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炼狱杏寿郎

138.5万浏览    9950参与
甘草味苏打

喜欢就去求婚

条漫太长了截两段

喜欢就去求婚

条漫太长了截两段

小受也有反撲夢
一定寄刀片給鱷魚老師(準備刀中

一定寄刀片給鱷魚老師(準備刀中

一定寄刀片給鱷魚老師(準備刀中

九里小行星⭐

烈焰中的雪

主炼猗窝,带上弦组,小学生文笔勿喷

现代高中设定,abo

老师杏/学生猗

非同校,炼狱老师交换到无限城高中

总之少女心三哥我可以

和恋雪是兄妹情啊我知道我ooc了

正文

  “猗窝座,嘿,该起了,又想迟到了?"睡猗窝座下铺的妓夫太郎不停的捅他的床板“妓夫你别敲了反正要迟到,再睡会!"“唉不是我说你啊!你在不起我们宿舍分就被扣完了!"一旁的童磨走了过来“妓夫太郎阁下,我看你担心的不是我们宿舍,是你自己的小腰吧?你不会又和你那个小妹妹(老公)打赌了?"听到这句话的妓夫太郎一阵脸红挥拳就像童磨砸去,不过童磨似乎并不生气,而是靠到猗窝座床边,轻轻拍了拍他“猗窝座阁下...

主炼猗窝,带上弦组,小学生文笔勿喷

现代高中设定,abo

老师杏/学生猗

非同校,炼狱老师交换到无限城高中

总之少女心三哥我可以

和恋雪是兄妹情啊我知道我ooc了

正文

  “猗窝座,嘿,该起了,又想迟到了?"睡猗窝座下铺的妓夫太郎不停的捅他的床板“妓夫你别敲了反正要迟到,再睡会!"“唉不是我说你啊!你在不起我们宿舍分就被扣完了!"一旁的童磨走了过来“妓夫太郎阁下,我看你担心的不是我们宿舍,是你自己的小腰吧?你不会又和你那个小妹妹(老公)打赌了?"听到这句话的妓夫太郎一阵脸红挥拳就像童磨砸去,不过童磨似乎并不生气,而是靠到猗窝座床边,轻轻拍了拍他“猗窝座阁下,你平常迟到旷课我都不会去管你,不过今天听说鬼灭高中的老师要来交换,确定,不给点面子吗?"“阿西,轮不到你这个下三滥来说教我,别假惺惺的跟我笑。"虽然嘴上抱怨着,但还是乖乖的穿好校服,在镜子前鼓捣了半天奇怪的妆,被子都不叠就和宿舍里其他两个o一起出了宿舍

   操场上,校长无惨正对着自己一群学生花式说教,顺便爱的教育。。。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无惨清了清嗓子“同学们,让我们欢迎炼狱老师,就下来的半年里,他将是你们的风纪老师,同时也是上弦班上的历史老师,都记住了吗?好了,麻烦炼狱老师做下自我介绍。"炼狱于是走过去,拿起麦克风“同学们好!我是鬼灭学院的历史老师炼狱杏寿郎!接下来的六个月,我将

担任学校的风纪委员,请大家多多指教!"

   不知道为什么,操场是突然升起一阵热浪,猗窝座身边的童磨推了推他“猗窝座阁下,你有没有觉得,突然特别的热啊?"而他旁边的猗窝座,一副憨憨的样子,认童磨怎么撞他都不理“啊!猗窝座阁下,你不会中暑了吧,你坚持主,我去给你那杯岩浆!"听到这句话的猗窝座当机给他头上来了一巴掌“你去死吧,不过 这个炼狱老师,有点强大,又很帅气样子,好喜欢!"“啥?"前面华丽的玉壶转过身来“猗窝座殿下,我看你是发烧了,你应该多蹦迪多喝岩浆"而猗窝座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向卫生间,出来后,上弦,一脸懵逼,鬼门看着猗窝座洗的白白净净的脸表示,天塌了,校长找到青色彼岸花了!

  


末位無常

*本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改编

是的,这个被毛毛忽悠的傻孩子就是我本人(浓烈情感色彩也仅适用于挚友间偶尔的玩笑和表达需要,请勿模仿!

明天去羊驼cafe摸羊驼!

tag是瞎打的。


注:这里的伊之助真心认为羊驼是在高兴,那么提问,有多少羊驼被他激怒过(?)

*本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改编

是的,这个被毛毛忽悠的傻孩子就是我本人(浓烈情感色彩也仅适用于挚友间偶尔的玩笑和表达需要,请勿模仿!

明天去羊驼cafe摸羊驼!

tag是瞎打的。


注:这里的伊之助真心认为羊驼是在高兴,那么提问,有多少羊驼被他激怒过(?)

呀·伊丽莎白·梦蝶·Q·不
和@深渊陨星💫极光太太深夜茶...

@深渊陨星💫极光太太深夜茶绘!

第一次用茶绘君!好好玩儿,就是对我这种画画下笔轻的人非常不友好,哭哭T﹏T

画了炼狱大哥!!!

而且茶绘室里大哥气息浓厚,都在画大哥www

@深渊陨星💫极光太太深夜茶绘!

第一次用茶绘君!好好玩儿,就是对我这种画画下笔轻的人非常不友好,哭哭T﹏T

画了炼狱大哥!!!

而且茶绘室里大哥气息浓厚,都在画大哥www

縛十六
呜姆,快过来,这是给你的红包!...

呜姆,快过来,这是给你的红包!!

哈哈哈哈哈!!当然新年礼物就是我自己哦!!!

呜姆,快过来,这是给你的红包!!

哈哈哈哈哈!!当然新年礼物就是我自己哦!!!

伍佑

【猗窝炼】紫藤花牌污渍清洁剂 | 推销员猗&受害者杏

无良推销员猗窝座&被推销对象杏寿郎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

灵感来自饼哥的被推销经历🤜

突如其来的低质量爽文,大型ooc现场

想搞些相声小作文的失败产物

请大家不要骂我


0.


猗窝座,一名早年毕业后从业三年有余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生。

主要工作场所是鬼杀组名下商圈的餐饮楼门口,销售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不经人事人傻钱多的小学生、看起来就会被言情剧感动地哭得梨花带雨的年轻女性以及人美心善不善言辞的漂亮姐姐等。

其工作时间与购物中心开关门时间保持高度一致,每日净利润高达几百余元,月收入过万,甚至猗窝座这一大名常年蝉联无惨销售公司销售冠军的称号。

今天的阳光也依旧...

无良推销员猗窝座&被推销对象杏寿郎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

灵感来自饼哥的被推销经历🤜

突如其来的低质量爽文,大型ooc现场

想搞些相声小作文的失败产物

请大家不要骂我



0.


猗窝座,一名早年毕业后从业三年有余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生。

主要工作场所是鬼杀组名下商圈的餐饮楼门口,销售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不经人事人傻钱多的小学生、看起来就会被言情剧感动地哭得梨花带雨的年轻女性以及人美心善不善言辞的漂亮姐姐等。

其工作时间与购物中心开关门时间保持高度一致,每日净利润高达几百余元,月收入过万,甚至猗窝座这一大名常年蝉联无惨销售公司销售冠军的称号。

今天的阳光也依旧灿烂。

这样想着的猗窝座踏上共享单车,开始了新一天的推销工作。



1.


猗窝座照常走到了购物中心人流量最大的自主烧烤餐厅门口,一眼就从人群中抓住了披散着金黄色长发的推销对象,不仅是因为那人发尾挑染着的赤红色吸住了他的目光,更是因为其满足了多项适宜被推销对象的经典特征——左手拎着女士皮包,右手牵着小孩子的手等。

很好。猗窝座挂上自己标准化的营业笑容走上前。

“小姐你好,我是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请问您……”

“唔姆?”

浑厚的男声吓了猗窝座一哆嗦,意识到对方是个男性后猗窝座除了惊吓更是觉得自己要白费一番口舌了,只得凭借其过硬的专业素质继续漫漫推销之路。

“先生,我是营销专业的学生,我们学校的寒假实习任务是让我们经营这类商品的销售实践,”猗窝座掏出了口袋里蓄势待发的污渍清洁剂,“您看这是我们的产品之一,我看您今天正好穿了皮鞋,可以试一试。”

这样说着的猗窝座顺势坐到营销对象身旁,掏出自己的手帕喷上污渍清洁剂,带着不容分说的灭杀污点的气势朝着对方鞋上的泥点冲过去。

被推销对象本能的收回脚拉开距离,拦住猗窝座蠢蠢欲动的手。

见被推销对象这样抗拒,猗窝座脑子里也只剩下了果然没戏的想法,可这想法坚持了被两秒钟就被对方的一句话打碎的彻彻底底。

“唔姆,还是我自己来吧,不用麻烦您了!”

被推销对象双手接过他的紫藤花牌污渍清洁剂和手帕,主动而熟练地擦掉鞋上的污渍。

猗窝座从未见过这么有礼貌的被推销对象,甚至开始有点不忍心继续推销了。



2.


“你们家的产品确实很好用!”亲自试用产品后的人给了猗窝座高度赞美。

那一刻猗窝座想过去探探对方的额头看看对方有没有发烧。

“哥哥,我们家里目前还不缺清洁剂呢。”一直坐在旁边的小孩子突然开了口,猗窝座这才发现这兄弟两人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同大小两只猫头鹰。

“千寿郎说的对!不过这位销售员小哥跑业务也不容易,我认为还是要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猗窝座低下头,觉得自己的良心被对方狠狠扇了两巴掌,如果不是家里重病的妹妹急需治疗费,他早就该放弃这种败德的事情。

“那么,这位销售员先生!你们这个,紫藤花牌污渍清洁剂,价格是多少呢?”大猫头鹰带着笑靥转头看向猗窝座。

猗窝座被对方过分真诚的眼神看得脸颊发烫,他移开视线,拉上书包拉链。

“先生,您有意向的话先登记一下姓名和联系方式吧,实在不好意思我突然发现库存货物不够了。”猗窝座悻悻收回清洁剂,面对这样的笑容他打算放弃继续推销三无产品这种恶鬼行径。

“炼狱杏寿郎,联系方式直接给您这个名片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联系。”

猗窝座接过对方双手递过来的名片,“谢谢您,我是猗窝座,无惨销售公司的销售员,补货信息到了会及时联系您。”

“哥哥,妈妈回来了,我们走吧。”一旁的千寿郎轻轻拽住杏寿郎的衣角。

“好的千寿郎,那我们就先走啦,回头联系,猗窝座先生。”杏寿郎拎起女士提包起身,临走时仍不忘朝着猗窝座微笑,他背光站着挥手示意,站在人群中瞩目而刺眼。


猗窝座捏紧手中的名片,掏出手机存上炼狱杏寿郎的电话,推销已经不再重要了。



END

炭治郎好香
炎柱喜欢吃地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炎柱喜欢吃地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且每次吃的数量也特别的多,屁也就特别的。。嗯。

灵感来源:最近家里煮了地瓜饭,我爸吃了以后就经常放屁(还很臭!!),每次一家人在餐桌上吃着吃着就来连环屁,其余人抓起饭碗迅速远离,等屁不臭了才敢过来吃😂

炎柱喜欢吃地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且每次吃的数量也特别的多,屁也就特别的。。嗯。

灵感来源:最近家里煮了地瓜饭,我爸吃了以后就经常放屁(还很臭!!),每次一家人在餐桌上吃着吃着就来连环屁,其余人抓起饭碗迅速远离,等屁不臭了才敢过来吃😂

Ling E 🐟

【炼炭】ダイビング / Chapter.14(上)

ダイビング———潜意识

阅读提示:

半原作向现世鬼杀队paro 我流剧情向 中长篇幅

前世记忆觉醒√

柱全员存活√

HE√

*这是我更新的最少的一次...因为突发状况过多,本章剧情又被我删删改改好几次都没有最终定下来,但只有这些情节是不会动的,所以先更了这里,请各位谅解,下次补全连这里一起重发。


       Chapter.14(上)


      鬼杀队总部会议室内的氛围静得不能再静。...


ダイビング———潜意识

阅读提示:

半原作向现世鬼杀队paro 我流剧情向 中长篇幅

前世记忆觉醒√

柱全员存活√

HE√

*这是我更新的最少的一次...因为突发状况过多,本章剧情又被我删删改改好几次都没有最终定下来,但只有这些情节是不会动的,所以先更了这里,请各位谅解,下次补全连这里一起重发。


       Chapter.14(上)


      鬼杀队总部会议室内的氛围静得不能再静。


      如不谋而合,打从第一个人进来这里时就没有人多说过一句话,沉闷得让人透不过气。然而,他们也没有人想从座位上起来一会儿去把窗户打开透风,在座各位的脸上均带着凝重的神色,好像时间静止一般,放眼望去他们独坐在座位上没有动作,但其实,只是无人看见他们放在桌下攥起的拳头而已。


     这样安静的气氛在一声清脆的物体碰撞桌面后停止,产屋敷耀哉轻啜了一口茶后放下茶杯,在杯子里的茶叶缓缓升浮竖起的这段时间里,从容自若开口。


     “背后的操控者,并不是鬼舞辻无惨吗?”


     “那只鬼是这么说的。”炼狱正声道。


     与新宿地区任务中的鬼正面交手的队员总共有四人,在炼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宇髓已经将他碰到的鬼认识善逸的情报汇报给了产屋敷耀哉,但在今天,炼狱把那只鬼所言的“那位大人”的这一信息告知给此次会议的所有人后,众人大惊失色。


     本在数年前以惨痛的代价换来的胜利似乎仅仅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始端,这对鬼杀队的全员来说完全于一个天大的噩耗。他们和鬼的战争还未结束,这些年以来的和平终究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况且他们的最终敌人照旧为鬼舞辻无惨,拥有前世记忆的他们至少还知晓他的能力,可如今这些鬼背后的支配者并非是他,如此一来他们就和当年相同,在未知根知底的情况下和鬼战斗仍旧处于弱势状态,只是前赴后继地以多数人的生命去祈求和平的曙光。


     “确实也是,鬼舞辻无惨已经死了。”


     参与无限城最终决战,并与鬼舞辻无惨战到最后的不死川实弥叹了口气。说到这些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回忆起当年血流成河的战场,以及他在战斗中牺牲的亲弟弟。


     本以为这一世虽然出现了鬼,但好歹弟弟没有恢复记忆加入鬼杀队,看起来暂时能安稳生活,谁知那到底假象,还不懂未来些日子弟弟会不会突然有了前世记忆然后重蹈覆辙,这是不死川实弥想都不敢想的事。


     “换言之,这个时代出现了新一任鬼的始祖,而不是像我们之前讨论的那样,鬼乃鬼舞辻无惨一派。”岩柱悲鸣屿行冥分析道。


     “因为他死了的话,这个世界上理应就不会出现鬼了,只有可能是谁再创造了鬼。”


     平日里常以微笑示人的胡蝶忍这回亦言笑不苟,艳如桃李,冷若冰霜。


     “药物变异吗?”


     当伊黑小芭内说出这句话时,蜜璃惊慌失措地看向他,有些不敢相信现代居然有人制作出了那么危险的东西。


     胡蝶忍点点头,不否定伊黑小芭内的说法。


     罕言寡语的富冈义勇此时也说:“但是,那只鬼估计和鬼舞辻无惨脱不了干系。”


     “我赞成,不然那些鬼为什么要找炭治郎他们呢?”


     鬼杀队的柱中年纪最小的时透无一郎发言道。他觉得背后的操控者或许通过鬼舞辻无惨了解到炭治郎等人的实力令鬼畏惧,不过那也单单是他自己的猜测罢了。


     产屋敷耀哉闻言后深思片刻,说道:“我相信当初大家已经全力以赴将鬼舞辻无惨斩杀,因为假如是他,或许人类与鬼的战争会来的比我们想象的更快一点,但正如义勇和无一郎所言,他和鬼舞辻无惨关系匪浅,敌人的实力尚未清楚,此刻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手臂倚在桌上,紧握双手,产屋敷耀哉正色直言。“我们鬼杀队在这一世恢复记忆重聚,我想这并不是巧合,显而易见的是,命运在告诉我们,我们的使命没有完成,真正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听了产屋敷耀哉的话,炼狱好像有了自己的想法,突然说:“主公大人,这一次,我想竭尽全力保护他们到最后。”


     在座的其他柱听了,纷纷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实际上炼狱在前世就已经做到了竭尽全力,甚至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去保护炭治郎他们,现在他说出这些话,难免不让人联想到他莫非又要做出些攸关生死的举动。


     “喂,你该不会是想要单枪匹马闯到鬼的大本营里面去直捣黄龙吧?”作为炼狱好友的宇髓听到他说的话自然要坐不住,随即劝到他千万别鲁莽行事,“不光是现在那几个家伙能力大不如前,我们也一样,还不知道对方实力是不是有鬼舞辻无惨那么强,别太心急了。”


     前世是炼狱的继子,同样惶恐他要冲动的蜜璃忍不住提醒:“既然鬼说了比鬼舞辻无惨更强的话,我们就不得不小心……”


     炼狱见宇髓和蜜璃为他紧张担忧,随后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单打独斗的意思,况且尽管做好了最后可能会在战斗中死亡的准备,然他依旧希望能够活下来,陪伴在炭治郎的身边,完整走完他理想的路程。


     产屋敷耀哉似了然,微笑着看了看炼狱,温和问:“杏寿郎打算怎么做呢?”


     于主公的问话后,其他柱们接二连三望向男人,会议室内戛然而止,空气混乱到了极点。良晌后,只听那人如是说:“我打算……”




     明明是有莫逆之交的三人共存的房间里,气氛却少有的死气沉沉。总是话语最多,一说起来就喋喋不休的善逸没有说话,和刚醒过来还躺在病床上的伊之助一起好奇地看向他们的好友炭治郎。


     素来开朗的少年这时不知道怎么了,仿佛是多年来考试头一次不及格,又或者在来总部的路上倒霉的给人偷去了钱包,当前他正愁眉苦脸,手上的动作像千篇一律的机械运转不停。


     眼看作为伊之助慰问品的果篮里都快见底,置物架上摆好了一个个已削去果皮的水果,炭治郎都没有停下,左手慢慢挪动着水果,将薄皮在锋利的刀片下削剃干净。


     伊之助拿过削好的一个苹果故意在炭治郎眼前晃来晃去,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咬了一口鲜甜的果子,然后对善逸挑挑眉。


     善逸见伊之助使的眼色,心领意会,有意大声清了清嗓子,问炭治郎:“炭治郎刚从炼狱先生的病房里出来吧,他还好吗?”


     从第一刀开始就没断过的果皮在这声后断了半截掉到了地上,在善逸问话后回过神的炭治郎把它捡起丢进了垃圾桶里,这时他抬头才发现,善逸和伊之助都直勾勾地望着他。


     “炼狱先生很好啊。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当然是因为炭治郎你有心事啊。”


     “嗯?我吗?”


     善逸见炭治郎不理解他的意思,指向被叠满水果的置物架。


     炭治郎向善逸所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相当讶异他自己什么时候削了这么多。回头再撞上两位好友怀疑的目光,他立时清楚此刻必须倾心吐胆了。


     炭治郎放下手里的东西,深深呼吸,“前些天在新宿的时候,炼狱先生亲了我……”


     当这句话从炭治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本人的样子十分平静,好似诉说着一件根本不足为奇的小事,但善逸和伊之助却非常震惊,特别是善逸高亢的嗓音,几乎要有穿透墙壁的能力。


     “亲、亲、亲了你?!”


     在捂住自己的耳朵和捂住善逸的嘴两个方案之间,炭治郎果断选择了后者,“嘘,小声一点,这里可是病房,说不定旁边还有其它的病人,不能打扰到别人。”


     善逸拿开炭治郎的手,意识到自己声音过大,跑到炭治郎身边拦过他的肩膀,压下音量问:“亲了你哪里,是这里么?”说完,善逸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即使这个行为没发生在善逸的身上,他还是红了脸,头脑里俨然想象着炼狱亲了炭治郎的画面,让人脸红心跳。


     原来那天炭治郎去找炼狱先生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啊……善逸于心里暗暗感慨炭治郎与炼狱之间关系发展迅速。


     炭治郎见善逸的动作,意会地重点了下头。


     “那你怎么还这么冷静!”善逸不敢置信地倏地绷直身子,“不对,是为什么不开心!”


      在善逸看来,他和好友这才几天没见,就和别人上了一垒,这本该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甚而可以使他们三人结伴出去花上一笔钱好好庆祝一回友人的脱单,可炭治郎给他的表现如同和本人毫不相关,甚至一脸茫然,着实不应该。


     “因为……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炭治郎不解地眨眨眼,他真不知道炼狱亲他的理由。先前还想亲口问炼狱,然而胡蝶忍忽然出现打搅了他的好计划,现在炼狱去开柱会议,也不清楚他何时能回来。


     “炼狱先生都这样了你还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吗?”


      听到好友的回答,善逸登时为炭治郎焦心劳思,觉得他在恋爱这档事上未免也太不争气了。“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


     病房里原先烦闷的气氛荡然无存,善逸双手搭在炭治郎的肩膀上,正要郑重其事和他说明炼狱亲他的理由,可猝不及防就被伊之助率先打断。


     “想和你结婚。”

      

      伊之助淡定地咬了一口果肉,明显不自知自己的话有多么惊人。


     “他们还没有到那么遥远吧!”

      

      善逸急忙反驳伊之助。不过他转念一想,说不定炭治郎真就成为了他们三人里最早结婚的那一个。


     好友们的一言一语说得实在太快,炭治郎的思维还没跟上转得过来,结果又听善逸继续道:“就是喜欢你的意思啊,恋人那样的喜欢。”


     似身体扎上了一记肾上腺素,少年倏然跳起,起身时撞倒了椅子,双颊如落上了两片深秋的红枫,心跳加速,满脸绯红道:“恋人?!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善逸语重心长地劝说着炭治郎,“否则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炭治郎你觉得炼狱先生亲你的理由是什么?”


     就着善逸的话,此刻炭治郎静下心来思考顷刻。那时他感到这肯定不是家人的感觉,也不会是继子师徒之间的奖励,从他的认知里,他唯一见过如此的亲吻方式是在妹妹们喜欢看的偶像言情电视剧中男女主角们动情时才有过。


      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兴许是当时无措,脑子里一团乱,炭治郎这才想起来亲吻嘴唇的含义。


     “权八郎你怎么想的?”伊之助问道。


     在前世那次悲伤的列车任务后,他就认为炭治郎对炼狱抱有不一般的感情,而到了现代,两人在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的情况下,他的好友会不会更早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把握住机会?伊之助对此很感兴趣。


     灶门炭治郎应该得到最好的幸福,这是所有被他帮助过的人都会去希望的,可是,无论伊之助还是善逸,身为他最亲密的两位朋友,他们都没有在最初直截了当和本人说得明明白白。


     “我……”


     搬好被自己撞倒的椅子,炭治郎垂头坐回,思考起他对炼狱的情感究竟如何。


     初见炼狱之际,光是仰望着他的背影,心口上就宛若刮起了一根火柴,燃出了看似不起眼的渺小火光。但那根火柴在遇到那人之后竟然没有熄灭,它永远燃烧不尽似的,随着时间茁壮成长为一簇火焰,不仅是在心口上永生,在相遇后的每时每刻里,身体里的血液同样由它沸腾狂呼。


     不可否定,他在意炼狱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句话,哪怕是一次微不可视的叹息,他也会去思虑那个人在烦恼着什么。自己是否能够成为炼狱倾吐衷肠的人,是否能为他分担一些压在他肩上沉重不堪的重任,包括痛苦。每当看到炼狱受伤,就算仅为一道微小的伤口,也想要为他承担那些伤痛。


     如果,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话……


     炭治郎想着,先前皱起的眉目逐渐舒展。


      tbc.

————————————————————————————————

由于突发紧急情况,周三的帝都灵幻绮谭也要暂停更新,26号就会恢复!!!在这里跟等待的各位说声抱歉,抱歉,抱歉!!!

     

蔚言於芯

【鬼滅乙女】新年参拜

含:炼狱、时透、胡蝶

原女私设姓名:坂名井弥生


适逢新年,鬼杀队的大家也都稍微放下持续紧绷的心情,调整心态迎接新的一年。虽然过新年的提议遭到一些队士的反对,比如:「在鬼还没有被剿灭之前怎么能放松警惕」、「必须为他们报仇才对」这类杀风景却又现实的话语,不过反对声浪还是在主公温和的视线中平息了。


「啰嗦,再提这件事就杀了你!」

──某位被驳回意见的柱如是说。


你在得知可以和大家一起参拜后嘴角微微翘起,但在看到不死川转身后便立刻识时务地压下去,摆出一副沉重的表情。虽然知道不可能真的被他杀掉,但聪明人不做傻事呢。


翌日,随着朝阳缓缓升起,你迅速收拾了自己的衣...

含:炼狱、时透、胡蝶

原女私设姓名:坂名井弥生



适逢新年,鬼杀队的大家也都稍微放下持续紧绷的心情,调整心态迎接新的一年。虽然过新年的提议遭到一些队士的反对,比如:「在鬼还没有被剿灭之前怎么能放松警惕」、「必须为他们报仇才对」这类杀风景却又现实的话语,不过反对声浪还是在主公温和的视线中平息了。


「啰嗦,再提这件事就杀了你!」

──某位被驳回意见的柱如是说。


你在得知可以和大家一起参拜后嘴角微微翘起,但在看到不死川转身后便立刻识时务地压下去,摆出一副沉重的表情。虽然知道不可能真的被他杀掉,但聪明人不做傻事呢。


翌日,随着朝阳缓缓升起,你迅速收拾了自己的衣装就踏出房门。清晨的阳光一点都不刺眼,暖和的霞光温柔地撒在你行进的道路上,身体也没有那么寒冷了。先去找谁呢?


~炼狱杏寿郎的场合


你想依炼狱的性格,他现在一定已经起床了,于是第一个前去拜访他。果不其然,还没到达炼狱的房间前就能听见他早起操练挥舞竹刀的声音。


「早安,炼狱先生,今天也晨起操练吗?」


「喔!是坂名井少女!早安!新的一年也必须时刻锻炼自己呢!!」惊叹号有点过多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休息一下吧,我带了饭团喔。」你从胸口的衣襟里拿出方才揣在怀里的手工饭团,然后递了三个给他,自己留一个。不过好像从拿出饭团的那一刻起炼狱就一直盯着你看?


是太饿了吗?


「......少女的发言依旧是那么糟糕呢!各种意义上都是喔!不过我就不客气了!」


好像不知不觉说出来了. . . . . .不过炼狱先生因为刚起床而稍带杂乱的头发和炯直的眼睛真的好像其他队士形容的猫头鹰,阿、似乎有点可爱。


陷入思想漩涡的你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对方微微发红的耳尖和刻意不看你的小动作。


-视角切换


「一路上颠颇都放在那里吗?想到糟糕的事了呢!」当然猫头鹰本人没有说出口。



~胡蝶忍的场合


接下来要拜访的是小忍,你沿着走廊的屋檐一陆慢行,伸直单手让皮肤接触阳光,舒服的温度。


一打开蝶屋的门就闻到一股舒心的香味,是草药和温柔的味道。


「早安,小忍!」


「阿呀早安,弥生。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吗?」


「因为要来见小忍所以感到开心喔!」没有压抑扬起的嘴角,只是自然地对眼前漂亮的少女说着。


「我也很开心见到弥生喔。」紫发美人又笑了笑,但一点也不刻意,与过往总是挂在脸上的表情不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抬眼的胡蝶忍注意到你的衣着,微微歪头:「但是弥生打算就穿着队士服去参拜吗?」


「咦?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件事,说起来我似乎没有参拜用的和服呢。」


平时就不太在意衣着方面,对你来说就是能穿就好,甚至还会要求降低自己衣服的布料价格,毕竟时刻站在前线的你几乎没有一件衣服能够存活够久,就在战斗中损缺衣角或染上血污而被丢弃。


「那样可不行呢,等一起前去参拜前再来找我一次吧。预想到你大概是这种情况,我替你事先准备了一套喔。」


「呜,这就不用麻烦小忍费心了拉,我没关系的......」


「要来喔。」


「阿......是的。」


今天的小忍依旧魄力十足,但美人真的好可爱。


-视角切换


虽然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还是为这孩子难过了一下呢,明明是这样的. . . . . .

不过今天的弥生也很可爱,但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呢,太过单纯可不好喔,毕竟身边都是一群虎视眈眈的野狼嘛。

──今天的忍仍旧为孩子操心



~无一郎的场合


离开蝶屋后你没有在无一郎的房间发现他,绕了一圈后却发现他躺在地上。


「请问你躺在地上做些什么,天才霞柱先生。」你无奈地看着面前目光呆滞的无一郎。


「那朵云叫什么来着。」


「无一郎,不可以躺在这里啦,你不会冷吗?」迫于无奈,你只好蹲下身低头,好让对方注意到你。


突如其来的阴影让他有点不适应,他眨了眨眼,才从面无表情的状态转成稍微精神的模样。


「你是谁?」


「咦?咦咦咦──?太过分了吧,竟然忘记我是谁吗!」


心脏爆击。


「想不起来呢。」


「怎么可能啊!你再认真地想一次啦!我们昨天前天大前天还有之前跟很久很久以前一直都待在一起喔!」


出于慌乱,你整个上半身都凑近了对方,手却忍不住颤抖。


无一郎愣了一下,随后眼睛闪过绞结的神色:「嗯,真的想不起来姐姐是谁呢。」凑近后用天真无邪的表情请求:「再告诉我一次吧?姐、姐。 」


无一郎的眼瞳十分透澈,你能从中看见自己因慌张而面红耳赤的模样,还有对方恶作剧成功后得意的表情。


好像是靠太近了、朝脸袭来的气息是无一郎的味道,淡雅的清香。


「呜──快去收拾自己准备参拜!」丢下这句话就落荒而逃了。


-视角转换


阿,好像是玩笑太过了。好像从没看过姐姐那么慌张的神情呢,除了那几次以外。


之后再道歉吧,姐姐一定会原谅我的。

──小恶魔少年如是打算



~参拜的场合


换好忍准备的华丽和服以及装饰后,发现大家都已经在外面等你了,你只好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


「对不起!我迟到了!明明是我先去催促大家来着......」


「没事喔坂名井少女!炭治郎他们已经先走了呢!」


「姐姐的衣服很好看。」少年微微地笑着。


在几句欢乐的对话中不知不觉就走到鸟居前了。


「从踏进鸟居这刻起,就已经开始参拜了喔。」身旁的忍贴心提醒道。


你们持续向前,发现炭治郎他们已经参拜完先行离开了。


「阿,本想一起参拜的。」你有些可惜道。


「不能这么任性才行喔,弥生。」


「也是呢,总不能把人拉回来。」


你们虔诚地向神明行二拝,然后将口袋里事先准备的五元硬币轻轻放入赛钱箱。


三下铃声十分清脆悦耳,仿佛能冲刷所有不愉快的心情,的确十分适合承受高压的鬼杀队。


深深地鞠两次九十五度的躬,此时伴随金乌降下,是深沉的二拍


两手合十之时你想到很多事,那些过去的精彩的回忆有如泉水灌入你的大脑。虽然也有悲伤和离别,但同时心里也被那些无可替代的羁绊填得满满当当。


曾经有过就足够了呢。


「坂名井少女还没有许愿完成吗?」听得出他已经刻意放低音量,但炼狱的「悄悄话」跟其他人平时的谈话声量一样。


「嘘,弥生她一定是有很多事情想说吧,不能打扰到她呢。」


无一郎只是盯着天边的夕阳将云朵染成橘红的霞光。


「像是温柔的姐姐」他心里想着。


你深吸一口气,「神明大人,希望您能保佑鬼杀队的大家平安健康,愿他们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最后深深一拝,你缓缓睁眼,回头看向笑着的大家。


「要回去了喔!少女!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弥生。」


「姐姐,新年快乐。」


. . . . . .


「嗯!新年快乐!能遇见大家是我最幸福的事情!」像是为了证明什么,刻意提高了音量。


此时炭治郎一人折返回神社找寻自己不小心掉落的香囊,在鸟居前捡到之后才松了口气。


「阿......还好找到了,怎么会弄丢如此珍贵的东西。」他的额头上布满细汗,可见刚才是跑过来的。


「——!!熟悉的味道,为什么......」在转身之前他顿步。


黄昏时刻,树叶映下的影子在风中摇摆不停,传来飒飒响声。霞光真的是十分温柔的颜色,有如母亲的摇篮正哄人入睡,又像亲昵之人的耳鬓厮磨,使心头发痒。


你们径直穿过炭治郎的身影。


「新年快乐!」好像是大家一起说的。





#

  1. 听到无一郎说忘记自己时会那么慌张是因为她害怕对方真的忘记自己,担心记忆是否因为死亡缺失了。

  2. 文中同女主一起參拜的皆是已逝之人,所以女主才會糾結於身體寒冷,沒有和炭治郎們一起參拜也是這個原因。最後炭治郎說聞到「熟悉的味道」是因為黃昏之時,而女主一行人又恰好與他十分相近,「徑直穿過炭治郎的身影」也是因為沒有形體。

  3. 鸟居:因为鸟居是神明走的道路,所以进了鸟居就已经开始参拜了。一个小知识是进鸟居前要靠边然后行礼,以表达对神明的尊敬,但是鸟居很多的(比如稻荷)就只要向第一个行礼就好。

  4. 二拝:诚恳深深鞠躬两次,最好的方式是45-90度鞠躬。

  5. 二拍:大概在胸口的高度,用两手张开与肩同宽,慢慢用力地拍两次的手。更细的作法是:右手要稍微往后收一个指头关节的长度。两次拍手都拍完后,右手再放回原位。

  6. 一拝:最后深深一鞠躬


  • 原本想安排大哥敲108下钟声然后哈哈大笑的剧情,后来剪掉了

  • 没有写玄弥是因为不会写,不是刻意不带他!就当作是玄弥还存在的if线吧~

  • 祝大家新年快乐!


無無無無無無

【鬼滅乙女】晨陽/黃昏/滿月/長夜

▽炭/煉/累/童


竈門炭治郎🌇


晨陽總是對黎明抱有一定的眷戀。


竈門炭治郎終是趕在時間的前面——初陽剛升起時,他已然醒來,然後為新一天的到來送上一句“早安”。還認為時間停在三點多的少女迷迷糊糊地眨眨眼,雙手環住眼前的男孩,遲遲不鬆手。炭治郎拍拍女孩子的腦袋,「我要起床啦……」地脫出對方的撒嬌。


煉獄杏壽郎🍱


兩人並肩坐在山脊上,遠盼著太陽的落下和隨後而至的滿天繁星。夕陽落在他的髮梢上,尾部的紅被染上一層焰火:如春光般耀眼,如風雨般雄壯。


「嗚姆!」杏壽郎捏著飯糰,如此恭維道。


「好吃,你就多吃點!」依在肩上的少女笑了。


累🕸


少年伸出...

▽炭/煉/累/童


竈門炭治郎🌇


晨陽總是對黎明抱有一定的眷戀。


竈門炭治郎終是趕在時間的前面——初陽剛升起時,他已然醒來,然後為新一天的到來送上一句“早安”。還認為時間停在三點多的少女迷迷糊糊地眨眨眼,雙手環住眼前的男孩,遲遲不鬆手。炭治郎拍拍女孩子的腦袋,「我要起床啦……」地脫出對方的撒嬌。


煉獄杏壽郎🍱


兩人並肩坐在山脊上,遠盼著太陽的落下和隨後而至的滿天繁星。夕陽落在他的髮梢上,尾部的紅被染上一層焰火:如春光般耀眼,如風雨般雄壯。


「嗚姆!」杏壽郎捏著飯糰,如此恭維道。


「好吃,你就多吃點!」依在肩上的少女笑了。


累🕸


少年伸出纖細的手腕,雙腿垂在半空中。傍晚的涼風悄悄吹動眼邊的白髮,遮住了一部分視線。「上來。」毫無表情地吐出這句話,用一雙充滿死氣的眼神,傾注于照在臉頰上的月光——寧靜、沉默。累將你拉上樹梢。「今晚是滿月呢。」說罷,手握的更加緊了。


「據說月亮上有一群兔子,每天不停地搗藥,可是十分勤勞。」累點點頭,仰視著夜空中掛起的一輪滿月,瞳孔仍是閃著光。


童磨❄️


「還醒著嗎~」


童磨一把掀開被子,笑瞇瞇地露出兩顆尖銳的犬牙,琉璃色的瞳孔即使在毫無光照的環境下也閃著光,完全看不出有什麽睏意——肯定沒什麽好事。


「你沒睡嗎……?」


「睡不著,人類的作息時間真麻煩~偏要睡覺嗎?」


你沒好氣地搶過被子,倒下就睡。


「喂,起來啦~」


然後誰也沒睡著。



今天也是想要涨粉的阿月

【鬼灭乙女】好眠——至亲爱的你

 你是月柱,就当月之呼吸传承下来了吧

实力强大就对了

众柱X你

花柱,双水柱,双霞柱有√

短打注意

想要尝试@R太太那种细腻的文笔,结果失败了


有引用乙一老师的《夏天,烟花,我的尸体》的设定


你死了,身上被刺中要害,不止一下


啊,好痛。但是你再也说不出话了

你觉得,你现在被人拖动着,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对不起,请留下来吧。”

那是谁?


1

你感觉到,最后有人把你抱回了总部,你听见了主公的叹息,叹息一位年轻强大的柱的逝去。你觉得,有水落在了你的脸颊上

下雨了吗?

是熟悉的少年的声音,是无一郎

你从来没有见...

 你是月柱,就当月之呼吸传承下来了吧

实力强大就对了

众柱X你

花柱,双水柱,双霞柱有√

短打注意

想要尝试@R太太那种细腻的文笔,结果失败了


有引用乙一老师的《夏天,烟花,我的尸体》的设定





你死了,身上被刺中要害,不止一下


啊,好痛。但是你再也说不出话了

你觉得,你现在被人拖动着,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对不起,请留下来吧。”

那是谁?



1

你感觉到,最后有人把你抱回了总部,你听见了主公的叹息,叹息一位年轻强大的柱的逝去。你觉得,有水落在了你的脸颊上

下雨了吗?

是熟悉的少年的声音,是无一郎

你从来没有见他哭过,现在感受到了,却无法安慰他

他在哭什么?


2

你的尸体被一个炽热的身躯抱到了蝶屋

你被人抹上了防腐蚀的药剂,被灌了水印,被换上了丝绸的衣物

轻柔的手指,是那两个人

香奈惠,还有忍

“抱歉,祝你好眠。”

她们在说什么?


3

炼狱杏寿郎被禁止靠近你的尸体,他的体温会加快尸体的腐化,在处理期间,温暖的感觉没有一次降临在你身上

在你头七的前天,你感受到了一双温暖的手拂过你的脸颊

他来看你了

“XX,好梦。”他的手缕过你的头发,吻上你的额头,离开了

他希望我梦到什么?


4

头七,也就是你下葬的日子

你,作为月柱,死在了恶鬼的手下

“是下弦吗?”

“不,起码是上弦二吧。月柱大人还是很强大的。”

没人知道你正在的死因

你自己也不知道

你的葬礼上,哭的最凶的是无一郎,还有有一郎

“ 以我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的!”他们当时就应该阻止你愚蠢的想法。上弦二,不是那么简单的

说自己会活着回来?别开玩笑了!

“XX姐姐,不是说好要一起放风筝的吗?”

“骗子。”

他们在想些什么?我是怎么死的?


5

下葬前,两位水柱来看过你

他们身上冰凉的感觉,你不会认错

“你不该离开。”

“没有保护好你,是男子汉的失职。”

“请做一个好梦XX。”

梦里也是这样的感觉,冰凉的


6

风柱大人没有流过泪,但是他的悲伤却写在脸上

“烦死了!有着点时间,还不快去训练!”

他的手放在你的墓碑上,口中念念有词

“祝你下辈子要幸福,恶鬼就交给我们。”

恶鬼?打在身上的感觉比这个更痛


7

你静静地听着悲鸣为你超度的声音

眼前一片黑暗,蜜璃还没有从你的离开的悲伤中缓过来,总是笑着说:“她只是睡着了,过不来哦多久,就会醒过来的。”

”南 无 阿 弥 多 婆 夜 哆 他 伽 多 夜,哆 地 夜 他 阿 弥 唎 都 婆 毗,阿 弥 唎 哆 悉 耽 婆 毗。“往生咒的声音让你放弃了思索

为什么我还没有成佛?死去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吗


8

伊黑偶尔会带着镝丸看看你,看看你这个曾经被抓到牢里的”狱友“①

然后转身离开

为什么过来?


9

一个月过去后,你感觉你被挖了出来,棺材打开,被送到了一个地下室

”请你长眠于此。“

蝴蝶忍为你换上了你渴望的裙子,香奈惠为你梳了精致的头发,你觉得你被放在了一个玻璃棺材里面

”对不起,祝你好眠。“

他们围绕在你身边的感觉,让你再次有了同样的感受

日轮刀被插入了心房

为什么要让我场面此地?

”做个好梦。“

”我们亲爱的,“

”月柱小姐。“







END


①你在学习呼吸法之前被那只蛇抓起来过,关在伊黑的隔壁,在和他提起逃离后,你和他分开来了。你比他小了两岁。关系还算不错

感觉写的很没有内味

拆了蛇恋,毕竟全员ALL你,抱歉

全员黑化+病娇的感觉不知道喜不喜欢





没有理解的看一下这里:
你是被他们精心策划的计谋杀死的

每个人都捅了你一刀,因为你有想要牺牲自己一个去消灭上二童磨

都知道童磨的嗜好是吃女性。你去必死无疑,即使带着毒药

所以,他们决定杀死你后保存你的尸体,这样你就永远陪在他们身边了

记忆是有丢失的,忘记了你是怎么死的

无一郎的哭是对不起伤害了你的那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