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燐niki

19288浏览    73参与
【🦁💚】あん.

地獄へだって

-----------------------------------------------------------------

【无授权转载,侵权即删,致歉🙏💦】

作者:やおとみ⑤ 

(Twitter@keppoi11):https://twitter.com/keppoi11?s=09

地獄へだって

-----------------------------------------------------------------

【无授权转载,侵权即删,致歉🙏💦】

作者:やおとみ⑤ 

(Twitter@keppoi11):https://twitter.com/keppoi11?s=09

硝鸽

第五章中篇读后感。粗糙至极的手书。

第五章中篇读后感。粗糙至极的手书。

诗夏柚杞
niki刚进门的时候ww燐音给...

niki刚进门的时候ww燐音给niki绑发带?的场景。


姑且想了一下后续

燐:弄好了,不愧是我的老婆,穿什么都合适~

niki:en?我不记得成为你的老婆了

燐:?你跟着我回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你这么喜欢我呢,我都不知道~

niki:?我不是这个意思…

燐:嘛,放心吧,我会让你幸福的(亲头发)感觉不管发生什么有你在我身边,就会迎来he。

niki:…///…我饿了,先让我吃点东西吧

燐:好好,这就叫人准备。


会不会太甜了,可是他们真的好甜

niki刚进门的时候ww燐音给niki绑发带?的场景。


姑且想了一下后续

燐:弄好了,不愧是我的老婆,穿什么都合适~

niki:en?我不记得成为你的老婆了

燐:?你跟着我回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你这么喜欢我呢,我都不知道~

niki:?我不是这个意思…

燐:嘛,放心吧,我会让你幸福的(亲头发)感觉不管发生什么有你在我身边,就会迎来he。

niki:…///…我饿了,先让我吃点东西吧

燐:好好,这就叫人准备。




会不会太甜了,可是他们真的好甜

35℃恒温自来水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新剧情爽到 摸个很潦草的学pa

诗夏柚杞

*剧透慎入!?(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吧)


niki居然自己提出跟燐音回故乡了,反正最后肯定还是会回来做偶像的,所以相当于去见家长,顺便结婚?hh太太们可以有新的梗画了ww燐音niki的婚后生活ww


在想niki之前说不做偶像了真实原因会不会是打算跟燐音一起回故乡,还有niki和老爹吵架可能不是因为偶像而是儿子跟着别的男人跑了ww(不)。不管怎样,他们太好磕了。

*剧透慎入!?(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吧)


niki居然自己提出跟燐音回故乡了,反正最后肯定还是会回来做偶像的,所以相当于去见家长,顺便结婚?hh太太们可以有新的梗画了ww燐音niki的婚后生活ww


在想niki之前说不做偶像了真实原因会不会是打算跟燐音一起回故乡,还有niki和老爹吵架可能不是因为偶像而是儿子跟着别的男人跑了ww(不)。不管怎样,他们太好磕了。

同月同日

短打

*本来还想找时间写完,看了剧情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了所以就先发出来(指他俩太真不知道怎么写)

*下半部分碎碎念略微剧透请注意


稚名丹希第一次见到天城燐音的那年,他才十五岁,一个自以为对世界充分了解又很天真的年龄。那天是晚上八九点,他却有点饿,这很常见,但家里的食材却不够做成一顿饭,于是他打算去自动贩卖机买个饭团或三明治,反正他只要填饱肚子就行了。他像往常一样噔噔跑下楼,却在自动贩卖机旁看到了不是往常的人——一个有着张扬红发、模特身材却穿着过大且脏污衣服的青年。流浪汉?打工仔?他迟疑地接近,那个人却注意到了他并转头露出一个略夸张的笑容:你好呀!那个人说。城里神奇的东西好多啊!你也是城里人吗...

*本来还想找时间写完,看了剧情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了所以就先发出来(指他俩太真不知道怎么写)

*下半部分碎碎念略微剧透请注意


稚名丹希第一次见到天城燐音的那年,他才十五岁,一个自以为对世界充分了解又很天真的年龄。那天是晚上八九点,他却有点饿,这很常见,但家里的食材却不够做成一顿饭,于是他打算去自动贩卖机买个饭团或三明治,反正他只要填饱肚子就行了。他像往常一样噔噔跑下楼,却在自动贩卖机旁看到了不是往常的人——一个有着张扬红发、模特身材却穿着过大且脏污衣服的青年。流浪汉?打工仔?他迟疑地接近,那个人却注意到了他并转头露出一个略夸张的笑容:你好呀!那个人说。城里神奇的东西好多啊!你也是城里人吗!

哦,原来是乡进城。

稚名丹希并不是社交能力多么强的人,没有能把每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当朋友的神奇能力。于是他选择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点了点头,您好啊。之后就说不出来了,但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单单看着而不买呢?是不会操作吗?他张了张嘴但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微微侧过身,让那个人能看清操作的每一个步骤。这样应该会了吧。他想,微微晃了晃手里的三明治来表达再见。而那个人却凝视着他,仿佛在思考什么大事,然后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三明治,大笑着“谢谢”走掉了。

抢——劫——啊——过了很久他才大声地、悲愤地喊了出来,结果惊动了旁边店铺的老板,然后又惊动了夜晚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察。从此他记住了三件事,第一件是拿到的食物一定要赶快塞进肚子里,第二件是警察的审讯好麻烦真的要好好做人,第三件是红发蓝眼的英俊男子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因此在一年后,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天城燐音,拉着对方的领子企图让他把一年前的三明治吐出来。而那个人却看似无辜又带着浑然一体的痞气说,哎呀,我当时以为你是个不善言辞的好心人呢!误解了啊!我还感谢了你好久呢!既然没办法还回去,那我就以身相许吧?









下品话发言+可能剧透请注意↓

讲道理一开始看新团我是冲着巽哥哥去的因为喜欢牧师,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拐了好几个弯突然变成了niki激推,没办法,可能niki真的是太可爱太可爱了,可爱到我不清楚他的经历就十分热烈的喜欢上了他,每天做梦发疯,在niki的妈妈/女儿/姐姐/妹妹/老婆粉之间无缝切换,我都要搞jpg.

然后因为,同居嘛,性格相性之类的,就很容易的喜欢上了燐ニキ。虽然有时候跟朋友大骂“天城燐音你个大猪蹄子”,因为niki看起来总是被欺负的一方(而且被欺负的很惨)但心里清楚es里没有单纯一方的付出,就像泉哥和小真。我猜可能是niki其实是想做爱抖露的,燐音看似欺负实际上是帮助niki达成愿望。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满脑子颜色废料的我就“燐音哥也帮助了niki”幻想了一堆什么食/人啊,不ml会饿啊,py啊一堆堆东西。

然后渐渐地看到主线剧情(抽到了国服内测名额!!),niki真的很喜欢做饭而且做饭很厉害,就觉得niki可能真的是只想单纯的当一个厨师,再加上燐音哥也说了感觉只有对niki是有所亏欠的,我一点点觉得不安。

直到第五章剧情,感谢宝(爸比)的翻译,我就想难道真的是这样吗?最后燐音哥达成了大家的愿望、帮助了一些人,最后只亏欠了niki?

然后那个事情结束的第二天,他俩。

“——niki”“嗯?怎么了燐音君”“饭”

明明这个时候燐音哥皱着眉偏着头,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结果又忍不住笑,你俩是什么战争喜剧片吗(???)

燐音也是真心觉得亏欠niki的。感谢他最后的最后都一直陪伴着。

但是niki呢,我忘了,燐音哥也没有发现。他是那么怕饿的人,偶像活动又总是在饿。如果他真的想逃走的话,早就离开了啊。其实谁都不能迫使他做出决定,除了他自己。

这就够了。这是最好的[Happy Ending],但我相信你们的故事还不会结束。


(从niki激推变成niki一生推了呜呜)

重生之我是渡印

燐niki二则

早安咬,很下品,产出这个的时候新剧情还没出(远目)


②直播接吻,其实有点看不出左右

“嗯——下一封是来自xx先生的来信,‘早上好丹希君,我一直最喜欢crazy:b和丹希君了’……”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上,丹希轻车熟路地主持着个人的直播节目,阅读粉丝的来信。
——晚上好!
——今天是居家直播呢www
——毕竟疫情隔离
——丹希君的私服好可爱!
——我也最喜欢你们啦!

他一边读信,一边时不时地和屏幕上的弹幕互动,很快,他就读到了结尾粉丝请愿的部分。

“‘最后我有一个请求,希望能看到丹希君和燐音君接吻,不胜感激!!’…………哈?”
阅读到这一行,丹希的表情呆滞了一秒:“怎么又是这个啊!这是这个月第几回了啊...

早安咬,很下品,产出这个的时候新剧情还没出(远目)


②直播接吻,其实有点看不出左右

“嗯——下一封是来自xx先生的来信,‘早上好丹希君,我一直最喜欢crazy:b和丹希君了’……”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上,丹希轻车熟路地主持着个人的直播节目,阅读粉丝的来信。
——晚上好!
——今天是居家直播呢www
——毕竟疫情隔离
——丹希君的私服好可爱!
——我也最喜欢你们啦!

他一边读信,一边时不时地和屏幕上的弹幕互动,很快,他就读到了结尾粉丝请愿的部分。

“‘最后我有一个请求,希望能看到丹希君和燐音君接吻,不胜感激!!’…………哈?”
阅读到这一行,丹希的表情呆滞了一秒:“怎么又是这个啊!这是这个月第几回了啊?”

——又是wwwwwe
——希望你们结婚的人真的很多
——呆滞颜已截图做成表情包

“真拿你们没办法……”丹希鼓鼓脸,他探出半个身子,拉开为直播专门隔出的小房间的门,向客厅大喊,“燐音君~过来一下~!”
门外传来些许喧闹的电视声。伴随着拖鞋的哒哒声,燐音出现在了屏幕里,嘴角还沾着颗爆米花。
“怎么了怎么了!果然一个人直播很寂寞吧想要我……唔……”
丹希抓过燐音的衬衫领子,吧唧一口亲了上去,然后抹抹嘴,坐回了屏幕前:“好,下一封信——”
——yoooooooooooo
——好wwwwwww快wwwwwww
——丹希酱已经完全习惯了wwwwwww
——啊啊啊啊啊我眨了下眼怎么就结束了!!谁有截图!重金求!

燐音愣了愣,怒气冲冲地抱住丹希使劲摇晃:“喂!什么啊,把我当工具人吗?啊?”
“有什么不好拿反正涨粉不是我一个人涨……等等等等燐燐燐音君放放放开我还要做直播!”
“直播做爱也挺好的吧!今天我就要拿下你的屁股!”
“住手啊我可不想直播间被封好痛痛痛不要揪我头发!!”

今天的直播依旧是那么的喧闹。

*两人没有交往

PIU
终于改完了....赶一发521...

终于改完了....赶一发521

一不小心让你们在大太阳下暴晒了抱歉

最后一次蓝天白云,下次继续d厅光见「昏迷

终于改完了....赶一发521

一不小心让你们在大太阳下暴晒了抱歉

最后一次蓝天白云,下次继续d厅光见「昏迷

御好烧酱汁

【燐ニキ】燐音在五章后抓走ニキ回乡结婚if

燐音对着一彩说:“和你仅限今天断绝关系了,对不起哥哥真没用只能给到你这些零碎的自由。”


一彩:“为什么?我不能理解啊…… 等等别走啊哥哥!”


燐音在大楼的花园里无视弟弟的劝阻,转身断然离去,为早已决定好的承诺作出行动。既然要回去家乡一辈子回不来就顺便走去餐厅,发现一只打工打到累饿了无力在走廊休息着的niki。这只毫无防备的niki好比家乡里一些警惕性很差的小动物一样,随手一环起他的腰就抓走了。


niki虽然是饥饿,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突然浮在半空中被人抓起来了!连忙说:“燐音君!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我还要继续打工的!!” 


“没事,我们...

燐音对着一彩说:“和你仅限今天断绝关系了,对不起哥哥真没用只能给到你这些零碎的自由。”



一彩:“为什么?我不能理解啊…… 等等别走啊哥哥!”



燐音在大楼的花园里无视弟弟的劝阻,转身断然离去,为早已决定好的承诺作出行动。既然要回去家乡一辈子回不来就顺便走去餐厅,发现一只打工打到累饿了无力在走廊休息着的niki。这只毫无防备的niki好比家乡里一些警惕性很差的小动物一样,随手一环起他的腰就抓走了。



niki虽然是饥饿,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突然浮在半空中被人抓起来了!连忙说:“燐音君!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我还要继续打工的!!” 



“没事,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刚想起反正你也不想做偶像想一辈子当厨师的了,我家乡现在缺个厨娘我现在就把你一起带回去!既然我回去家乡做君王有权选择自己妻子。”



“欸?等等我终于可以不用当偶像一辈子做厨师了?太感谢燐音君了!....额,不对。你要把我带到你家乡里当厨师?做借钱王的妻子?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要被连带责任啊!!!”



“咔哈哈哈,区区身为下仆的niki是反抗无效的!既然我决定了的事情就没人能阻止我了!!!!”



随后,回到家乡几天后。



“恭喜燐音大人结婚!恭喜贺喜!”



“恭喜燐音大人结婚!恭喜恭喜!”.... 在婚礼宴席上,故乡的众人皆笑喜庆洋洋地迎接这位新的君主和接纳他的妻子,还有坐在一旁默默投来异样目光无奈又只能接受的燐音父母。



“啊哈哈!果然家乡的人都特别听我说话,一回来就把niki绑住不给机会他逃回去!我们即已成婚了你就别想逃了当一辈子厨娘吧niki!”



“不要啊!这样我就完全成为连带责任者了!!啊呜呜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就不应该和燐音有上关系的害现在再也没法见到你们...啊啊呜呜。” 



身穿黑色新婚衣服的燐音看着身旁同样穿着白无垢在啼啼哭哭的niki无奈道:“啊哈哈,niki你很快就会习惯的了!”



之后,新婚几天后的早晨:

“诶,原来燐音家乡的人都不知道可以用这种方式做菜吗?那就教教你们吧。”



晚上:

“不要啊燐音君♥︎♥︎♥︎~ 都第三次了,再这样下去明天就没力站着教人了♥︎♥︎♥︎~~~”



“那你不站着不就好了吗?再不行就直接放假吧~”



第二天清晨,

niki摸着他微痛的腰部看着屋外宜人的野外风光在想,都第几次这么循环了,好像还真的回不去了…… 

SSR

 燐音认为必赢的赌局。包含了点燐meru和燐niki元素。主线的燐音太虐了我有空要多画点燐音开心的同人图[笑cry]。 ​​​(顺便后续是燐音依然坚信丹希最喜欢他了。

 燐音认为必赢的赌局。包含了点燐meru和燐niki元素。主线的燐音太虐了我有空要多画点燐音开心的同人图[笑cry]。 ​​​(顺便后续是燐音依然坚信丹希最喜欢他了。

御好烧酱汁

【燐ニキ】心中存在着对方

深夜,


燐音和ニキ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ニキ!”


“ニキ!”


“ニキ!不要离开舞台!我还想跟你继续做偶像的...”


床边有个人正在呼唤自己名字,ニキ缓缓睁开眼睛寻找声音来源。坐起来看见睡在身旁的人额上冒着零零星星的小汗珠,口里念念着什么,看着他的表情好像在挣扎着什么...


看着燐音的手就在自己手边,不自觉就握上他的手。


很快,ニキ手里暖和的温度就顺延着手传到燐音梦里。燐音渐渐也睁开眼醒来了,眼里微微含着泪花看着眼前的ニキ。


ニキ看见燐音竟然醒了有点惊动,想趁还没完全被发现前连忙缩开手。但可惜,ニキ这一小举动...


深夜,



燐音和ニキ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ニキ!”



“ニキ!”



“ニキ!不要离开舞台!我还想跟你继续做偶像的...”




床边有个人正在呼唤自己名字,ニキ缓缓睁开眼睛寻找声音来源。坐起来看见睡在身旁的人额上冒着零零星星的小汗珠,口里念念着什么,看着他的表情好像在挣扎着什么...




看着燐音的手就在自己手边,不自觉就握上他的手。



很快,ニキ手里暖和的温度就顺延着手传到燐音梦里。燐音渐渐也睁开眼醒来了,眼里微微含着泪花看着眼前的ニキ。



ニキ看见燐音竟然醒了有点惊动,想趁还没完全被发现前连忙缩开手。但可惜,ニキ这一小举动早已被燐音看穿了。燐音笑笑,既然梦里抓不住ニキ的手,那在现实就要紧紧抓住不放开。



再用力一扯,把ニキ拉到眼前。稳稳嘴唇落正在燐音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以表示感谢。



ニキ被这一连续的举动惊动了,抬起身躯惊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燐音。散开一缕缕的头发自然地垂落在燐音脸上,脸红红和燐音对视了几秒..... 转身回到自己睡的一边躺平,盖好被子,等待着响亮砰动着的心脏恢复平静,看着天花板,听着床一侧燐音平稳的呼吸声继续入眠。


明日縁_青紅盛夏

【燐ニキ】ラムネ

*某个夏天的故事,不负责任的妄想,ooc

*标题=波子汽水,ニキ=丹希


“丹希!我们私奔吧!”

“……哈?”


Risky Venus的背景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仅有的两个人一个坐在地上,另一个坐在不远处,看着镜子墙中的对方。练习者本就没有练习的兴致,但自己的动作可以划水,舞步走位一旦踏错会波及整个组合。舞台上出丑和浑水摸鱼的理念背道而驰,他也不想当引人注目的偶像。


“你看,这不是小琥珀参加学校的活动,メルメル又有急事吗?”燐音在丹希眼前晃了下手机屏幕。


一屏白光眨眼间就过去,丹希没看清上面的具体内容,于是他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名称一栏写着Crazy...

*某个夏天的故事,不负责任的妄想,ooc

*标题=波子汽水,ニキ=丹希





“丹希!我们私奔吧!”

“……哈?”


Risky Venus的背景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仅有的两个人一个坐在地上,另一个坐在不远处,看着镜子墙中的对方。练习者本就没有练习的兴致,但自己的动作可以划水,舞步走位一旦踏错会波及整个组合。舞台上出丑和浑水摸鱼的理念背道而驰,他也不想当引人注目的偶像。


“你看,这不是小琥珀参加学校的活动,メルメル又有急事吗?”燐音在丹希眼前晃了下手机屏幕。


一屏白光眨眼间就过去,丹希没看清上面的具体内容,于是他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名称一栏写着Crazy:B的群组里,最近一条消息的时间是昨天晚上,燐音在群里发今天练习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群里所有人已读之后,气泡框的左下方会标注,燐音没有发第二遍,相当于所有人都看见了消息。


天城燐音表面上确实是Crazy:B的队长,无论是挑衅其他事务所的组合还是和副所长接洽都由他出面负责,但也仅限于此,没有信服力的。由问题儿童组成的组合,资源和机会一概少得可怜,再怎么努力只是扫进垃圾堆的哑炮和燃烧自己在夜空绽放一瞬光芒的烟火的区别,祭典结束总归会被人忘记,横竖都是退场。“只要齐心协力就能克服一切困难”的主角发言更不适合,奉行个人主义的四个人的临时合作,要说团结的场面话也过于强人所难。


丹希云里雾里点了点头。大概他们私底下和燐音请了假吧。


燐音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就是这样。训练也没用,不如趁这段时间逃离所谓偶像的是非之地如何?”


“什、什么逃离是非之地啊……!”燐音的偶像相关发言丹希一贯难以理解,他脸上的疑问表情从刚才保持到现在。


“你我都不想练习,干坐着等收工不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吗?不如和我一起去体验惊险刺激的……”燐音右手比作八字,对着额侧虚开一枪。


Crazy Roulette的招牌动作——就算丹希再迟钝他也明白了:“但是我拒绝!我椎名丹希……”


“仆人的拒绝无效!走啦走啦,别说那么多废话,太唠叨的人老了会长皱纹的。”


“俗语不是这样说……呜哇!”被拖走的椎名丹希其实更愿意无所事事地吹着冷气浪费生命的,那样不消耗体力,而且烦人的燐音君看起来也会眉清目秀一点。


“逃げ道は自分から捨てよう VENUS……”

一直播放的伴奏倒是没有停。


比起被当成麻袋扛着走,丹希选择老老实实跟着燐音坐电梯下楼出门。经过大厅的时候他打了个哈欠。自从Idol Royal一役使其他组合风评被害,Crazy:B被看作业界毒虫、众矢之的的现在,被异样的目光注视已经习惯。


位于人工岛上的Ensemble Square周边除了必要的生活设施外近乎被绿植完全覆盖,说是花园也不为过。时值枝繁叶茂的夏季,植物的长势也极好,一丛丛一棵棵一株株,郁郁葱葱,竞相盛开。他们,或者说燐音带着丹希,左拐右拐,转进一条少有人踏足的小径,漆成白色的长椅立在径旁,背后是一棵有些年岁的阔叶乔木,树冠为长椅投下一片深色的阴影。


“听说这里原本被设计成了取景地,不过很少人知道。后期特效电脑也能制作,这么热的天更没有人来了。作为偷懒的地方很不错吧?”燐音一屁股坐在长椅上,手臂张开搭着椅背,看起来早有预谋。


“说着私奔,结果只是跑到大楼外面来嘛。”丹希跟在后面嘀嘀咕咕,隔了一个身位坐在旁边。


“哈哈哈哈哈!丹希原来在期待我带你去大海的最深处或者宇宙的尽头那样的天涯海角,然后两个人一起度过余生吗!……才不要呢!离开小钢珠机太远的话,人生一大乐趣就没有了啊。”


“燐音君赌博的乐趣没有最好。……痛痛痛!不要拉我头发!”


燐音嘴角的笑意不减,佯装生气地松开手,让顺滑的灰色发丝从指缝逃走,“这么剥夺别人的爱好燐音君会伤心的哦?”


“那不是爱好是不良嗜好啊!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喜欢赌博啊,你这家伙。”丹希把扎低的松垮马尾理好,搭回肩上,嚷道。


“诶?以小博大不是很有意思嘛!而且呆在原地随波逐流只会被别人当做垫脚石,变得一无所有啊。”


丹希抬头往上看。叫不出名字的树的枝杈横在头顶,一朵朵白色的花和翠绿树叶间的光点缀在枝头,斑驳光影打在二人身上。直觉告诉他燐音意有所指,那所指向的思绪像寿喜烧冒出的腾腾热气,飘得很远又抓不住。


“我一开始还以为燐音君你要拉我去玩柏青哥。”


“啊啊,总会有机会的吧,大概。”燐音收低声音道,“那个‘毒蛇’……那个副所长和我说等下有要事相商,事务所高层的面子怎么能不给呢?”


“可是,我没有收到……”


“啊——夏天好热!丹希最喜欢了我了对吧?去给我买饮料吧。”燐音自说自话脱掉了练习服挂在椅背,露出朴素的纯白T恤。


树荫下,风纹丝不动。最后一点被冷气包围的感觉散去,热意便从脖颈从后腰窜进身体,往全身覆上一张膜。温度和阳光使人昏昏沉沉,丹希再让目光回到燐音身上的时候,看见的还是肆意张狂的笑脸。


“背后的大楼里有冷气也有自动贩卖机,是你自己要跑出来晒太阳的诶。”丹希有样学样,也脱掉了外套。确实很热。


“区区仆人什么时候能质疑主人的话了?非要等我把你揍哭你才愿意去吗!”


“暴君!燐音君、暴君!”


丹希敢怒敢言,就是言完不得不照着做。离开树影,这一路没什么遮挡,午后的直射阳光更叫人难耐,比起他自己说的自动贩卖机,去便利店还更近一些。


“给。”他把瓶子递过去。这点钱他也不打算问燐音要,毕竟对方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是什么?小孩子的玩具吗?”燐音接过冰冰凉凉的玻璃瓶,蹭了一手水珠。


“是弹珠汽水。诶,燐音君没有喝过吗?”丹希揣着一盒饼干和另一瓶弹珠汽水坐回原位。


“不啊,成年人当然要喝大人的饮料,夏天是冰镇啤酒的季节吧!喂、为什么不给我买啤酒啊丹希?”


“我买不到酒精饮料,还请燐音君自己跑一趟!”这一点丹希可以理直气壮,他没有成年。


“算啦,弹珠汽水也行。”拿人手短,燐音转而研究汽水瓶,“把塑料纸撕掉然后把这个盖子揿下去……”


白花花的气泡冒出的呲声里,只听叮当一记,玻璃珠落进瓶内。


“哈啊,爽快!”喉结上下滚动。玻璃弹珠堵住了瓶口,燐音便倾斜瓶子少许,舌头伸进去把弹珠推开。透明的瓶身让小动作一览无遗。


叮当,叮当。


像小孩子一样,还说什么要喝大人的饮料。丹希暗自笑他,十指交握自己的那瓶,忘了打开。


叮当,叮当。


“我说,里面的玻璃珠不能拿出来吗?”


叮当,叮当。


“没试过诶,没什么人会这么做的吧。”在餐厅里点了弹珠汽水的客人也只有小孩子才会吵着把弹珠拿出来玩。


“这不挺容易的吗?”


蓝色的塑料盖被蛮力直接拧开变形,弹珠骨碌碌滚出来,空洞地映着周遭的景色。


叮铃铃铃——


“啊呀,现在是大楼外实践课时间,课堂内不能使用手机哦丹希同学!燐音老师没收了。”燐音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在丹希反应过来前抽掉了他堆在长椅上的,训练服口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哦!是广告电话,点击挂断!”


“什么实践课,不要未经允许动别人的东西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是我的仆人,所以你的东西也是我的东西啦,别那么客气嘛!作为交换,这个给你,伸手。”


丹希下意识照做。


“送你啦!当做天照大神赏赐的宝物好好珍藏起来吧!”


那颗小小的玻璃弹珠在糖水里滚过,黏糊糊的。


“再怎么样它只是一颗玻璃珠吧,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别打岔,把手机还给我!”


“放心放心,燐音老师超好说话的。丹希同学写完检讨,明天我就把手机还你,没有典当换钱赌博的想法。”


“绝对有在想吧强盗燐音君!”


“差不多时间也要到了啊,迟到被毒蛇咬伤这种事燐音君好怕怕的——那么、先走一步!”


燐音把练习服外套搭在肩上,挥挥手溜得飞快,眨眼间没了人影。


“唉。明天啊……明天。”写检讨完全是无理要求,硬抢没有胜算,和燐音君讲不通道理,对方出尔反尔的可能性也要计算在内……买新的手机的计划提上日程吧。


“好!反正很快就会被解雇,那么从明天延长打工时间开始攒钱!……首先要填饱肚子才有精力工作,我嚼我嚼……”


玻璃珠捏在手心,微微发凉。


【】

“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都懂.jpg


弥倩Misei

【草稿流cb向燐niki】那之后

趁着官方后续还没出赶紧摸一个。


【草稿流cb向燐niki】那之后

趁着官方后续还没出赶紧摸一个。


御好烧酱汁

【燐ニキ】梦成真,还和燐音结婚了

#纯爱普通级

#燐音→→→→→→(←←←←←)←ニキ

#上一回:一不留神就会跟燐音回乡结婚了 

#自设在主线剧情以后


“燐音君!”


“燐音君!”


“燐音君,醒来呀!再不醒来早餐不留你我就吃啦!”ニキ轻摇着燐音的身体试图喊醒他。


“呃嗯,是ニキ啊?”燐音眯着眼睛还没适应早晨的阳光用迷糊的口吻说着。


“快点啦!我在餐桌等你啊!”ニキ见燐音终于醒来了气冲冲地回去厨房。


又好一阵,燐音终于从卫生间出来到餐桌前,随手自然地拉开餐桌椅一把地坐在ニキ的对面处。


“呼~啊~啊~~  ...

#纯爱普通级

#燐音→→→→→→(←←←←←)←ニキ

#上一回:一不留神就会跟燐音回乡结婚了 

#自设在主线剧情以后




“燐音君!”




“燐音君!”




“燐音君,醒来呀!再不醒来早餐不留你我就吃啦!”ニキ轻摇着燐音的身体试图喊醒他。




“呃嗯,是ニキ啊?”燐音眯着眼睛还没适应早晨的阳光用迷糊的口吻说着。




“快点啦!我在餐桌等你啊!”ニキ见燐音终于醒来了气冲冲地回去厨房。




又好一阵,燐音终于从卫生间出来到餐桌前,随手自然地拉开餐桌椅一把地坐在ニキ的对面处。




“呼~啊~啊~~  刚刚要不是ニキ叫醒都以为回到家乡了~~。”




“那是什么,又是那个做借钱王梦吗?”




“啊?什么意思啊你这家伙?我只是梦到像以前那样被关禁闭了,好长一段时间出不来。只不过呢,和以往的不同的不是在禁闭室里想念城市的光鲜亮丽而是不停地想念ニキ。

好不容易熬到禁闭结束后准备要迎接君王更替洗礼,结果因为想念ニキ到不得了,还是趁机逃出,但家乡里的封锁严历逃不成又被关了禁闭咔哈哈哈~接着呢, 就被ニキ摇醒了~~” 燐音用着最撩人的眼神看向ニキ,轻轻摸着他的左手腕和珠链意味深长地笑着。




ニキ听见燐音用这么耐人寻味的声音说着莫名沉重的话吃东西都要变得不开胃了,现在还要伸手来妨碍,怒盯了一下燐音。但燐音不以为然,索性顺着手腕摸至指尖...




“别这样子的嘛~ 现在才早上刚起来不久!是因为燐音君的弟弟昨天过来才梦到的吗?” ニキ嫌弃地看着燐音,狠狠地叉了一块煎饼整个塞进嘴里。




“嘛~算了都过去那么久了,一彩他也想和他的同伴一起继续在这个舞台上继续做偶像,也难得他终于通过自己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 




看着燐音突然停止抚摸把手松开了,眼里还要流露出微妙难受的表情,看着这么不开胃的东西在眼前也过意不去……




“我也作了类似梦,你说父亲病危要独自回乡留了我下来,结果不留神就跟了你上车了... 最后你还要把我硬拉回你家乡去结婚了!!要是真结婚了怎么办???” ニキ说着说着激动起来,嘟囔着嘴生气看着燐音。




“什么~,意外ニ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话是想让我高兴一下吗?ニキ其实也这么想吧?那就结婚吧,お.嫁.さ.ん~(老~婆~)” 燐音伸手摸回ニキ的手微笑着说出。




“还不是因为你总是把我是你的お嫁さん(老婆)挂在嘴边,就连你弟弟也这么说。害我潜意识都做梦要和你结婚了!!” 说着说着ニキ有点羞涩地别过头了。




“果然ニキ最喜欢我~”抓起他的手背响亮地chu了一声




“不行啊!偶像结婚什么的怎么行?!!”




“也是,结婚暂时是实现不了的了。你我的粉丝要是知道的话会大失所望的,这次我们不能像之前(双人组合)一样,现在要好好抓紧机会了。” 燐音温柔笑笑摸了摸ニキ的头。




“果然,还是不要做偶像..”




“咔哈哈对我那么有感兴趣吗?果然还是结婚吧~ ニキ也不要再说这些泄气落寞的话了。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违心说着不喜欢做偶像。我向你求婚那天总会到来。好了既然这样ニキ就工作加油,我这就出去一下,嗯那么~拜吡~☆” 




燐音吃完盘子也没收拾,咻一下就溜出门了。留下ニキ一人坐在餐桌前红着脸生闷气。




“这算什么嘛……差劲....!明明好不容易才说出来的!!”





........





燐音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逛着,只不过今天不去玩柏青哥,把用来玩柏青哥的钱都改为买戒指。




逛了一间又一间的首饰店,终于相中了两只一样的纯银男款戒指。




买完后就像平时一样,躺在ニキ家里的沙发看着综艺慢慢等ニキ回来了。




.........




.........




.........




咔恰,




“回来啦,ニキ。”




“来吧,坐过来吧ニキ。” 燐音拍拍沙发。




“又是什么东西,不是什么坏的主意吧?” ニキ不满地说着但还是从玄关走到燐音面前。




“过来吧。” 燐音把ニキ领到沙发,让他坐到身旁。




“来把你的手给我吧。” ニキ没多想把右手伸了出去,燐音把ニキ的右手埋在双手的手心里。




“ニキ我们虽然现在不能结婚,但是我们今天誓好约定,至少约定把对方最重要的位置交给对方。”




“怎么这么突然?”




“啊?!!要是不好好约定ニキ你这混蛋又想出轨了怎么办??不管了!ニキ你愿意一辈子把你人生最重要的位置交给我吗?我可是要一辈子都要在你身边霸占着不让给任何人的,谁也没有机会。” 燐音说得有点激动,不自觉把握在手心里ニキ的手握得有点疼。




“等等,痛啊、燐音君也太强硬了。。你,你这是结婚的台词吧……?” ニキ忍住手里的微痛紧张地说着。




“啊~有怨言吗?反正我这辈子就占定这个位置了!谁也不能拿走,毕竟ニキ的血肉的每个细胞都属于我的东西。”




“呜呜好,好霸道.....”




“那想怎么样?” 燐音突然凑近头来认真看着ニキ慌乱地滚动的眼珠。




“我答应你......” ニキ耐不住燐音那么强硬的个性闭上眼就一口答应了。




“很好很好!”燐音总算松开了双手,放过了ニキ的右手。




“那既然戴上了,这样ニキ下辈子继续当我的下仆,没得反悔。” 燐音开心得叉着腰咔哈哈地笑。




“就,就今世了断不行吗?”




“不行!下辈子我都要你的位置也只能是我的!” 燐音又惯性地用力把手搭在ニキ肩上压着。




“...呜呜过分,暴君...”




嗯诶等等?手上是戴上了什么了吗??

低头看了自己的手,它正在夕阳反射下闪烁发亮着,右手无名指上已经多了一枚漂亮的戒指了。明明是自己的手指但此时看上去就是格外的不同。




“怎么样?这个款式简单漂亮十分合心意对吧?” 燐音搂紧ニキ低头凑近一起看ニキ手上的戒指。




ニキ呆呆看着手上那只银银发亮的戒指,眼睛好像有点湿润起来了……




欸奇怪,

明明很久都没有再这么湿润过了,

现在眼睛好像开始止不住一样,偏偏这个时候泪水就要不停涌出来…




“燐音君~ 不知怎么的,眼睛不停流眼泪。好奇怪。” ニキ水灵灵的眼睛滚动着眼泪,直勾勾看着眼前燐音的双眼。




燐音二话不说,轻吻接住了即将要流下来的泪水。手里抚摸着ニキ带着戒指的手指。




“这种时候的是喜悦的泪水对吧?” 燐音额头贴着ニキ額頭说。




“不是的,明明燐音是个那么差劲的人。我怎么会喜欢上的呜呜呜呜... ”




“因为ニキきゅう(niki亲)最喜欢我了对吧。”




“那燐音君有喜欢我吗?”




“最喜欢,最喜欢了。” 燐音如雨点一样不断轻轻亲上ニキ的脸颊。




“为什么明明燐音是个那么差劲的人还要喜欢,我真是的.. 呜呜呜” ニキ眼里不断流出炙热的眼泪。




“你就是喜欢这么温柔的我对吧。” 燐音微笑着亲了几下ニキ的嘴唇。温柔,不过火也刚刚好。把ニキ搂在怀里,借肩膀给他任由他哭。




燐音君的温柔超级狡猾,有时候使坏得让人绝望,但偶然的温柔让人抓狂挠心,就是这样的燐音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依赖他的存在,早已经想不起从一天开始变得如此..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就不应该和燐音扯上关系的。导致我不知不觉中了他的计,陷进他差劲和温柔的漩涡里,等到意识到时已经被他夺走我的心了。




“狡猾~” ニキ搂着燐音含着泪水哭腔抱怨了一下。




“ニキ,你还没有帮我带上呢... ”燐音轻轻拍着ニキ背说。




“你的也有?” ニキ惊愕道。




“我当然有准备啊,不然怎么做约定,来啦快点....”




......




.......




........




这天,

两人正式成为对方的恋人,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少年......






听见音乐的巨响声ニキ总算回过神来了。看来,漫长的婚辞终于结束了...




环视四周,看着自己在婚礼会场上正被众人目睹之下被燐音在左手无名指上戴上戒指。

直到当ニキ也为燐音在无名指带上了戒指的那一刻,四周的人突然卓越狂欢。在喧哗的狂欢声中,这时有个熟悉的低沉性感的嗓音在耳边说:




“ニキ,你愿意现在叫我做旦那(老公)吗?”




在吵闹的欢声下ニキ有点晃神迷失自我,迟疑地回答道:“嗯,呃旦、那 (老、公)。”不熟练地说着。




这时唔嘛地被亲了一下嘴唇,台下阵阵欢呼和快门声音。




“お嫁さん(老婆),我最喜欢你了。”




“嗯。” ニキ和燐音两人四目相对看了好久...




没多久台下的人都排队走来恭喜两人结为夫妻了……




这时,一彩走过来祝福。




“哥哥,ニキ恭喜你们结婚!”




“一彩不对,不对。”




“那么是哥哥的お嫁さん?” (哥哥的嫂子)




“错了是叫嫂子。”




“唔姆,ニキ嫂子!”




“真是,燐音君怎么那么突然!” ニキ看着这两兄弟的对话还是一贯面不改色说出气人的话来,ニキ羞红又激动。听见一彩叫自己为嫂子百感交集,又想起燐音君的弟弟当初喊自己是哥哥的お嫁さん那时候的事。

低头又看了看手上那只带着崭新的闪亮亮钻戒指的手指,只不过这次戴着银戒指的不再是右手,而是左手的第四指。

回想起最初说起结婚这个词到现在真正地结婚了。那么多年来断断续续更换着带了不少戒指,离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左手中指的求婚戒指但已经被放在盒子里了。




看着ニキ一直不作声,燐音低头看着身旁的ニキ正在举起手指欣赏着。歪头一靠,依偎在他肩上轻轻在他耳边说:

“能遇到ニキ真的是一生的幸运,遇到你就是我们的命运。今天晚上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满足ニキ的,因为今天起你就是我真正的お嫁さん(老婆)了。” 拉起ニキ的手亲了一下。







雾失楼台

燐niki/午后

琐碎小作文,给朋友的看图写话

速摸

ooc


>>>>>


「……蜂蜜鸡翅。」


黏稠的浅金色沿着厚重而剔透的玻璃壁软软地滑落,散发着回甘的甜味和玻璃碗底部的深褐色酱料混在一起,呈现出混乱缤纷的琥珀色。


 椎名丹希在心里默默估计需要的量,手腕从倾斜缓缓转向直立,在蜂蜜罐口拉出一条细细长长藕断丝连的直线。


而天城燐音不愧为天城燐音,总能在特殊时刻出现得恰到好处,他从椎名身后闪现时椎名还觉得是自己的某一缕头发没有扎好——直到对方很不客气地倚在他的左手边,或许是摸惯了扑克和骰子的手学不会安分,煞有其事地撞了一下厨师的胳膊以示友好...

琐碎小作文,给朋友的看图写话

速摸

ooc


>>>>>


「……蜂蜜鸡翅。」



黏稠的浅金色沿着厚重而剔透的玻璃壁软软地滑落,散发着回甘的甜味和玻璃碗底部的深褐色酱料混在一起,呈现出混乱缤纷的琥珀色。


 椎名丹希在心里默默估计需要的量,手腕从倾斜缓缓转向直立,在蜂蜜罐口拉出一条细细长长藕断丝连的直线。


而天城燐音不愧为天城燐音,总能在特殊时刻出现得恰到好处,他从椎名身后闪现时椎名还觉得是自己的某一缕头发没有扎好——直到对方很不客气地倚在他的左手边,或许是摸惯了扑克和骰子的手学不会安分,煞有其事地撞了一下厨师的胳膊以示友好。


哪怕椎名并不需要。


改进菜谱并不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容易,全神贯注在此时此刻之前还在为椎名添加正向buff,下一秒他的手却没能抵挡住突然的冲击,为了抓紧险些滑落的蜂蜜罐子下意识调整了一下角度,于是地心引力很不客气地吞下一大口蜂蜜,等到椎名慌忙将玻璃罐放下后,他竟一时不知该先教训天城燐音还是为过甜的鸡翅做清洗。


后者吧,一定是后者吧,毕竟不管怎么说,前者最后的回馈绝对等于零。人不该在尝试上百次失败之后仍旧保佑天真的期待,起码不该在面对天城燐音的时候。


「哟,niki~在做什么呢。」天城燐音天城燐音挨着椎名,身体不客气地靠过去看大号玻璃碗里的调味料,厚厚的一层蜂蜜掩盖了剩余的调味料,空气里只弥漫来一股过于腻人的甜味。「哦哦哦哦——蜂蜜鸡翅,不愧是niki,是我爱吃的料理!」


……不是给你准备的。而且也太甜了。椎名在厨艺一事上颇有天分,天才总有奇怪或合理的坚持,他不太清楚天城燐音是否听清楚了自己的回话,但从对方再一次笃定而自然的语气里,椎名可以肯定的是,绝对听清了。


「好!没关系的niki,做给我吃吧!」


「……不太明白你在那里没关系什么,不过,」椎名忽然想到,「给燐音做饭期间,请一直待在厨房里吧。」


虽然不知道燐音要去做什么,但是看他游手好闲的样子,也不会有什么要紧事吧——既然如此,请好好待在我身边吧,不要再去给别人添麻烦了。


「嗯嗯嗯,niki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依赖我~没错没错,你是我的,所以尽情依赖我吧!」天城燐音这回靠过来的时候椎名下意识退了一步——厨房向来不是凉快的代名词,更不用说他为了改进菜谱已经开过两次火,这样的温度在五月中的夕阳余晖里实在说不上舒适,反倒让人闷出一阵薄汗。


「我可不是你的厨师。」椎名不太乐意地一退再退,不知何时落在地板上的蜂蜜和溅落的水滴粘哒哒混在一起,椎名踩上去时毫无察觉,原谅他吧,哪怕是最顶级的厨师也无法时时刻刻兼顾厨房的那个角落,遑论身边还有一个疯狂gank的天城燐音,于是椎名不甚脚滑后被天城燐音横腰抱住居然变成意外事件中的高分选项。


「……燐音你的力气太大了!」


「有什么关系,只是太让人惊讶了反而没有控制好力道,niki是不会介意的吧~」不知道该用毫无所觉或故意为之来形容天城燐音,迟钝如椎名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厨房太挤了,所以两个人搂在一起才会让气氛往糟糕的方向狂奔。


「……那我放手了哦。」


不像是天城燐音会说的话——但早该这么做的。椎名转身偷偷松了口气,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余光瞄到斜阳余晖穿透玻璃,折射出的光把天城燐音的头发照得鲜亮,对方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难得没什么表情,投过来的目光也像伪装,澄澈透亮,不像往常惹人生气的样子。


而下一秒就被打回原形,天城燐音在厨房台面的另一侧撑着脸,大声说,「我最喜欢niki做的饭啦~」


「……知道啦,不用说这么多遍。」


椎名转过身去开火,天城燐音望着他的背影垂下眼,无声地做着口型。


也最喜欢你啦。



====

事后


niki: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tcly: 甜得牙齿要掉了!即使是niki也不能原谅😤


森时あろこ

虽然没有双人出镜但是但是 确实是燐尼(...)

p2 dv注意 p3哥单人 哥发型好难画

虽然没有双人出镜但是但是 确实是燐尼(...)

p2 dv注意 p3哥单人 哥发型好难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