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熊狐

21724浏览    71参与
不吃鱼

p2画到后面真的没耐心了

狐熊狐年龄操作(幼一点的攻谢谢

p2画到后面真的没耐心了

狐熊狐年龄操作(幼一点的攻谢谢

欧阳千燕S

来吃肉

一直没的更因为一直在上课也没时间画画,所以打算还是开车吧,可以在评论留言想看的。

因为lofter太严所以给留言的小伙伴私发。

接受cp:

EP

双金

熊狐

熊兔

【其实只要没有紫爹和弹簧左位都接受】

可在评论留言。

一直没的更因为一直在上课也没时间画画,所以打算还是开车吧,可以在评论留言想看的。

因为lofter太严所以给留言的小伙伴私发。

接受cp:

EP

双金

熊狐

熊兔

【其实只要没有紫爹和弹簧左位都接受】

可在评论留言。

茗袅

就是……沙雕图?

感觉Foxy不是那种阴阳怪气的性格,但不知道为什么画出来就很……

就是……沙雕图?

感觉Foxy不是那种阴阳怪气的性格,但不知道为什么画出来就很……

茗袅

发现自己竟然有老福特

于是来发两张画

cp很杂,包括鲸鲨熊狐zr,请自动避雷

发现自己竟然有老福特

于是来发两张画

cp很杂,包括鲸鲨熊狐zr,请自动避雷

L-咕冬

【熊狐】庇护所 3

CP:Freddy×Foxy注意避雷。拟人有,自设有,ooc有,为一代人物设。


我已经有好久没有更新了吧......这次的也很短,这点我承认。越来越忙了,初三在备战中考,几乎没有时间去多想别的,甚至是和朋友在QQ上聊聊天也好,这点我做的很差。


另一个还有就是....FNAF的世界观越来越乱了,如果我真的觉得我没办法继续坚持,我可能会做一个白嫖怪,偶尔更新啥的。我喜欢在我世界里的那些旧设定,可它毕竟不属于我。我会去努力适应它的,希望我仍然可以写着这些令我愉快的文字。


嗯好的,没有啦。如果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发表意见,关注看更多。


————————...

CP:Freddy×Foxy注意避雷。拟人有,自设有,ooc有,为一代人物设。


我已经有好久没有更新了吧......这次的也很短,这点我承认。越来越忙了,初三在备战中考,几乎没有时间去多想别的,甚至是和朋友在QQ上聊聊天也好,这点我做的很差。


另一个还有就是....FNAF的世界观越来越乱了,如果我真的觉得我没办法继续坚持,我可能会做一个白嫖怪,偶尔更新啥的。我喜欢在我世界里的那些旧设定,可它毕竟不属于我。我会去努力适应它的,希望我仍然可以写着这些令我愉快的文字。


嗯好的,没有啦。如果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发表意见,关注看更多。


————————————————————————————


  在Freddy不懈的努力之后,终于在一次小小的会议上,Golden Freddy回应了他想要和Foxy一起表演的问题。当事人Foxy只是一直担心着Freddy能否同他一样,博得别人的喜欢。尽管在之前的每个方面上,Freddy都几乎没有失败过。他成了仅次于Foxy外在店里最受欢迎的人,当然,从某方面来说,他甚至比Foxy还要讨别人喜欢。


  两人当然不可能一同意就上台表演,那样就会显得有些莽撞了。何况都是精益求精的人,Foxy常常会在下班后和Freddy对唱,纠正他的问题,拥有默契更方便舞台上的表演。


  Foxy发现,Freddy的努力以及天赋毫无疑问会朝着他一开始阐述的目标而迈进。仅有那么几刻,Foxy会在Freddy的歌声里发呆,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那种感觉。


  就有这么一次,他又开始了自我放松。他的思绪如同一缕轻烟一般,飘向远方,飘过钢铁丛林,飘过荒凉的城郊,飘过逃亡的兽人的头顶,飘过了大片大片因污染而变得灰黑的森林。他感到他在消释,他无法抑制。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很沉重,落入了一条小溪中,小溪中的水忙碌地跑过他,没有人注意到他。忽然,他又感觉自己恢复成了一缕轻烟,拥入蓝天。最后,Foxy回过神来,跟他对着的,是Freddy的眼睛。


  “在想什么呢?”Freddy笑着发问,虽然之前有注意到Foxy偶尔会发发呆,但却没有今天这般可以细致观察,很明显,他习惯了如此。


  “没什么,你歌唱完了吗?”Foxy问,他想:或许应该对这个新人态度改善一些,那也不坏。


  “感觉怎么样,我自己写的,不过还没有写成,你说叫什么好呢?”Freddy思索着。而Foxy正有些懊悔,刚刚到发呆,使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叫‘庇护所’怎么样?挺起来很安心。”这次发呆时间确实是长了,与其再说是发呆,不如说是沉浸在那其中了。


  “庇护所吗?作这家小店的主题歌?噗,开玩笑的。”Freddy自己打趣着,而Foxy则若有所思。


  Freddy结束了这场对话,同Foxy再练习一会后便各自回屋休息。


  前面说过,小店并不大,但员工的休息室还是很有心的。例如,Foxy与Bonnie一屋,Freddy与Golden Freddy一屋,Chica自己单独一屋,两人一屋几乎使每个人都很舒适。Bonnie因为与Foxy一屋,他两的关系都胜得过Freddy与其中任意一人得。


  Golden Freddy与Freddy的老朋友关系当然对话也不会很无趣。自从Freddy的加入,倒是使Golden Freddy多了一个可以倾吐烦恼的人,而Freddy也乐于陪他闲聊。


  在今天的又一次闲聊之后,Golden Freddy提出了一个问题:“Freddy你是不是喜欢Foxy”,Golden Freddy实在是太好奇了。怎么说,Freddy对Foxy的关心都上升到了不仅仅是朋友的地步。如果真是他猜想的那样的话,那估计他会同意这桩事情的,他们的世界已经缺少了这样的感情。尽管Chica是这里唯一的女孩,可几乎所有人不是把她当做妹妹看的就是当做普通朋友的,所以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什么几个大男人抢一个女人的场面。


  Freddy被那样的问题吓到了,他呆滞了片刻,想要吐出的字在嘴边挣扎着,它们不愿意被吐露出去,但它们的主人有着相反的想法。


  “是啊,我喜欢他,我想要成为他的庇护所。仅此而已。”


是雅痞呀!o(〃'▽'〃)o

The second night(上)

ALL狐 注意!!(ー_ー)!!


雅痞咕咕咕入圈FNAF!

(o的k……我还记得有其他的要更!等我更新!)

 

第二夜

 

今天的霍斯依旧窝在自己的海盗湾。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现在才十二点。

“唔……”下意识的蹭了蹭自己的尾巴,霍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海盗湾外,邦尼和奇卡正在整理自己的衣着,准备出发。

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布满了繁星的帘子,霍斯探出头去。

月光从透明的玻璃中照射进来,让原本有些黑暗压抑的准备室变得亮堂起来。

“呀!这不是Foxy嘛?”邦尼眼神一亮,放下手中正打算带上的领带,朝霍斯走了过去。

奇卡摇了摇头,将自己已经抬在半空中...

ALL狐 注意!!(ー_ー)!!


雅痞咕咕咕入圈FNAF!

(o的k……我还记得有其他的要更!等我更新!)

 

第二夜

 

今天的霍斯依旧窝在自己的海盗湾。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现在才十二点。

“唔……”下意识的蹭了蹭自己的尾巴,霍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海盗湾外,邦尼和奇卡正在整理自己的衣着,准备出发。

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布满了繁星的帘子,霍斯探出头去。

月光从透明的玻璃中照射进来,让原本有些黑暗压抑的准备室变得亮堂起来。

“呀!这不是Foxy嘛?”邦尼眼神一亮,放下手中正打算带上的领带,朝霍斯走了过去。

奇卡摇了摇头,将自己已经抬在半空中的脚又收了回去,迈克可不能没人管。

“邦尼,别闹。已经快十二点半了。快点收拾一下,我先去趟厨房。”奇卡挥了挥手,动身离开了准备室。

“……知道了”邦尼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霍斯,跟在跟在奇卡后面离开了准备室。

海盗湾又安静下来了。

霍斯眨了眨眼睛,动身钻回了自己的小窝中。

现在是,一点整。

奇卡溜到厨房去拿些吃的……嗯……你知道的……披萨之类的。

邦尼今晚倒是十分勤奋,时不时就去保安室瞅一眼。

迈克看着开了又关上的帘子,心头划过一丝诧异,今晚这狐狸是怎么了?

不断翻动着监控,迈克苦恼的看着仅剩百分之七十的电量,皱了皱眉头。

“今晚这都是什么啊…………”

……

弗莱迪趁着奇卡去敲门的时候,闪身进了海盗湾。

霍斯正擦拭着自己的钩子,时不时吹一吹。

“Foxy……今晚怎么这么勤?”弗莱迪拉开靠近自己的椅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不喜欢那个保安罢了。”霍斯将毛巾放在一边,起身打算开始行动。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现在就开始?不会太早了点么?”弗莱迪的眼神暗了暗,说道。

“额…嗯…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霍斯点了点头,“你呢?今晚又不出动?”

“那可不…一定,万一我突然想去捉弄一下那个傻乎乎的保安了呢……?”弗莱迪起身将椅子摆回原样,反射性的整了整自己的蝴蝶结领带,走出了海盗湾。

“hmmmmm……好吧。”霍斯活动活动了自己的双手和腰部,踢了踢腿准备出发。

邦尼在厨房里东翻西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珍藏的草莓酱,迫不及待的就开始吃。

奇卡嫌弃似的顶了顶邦尼,叫他离自己远点,不然他就拿不到披萨了。

麦克在保安室听到了从右侧走廊深处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右侧走廊而是再次打开了监控查看器,在查到一半的时候,厨房传来的声音消失了,迈克非常不开心的关掉了监控打开了走廊的灯。

霍斯非常开心的意识到傻傻的保安忘记查看海盗湾了,掀开了一点点幕布露出了自己金色的眼眸。

……

“啊!奇卡你怎么还不走!”迈克在第三次试图打开门省电却被门口的奇卡吓到后放弃了挣扎。

“真是FUCK了……今晚怎么大家都这么奇怪呢……”迈克看向了左边的走廊。

“滋滋——”微弱的灯泡散发出来的光芒虽然不是那么的明亮,但是对于迈克来说,已经够了。

很好,邦尼不在左门。

“霍斯呢……”保安嘀咕着翻开了屏幕,“啊—!”霍斯已经从幕布中探出了半个身子。

“哎……”迈克抹了抹额间的冷汗,关掉了屏幕。

还剩七十七格。

……

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霍斯终于从幕布里走了出来,并且等待着保安关上监控。

三…二…一……

迈克无奈的看了看已经近在咫尺的霍斯连同窗外还吃着披萨赖着不肯走的奇卡,关上了监控。

“哒哒哒哒………”霍斯匆忙的脚步声从海盗湾由远及近的跑来,也就在那两秒钟后,他抵达了保安室。

“咔咔……刺啦刺啦……”霍斯用自己的爪子连同钩子抓挠着看似不怎么牢固的铁门。

一下,两下,三下……

最后迈着得意的步伐又钻回自己的海盗湾。

“……靠……”迈克穿着的一身警服早已被冷汗打湿,“这狐狸怎么回事……”看了看仅剩五十格电量的屏幕,迈克非常不爽。

幽深寂静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弗莱迪的冷笑,“呵呵呵………”好像迈克只是在他们面前玩杂耍的小丑罢了。

“该死!”迅速的关好监控,迈克关上了右侧走廊的门…弗莱迪和奇卡正堵在那里。

邦尼迈着步伐毫不着急的走到了保安室门口。

这下好了,迈克看着迅速减少的电量,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

被吓的慌了阵脚的迈克理所当然的又忘记关心一下霍斯了。

他尝试着探出头去,发现监控并没有启动,所以也闪身离开了海盗湾。

可怜的迈克看着才两点零一分的时钟,开始自闭了。

霍斯又来了一趟,自己的电量只剩下了三十。

在左门的弗莱迪来了就没走过,邦尼也来得越来越勤了。

“FUCK……”迈克整了整自己的着装,自己打开了门。

熟悉的音乐响起,迈克尔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他被弗莱迪给扔进了一件玩偶服里,被绑在了自己的座椅上。

弗莱迪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关门…

我们可爱的迈克小朋友就这样被绑在了椅子上,知道早上七点整…披萨店的清洁工来上班时才把他从那里解救出来。

 

 

 

不吃鱼
之前的图,没发过,不想画了

之前的图,没发过,不想画了

之前的图,没发过,不想画了

八卦

【老梗改图】
P1双金P2创始P3P4父子P5左丑P6熊狐P7Afton夫妇,注意避雷⚡⚡⚡
后面两P是表情包x

Afton夫妇: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老梗改图】
P1双金P2创始P3P4父子P5左丑P6熊狐P7Afton夫妇,注意避雷⚡⚡⚡
后面两P是表情包x

Afton夫妇: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是真的颓废

【全代熊狐】Love all of you

这里雨子


如题,甜饼


cp涉及:


零代freedyx零代foxy


二代老freedyx二代老foxy


梦魇freedyx梦魇foxy


方太freedyx方太foxy


创乐freedyx创乐foxy


摇滚freedyx摇滚foxy


小孩灵魂freedyx小孩灵魂foxy


最后一个可能过期了


①零代


foxy的海盗湾并不经常开放。


紫色的幕布时常耷拉在地上,不随风摇曳,缀着星辰的布料厚重,舒适,没有光透过,像一间封闭的水泥房,黑暗,窒息。


这是属于自己的窝窝,金窝银窝也换不来的海盗窝。这里会有可爱的孩子参观,他们会...

这里雨子


如题,甜饼


cp涉及:


零代freedyx零代foxy


二代老freedyx二代老foxy


梦魇freedyx梦魇foxy


方太freedyx方太foxy


创乐freedyx创乐foxy


摇滚freedyx摇滚foxy


小孩灵魂freedyx小孩灵魂foxy


最后一个可能过期了


①零代


foxy的海盗湾并不经常开放。


紫色的幕布时常耷拉在地上,不随风摇曳,缀着星辰的布料厚重,舒适,没有光透过,像一间封闭的水泥房,黑暗,窒息。


这是属于自己的窝窝,金窝银窝也换不来的海盗窝。这里会有可爱的孩子参观,他们会用发着光的眼神照亮黑暗的海盗湾,活泼的船员是一个海盗船长必备的。因此foxy喜欢这些孩子的到来,就像一位孤独已久的旅人喜爱温柔的动物作伴。


有时小船员们不会准时上船,foxy也就会偷偷把脑袋伸出黑紫的幕布,掀起自己的海盗眼罩,用很少用的右眼和左眼默默地看着舞台上用发声器奏着乐唱歌的三人,然后抖抖自己的狐狸耳朵,小声嘀咕几句再缩回去。不被孩子们发现,不然会丢了船长的颜面。


海盗也是要脸的!!


有时候的foxy真的会想啊,什么时候自己手里也能拿个什么能响一点的东西玩玩,像freedy他们一样,离开这个窄小的海盗湾,站在实木地板的舞台上,有彩灯交织在红幕上,跟那些小水手们一起玩玩,唱唱只属于海盗的歌,他就满足了。


“丫儿,”foxy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翻着白眼用老套的口头禅吐槽。“什么时候我也像那些老家伙一样期待这么个养老生活了。”


但是出去真的很好。foxy这么想。海盗湾外面是新的世界,有久违的灯光,踩上去会咯吱咯吱响的木板,会有像海岛边水蒸气透过植物扩散来的清凉的海风,夜晚的时候将目光向上抬起,兴许就能看见真的星光。


星星在哪?foxy有时也会这么问,当他面对自己面前沉重的幕布的时候。


他和他们不一样,这是他开始就该想到的。


从那个女孩血液迸溅的那一刻起,他就跟他们彻底不一样了。


foxy突然会注意到自己的海盗湾有了新的访客。


不然为什么自己的幕布总是无风自动,发出衣物拂过幕布的沙沙声,偶尔幕布的某些地方也会凸起。


这个现象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忘了,但他只知道这个现象延长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不耐烦了。


终于船长做出了行动,在响声再次出现时一把扑在幕布凸起的地方,就像他无数次扑在Mike身上一样。


海盗湾的幕布已经旧的不行了,稍微一扯就掉。更何况foxy是直接扑在幕布上的。


于是海盗湾的幕布不负众望的塌了,foxy趴在身下入侵者的身上,不断有幕布和钢管砸在自己身上,叮叮咣咣的。


那又怎样,他不会觉得疼了。


入侵者显然吓了一跳,很快就没了行动,有一个东西从入侵者的幕布下咕噜咕噜滚了出来。


foxy瞪大了眼。


话筒。


话筒?!


他一把扯开入侵者脸上的幕布,瞳孔不断缩小。


“还真是你啊!”


“呃那个晚上好啊哈哈哈对不起。”


freedy尴尬地伸出手向骑在自己身上的foxy打了个招呼,然后手顺着foxy的脸拨掉砸在他头上的幕布。


“看你每天窝在海盗湾动都不动怕你闷死,老大就亲自来视察啦。”


没有任何温度,foxy在freedy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皮肤时这么想着。


???等会我在想什么。


自己现在还坐在freedy身上啊!!!


kao


foxy捂着脸要把跨坐在freedy腰边的腿收回,却被猛地起身说“等等”的freedy用手按住了。


脸不带离这么近的……


foxy没有呼吸,但他可以明显感受到freedy的脸贴近时自己机器表皮产生的反应,freedy如海一般湛蓝的眼睛倒影着自己金子般的瞳孔,烁烁地发光,也足以证明这俩离得有多近了,几乎鼻尖碰着鼻尖。


freedy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带着咳嗽声的。


此时场面极度尴尬foxy暂时掉线中。(附带红晕特效)


freedy偏过头看着自己身上紧张到关机的foxy迟迟没有动静,最后只好在foxy脸上迅速啵了几个大嘴巴印强制重启。


foxy重启完毕。


然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迅速转过头钩子捂脸顺带用手掌往freedy脸上啪叽一下当报仇。半天不出一声。


freedy只是轻描淡写地接住那一拍,直接握住foxy还完好的一只手手,轻轻吻了几下。


foxy更紧张了。


他没觉得freedy这么不要脸过。


并自动往freedy脸上代入了“我今天不亲你俩下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流氓。”这句话


闹归闹,Mike还是要管教。


freedy抽出自己被foxy坐麻的双腿,缓缓站立,机械关节有些老化了,还得上油,也不知Mike那里会不会有。他一手拉起不知所措的foxy,瞅了一眼对方脸上呆滞的小表情,噗的一下又绷不住了。


“你笑个毛啊!”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freedy收敛了一下自己,握住foxy的手还没放下,指了指发着红光活动的监控“那家伙可是上线了,这件事如果想保密,就先把他咔擦掉。”freedy顺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foxy机械的点点头,至少freedy还是老大,听听老大的建议没啥不好。


“那现在就跟着我吧。”


freedy向监控旁的黑色通道走去,仍然没有放下foxy的手。


“让他怀疑人生并加入派对。”freedy笑得阴险。


foxy也没去理会这黑暗的声音了,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星星好像真正的出现了。


因为是freedy。


此时Mike上线


此时Mike打开监控查看海盗湾


此时Mike下线重启


????这才第几夜啊freedy和foxy都出来了。


②二代


foxy被遗忘了,和他的同伴们一样。


包括那只不要脸的紫兔子、合不拢嘴的鸡鸡以及曾经的老大freedy。


当然只是曾经,现在的老大是那个又圆又胖的玩具freedy。


最近还有了网瘾,整天泡在拥抱先生这个游戏里遗忘现实,因为这个mangle跟foxy抱怨了不少。


但没有一点卵用,foxy被遗忘了,哪还有资格管住现在的孩子们的明星?


老狐狸只希望某个孩子能在玩具们的演出中稍微提起这位古怪的船长。


他不能像以前奔跑了,他也没有海盗湾。


他没有能够遨游四海的巨轮,也失去了信任的船员。


他是个失败的船长。


但没有人会这么认为,比如mangle。


他不像其他老机器一样对自己的替代品产生排斥。mangle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在foxy眼里是这样的。这姑娘被拆坏了,被那群坏孩子——不清楚是那些,但foxy相信不是他曾经那些可爱的小船员——拆了又拼,终于没人愿意修了。mangle也像老去的他们一样,孤独地躺在另一个冰冷的房间,和自己另一个独眼的脑袋嘟囔着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但从没有抱怨过生活的不顺,即使她已经是个玩具机器人,残缺的玩具。


foxy只会听到mangle这么跟他说,说自己的骨架爬行多么方便,贴在天花板上跟502似的掉都掉不下来。而且有个脑袋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她可以在孤独的时候和自己的脑袋搞精分,争吵谁掌管身体主权,在娱乐之后还能合作让那个不要命的保安再次怀疑人生。她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停滞不前,只是换了个角度。她是个坚强的姑娘。


mangle也很喜欢foxy以前在海盗湾的生活。


后来toy freedy壮了个胆子去给mangle表白,结果被mangle以toy freedy扳手腕扳不过她的理由拒绝了。


toy freedy因此自闭了好一段时间。


这大概也是他这么喜欢玩拥抱先生的原因,练手。


再回到老玩具这里。他们失去了在白天出行的机会,像原来的foxy一样,躲在黑暗里。chica每天除了惦记着吃,还会惦记着toy chica的喙,算计着某一天能把它咬下来。Bonnie身体的一部分被拿去做了toy Bonnie,那个浑身天蓝,漂亮而又讨人喜欢的兔子。freedy并没有像Bonnie那样对toy Bonnie产生那么强的厌恶感。toy freedy不欠他什么,唯一夺走的只有他朝夕相处的舞台和年幼的粉丝。不管怎么说,被遗忘都是一件令人心酸的事。


唯一能够安慰安慰他们的,也就只有夜间保安的工作给他们带来的乐趣。


每到披萨店的死寂的午夜,他们会像以前一样,全体出击。只不过这次不一样,多了些同行。


抢人头的人又多了。


还好保安已经习惯了,用手指刷刷刷几下监控着他们的动机,迫使他们停在原地,然后行动不停的被打断,就这样又失败了一个夜晚。


有那么几次foxy就要成功了,然后被保安愣是用能把视网膜烧成灰的手电筒给闪回去了。


其他玩具只能看见foxy愤然咬牙抱怨回来的样子,看不到freedy脸上阴沉的神情。


后来又一个晚上,保安继续拿着监控监视他们,十分熟练。


但还是一个不注意,foxy悄悄跑进了走廊。


他没有发现,freedy不声不响地跟在他后面。


保安两个都没发现,尤其是freedy。以为只来了个foxy,于是照旧拿着手电筒闪。


foxy明显还是晚了,手电筒刺眼的光线直戳自己的电子角膜,有些发热。他没法在这么强的光下前进,只好用手臂捂住眼睛后退。


看来这次又要失败了,foxy心里嘀咕着。


往后退了几步,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背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然后突然有东西抱住自己的腰,把自己强行抱了起来,转了个圈,自己的后背面对着走廊的墙壁,然后被禁锢在墙上。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的模样背光,但foxy还是能依靠自己长期在黑暗中居住的能力依稀辨别出来者的容貌。


“fre……”


他的嘴被迅速捂住,freedy不紧不慢的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他总是带着头套骗我们。”


还总是成功了,kao


“我知道你不受他控制,因此我想和你合作一下。”


哈?


狐狸挑起了眉毛,当然他眉毛并不重要。


那对如同深渊中的黄金一样的鎏金色的眼睛才真正吸引着freedy。


即使身处黑暗,这令人勾起邪念的宝藏也在熠熠地发着光。


“freedy???”


脸前有只手挥来挥去,拉回了freedy的思绪。


跑神了你。foxy用会说话的眼神瞪了瞪freedy的蓝眼睛。


“抱歉。”freedy这才放开撑在foxy身边的手臂,转向走廊保安那头的方向。拉住foxy的手。


????怎么还是这样?


“我不怕他那小手电筒里的光。”freedy忽然转过头冲他笑了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怕他。”


“我那是怕吗!身不由己好吗!你特么成天在小黑屋里关着刚出来就被这瘠薄玩意闪闪试试!”


狐狸都要被气出了狐狸叫。


保安放下监控


保安拿起头套又打开手电


保安又放下头套并关闭手电。


????这才第几夜啊狐狸和熊又双叒叕出来了?


熊还给狐狸挡光???


③梦魇


他们并非实物,他们只是被臆想出来的产物。


最后的最后,在梦境破碎之后,一切都会被抹杀,就像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这般。


α【熊杀孩】


foxy没有听见外面沉闷的响声,想是什么东西倒在地上一样。


他只是纳闷,这小孩怎么半天还不来。


他明明准备好了像前几夜一样被手电筒闪走,被柜门撞到脸。但他也不敢将柜门打开,他厌恶从那个硬乎乎的玩意里射出的光,眼球都要被烧没了。


自己的钩子生锈了很久,黑色喷漆掉了不少,大块大块的脱落,还带着小刺,被擦一下可真有够疼的。


虽然说他没被擦过,擦了也没用,他顶多掉块漆。


foxy在等着六点,天亮之后,男孩的梦会醒,他还是那个没了头的娃娃,但他一直是男孩的朋友。


现在几点了?foxy等的十分焦躁。他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像这样焦虑的等待医院的仪器声响起,重新变回那个可怖的玩偶。另一条就是亲手咬掉男孩的前额叶,送他粗暴的摆脱梦魇。或者让同伴们杀掉他,然后就当什么都不存在,消失在不会醒的梦境之中。


可是过了很久,没有声息,屋外还有脚步声,在不停的移动,咚咚的响声,砸在吱呀吱呀响的木板上。


终于,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柜门前似乎有了点动静。


foxy兴奋起来,他要玩个游戏。当男孩第一次打开柜门时,就张开嘴巴吓吓他,然后迅速后退保住自己的脸和鼻子;男孩第二次打开门时,就站起来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只能看到自己寒光凛冽的钩子和破烂的身躯;男孩第三次打开门时,自己的身躯就会完全隐藏起来,只剩下那个生锈发红的钩子;男孩第四次打开门后,他就会变成白天那个毛茸茸但有头的狐狸玩偶。他想告诉男孩: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是他的朋友。


柜门开了,没有熟悉的手电筒的亮光,但foxy还是把脸凑了上去。然后意识到什么似的突然退了回去。


那孩子会用手电筒闪自己啊。


柜门外的黑暗处传来几声低沉的轻笑,海蓝色的眼睛染上了红影,诡异地透着光。


“……老大?”


foxy把头探了过去,火红色的长发自脸边垂下,柔软的质感擦过脸庞向下移动,直至衣物覆盖的肩头。


“那孩子死了。”


freedy低笑着用隔着手套的手指将foxy肩前的红发拢至背后,又转到foxy脖颈前挠了挠foxy的下巴,被foxy一钩子打了回去。


打的时候传来一声清脆的“叮”声。


“狐狸变嚣张了,老大都不让碰了,嗯?”


freedy笑着收回自己的手,将自己身下毛茸茸的想要出来的脑袋推了回去。


“安静,我要跟你们foxy叔叔做个事。”


foxy用看流氓的眼神瞪了一眼哄孩子的freedy。


freedy把所有小熊安顿好后无视foxy犯贱的眼神直接用手扶住foxy的脸,手指还带蹭了几下。


“狐狸,张嘴。”


foxy没有照做,他只是瞪起发红的金眼警惕地瞪着眼前高大的熊,喉咙中偶尔还会发出呜呜声。


“foxy不乖了,敢凶老大?”


freedy突然使劲掐了一把foxy的脸,foxy疼得呲牙,才被迫张开了满是利牙的口腔,细长的蛇舌也被迫吐了出来。


freedy用稀奇的眼光看了一眼foxy还晃来晃去的舌头。然后被foxy捂住了眼。


freedy也只好摸着黑扳起foxy的脸,用自己明显短粗的舌头接住那细长的蛇,潮湿的嘴唇也贴近了foxy的双唇。水渍声轻轻响起,回荡。


小熊们默默蹲在freedy身后,望了一眼面色微红的foxy。


“咱是不是该有妈了。”


β【狐杀孩】


男孩终于在撞击声中倒下了,梦境中没有鲜血,却染红了foxy金色的瞳孔。


他的结局就是这样。在梦魇中被谋杀,或在现实的惨白阳光下病逝。他的结局早已被规划完毕。


而foxy是他最后的送行人。


医院的仪器警报声要过一会才会响起,foxy无视掉男孩本该早已存在的尸体,径直躺在他身后那张柔软的床上。拿起他床上意外眼熟的泰迪熊玩起了鼻子,按捏产生的音效在房间回荡,没有了原有的趣味。


小泰迪熊毛茸茸的,和freedy不一样,freedy身上硬邦邦的,他的那几个小崽子也会偷偷爬上自己的腰。他讨厌这些小崽子,但他喜欢小孩子。


因此他在男孩病逝前最后的梦中,亲自为他断掉了气管。


这样他就不会再因伤痛喘不上气了,他为他剪短了痛苦。


正玩着,小熊们又蹑手蹑脚并发着噪音地爬上男孩的大床,被foxy看都不看直接一手拨下了床。


小家伙们努力了几次想要近foxy的身都失败了,只好一只只可怜兮兮地挤在床底下,直到第四只小熊终于是爬进了床底。


foxy明显感到床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但他没去管他,这个梦魇中没有别人,只有他的同伴们和那只熊。


漆黑的屋子里,合体完毕的freedy将小熊撇在床下,直接一声不吭地压在foxy身上,一只手撑在foxy身旁,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foxy晃来晃去的狐耳。


“我鼻子就那么好玩吗。”


房间里没有灯光和月光,唯一的光源在男孩的逝去中也消失了,foxy也懒得看freedy。


“比你本人是好玩多了。”


freedy用手指撩起foxy红色的长发,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


“那是你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老大的好。”


说罢直接夺走foxy手中的玩偶,扔在一旁,柔软的布料擦过地面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但很快被床上沉闷的喘息声盖住了。


床下的小熊们互相捂住了对方的耳朵。


“爸说了要做不干涉别人做事的好孩子。”


先写到这里好了不然写多了看着麻烦。


八卦
跟风。CP熊狐双金注意避雷,F...

跟风。
CP熊狐双金注意避雷,Freddy好温柔一熊🌹

跟风。
CP熊狐双金注意避雷,Freddy好温柔一熊🌹

不吃鱼
画完了,平涂加覆盖图层非常潦草...

画完了,平涂加覆盖图层非常潦草【?】儿童节快乐

画完了,平涂加覆盖图层非常潦草【?】儿童节快乐

致郁系之语不治愈

(FANF)“晚上见”之后【R】

这是tt老师 @历史转折中的tt 那个熊狐条漫的后续,太太画的超级好!!!但是我文笔不好,请见谅,

走微博,评论见!

这是tt老师 @历史转折中的tt 那个熊狐条漫的后续,太太画的超级好!!!但是我文笔不好,请见谅,

走微博,评论见!


八卦
描改,CP熊狐注意避雷⚡⚡⚡B...

描改,CP熊狐注意避雷⚡⚡⚡
Bonnie:脸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有需要的机。

描改,CP熊狐注意避雷⚡⚡⚡
Bonnie:脸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有需要的机。

八卦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下为您准备...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下为您准备了FNAF版的初一初二数学和初三物理题(头疼。
【含熊狐双金创始组成分】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下为您准备了FNAF版的初一初二数学和初三物理题(头疼。
【含熊狐双金创始组成分】

八卦

都是P图,p1p2是WA,p3——p7是熊狐✨✨
熊狐🔒了🔑我吞了今天熊狐女孩们都是证婚人👍

都是P图,p1p2是WA,p3——p7是熊狐✨✨
熊狐🔒了🔑我吞了今天熊狐女孩们都是证婚人👍

八卦

【元宵节贺文】美丽汤圆在线碗底唠嗑

·全员汤圆设定。

·第一人称注意。

·有各种破产馅的汤圆。

·有熊狐和allWilliam情节。

·我是因为时差才现在发的!才不是因为昨晚聊天忘了时间(一本正经地胡扯ing)

祝各位元宵(后)快乐!!

——————————————————

我是个糯米皮儿白糖馅儿的漂亮汤圆,尽管不怎么好吃但形状却堪称完美,目前住在菲兹熊烧窑厂生产的一个大碗里,这里还有许多厉害的汤圆,我差不多都能搭上话。


Puppet是糯米皮芝麻馅儿的汤圆,喜欢外放着音乐睡觉,音乐一停就醒,然后十分暴躁地跳出来随便给谁一顿揍,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其他的汤圆都怪得一批...

·全员汤圆设定。

·第一人称注意。

·有各种破产馅的汤圆。

·有熊狐和allWilliam情节。

·我是因为时差才现在发的!才不是因为昨晚聊天忘了时间(一本正经地胡扯ing)

祝各位元宵(后)快乐!!

——————————————————

我是个糯米皮儿白糖馅儿的漂亮汤圆,尽管不怎么好吃但形状却堪称完美,目前住在菲兹熊烧窑厂生产的一个大碗里,这里还有许多厉害的汤圆,我差不多都能搭上话。


Puppet是糯米皮芝麻馅儿的汤圆,喜欢外放着音乐睡觉,音乐一停就醒,然后十分暴躁地跳出来随便给谁一顿揍,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其他的汤圆都怪得一批,只有我是最正经的一个。”虽然这话听着欠打却是个客观事实。

而且也没人打得过她。

“普通就是普通牛逼个什么。”柠檬味儿的Bonnie这么说。他见谁都这样,不过我也能理解他,明明是最勤快的一个,人气却不如那三个和自己同来自于FNAF食品加工厂一号店不到点不迈腿的汤圆高,不酸才怪。

“……我要把你皮打烂然后再挤光里面的馅儿。”Puppet气得要死,Freddy过来劝了两个小时才避免汤圆馅儿流一地的灾难发生。


哦对了,Freddy是一店四人组的老大,是巧克力馅儿的,大概是四个人里馅料最正常的一个。另外两个是披萨味儿的Chica和海盗味儿的Foxy,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海盗味到底是什么味……好几年不洗澡的味儿?我小声低估着,然后被突然瞬移到我背后的Freddy给揍了一顿,馅儿都打出来了。


好狠一汤圆,所以海盗味到底是什么味?


“奶香的。”刚打完我的Freddy见四下无人才悄悄告诉我:“船长是奶香味儿的。”

“你尝过?”

“我尝过!”

“哦我懂了,臭不要脸。”

“……”


我是个糯米皮儿白糖馅儿的漂亮汤圆,现在正被Freddy追杀,他说逮到我就捋干净我的馅然后把皮儿踩成年糕。多亏披萨味的Chica姐姐挺身而出拉了电闸看他杵在原地跟个灯泡似的边闪边唱歌我才得救。

姐姐真是个好人,就是把我拦下来打劫的时候不怎么好。在我解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她终于相信我身上真的没有披萨,沮丧地缩在一旁舔自己去了。就跟出笼的鸟一样,我逃得老快……

然后和Foxy撞了个满怀。

奶香个屁,闻着就像海水混着崂山白花蛇草水……好像还有一丝巧克力味儿?

Freddy干得漂亮,老子一会儿就举报你。


“小心点,船员!”海盗味儿的汤圆十分温柔地扶起摔得四仰八叉的我,走了。

他圆儿也太可爱了吧!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持续到我看见他和Bonnie打成一片的时候。

哦,柠檬精说他中二病加暴躁症。

不过说的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那个紫薯馅儿的汤圆是William,他最坏了!喜欢掏出其他汤圆的馅儿放进百分百添加香精色素防腐剂的新汤圆皮儿里,还说是为了永不过期。这儿的大部分汤圆儿都被他换了皮,其中就包括他的老婆孩子。

蓝莓馅的是他老婆Ballora、紫米馅的是儿子Michael、还有奶油馅的女儿Baby,她本来是冰淇淋馅来着……煮汤圆儿的不可能是冰水,馅儿化了。

紫米汤圆Michael对某些圆分不清他与父亲而气愤:“CNMDNMSL瞎吗紫薯和紫米都分不清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Ennard的爱好和William差不多,William喜欢给别的汤圆换皮儿,他喜欢给别人换馅儿给自己换皮儿。Ennard的味道变来变去:最早是杯糕味,然后是混合口味,现在他是鱿鱼味儿的。

“所以你下一个准备换成什么?”我试探性地问问,看他打不打算再换别的。

“意面!!”没想到他还真打算继续。

Ennard每次遇见Michael,他们两个汤圆就非打即骂,无一例外。

这似乎是因为之前Ennard用Michael的皮到处招摇撞骗,然后Michael忍无可忍把他吐进了下水道……还有就是,我猜他们都喜欢那个紫薯汤圆儿。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比Bonnie还酸。


后来我才知道,被灌了迷魂汤的汤圆不止他们俩。Ballora就不说了,Baby恋父这一点我是真没想到,只能捂着心口感叹一句:“贵圈真乱。”

菠菜汁皮儿的肉馅汤圆Springtrap、苹果味儿的Phone Guy、不知道什么馅也懒得去想的Henry ,还有对William穷追不舍念念不忘的芒果味儿GoldenFreddy,都跟他有一腿,我在网上亲眼所见。

UCN府终于有了一个William,七个有志汤圆为了他打成一片。


“唉唉唉都别动有人过来了!!”我看着水面外靠近的影子大喊。

大家聚到一起,看着潜下来的勺子舀走一个小个子红皮汤圆儿。

“……那谁啊?”我小声问我旁边的Foxy。

“哦,是Balloon Boy。”

“BB?他什么馅儿的啊?”

“……电池馅儿的。”

“……”

“……”


“咳咳咳咳咳这芝麻馅什么味……??”

噗通。

“HAHAHAHAHAHAHAHAHAHAHA”


“喂赶紧报警啊要死人了!!”

“任何由本公司产品所导致的伤亡事件,本公司一概不负责。”Phone Guy解释着。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公司。


“看窗外!!”不知谁喊了一句,大家齐刷刷地往外看:烟花在夜空中绽放,什么颜色的都有,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听!那是什么声音?”

“在闪红蓝的光……是灯会吧?我想去!”

“屁!那是警车!!”


我敢确定它不是来抓我们的:

“禁燃禁放区域燃放烟花爆竹,罚款五百元,拘留十五天。”

“道路千万条,环保第一条;”

“燃放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

谁会逮捕一碗汤圆呢?警笛声越来越远,一颗流星慢慢划过天际,我赶紧许愿:“祝各位吃汤圆的时候能捞到自己本命。”

许完之后我才发现那其实是个坠机的孔明灯:“那就祝大家吃元宵节剩的汤圆时捞到自己本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