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烛应

5953浏览    57参与
本恶

应龙生日快乐

现代pa,辰星九歌设定。是应龙的生贺,写了那么久才写完。内含司应、烛应和无应(私心)请谨慎观看。还有就是降妖师本人叫本恶,接受就请go↓


“买够了吗?”应龙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辰星九歌团的后面,没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辰星九歌团。山鬼在前面悠哉游哉地走着,时不时这串一下那串一下,听到应龙这句话时可算停了下来,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嘟起嘴巴来回答他:“怎么可能买够呢?你看这还是缺着很多生活用品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乱买东西怎么会缺这么多?”应龙没好气地提着塑料袋又小声逼逼了一句:“而且里面还都是衣服。”

“你说谁呢你?这叫为我们今后的演出服做打算。”山鬼白了他一眼,拉着阿织去旁边...

现代pa,辰星九歌设定。是应龙的生贺,写了那么久才写完。内含司应、烛应和无应(私心)请谨慎观看。还有就是降妖师本人叫本恶,接受就请go↓



“买够了吗?”应龙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辰星九歌团的后面,没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辰星九歌团。山鬼在前面悠哉游哉地走着,时不时这串一下那串一下,听到应龙这句话时可算停了下来,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嘟起嘴巴来回答他:“怎么可能买够呢?你看这还是缺着很多生活用品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乱买东西怎么会缺这么多?”应龙没好气地提着塑料袋又小声逼逼了一句:“而且里面还都是衣服。”

“你说谁呢你?这叫为我们今后的演出服做打算。”山鬼白了他一眼,拉着阿织去旁边一个服装店,“去去去,不理你了!活该你单身!连提点东西都不行!”应龙刚想反驳,就被大司命给硬生生瞪了回去,看着手里近十包的大型塑料袋,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不前辈我帮你提一点?”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司羿忍不住了,把手伸过去还没经过他的允许就拿走了两袋。把手往上提了提,沉甸甸的是真的不好受。已经跑远的山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把抢过司羿手里的塑料袋塞回给应龙,做了个鬼脸:“哼!他平时锻炼得那么好,提点东西怎么了?这么东西哪个比他那些器材重了?”

“但是也不能只让前辈一个人提啊!大司命呢?他不提吗?”司羿一边回她的话,一边拿过应龙手里的塑料袋。

“你去看看那边就知道了。”山鬼指向一家手工店铺,然后司羿看到大司命竟然进去了!还仔细观摩着这些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你看他那——么爱乱跑,把东西给他万一弄丢了怎么办?”还特意用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

“好了吗?”远处传来了阿织的喊叫声。

“嗯!来啦!”山鬼兴奋地跑向阿织,张开双臂把她整个人都给抱住,还在身上蹭了蹭,直到人家喊停了才肯罢休。应龙和司羿就这么肩并肩地往前走着,有时候也看一下周围的店铺里面买的是什么。

“嘿!Boys and girls!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少司命拖着头上有一个包的大司命从刚刚的另一个服装店里出来,向大家摆了摆手,毫不掩饰自己的星星眼。“这个是专门买名牌的高级店铺呢!快进来吧!”

于是众人在少司命的催促下成功地进去了。

“所以说……我们进来到底有什么用?”此时此刻看着大家在那里兴高采烈的挑选衣服,唯二的两个直——应龙和司羿男坐在了一个长椅上,椅子脚下堆满了大小不一的塑料袋。应龙叹了口气,用手遮住自己脸不愿意面对这一切。司羿就这么偷偷地望着他,明明是这只是一个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喂,你这家伙看啥?”应龙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又正视着前方。他不需要回答,也没指望司羿回答。但司羿却被他这么一撇给乱了心神,“我……这个,那个……没看啥!”话都说不清了。应龙突然觉得这有点好笑,想逗一逗他。就伸出手从司羿的脸上划过,蓝色指甲轻轻挑起他额前墨色的碎发,往耳后一撩,将它们夹到他的耳边。司羿哪里受得住应龙这么撩,脸“刷”一下子就红的快要滴血一样,说话都支支吾吾的。

“呃……不是,应龙前辈,你,你在干什么啊!”司羿的手无处安放地停留在半空中,然后被应龙给握住,压在了长椅上。他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靠近司羿的脸,在能感受到双方互相拍打在对方脸上的温热气息时,司羿已经被他逼的无处可逃,认命般地闭紧了自己的双眼。空气中暧昧的气氛围绕他们的周围。两个人就这样持续了好久,司羿见没什么反应就眯起一只眼来看。然后应龙笑了,抬起一只手来拍了拍他的小脸蛋,说:“醒醒,臭小子,愚人节快乐。”

诶?竟然不会亲的吗?好过分。司羿闷闷不乐地把头别到了一边去,像个委屈的小孩一样。应龙见状,连忙抬起手去安慰他。真是的,好像玩大了。

“哎!应龙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好看?”山鬼兴高采烈地举着两件衣服转过身来,然后就看到了应龙在哄司羿,立刻把衣服放回原来的地方凑上去说:“你们这是怎么了?应龙你咋把他惹哭了?”然后司羿抬起头来说了句你才哭了时全场一度尴尬。

“不是,那你哄个啥啊?”

“我刚刚帮他撩头发然后就把脸凑上去久了点就这样了。”应龙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司羿的背以表安慰。然后站起来,说:“该走了,本恶说过让我们早点回去的。”

“诶诶诶诶诶?这么快吗?”在众人的惊讶之下应龙提着东西走出了服装店门口,然后他们也快速结了帐跟上去。“等等,这是给你的衣服。”少司命把一个塑料袋递到应龙的面前,然后熟练地套上了他的手指。

“喂喂,这到底是给我的还是给我提的?”

“不要管那么多啦,反正你之前练习举重的那玩意可比这些东西重多了吧!”

“怎么可能啊喂!”

回到家后,应龙看着满桌的塑料袋,陷入了沉思。真是没想到啊,十包塑料袋里竟然有九包是自己的,要怎么处理才行?打开一袋,里面是衣服;再开一袋,里面还是衣服;再开一袋吧,但当应龙的手碰上了这熟悉的柔软的质感就绝望了。你们这群女孩子是买了多少衣服!拿出一件来看,嗯,感觉还行,便在身上比划了一下,毕竟自己是没试过的。就在这时,一声妖娆的声音响起,“应龙小哥哥~”吓得他一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本能地召唤出镰刀往声源处砍去。

“哎不要那么躁啊应龙小哥哥,你看清是谁先啊!”烛龙笑眯眯地躲开了应龙的攻击,反手抱住应龙,“怎么?你成了歌手后习性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啊!都爱买衣服了。让我看看……呦?怎么还有女装?难道你……”烛龙还没说完应龙就一抬手把手上的衣服啪在烛龙脸上,然后挣脱开来,说:“你想太多了,这只是他们送错了而已。”

“咝——还是别人送你的?”烛龙扯掉脸上的衣服,笑眯眯地望着他,“看来你人缘还是不错的,都到了送女装的程度了。”然后从口袋你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抛在应龙面前。出于惯性应龙接住了这个盒子,然后狠瞪着他。

“哎呀呀别那么凶,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今天是来给你庆祝的,要我走了之后才能够打开哦!”烛龙把双手举起来,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如果是别人小姑娘估计早就犯花痴了,但对象是应龙,才不会中他这招。把礼物随手往桌上一丢,半信半疑地挑起眉毛问了一句:“真的?你确定不是来找打的?”

“当然是真的!我对天发誓!”

“信你。”应龙翻了个白眼并不打算继续理这个欠揍的家伙,转过身打算直接走人。烛龙看他要走,一把抓出他的手腕。

“干嘛?”

“你就这样啊?难得家里来客人也不欢迎欢迎?”

“滚,我没把你赶出去就算好的了。”应龙嫌弃地把自己的手腕拉出来,还用手拍了拍刚刚被抓的位置。烛龙看着应龙,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抱住他,不顾他的挣扎就这样一直抱在怀里。“喂!你干嘛!”突如其来的拥抱使他有点惊慌失措,下意识地用双手扒拉着烛龙。当然,在烛龙的眼里就是他不安分地乱动,尽管应龙的指甲很尖,抓在他手上很痛,但烛龙就是喜欢看到他这副样子,这副束手无措的样子。

“嗯,听说你的耳朵很敏感啊。”

“你,你要干嘛?”应龙有一种危险的预感,这家伙,还不会要……果然,烛龙的嘴已经附上了他的耳背,细细地亲吻着,把嘴里的热气喷打在那里,惹得他一阵酥麻。感受到怀中的人儿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烛龙眼中的兴奋就越来越多。他甚至还把舌头伸出来,舔舐着应龙的耳垂,还把他含在嘴里摩挲。应龙觉得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从耳部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已经使他的力气减少了不止一半,也没在抓烛龙了,就握着他手在他怀里抑制着喘息。“真是可爱啊,耳朵全红了呢~”

“闭嘴!”

“口嫌体直。”烛龙压根不理会应龙,又把头往前移了一点,还把他压在地上,朝他耳廓里吹口气,惹得怀中人浑身颤抖了一下说:“愚人节快乐,我的宝贝~”然后就松开了手快速跑了,只留下个应龙在风中凌乱。

“死烛龙别让我再碰到你!”应龙从地上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一句之后看向了桌上的那个小盒子。“要我走了之后才能够打开哦!”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了烛龙那副欠揍的嘴脸,心中又一把火烧了上来。拿起那个小盒子,刚刚打开里面就有一个鬼脸蹦了出来,吓得他一个手抖差点没把盒子给扔掉。然后盒子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之后滚到了地上。后知后觉的应龙连忙把盒子捡起来,毕竟这也是别人送给他的礼物。然后他就看到了两张电影票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生日快乐,我的应龙小哥哥~

真的是,烦人的很。他捡起这两张电影票,陷入了沉思。所以应该邀谁去看呢?就在这时,门外的敲门声响起,应龙走过去开了门。刚开无支祁就扑了上来,手里带着一堆东西,“Surprise!开不开心惊不惊喜庚辰?”还往他身上凑了凑。应龙哭笑不得地把身上这只类似于大型金毛犬的生物推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拍拍他的肩说:“你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爸爸我很是感激啊!”

“喂!谁是你儿子啊?这不你生日我才给你赶过来的?真是扫兴。”无支祁扒开他肩上的手,悻悻的走进屋内,敞开来躺在应龙家的皇朝大沙发上,眼光不经意地扫过桌面上的各种各样的袋子还有地上的女装,女装,女装……等等,女装?无支祁感觉自己的三观尽毁了,原来庚辰是女装大佬吗?还是说他是女扮男装?“喂,庚辰,你是不是个女妖?”然后应龙就彻底懵了,今天这都什么事啊?他想好好的过个生日不行?

“不是。”应龙回过神来白了他一眼,开始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和地上的衣服,因为刚刚全被烛龙给搞乱了。无支祁捡起那一件女装,半信半疑地问应龙:“那这个又是什么?”

“别人送错了。”应龙头也不回地回答他,低头继续忙他的事情。无支祁看着应龙这样觉得也是,但转念一想应龙他也不是第一次骗他了,或许这次是真的呢?于是无支祁悄悄走到应龙的后面,突然把手伸到应龙的胸前,然后伸进衣服里面拖着他的胸。应龙被他这个动作震惊到了,差点一个条件反射给他一手肘过去。看清楚是无支祁之后叹了口气,说:“你这又是干什么啊?”

“诶?竟然真的是男的。”无支祁有点失望地看着他,用手又恶劣地揉了两下。无支祁的手因为常年跟别人打架和拿他那个船锚早就起了一层老茧,再加上他手上的那个毛压着应龙的乳头滑动,差点让应龙惊呼失声。忍着胸部传来的快感,应龙咬着牙问无支祁:“你这是干嘛?想找死吗?别以为你是我儿子我就不敢打你!”然后无支祁就有点生气了,正所谓化悲愤为力量,他收紧了手上的力气,又狠狠地捏了两把。

“唔嗯!”应龙忍不住叫了出声,把手压在桌子上用来支撑自己身体,然后呵斥无支祁退下。无支祁好久都没见过应龙他这么生气了,也就把手收了回去,然后把应龙从桌面上捞起来放到沙发上,向他道歉。应龙看着无支祁这么有诚意也就原谅他了,毕竟他是自己的儿子嘛,总比烛龙这家伙好多了。但此时此刻在无支祁眼里的应龙却是衣冠不整面红耳赤的,有种应龙一族特有的风骚。他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下面的某个部位好像硬了。然后两个人就都陷入了尴尬。

“呃……这个,应龙殿下,我……”

“无妨,毕竟你也太久没发泄出来了,是时候给你找个女妖过日子了。”

然后无支祁一脸懵,不是,他不是让应龙给他找个女朋友啊。应龙看见他这样突然笑了,伸出手摸摸他的头,说:“骗你的,傻猴子,愚人节快乐。”

“也就是说你不会给我找女朋友?”

“嗯哼,当然不会。”应龙微笑地摸着无支祁的头,然后站了起来,说:“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走吧,辰星九歌社团给我开了party。”刚要走时,就被无支祁拉住了,便疑惑地回头看向他。

“无支祁?”

“没啥,就是想问你明天一起出去玩吗?我请你。”应龙愣了一下,随后又给他了一个“嗯”的回复。至于桌上的东西嘛,早就整理完了。

到了聚会地点的时候,风伯兴致勃勃地拉着应龙,还说什么等会他的商羊姐姐回来,叫他给点面子。

“追了那么久还没追到啊?”

“对啊,明明像我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早就该追到了,可她却偏偏不答应。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喂喂,你这古诗用错地方了吧?”

“才没有呢!”

“应龙风伯你们在吵什么啊?快点过来啦!”在远处的本恶望着他们,赶紧招呼他们快点过去,好给应龙庆祝生日。而应龙风伯他们不负众望很快地赶了过去。

“那么——”

“3”

“2”

“1”

“生日快乐!应龙小哥哥!”

本恶
我觉得他们以前应该是很好的朋友...

我觉得他们以前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

我觉得他们以前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

伯劳

重发,因为我又截到了,官方是真的会舞🤪

重发,因为我又截到了,官方是真的会舞🤪

是狸星呀
直到那一天,烛龙终于想起了这个...

直到那一天,烛龙终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怎么没粮了怎么没粮了)

直到那一天,烛龙终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怎么没粮了怎么没粮了)

U-brroocccooliiiii
翻车了..试试这样行不行 烛应...

翻车了..试试这样行不行

烛应CP向!

翻车了..试试这样行不行

烛应CP向!

陆咎
自己截的…。等风头过去就把车放...

自己截的…。等风头过去就把车放过来

自己截的…。等风头过去就把车放过来

可爱小龙龙

我糊不动了_(:з」∠)_

手就当足猪龙的吧

原来的应龙变小坑

我糊不动了_(:з」∠)_

手就当足猪龙的吧

原来的应龙变小坑

可爱小龙龙
我又笑了 烛龙是个二货!!!...

我又笑了

烛龙是个二货!!!

emm…

我又不知道吃什么了…

我又笑了

烛龙是个二货!!!

emm…

我又不知道吃什么了…

陆咎
一天不惹应龙一天不舒坦。五阶月...

一天不惹应龙一天不舒坦。五阶月龙达成,下周把之前挖的车坑填了

一天不惹应龙一天不舒坦。五阶月龙达成,下周把之前挖的车坑填了

可爱小龙龙

我被笑死

( •᷄⌓•᷅ )੨੨南上加南

烛龙是幼稚园校霸(神都素质哥)

应龙是神都好公民(走路靠右 我懂了)

太沙雕了


我被笑死

( •᷄⌓•᷅ )੨੨南上加南

烛龙是幼稚园校霸(神都素质哥)

应龙是神都好公民(走路靠右 我懂了)

太沙雕了


可爱小龙龙
差不多得和学习过日子了 那个把...

差不多得和学习过日子了

那个把我拉进来的烛应坑的人坑还没有填就走了 有点伤心 但是想想还是该结束了 我等sp出了 应龙生日到了 剧情更新了 大概就回来了 就当我被捉去炖龙肉羹了 再见啦(づ ̄3 ̄)づ

差不多得和学习过日子了

那个把我拉进来的烛应坑的人坑还没有填就走了 有点伤心 但是想想还是该结束了 我等sp出了 应龙生日到了 剧情更新了 大概就回来了 就当我被捉去炖龙肉羹了 再见啦(づ ̄3 ̄)づ

可爱小龙龙
我和应龙殿下一样在家里快发霉...

我和应龙殿下一样在家里快发霉了……⁽⁽꜀(:3꜂ ꜆)꜄⁾⁾

发呆的应龙殿下好可爱(´͈ꄃ `͈  )

所以你和猪龙到地是什么关系?


我和应龙殿下一样在家里快发霉了……⁽⁽꜀(:3꜂ ꜆)꜄⁾⁾

发呆的应龙殿下好可爱(´͈ꄃ `͈  )

所以你和猪龙到地是什么关系?

可爱小龙龙

终于糊完了(ง˃̀ꄃ˂́)۶

等粮吃_(:з」∠)_

终于糊完了(ง˃̀ꄃ˂́)۶

等粮吃_(:з」∠)_

陆咎
短车。随缘扩写。本来是打算2....

短车。随缘扩写。本来是打算2.14发上来但是忘了,倒过来看。

短车。随缘扩写。本来是打算2.14发上来但是忘了,倒过来看。

本恶

【烛应】宿敌(12)

好了我终于码完了,小破车一辆,不要介意 

喜欢的记得给个赞赞呀!(这人又臭不要脸了)

好了我终于码完了,小破车一辆,不要介意 

喜欢的记得给个赞赞呀!(这人又臭不要脸了)

本恶

我是不是废了?用模板画个线稿都能花三个小时3000多笔(ಥ_ಥ)

我是不是废了?用模板画个线稿都能花三个小时3000多笔(ಥ_ಥ)

可爱小龙龙

最强日系对决

P2原图

事后

烛龙:应龙小哥哥,我也想要红兜兜。

应龙:天天光着膀子要什么红兜兜。

烛七岁:不嘛不嘛我就要!大司命都有少司命送的红兜兜!

应龙:那你找少司命要去。

烛七岁:我要你送的⋯

应龙:你把我当什⋯

烛七岁:老婆(卧糟怎么说出来了 我烛九阴还真是不会说谎)

应龙:⋯⋯滚(我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


最强日系对决

P2原图

事后

烛龙:应龙小哥哥,我也想要红兜兜。

应龙:天天光着膀子要什么红兜兜。

烛七岁:不嘛不嘛我就要!大司命都有少司命送的红兜兜!

应龙:那你找少司命要去。

烛七岁:我要你送的⋯

应龙:你把我当什⋯

烛七岁:老婆(卧糟怎么说出来了 我烛九阴还真是不会说谎)

应龙:⋯⋯滚(我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


Celephaïs信天翁_世人若学我如同坠魔道
拿到他两的徽章啦,嘿嘿~

拿到他两的徽章啦,嘿嘿~

拿到他两的徽章啦,嘿嘿~

U-brroocccooliiiii

你所认为的那对宿敌不一定真是仇人

前文你在街上看到的那对宿敌不一定是在打架


大量主观臆想出没注意!

虽然两条龙只活在对话里但这真的是烛应!!


1

“我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路雪满暂停了嗑瓜子,“这根本没法说通。”

  “?”公主殿下意思意思给了个问号。

  “烛龙和应龙,真的是死对头吗?”路雪满换了包蟹黄味的瓜子,又瘫回了软垫里,“我觉得没这么简单。”

  永宁闲着也是闲着,当即附和道:“展开说说。”

  “我来给你代入一下,比方说,设定上我俩属于宿敌,见面就砍,几千年前咱俩搁一旅游景点碰上了,倒也说得上话,就成为了朋友,没...

前文你在街上看到的那对宿敌不一定是在打架


大量主观臆想出没注意!

虽然两条龙只活在对话里但这真的是烛应!!


1

“我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路雪满暂停了嗑瓜子,“这根本没法说通。”

  “?”公主殿下意思意思给了个问号。

  “烛龙和应龙,真的是死对头吗?”路雪满换了包蟹黄味的瓜子,又瘫回了软垫里,“我觉得没这么简单。”

  永宁闲着也是闲着,当即附和道:“展开说说。”

  “我来给你代入一下,比方说,设定上我俩属于宿敌,见面就砍,几千年前咱俩搁一旅游景点碰上了,倒也说得上话,就成为了朋友,没成想转头你就把我砍了,还我把挫骨扬灰,几千年后咱俩再碰上,你有旧疾,我能治,你先前对着我又吼又杀的,有病居然还能找上我?我虽然这那一大堆的屁话但非常认真地答应了?这……”

  永宁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兴许烛龙就是傻,再说了他尸体都快能绕地球转呼啦圈了估计也不在意这个。

 

2

  “不不不,”路雪满摇了摇头,并倔强地伸出一根手指,“第一,烛龙能强到让那个时期的上古大妖都忌于讨论,为什么会那么简单就被幼年应龙给杀了?”

  永宁翻了个白眼,“疏于防备呗,我现在跳起来捅你一刀你也得凉。”

 

3

  “……”路雪满被哽住,但仍不死心:“不,按照他们的说法,烛龙和应龙在千千万万个世界里都在厮杀,怎么单单我们这个世界他们一开始居然能成为朋友?”

  “……”这回轮到永宁被哽住。

 

4

  路雪满得到了信心,来劲儿了:“烛龙可以穿梭在任意时空,可以说他们是同一个,但也不是。这么说或许有些绕口,但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现在留下来的这个,一定就是当年和应龙昆仑初识的那个。”

  永宁被这个那个搞得晕乎,但具体也说不上来有错,“你接着说。”

  陆雪满再接再厉:“而且你别看烛龙现在自称单纯善良,从开明的反应来看,绝对不是个好惹的。”

  永宁回想了下自创的那套开明识人法,点了点头:“确实。”

 

5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烛龙需要锚点才可以定位到我们的世界,而应龙是最初的锚点。”路雪满越说越觉得条理分明逻辑清晰:“成为朋友,就可以得到真名。故意透露自己能力,再加上他那欠欠的话术,激发应龙本能的血性,引发他失控,杀掉自己并吞食,初代锚点就形成了。”

  永宁倒吸一口冷气:“这么说,其实都是烛龙算好的?”

  路雪满摸了摸下巴:“姑且可以这么认为。”

 

6

  永宁喝了口水消化着信息量,突然想到:“你还记得那天打完烛龙,他活下来之后说了什么吗?”

  路雪满不确定地说:“我……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然后又回忆了一下,继续说:“还特别开心地说'太棒了,我活下来了!'”

  “像不像尝试了好几天才终于做出了师父给布置的作业的你。”永宁凉凉地补充。 

  “……”路雪满瞳孔地震:“师姐的意思是,他为了这个结局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

  永宁点点头,“不过现在这个结局也挺好,他的能力基本和应龙绑定了,应龙又认你为主,左右也翻不出什么花来嘛。”

 

7

  路雪满此刻却走神了,喃喃道:“他还说了句'我也是因为爱——这个世界,所以才想方设法留下来的。'”

  “…………”永宁身为一名女性,心思当然细腻,立刻体会到了师弟的意思。

  “所以这里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个世界?”路雪满陷入沉思。

  永宁恨铁不成钢:“你一开始自己还说了在这个世界的最初他和应龙成为了朋友啊!”

  路雪满持续瞳孔地震:“所以————”

 

8

他于世界的光柱之间遇到应龙无数,

三千世界里,他们或许动如参商,或许不死不休。

唯独此间世界与他昆仑初遇的这个,年幼,尚未被血脉之力吞食理智,乃至相识为友。

名唤庚辰。

他是独一无二的,也是烛龙选择了这个世界的原因。

 

9

  路雪满觉得自己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10

这个秘密在第二天他例常巡视时偶然得到一本小说后化为了他满脑袋的问号。

 

11

小说书名:《龙族秘闻:上古大妖族群绝迹竟然是因为这种事情!》

右下角一行小字:开明独家发售!更多精彩请关注后续期刊!爱你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