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照岛游儿

22775浏览    131参与
shiyeE

摸了宇内和照岛,喜欢🥰

摸了宇内和照岛,喜欢🥰

小排球赛高!
今天出门 碰到了及及国王和照岛...

今天出门

碰到了及及国王和照岛游儿

今天出门

碰到了及及国王和照岛游儿

小排球专用bot
社恐猫猫be like 这个组...

社恐猫猫be like

这个组合是怎么回事哈哈哈

社恐猫猫be like

这个组合是怎么回事哈哈哈

llllyan💢

-“待,会,儿,见,啦!”


是前几天的摸鱼😵

-“待,会,儿,见,啦!”



是前几天的摸鱼😵

ABUSE TIME⚓️
找獬师傅约的奇怪拉郎的香香饭

找獬师傅约的奇怪拉郎的香香饭

找獬师傅约的奇怪拉郎的香香饭

阿土土土土土

「HQ乙女」当他们不小心碰到你的腰2.0

♡(*´∀`*)人(*´∀`*)♡ooc注意,不喜勿喷!

内含:木兔/及川彻/黑尾/北信介/照岛


木兔光太郎(后知后觉型)

    刚拖完排球场的地比较滑,木兔正打算提醒你小心不要摔跤时,果不其然你脚滑了。

    那一瞬间,木兔下意识就环住你的腰肢搂在怀中,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但也是那一下,你的发丝蹭到了木兔的T恤,这使他的身上沾染上你身上香香的味道。

    木兔英雄救美后就去继续训练...

♡(*´∀`*)人(*´∀`*)♡ooc注意,不喜勿喷!

内含:木兔/及川彻/黑尾/北信介/照岛


木兔光太郎(后知后觉型)

    刚拖完排球场的地比较滑,木兔正打算提醒你小心不要摔跤时,果不其然你脚滑了。

    那一瞬间,木兔下意识就环住你的腰肢搂在怀中,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但也是那一下,你的发丝蹭到了木兔的T恤,这使他的身上沾染上你身上香香的味道。

    木兔英雄救美后就去继续训练了,直到他闻到T恤身上沾上的香味,身体的触感才醒过来一般,意识到刚才将你搂入怀中。

    木兔:“我居然拿这只手扣球了,「」酱能不能过来让我再补一下啊!”

   (木兔:可恶,那个时候为什么放手离开的那么干脆啊,要是再多抱一下就好了!)

   


及川彻(绅士礼貌型)

      当你你以为会跟地面来个亲切的拥抱时,却被经常打趣你的及川前辈拯救了。

      以外的是及川并没有取笑你的平地摔,询问你有没有受伤后就离开了。

      及川彻虽然有时候很俏皮,但对于女性还是非常绅士的,就算是搂着喜欢女生的腰,他也能做到表情不显于色。

      就算是在比赛之中再游刃有余的人,在爱情这场博弈中,厉害的及川彻也不能幸免。及川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呼吸的频率也加快了许多。

      及川:“阿啦,这对及川前辈的心脏真是不好呢。”           

     (之后的及川一直在吨吨吨的喝水,因为情绪有些亢奋被岩酱骂了一顿。)



黑尾铁朗(立马打趣型)

     反射神经很快的黑尾在你快要跌倒时搂住了你,当你刚准备道谢时,却看到他笑盈盈的表情。

     果然,黑尾下一句就是“学妹这是打算投怀送抱吗?”给你逗的转头就走。

     黑尾在你离开后笑容转换为无可奈何的表情,他看着自己的手,想起刚才他怀中可爱的你,黑尾烦躁的rua起了自己的黑发。

     年少青涩的感情在黑尾心里萌芽,你的一颦一笑便可以轻易牵动他的心。就像是小学时总喜欢扯你马尾的男同学,喜欢你却不知道怎样引起你的注意。

     黑尾:“啧,玩脱了…”

     (看你气嘟嘟的模样,最后黑尾拿你最喜欢的奶茶软磨硬泡了好久才哄好了你。)



北信介(偷偷脸红型)

     北前辈搂住你的腰的那一刹那,北信介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

     北前辈对女孩子的你很温柔,他像隔壁邻家哥哥一般叮嘱你,要注意安全,小心路滑。

     直到你走后,北信介的脸才慢慢红起来,粉色从面颊爬到耳朵就像是熟透的蜜桃。

     北信介对爱情之事不太敏感,但对于你的事却非常在意。直到这一搂,他才忽然明白这感情并不是对后辈的疼惜之情,而是更深入复杂的感情。

    北信介:“脸,好烫,感觉真奇怪呢。”

   (北信介碰到自己的脸颊时自己都愣住了,这热度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


照岛游儿(忍不住傻乐型)

    原来帅气的舌钉男孩也会因为英雄救美,这一件小事而开心好久。他眼睛闪着光,救下了他心爱的女孩。

    被你感谢后,照岛的表情好像就失去了控制。他嘴角微微上扬,想着你的感谢,你的温度,然后彻夜失眠了。

    照岛想着,这或许就是幸福吧。就算彻夜失眠,但回忆起与你的回忆,就算失眠也没有关系。

    每天都像是你和照岛新的开始,所以照岛看着星星期待明天快点见到你。

    照岛:“好希望明天快点到来啊。”

 (照岛:刚才的英雄救美,有没有使你更喜欢我呢?)

      


♡(*´∀`*)人(*´∀`*)♡依旧是留言点角色

     

     



llllyan💢

BGM➕灵感来源: city of stars


-如果我们下次见面需要好久的话

 那在此之前 能不能先一起在海边跳个舞呢 ​​​

BGM➕灵感来源: city of stars


-如果我们下次见面需要好久的话

 那在此之前 能不能先一起在海边跳个舞呢 ​​​

llllyan💢
写点……没想好名字所以没有名字...

写点……没想好名字所以没有名字


说实话这也是我前段时间的日常状态和心态啥的……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写了这一篇文的 和木叶哥哥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没有照岛给我抱抱 做爱心便当 玛德😭

写点……没想好名字所以没有名字


说实话这也是我前段时间的日常状态和心态啥的……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写了这一篇文的 和木叶哥哥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没有照岛给我抱抱 做爱心便当 玛德😭

llllyan💢
这边发一下。 *是摸鱼 突然想...

这边发一下。

*是摸鱼 突然想到的 于是画了

*是这样想的:

假设两个人真的交往在一起了以后  照岛会不会拉着条善寺全员来看木叶哥哥打比赛呢… 看到精彩部分(木叶得分)时就全员挥起手臂欢呼起来  大喊:“木叶前辈——!!”这样……


哈哈哈突然笑到了……

这边发一下。

*是摸鱼 突然想到的 于是画了

*是这样想的:

假设两个人真的交往在一起了以后  照岛会不会拉着条善寺全员来看木叶哥哥打比赛呢… 看到精彩部分(木叶得分)时就全员挥起手臂欢呼起来  大喊:“木叶前辈——!!”这样……


哈哈哈突然笑到了……

玻璃川

排乙|舷窗外

*照岛游儿x我

*失恋后被青梅竹马攻略了?!问就是青梅竹马天下第一

*我流纯情照岛,笨蛋剧情,没有逻辑,有点绿茶,ooc!


Summary:“你为什么哭了,你知道这让我有多难过。”


01

照岛游儿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蹲在台阶上,把头埋进膝盖。我本来不想哭的,可看到他我好不容易忍了好久的委屈又统统涌上心头。


“他就有那么好?”他龇了龇牙,眉头皱在一起,似乎很烦恼的样子。


我抹掉眼泪,一字一顿地赌气回答:“当、然、有、那、么、好。”


照岛叹了口气,认命般在我身边坐下,...

*照岛游儿x我

*失恋后被青梅竹马攻略了?!问就是青梅竹马天下第一

*我流纯情照岛,笨蛋剧情,没有逻辑,有点绿茶,ooc!

 



Summary:“你为什么哭了,你知道这让我有多难过。”

 





 

01

照岛游儿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蹲在台阶上,把头埋进膝盖。我本来不想哭的,可看到他我好不容易忍了好久的委屈又统统涌上心头。

 

“他就有那么好?”他龇了龇牙,眉头皱在一起,似乎很烦恼的样子。

 

我抹掉眼泪,一字一顿地赌气回答:“当、然、有、那、么、好。”

 

照岛叹了口气,认命般在我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两份纸巾,一份擦掉我指尖的泪珠,另一份熟稔地按了按我的眼角。我没来得及道谢,断断续续地说:“这次哭完以后,我再也不为,他哭了。”

 

“是是是……”他敷衍地说,两条长腿曲起,“那你为什么还要分手?既然那么喜欢他……”

 

“你不懂啦!”我深深呼吸一口,接过他手里的纸巾,狠狠擤了把鼻涕,等情绪平复了一点才开口,“他觉得我不理解他,好像什么事都顺从他才好……但我又不是那样的人。他控制欲真的很强,让我觉得很不自由,你也有感觉到吧,自从我恋爱以后,几乎都没有和你讲过话。可除此之外他又真的很好……”

 

“听上去也不怎么样嘛!只是有一张好看的脸而已。现在甩开就好咯!”他啧啧两声,站起身拍了拍灰尘,整个人逆光陷入日落里,周围落满毛茸茸的温暖橘红,耳钉微微发着光。

 

他向前跨了一步,踩在他刚刚坐着的台阶上,潇洒朝我伸出手:“公主殿下,嗓子很哑噢,一起去吃点东西,饿了吧。”那一瞬间他好看的眉眼变得很柔和,也许是黄昏加成,使得这一幕场景像是骑士要带上他的公主私奔。我这才发现他还穿着排球社的队服,脖子上还有几滴没擦干的汗水。

 

“你好臭噢!”我故作皱眉,刻意把刚才的幻想从脑子里抹去,捏着鼻子说,“既然你诚心诚意,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他的眉头跳了跳,显然在忍耐怒火,还是拎上我的书包:“……看在你失恋的份上,这次我就当什么也没听到。”

 

“好啦好啦,你最香喷喷……”我推着他的后背,一步一步往前。

 

 

 

和照岛住在隔壁的好处就是每次回家前都会遇到他们家养的一只金毛,在门口欢快地摇动尾巴,她的名字叫“热狗”,来源于照岛最爱吃的面包。热狗早在我们小时候就来到照岛家里,当时小小一团,眼睛扑闪,却和年幼的照岛游儿互不谦让,一人一狗都是破坏大王,满天飞舞的作业本(碎屑),咬坏的家具,露出芯的被褥……现在好几年过去,热狗成为了可爱的小天使,见到人就会咧开笑容,脑袋不住往手心蹭蹭。

 

当热狗把脑袋放在我手心,传来温热的体温,仿佛小狗那颗炽热的心都在说爱我。情绪本就摆动不停,见到她一下子就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紧接着,热狗凑上来轻轻蹭走了我的眼泪。被萌化了的我一把抱住热狗,感叹这世界上只有小狗会永远爱我。

 

“姐姐刚刚打电话说她最近大学开学,事情很多,短期没有办法回来,要我给热狗洗澡。你要不要来?”背后传来熄灭屏幕的声音,照岛说。

 

“要!热狗最好了!”我把脸埋进热狗软软的毛里,感觉身心都被治愈。

 

 

 

 



 

02

分手以后,生活步入原轨道,比如上学的路和照岛一起走。他长得很帅,一双狗狗眼明亮清澈,好像所有不快乐都会在他的注视下融化。而舌钉耳钉的加持为他增添一分不羁,使得他整个人带有出乎意料的反差感,不仅在年下学妹里很吃香,连学姐有时候都会来搭讪。

 

好比此刻。春樱簌簌,空气里飘来一阵熟悉的甜香,是今天最新的面包出炉。照岛和我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拐弯。却遇到了有备而来的学姐。

 

学姐手里是照岛最爱吃的那款热狗面包,有些拘谨又大胆地递过来:“你好,照岛君。这是你喜欢的面包吗?上次看到你打球很帅气噢,要交换联络方式吗?”

 

我待在这里实在过于尴尬,表情也不知道如何摆正,刚想打哈哈脚底抹油溜走,就听见身边高出一头的照岛有礼貌又无情地说:“谢谢,我不能和你交换sns,我女朋友会吃醋。”

 

他大拇指指了指我,稍稍点头示意后拉着我的手朝反方向离开。又是这招!总是拿我当挡箭牌。

 

“你不会生气了吧!”他好奇地凑近咕囔,一双眼睛倒映着一整个我,“以前你可都会帮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见我没有理他,甩开了他的手,他才意识到我真的生气了。

 

“对不起嘛,“他小心地戳了戳我的肩膀,“你还在想他吗?如果你不高兴,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没有想他,照岛好讨厌。”我口是心非地摆摆手,心烦意乱地往学校走去。

 

 

一整天不和照岛讲话是艰难的事。他就坐在我前桌,只要抬头,一头亮眼的金发就不可避免占据一大片视网膜,他的一举一动,头发上扬的弧度,呼吸的起伏,还有转笔的节奏姿势都不能再熟悉。

 

偶尔他还会转过头大大咧咧地要搭话,我迅速低头假装学习,他又悻悻转身。

 

下午第一节下课,前男友堀河来班级找我。

 

“要复合吗?”他声音低低地,听上去像悦耳的大提琴。他说了一长串话,我只听到最后四个字。

 

这也太纠结。任何人都很难拒绝温柔帅气的学生会长,上次分手也是因为他管束我实在太多。他低低柔柔地说:“同学会?那很好啊,能带上我吗?”

 

乍一听仿佛是希望与恋人的旧友相识,可当我委婉表示不方便,只是想和同学叙旧时,他抚着书页的手指停下,朝我偏着头一笑,脸庞被灯火分割成两块,似朝雪,也似夜露。

 

“可是我不希望离开你。”声音温柔像是刚出炉涂满果酱的柔软面包,让人难以拒绝。

 

他说着不希望离开我,却好像是要我离不开他。我脑海里忽然闪过这样的想法,记忆里蛛丝马迹证实了这一点。

 

 

“嗯,堀河君……”我为难地绞了绞手指,“真的很抱歉。我不想复合。但还是谢谢你。“说完我飞速溜回班级,在座位上坐定。尽管这家伙控制欲强,但也一直很尊重人,应该不会做出别的越界的举动吧。我安慰自己。

 

“那家伙来做什么?”原本正和别人打闹着的照岛停下,双手撑在我课桌上,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我边整理下节课的课本,边说:“希望复合,我拒绝了。”

 

“嗯!这还不错。“他的影子浮动一下,我猜测是在点头。

 

对他乐于关心我的感情这件事,我向来觉得这家伙应该去找个女友。我不明白照岛外貌优越,还是当下女孩子最吃的那一套,为什么偏偏情感史空白?隔壁学校的校草仗着自己池面,顺带优秀的排球跳发收获一大批狂热粉丝。

 

“那你呢?你怎么不去恋爱?”我说。

 

“……!……?”他顿住。

 

“难道你是找不到吗?”这是今天我第一次朝他笑,带着嘲讽的意味。

 

“……”

 

 

 



 

03

给热狗洗澡是一件超级大工程。金毛精力旺盛,尾巴一扫就飞起一大片水花。有时不知道是她洗我还是我洗她。照岛给热狗喂着牛肉条,一副岁月静好。

 

“你这家伙……”

 

他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热狗更喜欢你嘛,而且我也安抚了小狗情绪。对你来说可是大有益处。”

 

平常在家的照岛不会戴耳钉,一件衬衫,清清爽爽帅气高中生的模样。他用毛巾捂住热狗的耳朵,手里持着吹风机,怀里是毛发飞扬的热狗。看一眼就要犯鼻炎的程度。等热狗扑腾出来,他转移阵地,拿着专用指甲刀给热狗剪指甲,一人一狗大战开始。

 

偶尔热狗的毛发变长,他玩心大发地给热狗剪发。第一次剪完热狗踱步照照镜子,有些忧郁地趴下,好像美貌折损般伤心。

 

“也没有很丑吧!!”下次他带着热狗去宠物美容院时认真观摩店员手法,侧过身认真地对我说:“我已经学会了!给热狗剪发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好像照岛从小到大都是什么好玩有趣才去做,不拘泥非要达成实现的目标来实现自我价值,活得自由又洒脱,坦坦荡荡面对失败和挫折,永远闪着亮亮的眼睛相信下一次会更快乐。

 

我时常羡慕他,也由衷欣赏他的处世态度,不会被轻易打败。因为我知道他的人生中有许多许多美丽的事物,在排球上遭遇过惨痛的失败,那又怎样,排球只是他热爱的事物里的一个,他仍然有更为广袤的世界,等着他去发现,去抵达。

 

我相信世界也在等待他的到来。

 

我撑着脑袋看他给热狗剪发,忽然没来由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游儿。”

 

“嗯?怎么啦?”他目光仍然专注地看着热狗,手下动作轻巧小心。好像回应我只是生活里最稀松平常的一件事。

 

“唔,”我反应过来,不禁失笑,原来我和他同样是失去自由就无法生活下去的人,“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真的很适合给热狗剪发。”

 

“只是给热狗剪发吗?这可不太妙……”他撇撇嘴,腾不出手来挠挠后脑勺,显得很气馁,“你明明应该相信我无论剪什么都很适合!”

 

 

 

暑假如期而至,夏日独有的燥热袭来,蝉鸣天翻地覆,盛大白光洒落,我蒙着被子不愿起床。直到床头的手机叮铃铃地响。

 

“喂?……可是很热诶……那好吧……”

 

我皱着眉挂断电话,又翻了个身。

 

照岛说今天有夏日祭,要我陪他去。我原本对夏日祭早已失去了兴趣,可他一本正经说会有惊喜!会有惊喜!照岛说惊喜绝对能称得上惊喜,于是我最终还是妥协了。

 

等化完妆穿上蓝底蜻蜓浴衣,再拿上团扇时时间已经不早,我匆匆发了条短信,拎起手提包和母亲说去和照岛看花火大会就出了门。

 

暮色融化,天边的霞光似是火焰燃烧跳动的边缘。夏日祭人头攒动,每个人都面容模糊,想找到照岛简直是大海捞针。

 

正当我打开手机想发送信息时,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在找谁吗?”温润和煦的嗓音不容置喙地流进我耳膜。

 

我下意识后退一步,执紧了团扇,朝堀河仰起头笑了笑:“嗯,在找朋友。”

 

“需要我帮忙吗?”他像是忽略了我的躲闪,唇角微弯,笑容迷人。

 

还没等我开口,一个明晃晃的声音固执地响起:“不需要你帮忙,已经找到了。”

 

照岛分外自然地牵起我的手,像是显摆似的在空中停顿几秒,语气生硬:“我们先走了,祝你有一个快乐的夜晚。”

 

堀河眉眼含笑,声线始终柔软:“今年的发髻梳得很漂亮,也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照岛牵着我的手自顾自往前走了很远,汹涌人流几乎快把我们挤散。他走得很大步,我穿着木屐微微有些踉跄,他攥得我手生疼,直到我忍无可忍甩开他:“照岛游儿,你究竟要怎样?”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空气里的人声像是按下暂停键,一瞬间眼前只有金发少年。

 

“……什么?”我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到底又被戳到哪里。

 

“那家伙说‘今年你的发髻很漂亮’,言下之意是……”夏日祭纷繁绚烂的灯火如同熠熠生辉的万花筒,折射不同的色彩,落在他有些停滞的表情上,“言下之意,是他去年给你梳的发髻,是不是?”

 

说到最后,他的表情几乎有些碎裂,和以往看到的他都不一样。时间仿佛开始重新流动,人群熙攘,金鱼摆尾。

 

我知道这时候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不合时宜,我没有办法欺骗他,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一万颗万花筒摔碎的声音在我眼前。

 

“那我呢,那我就不可以吗?”

 

他的眼睛闪亮,仿佛燎烫过穹空的霓虹,细细碎碎的光芒不停流转。他上前一步用力拥抱住了我,我几乎感受到他澎湃的心跳,如此炽烈如此真诚,用尽全力地诉说少年坦诚的心意。好像竭力要把这一万颗万花筒拼凑出一整个响亮的夏天。

 

流离的焰火从他背后升起,在空气里拉开极长极锋利的一道窄线,隐匿之后又蓦然绽放,点亮大半个清澈夜幕,星星暗涌。美丽得几乎想要落泪。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可以?”我恍然有些眼热,抬起手毫不留情扯了扯他的耳钉,“你是笨蛋,照岛游儿。”

 

他吃痛地松开手,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脸红起来,结结巴巴:“我,我不是故意,抱你的……刚刚有些没有忍住……”

 

“你是什么纯情dk啊照岛。”他和服领口微敞,我就着手中团扇拉着领口使他俯身,“我来教你这时候要做什么。”

 

于是花火在我们的吻里诞生。舌尖的金属轻擦过细嫩口腔,留下一串酥酥麻麻的轨迹。脑袋里胡乱浮起“啊原来这就是和舌钉接吻的感受,好奇妙”,再被拖进带有和果子香气的甜蜜沼泽。

 

吻毕。他嬉笑着一把捞起我的手,在我耳边煞有介事地说:“我好开心!”笑声清越,拉拉扯扯地向前跌撞,像游入沸腾的海浪,化成一抹闪闪烁烁的烟。



 




 

 

 

04

毕业典礼上堀河最后一次和我说话,表情仍然不烫不灼,再多看一眼都有被偷走心弦的压力:“所以我是推波助澜了吗?”

 

“或许这正是你想要的呢?”我挥了挥手中的毕业帽,朝他作别,“毕业快乐,堀河君。”

 

我始终看不懂堀河,在最后一刻他留给我仅有的真实,我捕捉到这微弱萤火,然后和他告别。

 

照岛和我的合影笑得很灿烂,略显拘谨又敞亮。我把它放在我们的客厅电视柜上,一眼就能回到无拘无束的高中年代。

 

之后我们前往东京,我在面包店当学徒,而照岛也做了理发师的工作。无意之间居然与彼此的爱好互为颠倒。我没有告诉他的是,其实那个久远的金色午后,我喊他名字,并没有什么含义,也并不为了说些什么,只是看到他和热狗沐浴在浅色的阳光下,仿佛世界遥远,有什么东西悄然破土而出。

 

下班回家后,照岛准备咖喱猪排盖饭,我守在烤箱前等待面包出炉,色泽诱人。耳边的自然轻响又停摆了,此刻的幸福柔软生动,我站起身从背后抱着高出一截的照岛,手交叠在腹部,把脸贴在他后背,再度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我很快乐,谢谢你。”我说。

 

感受到他心跳的共振,沿着所有血管,细细密密地生长在我心口。像是在一瞬间千千万万条通往心脏的脉络全然苏醒。他松开覆在我手背上的手,带有薄茧的手指缓缓地擦过我的手心,燎烧起一阵细密的火花,再埋入我的指缝,万分珍重地,像是做了什么承诺似的,轻轻地十指相握。

 

这一刻,所有脉络都在叫嚣着。他的手指微微收紧,我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好像这个人把他的命运与我相连,一端是我的心脏,另一端是他的心脏。原本站在天平两端的我们因不可抗力心甘情愿向中点靠拢。

 

“什么时候回家再去看看热狗吧?”他说。

 

 

享用完晚餐,我们依偎在一起打双人游戏。中途我在悬空跳台上百般操作却总是错失时机,掉落得迅速而不拖沓,真的化作轻飘飘一缕烟,从存档点再次开始。

 

照岛也不着急,目光锁定屏幕,安慰我说:“没事,你看好哦,是这样的……干脆跟着我的节奏好了!……刚才只是意外!”他也摔下去几次,不过远比我次数少。等到耐心耗尽,我头一歪靠近他胸膛,枕着他的肩膀,假装不在意地开口:“你当时怎么会知道我蹲在那里哭?”

 

“我就是会知道。”他的目光还是没有落在我身上,却让我觉得无比安心,因为从来都相信他的眼里只有我,也习惯了我。

 

“这算什么回答嘛!”我不满地戳戳他的腰。

 

“嗯……”他思忖了一会,低下头讨好般亲了亲我的嘴角,“你称之为迷信也好,不过你的所有情感变化,我几乎都可以察觉到,即使我们没有在同一个地方。”

 

“……所以表白的时候你也吃准了我会答应是吗!?”我恍然大悟,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刚抬起手想先发制人,就被他轻轻泄力收进怀中。

 

“那时候我也很忐忑的!”他开心地笑了笑,露出虎牙,“其实是那个给热狗打造发型的下午,我听见你的声音了。“

 

你的呼号渴望被听见,被理解。你在说“认识我,拥抱我;我渴望有个人与我相伴”。

 

我都有听见。从你心口的舷窗外,我听见了你。

 

 

 

 

 


 

——————————

看了公式书发现照岛有两个姐姐,所以他应该是有点调皮但又意外会照顾人体贴人的类型,而且肯定也非常聪明,很会读空气,有时候看似孤注一掷又胜券在握!古馆老师的评语是“深情厚谊!”最后向东京的美容师学习这一点也让人觉得他很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