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焱爷

41浏览    12参与
焱情

2020.4.4

默哀·扫墓·踏青

2020年春节,本该是全国上下欢庆之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之化为虚有,医院不断接收着发热病人,有些人确认无事,而有些人为疑似病例,更有些人为确诊病例。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多数人宅在家里,可是,还有那些人,为了我们而奋斗在一线,救治病人,整天在医院,甚至远离了自己的家人,那些奋斗在前线的白衣天使们,他们为了国家,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

可是他们毫无怨言,一袭白衣……

2020.4.4上午十点整,时长三分钟的警报拉响,全国默哀……


深切哀悼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深切哀悼抗疫烈士和逝...

默哀·扫墓·踏青

2020年春节,本该是全国上下欢庆之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之化为虚有,医院不断接收着发热病人,有些人确认无事,而有些人为疑似病例,更有些人为确诊病例。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多数人宅在家里,可是,还有那些人,为了我们而奋斗在一线,救治病人,整天在医院,甚至远离了自己的家人,那些奋斗在前线的白衣天使们,他们为了国家,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

可是他们毫无怨言,一袭白衣……

2020.4.4上午十点整,时长三分钟的警报拉响,全国默哀……


深切哀悼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深切哀悼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进发,愿祖国昌盛……


缅怀逝者,致敬英雄。

不忘记每一个因疫情逝去的人。

以国家记忆铭刻疫情留下的痛与思。

英雄们一路走好

谢谢你们为我们负重前行!逝者安息

向逝去的同胞告别,向一直奋战在一线的同胞致敬。 

Remember the dead and pay tribute to the heroes.

Don't forget everyone who died because of the epidemic.

Engraving the pain and thoughts left by the epidemic with national memory.

The heroes go all the way

Thank you for moving forward with us! Rest in peace

Farewell to those who have died, and pay tribute to those who have been fighting on the front lines.


2月12日 陈健

 

陈建,年仅26岁,云南昭通彝良县村医,2月12日,在下乡对居家对象进行体温测量途中发生交通事故

🕯️2月13日 许德甫

 

许德甫,59岁,鄂州市中医院明塘分院前院长,感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13日去世。

🕯️2月13日 李谦

 

李谦,长春市南关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李谦,牺牲在工作岗位上。本将于11月退休,突发心脏病。

🕯️2月14日 柳帆

 

柳帆,59岁,武汉市武昌医院注射室护士,因感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14日18时30分,抢救无效逝世。她的父亲、弟弟也先后因为新冠肺炎去世。

🕯️2月15日 左汉文

 

左汉文,46岁,湖北随州广水市太平镇群联村卫生室村医,2月15日,突发心脏病,战疫牺牲。

🕯️2月18日 刘智明

 

刘智明,51岁,武汉市武昌区医院医院院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也是此次疫情中第一个感染肺炎去世的院长

🕯️2月18日 董李会

 

董李会,40岁,湖北荆州荆州区城南高新园卫健办主任,2020年2月18日,急性心力衰竭,牺牲!

🕯️2月20日 彭银华

 

彭银华,29岁,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医师,2020年2月22日逝世。若不是这场疫情,他本打算正月初八举办婚礼,推迟的这场婚礼再也无法举行了。

🕯️2月20日 吴忠泽

 

吴忠泽,50岁,武汉天安医院检部主任,在抗疫工作中脑出血,于2020年2月20日不幸去世。

🕯️2月22日 朱峥嵘

 

朱峥嵘,江苏启东市南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病房组长,连续20多天的高强度工作,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 2月22日傍晚6时 ,抢救无效离世,年仅48岁。

🕯️2月22日 夏思思

 

夏思思,29岁,武汉协和江北医院/蔡甸区人民医院,在救治病患过程中不幸感染,1月19日开始发高烧,于2020年2月23日病逝。

🕯️2月23日 杜显圣

 

杜显圣,55岁,海南省琼中阳江农场医院医师,1月18号在工作过程中开始发热,咳嗽,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23日12时心脏骤停。

🕯️2月23日 黄文军

 

黄文军,42岁,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于2020年2月23日逝世。他曾在1月24日写下请战书“岂因祸福避趋之”,主动申请去隔离病房。

🕯️2月28日 钟进杏

 

钟进杏,32岁,广西贺州市八步区灵峰镇卫生院副院长,2月28日,因日夜奋战在抗疫一线,劳累过度猝死在卫生院宿舍,因公殉职。

江学庆,55岁,武汉市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科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被感染,3月1日,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在刚刚过去的几周,中国医疗界的天空飘荡着着秋风与苦雨,充满着悲情与大义。没有人生而勇敢,他们只是选择了无畏向前!前方是病毒,后方是家人、朋友和其他人民。他们勇敢地挡在在病毒的前面,只为保护更多的我们。


永记英雄!

焱情

读不懂的心

独自一人的夜……

只剩孤独……

——题记

夜深了,窗外只留下一层黑布,独自一人……

伸手,漆黑的夜,只身一人,倚靠床前。月光斜斜的撒下,环绕在她的四周。她抬头凝望,却不见眼神的光彩。她的手臂紧紧勒住双腿,抬起的头又深深地埋了下去……

——

“碰——”风顺着关门的轨迹将门关起。

“关什么门?!关这么大声干什么?!给我开着!”女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的是“哐”开门的声音。“你说说,你关什么门?有什么我不能看?说!”

她一下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着,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给我说话!”女子的音调逐渐提高。

“嗯。”她依然只是静静地坐着……

她麻木着。

女人还在骂骂咧咧...

独自一人的夜……

只剩孤独……

——题记

夜深了,窗外只留下一层黑布,独自一人……

伸手,漆黑的夜,只身一人,倚靠床前。月光斜斜的撒下,环绕在她的四周。她抬头凝望,却不见眼神的光彩。她的手臂紧紧勒住双腿,抬起的头又深深地埋了下去……

——

“碰——”风顺着关门的轨迹将门关起。

“关什么门?!关这么大声干什么?!给我开着!”女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的是“哐”开门的声音。“你说说,你关什么门?有什么我不能看?说!”

她一下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着,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给我说话!”女子的音调逐渐提高。

“嗯。”她依然只是静静地坐着……

她麻木着。

女人还在骂骂咧咧地说着骂着。

“啪——”“呆坐着干啥呢?tm听到我说的了吗?啊?!”

清晰的巴掌印逐渐在她的脸上浮现,但她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样,双眼无神……



……


终于,女人停了下来。

“碰——”门被带上了。

她的嘴角艰难的扯出了一个讽刺自嘲的笑,很淡很淡……

她好像好久都没有笑过来……

假笑也没有……

……

是不是,人死了,就好了呢……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都不用烦了……多好……

她想。

她轻轻推开窗子,爬上。

风呼呼的吹着,刮在她的脸上……


……


“不要!下来啊,你下来啊!女儿你下来吧……”

女人的喊叫声……

她没有回头……

……


当一个人的心,被你彻底伤害,彻彻底底的死心后,又怎么会,因为你的几声撕心裂肺,而回头……早已死心了啊,哪儿还有心呢……


——焱裔琅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焱情

梦……【三】

“看来,收了这个徒弟还是收对了……”纪御沧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轻声说……

“姐,你和师傅……”

……


[二]

“姐,你和师傅的相处模式,好有意思……”景彧的眼睛里划过一道黯然的光。很快,很急……

戚菅伶转脸撇了景彧一眼,轻笑:“是啊,我和师傅,就像是亲人一样……”戚菅伶的手抚上景彧的脑袋,“以后啊,我们也会像亲人一样的。”

“嗯,好。”

……(爷想就这么结束一章……)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看来,收了这个徒弟还是收对了……”纪御沧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轻声说……

“姐,你和师傅……”

……


[二]

“姐,你和师傅的相处模式,好有意思……”景彧的眼睛里划过一道黯然的光。很快,很急……

戚菅伶转脸撇了景彧一眼,轻笑:“是啊,我和师傅,就像是亲人一样……”戚菅伶的手抚上景彧的脑袋,“以后啊,我们也会像亲人一样的。”

“嗯,好。”

……(爷想就这么结束一章……)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当然不可能啦,咱继续,这只是分割线。)

“到了。”戚菅伶推开门,“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联系我或者师傅——师傅应该把电话都给你了吧。”

“嗯,给了的。”景彧抬头笑,眼里好像有星星在闪烁。

“嗯,好,有事直接打电话。”戚菅伶顿了顿,“我一般不住这里有啥需要就先跟师傅说,也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过有的时候我不一定会接电话。”

“好嘞姐。”

“嗯,那我就先走了。”戚菅伶揉了揉景彧的头发,淡淡地笑着。

……

“老头儿,我先回学校了,可别欺负小彧彧——”

“行行行,不欺负不欺负行了吧。”纪御沧撇了撇嘴,委委屈屈的样子。

“师傅你别演了,都看腻了。”戚菅伶无奈。

“行行行,你赶紧走吧,真的是……唉”

……


就这样吧,草率。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焱情

回忆,有时也会是愉快的……

雨……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雨淅淅沥沥的淋着,天,暗着……

阿玖侧坐在阳台,抬眼仰望着天空,背倚着瓦砖……
[图片]她的思绪逐渐飘远,飘到了那个两年前同样小雨连绵的日子……

“阿溱。”

“我在。”

“阿溱。”

“我在。”

“阿溱。”

“我在。”

……

就这样一喊一答,不厌其烦……

“阿玖,你看。”

“嗯?”

“看桃花,在雨里的它们依然绽放,不是吗?”阿溱眼里噙着笑。

“是啊,依然一朵挨着一朵……”

“对,以后,我也这么陪着你,好吗——”阿溱微微低下头,柔和的看着阿玖。

阿玖轻笑:“好啊。”

两人坐在窗边,阿玖轻倚在阿溱的...

回忆,有时也会是愉快的……

雨……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雨淅淅沥沥的淋着,天,暗着……

阿玖侧坐在阳台,抬眼仰望着天空,背倚着瓦砖……
她的思绪逐渐飘远,飘到了那个两年前同样小雨连绵的日子……

“阿溱。”

“我在。”

“阿溱。”

“我在。”

“阿溱。”

“我在。”

……

就这样一喊一答,不厌其烦……

“阿玖,你看。”

“嗯?”

“看桃花,在雨里的它们依然绽放,不是吗?”阿溱眼里噙着笑。

“是啊,依然一朵挨着一朵……”

“对,以后,我也这么陪着你,好吗——”阿溱微微低下头,柔和的看着阿玖。

阿玖轻笑:“好啊。”

两人坐在窗边,阿玖轻倚在阿溱的肩上,合着眼。阿溱的手拂过阿玖的柔发,亲吻着她的眉间……

……

两年后,一切,都变了……

阿玖依然是那个阿玖,阿溱身边的人,却不在是阿玖了……

阿玖在笔记本上写道:
……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前五个来的小朋友有福利哦,还有一个(^_−)嘘,别让你们情哥知道(^_−)]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焱情

故乡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游子在外,思乡情不断。

又是一年春……

他转身,遥望故乡。

入目,苍凉。

山峦连绵起伏,虽多,却荒……

早已不见原先的百花齐放,绿草茵茵。

河流干涸,荒无人烟。

遥忆当年,也曾有“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的景象。

如今,却早已不再……

他的背依然挺立,双手背后,长褂随风轻扬,双眼空洞无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條然,晶莹滑落……

——焱裔琅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前五个来的小朋友有福利哦(^_−)嘘,别让你们情哥知道(^_−)]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游子在外,思乡情不断。

又是一年春……

他转身,遥望故乡。

入目,苍凉。

山峦连绵起伏,虽多,却荒……

早已不见原先的百花齐放,绿草茵茵。

河流干涸,荒无人烟。

遥忆当年,也曾有“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的景象。

如今,却早已不再……

他的背依然挺立,双手背后,长褂随风轻扬,双眼空洞无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條然,晶莹滑落……

——焱裔琅


欢迎进群来玩:980426381(群号)

[前五个来的小朋友有福利哦(^_−)嘘,别让你们情哥知道(^_−)]

小朋友看完记得评论呀,新人宝贝如果喜欢记得加关注!棒!!!


还有,宝贝们记住,如果关注到15我就继续更长篇呀!- ̗̀(๑ᵔ⌔ᵔ๑)

焱情

一个小小的改动

啊……是这样的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别问我是什么原因


 我跟你们的焱爷改笔名了←_←

(老福特用户名:情殇lostoflove.

这个就不改了:P


笔名:

焱爷:焱裔琅

我:夏莫殇覃(qín)陵

是覃~这个字在这里念qín。qín,qín知道了吗??


相应文章合集上面的的已经修改好了

合集标签什么的以后更文还是跟原来一样,如下:


★看好合集和标签

合集 【愿杂念忆】、救赎,标签前两个是“淮北” “情哥”

——这个是我写的


合集 【愫桦茸情】、梦……...

啊……是这样的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别问我是什么原因


 我跟你们的焱爷改笔名了←_←

(老福特用户名:情殇lostoflove.

这个就不改了:P


笔名:

焱爷:焱裔琅

我:夏莫殇覃(qín)陵

是覃~这个字在这里念qín。qín,qín知道了吗??


相应文章合集上面的的已经修改好了

合集标签什么的以后更文还是跟原来一样,如下:


★看好合集和标签

合集 【愿杂念忆】、救赎,标签前两个是“淮北” “情哥”

——这个是我写的


合集 【愫桦茸情】、梦……,标签前两个是“江苏”“焱爷”

——这个焱爷写的


害,就这样子吧

emmm麻烦了打扰了(•̩̩̩̩_•̩̩̩̩)

焱情

梦……【二】

“比你小一岁。”

“小弟弟呀——”戚菅伶眉间染上了几分兴致。

……


[一]

“那我,倒不如认个弟好了,”戚菅伶笑,“来,叫声姐姐,以后我罩着。”戚菅伶手指轻挑起景彧的下巴,眉宇间含着几分笑意。

“小菅伶,别闹。彧儿还小,别带坏了。”纪御沧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出声。

“啧,行。”

戚菅伶叹了句,“不过我澄清一下撒老头儿,我从来不会把人带坏,如果他们本该是是这个性子,我只是帮助他们,释放天性而已;若他们没有这样的性子,我自然不会理会。”

戚菅伶摆了摆手:“你可别在小彧彧面前抹黑我。”

“行,你没有。”纪御沧自知说不过她,也挺无奈。

“小彧彧,我这个姐,你认不认?”戚菅伶转向景...

“比你小一岁。”

“小弟弟呀——”戚菅伶眉间染上了几分兴致。

……


[一]

“那我,倒不如认个弟好了,”戚菅伶笑,“来,叫声姐姐,以后我罩着。”戚菅伶手指轻挑起景彧的下巴,眉宇间含着几分笑意。

“小菅伶,别闹。彧儿还小,别带坏了。”纪御沧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出声。

“啧,行。”

戚菅伶叹了句,“不过我澄清一下撒老头儿,我从来不会把人带坏,如果他们本该是是这个性子,我只是帮助他们,释放天性而已;若他们没有这样的性子,我自然不会理会。”

戚菅伶摆了摆手:“你可别在小彧彧面前抹黑我。”

“行,你没有。”纪御沧自知说不过她,也挺无奈。

“小彧彧,我这个姐,你认不认?”戚菅伶转向景彧。

不知道为什么,戚菅伶在见到景彧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个人,自己对他好像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景彧稍稍愣住了,歪了歪脑袋,眨巴眨巴眼睛,没说话。

戚菅伶见他不说话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我也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姐姐。”

轻声软糯的声音让戚菅伶停下了刚刚迈出一半的步子。“你,叫我什么!?”戚菅伶有些发愣。她的那颗平时冷淡的心,好像突然一下子热乎起来了。

“姐。”景彧又叫了一声。

戚菅伶突然轻声笑了:“嗯,弟弟乖。老头儿,以后小彧彧可就我罩着了,别欺负他啊。”

“得得得,行。不欺负不欺负。”纪御沧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本来就是想找来欺负的,结果被你罩去了……”

“嗯?”戚菅伶瞥了一眼纪御沧。

“没没没没什么。”纪御沧连忙摆手。

“走了小彧彧,带你去你住的地方。”“来嘞姐。”

戚菅伶轻轻扬了扬嘴角。

“看来,收了这个徒弟还是收对了……”纪御沧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轻声说……

“姐,你和师傅……”

……

——焱裔琅


来来来,猜猜看,景彧小宝贝想问什么呢

(看完文的宝贝们一定要记得评论哦,留下足迹,与我和小情情一起成长呀!!)

焱情

梦……【一】

简介

姐弟,其实可以不是亲姐弟……

有想法,有热血,弟控,姐控……

明明不是亲姐弟,却可以和亲姐弟一样,一起奋战,一起实现梦想……


序(初遇):

微弱的光线照进窗子,戚菅(jiān)伶懒懒散散地走到窗前,眼角藏着许些张狂,轻眯,伸了伸懒腰,喃喃道:“又是一天了啊……今天,会怎样呢……”

戚菅伶一手抄起书包,一手拎着早餐袋,扬起手招招:“走了啊。”

“路上慢点儿!”

“晓得——”

“老头儿。”戚菅伶不同在旁人面前,倒是有些低眉顺眼的样子。

“你小子来了啊。”纪老调侃,“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事儿。”纪老轻拍脑门儿,“来来来,小家伙过来,这是我一不管事儿的大徒儿,戚菅伶。...


简介

姐弟,其实可以不是亲姐弟……

有想法,有热血,弟控,姐控……

明明不是亲姐弟,却可以和亲姐弟一样,一起奋战,一起实现梦想……


序(初遇):

微弱的光线照进窗子,戚菅(jiān)伶懒懒散散地走到窗前,眼角藏着许些张狂,轻眯,伸了伸懒腰,喃喃道:“又是一天了啊……今天,会怎样呢……”

戚菅伶一手抄起书包,一手拎着早餐袋,扬起手招招:“走了啊。”

“路上慢点儿!”

“晓得——”

“老头儿。”戚菅伶不同在旁人面前,倒是有些低眉顺眼的样子。

“你小子来了啊。”纪老调侃,“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事儿。”纪老轻拍脑门儿,“来来来,小家伙过来,这是我一不管事儿的大徒儿,戚菅伶。这是我刚收的小徒儿,景彧(yù)。”

“多大?”戚菅伶挑眉。

要知道,让纪老收徒,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比你小一岁。”

“小弟弟呀——”戚菅伶眉间染上了几分兴致。

……

——焱裔琅

焱情

为什么

五岁,七岁


樱花树下,微风轻拂。

“阿漾阿漾,你看这樱花好不好看?”清脆稚嫩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

“嗯,好看。就像阿喑你一样。”顺着话音,邵昀漾笑答,虽充满稚气,却让人感到安心。

褚泠喑在前面蹦蹦跳跳,邵昀漾紧跟着,一前一后,一高一矮,沿着夕阳洒落,伴着褚泠喑银铃般的笑……


十五岁,十七岁


依旧是那年樱花树下,依旧是那样的傍晚时分,两个人,早已长大。

“阿漾哥,这樱花好吗?”

“嗯,好看。”

熟悉的桥段,当年的稚气却以不在。女孩及肩的发丝,顺着柔风,轻轻地划过。男孩轻抬手,捋去遮住女孩眼角的发丝……

“待你长发及腰,我便娶你为妻……


二十岁,二十二岁...


五岁,七岁


樱花树下,微风轻拂。

“阿漾阿漾,你看这樱花好不好看?”清脆稚嫩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

“嗯,好看。就像阿喑你一样。”顺着话音,邵昀漾笑答,虽充满稚气,却让人感到安心。

褚泠喑在前面蹦蹦跳跳,邵昀漾紧跟着,一前一后,一高一矮,沿着夕阳洒落,伴着褚泠喑银铃般的笑……


十五岁,十七岁


依旧是那年樱花树下,依旧是那样的傍晚时分,两个人,早已长大。

“阿漾哥,这樱花好吗?”

“嗯,好看。”

熟悉的桥段,当年的稚气却以不在。女孩及肩的发丝,顺着柔风,轻轻地划过。男孩轻抬手,捋去遮住女孩眼角的发丝……

“待你长发及腰,我便娶你为妻……


二十岁,二十二岁


樱花不再,两人相隔。

“阿漾,当年的樱花树下,你,还记得吗……应该……不会了吧……”五年的时光流逝,二人不曾相见……

“阿喑,当年之语,并非玩笑,可……”

五年之时两人相隔之短,却从未相见。思念成疾,一病不起……


二十五岁


男子年少有为,返回樱花树下,却女子不再,只得阿喑已病故……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当年约定好了,你却先我一步……”

殊不知,一年前“阿漾,我终究是等不到你既然无法做到,为什么,为什么当年许下如此之愿……”

……

是,为什么呢……

——焱裔琅


焱情

亲爱的小朋友们,爷先来吱个声咯,咱晚上11点半,不见不散!!!

亲爱的小朋友们,爷先来吱个声咯,咱晚上11点半,不见不散!!!

焱情

真·置顶(解释怎么更文的)

咳,我来说明一下我是怎么更新的=_=


★看好合集和标签:P


合集【愿杂念忆】、救赎,

★标签前两个是“淮北”“情哥”

——这个是我写的


合集【愫桦茸情】、梦……,

★标签前两个是“江苏”“焱爷”

——这个是我朋友写的


她因为众多原因不能登录帐号,所以就由我来替她发。全是经过她本人同意的~


啦啦啦啦~就是这个样子。麻烦大家啦


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们会加油的

大家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咳,我来说明一下我是怎么更新的=_=


★看好合集和标签:P


合集【愿杂念忆】、救赎,

★标签前两个是“淮北”“情哥”

——这个是我写的


合集【愫桦茸情】、梦……,

★标签前两个是“江苏”“焱爷”

——这个是我朋友写的


她因为众多原因不能登录帐号,所以就由我来替她发。全是经过她本人同意的~


啦啦啦啦~就是这个样子。麻烦大家啦


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们会加油的

大家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焱情

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嗯,你们好。(被迫写简介)

焱裔琅,我这里笔名。(文章后都会带)

重点:记得叫我焱爷

学生,更新不定,禁催更(其实你催了只会石沉大海)

风格不定,可能丧,可能乐,可能沙雕……

嗯,你们好。(被迫写简介)

焱裔琅,我这里笔名。(文章后都会带)

重点:记得叫我焱爷

学生,更新不定,禁催更(其实你催了只会石沉大海)

风格不定,可能丧,可能乐,可能沙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