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炼狱

23851浏览    5159参与
啥都不会的桃子🍑

当你生病还依旧出任务

结果被他们发现了的故事


完咯完咯翻车咯


炭/善/猪/富/炼


(为了戏剧性一点,我决定。。。)

(病的都不一样!)【快夸我!】


炭  (胃病)


“嘶。。。”这在和炭治郎执行任务的你突然开始腹痛起来,你知道刚才狂吃冰月饼,冰的糯米团。


你的报应来了。


“啊!!”反倒是站在一旁的炭治郎突然惊呼一声。你不知所以得看向他。


“oo酱最近胃病犯了对不对?那刚才还死命往嘴里塞冰点,你是不想要命了嘛!!”


你心里暗想【完蛋,炭治郎生气了。】


“炭治郎,我。。。”


“oo酱坐好了别动!”炭...



结果被他们发现了的故事


完咯完咯翻车咯



炭/善/猪/富/炼



(为了戏剧性一点,我决定。。。)

(病的都不一样!)【快夸我!】





炭  (胃病)



“嘶。。。”这在和炭治郎执行任务的你突然开始腹痛起来,你知道刚才狂吃冰月饼,冰的糯米团。



你的报应来了。


“啊!!”反倒是站在一旁的炭治郎突然惊呼一声。你不知所以得看向他。


“oo酱最近胃病犯了对不对?那刚才还死命往嘴里塞冰点,你是不想要命了嘛!!”


你心里暗想【完蛋,炭治郎生气了。】


“炭治郎,我。。。”


“oo酱坐好了别动!”炭治郎义正言辞的开口。


他将热乎乎的手放到你的肚子上,然后轻轻揉了揉,你也看到他的耳尖瞬间红了起来。


揉了一会,你滴肚子就不疼了。


“真是的,以后不要再这样了。”炭治郎又变回了原来温柔的样子,只不过。。。



脸,红透了。







善   (嗓子痛)


你今天喝善逸单独去出任务,你就听着善逸在旁边叽里呱啦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你因为嗓子痛,只得一直点头,然后微笑。



终于,盲生发现了华点。



“oo酱,你怎么了怎么不讲话啊?”



你只好用手比划半天才传达过去——


“哦是这样啊,嗓子痛。。。嗯。。”



善逸思考了一会,突然玩性大发。


他又开始跟你聊其他许多的话题,没有察觉要素的你还是依旧点头,然后微笑。


善逸突然就“oo酱,嫁给我吧。”



你一时没反应过来,点头,微笑,石化。


善逸在旁边开心的像个孩子。


“耶嘿!计划通!”






猪   (大姨妈)



(这其实不算病,但我就是想迫害一下。)



你今天和善逸去出任务,正准备要走,你就听到伊之助冲了过来一把揽住你对善逸说


“等一下!这个雌性今天不能去!”



???你和善逸都很困惑


其实你更困惑多一点,虽说你是姨妈第一天,但也没有弱到不用出任务的地步。


“别这样啊伊之助,我挺好的啊。”



“你还敢说?”带着头套的猪脸一下子在你眼前放大,“你今天可是姨妈第一天,我这个山大王可没有允许你去出任务!”



伊之助大声的说了出来,整得你害臊的不得了,【啧,早知道就在他面前用词谨慎一点了,这都谁教的?】


(就是你啊)


“总之你今天不能去!”猪猪没有理会,揽腰扛起你,转身就走。


“伊之助!嘴平伊之助!快放我下来!会漏的啊!!!”



只剩下善逸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善逸:要不我也别去了。。。







富   (发烧39度)




你正在和富冈义勇出任务,刚刚结束,就看到富冈义勇正在定睛看着你。



“怎。。怎么了?”你的脑壳晕晕乎乎的。



“你是不是生病了?”富冈义勇疑惑的开口。


“也许吧,还挺难受的嘿嘿嘿。。”你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富冈义勇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你还晕晕乎乎的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等了一会,富冈义勇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木桶。


“富冈先生??”你不知道他要干嘛。



接着,富冈义勇把一盆冷水从你的头浇到底。



“这回好点了吗?”富冈义勇关切的问。



(你/蝴蝶:我日你妈!!!!)







炼  (病毒性感冒)


ps:肉食性大哥请注意!微微开车请注意!趁现在划走还来的及!然后大哥就是我的了!




你和炼狱杏寿郎一起出任务,任务结束啦,你实在是忍不住了,打了一个大喷嚏。



“阿秋!”把旁边的炼狱大哥吓了一激灵。



“啊。。oo酱,感冒了呀,还坚持出任务真是了不起呢!”炼狱大哥虽然笑着,但你看着他的脸,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啊啊果然是生气了。。。】



“还好啦。。。阿秋!”



大哥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笑眯眯的对你说:“既然如此,今晚就在我家住下吧!”



“诶?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都生病了!不应该再走太远,我家离这很近,就直接去我家就好了!”



他没给你丝毫反应的机会,就抱起你就走。



你想了想,反正你都生病了,也没啥事,就让他随意了。


你却没有看见大哥愈加危险的笑容。




一夜过后——


你的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了。


更要命的是,炼狱大哥也生病了。



你们俩现在躺在一个被窝里,他现在很安稳的睡着,只不过。。。手,放在了你身后一个很难以启齿的地方。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哪有人会让病人和自己睡同一个被窝的!同一个房间都很奇怪了好吧!










感谢@嘟嘟不再贩的投梗呦!成功的解决了我不会想梗的问题。



那么,还是欢迎投梗!


(这的确是一个好方法)


有点急,可能不是写的特别好。


我会改进哒!!!


啥都不会的桃子🍑

当你对他们说“好久不见”

设定就是你曾经在他们家里有住过一段时间


你小他们2岁


然后突然有一天你被万恶的人贩子抓走了


自己逃了出来被领养


长大后相遇了


的场景。。。


就是原剧pa


炭/善/猪/富/炼/宇/时/累


对话体。。。吧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咯



“好久不见”你微笑着说


对面的少年眼眶渐渐泛红,握着日轮刀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oo酱。。。你。。你回来了?”


他慢慢走到你面前,红宝石般的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他伸出手抱住了你,带着哭腔问。


“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我好想你。。”


善...

设定就是你曾经在他们家里有住过一段时间


你小他们2岁


然后突然有一天你被万恶的人贩子抓走了


自己逃了出来被领养


长大后相遇了


的场景。。。


就是原剧pa


炭/善/猪/富/炼/宇/时/累


对话体。。。吧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咯




“好久不见”你微笑着说


对面的少年眼眶渐渐泛红,握着日轮刀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oo酱。。。你。。你回来了?”


他慢慢走到你面前,红宝石般的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他伸出手抱住了你,带着哭腔问。


“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我好想你。。”






“好久不见。”


金发少年很明显的一怔,慢慢回过身,在看见你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飞扑上来把你紧紧抱住。


“oo酱。。。oo酱。。你为什么离开了啊。。别离开我啊。。你也是我的家人啊。。我没有把你当成妹妹看待。。。我爱你啊我真的很爱你啊。。拜托你别走。。。”


他哭的越来越凶,你也只好回抱住这个少年。




“好久不见。”


伊之助一愣,以猪突猛进的速度跑到你身边,特别认真的带着猪头套在你身上闻了个遍。


“伊之助干嘛啊,难得我来找你还找到你了。。。”


“你跑去哪了?”



伊之助打断了你,非常严肃的问你。


你想起了被人贩子支配的恐怖,不禁瞳孔一缩,掉下了眼泪。


伊之助被你的反应吓了一跳,猛的把你搂进怀里,你被吓得也停止了哭泣。


“别。。别哭了,我见权八郎这样做过,我。。我不会安慰雌性。。”


“不管怎么样,以后我这个山大王保护你!”







“好久不见。”


他海蓝色的眼睛被震惊的放大了,小步跑过来,检查了你的全身,然后和你四目相觑,颤抖的开了口。


“你还。。活着?”


(“我日我还能死了不成??!”)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他快步走到你面前,眼里满是喜悦。


“诶?我的突然出现,杏寿郎就一点都不惊讶吗?”


他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朗声回答。


“我啊!可是在见到oo酱的第一面就认定要oo酱当我老婆的,那既然如此,老婆出现在我面前,我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面对大哥的直球,你不禁红了整张脸。


“虽然oo酱失踪了很长时间,但是这并不妨碍你我之间的成长与爱意!”


“所以我们现在去领证吧!”









“好久不见。”


面对着眼前这个虽然帅气,但是失去了一只眼一只手的男人,本来对于他拥有三个老婆非常不满的你,也充满了心疼。



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oo酱,你回来啦?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当初的那个求婚,要不。。就算了吧,现在的我,就算拼上性命,也保护不好你啊。。”


你对面的天元自嘲的笑了笑,眼底满是无奈与失望。



你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步一步的坚定的走向了他。


“oojiang。。。”



“我愿意。”


天元惊喜的笑了,温柔又难以置信的笑着对你说。


“我会。。。负起责任的。。”


“老婆大人。”







无一郎



“好久不见。”


无一郎一看见你就是一个飞扑。



“你以后要是再乱跑,”


“我就惩罚你,”



“让你连床都下不了。”



(哦豁,莫名搞出了一个骨科)









“好久不见。”



“你终于回来啦。。”他在月光下背对着你,慢慢的说着,让你不禁有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毕竟眼前的这个少年,已经是一个鬼,不是当初那个渴望有个家的体弱少年了。


“嗯。。。”



“那就。。。别走了,喝了这碗饮料吧。”



他转过身,手里端着碗红色的东西,你知道,那个东西是他的血。


可你还是义无反顾的喝下了它。



看着你跪在地上痛苦的喘息,他突然非常高兴,蹲下身,用手强硬的抬起你的脸,逼你看向他。


“欢迎你,成为我生命里的一部分。”














不多说了


我家的猫猫不开心了🙁


欢迎投梗(因为我没梗了)





我是樂樂呀
是大哥……对不起我画的太丑了

是大哥……对不起我画的太丑了

是大哥……对不起我画的太丑了

平平凡凡咸鱼丙

武运隆昌!~


是我考试用的草稿本

武运隆昌!~




是我考试用的草稿本

秋子桓

感谢@A良A影姐妹授权!


童磨是在学校里搞得有点糙,见谅啦


第一次尝试P1的印片方式hhh

感谢@A良A影姐妹授权!


童磨是在学校里搞得有点糙,见谅啦


第一次尝试P1的印片方式hhh

幽霜霜
已授權:https://scr...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ey9l1bq

繪者大大:蔡果實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6110112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ey9l1bq

繪者大大:蔡果實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6110112

幽霜霜
這樣好麼? 已授權:https...

這樣好麼?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10/02/MEjv25.jpeg

作者:コボク@_Anjf__qhk

網址:https://mobile.twitter.com/_anjf__qhk

✋🏻✋🏻✋🏻✋🏻✋🏻✋🏻禁止自行轉載🖖🏻🖖🏻🖖🏻🖖🏻🖖🏻🖖🏻🖖🏻

這樣好麼?






已授權:https://upload.cc/i1/2019/10/02/MEjv25.jpeg

作者:コボク@_Anjf__qhk

網址:https://mobile.twitter.com/_anjf__qhk

✋🏻✋🏻✋🏻✋🏻✋🏻✋🏻禁止自行轉載🖖🏻🖖🏻🖖🏻🖖🏻🖖🏻🖖🏻🖖🏻

伊森酱今天也要努力

【鬼灭原女】炎柱的继子(五十)

原创女主,不喜慎入

  cp炼狱杏寿郎,ooc,ooc预警

  有作者个人观点注意避雷

  【无法看清的心愿】

  理奈感觉到一阵热浪从后方席卷而过,终于连睡莲菩萨也被饱含杀意的这一波猛攻击得粉碎,上限之二的败北再无回旋余地。化作一摊丑陋的灰烬消失在烈焰中。

  理奈感受到自己被人抱起,动作轻柔,可她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身体损坏的极其严重,下半身几乎和童磨的“烂泥”混在一起也渐渐有了溃散之势。忍的毒确实厉害,她没来由的感叹道。

  “炼狱…从腹部以下帮我切断,”照这样下去毒会顺着融合的地方延伸到她身上,下半身的溃烂在所难免,只是要消耗大量体力去愈合。

  炼狱把理奈背到自己身上,...

原创女主,不喜慎入

  cp炼狱杏寿郎,ooc,ooc预警

  有作者个人观点注意避雷

  【无法看清的心愿】

  理奈感觉到一阵热浪从后方席卷而过,终于连睡莲菩萨也被饱含杀意的这一波猛攻击得粉碎,上限之二的败北再无回旋余地。化作一摊丑陋的灰烬消失在烈焰中。

  理奈感受到自己被人抱起,动作轻柔,可她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身体损坏的极其严重,下半身几乎和童磨的“烂泥”混在一起也渐渐有了溃散之势。忍的毒确实厉害,她没来由的感叹道。

  “炼狱…从腹部以下帮我切断,”照这样下去毒会顺着融合的地方延伸到她身上,下半身的溃烂在所难免,只是要消耗大量体力去愈合。

  炼狱把理奈背到自己身上,他们按照之前信鸦的指引向着上一战场靠近。

  “他…走了吗?”理奈问道。

  “嗯,他说烟火很好看,还有…谢谢。”炼狱立刻会意的告诉她。

  “他最后摆脱了无惨的控制,把攻击转向了自己…他说…他的妻子来接他回家了。”

  “……那就好。”

  这次可千万别再忘了哦猗窝座先生。理奈放下心来双手搂紧了炼狱的脖颈。

  炼狱和理奈距离上一战场越来越近,最开始与黑死牟对上就发出信号与他周璇负伤差点被定在柱子上的无一郎被及时赶到口号为“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不死川兄弟救下,此时正在被忍摁着止血包扎手臂上的伤,伊之助精神十足喊着“猪突猛进”顶替他“配合”着悲鸣屿与不死川的攻击,不死川似乎因为弟弟被砍非常生气,暴走状态全开护犊子本质尽显“你TM敢砍老子弟弟!我TM扭断你脖子!”香奈乎帮着把刚刚放暗枪被砍伤的玄弥拖到忍身边保护众人不受殃及,善逸则躲在香奈乎身后眼神里却非全然是恐惧直直的盯住黑死牟的一举一动,手握刀柄表情姿势都好像下一秒就要抓住机会使用火雷神为兄报仇。

  冲到房间的炼狱和理奈看到这屋里的情形,

  emmm…

  “要不我们去支援一下炭治郎他们吧,他们应该快找到无惨了吧?”

  “额…”

  

  双生子、继国家、武士、梦想、被眷顾的神之子…

  我这一生在追寻的…

  究竟是…

  “可我觉得您对弟弟的感情不是想您说的那样,在您心底还有着很温暖的像阳光一样的东西存在…”

  闭嘴!可恶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想起那个丫头的话。我是被下了某种幻术吗?

  周遭的剑士没有人退缩,反而越战越勇,逐渐把他逼入此等绝境,让他不由想起那个夜晚,那个差点被继国缘一斩杀的夜晚,明明已经白发苍苍为什么能力比起全盛状态不减分毫,为什么自己明明为了追上你放弃了一切却还是不及你一分,把自己活得就像个笑话一样,缘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告诉我啊!继国缘一!

  我是为了什么而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黑死牟的吼声在耳畔响彻,那是来自灵魂的震怒。理奈回头望向那看不到尽头的走廊,垂下了眼睑。那个灵魂很迷茫,已经到最后了吧,黑死牟先生。就这样下地狱…真的好吗?要不要帮他一下?

  身体在消散,意识逐渐变得模糊,黑死牟感受到了死亡在躯体中蔓延,已经…结束了吗?可是他还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自己心中对于缘一的情感除了憎恶还有什么呢?

  “啪!”狠厉的一巴掌直接把男孩掀翻在地,粗鲁的男人责骂着绑着马尾的紫衣男孩,一旁的另一个孩子沉默不语的看着这一切,表情淡漠,却不自觉的攥紧了手。

  这是?!小时候的?为什么会看到这个?!

  紧接着的画面里,紫衣的孩子悄悄来到弟弟门前,交给了弟弟什么,揉了揉脑袋咧起带伤的嘴角笑道:

  “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事可以吹它,哥哥听到就会来帮你的。”

  为什么?那是我吗?我说过这样的话吗?蠢死了,明明被打成那样,居然还能咧着嘴对人笑…我居然…对缘一这么温柔过吗?

  兄长…

  缘一…

  我会把这根笛子当作兄长大人来珍视…

  像太阳一样耀眼的缘一…

  兄长大人,抱歉我来晚了,您没事真是太好…

  我…

  我…只是…哥哥只是…想保护你啊!

  啊啊,啊啊啊,我想保护你啊!想作为兄长,保护你啊!想变得比你更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好好履行兄长的职责,好好保护你了吧…

  缘一,我…想变得比你厉害,然后保护你啊!

  缘一,缘一…缘…一…

  

  背着理奈的炼狱捉到了一个普通鬼杀队剑士,“喂!”

  “阿,炎柱先生。”

  “带这个人出去!”他说着就要把身上的只剩半个身子的理奈丢给剑士。

  “喂,炼狱!我还能帮得上忙!别把我丢在这里。”理奈死拽住炼狱的羽织不放,势要和他的羽织融为一体。

  “你好好休息!睡一觉,一切就过去了!等我回来!”炼狱一看直接把她连同羽织裹在一起,交给那人。顺带把变回人的药也掏了出来,嘱咐剑士等人身上伤恢复的差不多了让她喝下去。

  “你想都别想!不是你谁都别想向我喝下去,要么你就等鬼王死了来找我化成的灰,要么把我带在身边帮忙,等杀了他我立刻就喝!”

  炼狱看了看被他裹成毛毛虫的泽雾理奈,实在是拗不过,叹了口气又重新把人背上,朝着鬼舞辻无惨的方向进发。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专心赶路的时候背后的人露出了诡异的笑靥,浅色的瞳孔中一闪而过“上弦-伍”的字样。

  




(PS:是的,过度使用能力,消耗过大,已经被心里压制的东西和无惨控制了。


       是的, 一直被压制在心里的就是新上伍,以及新上伍早和无惨勾结了。屑老板早知道她没死为啥一直没管,也没弄死她。


       屑老板:你们以为我没有后手吗?)

幽霜霜

煉獄A合集


已授權

繪者:꾸기 (@kkugi_)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kkugi_


煉獄A合集



已授權

繪者:꾸기 (@kkugi_)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kkugi_


幽霜霜
跑得飛快的大哥www 已授權...

跑得飛快的大哥www


已授權

作者:ひのこ (@h_k55555)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h_k55555

跑得飛快的大哥www



已授權

作者:ひのこ (@h_k55555)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h_k55555

伊森酱今天也要努力

【鬼灭原女】炎柱的继子(四十九)

原创女主,不喜慎入

  cp炼狱杏寿郎,ooc,ooc预警

  【理奈–童磨】

  无限城战局开始,理奈用血鬼术迅速联络起四散的鬼杀队成员,交换情报,观测形势。

  在悄悄用能力确认炼狱已与就近的炭治郎、义勇会面,其他人几乎与计划相差无异后,她暗暗松了口气,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了些。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

  炼狱杏寿郎看着眼前的敌人(猗窝座),心中有了一丝不祥,摸了摸怀里的药剂,几天前他从主公那里得到了珠世研制的将鬼转化成人的药剂。并极力劝阻理奈和祢豆子一样饮下后带在安全地带等待大战结束。遭到严肃拒绝,理奈说什么都不肯现在喝。硬是又把药剂塞回到他手上,叮嘱他要看着鬼王死去她才喝,在那...

原创女主,不喜慎入

  cp炼狱杏寿郎,ooc,ooc预警

  【理奈–童磨】

  无限城战局开始,理奈用血鬼术迅速联络起四散的鬼杀队成员,交换情报,观测形势。

  在悄悄用能力确认炼狱已与就近的炭治郎、义勇会面,其他人几乎与计划相差无异后,她暗暗松了口气,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了些。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

  炼狱杏寿郎看着眼前的敌人(猗窝座),心中有了一丝不祥,摸了摸怀里的药剂,几天前他从主公那里得到了珠世研制的将鬼转化成人的药剂。并极力劝阻理奈和祢豆子一样饮下后带在安全地带等待大战结束。遭到严肃拒绝,理奈说什么都不肯现在喝。硬是又把药剂塞回到他手上,叮嘱他要看着鬼王死去她才喝,在那之前就有他来保管。

  理奈,他心下一沉。你可千万别再做蠢事。眼神逐渐严肃起来。

  上弦二童磨。这个从一开始就让理奈有种似曾相识感觉的鬼,这个开场就杀死了忍刚刚救下的女孩,这个把忍整个人都激怒还露出一副孩童般微笑的鬼,看到她之后更是换上了一副有点惊讶的表情,然后露出“欣喜”的神色热情的挥舞自己手中的铁扇跟她打招呼“小崽崽!真的是你呀!你没死啊,还好了!听说你死掉的消息我还难过了好久呢。”

  童磨目前为止令理奈最不想过多接触的存在。要问为什么,失忆期间的小崽子也许会觉得是受到猗窝座的影响,而现在她清楚了其中缘由。说白了就是同性相斥。

  泽雾理奈和童磨是一类人,最初的他们很像,无法获得感情,却又聪颖早慧。觉得自己看透世间虚假,不明白这空虚人生的意义。他们都在追寻,都渴望体会到感情,渴望明白那些在他们眼中毫无意义的事情有什么含义,渴望为自己找到一份活下去的意义。泽雾理奈逐渐削弱了异常价值观对她的影响找到了照亮她的太阳,而童磨在从小生存的环境中观念变得扭曲在遇到鬼舞辻无惨后彻底成为了在黑夜中起舞的怪物。即便是现在理奈从他的眼神中也看不到丝毫可以被称为“感情”的东西,干净的好像一片宁静的雪原。

  他们是相似的却走上相对的道路,是时候结束了,迎接他们这样的人的只有通向地狱这一条路。无法理解生命的美好,世界的绚烂,毫无怜悯之心,对生命毫无敬畏的童磨,是时候结束他罪恶空虚的一生了。

  伴随怒吼质问,忍使用呼吸法瞬间到了童磨身前使用剑技向他注射了大量藤花毒素。毒药是特制的,但似乎对于童磨而言也没有什么作业,童磨只是微笑了一下咳出一口血,就恢复了伤口。

  蝴蝶和理奈都没有大意,理奈闪身接近童磨使用炎之呼吸对上童磨的血鬼术,再有忍在一旁补刀,有了压制童磨的趋势,虽然理奈自己也有受伤不过鬼相较于人都可以恢复,由理奈正面拖住童磨,(毕竟他们两个谁都弄不死谁)忍见缝注射毒素这是她们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理奈封住了童磨的攻势避免他使用大范围冰晶血鬼术对忍造成伤害。

  但是还没完,理奈知道童磨现在还没有认真起来,他只是在“玩”而已,看来不管是自己的呼吸法还是忍的毒素童磨都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只是在打发时间,陪她们玩玩。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好好利用这样的漫不经心。

  “呐,小崽崽,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啊?”童磨闲着无聊竟然在“挨打”途中和她唠起了嗑,虽然理奈根本不理他,童磨说话时的语气里竟然还带上了一丝别扭的不满“你知道吗?我和猗窝座先生可是很伤心呢,听说你死了,我为此还哭了好久呢。”

  “我瞧瞧告诉你哦,猗窝座先生因为这个很受打击哦,你别看他平时揍起人那么凶,其实很关心你的哦,⊙▽⊙我好心去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啊被他摁在地上打了很久呢。超过分对不对?>O<”

  “童磨…”

  “嗯?”O(∩_∩)O

  “没什么,叫你去死。”

  “呐,小崽崽你这样就很无情了,我好歹也喂我你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还很愉快的踢过‘球’吗?”(*>.<*)

  “…”

  “为什么又不说话了呀,小崽崽~”

  “!”忍又是一剑刺中注射新的毒素。童磨终于把注意力放了一些到战斗中去,伤口又一次痊愈童磨还在笑着“哎呀,我都说了毒对我不起作用的,不过还是要夸奖一下哦,你很厉害呢。很努力啊。让我把你吸收掉吧~我会带领你去往极乐。”

  忍握刀的手紧了紧,眼神变得更加坚定,像是下定了决心,瞬间消失在原地一剑贯穿了童磨的胸膛把他顶到了天花板上一次性注射大量藤花毒素。童磨开始口吐鲜血,身体抽搐,就在忍以为这次成功了的时候,理奈一声大喊“小心!”童磨再次施展血鬼术,电光火石理奈拉过忍迅速后撤,并反身把忍护在身后拉开两人的距离。可惜冰晶依旧是把她的肺冻烂了,被她护在身后的忍手臂也有一截小臂被冻伤,无法再次挥刀。

  此时香奈乎赶到战场,刚要冲向童磨就被理奈拦了下来,她一把将忍丢给香奈乎让她带着忍去无一郎和上一那里。

  “我这边不会有事,毒效快到了。带忍过去,那里比这里更需要她。”

  “那你…”忍焦虑的话还没说完,理奈冲她一点头。

  “伊之助快到了,先走!我没事。”

  理奈重新拿起日轮刀摆出了攻击姿势,再次和童磨缠斗在一起。香奈乎带着忍离开了。

  “小崽崽,你说谎唷,你快撑不住了吧。身上伤口恢复速度变慢了唷~为什么要留下了一个人受死呢?”童磨举起铁扇一举砍断她一只手臂,理奈回身一脚踹向童磨的脸被用扇子挡下。

  她轻笑一声说道“童磨,真正要撑不住的是你吧?”她话音未落童磨忽然跪倒在地,身上出现溃烂,连那只刻有“贰”的眼球也随着滚落,他几乎融化成了一滩怪物。

  “这可是拿我身上的藤花抗素做出的专门克制毒抗鬼的最强毒药。你知不知道为了做出这个我差点被忍拿紫藤花毒死,挨了多少针,抽了多少血你知道吗?这次终于能送你下地狱了。”理奈挥刀正欲斩下童磨的脖子,谁知他忽然使出血鬼术-睡莲菩萨躲过了这一击。

  “菩萨”的双手抓住了泽雾理奈的身体,把她牢牢攥在手心身上传来刺骨的寒意和挤压感,胸腔像是要被人碾碎。她艰难的睁开眼看到了正在向外挪的童磨。

  不能让他逃了。她呸出口中的鲜血,大声呵斥道“真是难看啊,童磨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和你这个什么都感受不到的怪物很相称呢。”

  童磨艰难的转头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血鬼术控制住的“生命”,在听到那个怪物的一瞬间脸上一直以来的淡定不见了,精美的面具露出深深的裂痕,他的眼神冷了下来,脸上不再带有一丝笑意,确确实实的被这席话激怒了。

  “真是个讨厌的孩子,为什么要讲出这种话。”他朝着理奈靠近,用腐烂的身体将理奈渐渐包裹吸收。

  理奈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被童磨吸收消化,连发出求救的力气都没有,大脑还在冷静的思考着之后:自己的体内也同样有这一定量的藤花毒素,就算没人补刀等到童磨把她完全吸收后也一定会死掉的。成功了,在这次混战中她成功拖住了童磨,甚至杀死了他,没有牺牲任何其他人,把伤害降到了最低,只需要赔上她泽雾理奈一个人的命就够了。

  太好了,只用赔上她这个要下地狱的人的命,怎么看都很划算。

  太好了,她的眼中溢出了液体,嘴角不自觉抿在了一起。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她心底涌现出一丝不一样的声音,

  真的好吗?这样一份不想死的信念溢满了她的胸膛,这份想要和炼狱杏寿郎共度余生的愿望不知何时悄然在她心中扎根发芽。她想听到那人吃饭时的大声夸奖,向往训练时那掌心传来的温度,想念晚间坚实可靠的胸膛,深爱那双明媚眼眸中的光。

  她…不想死。在拥抱过光芒后,她贪恋上了那样温暖。不想再离开,不想再选择死亡。

  女孩奋力的挣扎,用最后的意识和童磨做着斗争,可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眼底那平静的湖面几乎要被暗藏的火焰烤干。

  谁?谁来救救我!女孩发出绝望的哭喊。那一刻包裹的伪装全部被打碎,她变回了一个害怕死亡的普通人。

  光芒,萦绕着太阳般灼热的浪潮,火焰席卷整个房间,一个声音响彻大地:

  “抱歉!我来了!”

幽霜霜

已授權

作者:凵巜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an780162/


沒有錯,你就履行你的職責好好保護番薯好了!別去列車!

已授權

作者:凵巜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an780162/


沒有錯,你就履行你的職責好好保護番薯好了!別去列車!

咸鱼触底拾叁M
是🦉我永远喜欢大哥.jpg(...

是🦉
我永远喜欢大哥.jpg
(紫藤花是百度素材(。

是🦉
我永远喜欢大哥.jpg
(紫藤花是百度素材(。

幽霜霜

對不起、大哥我會裝看不到的(捂臉笑)


已授權

繪者大大:蔡果實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6110112

對不起、大哥我會裝看不到的(捂臉笑)




已授權

繪者大大:蔡果實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611011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