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燕青

25万浏览    1408参与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水泊梁山传(燕花)川弩系神弓1

水泊梁山传(燕花🌸)1川弩系神弓

    落霞染远山,芦苇茫茫,水巷纵横。晁天王近日方才离去,小李广花荣倚靠于岸柏,玩弄着手中的弓箭,心烦的紧。

    “彩霞照万里如银,素魄映千山似水。此梁山景致甚是优美!”花荣闻便此声,抬额观看。那便是卢员外,方才已见过了众位头领,既然是位员外,话怎生那么多?定睛观看,那卢俊义身旁,却站着位手握着川弩二十出头的少年,然这里亦不曾见,只见他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穿着一袭绣绿纹的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白色对襟袄背子,露出的胸间隐约纹绣着花牡丹,倒是位浪荡子弟。...


水泊梁山传(燕花🌸)1川弩系神弓

    落霞染远山,芦苇茫茫,水巷纵横。晁天王近日方才离去,小李广花荣倚靠于岸柏,玩弄着手中的弓箭,心烦的紧。

    “彩霞照万里如银,素魄映千山似水。此梁山景致甚是优美!”花荣闻便此声,抬额观看。那便是卢员外,方才已见过了众位头领,既然是位员外,话怎生那么多?定睛观看,那卢俊义身旁,却站着位手握着川弩二十出头的少年,然这里亦不曾见,只见他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穿着一袭绣绿纹的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白色对襟袄背子,露出的胸间隐约纹绣着花牡丹,倒是位浪荡子弟。

        少年感受到了花荣的目光,抬起头,弯了弯眉,微微一笑。燕青也即是一愣,这小将军也生的好看了些!唇红齿白,眉目清秀,玉树临风。身着一袭白衣,雪一般的白色。细腰宽膀似猿形,右手搭着银弓…除了那眸子里带着许些寒意罢…

    花荣见罢,把脸侧了过去,不与理会他。花将军好生无礼,若不是燕青脾气好,怕是要闹起事端来。燕青见罢,指着花荣问到身旁的史进“这位是…”“哦!这位便是小李广花荣了,平日爱放海东青,兼得百步穿杨之术,花将军平日里性子冷,小乙哥莫在意!”“原来此人就是小李广啊!”

       二更之时,花荣回到那寨子里也便是心神不宁,想着到后山走走,冬日之夜,月光朦胧,薄雾弥漫,撒落一地冷清。花知寨挽着弓箭,不时间射下几朵腊梅来。自己也是无聊的很,见那前山坡处有一朵较大的腊梅花,便作势架起银弓,一箭破风射下。

     “花…花将军???”花荣一怔,走近瞧看。燕青蹲坐于地上,手中握着他的羽箭及被他射下的腊梅花。“将军果然好箭法!”听闻他的称赞,花荣复笑道“不过是些小伎俩罢,上不得台面。”燕青嗤笑一声道“将军自谦了。”顿了片刻,又接到“将军与小乙见过?”花荣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花荣与阁下实属眼生,未曾谋面!”“我倒是见过将军,是在那东京汴梁的瓦子里,将军正于那教头购置年货罢!”“哦,那便是见过阁下了”花荣道。“阁下这称呼太过生疏!放着教别人叫去罢!”燕青突然严肃。花荣挠挠头,脸却背了过去道“那…那阁下的意思…?”“在下名为燕青,江湖人称浪子,不过与我交情甚好者都称呼我为小乙!将军便称我为小乙吧!”花荣点点头,用余光望着这个笑的开心的少年,倒是惹人讨喜的很!

    

   

       ​

_剑华弓月

试图安利。

假装吃到了粮

水浒真tm冷。

(话说冲哥刚出场时手里也是一把西川折迭纸扇子,还有菌丝的手中羽扇动天关……

试图安利。

假装吃到了粮

水浒真tm冷。

(话说冲哥刚出场时手里也是一把西川折迭纸扇子,还有菌丝的手中羽扇动天关……

.NeKo.

咕哒子被捆绑高能

作者又和上篇一样


凤凰社出版

Neko汉化(只是碰巧名字一样)

咕哒子被捆绑高能

作者又和上篇一样



凤凰社出版

Neko汉化(只是碰巧名字一样)

源楚天

江上风雪燃

记吴用/花荣/卢俊义/燕青

​来自尘封百年信条
 深藏远古苍黄的天霄
 浩气所钟天地光烛照
 命定终局何妨太逍遥

白衣风雅 拂袖尽敛锋锐
 扇指乾坤 直挟王侯请跪
 天机乍现 越将万里城摧
 浊江渐落 未尽一眼离殇

半世无双 禀性难缚自寻锋芒
 弦惊四方 犹现当年骁骑飞将
 扶摇万里 平生凌云志苍穹
 长歌如梦 万古唯留清风的传说

且听乱世中传悠扬曲
 清酒灼喉恨作赋
 一朝法场重逢群星聚
 且战皇诏之下千军去
 ...

记吴用/花荣/卢俊义/燕青

​来自尘封百年信条
 深藏远古苍黄的天霄
 浩气所钟天地光烛照
 命定终局何妨太逍遥

白衣风雅 拂袖尽敛锋锐
 扇指乾坤 直挟王侯请跪
 天机乍现 越将万里城摧
 浊江渐落 未尽一眼离殇

半世无双 禀性难缚自寻锋芒
 弦惊四方 犹现当年骁骑飞将
 扶摇万里 平生凌云志苍穹
 长歌如梦 万古唯留清风的传说

且听乱世中传悠扬曲
 清酒灼喉恨作赋
 一朝法场重逢群星聚
 且战皇诏之下千军去
 侠歌浩然回荡黄泉路
 一场暴行诸生终不负

封臣得道 麒麟有威自承桀骜
 风云谁敌手 剑下泯恩仇 同往
 沙风啸尽  天罡所过无人不降
 乱世中惊鸿 战破天命局 终场

狼烟骤起 血雨腥风中愈燃
 莫笑君诚 渡射凡间单骑过
 家国正惶 风月戏唱予帝王
 心难拘束 驿下挥泪辞主去

谁挥剑斩断沙场的宿怨
 月下酒一觞
 谁风中离歌相别再无言
 此去不复还
 还记神箭既出军威振
 少年潇洒破风行
 还记天术贯彻留伤痕
 一朝睥睨白虹上

且说江湖兴衰千古事
 山间林水一如旧
 何为功名竞史书长留
 且谓无双国士自风流
 怎敌四方佞臣心骨锈
 衣锦还乡不过大梦休

也曾鞘落殷红 征战八荒
 最终剑落九霄 化身神话
 江上风雪疏狂过

无限纠结体
老福完全长草,,最近重新登月了...

老福完全长草,,最近重新登月了

新年画画小乙哥和李大师

老福完全长草,,最近重新登月了

新年画画小乙哥和李大师

водка

就,只是玩个梗……

武松(慌慌张张冲进来)

燕青:武松先生,请问宁有事吗?

武松:俺接下来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石秀:放心,我们可是捉过奸的,不会害怕。

武松:我哥被绿了他的淫妇给杀了!

燕青:淫妇是哪一位?

武松:不是哪一位!就是淫妇啊!绿了人的那种!

燕青(画贾氏)

武松:不是绿(你)主人的!是绿(我)哥哥的!

石秀(画潘巧云)

武松:不是绿你哥!是绿我哥!

燕青(抢过纸添几笔变成了阎婆惜)

武松:不是绿公明哥哥的那个!是绿我亲哥的那个!《金瓶梅》看没看过?!就是里面那个和西门庆卿卿我我的潘金莲啊!!!

石秀:好的,武松先生,我们知道了,请继续。

武松:……(宁这要我怎么接?...

武松(慌慌张张冲进来)

燕青:武松先生,请问宁有事吗?

武松:俺接下来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石秀:放心,我们可是捉过奸的,不会害怕。

武松:我哥被绿了他的淫妇给杀了!

燕青:淫妇是哪一位?

武松:不是哪一位!就是淫妇啊!绿了人的那种!

燕青(画贾氏)

武松:不是绿(你)主人的!是绿(我)哥哥的!

石秀(画潘巧云)

武松:不是绿你哥!是绿我哥!

燕青(抢过纸添几笔变成了阎婆惜)

武松:不是绿公明哥哥的那个!是绿我亲哥的那个!《金瓶梅》看没看过?!就是里面那个和西门庆卿卿我我的潘金莲啊!!!

石秀:好的,武松先生,我们知道了,请继续。

武松:……(宁这要我怎么接?)

燕青(强行救场):那个潘金莲,她漂亮吗?

武松:她……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是那种……很特别的……呃……骚?

(燕青石秀忍笑)

武松(继续说):可惜那天我杀得太早,没有听趁热大军*的话……

(燕青笑)

武松:你笑甚么?

燕青:我想起高兴的事……

武松:???

燕青:我主人把绿了他的淫妇杀了。

(石秀笑)

武松:你又笑甚么?

石秀:我也想起高兴的事……

武松:???

石秀:我义兄也把绿了他的淫妇杀了。

武松:他们被同一个淫妇绿了?

燕青&石秀:对对,啊不是!我们是说,他们都反杀了(可能)想杀他们的淫妇。

武松:……

(石秀笑)

武松:你!

石秀:我想起高兴的……

武松(打断石秀说话):你明明就是在笑我!你都没有停!

燕青(再次强行救场):武松先生,我们是受过专业的捉奸训练的!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

石秀(看向燕青):除非全书一共就四个被绿的,只有你哥被杀了……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燕青(与石秀对视):对对……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武松(暴怒):你们!

燕青(又双叒叕强行救场):要不这样吧,武松先生,我们现在就去调查,一有结果就通知你。

武松:好吧好吧,你们快点啊!那淫妇可骚了!

(武松出门)

燕青&石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宋江:???

(武松进门)

燕青:武松先生,找五虎出门左拐。

(武松一脸懵逼地出门)

燕青&石秀: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蛤蛤哈哈!!!

旁边的宋江:!!!

(武松再次进门)

石秀:武松先生,找青眼虎花项虎中箭虎矮脚虎母大虫病大虫跳涧虎等人出门右转。

(武松再次一脸懵逼地出门)

旁边的宋江(跑过来):两位兄弟!

燕青:公明哥哥有何事?

宋江:我有一件事要说,你们千万别害怕!

石秀:放心,公明哥哥,我们可是捉过奸的,不会怕!

宋江:我把绿了我的淫妇杀了。

燕青:淫妇是哪一位?

               ………………

趁热大军:开弹幕看新水的一般都懂吧……

毒丹灵药
小乙 看着风轻云淡其实是最放不...

小乙


看着风轻云淡其实是最放不下的那个人。


为了小乙下了fgo现在啥都抽的到就抽不到小乙。读心fgo。

小乙





看着风轻云淡其实是最放不下的那个人。





为了小乙下了fgo现在啥都抽的到就抽不到小乙。读心fgo。

武藏境千秋

又是一个整理出来的歌单

有人和我要小乙哥单人的歌单来着嘿嘿收好啊

@燕子来时秋水青


燕青门—小时姑娘,走狗(网易云)

浪子燕青—清然浊然(5sing)

燕殇—刃ASURA(5sing)

燕歌行远—HITA(网易云)

扇影录—【三星堆】三无,嘟比,小五,漆柚,匀子等(网易云)【其实歌词里只有一句是写小乙哥的😂


来自资深卢吹乙吹的我😎


有人和我要小乙哥单人的歌单来着嘿嘿收好啊

@燕子来时秋水青


燕青门—小时姑娘,走狗(网易云)

浪子燕青—清然浊然(5sing)

燕殇—刃ASURA(5sing)

燕歌行远—HITA(网易云)

扇影录—【三星堆】三无,嘟比,小五,漆柚,匀子等(网易云)【其实歌词里只有一句是写小乙哥的😂


来自资深卢吹乙吹的我😎


humpty1017
拜个不知道是早年还是晚年的年

拜个不知道是早年还是晚年的年

拜个不知道是早年还是晚年的年

柳叶刀🔺——看到我请催我去检查flag
请不要在卖身契签名旁边涂鸦自己...

请不要在卖身契签名旁边涂鸦自己的表情包==


【但是涂鸦只会画大头这点跟御主倒是一模一样,落泪】

请不要在卖身契签名旁边涂鸦自己的表情包==


【但是涂鸦只会画大头这点跟御主倒是一模一样,落泪】

雕翎箭发迸寒星

新水浒传 记卢燕
虐向慎入
BGM《屏里狐》by罗云熙

新水浒传 记卢燕
虐向慎入
BGM《屏里狐》by罗云熙

CSYDAY
赶着新年画了中国英灵们的新年会...

赶着新年画了中国英灵们的新年会!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次画了大部分已经实装的中国英灵,李大师项羽吕布司马懿等人的话忙着厨房烧菜呢(明明是你懒ry

虽然暂时投稿了fgo绘忆迦勒底活动 ,但是不知道画日服先行的英灵和礼装服装会不会违规,不过重在参与吧(


赶着新年画了中国英灵们的新年会!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次画了大部分已经实装的中国英灵,李大师项羽吕布司马懿等人的话忙着厨房烧菜呢(明明是你懒ry

虽然暂时投稿了fgo绘忆迦勒底活动 ,但是不知道画日服先行的英灵和礼装服装会不会违规,不过重在参与吧(


贼心不死

他似乎打算走了,突然又折回来,手肘撑在柜台上神神秘秘地问李书文:“李师傅,我第一次来说不纹虎,你猜为什么?“

李书文白他:“有屁就放。”

燕青凑得更近了,唇齿间的酒气轻轻喷在李书文脸上:“我和我哥之前在美国混帮派,帮里出了内鬼,我哥他不走。我劝不回他,就开枪打伤了他的腿——我也知道,没了哥哥,我早中了街头混混的枪子,我一向听他的,但我不能让我哥白白死掉呀。”

“我那年刚满十五岁,中帮规矩,入了帮就要在忠义堂给头领磕头。当时的头领是个姓宋的黑汉子,我跪在地上,抬起头时没看清那人的脸,却看清了他身后屏风上那只吊睛白额虎。”


他似乎打算走了,突然又折回来,手肘撑在柜台上神神秘秘地问李书文:“李师傅,我第一次来说不纹虎,你猜为什么?“

李书文白他:“有屁就放。”

燕青凑得更近了,唇齿间的酒气轻轻喷在李书文脸上:“我和我哥之前在美国混帮派,帮里出了内鬼,我哥他不走。我劝不回他,就开枪打伤了他的腿——我也知道,没了哥哥,我早中了街头混混的枪子,我一向听他的,但我不能让我哥白白死掉呀。”

“我那年刚满十五岁,中帮规矩,入了帮就要在忠义堂给头领磕头。当时的头领是个姓宋的黑汉子,我跪在地上,抬起头时没看清那人的脸,却看清了他身后屏风上那只吊睛白额虎。”


翼莲今天吃药了吗
时咕一年的我终于画了第二页x...

时咕一年的我终于画了第二页x

大型ooc现场

(不知为何画质很渣…还忘了画文身)

时咕一年的我终于画了第二页x

大型ooc现场

(不知为何画质很渣…还忘了画文身)

-江鹤逾白-

【FGO燕青同人曲】极恶殉道者/Devil's Sacrifice

年初写的词,年底重修了一遍。

2020如果我把脑洞填完,就有差不离十几首词了。

可是填的完吗……


“终殉身于极恶,未及叩探极乐炼狱中的本我。”


词:江鹤逾白(鲸峦)


『我が主、我がマスターよ』

(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啊。)

『俺さて、召喚されたアサシンだ,燕青』

(我是被召唤的Assassin,燕青。)


颤唇与岑寂晚夜吻别

致三缄其口的命宿永劫

终焉裂解时碾碎的哀的美敦书

落纸判明 十恶难赦罪徒该受何种极刑


『身为梁山泊的侠客,我会死在这里。』 

『他如是说。』 


封缄喉间的刃 剖裂滚烫肺腑藏敛的恨...

年初写的词,年底重修了一遍。

2020如果我把脑洞填完,就有差不离十几首词了。

可是填的完吗……


“终殉身于极恶,未及叩探极乐炼狱中的本我。”


词:江鹤逾白(鲸峦)


『我が主、我がマスターよ』

(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啊。)

『俺さて、召喚されたアサシンだ,燕青』

(我是被召唤的Assassin,燕青。)


颤唇与岑寂晚夜吻别

致三缄其口的命宿永劫

终焉裂解时碾碎的哀的美敦书

落纸判明 十恶难赦罪徒该受何种极刑


『身为梁山泊的侠客,我会死在这里。』 

『他如是说。』 


封缄喉间的刃 剖裂滚烫肺腑藏敛的恨

惟有蚀骨泣血 才得以将此纵情铺陈

俯首谛聆 枯腐朽败的神谕

沉痛植根于叩问 再归根阒寂殒身石沉(将死躯壳囿于此沉沦)


弃置如敝履的挚诚 刻骨虔信就此摧折

纵然万遍叩跪求索 恸哭转瞬掠逝湮没

叹痴昧愚徒似谁 难辞其咎自吞孽果

终殉身于极恶 未及叩探极乐炼狱中的本我


『我誓死效忠的主人,为何连分毫褒奖都吝惜予我?』

『他惨淡一笑。』

『脊背上的纹痕有如烈焰滚沸,剧痛蔓延开来。』

『我的……主人……』


封冻心间的刃 剖裂游荡肉躯掩埋的恨

惟有碎骨歃血 方得以将此纵情铺陈

仰面痛诘 枯败凋殒的神谕

哀恸植根于叩问 终归根阒寂殒灭石沉(将灭躯壳归死烬而生)


弃置如敝履的挚诚 刻骨虔信就此摧折

纵然万般叩拜求索 恸哭须臾掠逝湮没

悼痴昧愚徒为己 难辞其咎自食孽果

终殉身于极恶 未及叩探极乐炼狱中的本我


『倘我亲自割裂他的脉管,他便能永载荣光缠裹的青史。』

『毋须被饮鸩止渴的希冀和血腥涂染的现实合谋屠戮。』

『毋须由我亲睹这鼎盛凋零,飞鸟俱散,徒有我苟延残喘,游荡世间。』

『他抬眼四望,周遭满目疮痍。』

『倘我那时了结他的性命……』

『我就能纵身投赴泥犁,以至为极恶殉身。』


沦佚囹圄的囚徒 妄图将终焉盲目观摹

声嗓紧扼的知更 蜷僵指隙间垂死挣命

『莫非……从始至终我才是那歧途中的愚者?』

『最信敬的人为微如草芥的荣华舍命赴死,最澄澈的天真被擢发难数的罪愆磋磨殆尽。』

『自诩亘古不改的忠贞挚诚,竟不过是笑柄。』


纵我抵死叩首劝谏 最末虔信的余烬仍凋零

『我が忠義はすでに無く』

(我的忠贞已荡然无存)

何妨将未了欢恨掐死为终(于极昼重临之前)


弃置如敝履的挚诚 刻骨虔信就此摧折

纵然万遍叩跪求索 恸哭转瞬掠逝湮没

叹痴昧愚徒似谁 难辞其咎自吞孽果

终殉身于极恶 未及叩探极乐炼狱中的本我


终沉沦于淤淖 投泥犁炼狱堕身极恶殉道者


『自此,我再无竭诚效忠的主人。』

『回望着地平线上渐次沉没于长夜的日轮,他澄碧的眼浮现两晕似有似无的雾霭。』

『可我始终渴盼着主人的重临。』

『我在此起誓,若有人愿择我为仆,我定要奉我的全部予我的主人。』 

『即便赌命来搏,我也要将主人推回正轨。』

『因为……』

『因为……』


『天巧星燕青、命のすべてを捧げてお仕えしよう』


-END-

初版成词日期:2019.2.9

重修版成词日期:2019.12.31

零时问津人

涂了一晚上的俊美英雄王和小乙哥。
小乙哥有一张是换了纹身的,新年快乐呀。
2020,好好学习!我爱数学!我爱画画!

涂了一晚上的俊美英雄王和小乙哥。
小乙哥有一张是换了纹身的,新年快乐呀。
2020,好好学习!我爱数学!我爱画画!

oxygen mask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mast...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master。“】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mast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