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燃烧女子的画像

22004浏览    7参与
维安_Van
Portrait of wom...

Portrait of womans on fire😝

Portrait of womans on fire😝

自由鲸浏览器
逃離世界的兩個小時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 2019, Céline Sciamma

要說不喜歡的話就是我真的不懂這樣的愛吧。攝影、剪接、電影節奏都很棒,可我真的感覺不到兩人有什麼理由愛的死去活來,在我看來這更像是畫家短暫的一次愛戀,而待嫁的那位女子則是把握住最後的機會享受順從自己心意的時光。倒是中間兩人互撩的段落真的拍的很好,看到心理都癢癢的。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 2019, Céline Sciamma

要說不喜歡的話就是我真的不懂這樣的愛吧。攝影、剪接、電影節奏都很棒,可我真的感覺不到兩人有什麼理由愛的死去活來,在我看來這更像是畫家短暫的一次愛戀,而待嫁的那位女子則是把握住最後的機會享受順從自己心意的時光。倒是中間兩人互撩的段落真的拍的很好,看到心理都癢癢的。

守望者
弥撒 燃烧女子的肖像 刚看完...

        弥撒


         燃烧女子的肖像 


      刚看完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有点想哭,但又没那么伤心。我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很遗憾,没有穿着婚纱的欧律狄刻站在我后边。 


      这里想借用一下鬼怪的片名,孤独又灿烂的神明,是我...

        弥撒


         燃烧女子的肖像 


      刚看完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有点想哭,但又没那么伤心。我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很遗憾,没有穿着婚纱的欧律狄刻站在我后边。 


      这里想借用一下鬼怪的片名,孤独又灿烂的神明,是我现在唯一想到的词句。 


      女画家带着全部身家来到一座孤岛,岛上有即将出嫁的姑娘与未婚先育的女仆。姑娘叫艾伊洛斯,她的姐姐跳崖自杀了,她不得不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她的娘家人需要一副肖像画,于是玛莉安来了。 


      她们白天沿着海滩散步,海浪一层一层卷上来,艾伊洛斯迎风奔跑。她渴望自由,却又害怕孤独。她有种孩子气的天真,固执的站在原地不肯动,不想离开自己的舒适圈,可当她真正有了个心上人的时候,又拉拉扯扯害怕她离开。 


      她的侧脸是冷漠的,甚至还有点凶狠,连嘴角都生硬的下撇,好像很不愿意同他人交往一样。但其实也是软软的小女孩子,谈首歌就跟着你了。


      相比之下玛莉安更加成熟。她有一张偏中性的脸,带着男孩子般邪气的笑容。她跳进水里捡她的画框,她赤身裸体在壁炉边烤火,嘴里叼着烟斗。 


      她们一共相处了十二天。


      前七天是伪装的试探,白天她们散步,虚情假意的聊天。玛莉安给艾伊洛斯讲述异国他乡的美好,像是愧疚亦或是不走心的安慰。晚上玛莉安在烛火下画画,勾勒出一张僵硬的,符合大众审美的肖像。 


      她们是刺猬,相互试探,揣测对方的意图。 害怕受到伤害。


      后五天玛莉安重新了解了艾伊洛斯。她毁掉了旧的油画,答应艾伊洛斯画一张有生命力的新画。她们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相互认识的机会。


      对话真的不多,基本都是日常。她们温情的看着彼此,在寂寞空虚的孤岛上找一份失去的爱。一个堕过胎的不幸女人,一个受命运摆布的待嫁新娘子,她们同样渴望被爱。


      篝火晚会是全篇的一个转折,所有人都唱着圣歌,浓重的阴影被火焰点燃。艾伊洛斯的裙摆起火,美的惊人。 


      圣歌被传颂,那歌声来自地狱,空荡荡的,像一首葬歌。她们在遥远的,尖锐的乐声中彼此张望,带着试探和胆怯。


      最终她们接吻。


       全篇最大的问题,就是俄尔普斯为什么回头?


       与规则和思念不同。他最终选择了欧律狄刻的回忆。这不是作为爱人的选择,这是最为诗人的选择。


      “回过头来。”或许,这句话就是欧律狄刻自己说的。


      我想起之前看过的电影《他是龙》,讲的故事蛮像的,大概就是少女在新婚之夜被龙卷走,在孤岛上与不愿伤人的龙相爱,最后女孩回到家乡解除婚约,龙也控制住了自己的凶性。他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 


      同样的孤岛,同样的由寂寞产生爱,玛莉安和艾伊洛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玛莉安不是龙,没有毁天灭地的神力,她只是个不完美的小画家,无法守护自己心爱的人。


      再加上她们的性别。我不明白同性恋为什么一直被主流文化厌弃排挤。同性爱情电影似乎都少有好结局。相爱的人们最终都分离了,该娶的娶,该嫁的嫁,海角天涯,你还爱我嘛? 


       她们那么好,可惜跟不了一辈子。


       在一个女人画不了男人裸体的年代,两个女孩子没法儿在一起,连一句天长地久的承诺都给不了。


      她们牵手,她们拥吻,躺在床上求最后一点慰藉。


      她们只有十二天,十三是魔鬼的数字,只有十二才是最完美的结束。 


      该落幕了。 


      玛莉安离开,艾伊洛斯喊住她。 


      “转过来。” 这是命令,也是最后的祈求。


      于是画家回头,看见她无数次在梦境与现实交织之际看到的画面。美丽的花一样的艾伊洛斯穿着洁白的婚纱立在楼梯口,似乎马上就可以扑进她怀里。


      欧律狄刻叫住了俄耳普斯,要他把她留在心中。


      那燃烧的火,啪一下灭掉了。


     姑娘再也不属于她了。


      后面是画家与艾伊洛斯的最后两次见面。一次是画展,玛莉安看向画中带孩子的妇人,还是微笑了。


      她大概依然欣慰,喜欢的女孩找到了幸福的归宿,她祝愿她。 


      艾伊洛斯手里折角的书是玛莉安送的。折角的是第二十八页,那里画着一个赤裸的女人。


      那是玛莉安的自画像。


     


      第二次在剧院,两人坐在相对的两侧。玛莉安望着艾伊洛斯,可这一次她们的目光没有交汇。


      最后三分钟,是艾伊洛斯的脸部特写,她的目光盯着舞台,眼泪一点一点滑落。她知道她在,她知道她昔日的爱人用温柔包容的眼神凝视着自己。 但她没有转头,她坚定的把脸偏向另一侧,挤出微笑来。


      背景音是韦瓦第的《四季·夏》,没有阳光和海滩,只有暴躁的风雨,不讨喜的高温。但正如玛莉安所言,这是生机勃勃的,是新生的活力。


      已为人妇的姑娘就在暴雨里微笑着,火红的光照在她脸上,她像是快要融化了。就如片中反复出现的蜡烛,热热烈烈燃烧了整个晚上,终于只剩下最后一块湿润润的烛泪。


      这是盛大的悲剧,但我没有哭。


      穿越千上万水,她们注定无法再次相逢。 但也许,只是也许,她们会在无数年之后的米兰街头擦肩而过,扬起的裙摆在彼此心中留下一抹亮色,但她们谁也不会回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