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熔炉骑士

7542浏览    72参与
普通熊骑
就。。。褪色小矮子单纯地想和喜...

就。。。褪色小矮子单纯地想和喜欢的熔炉老师合个影

就。。。褪色小矮子单纯地想和喜欢的熔炉老师合个影

木木水水水

尾巴🥵(尾巴

(第一次整像素被自己丑到)

尾巴🥵(尾巴

(第一次整像素被自己丑到)

天然奶粉
深夜发个摸鱼(终于有时间摸一下...

深夜发个摸鱼(终于有时间摸一下

熔炉和那个我家阿褪 短暂的贴贴

奥陶琵斯盔甲真的帅……给自家褪穿了黑夜神域修女那一套 毕竟深根底层有志留亚(只是志留亚盔甲难画 所以画了另一位好兄弟的盔甲 都是熔炉骑士没什么差别啦

盔甲真的很帅(重复

深夜发个摸鱼(终于有时间摸一下

熔炉和那个我家阿褪 短暂的贴贴

奥陶琵斯盔甲真的帅……给自家褪穿了黑夜神域修女那一套 毕竟深根底层有志留亚(只是志留亚盔甲难画 所以画了另一位好兄弟的盔甲 都是熔炉骑士没什么差别啦

盔甲真的很帅(重复

Alexis.
稿,奥陶琵斯,以及是金主的褪

稿,奥陶琵斯,以及是金主的褪

稿,奥陶琵斯,以及是金主的褪

磷Lin35
给@犬渠柚子 的生日贺图! 虽...

@犬渠柚子 的生日贺图!

虽然迟到了但是啊啊啊生日快乐!!

@犬渠柚子 的生日贺图!

虽然迟到了但是啊啊啊生日快乐!!

木木水水水

前段时间刚接触指绘时生产的奇怪小人

前段时间刚接触指绘时生产的奇怪小人

ImLocked

【艾尔登法环/女褪all】黄金盟誓之约1

  多周目女褪,女男都不放过(?)不是很正经的正常人。

  风暴山丘的熔炉骑士设定大部分个人捏造,ooc突破天际,实在受不住老头环这个气而冲出来的东西,他妈的我直接用嫖冲淡痛苦!很雷,慎入。


  -

  


  【Chapter 1】- (曾经的)艾尔登之王


  选择了成为癫火之王。

  选择了星月时代。

  选择了完美律法……...


  多周目女褪,女男都不放过(?)不是很正经的正常人。

  风暴山丘的熔炉骑士设定大部分个人捏造,ooc突破天际,实在受不住老头环这个气而冲出来的东西,他妈的我直接用嫖冲淡痛苦!很雷,慎入。




  -

  


  

  【Chapter 1】- (曾经的)艾尔登之王

 

 

  选择了成为癫火之王。

  选择了星月时代。

  选择了完美律法……

 

  重来一次。

 

  褪色者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一片开阔的宁姆格福。零散破碎的建筑物,阴森险峻的崖边城堡,矗立在远方的高耸神授塔。她曾经不知道这些洒满交界地巨大的建筑物残骸是什么,直至她第一次前往风暴与灰尘中的法姆亚兹拉,破碎的天空之城。

 

  “褪色者,你对交界地有怨气。”蒙葛特曾这样跟她说过,“你对神、命运、这片土地的怨恨大于爱,你有成王的力量,但没有为王的气度,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艾尔登之王。”

 

  于是成王之后重头来过。

 

  “第一二次就算了,但是第三次……”褪色者咬牙切齿地说,“我已经捏着鼻子修复了黄金律,甚至娶了无上意志塞给我的三婚男,当了他妈的八个半神名义上的后妈,其中五个被我杀掉,一个是我前妻,我还不够有气度吗?!”

  发现自己回到原点的褪色者愤怒大喊:“黄金律,我要杀了你,还有你的狗!!”

 

  ……面前这个新人褪色者的脑子显然不太好使,在说些糊涂的话。白面具梵雷是这样想的,又是一个从死亡和战斗中迷失自己的无能之辈。

 

  轻蔑向来不是他放过搭讪褪色者的理由,工作不该被喜好阻碍。他双手交叠在身前,上半身稍微往前倾斜,看起来像是迫切地想要与人交谈。

 

  “喔,你是…是褪色者……”

 

  失重感打断了他的后半句话。

  一把泛着不祥黑焰的匕首插在他头侧的石块上。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倒在身后的粗糙的石头上,双腿岔开,中间是褪色者踩在石块上的脚。他看见一只品质精良的法师尖头靴,无用的装饰宝石和金制流苏。

 

  “好久不见,白面具。”

  褪色者俯下身,露出一个微笑。她拔起用于威慑的匕首,用冰冷的匕身拍了拍他的面具。明明隔着面具没有被拍到脸,但是那种冷气却好像贴在他的肌肤上。

 

  白面具悄无声息地摸出锤矛,口吻温驯:“您这是在做什么呢,如果你认为我是个和善的好人……”

 

  “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要是你再说一句多余的话,”她想了想,说,“我就杀了你,还有你的鲜血君王。”

 

  匕首瞬间贯穿了他握住武器的手臂。白面具惨叫了一声,另一只手去推开她,可是推了个空。褪色者已经收起武器,冷淡地看了他的惨状一眼,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这个——该死的褪色者——梵雷内心疯狂地呐喊,捂住流血的伤口,眼神警惕且怨毒地望向她的背影,却没有追上去攻击。他还要留在这里为鲜血王朝招兵买马。

  他知道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再度相遇。因为她知道鲜血君王的存在,也因为她身上具有如此磅礴的力量。那时就是他复仇的机会……

 

  但现在,梵雷只能眼睁睁看着褪色者吹了声口哨,从灵界召唤出灵马,双腿一夹马肚子,立刻就跑得无影无踪。

  

 

  每周目一次的羞辱白面具的开场让褪色者稍微打起来了一点精神。她对梵雷的记恨无动于衷,绕过大树骑士和艾蕾教堂,往史东微尔城跑去。等进城了她又想起了还有些事情没有干,退了出来,往风暴山坡的封印监牢跑。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熔炉骑士。

  十六个熔炉骑士,两个首席,这底下封印的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熔炉,但也能让初来乍到的她死个十几二十次。等终于从他手下练会了盾反,她每次看到熔炉骑士不反一下就浑身难受。后来褪色者这种症状愈发严重,演变成了满世界跑去找还活着的熔炉玩盾反。当然,这些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褪色者进监牢前把自己的魔法袍、裤子和靴子全脱掉,左手摸出一轮小圆盾,右手挑挑选选,最后拎了把满强尸山血海。

  ……这个熔炉骑士连翅膀都没有放出来就已经残血了。

 

  开什么玩笑,不然真的再和他玩三天三夜的盾反吗。

 

  但临落下最后一刀前,褪色者又停下了。

  她用重力魔法控制熔炉骑士的四肢趴在地上,把他的大剑丢得远远的,盾牌翻过来踩在脚下。褪色者扛着把狭长的血色刀刃,面色带一点残忍的好奇。

 

  “我记得熔炉骑士死后是没有尸体的,”她用赤裸的脚板踩了踩熔炉骑士身上赤金色的盔甲,“那你们盔甲下面是什么?”

 

  熔炉骑士发出一声不似人的嚎叫,剧烈挣扎起来。

 

  但是他没办法挣脱法师的术式。

 

  褪色者想把他提起来,但因为身高和力气不太够,只能勉强抓起他的上半身。铠甲在动作间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她用另外一只手敲了敲铠甲,很实,敲出点沉闷的声响。

 

  不知道是因为铠甲太厚,还是因为里面真的有人。

 

  “你能说话吗?”

 

  回答她的依旧是熔炉骑士的挣扎。

 

  虽然觉得里面的不怎么像个人,但褪色者有一颗追求真理的好奇心。她先是拆开了他的胸甲,咔哒一声,胸甲松懈下来,但是没办法拉开。强行砍会把这个残血的熔炉骑士给杀死,于是褪色者转而将手伸向了熔炉斧形头盔。

 

  把头盔取下来,意料之内,铠甲里面并没有人,而是一团红色的雾气。

 

  ……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褪色者将手从头颅的位置伸进身体内,里面温暖而潮湿,雾气四散,在扑面的雾气中感受到了一丝充满活力的生命气息。

 

  属于男性的喘息声像是忍耐着剧痛,熔炉骑士的四肢挣脱重力的约束,迅速将头盔放回自己的脑袋上。

 

  “……这么急干什么,你里面又没什么能看的东西。”

 

  熔炉骑士重新捡回自己的大刀和盾,就像是从地上捡回自己的童.贞。那股喘息声还在持续,他走一步路都颤抖,但依旧坚定而缓慢地走近,摆好攻击的架势,露出熔炉百相之尾,横扫过来。

  褪色者没有躲开,结结实实吃了一尾巴,然后手指还不怕死地摸了摸上面泛着金光的鳞片。

 

  这倒是比他身上的铠甲还要软一点,厚实的触感,像是下面有肉。

 

  仿佛意识到了褪色者脑海中的奇思妙想,那条尾巴很快的消失不见,血量仅剩一丝的熔炉骑士身后显现金灿灿的翅膀,持剑向前俯冲。

 

  褪色者依旧保持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动也不反击,任由自己死在他的刀下。

  她的尸体倒下不久后,也随风飘散。白色的尘埃洒满熔炉骑士全身,他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最后再次坐回地上。只是这次他的动作僵硬且迟缓。

  

  他在监牢中已经度过许多重复的时光,打倒一个又一个的褪色者。虽然这次的过程有些不大一样,但也算是打倒了。

 

  熔炉骑士以为接下来的时间并不会有什么变化。

  直至他发现监牢的封印被暴力解除。

 

   他从监牢出来时,山丘的风暴一如既往遮天蔽日,令人看不清五米开外的景象。阴森恐怖的史东微尔仍矗立在他面前,只是路面都变得破碎。

 

  ……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地面的风景了?

  熔炉骑士迟钝的大脑无法计量如此漫长的时长。

 

  一股无法抗拒的重力魔法再次控制了他的四肢,他死死地握住手里的剑不肯放下,最后握着巨剑跪倒在监牢边缘。

 

  “看来我抓到了只野生的熔炉骑士。”

 

  又是那个褪色者。

  这股熟悉的、略显沙哑的声音在某一刻唤醒了他的记忆,似乎在遥远的过去,他也曾听闻过她的声音。

 

  褪色者此刻身披厚重法师袍,银色的长发在暴风中飞动,遮住了她的面容。只能看见她左手持法杖,右手一把狭长尖锐的嗜血长刀,灰色尘埃中一双冷得彻骨的冰蓝色眼眸。

 

  有人在背包翻找,拎出来一条粗壮的锁链,她准备把带锁的那一端卡死在熔炉骑士的头盔上,就像人给予忠犬的项圈。

 

  人类的体型很小,即使他跪倒在地,褪色者也要踮起脚才能触碰到他的头盔。如此近的距离,只要一挥剑就能攻击到她。但是她身上残留凛冽寒冷的残月光辉、黄金树本源的气息,令他心生畏惧,再也没办法朝她挥剑。

 

  最终锁链还是扣在了他的头盔上,另一端在由褪色者握在手里。

 

  “乖,我把你放出来,你要听话。”她又露出那种笑容。清秀,好奇,残忍。“我的熔炉老师。”

 

 

 

  褪色者牵着熔炉骑士往史东薇尔走,穿过昏暗的建筑,在外围的城墙上遇见了恶兆妖鬼。

 

  “恶兆老师……”她叹了口气。“恶兆老师。”

 

  熔炉骑士微不可闻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奇怪的褪色者好像很喜欢到处喊人老师。

 

  “野心勃勃且愚昧的褪色者,还有熔炉骑士的叛徒。”恶兆妖鬼手持咒刃,庞大的身躯挡在她面前的路。长满角和野兽长毛的脸抬起,他说,“就让我将你们的生命,连同那野心之火,一起扑灭。”

 

  丑陋、年迈、扭曲的面容,充满慈悲和忠诚的内心。无论过去了多少年,他好像一直都是这副样子,就好像前天才被他几乎提着耳朵骂,昨天看见他干瘪的尸体留在王座之后,今天再次在史东威尔遇见他的分身。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

 

  “你以后会向我道歉的,恶兆老师。”

  厚颜无耻、大逆不道的褪色者回忆起过往,如是说。

 

  熔炉骑士在她身后一动不动,披风在战火中微微拂动,如同一尊金属做的雕塑。

 

 

 

 

  【chapter 2】- 罗德莉卡的奇妙冒险

 

 

  风暴山丘的破屋,披着红色风帽的罗德莉卡正在对着赐福发呆。

  一个骑着马的褪色者从面前的路疾驰而过,她来不及开口提醒前面就是危险的接肢领地,就看见她及时悬崖勒马,直接调头就跑。

 

  这让她感到安心和一丝惋惜。但没过多久,她竟然在风暴山丘的剧烈风声中听见了沉重骑士甲的声响,那是重装骑士特有的脚步声,所有褪色者都很熟悉,因为这大部分时间意味是死亡的脚步。

 

  罗德莉卡有些担心会被找上门,现在应该是要逃的——但是她还能逃到哪里去呢?她又有什么能力能逃走呢?

  于是罗德莉卡选择依旧坐在原地,随后,她亲眼目睹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褪色者坐在马背上,手里拿着锁链,锁链牵着一个熔炉骑士,就这样走在大路上往史东威尔赶。

 

  脚步声就是那位熔炉骑士的。

  看着他威武可怕的大剑,尖锐的斧形头盔,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在浑身发抖。死的恐惧始终笼罩在她身上,即使她现在坐在赐福旁。

 

  “——等,等一下!”恐惧竟然迫使她开口,让她留下了那个褪色者。“你也是褪色者吧?是因为听信了那位白面具先生的好话,正朝着史东威尔前进吗?”

 

  盖着黑色兜帽的褪色者在马背上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应该阻止她,跟她说明史东威尔的危险程度。

  应该拦下她,跟她说明熔炉骑士的可怕之处。

  但是罗德莉卡太害怕了。

 

  她伸在半空中的手顿了顿,最后还是无力垂下,裹紧了暗红色的风帽,将自己蜷缩在赐福那虚无缥缈的温暖火光中。

 

  在风暴中分不出日和夜,只记得每天都在刮风和下雨,不远处的士兵在路上行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现她躲在这里。

  没有能离开的勇气。

  没有能去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热的水母骨灰在发烫,她忽然间闻到了一股血的腥味。

 

  一双尖顶法师靴踏进了破屋,在发黄的木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带血的脚印,最后停留在她面前。

 

  同伴们的遗物,一个沾血的蛹群被丢在她面前。

  这是她想要让褪色者帮忙去找的东西。

  可是她为什么会知道?

 

  罗德莉卡不解地抬头,撞进了一双冰块似的蓝眼中。

 

  她几乎是有些呆滞低下头,红晕爬上脸颊,磕磕绊绊地把准备好的报酬递给她。灵魂水母的骨灰,红风帽,黄金种子……她接过她的送上来的报酬,指尖划过掌心,被触碰的地方也感觉到无比寒冷。

 

  “罗德莉卡。我记得你的名字是这个。”那个陌生且奇怪的褪色者开口,声音平淡且温和。“罗德莉卡,你想当上艾尔登之王吗?”

 

  这个问题如同惊雷一般砸进她的脑子里,把她吓得头昏眼花。

 

  “不、不,我不……我没有这个能力。”她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我太懦弱了,已经几乎看不见指引,不,不,我没有想过要当上王。”

 

  她的拒绝被忽视了。

  褪色者把冷冰冰的手放进她的掌心,然后她下意识握住,就被带着站了起来。

 

  “帮我看好她。”她像是在对熔炉骑士发号施令。

 

  骑士没有答复,依旧双手扶着插在地上的巨剑,外层的链甲在空中晃动。威严、英挺、充满杀气。罗德莉卡根本不敢靠近。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褪色者带着她从史东威尔的正门直接闯进去,身法灵巧地躲避飞来的弓箭,一路向上,打倒了大群穿铠甲的士兵、吃人肉的鬣犬、守在门前的山妖……直接杀进了“接肢”葛瑞克大门前。

 

  就连“接肢”葛瑞克也没能打落她的兜帽。死生一线的战斗在她手里就像是话剧表演一样,她深知一切的剧本,轻而易举打倒了葛瑞克,在“终有一日,我们会回到那黄金树脚的故乡……”背影声音中拾起了一枚半神卢恩。

 

  然后把它丢到罗德莉卡面前。

  就好像那个蛹群一样。

 

  “成为王吧,罗德莉卡。”褪色者说。

 

  在那枚充满半神力量的卢恩面前,罗德莉卡感觉身体在发抖,周围一切都在远去……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发黑,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褪色者:……

  褪色者:……?

 

  她有些恼怒地看向熔炉骑士:“我不是让你看好她了吗?”

 

  熔炉骑士:……

  他顿了顿,本来不想说话,但骑士的精神让他实在无法忍受污蔑。

 

  “她没有受到伤害。”熔炉骑士的声音奇异,像是钢铁碰撞的声响。“是你把她吓晕过去了。”

  

  褪色者有点意外:“原来你也会对我说话。”

 

  排除了一切错误答案之后,剩下的那个再不可能,也是真正的答案。

  但褪色者是不会认错的。

 

  她在认真思考为王的条件,温和,宽容,礼貌,这几点她觉得罗德莉卡很契合,但是她好像并不愿意。

 

  她还记得刚刚蒙葛特在她身下说了什么。

 

  “*一大堆有关辱骂褪色者的长难复杂句*……粗鲁、低俗、毫无尊敬之心的褪色者,我绝不允许你妄想玷污王座!”

 

  褪色者沉默了又沉默,还是没有把屁股从恶兆妖鬼的身上挪开。她已经把他的分身打倒,怎么处理战利品是她的事情。可惜蒙葛特对她的品德仍抱有一丝幻想。

  蒙葛特这么热情且话多的时候很少见,但她已经习惯性把他说的话当耳边风了,于是继续沉入自己的世界思考。

 

  等屁股一空,直接跌坐到地面上的时候,她才发现恶兆老师的分身不堪受辱,已经死掉,死去的一部分化为护符皮袋,一部分化为灰烬,还半空中延续那愤怒的言语。

  希望在王城遇见他的时候别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但这种事以后再说。

 

 

  此刻,她看着面前晕倒在地的罗德莉卡也陷入了沉默,半晌,开口说:“我要带她回大赐福一趟。”

 

  熔炉骑士对此保持沉默。

 

  “我在想我要把你安置到哪里去。”她拎出一个铃铛,在熔炉骑士面前晃了晃,问,“你能进去吗?”

 

  答案显而易见是不能。

  毕竟面前这个熔炉骑士还是活着的,而且他也不打算化成灵魂形态追随她。

 

  “我把你放掉的话,你肯定是会跑的吧。熔炉老师。”

 

  熔炉骑士不说话。

  沉默不仅代表了默认,更代表了他一路以来的态度,爱理不理,像座雕塑。

 

  “好吧。”她点了点锁链,眼神凝聚出一点思索,很轻易地放弃,“那我放你走好了,老师。”

 

  她解开手上的锁链。

 

  “你自由了。”她说。

 

  然后褪色者一眼也没有回头看那个被她解救出来的熔炉骑士,只是带着柔弱的贵族少女,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他看不见的赐福之中。

 

 


夏玻利利葡萄
火山官邸熔炉骑士x屑褪,全文在...

火山官邸熔炉骑士x屑褪,全文在嗷三。

门牌40605807 

火山官邸熔炉骑士x屑褪,全文在嗷三。

门牌40605807 

磷Lin35
其实树熔炉的下一句是想说普通喝...

其实树熔炉的下一句是想说普通喝个饮品能不能不要像两个人在约会一样

其实树熔炉的下一句是想说普通喝个饮品能不能不要像两个人在约会一样

Azir斓翟

和熔炉老师去游泳——

(熔炉老师你好难画,看参考眼睛都快瞎了)

是私设阿褪

和熔炉老师去游泳——

(熔炉老师你好难画,看参考眼睛都快瞎了)

是私设阿褪

Hoshi君

挑了些稿发一下

是小小双熔炉和别人家的可爱oc

挑了些稿发一下

是小小双熔炉和别人家的可爱oc

磷Lin35

《虽然在交界地但请吃西瓜吧!》上

*人物很多…tag打不下了💦很抱歉…

低制作力/黑白条漫

《虽然在交界地但请吃西瓜吧!》上

*人物很多…tag打不下了💦很抱歉…

低制作力/黑白条漫

BlackTor

《熔炉骑士的神秘地带》

这样绝对不行吧,仔细想想,熔炉骑士的护裙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宣言,明明身上穿着如地壳般扎实强悍的装甲,那看似从盘古树根中开凿出来的粗旷古物象征着骑士们对百相熔炉之力的崇拜与敬畏,但遮他们腰间的配件却是一条柔韧飘逸的玄青色布幔,只要稍微吹点风或小跑步,大腿护甲与腹甲之间的神秘空间就会展露无遗,难道这是为了让敌人分心才打造的陷阱吗?

而且那条护裙还是三段式构造。首先先是一条前兜布遮着脆弱的下体,螺旋交织的粗绳绣线延续着胸甲的主题向底端蔓延,也许有条大蛇就藏在那道神秘的螺旋纹后,接着左右两侧各衬上一组朴素的护兜,一面兜布藏了一条腿缝,看起来是为了保护髋关节处的活动空间而设下的防线,然而这种飘逸不实的遮蔽反......

这样绝对不行吧,仔细想想,熔炉骑士的护裙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宣言,明明身上穿着如地壳般扎实强悍的装甲,那看似从盘古树根中开凿出来的粗旷古物象征着骑士们对百相熔炉之力的崇拜与敬畏,但遮他们腰间的配件却是一条柔韧飘逸的玄青色布幔,只要稍微吹点风或小跑步,大腿护甲与腹甲之间的神秘空间就会展露无遗,难道这是为了让敌人分心才打造的陷阱吗?

而且那条护裙还是三段式构造。首先先是一条前兜布遮着脆弱的下体,螺旋交织的粗绳绣线延续着胸甲的主题向底端蔓延,也许有条大蛇就藏在那道神秘的螺旋纹后,接着左右两侧各衬上一组朴素的护兜,一面兜布藏了一条腿缝,看起来是为了保护髋关节处的活动空间而设下的防线,然而这种飘逸不实的遮蔽反而让上腿部的空隙看起来更加显眼了。

原本是为了防御而设下的壁垒反而衬托出了弱点,实在太不象话了,此时不要说是让风吹开了护裙,它光是存在就会产生一股致命的引力。盔甲与裤子之间留下了多少空隙?里头会不会藏了甚么凶器呢?果然啊,任谁看了都会想忍不住想上前掀开吧!更别说提熔炉骑士将全身上下都包得密不通风,无论哪一处的关节都下足了功夫用活动护甲防着,唯独那片神秘地带不是如此。

那极其重要的上下盘活动枢纽、孕育生命的关键坐标轴,就这样用三条软布带过?难道诱人试探那地壳运动下裸露的堑沟也是熔炉骑士的个人爱好?没想到那群勇猛的战士竟然会有这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喜好,此外更让人讶异的是,在古铜红与金色管脉为主题的豪气外观里头藏着的是接近黑色的深褐色紧身皮裤,皮裤与强健的大腿紧密贴合,尽管厚实的皮革藏住了肌肉线条,但视觉上却能明显感受到蕴含其中的、由匠缝肌与腰大肌所雕刻出的锐利溪谷,而当他们施展出由初代艾尔登之王传授的脚震时,一度被掩盖的肌肉束线便会瞬间暴露,膨胀的肌肉更会将整件皮裤绷至极限!

看来情色一词注定要与熔炉骑士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了。

但如果只是如此,那也不过就是个寻常的色气骑士,真正让那群服侍葛弗雷的猛将们与情色挂钩的其实是那防御力趋近于零的重力丘陵。

大家都知道熔炉骑士有著名为百相熔炉之尾的祈祷之力,假如要让那条强悍的尾巴不受拘束地横扫千军,那作为开口处的尾椎部分就不能有太多阻碍,也因此那地方绝不可能像护着前面一样让后面也用一条布幔做遮掩,于是乎当左右两侧的护兜绕过了精悍的腰线、并若有似无的在后腰处碰头时,没能相连布幔就会沿着饱含百相之力的厚实臀型往两侧拨开,最后两条布幔勾勒出一道三角状的巨大山缝,而里摆放的正是由臀大肌与股二头肌构成的力量神龛!

但也许这只是树形熔炉骑士特例吧,真是可耻的装扮,可是回过头看看斧形熔炉骑士的护裙,他的护裙竟然连前布幔都没有,斧形熔炉骑士大大方方将鼠蹊部秀给褪色者看,好像已经完全忘了羞耻二字,但相对地,他左右两侧的腰兜却包的比树形熔炉骑士还要扎实,到臀部更是紧邻到只剩一条能让尾巴推开的帘线,原来在那豪放的外表下,斧形熔炉骑士竟拥有如此未经人事的羞涩心灵......

......假如.....假如这时候尾巴长出来......嘿欸......实在太下贱了......要是这时候巨大的百相熔炉之尾从隙缝的最顶端窜出来,尾巴带起的强风把整件腰裙给掀了个半扬......

下回!"蒙格温王朝的裸足艺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