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照井夫妇

268浏览    3参与
念冬的小十[爆炒咕咕]

圣诞贺文【多cp】

大家圣诞节快乐啊!两小时内爆更的产物,祝看的喜欢~

圣诞贺文

      冬季十二月,果然最让人期待的便是圣诞节了吧。

      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太阳升起,照耀着被白雪覆盖的还沉寂着的日本。

      “嘿咻...嘿咻...”空旷的农场里响起了声音,猿渡一海正在费力的把一推一堆的箱子往卡车上搬,就算是圣诞节也毫无休息呢,一海桑。

      “恩~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的,一想到等会就...

大家圣诞节快乐啊!两小时内爆更的产物,祝看的喜欢~

圣诞贺文

      冬季十二月,果然最让人期待的便是圣诞节了吧。

      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太阳升起,照耀着被白雪覆盖的还沉寂着的日本。

      “嘿咻...嘿咻...”空旷的农场里响起了声音,猿渡一海正在费力的把一推一堆的箱子往卡车上搬,就算是圣诞节也毫无休息呢,一海桑。

      “恩~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的,一想到等会就能和咪碳一起出去约会...嘿嘿嘿.....”农场主•真•咪碳现任男友•猿渡一海闭着眼握着手已经在脑海里幻想完一百种约会方式。

      这位哥你醒醒,现在才早上六点,你家咪碳还没醒呢。

      “老大又开始了呢..”

      “没办法啊,任谁把自己喜欢的偶像拐到手了都会开心的像个傻子的吧。”

      “嘶,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怎么能说是拐呢,明明是我们老大靠着自己的帅气英姿才把咪碳带回家的。”

      “你别打我啊!行行行是英姿是英姿。”

      “嘘....你俩轻点,别把老大给惊醒了....”

      三羽鸦躲在远处的墙角后面暗中观察,推推搡搡的,丝毫没注意到已经向他们走来的的猿渡一海。

      “喂你们,在干什么呢.....”

      于是农场上响起了三人的惨叫声,与同时响起的鸡鸣声组成了美妙的乐章。

      ----------------------------------------------

      “噗呲...噗呲....”一大早,照井夫妇家中便传来早餐的香味。

      亚树子还呆在软软的大床上,两条腿夹着被子,抱着枕头流口水,鼻子一耸一耸的闻到了味道,然后口水流的更欢了。不情不愿的被香味勾引到了厨房,于是便看见自家男人一手持锅一手拿筷子在捣鼓着什么东西。

      瞬间身边弥漫起了粉红泡泡,一下扑到他的背上,傻笑着感叹到自己真是幸福啊。

      照井龙慌不迭到底稳住自己的身子,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粘在自己背上的自己老婆的脑袋瓜,柔声让她先去洗漱,过会就能开饭了。

      新婚小夫妇的日子一定会继续幸福美满下去的,为此作证的,是两人已经坦诚相待的真心实意。

      “所长,今天是圣诞节,我陪你去逛逛吧”

      “诶!真的吗真的吗?!龙君你真好~”

      “呵呵,快点吃,吃完了也去问问菲利普他们去不去吧。”

      “这种事人家才没有听说过呢!龙君难道不是和人家一起过二人世界的嘛?”

      “噗,没关系,就去问问看他们俩,到时候我们逛我们的,不管他们了。”

      “哼,便宜他们了,那个八嘎侦探!”

      ....... .......

        ----------------------------------------------

      “戒斗~”扑

      “... ...”轻轻一转身

      “呐戒斗~”锲而不舍

      “啧.....”再次躲避

      “呜戒斗..”一个后空翻直接挂在人身上

      “放手!!”被后空翻惊了一下结果被趁人之危

      “戒斗....你看人们笑得多开心啊.....”已经成为神的葛叶纮汰挂在自己爱人身上,不同于动作的幼稚,眼里流露的情感和略显沧桑的声音,无不体现出了他究竟经历了多少痛苦。

      “哼,那难道不是你拼尽全力都保护下来了的人类吗。”化为神树的驱纹戒斗实在是挣脱不开身上人的钳制,只能无奈的由人瘫在自己背上。说出口的语气充满了嘲讽,不屑,还有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傲娇和不满。

       “诶?戒斗是吃醋了吗?”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的傻橙竟是听出了这人不满的口吻,带着满心的欢喜凑上前去询问,顺带调戏调戏已经炸毛了的爱人。

      “......葛叶纮汰你给我滚开!!”

      “诶哟!戒斗今天可是圣诞节,就不能对我稍微温柔一点吗?!”

      “我为什么要对你温柔!!你当你在我的树上干的那些破事我就真的不会知道吗?!”

      “什么!我在戒斗树上开橙子的事居然被发现了!!!”

      “葛叶纮汰!!!”

      路过这棵神树的人们,对着这棵突然开始沙沙作响的神树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有人说是神也在庆祝圣诞节呢,也有人说是神终于在今天找到了自己的交心爱侣。

      ... ...

         -----------------------------------------

      “哟老板,跟以前一样哦~”操真晴人一身万年不变的着装,顶着一张回头率百分百的帅脸来到了甜甜圈小店。

      “阿拉晴人啊,快看快看,圣诞节特别版甜甜圈哦~有没有很心动!有没有很想吃啊!!”

       “啊看起来不错嘛!”

      “是吧是吧,那要不要...?”

      “啊这个啊,不用了不用了,一个砂糖的就OK了。”

      “哼!晴人还是这样呢对砂糖甜甜圈如此执着。呐,拿走吧。”

      “thank you~”

       来到自己的摩托车旁,一屁股坐在上面,一脚蹬着地面,打开了袋子拿出了甜甜圈。

      幸福的闻了闻一如既往的味道,咬下了大大的一口。准备咽下去的那一刻,肩膀突然被重重的来了一下,一个没注意,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转身便看见仁藤攻介那张慌张无措交加的傻脸,和背上慌忙又不敢用力的手。

      “噗..咳咳,没事了,把手放下吧。”一个没忍住轻笑出声,缓过气后开始安抚受惊的大猫猫。

      “晴人....那个...你没事吧”

      “你说呢?”忍不住起了调戏调戏的心思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这么吓你了!”赶紧慌张道歉

      “行了行了逗逗你而已,怎么?找我有事?”

      “那个....今天不是圣诞节嘛.....”

      “嗯哼,继续说。”

      “.......”仁藤攻介咬了咬牙,一把抱住晴人的腰,大声喊出来自己来的意愿。

      “我想和晴人去过二人世界!!”

      操真晴人现在很不好,准确来说,是彻底愣住了。感天谢地现在这个时候这里没有人,不然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你先松开我。”试图扒开读作抱写作吃豆腐不老实的手。

      “晴人答应了我再松开!”继续吃豆腐

      “行行行答应了答应了,快松手!”

      “真的?!”   “....恩。”

      若是现在有人路过就能看见我们伟大的魔法师被一只大猫猫死死地抱在了怀里,然后大猫猫转头就往一个方向跑去,走之前也不忘把摩托车和甜甜圈收好。可是这里没有人,所以,接下来少儿不宜的事情自然没有人会阻止。

         --------------------------------------

      “尼桑,圣诞节快乐!”

      “啊michi,你也是啊。又快长大一岁了呢....”吴岛贵虎感叹的摸了摸一转眼就已是少年的弟弟,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成人,可自己却没怎么好好陪伴他过童年生活。趁现在要好好的补偿他了呢。

        “那个...尼桑,这是我亲手做的苹果派,想给尼桑尝尝。”不好意思的端出了一直藏着的东西,有可能会有人说一个派就是圣诞节礼物了吗?但他们都不会知道这小小的一个派,卖相虽然不好,但其中包含的是异常甜入心坎里的,美味的,认真的真心。

      “好吃!让你费心了啊,光实....”吴岛大少爷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又一次忘记了给弟弟准备礼物,害,先问问看他有什么想要的吧。

      “那个...哥哥忘给你准备礼物了,光实有什么想要的吗?”

      “一个拥抱就可以了!”

      “...诶?”

      吴岛光实挠挠脸,再次开了口:“我想要尼桑抱抱我,恩!一个大大的拥抱!”

      “噗,就这样吗?”  “恩!这样就够了!”

      吴岛贵虎张开手,将清瘦的弟弟拥入怀中,不禁感叹起他实在是太瘦了,得好好养养了。一边沉溺与为数不多的兄弟亲情中,温暖的怀抱紧紧相接在一块,让人不忍心放手。

      自然我们的大少爷是没有看到,小少爷眼中透露的精光和不容小觑的占有欲。

      尼桑....就这样,好好的一起生活下去吧....

         ---------------------------------------------

      “翔太郎....翔太郎.....”耳边传来阵阵的呼唤

      “...唔?菲利普!”左翔太郎迷迷糊糊的从美梦中醒来,睁眼便看见放大的自家aibo的脸,顿时一个激灵把睡意吓没了。

      “早上好啊翔太郎。对了对了,今天是圣诞节哦!”

      “早上好菲利普。已经到圣诞了吗?”

      “对哦对哦,说起来翔太郎,刚刚亚树子他们来过了耶。”

      “哈?他们俩来这里干什么?”

      “好像是来问我们去不去一起逛街的。圣诞节外面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吗?”

      “既然你那么好奇....那就去逛逛好咯。”

      “真的?!那翔太郎快点快点。”

      “嘶...我的腰,喂八嘎你慢点!!”

       ....... .......

    ---------------------------------------------------

      “万丈,快起床!”

      “唔.....不要....啊好疼!喂战兔,不要太过分了!!”

      天才物理学家无奈的看着发起床气的恋人,只得又走过去开始每日一次的安抚。

      “难道不是你这个笨蛋答应的我,说好今天陪我一起过圣诞的呢。”

      “唔.....还是困.....”

      “好吧.....我的锅。”桐生战兔仔细思索了一下昨天晚上他自己干的好事,没办法,只能让最辛苦的龙我继续躺下睡了。

      反正有一天时间,晚点出门也没事。

      战兔看着龙我天使般的睡颜,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抱紧了怀里的爱人,也跟着小憩了起来。

       -----------------------------------------------

      “我们是艾姆斯,对飞电社长进行例行检查!”不破谏气势汹汹的冲进了飞电的社长办公室。

      入目的即是正在给办公室做装饰的社长和秘书。不破看着左角角那颗巨大华丽的圣诞树,右角角那堆起来的各种各样的礼盒,抬头就是一条条的彩带,整个办公室彻底被装扮成了圣诞节风格。

      那就更不要说穿着圣诞老人装的飞电社长了。

      虽然飞电或人很想辩解:不是我自己穿的!明明是公司的女员工全体上下集合起来一起审议让我穿的!我是无辜的!!

       “....噗....咳咳。喂你这是什么打扮,好土。”

      “什么?!你说它丑也就算了,你居然说它土!”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我才不管!”

      伊兹在旁边歪着脑袋看着俩人激情的互动,不禁询问起了卫星泽亚。

      卫星泽亚沉默片刻便给出了建议:可以让他们两个好好的体验一下圣诞节,反正今天公司也没什么事不是吗。

      伊兹想了想确实是这样,于是异常乖巧的听从了建议,把两人好生收拾了一下后,给足了费用就把两个人一脚踹出了公司。自个也闲着没事干跑去艾姆斯找到了正在吃苹果的刃唯阿。

      女孩子就该和女孩子一起玩,臭男人一边去。

      公司门口只留被无辜踹出公司的社长和愤怒的艾姆斯队长。

      “那不破桑,我们也出发吧!”

      “哈?”不破疑惑的看着旁边突然兴奋起来的人,他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哎呀走啦走啦,好不容易没有工作,要好好享受一下圣诞节呢。”死死地拽着人走向了人群。

      “我才不要!快松手!!”

      两位少年打打闹闹的进了人群。别扭归别扭,但也绝对不会想回去工作的呢,不破桑。

     ---------------------------------------------------

       夜晚,天上绽放开了一束又一束灿烂的烟花,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日本。

      小摊前,诚正在给身边的亚兰买章鱼烧,看着人幸福的样子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刚拉着一如既往板着一张脸的chase,防止他被人群挤的又一次神秘失踪。chase虽然没说什么,但两人紧紧相握的手确是最好的证明。

      迅趴在高处的栏杆上俯视着这一片欢乐的场景,甩了甩脚转身问道旁边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人。

      “呐horobi,他们脸上的笑容,真好看呢。”

      “怎么?你羡慕了?”

      “怎么会....诶,那个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迅看着那边一个大摊子里挂着的一个超大型玩偶,但吸引他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旁边得到玩偶的玩法。

      看着原本欢天喜地进去的人,每一个都是失落的走出来,那个玩偶依然挂在上面丝毫未动。好奇的心思来的很快,于是转头用渴望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父亲”。

      灭被这眼神盯的浑身不舒服,长叹一口气,无奈的拉着人走了下去。

      “既然你那么感兴趣,那下去玩一玩也不是不可以。”

      “嘿嘿嘿,horobi觉得我能赢到那个玩偶嘛?”

      “.....如果是那个巨型玩偶的话就算了,我们那里已经没有地方给你放这种东西了。”

      “诶-----”

       “....嘛,等你赢到了再说,如果真的想要,那就回去自觉的和我一起收拾地方。”

      “嘿嘿,horobi最好啦!”

      于是当晚,摊子的老板瑟瑟发抖的看着两个来路不明的人把自己摊子里所有的奖品全都赢走了。kuso,明明是好不容易想出来的那么难得玩法,他们怎么轻松的跟干过很多次一样?!

     ---------------------------------------------------

      这个夜晚,恋人在烟花的照耀下许下最真挚的承诺。

      无证医生拥着自己刚经历一场手术后疲惫不堪的小少爷,在心底无数次诉说着遇到这个人的幸运。

      卡密从办公室里望着外面璀璨的花火,难得的陷入了沉思,甚至没有阻止从后头抱住他的九条贵利矢。

       宝生永梦正耐心的回答着身上某个六岁儿童的十万个为什么,嘴角挂着的是无奈又幸福的笑容。

       假面骑士社团的各位吵吵嚷嚷的嬉闹着,诉说着自己对未来的理想,互相传递着自己的心意。

      哉亚的社长拆开了来自飞电的社长的温馨小礼物,看着里面相当敷衍的苹果陷入了沉默。

       无意间行驶过的Den-Liner上,四个异魔神又在互损,把直美小姐刚布置好的彩带给弄乱了,在收到了来自小hana的一异魔神一爆栗后,乖乖的跟着无奈的良太郎一起装饰了起来,旁边是正在跟炒饭做斗争的车长和优雅的小鸟桑。

      在不知名之地的Zero-Liner上,天津四端出了一盘三层无敌巨大的蛋糕,樱井侑斗满怀期待地搓搓小手拿起刀切了开来,入眼的便是被特地做成香菇状的巧克力。顿时车上响起了侑斗的怒喊声和天津四忙不迭四处求饶的声音。

      多国料理餐厅里,比奈拿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一个个分发给了相应的人。ankh喜滋滋的拿着自己的圣诞老人和圣诞驯鹿造型的冰棍,从抱着新胖次的映司旁边路过,还故意对着人咬了一口,不出意外的获得映司的晃肩膀一次,并且刚咬过的地方又被映司来了一大口。后藤慎太郎做好了一锅美味的关东煮,给坐在位子上就差摇尾巴的伊达端了过去,成功收获到了一个来自恋人大大的拥抱和绝对的赞赏。千世子在旁边笑吟吟的看着众人互相打闹,对着旁边一如既往捧着娃娃的人说了祝贺。鸿上基金会内,里中小姐看着桌上一排排的蛋糕,内心里无限循环着快下班快下班快下班,旁边是还在做蛋糕的鸿上社长。

      大天空寺内也是和和谐谐的一片,小天使尊正在帮忙端菜,游流仙在旁边晃悠着也想蹭口吃的。御城看着冒着热气的菜,怕尊烫着,于是连忙跑去一起帮忙。

      泊进之介踌躇片刻颤抖的对身旁的雾子伸出了手,然后将她轻轻搂紧了怀里,虽然动作看着很镇定,但是挂满羞红的脸颊彻底暴露了他。雾子好心情的没有拆穿他,依偎在恋人怀里,看着美丽的烟花许下了心愿。

      门矢士打开了光照像馆的门,进门就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走到内厅,不出意外的看到一桌丰富又都是大家爱吃的美食,和穿着围裙挂着狡黠的笑的小偷先生。难道好心情的走过去偷吃了口面包,顺手调戏了一把做菜的小偷,可没想这个小偷早就记下了仇准备半夜还回来。夏蜜柑和雄介在旁边讨论着圣诞树到底要怎么装饰比较好,爷爷和kivala在旁边乐滋滋的看戏顺便等着开饭。

      老实人又在咖啡馆开起了自己的服装秀,旁边是不忍直视的猿渡一海和疯狂忍耐的咪碳,还有捂着脸不想说话的龙我和战兔。店长在旁边热情的推销着自己的咖啡,然而没有人搭理他。

        外面柔和的灯光不断,轻快的歌声遍布了每个人的耳边,圣诞节便是如此值得值得纪念的节日呢。

      希望以后能变得越来越好.....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吧.......

END

@糖醋锦鲤tcjl〔爆炒咕咕〕

苹果好酸

【假面骑士W】回溯

人们追求着长生不老,也害怕着一尘不变的容颜。
“怪物。”
是的,人们给了他这个称呼,虽然几十年前截然相反,那时候人们唤他为。
“英雄”。

从很久以前就这样,他包容了他的全部。
他声音越渐越沙哑,头发从发根间渐渐抽白,他开始变得和被“old”袭击了一样,一点也不硬汉地享受着惬意的下午。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人是有自然生死,这是生理的规律,他望着他的白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像个乖小孩一样,替他沏了一杯茶。

他开始尝试欺骗自己,自己也能和他一样,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像每对老伴一样并排坐在阳光下,膝盖上趴着一只猫咪,他开始欺骗自己。
“不是一样吗?一样会迎来死亡。”

能让他感到自豪的是,自己终于也与大叔更近了一步...

人们追求着长生不老,也害怕着一尘不变的容颜。
“怪物。”
是的,人们给了他这个称呼,虽然几十年前截然相反,那时候人们唤他为。
“英雄”。

从很久以前就这样,他包容了他的全部。
他声音越渐越沙哑,头发从发根间渐渐抽白,他开始变得和被“old”袭击了一样,一点也不硬汉地享受着惬意的下午。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人是有自然生死,这是生理的规律,他望着他的白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像个乖小孩一样,替他沏了一杯茶。

他开始尝试欺骗自己,自己也能和他一样,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像每对老伴一样并排坐在阳光下,膝盖上趴着一只猫咪,他开始欺骗自己。
“不是一样吗?一样会迎来死亡。”

能让他感到自豪的是,自己终于也与大叔更近了一步。自己的徒弟也在自己与大叔相遇的那个年龄,这个小男孩有着侦探的觉悟和信心。他感叹了年少的那份活力和无限的可能性。又将自己帽檐压低,吹着自己half-boiled的事迹。

“翔太郎,Mick它……”
“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灰色的英国短毛猫,已经是这个事务所的一部分了,每次一有带着孩子的委托人来,它总是乐意与他们玩耍,它也是所长亚树子女儿的最佳玩伴。现在它寿终正寝了,用侦探的一句话就是“回到了家人的身边”。
他将自己的亲人揽在怀里,又将它送入黄土里。
它死之前弱弱地喵了一声,虽然大家早已经看得出来,但是依旧没有对彼此提起。

亚树子的女儿——春奈,继承了妈妈的吵吵闹闹,这个元气的姑娘,给事务所平添了几丝活力。就算是出于无意识,他的眼底依旧掠过一丝悲伤。
这个女孩子一开始称呼他为“哥哥”,虽然亚树子立刻将她搂在怀里,但是他依旧捕捉到了微弱的声音。
是的,他比起别人,更加年轻了几分,年轻地过分。

在亚树子的“循循善诱”下,他们终于算是默认了情侣的关系,两个人早已经超乎了搭档的关系,默契地只需要一个眼神,精神交流早已经凌驾于“W驱动器”之上。
翔太郎破天荒地陪着菲利普在车库里渡过了一个下午,菲利普也破天荒地没有在他的白板上发挥他的天马行空,而是选择和自己的partner十指相扣坐在一起。
“翔太郎,你知道吗?partner也有伴侣的意思。”
“啊?啊……我知道啊。”
菲利普和自己的搭档分享着自己“乱七八糟”的研究,直到他的partner打了一个哈欠,歪头倒在他的膝盖上。菲利普怂怂肩,食指放在唇瓣上提醒拟态记忆体们小声一点,不要惊扰了half-boiled,hard-boiled的梦。

亚树子也常常拿婚戒,在他面前晃悠。“翔太郎,你看你看。”“翔太郎君~”翔太郎如果可以打她的话,大概早就一拖鞋抡过去了,每次一冲动,背后就会有照井龙炙热的目光传来。
每次一被问起“为什么不去谈恋爱”这种话题,他都是摇摇头。
“因为我不需要第二个恶魔来让我分神。”

伊丽莎白和Queen已经是名声大噪的歌星了,依旧相信着高中女孩的话题,亚树子也会去插一脚,以至于天天被翔太郎嘲笑为“女子高中生”。
每天被拉去早唱,回到事务所还能看见监视者和小圣诞吵着吃“鸡胸”还是“鸡腿”。
他致力于把事务所里的人都轰出去,然后再对着乱糟糟的事务所一个人生着闷气。
“一个人已经够烦了!现在又是一堆人!你们都是恶魔吗?!”
菲利普耳朵紧紧贴着门板,听着翔太郎一个人在外面发表长篇大论自言自语,总能笑出声来。
即使最后依旧会乖乖去帮忙,他已经喜欢上了和自己搭档互损的生活。

他们又来到了初始的小岛上。翔太郎将花束放在了那栋废弃的大厦之下。
我们依旧在赎罪,我们从未停止过。
向这个城市,向所有被记忆体所害的人。
向那个让他们相遇之人。

已经是呼出阵阵浊气,老侦探倚着床头缓缓起身,却被他又按了下去。
“不要……”
他将所有的记忆都写在了书中,地球图书馆里千千万万本承载着地球记忆的书籍,放手看见它消失在书架尽头。
他离开的时候,他也放开了紧紧握住的手。
关紧门,企图把自己放在疯狂的检索中,杂乱的思路,所有的线索都对着一本书“hidari shotaro ”。这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归宿,始终是事务所这扇棕黄色的门后。
将所有的记忆存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菲利普能尝到翔太郎那一年的滋味,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而且是消失得再也无法挽回的时候,才会哭着做着醒不来的噩梦。

趴在桌子上,醒来的时候,一抚眼眶是一抹咸湿的液体。
白衣服的少年拍拍脑袋让自己清醒,转身面对的是穿着西装短裤还在抽泣的人。
“你哭了吗?”
“闭嘴!你这个杀了大叔的恶魔!如果没有你,就没有记忆体,大叔就不会死!你这个恶魔!恶魔!”
他嘶吼着,他低下了头。
直到觉得太阳穴感受到了机械的冰凉,只能听得见压低的怒嚎。
“去死吧,怪物。”

也许早就应该死在那里。
已经开始每天都在重复那个梦境。自己的搭档哭着抱着大叔的尸体,留给自己的只有一个绝望的背影。
这次一切的始作俑者再一次踏上了那片已经残损的土地。将手中的花束放下,又将头上那顶束着黑色绸带的白色帽子放在花上。
谢谢你,让我们相遇。

他学着他的模样,将那顶黑色的帽子扣在头上,吹着口哨随着风都的风渐远。
“你不是一个人,随着风的方向前进,一定能达到目的地。”就像初次来到风都一样,一个人牵着他的手来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就像初次离开这里一样,一个人牵着一个人的手,随着风的去处,两人一体,带着同一份思念,我们又再次离开。

苹果好酸

强烈安利x
chaser的外传。
照井夫妇已经有一个卡哇伊的女儿而且貌似已经会说话了!(≧▽≦)
龙君接到所长的电话,笑得一脸幸福。女儿貌似叫haruna。
卡哇伊的haruna酱~

强烈安利x
chaser的外传。
照井夫妇已经有一个卡哇伊的女儿而且貌似已经会说话了!(≧▽≦)
龙君接到所长的电话,笑得一脸幸福。女儿貌似叫haruna。
卡哇伊的haruna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