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焦虑

16030浏览    1817参与
陆成

病情隐私保护很重要

       因为自己的遭遇想写一点建议,不一定对,各位酌情看看吧。希望有帮助。

       如果是还在校的学生,怀疑自己有焦虑和抑郁的倾向,个人建议去三甲医院的睡眠科/精神科治疗,询问专业的医生。陪同的人最好是信任的朋友父母或者自己去也没关系的。

        仔细讲述自己的状况,慢慢来,听医生的建议。...


       因为自己的遭遇想写一点建议,不一定对,各位酌情看看吧。希望有帮助。

       如果是还在校的学生,怀疑自己有焦虑和抑郁的倾向,个人建议去三甲医院的睡眠科/精神科治疗,询问专业的医生。陪同的人最好是信任的朋友父母或者自己去也没关系的。

        仔细讲述自己的状况,慢慢来,听医生的建议。

        值得注意的是:最好不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不信任的人,(最好)不要贸然告诉辅导员/学校心理老师等,(这里并不是对所有的老师有偏见)因为他们并不是专业的医生,一般学校里的心理老师也没有诊断权限,无法给出很好的建议,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

        尤其是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在读的学生,学校会倾向于 不录取 有这方面困扰的学生。如果个人有继续深造的想法,还是注意自己隐私的保护,这里也不是鼓动有焦虑抑郁困扰的人隐瞒病情。

        服药还是住院还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医生的诊断来具体制定。

       说了这些是因为我本人就是隐私泄露的受害人,校医不顾我反对把我的情况透露给辅导员,导师,不认识的老师同学,估计又会影响之后的学习,以后就算想考也没有老师会要有这种情况的学生,直接影响之后的考学,希望大家引起警惕。

      


Loveless

我不是内向,我是抑郁。

组图第一部分。第二部分见下篇。

去死吧!第二部分发不了,被屏无数次。内容是治疗方法,和被抑郁带走的、留下来的名人。图的内容只是想给大家传播正确治疗、面对的办法。鬼知道触犯了老福特的什么底线。

转自“应用心理”公众号。

我不是内向,我是抑郁。

组图第一部分。第二部分见下篇。

去死吧!第二部分发不了,被屏无数次。内容是治疗方法,和被抑郁带走的、留下来的名人。图的内容只是想给大家传播正确治疗、面对的办法。鬼知道触犯了老福特的什么底线。

转自“应用心理”公众号。

T.creepypasta

要好好隱藏,不然會受傷。


即使它很痛


也不曾流過一滴純淨的眼淚

要好好隱藏,不然會受傷。


即使它很痛


也不曾流過一滴純淨的眼淚

哎呦阿茶

抑郁+焦虑 持续两年实录

无法逃脱的悲伤。

冰凉划过脸庞,枕巾上的水渍,提醒着我刚刚又一次被淹没的事实。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乎每天晚上,都无法逃脱名为“悲伤”的魔咒。

我开始颤抖,在那些零碎的瞬间,冰冷,绝望,压抑,恐惧,焦躁,这一切都被积攒到午夜。它们向我狰狞的笑着,伸出漆黑而可怖的魔爪,攀住我的肩膀,扼住我的喉咙,最后一股脑的全部滑进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彻骨的寒。

心脏似乎是麻木了,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它们似乎在向我咧开嘴角,嘲笑着我的天真。是啊,它们怎么会放过我。我又倒回了刚开始的冰冷中,泪又一次划过红肿的眼。真冷啊。

终于,我被它们压垮了。这些令人恶心的怪物,已然达到了它们的目的—将这些“美好”...

无法逃脱的悲伤。

冰凉划过脸庞,枕巾上的水渍,提醒着我刚刚又一次被淹没的事实。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乎每天晚上,都无法逃脱名为“悲伤”的魔咒。

我开始颤抖,在那些零碎的瞬间,冰冷,绝望,压抑,恐惧,焦躁,这一切都被积攒到午夜。它们向我狰狞的笑着,伸出漆黑而可怖的魔爪,攀住我的肩膀,扼住我的喉咙,最后一股脑的全部滑进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彻骨的寒。

心脏似乎是麻木了,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它们似乎在向我咧开嘴角,嘲笑着我的天真。是啊,它们怎么会放过我。我又倒回了刚开始的冰冷中,泪又一次划过红肿的眼。真冷啊。

终于,我被它们压垮了。这些令人恶心的怪物,已然达到了它们的目的—将这些“美好”刻印在我的骨髓深处。我伸出手,将手放在脖子上,用力,再用力。眼前一片漆黑,喘不过气来,泪水似是流不尽,快到了,快到了。可终究是无法做到,我仰躺在床上,任由悲伤决堤。真是太没用了,我动了动僵硬的嘴角,却还是闭上了眼。

RT乱

我溺在梦里,


梦睡在风里。


羊群在朝阳,


牧人在夕阳。


我在星辰中深眠。


我想死。

我溺在梦里,


梦睡在风里。


羊群在朝阳,


牧人在夕阳。


我在星辰中深眠。




我想死。


hitori

怎么人就不可以完全摆脱社交呢...太痛苦太累了

我真的是个矛盾体 一方面厌恶社交但我又很需要他 

真的好想变成蝴蝶啊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一起飞走吧

怎么人就不可以完全摆脱社交呢...太痛苦太累了

我真的是个矛盾体 一方面厌恶社交但我又很需要他 

真的好想变成蝴蝶啊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一起飞走吧

猫目变

人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解脱。

三天后我就要重刷科目二了,这两个星期里我没有一天不是忧心忡忡的,因为如果在大四前拿不到驾照我就没办法毕业,我的大学也不好,只是个普通的二本院校,起点已经很低了我不可能连毕业证都没有。

有时候也会想算了吧,想太多也没用,就算多焦虑几个小时对考试也不会有任何帮助。但是我没法直视连续失败之后别人的视线,对现在的我来说,成功才是普通的最正常的路,而失败的代价又太高,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对哪件事情挑挑剔剔,也从来没有对自己要求多高,因为我很少尝到成功的滋味,就自然的把要求降低了。

可是老天爷,为什么大部分人都可以拥有的东西却不能给我呢?我从来没有奢求过极好的东西,为什么...

人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的解脱。

三天后我就要重刷科目二了,这两个星期里我没有一天不是忧心忡忡的,因为如果在大四前拿不到驾照我就没办法毕业,我的大学也不好,只是个普通的二本院校,起点已经很低了我不可能连毕业证都没有。

有时候也会想算了吧,想太多也没用,就算多焦虑几个小时对考试也不会有任何帮助。但是我没法直视连续失败之后别人的视线,对现在的我来说,成功才是普通的最正常的路,而失败的代价又太高,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对哪件事情挑挑剔剔,也从来没有对自己要求多高,因为我很少尝到成功的滋味,就自然的把要求降低了。

可是老天爷,为什么大部分人都可以拥有的东西却不能给我呢?我从来没有奢求过极好的东西,为什么我就是这样的呢。

100℃ choco

明天科二三刷,能过吗?【焦虑担忧】

明天14:00是我第三次考科二的时间,现在是22:28,挺焦虑的,像一块石头压在胸口喘不过气的感觉。

对我来说,考驾照真的好难,为了验证这个说法,我报了明年的初级会计师考试,很刚,很冲动。

同样的,考驾照也是一时冲动的想法,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真的好想放弃,大不了几千块钱算了,不要了,真的太让我难受了,不知道怎么办,太过分了,太难过了,太焦虑了。

其实我不喜欢开车,因为我很喜欢发呆,很享受乘车时思绪飘散的状态。所以考驾照只是觉得这会让简历好看些,于我而言,驾照一个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来获得的“装饰品”。

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我总是问自己为了什么,目的是什么,这个目的值得你现在的努力...

明天14:00是我第三次考科二的时间,现在是22:28,挺焦虑的,像一块石头压在胸口喘不过气的感觉。

对我来说,考驾照真的好难,为了验证这个说法,我报了明年的初级会计师考试,很刚,很冲动。

同样的,考驾照也是一时冲动的想法,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真的好想放弃,大不了几千块钱算了,不要了,真的太让我难受了,不知道怎么办,太过分了,太难过了,太焦虑了。

其实我不喜欢开车,因为我很喜欢发呆,很享受乘车时思绪飘散的状态。所以考驾照只是觉得这会让简历好看些,于我而言,驾照一个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来获得的“装饰品”。

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我总是问自己为了什么,目的是什么,这个目的值得你现在的努力吗,达到这个目的会离你的梦想近一些吗?如果答案是不确定或是否定,那我现在在干什么?意义是什么?

现在我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去支撑我学车,所以我把这一切都当作磨练意志。


【思绪很乱的小日记,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是焦虑就vans了】

Loveless

昨晚又做了S人的梦。

是有个人在教我怎么把一个人做成食物,把人分解做成不同样式固体食物的过程简单略过了,现在也记不清。最记得最后一步是把人的剩余部分榨成汁。他边讲解边示范,出来的一大碗汁液是蓝色的,他边介绍成品应有的味道,边喝了一口,看他喝起来,应该是很美味的。

梦的后半部分就有点搞笑了。我把他教的制作教程整理发上了这个帐号。心想跟我是同类人的大家,一定会喜欢的。但后来还是后悔,在“正常人”的建议下,删除了这教程。然后,在“我怎么能发这种东西给大家看呢”的愧疚感中醒了。

关于S人的梦我做过几次,每次间隔时间较长。这是内容最变态的一次。现在清醒时想,真是恶心啊!但在梦里,我觉得很理所当然,...

昨晚又做了S人的梦。

是有个人在教我怎么把一个人做成食物,把人分解做成不同样式固体食物的过程简单略过了,现在也记不清。最记得最后一步是把人的剩余部分榨成汁。他边讲解边示范,出来的一大碗汁液是蓝色的,他边介绍成品应有的味道,边喝了一口,看他喝起来,应该是很美味的。

梦的后半部分就有点搞笑了。我把他教的制作教程整理发上了这个帐号。心想跟我是同类人的大家,一定会喜欢的。但后来还是后悔,在“正常人”的建议下,删除了这教程。然后,在“我怎么能发这种东西给大家看呢”的愧疚感中醒了。

关于S人的梦我做过几次,每次间隔时间较长。这是内容最变态的一次。现在清醒时想,真是恶心啊!但在梦里,我觉得很理所当然,甚至有些享受,教我做食物的人,在梦里是我很信任、佩服的前辈(虚构的)。以前做这类型的梦,心里都是恐惧,自责、后悔,梦里都在慌张地想着怎么藏shi,以后怎么办。昨晚这种对S人心安理得当艺术看待的梦,倒是第一次做。

大家有没有做过类似令你们印象深刻的变态的梦呢?不如分享交流一下~

㟢門玐牸通靈師

我同学抑郁症走了,下一个就是我

这些年明净确实调理了许多有抑郁的朋友,说句实话百分之80都有负面信息干扰…


19年3月有个朋友加明净说他,身边一个同学抑郁自s,和他关系非常好同一个宿舍的…


他说他同学,学习非常优秀,家境也比较好,偶尔讲起段子还会哈哈大笑,平时也比较大方经常买许多小零食在宿舍请他们吃…表面看上去是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


有次他们一起吃饭喝醉了,他说哪位同学提到过其实自己身陷抑郁很痛苦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他也没当回事只是安稳了别瞎想…


他和明净说19年初有一段时间他没有来学校,以为他生病了万万没想到,后来听闻他自s的消息,他说那天他哭的一塌糊涂…


他说之后不到一月突然莫名惊恐发作,没有...

这些年明净确实调理了许多有抑郁的朋友,说句实话百分之80都有负面信息干扰…


19年3月有个朋友加明净说他,身边一个同学抑郁自s,和他关系非常好同一个宿舍的…


他说他同学,学习非常优秀,家境也比较好,偶尔讲起段子还会哈哈大笑,平时也比较大方经常买许多小零食在宿舍请他们吃…表面看上去是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


有次他们一起吃饭喝醉了,他说哪位同学提到过其实自己身陷抑郁很痛苦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他也没当回事只是安稳了别瞎想…


他和明净说19年初有一段时间他没有来学校,以为他生病了万万没想到,后来听闻他自s的消息,他说那天他哭的一塌糊涂…


他说之后不到一月突然莫名惊恐发作,没有任何恐惧源却害怕得不能自已。那段日子感觉成了最黑暗的日子,后来甚至无法出门,无法思考,半夜睡觉就会忽然惊醒,他说大脑不受控制情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泛滥又不知道因为什么…


他和明净说大概出现症状两周后约了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在讲述了所有情况后,被确诊为焦虑,陆陆续续做了些心理辅导,但是效果也不怎么好,有时候半夜会忽然冒出来那种极端的想法,一开始只是偶尔,到后来这种想法情绪越来越严重…


问明净能不能帮他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问他这段时间有没有吃药?他说没有只是睡觉困难的情况下会吃点辅助安眠的

观察了一下,有负面信息干扰问他,你认识不认识这样一个人,和你年纪差不多,1米7左右,他就说是过世的嘛如果是那就是我同学…


明净见他状态不太好也没有给他明确的回答,只是说有点干扰,帮他处理了一下,调理了15天

调理期间他和明净说有几次梦到过他过世的同学,一开始还比较清晰,后来越来越模糊,恐惧和极端的情绪思维一点点也淡了…


一个月以后完全恢复,告诉他有条件尽量搬出这个宿舍,多晒太阳多出去走走


明净一直再说有些想法其实不一定是自己的思维,干扰就是不知不觉的影响思维,和心灵生物场的缝隙偶然冲撞到了次灵场…影响大脑神经元导致异常放电,次灵场的意识碎片被生物场吸纳了一部分,所以才产生极端情绪莫名恐惧…

Loveless
李诞送给蒋方舟自己的短篇集,亲...

李诞送给蒋方舟自己的短篇集,亲笔写了一句话:你加油,我不了。

我也想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李诞送给蒋方舟自己的短篇集,亲笔写了一句话:你加油,我不了。

我也想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Loveless

“快过年了,别再劝我成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过年了,别再劝我成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Loveless

从小到大,我们总是活在别人的期望中:

“你要出人头地”

“你要有远大理想”

“你要一天做完 100 张设计图”
 

每当达不到这些要求

我们会感到恐惧、脆弱、羞愧

把一切归罪于自身:

“是我不完美,是我不够好”

继而改变自己,迎合世俗,讨好外界

醒醒,这不是我们的问题

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

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面对这些负面情绪

我们需要拥有“羞耻还原力(shame resilience)”

把对他人的关注转移到自己身上

别想着“别人怎么看我”

多思考“如何才能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拥抱不完美

是爱自己的第一步

   ...

从小到大,我们总是活在别人的期望中:

“你要出人头地”

“你要有远大理想”

“你要一天做完 100 张设计图”
 

每当达不到这些要求

我们会感到恐惧、脆弱、羞愧

把一切归罪于自身:

“是我不完美,是我不够好”

继而改变自己,迎合世俗,讨好外界

醒醒,这不是我们的问题

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

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面对这些负面情绪

我们需要拥有“羞耻还原力(shame resilience)”

把对他人的关注转移到自己身上

别想着“别人怎么看我”

多思考“如何才能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拥抱不完美

是爱自己的第一步

                         ——摘抄

————————

爱自己真是我最难解的问题之一。

“爱自己太难,不如先爱别人”吗?

你知道,不会爱自己的人,是根本不会爱别人,也不会爱上这个世界的啊。

Loveless

  祝你像疯狗,像海浪。


 能傻逼,就他妈别正常。


                       ——池子

  祝你像疯狗,像海浪。


 能傻逼,就他妈别正常。


                       ——池子


別害怕

解离

有时候

 我会想

 是不是

 我身边的一切事物

 都只是一场梦


 我幻想自己仍然过得很好

 以逃避真正的现实

 而真正的我还留在那个国家

 被捆绑

 受尽折磨

 已经毫无希望


 因为我当初跟朋友赌气

 独自一人在荒芜的公路上走

 他们看见我,就像看见一只兔子

 只是无主的东西

 理所当然谁都可以带走我

有时候

 我会想

 是不是

 我身边的一切事物

 都只是一场梦


 我幻想自己仍然过得很好

 以逃避真正的现实

 而真正的我还留在那个国家

 被捆绑

 受尽折磨

 已经毫无希望


 因为我当初跟朋友赌气

 独自一人在荒芜的公路上走

 他们看见我,就像看见一只兔子

 只是无主的东西

 理所当然谁都可以带走我

Loveless

老死是最好的死法吗?

外公近百岁了。现在行动无比迟缓,每一步只能迈几厘米。丧失大部分行动能力。大小便失禁,家里臭气熏天。每天只能吃下极少食物,靠四个女儿轮流送饭。间歇性忘事糊涂。见了远方不常回家的儿女,就失控大哭。这两天在联系养老院,入院前的体检检出一些问题,暂住进医院。


他跟他的女儿们说“少吃点保健药,顺其自然就好,长寿太痛苦了。”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劝解自S的文,文里列举了大部分的自S方法,再逐一详细论述了其痛苦、恶心程度,最终得出结论是——最好的死法是“老死”。


现在,我真想问问那作者:


你确定???

外公近百岁了。现在行动无比迟缓,每一步只能迈几厘米。丧失大部分行动能力。大小便失禁,家里臭气熏天。每天只能吃下极少食物,靠四个女儿轮流送饭。间歇性忘事糊涂。见了远方不常回家的儿女,就失控大哭。这两天在联系养老院,入院前的体检检出一些问题,暂住进医院。


他跟他的女儿们说“少吃点保健药,顺其自然就好,长寿太痛苦了。”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劝解自S的文,文里列举了大部分的自S方法,再逐一详细论述了其痛苦、恶心程度,最终得出结论是——最好的死法是“老死”。


现在,我真想问问那作者:


你确定???


小菁权对🎱🎱

上帝 求求你 我愿意用我一半的生命来换臭臭的 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上帝 求求你 我愿意用我一半的生命来换臭臭的 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虚无
发病以及缝针 曾经在深夜的时间...

发病以及缝针

曾经在深夜的时间发病,拿出了新买的水果刀,锋利尖锐,轻轻划出一道血痕之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却还是在笑着,真是一副丑陋又令人恐惧的样子。

“喂,你是个什么东西啊?”

疯了一样的看着鲜血涌出来,抬高了手腕,冷淡又轻松的看着它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纸巾上,绽放出一朵朵鲜红的血花。

在伤口凝固后,又麻木的用刀再次划开,并用刀尖在剖开的血肉之中狠狠搅动着,就这样突然丧失了痛觉,直到刀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才恍然间感受到了更加刻骨的疼痛,才发现已经触碰到了骨头。

意识突然回归,我把刀随意的扔在一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手腕,看着模糊的血肉,然后贴上了创可贴。

“明...

发病以及缝针




曾经在深夜的时间发病,拿出了新买的水果刀,锋利尖锐,轻轻划出一道血痕之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却还是在笑着,真是一副丑陋又令人恐惧的样子。

“喂,你是个什么东西啊?”

疯了一样的看着鲜血涌出来,抬高了手腕,冷淡又轻松的看着它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纸巾上,绽放出一朵朵鲜红的血花。

在伤口凝固后,又麻木的用刀再次划开,并用刀尖在剖开的血肉之中狠狠搅动着,就这样突然丧失了痛觉,直到刀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才恍然间感受到了更加刻骨的疼痛,才发现已经触碰到了骨头。

意识突然回归,我把刀随意的扔在一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手腕,看着模糊的血肉,然后贴上了创可贴。

“明天可能要去缝针了。”那时的我这么自顾自的想着。

然后又拿起了刀,朝大腿划去,这次要控制力度,不能再有太大的创口了。



第二天去了医院,过了十二个小时缝针感染的风险大大增加,但是我还是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在风险手术声明中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打麻醉也没有那么疼,然后就躺在手术台上,看着医生切开皮肤,割掉已经有些烂掉的肉,鲜血又开始涌出来,真好看啊,真舒服呀。

没有了疼痛的干扰,我感受着自己的血液流出体内,感受着因为失血过多带来的疲惫和寒冷,真好啊。

那一刻,我其实就想那样一直下去,任由血液流淌,不想被缝合,想要就这样,流干最后一滴血液,让血和我污浊的灵魂一起离开我的身体。

可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医生还是缝完了那四针。绑上了绷带。

从手术到换药到拆线的这十二天,全都是一个人完成的,我想我已经可以做到一个人静静的去死了。

手术费用加后续的费用花了一千多,让我后悔为什么要来医院,按照以前的情况让它自己愈合不就好了,哪怕会留下可怖的伤疤。


于是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去医院缝针。


拆线后的伤口也是如此的丑陋,弯弯曲曲的像是在嘲笑着我的愚蠢和活该。

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