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燐ニキ

31716浏览    124参与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きなこ(@pandada1853)

地址: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きなこ(@pandada1853)

地址:主页直通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踩着尾巴祝天城燐音小朋友儿童节快乐.


小心翼翼试试,见↓

踩着尾巴祝天城燐音小朋友儿童节快乐.


小心翼翼试试,见↓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朱丽叶与灰姑娘 04(燐ニキ/彩良)

我胡汉钥又双回来了,有气无力ver.



又是这种弯弯绕绕的说话方式,白鸟蓝良在心里叹气。丹希身体微微前倾,长长额发飘落下来,在静如湖面的眼眸上铺下一层散碎阴影。他盯着那双眼睛,阳光透过疏影在水上跳跃,风一吹就颤成一片光点。

就连他差点脱口而出的问题,也被吸引而沉入幽深不见底的湖中。

蓝良怔住了。丹希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吓得他“Nya?!”一声抓住丹希的手。那只料理人的手上明显带着几分粗糙感,意识到时蓝良发现自己正双手将它捧在手心,有如祈祷一般。

“小蓝良和以前的燐音君很像啊。”丹希说。

“……诶?”依然完全不明白其中含义,蓝良发出诚实的疑问声音。

“那家伙刚进城的时候什么都不...

我胡汉钥又双回来了,有气无力ver.



又是这种弯弯绕绕的说话方式,白鸟蓝良在心里叹气。丹希身体微微前倾,长长额发飘落下来,在静如湖面的眼眸上铺下一层散碎阴影。他盯着那双眼睛,阳光透过疏影在水上跳跃,风一吹就颤成一片光点。

就连他差点脱口而出的问题,也被吸引而沉入幽深不见底的湖中。

蓝良怔住了。丹希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吓得他“Nya?!”一声抓住丹希的手。那只料理人的手上明显带着几分粗糙感,意识到时蓝良发现自己正双手将它捧在手心,有如祈祷一般。

“小蓝良和以前的燐音君很像啊。”丹希说。

“……诶?”依然完全不明白其中含义,蓝良发出诚实的疑问声音。

“那家伙刚进城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单纯地想要成为偶像。虽然也带来了不少麻烦事,但每次在我的努力下带回新消息的时候,燐音君的眼睛都闪亮亮地发光呐。”丹希笑,一边把飘下来的马尾拨回身后:“就像是获得食客满意反馈的料理人的心情一样……呐哈哈,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那样的燐音君了。”

似乎回忆起了过往,丹希微微蹙起眉,一如既往的温柔笑颜中带着几分无奈。蓝良眨眨眼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却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样的无力感很讨厌,也许应该早点意识到生活中不该只有偶像才对。

“嘛、嘛,虽然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我确实很喜欢燐音君啦。但是作为外人的我啊……想说喜欢不是作为兄长而是作为燐音君的燐音君什么的,也没那个资格吧。”

“作为阿彩兄长的燐哥哥……和作为天城燐音的燐哥哥?”

“今天燐音君因为和一彩君同台了而很开心啊,不小心就想起MDM那时候的事情了。”丹希说,话语被猝不及防有人从身后拍了肩膀而中断。就连蓝良也没发现什么时候天城燐音出现在对面,受到突然袭击的丹希发出尖锐的“咿——”声,蓝良有种仿佛能够看见他连头发都惊恐竖起的特效的错觉。

“Niki这是在编排我什么呢,让我也听听啊。”大咧咧地,天城燐音一屁股坐蓝良旁边,胳膊搭上他肩膀,死沉死沉的。蓝良努力扑腾几下逃脱开来,龇牙咧嘴活动起被压得酸疼的肩膀。

“喂喂不要就这样随便地给我安上罪名啊,只是在和小蓝良回忆当年单纯的燐音君而已。”丹希抗议,一边悄悄观察对面表情。看起来燐音似乎没听到他们说“喜欢”的部分,他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喂……我说认真的,Niki该不会在吃一彩的醋吧?”丹希放下心的时间还不到三秒,就随着燐音脸的凑近而重新揪起心来。燐音一双大手捏住他脸颊,让丹希逃无可逃,连移开视线的余地也没有。

“呜哇啊,小蓝良,救我——”左右躲避无门,椎名丹希干脆向场外求助。

“诶、诶诶,为什么是喊我?!”完全没有预料会被喊到名字的蓝良一时间也慌了手脚,当意识到以自己的战斗力不管怎样上前直面天城燐音都肯定会白给时,他决定向丹希学习,抓住一点求救的希望。

“阿彩,救我——”

“怎么了蓝良?!”白鸟蓝良话音未落,就听见“砰”的一声,天城一彩系着围裙手提菜刀一脚踹开厨房门。那动静太明显,连燐音都没忍住转过头去看他。

丹希家厨房采光充沛。天城一彩威风凛凛的身躯沐浴在阳光里,那一瞬间,蓝良有种看见了救世主降临的错觉。

而正被强迫和燐音脸贴脸的丹希,这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唔姆、唔姆唔姆……”

视线扫过暂时僵在原地的三个人,一彩发出充满困惑的声音,把菜刀放回原处。

“哼、哼哼……挣扎是没有用的Niki,咱这就当着弟弟面把你办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燐音,在他的大嗓门环绕下丹希也回过神来,“呜呜”声又大了几分。

“这样Niki总该能相信,你是属于本天城燐音大人的东西了吧。”

“唔姆。”好像明白了什么的天城一彩看了看蓝良,伸手捂住他眼睛。

“……不是这个意思啊!!!”蓝良气得跳脚。

 

危机感。

被野兽盯上一般的危机感让丹希浑身汗毛竖起。天城燐音轻易便将椎名丹希压倒在沙发上,膝盖顶和谐进和谐他双和谐腿和谐间,将丹希逃跑的路四面封死。束马尾用的皮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燐音顺走了,长发散乱下来,扎得他后颈发痒——或许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燐、燐音君,你要是乱来的话,我一定会拼死反抗哦……?”

满怀忐忑地、丹希说。

从这个角度向上看,燐音正好是背光的,轮廓分明的脸被阴影勾勒出明显线条。他看着燐音皱起眉,神情严肃地沉吟良久,最终还是长叹一声爬起身来。椎名丹希满脸写着不可置信楞在原地,甚至忘记了坐起。

“Niki,饿了么?”

燐音问。

“……诶?”那声音温柔而带着几分轻快。自从天城燐音在SS后跌进人生最低谷以来,丹希几乎再也没有听过燐音用那样的声音对他说话。

“因为御用厨师临阵脱逃了啊,所以只好监督一彩做点家乡味道出来了。”燐音笑,一边伸手招呼一彩过来:“对吧弟弟?”

“唔姆,还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工具,在哥哥的帮助下应该还算成功吧。”

“原来阿彩真的会下厨。”倒是蓝良一脸的难以置信。

“毕竟是君主的辅佐者嘛,除了打架当然生活上也要接受训练。”天城燐音一脸得意:“咱这弟弟很棒吧小蓝良。”

“唔唔,嗯……”

“不过当然比不过Niki就是了☆”

“不要以为这样恭维我就没问题了啊,燐音君。”话题被漫无目的地扯开,又扯回到自己身上,丹希觉得心里好像笼着一层乌云,却迟迟不见下雨,阴暗暗笼罩着挥之不开,使人烦躁。


NG

[燐ニキ]被遗弃的花

*花吐


          放下筷子的时候,喉头的痒意已经很难忍住了,窸窸窣窣地像是蚁虫在爬。天城燐音难得有点着急意味地离开了座位,那些浅色的花瓣从口中咳出,带着温润的热意,被拧开的自来水冲进了下水道。

          “说起来,燐音君身边最近总是有花瓣啊?”燐音没注意到的时候,因为他异常的举动而跟过来的ニキ已经到了身后了,那些经常做饭的手指捏着一片薄薄的、透明的花瓣,“被子上和沙发上...

*花吐


          放下筷子的时候,喉头的痒意已经很难忍住了,窸窸窣窣地像是蚁虫在爬。天城燐音难得有点着急意味地离开了座位,那些浅色的花瓣从口中咳出,带着温润的热意,被拧开的自来水冲进了下水道。

          “说起来,燐音君身边最近总是有花瓣啊?”燐音没注意到的时候,因为他异常的举动而跟过来的ニキ已经到了身后了,那些经常做饭的手指捏着一片薄薄的、透明的花瓣,“被子上和沙发上也是…到底是得了什么怪病吗?”

          燐音将喉头的不适感压下,又用像往常一样轻浮的声音去接ニキ的话,食指缠绕上同居人的发丝,然后狠狠地拉拽:“哈哈,ニキ你还真敢说啊~?燐音君得了绝症、在缴费单上签字的可是你哦?”

         “痛!暴君!”ニキ吃痛地试图去掰开燐音的手指,感受到他偏低的体温又缩回了手指,“燐音君你感冒了吗?体温好低。”

        “是ニキ你这混蛋空调温度太低了吧?”像这样随意地把责任丢到对方身上的话,他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只要像往常一样自然地说出来,椎名ニキ就会抱怨几句然后离开。那个心里只有做饭的人不会关心多余的事。

         “燐音君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啊,”ニキ少见地没有反驳他,“我果然还是不想摊上绝症患者。因为燐音君蹭饭我的生活质量已经下降了…”

         “…知道了。”后知后觉的来自肺部的痛感让天城燐音有点想用手按压胸口。可是这样是不行的,在那个人面前是不行的。ニキ捏住的那片花瓣在转身的时候被抛弃了,燐音蹲下身看了好久,浅色的花瓣上红色的脉络很清晰,像是皮肤下的血管。他的体温很低,吐出来的花瓣却是热的,连带着一些不肯说的不能说的字句,杂乱无章地肆意铺展。

        讨厌的温度让他觉得心烦意乱,这片花瓣也被随意地丢进下水道,被水冲走了。

        喉咙又开始隐隐作痒。



        他和椎名ニキ一直有着身体上的关系,仅仅是身体交叠的关系。这段难以摆在明面上的关系大部分由他强迫促成,ニキ对于食欲以外的欲望都不及普通人强烈。这次也是一样,ニキ被他强压着在睡着之前做了一次,做清理工作的时候已经快要睡着了。

        那些花瓣又从他的身体里涌出,划过椎名ニキ突出的蝴蝶骨,铺在白色的床单上。燐音把下巴搁在ニキ的肩窝,ニキ被他弄得发出不清楚的哼哼,由于太困也懒得再去反抗。

        “ニキ,”燐音突然很小声地叫了他的名字。那是沉沉的、和平时都不同的语调,察觉到这个因素ニキ稍微清醒了一点,燐音的手指紧紧扣住了他的手。

        “不要丢掉那些花。”他说。

        奇怪的要求。可是他实在是很困,只有睡意朦胧的微小的声音能予以回应。

        “不要丢掉那些花。”

         燐音又重复了一遍。ニキ觉得他实在很反常,于是他用手轻轻拍着燐音的背,像是安抚不安的孩子一样安慰他。

         “好。”

          他勉强从睡意中挣扎出来后就又睡着了,之后燐音又说了什么,都变成了梦境里模糊不清的字符。

        希望燐音君之后是做了个美梦。他略带歉意地想。

        


         

裕江星星★
是赏金猎人燐x食/人/魔nik...

是赏金猎人燐x食/人/魔niki虽然完全没画出来

画画果然不适合我,但是因为太想搞了就拿阴间画技出来丢人了,我老老实实爬回去写文了

有没有画手妈咪救救我的脑洞和我一起,我写您画!(在想桃子)

是赏金猎人燐x食/人/魔niki虽然完全没画出来

画画果然不适合我,但是因为太想搞了就拿阴间画技出来丢人了,我老老实实爬回去写文了

有没有画手妈咪救救我的脑洞和我一起,我写您画!(在想桃子)

桑森

是并不快乐的回乡妄想

是并不快乐的回乡妄想

御好烧酱汁

【燐ニキ】远处隐约看着的梦想

#假设燐音在20岁之前已经和niki有情感关系并住在niki父母家中


【公园】


“呼~~~”


燐音俯身弯腰,一下子就吹灭了蛋糕上的20个蜡烛。


看着餐桌对面刚才还用双手为火苗挡风转为不断拍手的niki,便满意地滑落坐回公园的餐椅上。


“燐音君,二十岁生日快乐!终于我们迎来这天了呢!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是啊,niki终于到了呢。”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将就过一下吧,等到明年就可以亲自做一个大蛋糕为燐音君庆祝了,然后我们两人在公寓里一起度过光想想都很美好了。毕竟刚认识燐音君时在都不知道生日蛋糕呢,一定...

#假设燐音在20岁之前已经和niki有情感关系并住在niki父母家中


【公园】





“呼~~~”




燐音俯身弯腰,一下子就吹灭了蛋糕上的20个蜡烛。




看着餐桌对面刚才还用双手为火苗挡风转为不断拍手的niki,便满意地滑落坐回公园的餐椅上。




“燐音君,二十岁生日快乐!终于我们迎来这天了呢!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是啊,niki终于到了呢。”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将就过一下吧,等到明年就可以亲自做一个大蛋糕为燐音君庆祝了,然后我们两人在公寓里一起度过光想想都很美好了。毕竟刚认识燐音君时在都不知道生日蛋糕呢,一定要好好试试才行!”




“说的是呢……”




“怎么说得那么冷淡?刚看到蛋糕时闪烁的眼睛哪里去了?我可是最期待燐音君二十岁那天到来的人哦~ 

等燐音君吃完这个小蛋糕后我们就去地产中介公司那里签约好我们之前看好的房子。燐音有二十岁,担保人这个大难题不再成为问题了。到明天我们一起搬出再也不用管父亲反对我们的事,更也不用怕会有饿肚子的问题了。等我们住在一起时就可以.. 嗯?”




燐音从桌底下轻轻握上niki的手,含情脉脉看着niki好几秒...

仅仅是双目对视,两人都知道对方正在想什么,微微一想都知道未来住在一起会有多幸福,两人脸上逐渐显出微微的绯红……




“先不说了,燐音君,快打开盒子看看?看看你喜不喜欢?”




燐音迅速地撕开包装盒,打开里面一开。




“是手表?!”



“惊喜吗燐音君?当初第一次看见手表那会动的指针,还趴在橱窗上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我时,我就想送你一副手表了。

而且你之前不是说业界里不守时是无法树立诚信的嘛,现在燐音君在忙于solo的活动,时间是很重要的。

有了这个就绝对可以守时,举起手随时都可以看得到时间,而且黑色还给你增添了成熟气息了。恭喜你成年了!燐音君!”




“燐音君是右撇子对吧,把手左拿出来吧,顺便也帮你带上手表吧~”




燐音看着niki双手摊开示意便不假思索交出左手,niki这个幸福的笑颜总是让心里暖暖的。




“对了,燐音君。我看你你刚刚超认真地闭眼许了超长的一个愿望呢 ~”




原本看着niki如何为自己带手表的,转为真挚的眼神看着niki…




“niki,我果然还是想.. ” 没等说完niki就先接上了。




“呐哈哈,抱歉呢燐音君,这一点我真的不行。我果然,还是有点避忌,所以没办法留在业界里呢。燐音君就连我的那一份也加油吧。

我可是有从打工的地方的电视上看见你卖力的样子。努力地唱歌、努力地进行访谈节目,偶尔下班的路上还能看见印有你身影的杂志,那个样子的燐音君是最好看的了。我也最喜欢,所以加油呢燐音君。”




“呐哈哈哈,突然说了有点沉重的话...




“呐哈哈哈.....




“哈哈........



....


.....





“..日快乐,祝你.......




燐音跪坐在被幽幽烛光包围昏暗的的房间里,看着niki亲手做的盛大又华丽的蛋糕,上面各处插了21条蜡烛,今年是燐音的21岁生日了。




烛光照耀着niki温柔可爱的脸庞,在燐音眼里他犹如一个活女神。无微不至的贴心就像柔和的烛光一样温暖着自己。




只不过,




细小的蜡烛即使在微弱的火光中依然融化得很快,




最后,逐渐熄灭。




听着客厅挂钟嘀嗒的声音,配上niki用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唱着那首已经耳熟的生日歌。




他活泼的嗓音很好听,但不碍燐音看着被点燃的蜡烛想到自己。




看着被点燃的蜡烛一滴一滴地流到小烛台上,就好像一切在倒数一样..




这种小确幸的结束,也只是时间问题。




“燐音君,怎么了?我唱完生日歌了。你怎么看着蛋糕流眼泪了?”




“没什么,被辞退也是时间问题了.. 感觉到我作为偶像也只能做到这个夏天为止了.. ”




niki听见后,从容地在座垫上的半蹲起来,从燐音对面桌挪到燐音身前,温柔笑着环抱紧燐音。




“没关系~就算没工作也好,还是怎样。无论怎样我都会陪燐音君到最后一刻,这是从初见时就已经决定好的了。”



硝鸽

我流happy end(笑)的if线,回老家结婚不是不可以,但是代价是很大的。

我流happy end(笑)的if线,回老家结婚不是不可以,但是代价是很大的。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きなこ(@pandada1853)

地址: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きなこ(@pandada1853)

地址:主页直通 

因为暖和嘛♪
坠入深渊 Lof滤镜真不错,爽...

坠入深渊

Lof滤镜真不错,爽了,看完新剧情产物,燐尼是真的!

坠入深渊

Lof滤镜真不错,爽了,看完新剧情产物,燐尼是真的!

硝鸽

第五章中篇读后感。粗糙至极的手书。

第五章中篇读后感。粗糙至极的手书。

糖紙☀
当我的脑洞跟不上我的画力时.....

当我的脑洞跟不上我的画力时...

当我的脑洞跟不上我的画力时...

恒温35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