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烟绯

30.3万浏览    2591参与
潍
嘿嘿 是烟绯宝贝ya~🥰

嘿嘿 是烟绯宝贝ya~🥰

嘿嘿 是烟绯宝贝ya~🥰

菇
“魈!笑一个!” “喂!别突然...

“魈!笑一个!”

“喂!别突然靠那么近!”


以后一定学上色(我爬我爬)

“魈!笑一个!”

“喂!别突然靠那么近!”



以后一定学上色(我爬我爬)

天凉好个秋
《你永远也达不到点火的真实》

《你永远也达不到点火的真实》

《你永远也达不到点火的真实》

散白yu

满目疮痍

   (还是写不完,所以接着拆成两篇写。)


 从望舒客栈到璃月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不过所幸一路上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屠了一路的丧尸,还是抵达了璃月港。

  除了甘雨不小心被丧尸抓伤了手臂。不过她并没有像刻晴那样的反应,对她来说,这抓伤似乎只是个普通的伤口。

  看来自身的血还能使她免疫病毒,从而不会导致异变。

  本来这是好事,结果这血却让她变成深渊教团的重点关注对象。

  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这...

   (还是写不完,所以接着拆成两篇写。)


 从望舒客栈到璃月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不过所幸一路上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屠了一路的丧尸,还是抵达了璃月港。

  除了甘雨不小心被丧尸抓伤了手臂。不过她并没有像刻晴那样的反应,对她来说,这抓伤似乎只是个普通的伤口。

  看来自身的血还能使她免疫病毒,从而不会导致异变。

  本来这是好事,结果这血却让她变成深渊教团的重点关注对象。

  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这路途中,那抹神秘的风元素痕迹似乎一直在跟着她们,只不过,都到璃月港主城外了,她们都没有发现风元素痕迹到底是谁留下的。

  并且她们一路上发现的丧尸尸体中,也带有风元素的痕迹。

  看来这位风系神之眼的持有者,一直在暗中帮助她们。

  只不过是谁呢?魈说不是他,那会是谁?

  “应该是位很可靠的人吧。”刻晴是这么想的。(阿晴,记住这句话,你会后悔的。那风系就是个摆烂的。)

  甘雨看了刻晴一眼,“难道我不可靠?”甘雨当然不可能这么说,只是在心里默念。

  前面就是璃月港了。

  曾经繁荣的璃月港,如今变成了根本无法居住的人间地狱。

  地面变得寸草不生,空气中弥漫着的腐臭味和血腥味令人窒息,远处依稀可见的在街上游荡的丧尸。

  这群丧尸都是璃月港被感染的原住居民,不幸被感染的他们当然不可能被转移到蒙德城,只能留在这变成了毫无人性的丧尸。

  很久没有闻到活人气息的他们,此刻与四人一路中遇到的丧尸对比,是更加危险的存在。

  谁知道一只丧尸嗅到了她们鲜活的气息,会不会引来全城的丧尸追杀她们。

  还是赶紧绕开他们去码头等南十字船队吧。

  不过……这丧尸的数量……实在是……超乎了预料。

  在不惊动这群怪物的前提下抵达码头,您几个在做什么春秋大梦?

  眼看着南十字船队抵达的时间越来越近,可四个人却不知该如何前往码头。

  “这样,我去引开前往码头那条道路的丧尸,然后你们就趁机跑到码头去。”刻晴提着雾切,准备用星斗归位了。

  因为她知道,经过不久前的感染,这三个绝对不会放她走。

  所以她就要用星斗归位迅速冲过去引开丧尸,让她们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

  真是个大聪明。

  正当她准备向远处丢出一个雷锲,突然后颈被谁拍了一下,瞬间就晕了过去。

  “又想独自行动……”甘雨扶住往后仰的刻晴,叹了口气,“都差点异变了,怎么还敢这样啊……”

  刚才是她把刻晴拍晕。她知道刻晴估计又想单独行动,好让她和胡桃烟绯去码头。

  但是这里可是璃月港,不是轻策庄,璃月港的环境比轻策庄要恶劣得多,这一去,能活着回来都是谢天谢地。

  所以甘雨不会让刻晴去冒这个险。

  “胡桃,烟绯,麻烦你们带着刻晴去码头。”甘雨让胡桃和烟绯搀着刻晴,自己拿起阿莫斯准备踏入那丧尸之地。

  “甘雨你?”胡桃和烟绯对视一眼,震惊地看着甘雨。“我去引开丧尸最合适。我不会被感染,顶多就是多点伤口。你们被咬伤被抓伤,就是面临着生命危险了。”

  “可是……”“别可是了,我会赶来的!为了……和帝君的契约。”本来甘雨是想说为了刻晴,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没等胡桃和烟绯拦住,甘雨马上就拿着阿莫斯冲进了那丧尸群中。

  很快,那群丧尸便被甘雨引到了主城区。

  “我背着刻晴。”胡桃弯下腰来把刻晴背起来,差点没站稳。

  “你慢点……护摩我帮你拿着。”烟绯扶住胡桃,沉默了一会儿便拿过胡桃的护摩之杖。

  “你……”“别废话了,快走吧。等会儿甘雨都到码头了我们还没到码头。”烟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就小鹿乱撞了。

  原地结婚,好嘛?我求求你们俩。

贺兰

烟绯真的好拽啊,怎么会儿事……我总觉得烟绯有种蔑视别人的感觉。抬头望天jpg.

烟绯真的好拽啊,怎么会儿事……我总觉得烟绯有种蔑视别人的感觉。抬头望天jpg.

覔_

蹲一个xp分析,有姐妹来帮忙吗?

蹲一个xp分析,有姐妹来帮忙吗?

天和黎明
人物情绪仅代表玩家 (你不问,...

人物情绪仅代表玩家

(你不问,我不说,我们都是好兄弟jpg.

彩蛋里是烟绯相关

人物情绪仅代表玩家

(你不问,我不说,我们都是好兄弟jpg.

彩蛋里是烟绯相关

之下爬墙啦

【桃绯】爱死似风起,如蝶落

文笔稀烂,ooc属于我

没什么脑洞,吐花症梗

是hd不用害怕


我不能拥抱你,所以我化作满天赤蝶给你降下一场雨,希望它能替我拥抱你。


01.

胡桃死了。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她走的很安详,是寿终正寝的。

出殡那天烟绯去了,她手捧一束梅花,放在了往生堂。她知道,那是胡桃最喜欢的花,她希望即使胡桃离开自己还能永远记得她。也许是一种心里安慰吧。


烟绯看着自己的手,萍姥姥摸着烟绯的脑袋叹口气说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有生老病死那是世界的规律,看开点就好了。

烟绯只是一边说着我记下了一边点头。直到萍姥姥离开她才敢喘着气小声的哭,她的心很疼,非常疼,就好像有人提着把刀插到心...

文笔稀烂,ooc属于我

没什么脑洞,吐花症梗

是hd不用害怕


我不能拥抱你,所以我化作满天赤蝶给你降下一场雨,希望它能替我拥抱你。


01.

胡桃死了。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她走的很安详,是寿终正寝的。

出殡那天烟绯去了,她手捧一束梅花,放在了往生堂。她知道,那是胡桃最喜欢的花,她希望即使胡桃离开自己还能永远记得她。也许是一种心里安慰吧。


烟绯看着自己的手,萍姥姥摸着烟绯的脑袋叹口气说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有生老病死那是世界的规律,看开点就好了。

烟绯只是一边说着我记下了一边点头。直到萍姥姥离开她才敢喘着气小声的哭,她的心很疼,非常疼,就好像有人提着把刀插到心里,然后不解恨,还转了两圈。

烟绯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胡桃,也许还会见到,但是胡桃不会记得她。


烟绯坐在家里,办着公务。原本光鲜的灵魂开始有些空洞,也是,失去了最爱,陷入死穴也说应该的。她爱胡桃,爱到了骨子里面,相处了那么多年,生活习惯,言谈举止都是和她相处出来的。

烟绯知道,自己最后会活成胡桃的样子。

烟绯想用那折梅宣告自己已经放手,但是这梅握在手中,舍不得。就好像那情,斩不断,理还乱。


你只是第一次而已,钟离那么告诫烟绯。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次,你又要怎么办?

烟绯沉默了,下一次,下下一次。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多久才能走出胡桃这个人,何谈再爱上另一个人?八字没一撇的事情。烟绯敢这么顶钟离吗,肯定是不敢的,只能点头应下。

所有人都想要烟绯重新好起来,只有烟绯自己知道,自己出不来,也不可能出来。


“我对你的爱就好似璃月延绵的江山,看不到头,也猜不到尾。”烟绯抱住自己,似乎是在想胡桃抱住自己的样子,可是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温暖。

或许我应该试试看离开?烟绯这么对自己说。

可是从一段感情陷入另一份感情是痛苦的,更何况烟绯从来没有出来过。


02.

烟绯开始学习茶道,为了静心。

茶室里云烟渺渺,淡淡茶香。烟绯闻着味道,泡着热茶,水从一个壶子倒到另一个壶子,白色的水慢慢染上色彩和香味,就好像是另一种升华。

在泡茶啊。烟绯慢慢抬起头,看见旅行者和派蒙一起来了,怎么样,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茶香幽幽,旅行者端起泡好的茶水轻抿一口,然后抬头看烟绯的神色。只看见烟绯半垂着脑袋,似乎很专注的样子,茶水顺着壶嘴缓缓流出,就好像烟绯那细水流长的感情一样。

旅行者咳嗽两声,小心翼翼的发问,你最近怎么样?听说……

烟绯抬头,把旅行者吓了一跳。

最近啊……烟绯想了想,最近过得还不错,听说你们从外面又旅游了一下,你们怎么样?

旅行者想着,这样分散一下注意力也不错,来之前找了一趟钟离,钟离说了烟绯最近的事情便希望旅行者开导一下。

旅行者当时差点给钟离来一拳,开导,怎么开导,他母胎单身都不知道多少年了,就算有人喜欢自己他也要凭实力单身!让一个没有恋爱过的单身狗开导丧偶的人妻?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旅行者还在想着,就突然听见烟绯咳嗽起来,她的手挡在嘴巴上面,但是表情上似乎是有东西卡在了喉咙里面。旅行者立刻上前拍烟绯都背给她顺气。

只看见星星破损的红洒落在地上。

这是……咳血了?!旅行者瞳孔缩了缩,立刻拉住烟绯的手喊着,烟绯,你生病了?!

烟绯的眉头皱着,仙家素来是身体好的,她刚刚只是觉得喉咙发痒,喉咙里面像卡了什么,咳出来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就好像是口水卡在了喉咙里面,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像水一样顺着口腔咳出来。

烟绯捡起来那点点的红,凑近来看,似乎是花瓣,红色的花瓣。


花?烟绯死死的盯着那破碎的花瓣,这是什么花?这句话似乎是询问旅行者的。

喉咙里面咳出花瓣,旅行者看了看那花,你得了吐花症?这病很好治的,只要和喜欢的人来一个吻就可以了。

烟绯瞳孔缩了缩,好治?确实好治,情投意合的爱人来一个吻就可以了。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的毕生所爱已经离开了,离开了三年。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发病……烟绯只是觉得自己最近过分想念胡桃所知。


恭喜烟绯啊。旅行者突然拍了一下烟绯的肩膀,把沉浸于思想的烟绯吓了一跳。

恭喜?什么恭喜?烟绯拍开旅行者都手,我这都病了,你难不成是恭喜我得病不成?

对啊,旅行者直接说道,然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摆手,啊不对,是这样的,钟离和我说你已经不再喜欢胡桃了,得了这个病也就是说……嗯,你有新欢了!这个形容词好像不对,总之你有喜欢的人了。

烟绯被旅行者拉着,问她喜欢了谁。烟绯只是一脸迷茫,旅行者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怕不是……还爱着胡桃吧?”


烟绯并没有觉得这个病有什么严重的,只是咳了点碎花瓣而已。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从一个月咳一次,到半个月咳一次,再到一个星期,最后每天都咳嗽。

烟绯只是觉得自己对胡桃的思念越来越浓,想念胡桃的次数越来越多,即使是泡茶想起胡桃的脸手也会开始止不住的发抖,到最后烟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应该怎么做?烟绯这么问自己,她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03.

胡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不对劲,她应该已经死了吧?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和小冥一样变成幽灵了?

胡桃顺着小道不知道走了多久,回到了璃月港,她发现没人看得见她,而且似乎她回来以后璃月已经过了很多年了。胡桃回到往生堂,发现自己家还在,只是没人了。胡桃掂了掂门口上的铁锁,叹口气就走了进去。

往生堂似乎很久没人打理了,她看见自己的牌位上面有一枝干枯的梅。花瓣已经干了,洒落在地上,胡桃想要捡起来,但是无用。


门口发出铁锁哗啦啦的声音,胡桃转过头,看见一个身影咳嗽两声然后挥了挥手把灰尘扫开。她慢慢走进去,胡桃看清楚那个人是烟绯,想要上前却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不由得叹口气然后缓缓的靠近。

咳咳……烟绯咳嗽两声,然后走到刚刚的牌位边上,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好想你,烟绯说着,拿着带了的布把桌子和牌位里里外外的擦了个干净。

擦干净台子以后烟绯就把背包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手里的香点了,香烟渺渺,胡桃吸了两口,感觉很舒服。烟绯又咳嗽了两声,片片花瓣从口里吐了出来撒了一地。

胡桃瞳孔缩了缩,伸手想要抓住烟绯的手腕却是传过去了。

烟绯……胡桃喊了一声,她知道烟绯听不见,但是声音出口的那一刻她却感到安心。闻到烟绯的味道,看着烟绯的样子,只要有烟绯的地方就有安心。

烟绯寻来了一小盆梅花,把那枝干枯的梅枝拿了下来。烟绯笑着对着牌位说道:知道你最喜欢梅了,我在璃月寻了个手艺人,给你做了一个,这梅啊,永远是不会谢了。

烟绯又咳嗽两声,那花瓣就像雨一样下着,烟绯只觉得自己的肺部被割的发疼,就好像她的那颗心一样,支离破碎。


门被轻轻的关上,烟绯不断的咳嗽着,去找了一趟萍姥姥。

你这病,越来越严重了啊……萍姥姥摸了摸烟绯的发丝,你不是已经……

对不起,大师傅……烟绯坐在椅子上默默的哭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到骨子里,喜欢到我的一切都属于她。

萍姥姥叹口气,说着就这样吧,明天带着你去见一见她。


04.

这红绳赐予你。借风流云真局拿出一根红绳,这抑制方法只能一时,不能一世,更何况你是仙兽呢?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烟绯将红绳绑在手上,再想起胡桃的时候却毫无感觉。烟绯颤抖着手握住那根红绳,想要哭却哭不出来,烟绯拉住萍姥姥的袖子。

师傅,我不想忘记她,我不想忘记她!烟绯抓着萍姥姥的袖子,我不想……我不想的。

萍姥姥叹口气,烟绯,你不能死啊,还有那么多爱着你的人,不是说胡桃不值得,是你应该学会放下……


烟绯不再爱胡桃了,那张带着笑的脸已经慢慢的消失了,那俏皮的声音,还有活泼的模样。烟绯再也不记得了,对于胡桃却再也没有了感觉。

有一次,烟绯拉开了红绳,那一刻,思念和爱意如同潮水般将它淹没他就好像濒死的兽,无力挣扎无法抵抗……梅花从她的喉咙里绽放,开花,花如刀,割坏了她的肺,击碎了她的心。


那红绳又记了回去。烟绯叹口气,她知道她这辈子永远都取不下来了,也永远不会再去爱别人了。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多少年,烟绯看着夕阳下镀上金色的海,一眼望不到头。


“我知道,这么多年其实你一直在的身边。”


风吹起烟绯的长发,烟绯转头看向旁边空空如也的身边。她知道,那里坐着她的爱人。从那天她去上香的时候就知道。

烟绯拉了拉自己的红绳,“我想要与你一同离开,我们不会葬在这繁华亘古的璃月,我们会死在花海里,我们会在那里溃烂,在哪里重新长出花朵。我们的爱……就似那花海,梦幻,永驻。”


突然间烟绯拉断了自己的红绳,她的喉咙发痒,泪水滑落,完整的梅花从她的喉咙里面飞出。花瓣如刀,花洒如梦,花香如语。那是她挤压了千百年的情感,一片片,一朵朵。

烟绯只觉得有一双唇瓣触碰到了自己的脸颊,从额头,到鼻尖,再到双唇。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好想两个人青涩的第一次,烟绯笑了,想要拥抱住自己那看不见的爱人。


“我爱你。”


那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我该走了,一直都担心着你,烟绯,我答应你。不管是十年,百年,还是千年,只要你还爱着我,我就一直在你的身边。”


烟绯想要拉住胡桃,却不知道胡桃在哪。她的喉咙已经不痛了,她自己她自己的病已经好了。“你在哪里……你在哪……”


“我永远在你身边……但是我得去往生路了,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


烟绯闭上眼睛又缓缓的睁开,她的眸子前所未有的清明了起来。“我等,不论是十年,百年,还是千年,我会找到你,你还会像以前一样爱我的……对吗?”

回答她的,是从远处飞来的一大片飞舞的赤蝶。烟绯笑了,她缓缓张开双臂,那蝶缓缓的飞入了她的怀抱,就好像在拥抱她一样

凌梧

来点看着就让人着急的双向暗恋暧昧期~

(模板在p2)

来点看着就让人着急的双向暗恋暧昧期~

(模板在p2)

玛卡巴卡

感觉烟绯就像撸猫猫一样诶

感觉烟绯就像撸猫猫一样诶

散白yu

望舒遇仙

  三天内,能抵达璃月港的码头吗?

  如果路上不被什么拖住的话……是能抵达的。

  毕竟南十字船队绝对不能因为她们的耽误而在璃月港久留。璃月港内部现在都是丧尸啊,让一船的活人在丧尸堆边上久留?

  想想都离谱。

  “只求这一路上别再遇到什么怪物了……”刻晴已经苏醒过来,除了身体还有些疲软以及左手臂还没结痂的伤口外,已经没有大碍。

  事不宜迟,四人马上就往璃月港主城的方向走去。

  原本风景如画的碧水原,经过丧尸的摧残后已经变成了不毛之地。...

  三天内,能抵达璃月港的码头吗?

  如果路上不被什么拖住的话……是能抵达的。

  毕竟南十字船队绝对不能因为她们的耽误而在璃月港久留。璃月港内部现在都是丧尸啊,让一船的活人在丧尸堆边上久留?

  想想都离谱。

  “只求这一路上别再遇到什么怪物了……”刻晴已经苏醒过来,除了身体还有些疲软以及左手臂还没结痂的伤口外,已经没有大碍。

  事不宜迟,四人马上就往璃月港主城的方向走去。

  原本风景如画的碧水原,经过丧尸的摧残后已经变成了不毛之地。别说活人了,连个飞禽走兽都瞅不见。

  展现在四人眼前的,只有遍地的白骨,和受到污染而发黑的河水。

  “这么久没回璃月,都变成这样了……”刻晴作为玉衡星,看到自己治理下的璃月如今变成这样的人间地狱,心里很是难过和愧疚,以及不甘。

  其他三人又何尝不是呢?作为璃月人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可故乡却不再是以往的样子。

  “唔……这就要来到望舒客栈了?”甘雨抬起头,看见那曾经接纳了无数过客的望舒客栈。

  望舒客栈也是病毒爆发区之一,璃月第一批丧尸就是从这里爆发出来的。

  幸存者也都暂时去了蒙德避难,除了那位降魔大圣。

  听望舒客栈的老板说,魈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望舒客栈爆发尸灾后,魈似乎就消失了,谁也没有找到他。

  不过大家都相信,他是因为害怕而躲了起来。

  “真是奇怪了,按理来说,望舒客栈附近应该是有很多丧尸的,可是我们一路走来,一只丧尸都没看到。”烟绯看了看四周,别说丧尸了,空气中丧尸的腐臭味都闻不见。

  所以望舒客栈附近,可以百分百确定是没有丧尸的。

  是丧尸自己离开的吗?

  可能性不大。丧尸没那个脑子。

  “总之,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又是深渊教团的埋伏呢?”四个人在轻策庄被深渊教团搞怕了,还是会有所戒备。

  在望舒客栈底层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

  倒是发现了一些白骨,经过检验,这是丧尸尸体化成的白骨。

  难道是有除了她们以外的人已经杀了丧尸?

  “我们要不去望舒客栈上面看看吧。”胡桃抬头看了看望舒客栈,“我和小律师在前面开路,甘雨你扶着刻晴吧。”毕竟这刻晴身体还没恢复好嘛。

  “唉……真是服了你了。”烟绯看着拎着护摩随时准备冲的胡桃,不经意间笑了笑,“走吧。”

  “好诶!”“慢点,我扶着你。”甘雨搀着刻晴,紧跟着胡桃和烟绯。

  所幸通往望舒客栈上层的道路并没有被摧毁,否则四个人就得爬墙上去了。

  “呃?是你们?”望舒客栈的阳台上站着那位降魔大圣,魈。

  “是你,魈前辈?”甘雨一眼就看到了魈。

  虽说她们知道魈没有一起去蒙德,但是也没有想到会在望舒客栈遇见魈。

  “附近的丧尸已经被我屠杀尽了,你们可以放心在这里休息会儿。我看玉衡星,需要休息一下。”魈看了看刻晴,又别过脸去看着阳台外的风景。

  休息的过程中,甘雨也把她们的任务以及一路过来的经历告诉了魈。

  “嗯……辛苦了。可惜,我并不能和你们同行,接下来的路还是要你们自己走。”魈双手抱胸,靠着墙壁。

  “没事的前辈,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噢对了,你最近,有离开望舒客栈吗?”甘雨想起那抹风元素的痕迹,便觉得或许是魈留下的。

  “没有,我一直都在望舒客栈附近活动。”魈的确是没有去无妄坡和轻策庄那一地带。

  “啊?也不是魈你啊?那会是谁?”胡桃真的是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还有谁拥有风系神之眼了。

  “虽然说我也不知道你们所说的风属性痕迹是谁留下来的,但你们或许会在过程中慢慢挖掘出来……嗯……我先失陪了,一路小心。”没等四人说什么,魈马上就消失不见。

  “真是位雷厉风行的仙人。”刻晴想着魈刚才的话,陷入了沉思。

  “小律师,你就没有其他认识的风系神之眼持有者?”“我又不是提瓦特交际花我怎么会知道?”

  这个,等到了稻妻或许就会知道了。

掠风
本来想画画两人牵手的但是能力不...

本来想画画两人牵手的但是能力不足加不想摸了就成这样了

上色好痛苦,小律师还算认真……小侦探就(眼神乱撇)

污染tag致歉(*꒦ິ⌓꒦ີ)

本来想画画两人牵手的但是能力不足加不想摸了就成这样了

上色好痛苦,小律师还算认真……小侦探就(眼神乱撇)

污染tag致歉(*꒦ິ⌓꒦ີ)

Φ炒鸡茗蒸蛋Φ
第一次摸这种短漫👉👈 我很...

第一次摸这种短漫👉👈

我很喜欢小律师日配的!!不过确实声线和另外三种语言都不一样,所以想了这个梗(乐)

ooc归我.jpg

第一次摸这种短漫👉👈

我很喜欢小律师日配的!!不过确实声线和另外三种语言都不一样,所以想了这个梗(乐)

ooc归我.jpg

无尾熊很懒
为什么mys不让我这个小摸鱼过...

为什么mys不让我这个小摸鱼过审😣😣😣

为什么mys不让我这个小摸鱼过审😣😣😣

散白yu

以此立下生死之契,当然,是我们生

  (本篇灵感出自于葬老师的作品,链接我就放文章末尾啦。本篇设定为杀手桃绯,这个屑散白怎么又在创人啊?)


  “呵,真没用。”身着黑衣的棕发少女踢了踢脚边的尸体,脸上带着不屑,从尸体的腹腔内拔出那把还环绕着几只赤蝶的红色长枪。

  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尸体的照片,少女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身后的火系神之眼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眼前的尸体瞬间就燃起了一团火焰,直至被火焰所吞没。

  等到尸体被火化成骨灰,少女便蹲下来将一撮骨灰装入一个盒子里,随后火速将现场清理得完美无缺。“真麻烦……解决完拍照还不够吗?还得带点骨灰...

  (本篇灵感出自于葬老师的作品,链接我就放文章末尾啦。本篇设定为杀手桃绯,这个屑散白怎么又在创人啊?)


  “呵,真没用。”身着黑衣的棕发少女踢了踢脚边的尸体,脸上带着不屑,从尸体的腹腔内拔出那把还环绕着几只赤蝶的红色长枪。

  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尸体的照片,少女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身后的火系神之眼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眼前的尸体瞬间就燃起了一团火焰,直至被火焰所吞没。

  等到尸体被火化成骨灰,少女便蹲下来将一撮骨灰装入一个盒子里,随后火速将现场清理得完美无缺。“真麻烦……解决完拍照还不够吗?还得带点骨灰回去作证,啧啧……”少女一边抱怨,一边抱着盒子回去交差。

  “呦,胡堂主办事回来了?”快要抵达老板的办公室时,少女的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迎面而来的少女撩拨了一下粉红色的长发,翡翠色的眼睛带着些许朦胧的感觉,显得深不可测却又神秘诱人。

  这双眼睛对上了胡堂主那双独特的梅花瞳,使得二人不经意间笑了一下。

  “这不烟绯吗?怎么,你也刚回来。”胡桃看见烟绯的衣服上还带着点血迹,便知道她也是刚执行完任务。

  她们俩服务于一个专门执行暗杀的组织,该组织的手段和一群从未失败过的杀手一向让各地政府头疼。

  而胡桃和烟绯,则是组织里手段最高的存在。因为能运用火系神之眼以及天赋异禀,她们能做到火化尸体后将凶杀现场掩饰得找不出一丝痕迹。

  同时,她们不一般的关系倒是没有被组织里的人发现。

  不过,她们也没想到,因为这出众的能力,会被自己所服务的组织盯上。

  “我刚从老板那回来,你有事的话就去吧。”烟绯拍了拍胡桃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便离开了。

  胡桃推开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桌前身着西装的男子正是组织的老板,他看见胡桃进来,便神秘地笑了笑,“辛苦你了。”

  “这不算什么。”胡桃将盒子递给老板,“您要的证明在这。”

  “这个暂且不提,我现在……有个更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能为您服务,我在所不辞。”胡桃肯定是会接下这任务,不管有多艰巨。

  “你能接受,我很高兴。那我告诉你任务的内容吧。很简单——杀掉烟绯。”老板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呃?”胡桃一听,顿时觉得不对劲,烟绯?烟绯不也是组织的杀手吗?

  “也许你觉得很不对劲?也是,毕竟烟绯也是为我工作的。只不过留着她,对我来说是个隐患。寻思来寻思去,只有你适合执行任务。”

  杀死烟绯……平日里杀人不眨眼的胡桃,此时却在动摇。自己似乎,下不去这个手啊。

  “我知道你难下这个手,但是……希望你为了组织的未来,克服一下。”老板转过身去,“你可以走了,不要让我失望。”

  胡桃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什么,扭头便离开了。

  “老板,您这招可真是妙啊,让她们俩自相残杀,最后我们渔翁得利。”“呵。要怪就怪她们能力太出众了,对我来说是个大隐患。”

  这些话胡桃当然不会听到。

  她觉得手里的护摩之杖变得无比沉重,见多了血的她此刻觉得自己再也见不了血。眼前浮现出烟绯的笑颜,她恨不得把手里的护摩摔在地上,“我为什么要接呢?”

  她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喝口水休息休息。

  如果不杀烟绯,那就是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了……

  嘶,真烦。

  天黑后,胡桃便离开组织总部向家走去。

  从总部到家的这条路上一向鲜有人烟,平日倒也没什么。只是现在,胡桃总感觉有人在跟着她。

  她加快速度走出了一段距离,随后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跟着我。”

  “被你发现了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烟绯。

  “烟绯,你……唔?!”胡桃四处都看不到烟绯,突然从黑暗处冲出一个身影来,把她按在墙上,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不会近战的法师不是好法师?)

  “对不起,这是组织下达的任务。”烟绯眼里闪着幽幽的光。

  “……”胡桃调动元素力,身体四周幻化出赤蝶扑向烟绯,烟绯被赤蝶迷得睁不开眼睛,胡桃顺势就挣脱了出来,挣脱的过程中脸颊不小心被烟绯的匕首划破,留下了一道血痕。

  “组织让你杀了我?”胡桃一脸震惊地盯着烟绯,“组织还让我杀了你!”

  “嗯……”烟绯手一挥,挥散了空中的赤蝶,“我也不想杀你。但是,这是组织下达的任务……组织也给你下达了杀我的任务啊,看来,我们是得做个了断。”烟绯的脸也被赤蝶擦伤了,她顾不得擦擦血迹。

  胡桃抿了抿嘴唇,右手一挥,那把突然出现的护摩之杖就被她的右手握住。“那……只能这样了。”

  烟绯淡淡地笑了笑,左手上方出现了那本四风原典,“来吧。”

  “……起!”胡桃身边幻化出赤蝶,手中的护摩之杖散发出火光,以极快的速度向烟绯冲去。

  “丹书铁契!”在胡桃的护摩即将打中烟绯时,二人的周围被烟绯引发大范围的烈火。同时烟绯的四周出现了护盾,胡桃的护摩落到烟绯的护盾上,顿时就不起作用了。

  “糟了。”护摩被护盾弹开,胡桃的身上也被烟绯的烈火灼烧出了几处伤口。

  “你……你杀了我吧。”望着慢慢向自己逼近的烟绯,胡桃闭上眼睛,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你走吧。”“?”胡桃睁开眼睛,只见烟绯背对着自己,“你快点走,不要再回来了。”

  “那你?”胡桃知道,如果被组织发现自己跑了,组织一定会猜到是烟绯放走了她。

  所以,烟绯就会有大麻烦。

  “别管我,你快走。”烟绯回头看了看胡桃,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力的微笑,“你活着总比我活着好。”

  “在那!”不远处有人在往这跑来。“是组织的人,你快点走!”烟绯把护摩往胡桃怀里一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组织的人一旦赶过来,她们两个都别想活。

  胡桃看着烟绯的眼睛,一咬牙,拿着护摩就往深处跑,“等着,我会回来救你。”

  烟绯望着胡桃远去,呼了口气。

  


  “……胡桃跑了?”老板怒拍桌子,“你们干什么吃的?!”“老板别生气啊……这胡桃绝对是烟绯放跑的。”手下赔笑着说。“限你们三天内把她的嘴撬开!不然你们也给我去死!”“是是是……”

  “唔……”烟绯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捆在椅子背后,血顺着脸庞淌下来,原本活力四射的翡翠色眼睛此时变得黯淡无光,身上的伤口惨不忍睹。

  “都拷问这么久了,愣是一句话都没说。”行刑的男子把带血的皮鞭丢到一边。

  “老板说了,三天后再不说就要让我们和她一起去死啊……”“可恶……”男子恶狠狠地瞪了烟绯一眼。

  “老爷我先去休息了,明天你再不说,就等着这些烙铁和你的皮肤来个亲密接触吧!”男子带着手下出去了,锁上了门。

  烟绯这才放松下来。被拷打的时候她一直都紧绷着身体,死命咬着嘴唇,嘴唇甚至都被咬破,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神之眼被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拿不过来,不然她还能运用元素力来烧断捆住手的绳子。

  身上的伤口还在剧烈疼痛着,那些家伙,对自己动的刑可真狠……

  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

  烟绯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感觉到铁门外有动静。

  “嗯……”烟绯费力地睁开眼,只见门锁“咔擦”一声被打开了,一个人影迅速窜了进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这声音……是胡桃?

  “不是叫你,不要回来了吗?”“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在这受苦?”胡桃解开烟绯手上的绳子,抓起桌上的神之眼挂在烟绯的腰侧,“走吧,我们一起逃。”

  胡桃一把抱起烟绯,沿着事先摸索好的道路逃出组织总部。

  “我们逃出来……能去哪?”“去一切想去的地方,只要能远离组织,能和你在一起……”胡桃抱紧了烟绯,烟绯也勾紧了胡桃的脖子。

  借着刚日出时的光亮,胡桃抱着烟绯,向远处走去。

  远离杀手这个职业,找个安静的地方生活,这是她们最单纯的愿望了。

  希望是如此。


 葬老师原作的链接就放这啦https://tang083470.lofter.com/post/31b8660f_2b543bc55 

 葬老师请速速与我结婚!@葬. 

Φ炒鸡茗蒸蛋Φ
我的小律师和小侦探😡 这横平...

我的小律师和小侦探😡

这横平竖直的儿童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小律师和小侦探😡

这横平竖直的儿童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