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热破

15467浏览    235参与
糖番茄

和平与暴政 Part.1

《角斗士的黎明》续篇。

不同于前篇的线性叙事,本篇会尝试POV叙事,写得不好还请小可爱们海涵。可能涉及的CP很多,章节前会提示,所以按角色打tag。


预警:补漂炮友关系


楔子

他走过领袖纪念公园,走过擎天柱的雕像——这位塞伯坦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领袖,神圣领导模块的持有者,活着(曾经)的传奇,最终还是失败了。如今,他的名字已从公众视野中淡出。人们逐渐接受新世界,把更多注意力放到适应新社会、建立新生活上。他一度以为擎天柱终将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就像过往的每一代领袖,御天敌、镇天威,甚至是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代领袖。然而此刻,当他在雕像下绕行,基座旁数不清的火种舱能量液【注】告诉他显...

《角斗士的黎明》续篇。

不同于前篇的线性叙事,本篇会尝试POV叙事,写得不好还请小可爱们海涵。可能涉及的CP很多,章节前会提示,所以按角色打tag。


预警:补漂炮友关系


楔子

他走过领袖纪念公园,走过擎天柱的雕像——这位塞伯坦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领袖,神圣领导模块的持有者,活着(曾经)的传奇,最终还是失败了。如今,他的名字已从公众视野中淡出。人们逐渐接受新世界,把更多注意力放到适应新社会、建立新生活上。他一度以为擎天柱终将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就像过往的每一代领袖,御天敌、镇天威,甚至是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代领袖。然而此刻,当他在雕像下绕行,基座旁数不清的火种舱能量液【注】告诉他显然还有很多人在怀念这一位领袖。

他一度十分困惑,不明白为什么威震天会下令修复领袖纪念公园,并将生平劲敌的塑像立于其中。有人说这是由于他最终粉碎了领袖世系,战胜了最后的领袖,这公园与其说是纪念领袖,不如说是威震天本人的胜利纪念碑。但现在,在经历了更多之后,他渐渐明白,除了给予对手及亡者尊敬以显示自己的宽容大度外,威震天显然已经意识到新体制建立后,必须淡化战争和派别观念,新塞伯坦恰恰需要擎天柱所代表那些品格——正直、诚恳、谦恭、善良、崇高……

是吗?正直、诚恳、谦恭、善良、崇高……

他抬起头,被迫的仰视角度,冷冷看向上方——雕像高耸入云,似乎在暗示着擎天柱的伟岸和高洁,面貌栩栩如生,每一个机体细节都完全一致,只不过放大了数倍规格,造成了某种神明俯视凡间的错觉。

擎天柱——你要么是个伪君子,要么就是个被领袖世系洗脑而不自知的傻瓜。你说你们是正义的,你说汽车人在战争中不使用卑劣的手段,你说霸天虎只是利用那些投向他们的人,你说每一个人在汽车人团队中都会得到尊重、发挥所长……你说谎!或者说,你错了!而这正是我最终选择威震天的原因之一。

霸天虎和汽车人没有任何区别,从内战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本来就没有。他们都是塞伯坦人,他们用同样的方式活着,用同样的方式战斗,用同样的方式死去。谁也不比谁更正确。无论站在哪一边,最终不都是杀死自己的同胞吗?无论哪一边取胜,最终不都是治疗战争创伤,重建母星吗?那么,不如站到更强的一边,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才是正确的选择。

他从塑像上收回视线,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又止住了脚步。即便到了今天,即便他已经决定接受那项任务,也无法否认,擎天柱——仍然在各种意义上影响着他。


【注】献出自己的火种舱能量液是漫画中提到的塞伯坦人悼念亡者的方式。


#


热破

他看了看躺在旁边的漂移——昨晚很不错,就像之前很多个夜晚一样,他们事后没有做清洁,甚至没有收回输出管就陷入了充电,现在也还能感觉到黏腻的润滑液在充电床和他们各自的机体上,散发着隐约的气味。他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让他能够在起床前重新回味前一晚的激烈。

漂移和他已经在一起好几个月周期了,彼此都感觉不错,但也很清楚这不会是什么持久的关系。倒不是说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谁都没有打算作出永久的承诺。他们在一起很开心,这就够了。而且热破能感觉到漂移的火种里有一些沉重的东西,在遥远的过去,一片让人窒息的阴影,痛苦而绝望,让后者更倾向于被动而不是主动……但同时他也感觉到另一种东西,阴影中的一点光明,穿透黑暗照耀着剑士的火种——或许正是它,让漂移成为今时今日的自己。

门外过道中突如其来的嘈杂喧哗打断了他的思绪。热破听到了武器激活的嗡鸣声,语气严厉的询问,还有惊慌失措的答话。

“哪一间?”

“大……大概那边……”他没有听清后面的话,但直奔这个方向而来的脚步声说明答话的金刚可能指示了方向。

“1队搜查,2队出入口控制!”

漂移已经抓着他的大剑跳起来,紧贴在门后听了一会儿,随即朝热破做了个手势。那是让后者从天花板通风管道先走的意思。漂移是热破见过最好的剑士,汽车人中格斗战力数一数二的强大战士,毫无疑问可以拖延足够多的时间,让他爬出管道。

但热破听到了门外那些士兵频繁的就位汇报,他们话语间一个名字频繁出现“塔恩指挥官……”。

竟然是塔恩亲自来,真该觉得荣幸。虽然他不知道抵抗组织的这间小型安全屋是怎么被发现的,但能够惊动DJD的首脑人物,足可见他们对目标的重视程度。

他迅速来到门边,抓住漂移的肩甲,“他们要的是你!”他喊道,“塔恩不会疏忽通风管道的,一定有人把守,只有你能冲出去!别浪费时间,去找他们!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漂移愣了一下,但手中的剑仍然保持着应战姿态,并没有丝毫松懈。“那你——”

“不用担心,而且我什么也不知道,对他们没用。”

漂移迟疑着,他们都很清楚DJD怎么对付“没用”的金刚。热破能看出他的犹豫和挣扎,他很清楚怎么做是最好的,拖住他的是放弃战友的自责。

“走!”热破吼道,语调中竟隐隐带着某种只属于领导者的决断。

剑士一下子行动起来,将大剑放回背上,跃上桌子,一把掀开通风管道的遮罩,两手一搭钻了上去。这一连串的动作流畅利落,根本无法想象如他这般体格的金刚竟会有这样灵活的身手。

热破紧跟着跳上桌子,把遮罩归位,再下来把桌子推到墙边,爬上充电床重新躺下。当门被撞开,几个DJD队员冲进来时,看到的是一个金刚刚刚上线,不知所措的困惑表情。

“你们——”激光炮的握柄直冲他的面甲而来……


TBC

要叫我Sir

屯点以前的腿肉,啃啃找感觉…脑残漫慎入😐

屯点以前的腿肉,啃啃找感觉…脑残漫慎入😐

lulu.vakarian
  1. 这.....会不会是伏笔(警觉)
  2. 惊了,居然是不同时间轴,还以为多半是假的了
  3. 呃哈哈哈哈哈....(滑稽)
  4. 老救...致远星战况如何

【官方 新 SG 镜像后续 重组】6

没想到是不同时间轴,还以为多半是假的呢!那他一个突然被拉到这里来还挺倒霉的哈哈哈~

喜欢的请关注合集~   合集更新会有提示~

完整剧情:http://352217373.lofter.com/post/44cb10_1c723e29e


由于孩之婊终止版权,可玩新人物不再发布(新剧情新人物可以在TF维基搜到,所以依旧算官方)这游戏会越来越凉,最近官方明显在剧情上下功夫,希望喜欢的人可以去论坛说一声,有好的反馈才能有更好的后续~没反馈的话说不定就随便写了...最好用英文,英文不好可以机翻,就一句喜...

【官方 新 SG 镜像后续 重组】6

没想到是不同时间轴,还以为多半是假的呢!那他一个突然被拉到这里来还挺倒霉的哈哈哈~

喜欢的请关注合集~   合集更新会有提示~

完整剧情:http://352217373.lofter.com/post/44cb10_1c723e29e


由于孩之婊终止版权,可玩新人物不再发布(新剧情新人物可以在TF维基搜到,所以依旧算官方)这游戏会越来越凉,最近官方明显在剧情上下功夫,希望喜欢的人可以去论坛说一声,有好的反馈才能有更好的后续~没反馈的话说不定就随便写了...最好用英文,英文不好可以机翻,就一句喜欢剧情就行,谢谢大家支持^_^

传送门:https://transformersforgedtofight.com/?pid=lcm_email&c=lps5d&is_retargeting=true


lulu.vakarian
  1. 卧底???是谁?幻影么(玩的时候就这么想的)

【官方 新 SG 镜像后续 重组】5

那么这个补仔究竟是真是假.....

喜欢的请关注合集~   合集更新会有提示~

完整剧情:http://352217373.lofter.com/post/44cb10_1c723e29e


由于孩之婊终止版权,可玩新人物不再发布(新剧情新人物可以在TF维基搜到,所以依旧算官方)这游戏会越来越凉,最近官方明显在剧情上下功夫,希望喜欢的人可以去论坛说一声,有好的反馈才能有更好的后续~没反馈的话说不定就随便写了...最好用英文,英文不好可以机翻,就一句喜欢剧情就行,谢谢大家支持^_^

传送门:https...

【官方 新 SG 镜像后续 重组】5

那么这个补仔究竟是真是假.....

喜欢的请关注合集~   合集更新会有提示~

完整剧情:http://352217373.lofter.com/post/44cb10_1c723e29e


由于孩之婊终止版权,可玩新人物不再发布(新剧情新人物可以在TF维基搜到,所以依旧算官方)这游戏会越来越凉,最近官方明显在剧情上下功夫,希望喜欢的人可以去论坛说一声,有好的反馈才能有更好的后续~没反馈的话说不定就随便写了...最好用英文,英文不好可以机翻,就一句喜欢剧情就行,谢谢大家支持^_^

传送门:https://transformersforgedtofight.com/?pid=lcm_email&c=lps5d&is_retargeting=true


秋秋_团子君

和时间一样古老 第五章

终于写到这一章了_(:з」∠)_


领袖和护星公

汽车人基地训练室

一位粉色涂装的女性赛博坦人双手持刀,与她对战的是以双剑作为武器的白色涂装的男性赛博坦人。两人的武器都是普通的量产型冷兵器,但明显对战的双方都是用刀剑的高手。


“咣——”随着武器对撞时发出的响声,女赛博坦人右手的刀和男赛博坦人左手的剑同时脱手。但两人的反应速度更快,几乎是同时夺下对方飞出的武器并反击。

剑指向火种仓,刀锋则对准了脖颈。


“……我输了。”男性赛博坦人在稍稍沉默后开口。赛博坦人不一定会因为脖子被刺穿而死去,但被刺中火种则是肯定的致命。

“不一定。”女性赛博坦人回答,“刺中脖颈上的主管线可以造成...

终于写到这一章了_(:з」∠)_


领袖和护星公

汽车人基地训练室

一位粉色涂装的女性赛博坦人双手持刀,与她对战的是以双剑作为武器的白色涂装的男性赛博坦人。两人的武器都是普通的量产型冷兵器,但明显对战的双方都是用刀剑的高手。


“咣——”随着武器对撞时发出的响声,女赛博坦人右手的刀和男赛博坦人左手的剑同时脱手。但两人的反应速度更快,几乎是同时夺下对方飞出的武器并反击。

剑指向火种仓,刀锋则对准了脖颈。


“……我输了。”男性赛博坦人在稍稍沉默后开口。赛博坦人不一定会因为脖子被刺穿而死去,但被刺中火种则是肯定的致命。

“不一定。”女性赛博坦人回答,“刺中脖颈上的主管线可以造成大伤害,而且颈部的金属都很脆弱。火种仓部位的金属都很坚固,以我的力气也不一定能刺穿。”

白色涂装的赛博坦人从粉色机甲手中接过武器,并把手中的刀归还:“那就是平手了。”

“但是你的剑还是太无力了。这是我们轻型机甲的通病。动力不足,遇上大型的敌人就毫无还手之力了。”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用刀?阿漂我理解,小茜你就没必要了吧?”角落里突然传出了说话声。视线转向训练室的角落,红橙色的机甲和另一名绿色的机甲面墙跪坐在角落里,两人的脖子上都带着块牌子,上面写着“对不起,我们不应该在漂移和阿尔茜的武器上涂胶水”。而两人的身边,四把刀剑正以奇怪的方式粘在一起,因为形成了夹角,四把武器只能像帐篷一样立在地面上。

可能是感受到了粉色机甲冰冷的视线,原本就以标准姿势跪地的两人把背挺的更直了一些,绿色的机甲还顺便肘击了刚刚说话的橙红色小跑车。

突然打开的大门拯救了训练室内部的杀气。大黄蜂一脸疲惫的走进来,坐到了热破和弹簧的身边。

热破把自己挪到大黄蜂身边,漂移和阿尔茜也收起了武器。

“你这是怎么了?小蜂你不是应该去猛大帅那里当翻译吗?”

“暂时推迟一会,估计晚上才要出发。”

大黄蜂摆摆手,让热破悠着点儿听他解释。

“你们知道红蜘蛛的队伍刚刚从防护罩外面救回来三个殖民地人吗?”

阿尔茜点点头:“你是指那三个西梁丸人对吧?”

大黄蜂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了。

“我刚才在楼上宿舍区和飞过山在说一会要去猛大帅那里。结果其中两个西梁丸人就突然杀气腾腾地从房间里跑出来冲到我们面前。”

“我和小飞第一反应就是跑,结果其中那个蓝色的赛博坦人就一记擒拿把我摁在地上……”

“然后那个红色的就抓着我的头雕,一边晃一边问我和小飞是不是在谈论基地金刚猛大帅。”大黄蜂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所有人看他的头雕,犄角状的头雕上面隐约可见漆被磨掉的痕迹。

全场寂静数秒。

最后还是漂移先发声了:“咳,那这两个西梁丸人现在怎么样了?”

“爵士带她们去见艾丽塔了,说是要加入治疗猛大帅的团队。那个红色的机甲自称是一位基地金刚代言人,她可以听懂猛大帅在说什么。”

“她也是一名光谱专家?”

“不是,她说基地金刚所用的语言不是简单的光谱,我们之前一直没能彻底理解猛大帅的话就是因为两种语言有所差异。”

热破又凑到了阿尔茜旁边:“小茜,你觉得那个什么代言人,是不是在骗人啊?”

阿尔茜摇摇头:“基地金刚代言人是古赛博坦存在的失传的职业,代言人的任务就是在基地金刚以城市形态休眠而无法发声时作为他们的声音。”停顿一下,阿尔茜又接着说:“西梁丸人应该都是视这些古老泰坦为神明的信徒,她应该没有说谎。”


沉默了一阵,大黄蜂突然想起了什么:“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光谱和基地金刚的语言不是同一种,那么大哥他是怎么听懂猛大帅在说什么的?”

……

凯旋湖 第一矿区行政楼

这栋在战后重建的行政楼修建了一间宽敞的会议厅,左右两面各安装了一张巨大的落地窗。此刻,两个身形相似的赛博坦人各自站在一扇窗边。


“感知器的报告发来了,和预估的一样,大部分的矿脉都在安全距离范围外。我们应该准备两份计划,开采和不开采各一份。”

“停下你的场面话,领袖。我们都知道开采这个矿脉是必要的。你不需要弄什么不开采的计划,这就是在浪费时间。”

擎天柱的光学镜闪烁一下,在面罩之后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他心里也清楚只要这个提案被上交,绝大部分委员会的成员都会赞同。虽然赞成的原因可能是天壤之别,有的是因为能量矿对接下来可能的战争至关重要,有的仅仅是为了分一杯羹,有油水可拿。而那些不同意的,自己也有办法改变他们的主意。不开采的计划也只是为了走个过场,场面话而已。

“我明白了,那我们就讨论开采矿脉的细节吧。”

“我们需要专门的地质专家和挖地虎来合作,建造的矿道的结构要尽可能稳定,我也会让感知器和他的团队研究矿道里易燃物质。以及负责开采的成员采用志愿报名方式,志愿进入矿道进行开采,会有符合规定的工资作为报酬。”

“这些事情我希望可以有你来负责,你比我更有经验,知道哪些地方需要注意,可以把危险性降到最小。”

一直没有反应的威震天在听到最后一段时,稍稍抬起光学镜看着擎天柱。

他一直都挺会照顾人的。这种性格担任这样的职位迟早要吃亏。

“我会的。”

红蓝色的赛博坦人正要接着说下去,大门就被突然推开,一个高大的矿工机型站在门口,来自过道的灯光照亮了一部分昏暗的房间。

“你们这两个孩子不嫌暗吗?怎么不开灯啊?”

年长的赛博坦人疑惑的看着两个站在黑暗中的人,因为他们正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阅读数据板上的资料。两双颜色各异的光学镜则尴尬地闪烁着。

“我们没找到开关。”蓝色光学镜的主人回答。

被他这么一说,界标也猛地想起了什么,往后退一步,一只手把左边的大门关上一些,在墙上摸索一阵,最后打开了一个开关。

“这个房间的灯开关在外面。”


“……这个建筑是谁设计的?”红色的光学镜抽动了一下。此刻威震天的语气听上去有隐隐的怒火。

领袖不得不赶紧出来转移话题免得这个不知名的设计师哪天被发配到月卫二上面去。“好了,至少现在我们知道开关在哪里了——界标你怎么过来了?”

“艾丽塔刚才用会议通讯频道打来电话,说要和你谈点事情。我来通知你。”

“会议频道吗……看样子是重要的事情。那关于矿场开采的事情先讨论到这里吧,威震天。”

看到银色的赛博坦人没有反对,擎天柱便接着说下去,“那么我们就晚饭时候再见,麻烦你起草这几份协议了。”

擎天柱向着门口走去,“晚上见,威震天。”

“晚上见,擎天柱。”

界标站在门口,看着那道蓝色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再转头看着站在房间内的威震天。界标在心里默默感叹,这两个孩子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呢。

威震天看着擎天柱离开房间,他们的交流一向都十分简洁,这很正常,工作时不需要太多场面话,但这简短的交流方式却让他莫名觉得失落。他自己没注意到,可界标却察觉到了他眼中的复杂和微弱的失落感。

“咳,威震天,你觉得奥利安怎么样?”孩子们的事情自己虽然不应该管的太多,不过还是引导一下吧。

“嗯?”威震天显然因为这突然的提问而愣住了,“你说擎天柱?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成了领袖改了名字也没能改变他老好机的性格。”


界标看着威震天的眼神仿佛像是他长出了第二个脑袋。

“我是问你和奥利安现在怎么样了?”界标决定再尝试一把。

威震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每天都和那群官僚主义周旋,要我说当时就不应该让他给这些人重回委员会的权利……界标我想我知道你想问的不是这个了,你不用这样看着我的。”

现在界标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威震天长出的第二个头是个有机的。

“唉……”界标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没事情,你就当我老了,变啰嗦了吧。我先走了,晚餐时候再见吧。”

“哦……其实你可以把这些事情都交给别人做的,不用这么辛苦自己。”

界标看着还是没意识到他的要点的威震天,重重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这两个孩子都在这个方面不开窍,这可怎么办呢……”


《赛博志》擎天柱篇 节选

艾丽塔曾向贝塔讲述自己之前的生活。交流中,她提到了当时名为奥利安的擎天柱——因为并没有像迪恩(现通天晓)一样具有强大的动力,也没有和自己一样具有异能,因此只是被分配了简单的数据管理工作——并表达了对他的钦佩。

这引起了贝塔的好奇心,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自己最优秀的学生如此夸赞。在从艾丽塔口中对奥利安派克斯有了更多了解,以及观察了他现在的工作状态后,贝塔觉得这个并不高大的赛博坦人具有打磨的价值。因此,她将奥利安推荐给了自己的恩师——钛师傅。

就此,奥利安加入了铁堡图书馆,作为钛师傅的首席弟子学习赛博坦的古文明及其历史。

与此同时,当时以“震天威”之名称呼自己的威震天也在卡隆角斗场的特殊比赛“困兽之夜”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

奥利安在网络上与震天威取得联系,两人的互动也逐渐增加。奥利安与震天威的理念产生共鸣,但也逐渐感觉到震天威在一些思维上的极端思想。

……

内战爆发的三千个恒星循环前,奥利安辞去铁堡图书馆的职务,前往卡隆加入震天威的起义军。两人从那时起就不曾分离过。

……

内战期间,正是依靠奥利安对震天威的劝阻和与元老院对谈判才避免了更多的伤亡。这场战争也因此得以在一个相对短暂的时间内终结。

……

内战后期,狂信徒组织绑架奥利安派克斯,通过铁堡图书馆中的地下通道,前往了魔力神球所在处,那里隐藏着了自御天敌死后便消失了的领导模块。奥利安派克斯被强迫带上领导模块,重铸为擎天柱。


———————

我觉得没啥要补充的…

哦等等,这里的芋头至少在一开始是一个负责的合格领袖,并且是由领导模块选出的。后来发生了什么你们自己猜。

Lost Time
練習意味濃厚、想畫很久的G1通...

練習意味濃厚、想畫很久的G1通補通漫畫的1/3...

後面2/3何時能畫出來遙遙無期(遠望)

時間點是在Roddy歸還領導模塊、OP重新成為司令官(阿通理所當然成為副官)後

練習意味濃厚、想畫很久的G1通補通漫畫的1/3...

後面2/3何時能畫出來遙遙無期(遠望)

時間點是在Roddy歸還領導模塊、OP重新成為司令官(阿通理所當然成為副官)後

小滚珠
草为什么塞星这些男的一个个这么...

草为什么塞星这些男的一个个这么性感😭

草为什么塞星这些男的一个个这么性感😭

Nino

天啊,我本来以为我永远都看不到我两大本命同框了

感谢Cyberverse编剧的丧心病狂(不是),我竟然还能看到破崽和小波联手打怪(喜极而泣)

你个触手怪还知道各个宇宙收藏纪念品,收藏的还都是各色五彩斑斓的papa…… “but I don't have a blue one”,然后就冲着我蓝色小波去了?要不要夸夸你有眼光?

最后还是靠我最强传说激光鸟力挽狂澜!最后两个人竟然还来了个胜利的碰拳我好了,就算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友好我也好了(哭)

天啊,我本来以为我永远都看不到我两大本命同框了

感谢Cyberverse编剧的丧心病狂(不是),我竟然还能看到破崽和小波联手打怪(喜极而泣)

你个触手怪还知道各个宇宙收藏纪念品,收藏的还都是各色五彩斑斓的papa…… “but I don't have a blue one”,然后就冲着我蓝色小波去了?要不要夸夸你有眼光?

最后还是靠我最强传说激光鸟力挽狂澜!最后两个人竟然还来了个胜利的碰拳我好了,就算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友好我也好了(哭)

郁雨

这剧情发展我真是猝不及防。。。

漂移竟然是卧底。。。

热破啊!!!!!!😭😭😭


这剧情发展我真是猝不及防。。。

漂移竟然是卧底。。。

热破啊!!!!!!😭😭😭


双喜丸子

Cyberverse里的破蜂完全婚后甜蜜日常

好想磕这部背景的粮嗷嗷嗷我哭泣

强烈安利Cyberverse第二季!!

Cyberverse里的破蜂完全婚后甜蜜日常

好想磕这部背景的粮嗷嗷嗷我哭泣

强烈安利Cyberverse第二季!!

Lost Time
原本是要給自己的生日賀圖拖到變...

原本是要給自己的生日賀圖拖到變情人節賀圖.....ˊ_>ˋ
總之還是情人節快樂

過期的生日願望除了身體健康也是希望通補能永遠幸福!

原本是要給自己的生日賀圖拖到變情人節賀圖.....ˊ_>ˋ
總之還是情人節快樂

過期的生日願望除了身體健康也是希望通補能永遠幸福!

超级无敌拖拉机
实在是画不下去了 新年快乐✨

实在是画不下去了 新年快乐✨

实在是画不下去了 新年快乐✨

列烈只想摇头

漂移第一人称。漂移热破友情向。

*IF威万岁后战胜背景


“你用力过猛了,老兄。”

当热破略显突兀地提出这点,我并没像往常般快速地接茬回应。——对于这位“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朋友,我们的对话往往流利又通畅,于是我这时的沉默便显得漫长了些——就好像考虑了很多。

我的确考虑了很多,却并没牵动情绪。


“也许我们对猛的定义不大一样,热破。”我知道他的意有所指,于是我也回答得云淡风轻,而我的好友显然并不同意我的看法,于是他反应极快地给出了一个否认性的回答:“不——你过猛了,非常。”他刻意拖长、又略有压沉的语调告诉我,他的态度极其认真甚至坚决,“谁都看得出来。”


“我有吗?”

事实上我的确有点儿诧异。...


*IF威万岁后战胜背景


“你用力过猛了,老兄。”

当热破略显突兀地提出这点,我并没像往常般快速地接茬回应。——对于这位“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朋友,我们的对话往往流利又通畅,于是我这时的沉默便显得漫长了些——就好像考虑了很多。

我的确考虑了很多,却并没牵动情绪。


“也许我们对猛的定义不大一样,热破。”我知道他的意有所指,于是我也回答得云淡风轻,而我的好友显然并不同意我的看法,于是他反应极快地给出了一个否认性的回答:“不——你过猛了,非常。”他刻意拖长、又略有压沉的语调告诉我,他的态度极其认真甚至坚决,“谁都看得出来。”


“我有吗?”

事实上我的确有点儿诧异。


“你有。”

热破说得十分笃定。


“可我觉得这很正常,这是我该做的。”拨开碍事的障路残垣——事实上此时此刻我们正走在任务途中。这是我主动、一手包揽下的危险的累活儿:“我做我认为正确的。”


“——没错儿,你做你认为正确的,bla,bla。你的确能做,这样的确没什么不行,”在说话时热破的手也并不闲着,他挪开了一个个绊脚的石状物体,这些战争的产物依旧未能得到妥善的收拾……恢复的周期总会花费数百数千年,我们全都明白。“但你知道吗,”他说,口吻与表情皆是郑重,“你不能把它当成你的债务。”

我陷入沉默,而他继续开口:“也许你认为你该弥补一些过去没能做到的,遗憾的感觉很不好受,我能明白。也许你认为你不论如何都不可能‘还清’它们,但兄弟,你得学会——稍微地休息一下,明白吗?新的时代已经来了。——你值得拥有它,你的义务不是奉还什么。你需要看一看你自己。”


热破总是说话十分直接的那个,而这也是之所以我们能够立刻打成一片的主要原因。他率直热忱,行甚于言,而他认为我屡次主动的请缨近似于某种赎罪。


是这样吗?或许是的。而热破说错了一点,我从没在奉还什么,因为我所做的,我所承担、贡献的,一切的一切,它们出自我的追求,我的自愿。因为我想那么做,因为我认为那么做是正确的。


当我放弃去做在旁人看来仿佛“还债”、“弥补过去过错”的正确之事,我又能做些什么?我并非从未思考过这样的问题,而战士的身份、依旧有待改变的现状令我确信,我必须继续贡献我的力量。原因再简单不过——在我眼中,它们即是我必行的道路。


而显然,热破没叫我放弃,他只是希望我……偶尔也该放松神经,歇一歇脚。


“你或许是对的,热破。……我会考虑的。”掀开最后一块钢筋错节的建筑残骸,一洞漆黑的舱口显现眼前。——就是这儿了。我们的心里无比明了。


“——现在正事要紧。”我说。


“当然——我‘总’是对的。”热破笑了笑,那个加重的“总”字显得得意洋洋,而他的表情即刻严肃下去。“正事要紧。”

Lost Time
總會有那麼一個人陪在你身邊的。

總會有那麼一個人陪在你身邊的。

總會有那麼一個人陪在你身邊的。

Lost Time

言祝太太<車輌運搬車の性>的其中一小段感想繪(2.3P英文)

注意到Roddy變回Hot Rod後步伐趕不上、而主動放慢速度的阿通根本超級貼心好男人!

全文翻譯在此:http://owiyalight.lofter.com/post/1d2177c6_1215963e

其實日文差不多忘光光了

但這幾天在重溫通補糧時還是想畫點甚麼

不只這一段,有好多段都好可愛,言祝太太是神QQ

言祝太太<車輌運搬車の性>的其中一小段感想繪(2.3P英文)

注意到Roddy變回Hot Rod後步伐趕不上、而主動放慢速度的阿通根本超級貼心好男人!

全文翻譯在此:http://owiyalight.lofter.com/post/1d2177c6_1215963e

其實日文差不多忘光光了

但這幾天在重溫通補糧時還是想畫點甚麼

不只這一段,有好多段都好可愛,言祝太太是神Q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