这么结束。第二天清晨,咒骂声和抱怨声还是没有停下的痕迹。几个小时后以喉咙要裂开为由,世界安静。

他从前认为自己有很多朋友,直到今天发觉自己的人际关系只有三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神渣家人,回想起自己的亿年生活,超过九成的时间花在睡觉、斗争上。最初的生活是什么样?那个经常跟他斗争的家伙是谁?这些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万年快乐,人类为这隆重的一刻准备了狂欢庆典。餐具碰撞声、小丑杂耍声、人与宝可梦的喜悦声,通通混杂在一起的声音。没有生物还知道固拉多。

盖欧卡觉得他会死在今天,强烈的生物本能告诉他,他会死。在此之前他纠缠烈空坐让对方说了上千遍神不会这么容易死并被暴揍一顿。

曾经他有尝试过自杀,但很遗憾人类的武器甚至进入不了他的皮囊,上吊坚持了整整三天三夜,跳楼每次都能给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然后安然无恙飞上去再来一次………

这天晚上盖欧卡举办了一场全丰缘第二豪华的派对,虽然谁也没有收到邀请,派对桌上摆满只有疯狂甜食爱好者才能下咽的点心,糖分中弥漫空气。盖欧卡认为甜食可以带来快乐,今天是他忌日,他会获得自由。因为庆典的缘故派对不能及时续上点心,所以今天只能成为他过去、现在里第二快乐的一天。一想到这里,海神大人立刻被气到晕眩 


盖欧卡死了,死在新年的派对里,死在兄弟的忌日里。

烈空坐第一时间通过心灵感应得知死讯。

烈空坐很聪明,从来不会把宝贵的休息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

一天过去 盖欧卡的尸体开始腐烂

一年过去 盖欧卡的尸体回归自然

百年过去 所有神开始忘记盖欧卡

万年过去 没有生物还知道盖欧卡

……………………

烈空坐在准备冬眠时看见俩个可爱的小生命,他们似乎是刚从子宫里拽出来的兄弟。

固拉多和盖欧卡,他的大脑里凭空出现俩个名字,感觉很熟悉却什么也记不起来,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俩个小家伙成长的很快,只是所有神都莫名其妙想起一些记忆,仿佛这俩个小家伙就是以前的固拉多和盖欧卡,他们从来没有死去,拼接出来的亿年记忆永远存在。

……………………

固拉多死了,死在新年的雪地里。

烈空坐和盖欧卡第一时间通过心灵感应得知死讯。

即使神根本没有多少情感,但盖欧卡还是出于本能笑到抽搐。

烈空坐很聪明,从来不会把宝贵的休息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

盖欧卡庆祝了整整一个月,但他感到一切都很无聊,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跟固拉多斗争起来,他隐约记得自己曾经有一段时光很快乐。

……………………

“烈空坐,拜托你杀了我”

烈空坐看着面前的盖欧卡隐约感觉自己的弟弟死过很多回,神的记性很差,特别是在年龄和无关自己的事情上。虽然这一切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是照做了,因为他爱着自己的弟弟,虽然休息更重要。 烈空坐有时候也想死掉,但高傲的龙神大人永远不会让自己轻易死亡。

一次又一次的万年快乐,他永远记得自己最爱的弟弟们打闹时的笑声,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青雨

【刀乱&宝可梦】传说或许都是真的(下)

*前言见上篇

————————

『这样就好了』

在处理完所有宝可梦的伤口以后,山姥切国广站起身,抬起手擦了擦自己脸上滑下的汗水

褐发青年见状,将怀里的青绵鸟轻轻放在旁边,却对上了小家伙们在被放下之后逐步胆怯的神色,他伸手揉了揉他们蓝色的小脑袋,眸色温柔下来,在下一瞬间便恢复如初

他撑着墙边想要站起,但因一瞬间左脚腕传来的剧痛,又跌回地上

『你受伤了?』

金发青年俯下身,单膝跪在地上,看见了黑色裤脚下露出的红肿的脚腕,从背包里拿出人类用的药物准备替他疗伤

『……』

对方却将那药瓶推开,摇了摇头,依然没说一句话

『不行,这样下去会更严重的』

山姥切不由分说,执意将药涂在了他先...

*前言见上篇

————————

『这样就好了』

在处理完所有宝可梦的伤口以后,山姥切国广站起身,抬起手擦了擦自己脸上滑下的汗水

褐发青年见状,将怀里的青绵鸟轻轻放在旁边,却对上了小家伙们在被放下之后逐步胆怯的神色,他伸手揉了揉他们蓝色的小脑袋,眸色温柔下来,在下一瞬间便恢复如初

他撑着墙边想要站起,但因一瞬间左脚腕传来的剧痛,又跌回地上

『你受伤了?』

金发青年俯下身,单膝跪在地上,看见了黑色裤脚下露出的红肿的脚腕,从背包里拿出人类用的药物准备替他疗伤

『……』

对方却将那药瓶推开,摇了摇头,依然没说一句话

『不行,这样下去会更严重的』

山姥切不由分说,执意将药涂在了他先前扭伤了的脚腕,又拿出纱布裹了几圈

褐发青年没说什么,由着他去了,只是感觉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能嗅到金发上散出的淡淡的清香

『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姥切处理好他的伤口后,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受伤的宝可梦们,这样自言自语着

忽然,他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些痕迹

『难道说是…宝可梦猎人?』

『……』

褐发青年撑着身体慢慢站了起来,扶着墙往前面的方向踉跄着,似乎是想去某个地方

山姥切见状,上前扶住了他,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颈搭在肩上,另一只手顺势揽住了他的腰

『我送你去吧』

他这样说着,示意烈焰马先往前走,用鬃毛的火光照亮前面的路

雷电兽背上背着那些青绵鸟,领着剩下的宝可梦们跟在后面

绿眸的余光瞥见了褐发青年左臂上的刺青,山姥切迈着步子,路上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始至终没有听过对方说一句话,甚至喉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包括刚才因剧痛而跌坐在地的时候,连一声闷哼也没有

他不禁觉得有些奇妙,心间生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隔着衣物的触感和温度,不知不觉间扰乱了他的思绪

漫长的道路走到了尽头,按照对方的示意开启了开关后,便看见了亮白的光晕

山姥切站在出口的边缘,看着面前宫殿般陈设的室内,在心中感慨着那样的洞窟居然会通向这种地方

『……谢谢。』

忽然响起的声音令他愣了一下,他转过头去,发现褐发青年正看着自己

暗金与碧绿交汇,彼此的瞳中映出了自己的模样

『…怎么了?』

褐发青年的声音令他回过神来,山姥切发觉自己盯得有些久似乎有些失礼,连忙摇了摇头

『!没、没什么』

『原来你会说话啊…』

金发青年扶着他到一旁的石台坐下,冥冥之中感觉自己似乎漏下了什么细节

『……』

『我是山姥切国广…该如何称呼你?』

『随便。』

『…诶?』

山姥切不禁有些疑惑

『没有名字吗?』

『……大俱利伽罗。』

褐发青年看了看他

随后,山姥切将那些野生的宝可梦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一些恢复比较快的宝可梦便蹭了蹭他的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他回到大俱利伽罗旁边坐下

『那些宝可梦的伤…是宝可梦猎人做的吧』

山姥切回想起之前洞窟中那些痕迹,默默攥紧了拳

『…宝可梦猎人?』

『就是有一些人为了牟取暴利,不择手段抓捕宝可梦非法贩卖,宝可梦们在他们手上受尽虐待,甚至有因此丧命的…』

『是吗…。』

褐发青年眉间不觉紧锁,暗金的眸子一瞬间掠过一抹红光

『我来洞窟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人,只在墙上看见了一些痕迹…或许他们已经离开了』

山姥切站起身,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发现「宫殿」四周瓷石的墙壁上刻着什么东西

『稍等我一下,我有些事』

语毕,他走到那些文字面前,发觉自己看不懂,似乎是十分古老的文字,便将它们拍下来发给了压切长谷部

『走吧,我先送你出去』

他走到褐发青年面前,对他伸出了手

大俱利伽罗闭上眼睛,撑着地面自己站了起来,扭伤的脚腕似乎已经没有大碍了

『……跟上。』

『要去哪里?』

看见他朝着某个方向走去,山姥切见状便下意识地跟在了后面

上了两层阶梯,布景逐渐变得熟悉起来,和长谷部之前发在他手机上的名为「天空之柱」的地方一模一样

他们现在正身处塔的第一层

『原来天空之柱的地下…居然有那样的地方』

从来没听谁说起过,也没看到过相关资料

山姥切一边低语着,一边跟着大俱利伽罗往上走去

途中,他注意到了很多壁画

这些壁画记载着烈空坐和丰缘地区3000年前历史的内容,似乎与这只传说中的宝可梦的mega进化有关

那地底的那些文字是不是也记录着相关内容?

不过说起来,大俱利伽罗对这里仿佛颇为熟悉,不一会儿便直接到了塔顶

书中记载这里有许多会塌陷的地板甚至机关,他居然全部避开了

山姥切看向身旁浮动的云层,古老的砖块在云层中透着光泽,这一番景象令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褐发青年走到最顶端,转过身看着他的方向

『大俱利伽罗?』

『…国广,这样喊你可以吗』

『诶…嗯』

金发青年瞳孔骤缩,愣愣地点了点头,注意到一件更为奇妙的事情

大俱利伽罗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张嘴

仔细想想,他的声音似乎一直都是在自己的脑海中直接响起

这种情况,难道说——

『心电感应?』

如果是心电感应的话,就意味着面前这个人,他其实……

还没等山姥切的思绪转换过来,大俱利伽罗轻轻点了点头,左臂上的龙纹刺青浮起,长长的图案同淡淡的烟雾一起包裹住了他

烟雾散去,红色的眸子显现出来,长长的黑色龙身烙印在了碧绿的眸中

口袋中的图鉴响起了声音

「烈空坐,天空宝可梦,传说中的宝可梦,不断在臭氧层飞行,吞食陨石作为食物。用储存在体内的陨石能量来mega进化。」

『烈空坐……?』

但是颜色与书中和图鉴里记录的碧绿不一样,面前这只烈空坐是黑色的

这么说来,那张照片上拍到的也不是什么新的宝可梦

『这次很感谢你。』

烈空坐慢慢凑到他面前,山姥切还没太反应过来,眼前之事不免让他觉得太过惊讶

拥有人形姿态的宝可梦,也只在来自水都的传说听到过

巨大的龙首靠近,龙身将他温柔地环住,鼻尖轻轻地在他眼睑下方蹭了蹭,继续用心电感应同他道

『以后想找我的话,来这里就好,我能听到你的声音,察觉到你的气息。』

他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感觉像是被某个人抱在怀里,亲了一下脸颊一样

双颊变得有些泛红,山姥切感觉自己的大脑瞬间宕机了,并且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烈空坐向着天空长啸了一声,消失在彼端

金发青年逐渐回过神,发现自己的宝可梦,烈焰马和雷电犬,正用一种饶有兴味的眼神看着他,像是看好戏的样子

『你们…不、不要这样看着我!』

他转过身,离开了天空之柱的顶端,在阶梯口时不自觉回头望了望

山姥切没有回研究所,把自己的发现通过手机告诉长谷部后,便继续着他的旅行

实习的宝可梦博士很感谢他,那些古老的文献似乎给研究帮了大忙,在完整翻译出来后,长谷部将那些文字发在了他的手机上

「据说,烈空坐每隔一段时间会来天空之柱视察一次」

「除了检查塔的状况,还会看看固拉多和海皇牙是不是又打架导致出了什么乱子」

「甚至,还会游走民间,观察人类的生活」

「烈空坐曾对为他建塔的子民们说,自己很喜欢人类淳朴的生活,希望大家能一起这样开心下去」

「传说他每次游走人间时,会化身为一名青年」

「没有人知道那青年具体的面貌,只有一位老人提起过,青龙化身成了青年」

「化名,大俱利伽罗」

————————

END

*补充:

关于不知道具体面貌,私设这里是神兽会在濒死之前将自己的力量分裂,随后化为自然/宇宙中的一部分,那股分裂的力量会慢慢成长,是新的「传说宝可梦」,会继承意志与责任,所以有人见到绿色的烈空坐,有人见到黑色的,并且化身青年的样貌也会因此变化

*废话:

终于是把这个东西写完了…怎么就写了这么多orz要不是删了和宝可梦猎人对战的情节(因为觉得累赘)和修改了一些东西我估计还能再开一章…

但是要写七夕贺文了,觉得还是写完好了不开新章节了,反正俱利山也贴贴过了(喂)

就这样啦,不懂的地方欢迎提问,只要我能圆回来我就会解答w(啥)

国服第一熊

在外网看见了个男婚纱女西装的图,寻思着合适就画了

在外网看见了个男婚纱女西装的图,寻思着合适就画了

国服第一熊
借梗。当你的朋友吵架而你是他们...

借梗。当你的朋友吵架而你是他们共同的好友时

借梗。当你的朋友吵架而你是他们共同的好友时

瑞耐kumy
画了一下脉老师和自家的烈!

画了一下脉老师和自家的烈!

画了一下脉老师和自家的烈!

国服第一熊

实不相瞒这个梗是我在上课时想到的

草稿纸摸鱼丰源三傻

实不相瞒这个梗是我在上课时想到的

草稿纸摸鱼丰源三傻

国服第一熊

{固盖}喜闻乐见吃醋梗

可能我表达意思没表达清,毕竟我老词穷了🌝

洛奇亚:我招谁惹谁了

{固盖}喜闻乐见吃醋梗

可能我表达意思没表达清,毕竟我老词穷了🌝

洛奇亚:我招谁惹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