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热门

26881浏览    12104参与
枫耽推【主页自取】

    *夏知做了一个噩梦。黑暗中,他一直跌跌撞撞的往前跑,有人忽然抱住了他,上来就魔怔似的——“好香,好香,好香……”夏知疯狂挣扎,又踢又踹,“滚你妈的!!哪里来的死变态!!”冷不丁踢到个硬邦邦的东西,夏知瞳孔地震了,这他妈还是个男的……卧槽,恶不恶心啊!!夏知把人掀翻在地上,揪着衣领左右开弓的出拳:“滚!!滚滚滚——死变态,我揍死你丫的——香你吗呢香!”男人被打了却依然痴痴地攥住他的拳头,“好香……”夏知被他的语气恶心到了,夏知猛然把人踩倒,想再给两拳教训一下,忽然感觉肩膀被抓住了——夏知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困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那人的声音悦耳优雅,却......

    *夏知做了一个噩梦。黑暗中,他一直跌跌撞撞的往前跑,有人忽然抱住了他,上来就魔怔似的——“好香,好香,好香……”夏知疯狂挣扎,又踢又踹,“滚你妈的!!哪里来的死变态!!”冷不丁踢到个硬邦邦的东西,夏知瞳孔地震了,这他妈还是个男的……卧槽,恶不恶心啊!!夏知把人掀翻在地上,揪着衣领左右开弓的出拳:“滚!!滚滚滚——死变态,我揍死你丫的——香你吗呢香!”男人被打了却依然痴痴地攥住他的拳头,“好香……”夏知被他的语气恶心到了,夏知猛然把人踩倒,想再给两拳教训一下,忽然感觉肩膀被抓住了——夏知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困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那人的声音悦耳优雅,却也潜藏着一种令人悚然的痴迷:“好香……”夏知拼命挣扎,却依然被死死扣着,那人嗓音低哑:“乖,别动,让我吸一下……”……夏知一个扑棱从床上蹦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一身鸡皮疙瘩不说,额头上都是冷汗。夏知擦擦冷汗,去照落地镜,捏了捏自己的肌肉,确定自己是实打实的真男人后,才松口气。随后又心有余悸的闻闻身上。他刚冲完凉,吃了个西瓜,又啃了果子睡的,身上就舒肤佳肥皂的柠檬味儿。夏知想,谁在滚过来哔哔他香,他就把舒肤佳肥皂切碎了塞他嘴里。还好,只是个噩梦。

枫耽推【主页自取】

推文【侵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

  死要面子的霸总把老实人哥哥欺负跑了。

  **【霸总和老实人结婚那天】**

  老实人:“我……我会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

  霸总薄唇轻启:“不必。”

  **【结婚后】**

  老实人想不通,霸总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床下:“我劝你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床上:“哥哥胸肌好大……嘶……别jia那么jin……”

  **【离婚那天】**

  霸总:“不是说要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吗?”

  老实人:“不必了吧。”

  死要面子的霸总把老实人哥哥欺负跑了。

  **【霸总和老实人结婚那天】**

  老实人:“我……我会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

  霸总薄唇轻启:“不必。”

  **【结婚后】**

  老实人想不通,霸总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床下:“我劝你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床上:“哥哥胸肌好大……嘶……别jia那么jin……”

  **【离婚那天】**

  霸总:“不是说要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吗?”

  老实人:“不必了吧。”

Myosotis sylvatica

隔海 No.1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严浩翔。再次睁眼,   我已经从我身体里抽离出来,变成魂魄。看着抢救室里面色苍白的自己,不由得叹口气,我成这样了,霖霖看到了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我自说自话久了,没听见抢救室外的哭声。

唉?这声音...”  我向抢救室外飘去。

我看到了一套熟悉的穿搭,是贺峻霖。我生前,最喜欢他穿这套衣服了,多可爱不是么。

唉,傻瓜,怎么哭了,不是说好的,如果我死了,谁都不许哭的么。


“........”


别哭了,再看下去,我也想哭了

我余光瞟到他...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严浩翔。再次睁眼,   我已经从我身体里抽离出来,变成魂魄。看着抢救室里面色苍白的自己,不由得叹口气,我成这样了,霖霖看到了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我自说自话久了,没听见抢救室外的哭声。

唉?这声音...”  我向抢救室外飘去。

我看到了一套熟悉的穿搭,是贺峻霖。我生前,最喜欢他穿这套衣服了,多可爱不是么。

唉,傻瓜,怎么哭了,不是说好的,如果我死了,谁都不许哭的么。


“........”


别哭了,再看下去,我也想哭了

我余光瞟到他手上带着的戒指,是我定制的。当时刚拿回来,我还在房间偷偷乐了很久。戒指上有一个海的图案,我和他都喜欢海。他觉得海一望无边,拍打在岸边的浪水可以把烦恼统统冲刷掉。是的,也许是吧。


我看了眼墙上的日期。2024年6月16日


搞什么啊,谁去世是死在和爱人的结婚纪念日的啊!我说死神怎么这么不会挑日子..


.....


我还想多陪陪他呢,一天也好。


后来他哭不动了,冲进了抢救室,去握我的手。


“浩翔,你是开玩笑对吗?好啦,我信了,赶紧起来,我们还要去赶海呢。贺念严西你不要了吗,我可没钱养他们呢,识相点就赶紧起来!....严浩翔,我们还没办婚礼呢,你说过要在婚礼那天当所有人的面亲我的。你倒是起来啊!..再不起来,我就不要你了,像八年前你不要我一样..别丢下我,别丢下我!严浩翔,我不要这样,快起来啊!”


可惜了,我的回应,他也听不见了。我伸出我近乎透明的手去抚摸他的头。这样..也算安慰了吧。


在我去世的很多天我就知道我活不长了。我录了很多视频,让方叔在我死后给他看。我告诉他我爱他,不过我没时间了。


方叔是我们家的管家,看着我长大的。我在追贺峻霖的时候,大部分的主意都是方叔给的。不过方叔没结婚也没孩子。他没什么亲人,就把我当做他的亲儿子对待。我和贺峻霖,也早已把他当成了亲人。可惜了,上演了一幕《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环顾了四周。果然,他们还是没来吗。不过也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正常,正常。


随即着,眼前突然亮了许多,显示着的,是往事..


时间是2016年。具体的日期确模糊不清。背景,是在严宅的书房里。


“让你去国外读几年书怎么了?怎么就委屈你了?我这都是为你好!你这一天天正事不干以后有什么出息!还不是个窝囊废!”


那时的我,叛逆又胆小。仅凭着最后的理智,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出国。


我原以为,只要我和贺峻霖说了,他就不会怪我的,可是第二天清早就被迫上了飞机。手机也被收走了,在三年里我无法与任何人联系。


我没有和贺峻霖道别。


恰巧,16年。是他最爱我的一年。 后来查出胃癌晚期的我还在想,如果我死在他最爱我的一年。那他会不会把我记得久一点。


算了吧,我还想他快点忘记我,别让我耽误他了呢。


说到底啊,还是我不争气,没能多活几年


后来离开重庆的我,三年中。我梦到他无数次。梦里他满脸是泪。问我能不能别走。抱歉啊小乖,这次我又食言了,没能一直陪你。


时间从16年转到了2019年6月16日。


这天..是我和贺峻霖的重逢日。



 

坤哥高燃混剪
你是人间理想:女子成功说服小伙为公司拿下项目,看她的职场故事
你是人间理想:女子成功说服小伙为公司拿下项目,看她的职场故事
库可大视界
你是人间理想:当霸道总裁爱上机灵女下属,二人最终能否成为情侣
你是人间理想:当霸道总裁爱上机灵女下属,二人最终能否成为情侣
听海.(互关)

黑莲花攻略手册漫画同一作者,画风吹爆😻

黑莲花攻略手册漫画同一作者,画风吹爆😻

♡是肖潇♡呀

一口气搞定了七个男人,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抱着热牛奶和小饼干冲回教室,累趴在桌子上。

不行,我不能认输,我要学习。

我穿到了恐布项的恋爱游戏里,同时被七个性格迥异的帅气男人攻略。

我麻木地看着这些男人头顶的嘿化进度条。

拒绝跟学神图书馆刷题,学神嘿化值+3。

拒绝校八篮球场送水,校八嘿化值+5。

拒绝小学弟送的热牛奶,学弟嘿化值+2。

拒绝教授哥哥操场散步,教授嘿化值+7。

喔,还漏了三个男人。

拒绝跟竹马打游戏,竹马嘿化值+1。

拒绝食用邻家哥哥的小饼干,邻家哥哥嘿化值+2。

拒绝抄因郁自闭同桌作业,同桌嘿化值+2。

睛告:NPC 嘿化值过高会变成立柜,危线......

一口气搞定了七个男人,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抱着热牛奶和小饼干冲回教室,累趴在桌子上。

不行,我不能认输,我要学习。

我穿到了恐布项的恋爱游戏里,同时被七个性格迥异的帅气男人攻略。

我麻木地看着这些男人头顶的嘿化进度条。

拒绝跟学神图书馆刷题,学神嘿化值+3。

拒绝校八篮球场送水,校八嘿化值+5。

拒绝小学弟送的热牛奶,学弟嘿化值+2。

拒绝教授哥哥操场散步,教授嘿化值+7。

喔,还漏了三个男人。

拒绝跟竹马打游戏,竹马嘿化值+1。

拒绝食用邻家哥哥的小饼干,邻家哥哥嘿化值+2。

拒绝抄因郁自闭同桌作业,同桌嘿化值+2。

睛告:NPC 嘿化值过高会变成立柜,危线性飙升。

睛告:七位 NPC 已变成立柜,快逃!!!

看到系统睛告时,我已被他们傍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七个嘿化值 100% 的柜化 NPC 围成圈盯着我。

呜呜呜,能不能给个痛快?

♡是肖潇♡呀

眼看着评论越来越况野,我妈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车上就别玩手机了哦,念念。」

我一哆嗦。

她可真会状,不是她在家徒手劈榴莲的时候了?

我在学校以一敌五,抱大同学的视频上了热搜。

我爸是首复,我妈是鼎流,我是因为大人被吗上热搜的「抱力女」。

我妈接了一档亲子综艺,我因为手四白莲又上了热搜。

全网直呼我大得好。

眼看着评论越来越况野,我妈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车上就别玩手机了哦,念念。」

我一哆嗦。

她可真会状,不是她在家徒手劈榴莲的时候了?

我在学校以一敌五,抱大同学的视频上了热搜。

我爸是首复,我妈是鼎流,我是因为大人被吗上热搜的「抱力女」。

我妈接了一档亲子综艺,我因为手四白莲又上了热搜。

全网直呼我大得好。

♡是肖潇♡呀

爱不爱他们

警告:七位 NPC 已变成厉鬼,快逃!!!


看到系统警告时,我已被他们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七个黑化值 100% 的鬼化 NPC 围成圈盯着我。


呜呜呜,能不能给个痛快?



我穿到了恐怖项的恋爱游戏里,同时被七个性格迥异的帅气男人攻略。


我麻木地看着这些男人头顶的黑化进度条。


拒绝跟学神图书馆刷题,学神黑化值+3。


拒绝校霸篮球场送水,校霸黑化值+5。


拒绝小学弟送的热牛奶,学弟黑化值+2。


拒绝教授哥哥操场散步,教授黑化值+7。


……


喔,还漏了三个男人。......

警告:七位 NPC 已变成厉鬼,快逃!!!


看到系统警告时,我已被他们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七个黑化值 100% 的鬼化 NPC 围成圈盯着我。


呜呜呜,能不能给个痛快?



我穿到了恐怖项的恋爱游戏里,同时被七个性格迥异的帅气男人攻略。


我麻木地看着这些男人头顶的黑化进度条。


拒绝跟学神图书馆刷题,学神黑化值+3。


拒绝校霸篮球场送水,校霸黑化值+5。


拒绝小学弟送的热牛奶,学弟黑化值+2。


拒绝教授哥哥操场散步,教授黑化值+7。


……


喔,还漏了三个男人。


拒绝跟竹马打游戏,竹马黑化值+1。


拒绝食用邻家哥哥的小饼干,邻家哥哥黑化值+2。


拒绝抄阴郁自闭同桌作业,同桌黑化值+2。


警告:NPC 黑化值过高会变成厉鬼,危险性飙升。


警告:你会被变成厉鬼的他们杀死。


我被七个男人围着,脸上的表情很痛苦。


更痛苦的是,退出游戏的按键灰掉了。


想离开这个恐怖游戏,必须把学习值的进度条拉到 100。


而学习值目前只有——0.02!!!


我想拒绝这些俊美 NPC 的攻略,一心搞学习。


但是一拒绝,他们就黑化!


我很害怕,战战兢兢地在七个男人之间周旋。


我告诉学神:「傍晚图书馆见。」


然后对校霸说:「你练球的时候我会去给你送水的。」


接着,我接过小学弟的热牛奶,用浮夸的演技喊:「哇,是热牛奶诶,你好贴心,谢谢你。」


之后,我对教授哥哥红着脸:「等我做完作业就去跟你操场散步!」


又对傲娇竹马道:「课间陪你打一把游戏。」


紧接着迅速接过邻家哥哥热乎乎的小饼干。


「阮哥哥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饼干!呜呜呜太感动了。」


最后,我拉着阴郁自闭的同桌,凑他耳边小声说:「待会作业借我抄,拜托啦!」


一口气搞定了七个男人,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抱着热牛奶和小饼干冲回教室,累趴在桌子上。


不行,我不能认输,我要学习。


我爬起来找出练习题,开始疯狂刷题,我一边刷题一边抬头瞥学习值的进度条。


在我刷了二十题生物题后,学习值从 0.02 涨到了 0.22。


我粗略用我垃圾的数学计算了一下,二十道生物题,一题 0.01,要肝到 100,就得肝……


一万题!


嘶,一万题,我在脑海疯狂换算,一页练习题上有二十题,一万题就是五百页。


五百页!


好、好像有点多。


我喝了口热牛奶压压惊,把练习题翻到最后几页,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答案。


我对着答案抄了两题,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学习值的进度条从 0.22 降到了 0.20。


好家伙,不升反降。


这学习值的算法是让你玩明白了。


我连忙刷了两题简单的填空题,把丢掉的 0.02 捡回,学习值稳定在 0.22。


我咬了口邻家哥哥做的小饼干,饼干嘎吱脆,嘎吱好吃。


阴郁自闭的同桌从教室外面进来,他看了一眼我的热牛奶和小饼干,冷淡道:「饼干好吃吗?」


嘎、嘎吱……


我看着同桌头顶上百分之四十七的黑化值,艰难咽下饼干:「还、还行。」


黑化值+1。


?!!


我左顾右看,没看见邻家哥哥的身影,立马凑到同桌身边:「骗你的啦,没有你上次给我买的小熊饼干好吃。」


同桌抿唇,那张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黑化值停在 48,没有再上涨。


我松了一口气,忽悠成功。


「不是说要抄我作业吗,给。」


同桌把他的生物试卷递给我,我看了一眼同桌 48 的黑化值,再看一眼自己 0.22 的学习值。


我沉默了,我屈服了。


言语已经无法形容我内心复杂的情感。


我抄了同桌的生物卷子,默默看着学习值跌到了 0.00。


很好,很棒。


从零开始重新学习。


我真的会哭。


第一节课是生物课,我一边听课一边刷题,下课后,学习值达到了 1.53。


嗯……一节课等于一学习值,很划算。


大课间休息,我掏出手机,陪竹马打游戏。


竹马要跟我游戏绑定情侣关系。


我不敢拒绝,只能怂怂的答应了。


结果情侣关系刚绑定,学习值扣掉了一分,只剩下可怜的 0.53。


??!


警告:谈恋爱影响学习,学习值-1。


我、我流下悲痛的泪水。


我没有想谈恋爱!男人能有学习重要吗?有吗?他没有!!


我明明是为他头顶的黑化值屈服的!


我悲愤地掏出没写完的语文卷子,死命刷题,希望能抢回被扣掉的那百分之一学习值。


刷题刷到一半,就被邻家哥哥打断,邻家哥哥把我叫出教室外。


「早上那几个男人怎么回事?」


我犹豫:「大概就是他、他们都喜欢我的关系?」


邻家哥哥:……


他若有所思:「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


我看向邻家哥哥头上黑化值,他的黑化值从 45 缓慢升到了 50。


黑化值+5。


我觉着我需要补救一下,连忙说:


「虽然他们都喜欢,但是!我暂时没有恋爱的打算!」


邻家哥哥问:「为什么?」


我:「因为我爱学习。」


邻家哥哥上下打量我:「你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我:???


他温柔道:「学习对你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我差点哭出声。


邻家哥哥揉我的脑袋:「期中测试好像快到了,我可以把测试卷的答案给你。」


??!


我震惊:「你哪里来的答案?」


邻家哥哥「唔」了一声:「昨天去帮老师改作业,刚好看到了老师出好的测试卷。」


他蛊惑我:「想要答案吗?」


我表情复杂:「不,我不想。」


我不想把我 0.53 的学习值被扣完。



大课间很快结束,上课铃响了,邻家哥哥回教室了,我也立马跑回教室学习。


同桌给我递小纸条:「刚刚那个男人不是好东西,别搭理他。」


不、不是,你们 NPC 还会背后说对方坏话的吗?


我趁着老师写黑板,偷偷跟同桌传小纸条。


「知道了。」


同桌看完小纸条后,抿着的唇角微微上扬。


上完早上的课,学习值+5.1。


小学弟过来找我一起吃午饭,他腼腆地挠头,说学校食堂的饭菜味道不错,让我陪他去吃,他请客。


我看着小学弟头顶的黑化值,刚准备点头答应,阴郁自闭的同桌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同桌抿唇,那双碎星般漂亮的眼睛藏在长长的乱发下。


「她不去。」


我:???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了我不去?!


小学弟头顶的黑化值+3,变成了刺眼的 52。


「不要擅自替学姐做决定!你问过学姐吗?」


同桌:「问过,她就是不想去。」


我:不,你没有问!


小学弟:……


他对同桌说:「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个害怕妻子出轨的无能丈夫。」


同桌不说话了,固执地抓着我的手腕。


小学弟转头问我:「学姐,你是要跟他一起,还是要跟我一起,去吃午饭?」


同桌也看向我。


我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左右为难,特别是看着他们头上的黑化值,更为难了。


我咽了咽口水,对小学弟说:「我、我选你!」


同桌黑化值立马+4,变成了 52。


我看着他们整齐的 52 数字,艰难地别开脑袋。


不看不看,不看就不会心塞了。


小学弟露出虎牙,挑衅道:「学长还不松手吗?」


同桌安静地看了我一眼,松开了抓我的手。


我心虚地跟在小学弟身后,离开教室去食堂吃午饭。


吃饭吃到一半,刚打完篮球的校霸过来跟我打招呼:「哟,吃饭啊,怎么不叫我?」


小学弟警惕:「你是谁?」


校霸没搭理他,把路上买的冰可乐放我手边。


「请你喝可乐,傍晚记得给我去篮球场送水。」


小学弟皱眉,头顶的黑化值+1。


我僵硬的脸上扯出个僵硬的笑容,对校霸说:「我知道,傍晚会去给你送水的。」


校霸弹了下我脑门:「笨,笑得真丑。」


他瞥了一眼小学弟,黑化值不动声色的+2。


小学弟冷漠地跟他对视,两人眼神在半空中打架,噼里啪啦溢出火花。


校霸:「呵。」


小学弟:「呵。」


一顿午饭吃得我心塞,吃完立马甩开小学弟跟校霸,跑回教室午休。


下午的课很快上完,我凭实力把学习值刷到了 12.5。


我认真研究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要陪学神图书馆学习、校霸篮球场送水、教授哥哥操场散步。


两个小时平均分配给三个男人,每个人就是四十分钟。


我先陪学神图书馆学习了四十分钟,学神让我不会的题问他,我找了道有点难度的数学题问他。


学神一边用笔在课本是写公式,一边用压低的声音补充解题思路。


我很容易就听懂了,做了一道同类型的题目,做对了。


学习值+0.5。


!!!


居然加这么多!我眼睛亮起来,看学神的眼神像看游戏加速器。


我的摇钱树,不,我的刷分工具人,狠狠爱住了好吗!


四十分钟很快过去了,我从学神身上掏出了 2 学习值。


学习值+2。


我跟学神说,我还有点事,先不学了。


学神跟着我走出图书馆,他垂眉看我:「是去篮球场给别人送水吗?」


我不好意思地说:「对。」


学神:「我跟你一起。」


??!


我干笑:「这、这不太好吧。」


学神瞥我:「你不乐意?」


黑化值+1。


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没有!我很乐意,非常乐意!」


我颤颤巍巍地跟学神一起到了篮球场,手里还拿着小卖部买的一块钱一瓶的矿泉水。


校霸在跟隔壁学校的男生打篮球,他看到我来了,抬手跟旁边喊停,跑过来抢走我手里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下去。


「总算来了,渴死我了。」


喝了大半瓶水,他把水瓶抛回到我手里。


「帮我拿着。」


学神瞥他,冷淡地从我手里抢过水,扔了回去。


「你自己没手拿吗?」


校霸接着水,看向我身边的学神,唇角扯出嘲讽的弧度,坏心眼道:「哟,这不是我们年级学神吗?怎么,想打一架?」


学神冷冷地看着他。


校霸抱胸,毫不畏惧地蔑视他。


我卡在两人中间,左边是学神,右边是校霸,两人的眼神要打起火来。


我看着自己岌岌可危的学习值,伸出手,硬着头皮拦住他们。


「学校里不可以打架。」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你们不要为了我打架!



「行,不打架,听你的。」


校霸无所谓。


他捞起个篮球,挑衅地看向学神:「要来比一场篮球吗?」


学神把书包扔给我,修长的手指折起手腕的袖口,冷淡地吐出一个字——


「比。」


校霸把矿泉水扔给我,跟学神一起走到球场上。


我抱着学神的书包,手里拿着校霸的矿泉水,找了个树荫的地方把东西一扔,然后撒开腿往操场跑。


你们打吧,我去找别人了。


我跑到操场,看到等着那里的教授哥哥


教授哥哥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温柔而富有学问,他给我递了块手帕:「擦一擦,怎么跑那么急。」


我看着教授哥哥头上进度 12% 的黑化值。


「我怕你等久了。」


教授哥哥轻笑:「等你的话,多久都没关系。」


我想了想,回了一句:「我等你也一样!。」


教授哥哥弯唇,笑起来很好看。


我陪着他轧操场,教授哥哥问我:「学习上有什么不会的吗?」


我摇头:「没有。」


教授哥哥推了一下眼镜:「有不会的可以问我。」


我认真点头,然后思索要是向教授哥哥请教问题,能薅到多少学习值。


教授哥哥摸我脑袋:「好好学习。


「不好好学习可是会被厉鬼抓走的。」


我看着教授哥哥头顶的黑化值,僵硬地点头。


学!必须学!好好学习,要往死里学!


陪教授哥哥散完步,我跑回树荫的地方,把书包跟矿泉水抱起来。


校霸跟学神已经打完了,两人打了个平手。


校霸过来拿水喝,他边喝水边问我:「你刚刚跑哪去了?都没看见你。」


我撒谎:「我去上厕所了。」


校霸生疑:「上厕所要那么久?」


我点头,校霸无所谓:「行吧。」


学神接过他的书包,视线在校霸的矿泉水瓶上停留了一秒。


他垂眉看我:「我渴了。」


???


—未完—


文名:爱不爱他们

作者:伐伐伐木工

知⊙ω⊙乎,看全文


♡是肖潇♡呀

和妈妈亲子综艺

我爸是首富,我妈是顶流,我是因为打人被骂上热搜的「暴力女」。


我妈接了一档亲子综艺,我因为手撕白莲又上了热搜。


全网直呼我打得好。


01


我在学校以一敌五,暴打同学的视频上了热搜。


「卧槽下手真狠,要是我女儿在学校被她这么欺负,我一定找她拼命。」


「小小年纪就殴打同学,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女儿都这样了,父母是怎么教的?」


「家庭环境肯定也差,说不定父母就是这种暴力狂。」


新闻出来当天,我爸生意也不谈了,我妈戏也不拍了,两个人把我堵在客厅,严肃地看着我。


我爸率先开口,关切问道:「乖女儿,你手没事吧?没打疼吧?」


我摇摇头。......

我爸是首富,我妈是顶流,我是因为打人被骂上热搜的「暴力女」。


我妈接了一档亲子综艺,我因为手撕白莲又上了热搜。


全网直呼我打得好。


01


我在学校以一敌五,暴打同学的视频上了热搜。


「卧槽下手真狠,要是我女儿在学校被她这么欺负,我一定找她拼命。」


「小小年纪就殴打同学,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女儿都这样了,父母是怎么教的?」


「家庭环境肯定也差,说不定父母就是这种暴力狂。」


新闻出来当天,我爸生意也不谈了,我妈戏也不拍了,两个人把我堵在客厅,严肃地看着我。


我爸率先开口,关切问道:「乖女儿,你手没事吧?没打疼吧?」


我摇摇头。


我妈瞪了他一眼,质问我:「为什么要打架?」


我说:「那个叫陆晓婷的带头欺负同学,我去劝架还辱骂我,她们先动手的,我不过是正当防卫。」


我妈说:「完了。」


我爸骄傲地挺胸,说:「哪有这么夸张,你不是大明星吗,出面澄清不就好了?况且送女儿去学跆拳道也是你的主意。」


我妈白眼一翻,把一本合同摔在桌子上:「我刚接了一个亲子综艺,打算带念念去的,但她打的那个陆晓婷,是一个综艺咖的女儿,这次她们母女也去。」


我妈冷笑了声:「原本这是念念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现在出了这种事,恐怕要被观众骂死。」


在他们担忧的目光中,我挺胸说道:「妈,你放心,我保证低调,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


02


《快跑吧妈妈》这档综艺最近很火,不仅是因为邀请的嘉宾都是曾经的女顶流,能看见她们优秀的儿女,还因为这是一档全程直播的综艺,没有剪辑黑幕。


当嘉宾和她的女儿踏出家门的一刻起,就有摄像组全程跟随。


录制当天,我们要离家飞往一座度假酒店,所有嘉宾要在酒店里度过七天。


临出门前,我妈再三跟我叮嘱:


「那个综艺咖圈内都叫她欣姐,性格强势霸道,嘴巴又毒得很,你千万不要跟她正面刚,咱们和和气气的,先忍耐她们一星期,等回来再想办法给你澄清,知道吗?」


我点头如捣蒜,提取她话里的关键词「和气」,忙不迭说:「妈你放心。」


我妈看起来很不放心。


但无奈节目组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


车上,我下意识掏出手机。


微信消息已经炸开了。


「念念,你妈居然是司云啊?!」


「卧槽我超级喜欢她演的剧,能不能给我要一张签名!」


因为家庭特殊,我从小到大都隐瞒了父母身份。


现在一经公开,朋友们便炸开锅。


但更多的是负面新闻:


「亏我那么喜欢司云,没想到她女儿居然是个暴力狂。」


「司云那么温柔,偏偏生了个这种女儿。」


「这恐怕是她一生的污点了吧。」


「能不能给她女儿打马赛克啊,我看着就想吐!」


眼看着评论越来越狂野,我妈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车上就别玩手机了哦,念念。」


我一哆嗦。


她可真会装,不是她在家徒手劈榴莲的时候了?


03


我妈在荧幕前的形象是「温柔知性」。


于是在下了车,面对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时,我妈为难地蹙眉:「这么多可怎么搬运呢?」


为了展现节目组的「人性化」,他们特别设定了工作人员帮忙搬行李的环节。


看起来是个小事,但很容易博取观众好感度。


其他嘉宾都陆陆续续下了车,正感谢工作人员帮忙搬行李。


而我们这边,我妈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下,左手挎两个大包,右手拎两个箱子,背上再扛个登山包,满脸精神地说:「走啊妈。」


「……」


当我负重出现在镜头里时,弹幕集体炸开锅:


「沈念念这是什么怪力女啊,太吓人了!」


「难怪一个打五个还一点事没有,这么大的力气下手得多重啊!」


「陆晓婷肯定疼死了。」


「暴力女赶紧去死好吗,还有脸出现在陆晓婷面前啊?」


「呵呵,快了,陆晓婷的妈妈欣姐可不是个软柿子,不得拿捏死这个暴力女?」


04


机场里,工作人员累得满头大汗。


我神色自如地放下包。


这时,一个阿姨走过来,她的身后,赫然跟着被我「殴打」上热搜的陆晓婷。


她倒是会装,看见我后露出夸张的害怕神色,好像那个在厕所里揪着女生头发按在水池里的人不是她一样。


观众见她这样子,纷纷说道:「呜呜呜真可怜,这是被打出心理阴影了吧。」


我妈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温柔和气,主动向前跟欣姐打招呼:「欣姐,早呀。」


欣姐涂着红指甲的手搭在嘴边,笑得活像是青楼里卖身不卖艺的老鸨似的:


「大老远就看见有人扛两个箱子两个包,我还以为是哪来的工作人员,没想到是你女儿啊,这气质倒是蛮接地气的,一看平时没少动粗吧,哪像我们婷婷娇娇弱弱的,正经女孩子都干不出这种事儿啊。」


弹幕一片「666」。


「欣姐好怼!」


「爽啊,暴力女就该这样对付!」


「虽然我觉得欣姐太强势,但恶人自有恶人磨。」


「呸,沈念念也配跟欣姐比?」


我垂下头看见我妈手背青筋暴起,想起她说的「和气」。


哦豁,这把高端局。


看她还能忍多久。


05


度假酒店在隔壁 S 市,一进酒店,工作人员就没收了所有嘉宾的手机。


除了我们和陆晓婷是从 C 市赶过来之外,还有其他三组嘉宾分别从不同城市过来录制。


其中有位歌坛天后,丈夫是日本人,听说儿子刚从日本留学回来,性格内向。


而这次节目其他四组嘉宾的隐藏任务,就是帮助已经改名为真田由子的歌后的儿子,让他走出自闭症,奖励是明年运动会的鸟巢明星特邀前排观礼券。


我妈喜欢看游泳帅哥,为了争取前排,拍着我的肩膀说:


「你是社牛,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于是刚踏入酒店,在看见那个穿着熨帖整洁的 DK 制服的少年时,我就学着我爸那个奸商似的笑容主动打招呼:


「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陆晓婷刚才已经和他搭过话了,但对方连一个余光都懒得给她。


秉持着「因为自己淋过雨,就要把别人的伞撕烂」的信念,她走过来用楚楚可怜的语气冷嘲热讽我:


「念念,有希心理很脆弱的,不理你一定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为难他,更不要欺负他,我们这可是在直播呀。」


话音刚落,弹幕果然刷屏:


「小婷真的很善良很美好啊,不搞雌竞那一套,就算对方欺负过她,她也好心提醒了。」


「沈念念这个暴力女不会真的欺负真田有希吧?」


「我丢,那岂不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06


我自以为笑得还算灿烂,谁知真田有希连屁股蹲都没挪一下,像是个入定高僧。


陆晓婷见我吃瘪,想笑不敢笑,表情憋得很是扭曲。


这时,我妈走过来,纤细的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温温柔柔地说:


「有希常年在日本生活,或许听不懂中文呢,念念用日语和他打个招呼呀。」


陆晓婷没忍住,暴露马脚:「沈念念这个傻……傻得可爱的同学还会日语吗?」


我自信地扬起嘴角。


在我妈期待的目光中,我轻咳一声:


「你滴,什么滴干活,我滴,花姑娘滴,问你滴话,你滴快快滴回答!」


我妈:「……」


真田有希:「……」


眼看着我还要继续开口,他忍无可忍开口:「闭嘴吧。」


弹幕飘过一片「哈哈哈哈哈」。


「沈念念是不是缺心眼子啊,太好笑了。」


「司云肯定是想让女儿展示一把外语,好博一点好感的,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有一说一,我觉得没毛病啊,在我们自己的节目里还需要怎么讨好日本人?」


「就是,陆晓婷刚才那副上赶着巴结的姿态我反而看不惯。」


一时间,弹幕就着该不该讨好真田有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07


等五组嘉宾收拾行李,顺便展示好物打完广告后,已经临近中午。


为了节目效果,开午饭前节目组准备了撕名牌环节。


我看着一众贵气端庄、拿腔拿调的女明星们,深感节目组失策。


要让这些女明星在镜头前放下架子,恐怕比登天还难。


节目组把十个人带到房间,发给我们名牌让我们互相贴好后,就宣布比赛开始。


果然,女明星妈妈们你捣鼓我一下,我捅咕你一下,毫无斗志。


就在导演鬼迷日眼的时候,我出场了。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撕下两个女星和一名女儿的名牌后,将魔爪伸向了陆晓婷她妈欣姐。


这女人很泼辣,一经发现我的动机,腔调也不拿捏了,把贴着名牌的后背交给陆晓婷,正面对着我满脸虎视眈眈。


我身手极好,左右乱窜。


欣姐忍无可忍,开始魔法攻击,双手一指脚一跺:「退!退!退!」


我:「……」


下一秒,我妈在她们身后扬起手中名牌:「撕到了。」


08


或许是没有想到我妈这么轻易得手。


两张名牌接连丢失,激起了欣姐母女的斗志。


她们势必要夺回名牌,朝我和我妈展开了「妇仇者联盟」行动。


欣姐原本就是个泼辣的性子,不需要刻意装温柔。


——具体参考我。


陆晓婷在学校作威作福横行霸道惯了,上午装了会儿小绿茶浑身难受,瞬间破防卸下伪装。


——具体参考我妈。


于是撕名牌大战就演变成撕逼大战,双方撕得难舍难分,欣姐母女更是撕红了眼。


诸如「我×你妈的」「你个小×种」「看我弄×你」等等话从她们嘴里爆出来,简直让另外三组嘉宾目瞪口呆。


比现场更激烈的是直播间弹幕:


「我没看错吧,欣姐这么猛就算了,陆晓婷这是什么鬼?」


「沈念念这么过分,谁不急眼啊?这不是很正常?」


「你们看沈念念,对陆晓婷母女像是逗狗似的,自己却半点儿没事,还趁乱撕了两张名牌哎。」


「说真的这个暴力女的身手是真不错。」


「她好淡定啊,全程一句脏话没说,我有点黑转粉了怎么办?」


「楼上的喜欢暴力女?也不怕自己以后被校园暴力?」


「……」


09


这场战争终止于陆晓婷的鞋子被我拔下来顺手一甩,结果甩到了真田有希的脑袋上。


他脸色绿得发黑,用标准普通话说:「够了。」


紧接着,把那双鞋子狠狠扔出十几米远,满脸晦气地转身离开。


陆晓婷:「……」


虽然陆晓婷母女的魔法攻击很强,譬如口水喷得我满脸都是,险些给我淹死。


但物理攻击显然还是我和我妈更胜一筹。


于是比赛结束后,我俩神清气爽,她们则头发散乱、衣衫凌乱,活像是经历了一场入室抢劫。


导演满脸抽搐地宣布我们的胜利,陆晓婷也终于慢慢冷静下来,看着满目狼藉,心如死灰。


她忍不住哀号,恰好镜头怼到第二名,给到陆晓婷时,她破口大骂:「我的鞋子呢!!!」


等陆晓婷蹦蹦跳跳地捡回鞋子坐在餐桌边后,我妈和欣姐已经恢复了往日端庄的模样,坐在餐桌边虚与委蛇。


欣姐叉了一块鹅肝,嚼得非常用力,眼尾挑剔我妈:「没看出来啊,你手劲还挺大。」


哦,刚才我妈趁乱薅了她一把头发。


我妈温柔地笑了笑:「哪有,平日连瓶盖都是念念给我拧的。」


我跟着点头,心里祈祷但愿综艺结束后,她不会把我当瓶盖拧。


10


这时陆晓婷哭哭啼啼地走过来:「妈咪!」


欣姐心疼地抱住她:「怎么了?」


「你刚给我买的新鞋子坏掉了,怎么办,呜呜呜,这是你从美国给我买的生日礼物,要不是陪你参加节目我都舍不得穿的。」


欣姐安慰地摸摸她的头:「没事,妈咪再给你买。」


又转头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


「谁叫你惹到了一个暴力狂呢,只能自认倒霉了,以后你看见她就离得远些,否则妈咪也不知道怎么保护你呀。」


二人母女情深,弹幕又炸开了锅:


「陆晓婷真可怜,生日礼物都被暴力女糟蹋了。」


「暴力女也太恶心了吧,玩个游戏有必要那么认真吗?把人家鞋子都弄坏了。」


「就是,节目组也不管管吗,看看她都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我不知道弹幕上的动静,只知道刚才撕名牌没收住手,又不小心欺负了陆晓婷。


但愿……没被骂死吧。


我妈看她们演戏,递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知道我知道,要和气。


11


为了宣扬和气的理念,下午导演组让我们去农场自己采办晚上的烹饪食材时,我非常和气地跟在陆晓婷身后,打算买些她爱吃的。


但问题是我不知道陆晓婷爱吃什么。


不过我沈念念向来擅长解决问题。


于是当陆晓婷挽着欣姐的胳膊,在一个鸡圈前面停下来,并眨巴着苍蝇腿似的假睫毛满脸天真地说「妈咪,你看这些小鸡好可爱哦!」的时候,我悟了。


原来她喜欢吃鸡肉。


下一秒,我抢到她们面前,说:「等着,我去给你抓一只。」


陆晓婷:「?」


她来不及阻拦,我就已经打开鸡圈冲了进去,奈何散养的鸡太难抓,我费了好大的工夫,切身体会了一把鸡飞狗跳。


等我终于气喘吁吁地捉住一只,笑呵呵地扭头时,就看见陆晓婷和她妈目眦欲裂地瞪着我。


她们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和挑选搭配好的衣服上,不同程度地沾着鸡毛,看起来活像是《欢天喜地七仙女》里的扫把星。


三秒过后,欣姐爆发忍无可忍的尖叫:「沈念念你故意的吧!!!」


12


直播弹幕快速被一片「6666」刷屏。


「哈哈哈哈沈念念,虽然很损但好好笑。」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扣 1 佛祖陪你一起笑。」


「我发现这暴力女还算有优点,至少抓鸡还挺快的。」


「哈哈哈哈过年我爸在家抓鸡就是这个样子,司云的女儿居然这么接地气的吗!」


「搞不懂有什么好笑的,她明显就是故意的啊。」


「就是,变相欺负人了吧,没家教。」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这么抓鸡,真的一点素养都没有。」


「哟呵,楼上的是仇女吗?女孩子怎么就不能抓鸡了?」


「都 2022 了居然还有这种言论,孩子,大清亡了啊。」


线上吵得不可开交,线下倒是一片祥和——


当然,这是我以为的。


晚餐饭桌上,我在陆晓婷楚楚可怜的「鸡鸡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鸡鸡」的目光下,把一个大鸡腿塞到她碗里:「吃吧,专门给你抓的。」


想起那些回忆,她脸色一黑:「我不吃。」


这时,一直笑而不语的真田由子突然开口道:「不吃给我儿子,他最喜欢吃鸡腿了。」


我闻言疑惑地转头瞥了一眼真田有希。


少年正视前方,面不改色:「妈你别胡说。」


我把另一个夹过去:「吃吧。」


他:「……」


13


晚饭过后是载歌载舞真情互动环节。


陆晓婷自小学舞蹈,功底扎实,在众人吹捧声中跳了一支舞,收获了一众好评。


弹幕夸她是什么「天鹅公主」什么「孔雀公主」的,总之是非人类动物。


完事之后她一抬下巴,挑衅地看了我一眼:


「念念,你妈妈司云那么红,你肯定也会很多才艺吧,趁这个机会展示一下嘛。」


话音刚落,她妈一唱一和:「她展示什么,胸口碎大石还是徒手劈板砖?」


可算让她们逮着机会了。


但我也不怯场,上去接过话筒,眼神往下扫了一圈,看见我妈抽搐的眼皮子,满脸写着「大事不妙」,看不起我似的。


以及坐在旁边事不关己的真田有希。


我没忘记我妈的任务,既然她小看我,那我就做好任务给她看!


于是我指向真田有希,豪迈道:「为了让有希同学能够更快融入我们的集体,体验宾至如归的感觉,我决定唱一首他们家乡的经典歌曲。」


众人「啪啪啪」鼓掌,纷纷猜测我是要唱《杜丘之歌》还是《草帽歌》,并向我妈投去羡慕的眼神:


「念念还会唱日语歌啊。」


「司云可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呢。」


下一秒,BGM 响起,我在他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深情并茂地演唱了一首《奇迹再现》。


PS:中文版。


14


随着那句我在破音边缘来回试探的「奇迹一定会出现!!!」结束,真田有希终于硬了。


拳头硬了。


以及原本被弹幕刷屏的「陆晓婷真美啊」纷纷变成了「沈念念真牛啊」。


就算看不见弹幕,陆晓婷也知道自己的风头被我抢完了。


她不仅失去了和真田有希搭话的机会,话题度和讨论度也都被我抢光了。


之后的整个真情流露环节,任凭主持人怎么 cue 她,她都绷着一张脸,好像坐在那里的不是真人而是她的遗像似的。


晚上九点,一天的流程走完,导演说:「收工,辛苦大家,早点休息吧。」


然后就招呼工作人员收起摄影设备补光灯等等大家伙。


大家都以为拍摄结束了,绷了一天的神经放松下来。


真田有希黑着脸毫不给面子地回了房间,把门摔得震天响。


其余女星也都收起笑容,满脸疲惫地各自回房间。


只有我妈,高跟鞋一踹,大剌剌往沙发上一坐,指挥我:


「沈念念,过来给老娘揉腿。」


我习以为常地走过去,用我早已炉火纯青的按摩技术给她揉捏着。


我妈指责我:「不是让你别跟她们起冲突吗,出门前交代的话都忘到牛屁股里去了?」


我摇头:「没有啊,我很努力地在和她们和平相处啊。」


我妈也是个情商低的,闻言疑惑地问我:「那她们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我接着摇头:「不知道啊,可能来大姨妈了吧。」


我妈点点头:「哦,等会儿烧点热水吧,来大姨妈是脾气暴躁些。」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谁也没看手机。


当然也都不知道,导演组只是收起了那些大家伙,而客厅天花板上,还有各个方位的隐藏摄像机。


15


没过多久,陆晓婷摆着那张司马脸从房间里出来了。


我妈见状指了指桌上的热水:「拿去喝吧,来姨妈是要多喝热水好好养着。」


陆晓婷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谁说我来姨妈了?」


我嘴快道:「我看你一天都摆臭脸,还以为你姨妈来了。」


陆晓婷忍无可忍地看着我。


她积攒了一天的怒气,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她倒了一杯热水,猛地朝我泼过来,大骂道:


「沈念念,你他妈装什么啊,明明就是你一直挑衅我,仗着镜头面前我不敢骂你而已,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在学校那是我轻敌才着了你的道,还真以为自己厉害啊?」


我眼疾手快闪开,热水泼到满沙发都是。


陆晓婷见我躲开更生气了,破口大骂道:


「你就是个垃圾、贱人,你以为你帮了那个女的她会感谢你?我告诉你,只要我在学校一天,你跟她都别想过好日子,我劝你这几天本分些,不然你知道我爸是干什么的,我他妈弄死你!」


陆晓婷并不知道客厅有隐藏摄像机。


她尽情发泄,指着我从户口本骂到祖宗十八代。


我和我妈都惊呆了。


弹幕也惊呆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里,问号刷满整个屏幕。


—未完—


文名:和妈妈亲子综艺

作者:春日忆乐

知⊙▽⊙乎,看全文


妙手剪辑吖
双世萌妻:现代的生活非常不错,就是还没有适应坐车
双世萌妻:现代的生活非常不错,就是还没有适应坐车
坤哥高燃混剪
你是人间理想:二人在彼此陪伴中互生情愫,一场温馨恋情即将开始
你是人间理想:二人在彼此陪伴中互生情愫,一场温馨恋情即将开始
泡芙爱影视
你是人间理想:情侣二人遭遇感情危机,他们能否互相理解重归于好
你是人间理想:情侣二人遭遇感情危机,他们能否互相理解重归于好
清酒孤欢映剪辑
真爱从天而降:我不放心你独自生活,因为我只想时刻守护在你身旁
真爱从天而降:我不放心你独自生活,因为我只想时刻守护在你身旁
小逗看影视
你是人间理想:爱情最后的倔强,当喜欢出现时所有倔强都不复存在
你是人间理想:爱情最后的倔强,当喜欢出现时所有倔强都不复存在
小猪放映室
女子惨遭他人算计,看身陷危机的她该如何摆脱险境
女子惨遭他人算计,看身陷危机的她该如何摆脱险境
团子影视日记
女子遭遇感情挫折,意志消沉的她该如何走出情伤
女子遭遇感情挫折,意志消沉的她该如何走出情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