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焱娜

447浏览    3参与
尤可

武魂殿的大师兄

夜。


红烛摇曳,迷雾升腾,天盲的孩子是不会看到这诡异的气氛。


“你怎么来了?”沧桑的老人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栗,显然,刚才的灵魂撞击并不是没有什么效果,但这点程度,还不足以改变这位老前辈睥睨众生的态度。


可足够他现身。


“来讨教。”


应希畔笑。


他天盲,是个盲人,却幸得这位老先生的帮助,成了个眼盲心不盲的剑客。


可人,又哪是容易满足的?


尤其是,这个人握有的、不止那些。


腰间半影随着他的动作出鞘,法决锁定来人,如虹的剑气随之向他劈开,老前辈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来的一把铁剑被他握紧,竟是正面抵抗这位武魂殿第一剑客带着剑意的剑招...

夜。


红烛摇曳,迷雾升腾,天盲的孩子是不会看到这诡异的气氛。


“你怎么来了?”沧桑的老人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栗,显然,刚才的灵魂撞击并不是没有什么效果,但这点程度,还不足以改变这位老前辈睥睨众生的态度。


可足够他现身。


“来讨教。”


应希畔笑。


他天盲,是个盲人,却幸得这位老先生的帮助,成了个眼盲心不盲的剑客。


可人,又哪是容易满足的?


尤其是,这个人握有的、不止那些。


腰间半影随着他的动作出鞘,法决锁定来人,如虹的剑气随之向他劈开,老前辈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来的一把铁剑被他握紧,竟是正面抵抗这位武魂殿第一剑客带着剑意的剑招。


一招过后,被老先生夸赞过的半影剑身微颤,铁剑却纹丝不动。


应希畔收住力气,深吸一口气,星眸微闪,再一次的握剑、攻击。


剑招可以说缭乱,也可以说华丽,可却在老者的铁剑下犹如幼童游戏般的胡闹。


一剑。


你的资质足以笑傲这片大陆,可为什么甘愿重新来过?


六剑。


为了突破极限,为了寻求自我。


二十一剑。


可你不必如此,你资质足以过你的大关啊!


四十五剑。


可我不行。


“你不行。”


七十六剑。


老者再次微微笑着,可那笑容却多了份期待。


与应希畔虽相处短暂,可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又怎么不知?


这只会让他释放更多的力量,让他真正的成就自己,也成就他栖云!


可出乎老者意料的,这位被他按下定义为矜傲难藏骨头的少年不光收回了剑招,还收回了剑,向他的位置行了他们手把手教导过的礼仪。


“此次,是希畔输了。”


他甚至嘴含微笑,似是谦虚的说着他认输的话!


老者收起了铁剑,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不虞,反而似呆愣的凝眉看向对方,可目光更像是看其他人。


应希畔自小被他与老齐和现实里捡回他的姑娘教养,而这么多年,除了当初捡回他的姑娘,他也只剩下他与老齐这两个老头子可以陪了。


但四年前那场事件,老齐魂陨,不复存在,


唯剩他,与现实里的哪位姑娘,陪着这个把自己关了四天,出来后却像是失了心的孩子。


他苦练老齐的剑,苦习老齐的风格,他惯会模仿,所以,他成了老齐。


就像老齐说的,此后,阿畔就是我的儿子。


可老齐希望你这样吗?


笑的独具特色,笑的灿漫,笑的……像老齐。


叹了口气,栖云笑了笑,没有了这四年里的狂傲,只有那曾经的肆意。


他说:“你猜到了啊。”


应希畔笑着回应:“是啊。”


为了让他振作,也为了让他成为四年之前满眼是光的应希畔,他做的事只有把自己改变,变成生前的那个混球,一个可以让应希畔生出怨毒情绪并为此做出行动的混球。


毕竟,应希畔最是激进了,也从不会有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类思想。


哪怕他生的清风朗月,做的君子之风,行的……最是令人向往的真正贵族之礼。


比起他那几个师妹和小辈,他不知高了多少招,连那些初见他的人,甚至都会被他似清澈河流的面貌所迷惑,不知他心底、骨子里的矜傲。


栖云没有把握改变应希畔,却有把握让应希畔成就自己的未来——融合二人的风格,成为新的风格——是栖云最后能想到的法子。


至于这之后应希畔发现事情真相的崩溃,他已与那个女子讲好,也会做的彻底,让这个笑着的少年永远不会有发现的机会,永远的向前。


黑夜,会埋葬所有的黑暗。


“你们真过分。”应希畔轻声说着,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半影,可一切都是黑色,但他感到了半影的轮廓,比任何一个眼睛好的人都要感到的深。


也想起他刚得到这把剑时栖云略带惊讶的语气说:“剑身为象牙白,条纹为钴蓝,虽分布老云我看不出什么,但这剑鞘上刻的六芒星在我们那可是幸运的象征!”


“这是把好兵器!就是名剑大会也能名列前茅!”


他们总是这般,她是如此,他们也是如此,给他找天地灵宝治疗眼伤,给他做好随时都有可能承受治疗的草药服用,给他找不属于这世界的修真界图书记,教他如何感应他人气息并做起了陪练……


他是被他们教的,也是被他们最先发现身份的。


“我曾发过誓,保护她一辈子;我曾发过誓,好好照顾你们。”


应希畔换手拿起半影道:“可后来,她遭遇了这世上最大的残忍,成就了邪神;可后来,齐老先生死了,悲伤的你却为我改变。”


“而现在,你又要为我牺牲。

甚至为了牺牲的最大化,你打算给我的第四魂环找哪个万年魂兽啊,云老前辈?”


13岁的应希畔笑眯眯道,眼睛弯弯眯起,却带着止不住的黑气笼罩在他自身。


“总得让晚辈思考一下,毕竟深海魔鲸王可不是什么差武魂,不是吗。”


“我可是,有幸继承了哪个不知道的人的、深海魔鲸王啊。”


Thran嫣然

【鬼菊】截婚和追星星

带小三只玩,沙雕脑洞ooc有私设, 有焱娜 慎入 

看了117集越来越喜欢娜娜了

爷爷们当然护犊子咯,当个小故事看吧


“我焱!就算是拼上命!也不会让娜娜去那劳什子金雁宗和亲!”


鬼魅按了按眉心,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情绪激昂的跟个愤卝青一样的焱,在心里叹了口气,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敛敛心神,言怒不形于色才是一个上卝位者该有的风范,果然,只要和胡列娜沾边的事,这位一向是脑子不转的。


诚然,当听闻供奉殿决定要让武魂殿圣女与金雁宗少宗主成婚的消息时,他和月关同样也失手碾碎了茶盏。


至于这件操卝蛋的事情是因何而起的,这可要追溯到十多年卝前。...

带小三只玩,沙雕脑洞ooc有私设, 有焱娜 慎入 

看了117集越来越喜欢娜娜了

爷爷们当然护犊子咯,当个小故事看吧




“我焱!就算是拼上命!也不会让娜娜去那劳什子金雁宗和亲!”


鬼魅按了按眉心,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情绪激昂的跟个愤卝青一样的焱,在心里叹了口气,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敛敛心神,言怒不形于色才是一个上卝位者该有的风范,果然,只要和胡列娜沾边的事,这位一向是脑子不转的。


诚然,当听闻供奉殿决定要让武魂殿圣女与金雁宗少宗主成婚的消息时,他和月关同样也失手碾碎了茶盏。


至于这件操卝蛋的事情是因何而起的,这可要追溯到十多年卝前。


金雁宗作为这斗罗大卝陆上唯一一个能同七宝琉璃宗在财力上抗衡的宗门,自然成了武魂殿拉拢的对象,近几年,双方关系虽是和平发展,但总归是差了那么点共进退的火候。


处事圆卝滑的金雁宗宗主将这种关系拿捏得十分到位,既不过分亲卝热,也不刻意疏离。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让武魂殿倍感窝火,但碍于对方拥有五位封号斗罗坐镇宗门的实力,让武魂殿也不敢轻举妄动。


好巧不巧,那位金雁宗少宗主金砚之在几年卝前同他老卝子到访武魂殿时,对刚继任武魂殿圣女的胡列娜一见倾心。


双方高层曾有卝意促成这门婚事,但因着胡列娜反卝对,又在教卝皇面前明了明卝心志不愿也不喜嫁给那金砚之,于是这件事就被教卝皇冕下拦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若说那少宗主,鬼魅摩挲着下巴想了想,倒还算得上是一表人才实力强横天才中的拔尖了,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不曾听闻有过欺男霸女的行径,天赋放眼斗罗大卝陆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即使这般优秀,也没有寻常公子哥半分的嚣张跋扈,待人谦逊有礼,走的是一身正气,端的是清风俊雅,真真是称得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老话。


但就是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偏偏胡列娜那丫头死活看不上。可算苦了那少宗主栽在了胡列娜这个命克桃花,一心只想事业对情爱缺筋少弦的傻丫头身上。


怜他一片痴心付流水,连着十年不停地让自己的坐骑黑凤凰往武魂城隔三岔五的送了不少的奇珍异宝,每逢那丫头生辰,不是万年魂兽、神品仙草就是顶级魂骨,非要由着两位封号斗罗亲自护送到胡列娜手上,顺带着捎上一盒子写得密密麻麻的书信,其内容大抵是倾慕及思念之情的酸话。


可惜胡列娜是个傻的,这些纸片子她只觉得点火烧饭十分好用。


月关立在灶台前,捏着落灰的纸张,看着上卝书的笔锋遒劲有力却又收敛锋芒,点点似桃,撇撇如刀,在心里不禁赞了一句笔精墨妙,思量了半晌又叹了叹少年这坎坷的情路终是没有盼头了。


说实话,月关同鬼魅对这任少宗主的评价总归是不错的,且不说拿来孝敬他俩的礼都能堆满一间屋子,就是逢年过节的问候都比对自己的老爹勤快些许,包括以后可能会成为大舅哥的邪月也是伺候的分外殷勤,连带着胡列娜周围玩得好的小卝姐妹也是享了福。


就光是打通关系挖好墙角的这些个财物都能买下一座城池。


没想到小丫头在这少宗主心里竟有如此分量,月关和鬼魅也是看这小子越发顺眼了,就连邪月这个妹控也有了松口的意思。


奈何胡列娜是个倔的,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天王老卝子来了也不点头。


于是乎,这件事就一拖再拖搁到了现在——武魂帝卝国刚成卝立正打算一统大卝陆的关键时期。


帝卝国成卝立,需要庞大的资金链供应,教卝皇冕下这边正缺人手,广招贤才,收敛了各地的能人义士,长老们正在发愁从哪筹备资金,好家伙,金砚之带着金雁宗上赶着当这个冤大头。


趁着教卝皇冕下闭关,金雁宗宗主与供奉殿的几位高层狼狈为奸了一下,打起了胡列娜的主意。


最后就发展成二供奉出面封了胡列娜的魂力,在她身上下了傀儡咒,乖乖听话的成婚就完卝事的结果。


卑鄙!无卝耻!下卝流!


焱和邪月是这样骂的。


“所以现在,”鬼魅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娜娜被锁在她那屋里出不来,你们也进不去救人?”


邪月点了点头,“听说是金鳄斗罗亲自布下的结界。”


鬼魅嘴角抽卝了抽,没有说话。


虽然他觉得这件事那少宗主诚然做得有些乘人之危不卝要卝脸,但也是被那丫头逼得无奈才出此下策。


若自己是那少宗主月关是圣女,他一定会趁着月黑风高敲晕了月关直接绑回宗门给办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月关也不好推脱。


转念一想,自己同月关是情投意合,金砚之那小子这般对待丫头的确是十分无卝耻,于是乎,鬼魅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搅黄了这场婚事。


答应了焱和邪月会救一救胡列娜,鬼魅在心里开始盘算起来了。


先是去找了月关说明此事,怎知月关有些吃惊于你竟然才开始想办法。


鬼魅一愣,看了看跟在月关身后的邹吾兽。


“这是同佘龙借来的。”月关揽上鬼魅的肩膀,“那金雁宗,门法奇特,厉害的是速度,到时候骑上这东西,不愁他们追得上我们。”


鬼魅有点蒙,问道:“你怎么计划的?”


月关歪头想了想,“没怎么计划,到时候直接把娜娜硬抢回来便是了。”


鬼魅咬了咬后槽牙,果然,一挨着胡列娜的事,这位的脑子也是不转的。


“我们还需······从长计议。”鬼魅万分诚恳地看着月关,一手拉着月关,一手牵过邹吾,闪身溜进了后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涧吹过的水汽带着青草的香味送来阵阵凉意,鬼魅蹲在河边的石头上,仰头看着月关,“你明白了吗?”


月关思考了半晌,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是我冒失了。”


闻言,鬼魅松了口气。


“你听佘龙和刺豚说,除了千钧和降龙那两个老家伙,还会有四位长老殿的封号斗罗前去?”


月关点了点头,“不错,所以你的计划便是在迎亲的半路上将人给截回来?”这不和自己的法子差不多吗。


“是这样安排,万不能等到了金雁宗再抢人,最好的地点就是天斗帝卝国与武魂城相接的通卝天堑。”鬼魅拿着一支树枝在地上画了几道,“这里易攻难守,也是途径金雁宗的唯一官路,到时候既可以隐匿你我的身份,也可以不暴卝露我们的行踪。”


“把人接回来之后呢?”月关有些担心地说道:“我们总不能将丫头藏一辈子吧。”


“那不能够,教卝皇快要出关了。”鬼魅笑了笑,拍拍月关的肩膀,“教卝皇冕下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还有教卝皇殿的几位长老也是反卝对,认为这般做法无异于与虎谋皮,终不是长久之计,只要能等到教卝皇出关,一切都好说。就算那小子是真心对娜娜,那也得丫头她自己同意了才是。”


月关看着一脸认真的鬼魅,笑道:“你对那金砚之的态度转变的倒是快啊,堂堂一少宗主,上赶着给你当孙卝子,前些天你还怎么说娜娜来着的?嗯?”


鬼魅咧嘴一笑,“那还不是年少轻狂不懂事。”


“哈,老不卝要卝脸的还年少轻狂?那小子死缠烂打多少年,要不是······唔······你······”


鬼魅看着月关喋喋不休的开始了长篇大论翻旧账,欺身吻住了对方的唇。


让伴侣闭嘴的最好方式就是吻他。——《鬼魅恋爱手册》


知识诚不我欺。




半月后,武魂城张灯结彩,十里红妆铺到了城外,金雁宗三十二匹墨玉麒麟在距离武魂城三十里的通卝天堑拉开架势准备迎亲,一身红衣的金砚之脚踏黑凤凰站在最前面好不威风。


白天,一车接一车的彩礼源源不断的送进武魂城,直到半下午才消停。


真他卝妈土豪。


鬼魅和月关看了一眼天色,随后对视了一眼。


呵,新卝婚快乐。


待到武魂殿的车马行至通卝天堑,只见那黑凤凰仰天长啸一声,驮着金砚之就向中间的马车飞去。


金砚之从空中一跃而下,拉开车门。


半晌,一只苍白僵硬的手从车内伸了出来搭在金砚之手上。


“小娜,你放心,我会待你好的。”金砚之一把拉过胡列娜的手腕,将她打横抱在怀里,“求你,别拒绝我。”


胡列娜口不能言,一双通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这种亲卝密的姿卝势除了哥卝哥没人敢这样抱她,金砚之温热的手揽在她腰上让胡列娜胃里一阵犯恶心,恨不得生撕了这人。


就在这时,一道夹杂着魂力的爆喝在金砚之耳边炸开。


“金砚之!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你跟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完蛋。


鬼魅和月关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暗道了一句。


全场一片哗然。


“我焱!今天就算是死······”


这臭小子又搞什么?隐在暗处的鬼魅和月关愣在原地,看着化成一串红光的焱一路打卝倒了十几个金雁宗的护卫,“就算拼上命······!”


紧接着,金雁宗的随行侍卫全部都朝他扑了过去,追着焱上下翻飞,一头红毛十分夺目。


武魂殿的人没有动作,鬼魅和月关傻了,金砚之也傻了,只是本能地把胡列娜抱紧了跃上黑凤凰,“焱兄这是什么意思?”


焱没有理他,“邪月!你快点搞!”


鬼魅一皱眉,突然有所感应一般,抬头看向站在金砚之身后的贴身侍卫,只见那侍卫突然祭出两把月刃开了武魂真身向金砚之腰侧砍去。


金砚之侧身一闪,留出空门让扮成侍卫的邪月钻了空子,刹那间,邪月回手向金砚之门面甩出月刃,趁他下腰躲避时一把将胡列娜抱在怀里,旋即飞身落在对面的悬崖上。


“呵,强取豪夺倒还真是符合你们金雁宗的行卝事风格。”邪月抱着胡列娜立在崖边,低头俯视着面色铁青的金砚之。


“邪月兄,只要你将小娜还来,我以金雁宗少宗主的名义担保,婚礼过后你便是我金雁宗的坐上名誉长老,如何?”


闻言,邪月感觉到怀里的胡列娜全身绷紧了,心中怒火怎么也压不下去,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免了。你与我妹妹的婚事,就到此为止吧。”


言毕,看也不看众人,转身向着武魂殿的方向掠去。


“给我拦住他!”


各路魂师施展身形追了上去,徒留一众看戏看得正欢的武魂殿侍卫不知所措。


“都愣着干什么?”降龙斗罗面色也有些难看,“拦住邪月那小子。”


说罢,也催动魂力装模作样的撵了上去。


鬼魅同月关回神,哭笑不得的对视了一眼,默默地在心里将这俩二货赞了一句。


旋即,放出邹吾兽踏破虚空追上了邪月和焱。


经过这么一搅和,太阳落了山,一牙弯月被众星捧在天边缓缓地亮了起来。


邹吾兽撒开四蹄现了原身,载着五人一路疾驰,任凭身后的金雁宗弟卝子怎么也追不上来。


月关从魂导器中取出一瓶混着药香的汤汁子,托着胡列娜后脑尽数灌进了她嘴里,不一会,胡列娜苍白的四肢恢复了红卝润,眼神清明了些许,伏卝在邪月怀里喘着气。


焱见状,连忙递上了一件披风将胡列娜裹了起来,一路的奔袭,那件火红的嫁衣被劲风吹得七扭八歪的挂在胡列娜身上。


缓了一会儿,胡列娜看着身后追得呜呜喳喳的金雁宗弟卝子和半追不追的武魂殿侍卫,懵了一瞬,扭头问邪月:“我们回武魂殿吗?”


立在邹吾兽肩甲处的鬼魅回头冲胡列娜眨了眨眼,咧嘴一笑道:“我们去追星星。”


载着他们的巨兽欢快的摇了摇尾巴,猫儿一样的胡须耸了两下,尖锐的爪子踏在虚空之上,撕卝开白云与弯月,无视时空的禁忌,自卝由的奔跑在最轻快的晚风中。


鬼魅望向身后还在紧追不舍的众人,突然有了一种重燃热血的澎湃之情,那种感觉就像年轻时的自己在潇洒过后爽利的大笑。


回想当年,自己和月关也是像如今这般被人撵的在云头树梢乱窜,那时自己还能抹一把脸上的血水冲追在身后的杂碎们吼一句——想杀爷,你们还早了个万儿八千年!


“鬼魅!月关!别以为借了佘龙的邹吾我们就认不出你俩了!”千钧几个飞跃,差点薅到邹吾兽尾巴上的毛,“你们两个老家伙带着兔崽子们截胡,要不要老脸!”


被打断了回忆的鬼魅啧了一声,身形一闪出现在坐在后面的月关身边,冲着千钧喊道:“老卝子不卝要卝脸是一天两天了吗?”


“我呸!”一旁的降龙啐了一口,“这婚事是二供奉点了头的,你就不怕被金鳄削了你的长老之位!”


“哈!”鬼魅笑得张卝狂,“我只知道,圣女不愿嫁给那金砚之,二供奉这傀儡咒用的倒是高明。”


“鬼斗罗此言差矣!”金砚之现了武魂真身融入巨大的碎空金雁之中,催动魂力赶上了邹吾兽,“我待小娜真心实意,天地可鉴,您又怎知我们不可能相恋?”


鬼斗罗眉头一皱。


“说话就说话,你靠这么近干什么?”一口一个小娜叫得亲卝热,比娜娜长了十几岁也好意思提亲,好不卝要卝脸!


焱现在看到这只老雁子就心里泛火,拍了拍身下的邹吾,让它再跑快点。


难得出来撒欢的大猫听话的往前猛窜了一阵,给正在思考怎么教这小子做人的鬼魅闪了个趔趄,差点扭了老腰。


一边看骂架看得正爽的月关眼疾手快地捞了一把鬼魅的腰带。


鬼魅站稳后反手把月关搂在怀里,月关一惊,推了一把,没推动。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鬼魅看着一脸不甘的金砚之,突然扭过月关的下巴,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月关给他亲傻了,看着突然抽风的鬼魅张着嘴半天没有说话。


一旁的三只小卝鬼扭了头默念了几句非礼勿视,追在屁卝股后面的降龙和千钧也是汗颜,默默地落后了一段距离,不想被间接性蛇精的鬼魅闪瞎了眼。


金砚之面色先是一红,望着站在巨兽背上迎风而立的鬼魅,银白的月光打在他漆黑的铠甲上,冷峻的面容上是自己所不能及的岁月礼赞。


恍然间,透过鬼魅的眼眸金砚之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站在他身边的月关为鬼魅照亮了一方灯火,暖橘的色调没有被清冷的月光夺去了颜色,温暖的色调映着鬼魅的眉眼,低头对望的刹那,迸出了太阳般的光芒。


他明白了,也许这就是鬼魅能洞悉他与胡列娜之间纠缠了十几年情爱的关键吧。


若是真爱,那绝对会是一个能和对方肩并肩,站在无数凌厉风霜间,依旧可以不离不弃,一同面对和承担人生所有悲喜的人。


就像鬼、菊两位封号斗罗,相伴相知六十余载,这斗罗大卝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若要一个人,必定是全心全意的归他们所有,他们不需要一个能够操纵自己生死的伴侣,也不需要一个随手就能决定自己生死荣辱的情人。这是帝王对宠妃的宠爱,而不是一个男人和他的伴侣平等的相知相伴。


他们从来不相信所谓的爱能够维持一生,能够维持一生而如磐石般的情感,必定是建立在爱人与同伴知己两重关系之上。


鬼魅与月关谁也离不开谁,只因为他和他都明白,除了对方,这个世界上没有更了解自己的人,太过相似的人总会有一些尖利的刺会在彼此身上留下痕迹,割破肌肤,流卝出鲜血来,在对方的肌肤上恣卝意的交融,流淌出华美的鲜红刻痕。


就是这样的彼此骨血相溶,才让他的眼里永远只能容得下他,他的心也只能为他打开。


金砚之自嘲地笑了笑,慢慢地停下了身形,抬了抬手示意不必再追了。


说到底,是自己狭隘了,竟将情爱想得如此简单。


见状,鬼魅也拍了拍邹吾的后腿,大猫十分听话的一甩尾巴,就这般定定的停在半空中,扭着脑袋好奇地往身后瞅。


“鬼斗罗说的是,是在下唐突了。”金砚之笑得苦涩,“许是唯有您与菊斗罗这般的之死靡他才能配得上圣女罢。”


寂静的夜里偶尔响起两声虫鸣,归家的白鸮轻拍羽翼,凉爽的晚风平静了众人心中的躁动。


胡列娜被焱搀扶着走到月关身边,说道:“事已至此,还望少宗主不要介怀。”


金砚之看着面色稍显苍白的女子,眼中情绪似海般翻涌,半晌,他闭了闭眼,哽咽道:“你万不该,落在我心上,又距我千里。”


胡列娜默了一默,回想起以往种种,若是自己将此事放在心上一刻,也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年轻的圣女看了看身边的月关和鬼魅,这件事关联了太多的人,且不说武魂帝卝国与金雁宗的关系日后会如何,就连一直将自己护在羽翼下的爷爷们也恐会被牵连。


感受到胡列娜的目光,月关理了理少卝女被风吹乱的头发,轻轻摇了摇头。


见状,胡列娜红了眼眶,许是自己太过任性,每当有难事,就理所应当的去麻烦他们,而堂堂武魂殿长老,也是不计后果的帮衬着自己。


教卝皇冕下闭关,管理帝卝国的担子就落在了自己的肩上,鬼魅和月关在内为她立威,在外为她撑场,不论任何,他们总是像最坚卝实的后盾一样站在自己身后,今天违卝抗了二供奉的命令,明天又会如何?


胡列娜不敢想了,她握紧了颤卝抖的手,看着对面的金砚之,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道:“我们······”


“我会向武魂殿说明,是在下才疏学浅,自认配不上武魂殿圣女。”金砚之打断了胡列娜将要说出口的妥协,不论如何,自己终是舍不得让她忧心。


“抱歉。”


金砚之摇了摇头,笑得有些落寞,“我会向父亲禀明,今日之事,就权当未曾发生过。”


闻言,鬼魅点了点头,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失一宗之范。


夜已过半,风吹散了飘在天边的云,弯月慵懒的卧在山巅之上,洒下一片光芒点缀翠墨林海。


邹吾兽悠闲的载着众人在空中漫步,向着武魂城的方向奔去。


寂静的城市笼罩在夜幕之下,漆黑的街头巷陌能看见亮起的灯盏。


月关望向他与鬼魅的府邸,问道:“走之前,你留了灯?”


闻言,鬼魅侧过身,点了点头。


月关笑了笑,“大白天的,你开什么灯。”


鬼魅揽上月关的肩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今天可算尽兴?”


“这又不是游戏,有什么尽兴不尽兴的。”月关疑惑道:“倒是你,老不卝要卝脸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发什么疯。”


鬼魅咧嘴一笑,“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怎么会?”焱出声道:“鬼爷爷今年也不过古稀,怎么会老?”


坐在前头的胡列娜和邪月也是笑着附和着。


看着面前朝气蓬勃的少年,鬼魅一个爆栗敲在焱脑袋上,“兔崽子的计划真是烂到一定程度,要不是我和月关摆平烂摊子,你们就等着被绑回去面壁吧······”


身下的邹吾昂起毛卝茸卝茸的大脑袋,仰天长啸一声,凌厉的兽吼被风带向远处的深林,唤卝起片片惊鸿,天边隐隐泛起了鱼肚白,熹微的晨光羞涩地爬上了山头,将温暖照耀在十里红妆的武魂城。


飘扬的红绸子招摇的在风中舞蹈,带着一丝丝嘲讽诉说着昨夜的惊奇。


鬼魅抬手指向武魂城那边的天空,月关抬眼顺着他的手望向远方。


“是北极星吗?”


鬼魅点点头,“带你去追星星。”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