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燕青

38.5万浏览    2061参与
不吃肥肉的菜酱

燕青真的好苏,我爱死了🥵🥵🥵

燕青真的好苏,我爱死了🥵🥵🥵

霜繁红树老

关于两人年龄的补正

宣和元年,即公元1119年,五月,吴用往大名府赚卢俊义,卢俊义时年三十二岁;

宣和四年,即公元1122年,正月,燕青月夜遇道君,燕青时年二十五岁。

由此论,卢俊义生于公元1088年,即北宋元祐三年;燕青生于1098年,即北宋绍圣五年;两人相差十岁。

之前相性一百问以及其他文里,这点我都完全写错了,特此更正。以上。

宣和元年,即公元1119年,五月,吴用往大名府赚卢俊义,卢俊义时年三十二岁;

宣和四年,即公元1122年,正月,燕青月夜遇道君,燕青时年二十五岁。

由此论,卢俊义生于公元1088年,即北宋元祐三年;燕青生于1098年,即北宋绍圣五年;两人相差十岁。

之前相性一百问以及其他文里,这点我都完全写错了,特此更正。以上。

殺鶴

【卢燕】聚散

🚬由小乙的花绣产生的脑洞

一点激情短打


-正文分割线


    薄膜手套上喷了点酒精,触在皮肤上又黏又刺,混着药水呛人的刺激气味,燕青昏昏欲睡。身后两只胳膊上缠着莲花观音像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头看。


    这间屋子有一整面玻璃墙。A替燕青把脊背上的保鲜膜揭下来,凑近了观察针眼的情况,暖热的呼吸喷在上面都叫燕青止不住觉得刺痒。他侧过头,看见镜子里后背的图样,类似日本的浮世绘。有远山近林,潺潺溪流,繁盛茂密的牡丹花枝蔓延。


    他看到卢俊义...

🚬由小乙的花绣产生的脑洞

一点激情短打


-正文分割线


    薄膜手套上喷了点酒精,触在皮肤上又黏又刺,混着药水呛人的刺激气味,燕青昏昏欲睡。身后两只胳膊上缠着莲花观音像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头看。


    这间屋子有一整面玻璃墙。A替燕青把脊背上的保鲜膜揭下来,凑近了观察针眼的情况,暖热的呼吸喷在上面都叫燕青止不住觉得刺痒。他侧过头,看见镜子里后背的图样,类似日本的浮世绘。有远山近林,潺潺溪流,繁盛茂密的牡丹花枝蔓延。


    他看到卢俊义来了,支在门边一边盯着他背上的花绣一边点烟。有外人在,他只点点头喊一声卢总。


    卢俊义指尖夹着烟慢慢踱到燕青身边坐下,抬了抬手示意A继续。纹身面积大,要分好几次,把难以忍受的痛苦无限延期。


    腰腹和脊背上的部分基本上弄完了,今天要刺腿根。他不知道卢俊义是不是故意挑着今天来。图案是卢俊义画的,纹身师是卢俊义指定的,没有什么是他的,他自己,都完完全全属于卢俊义。


    他不办事的时候穿的随意,今天只套了条宽松的破洞牛仔裤,没有绑皮带,略有点松。A在边上准备工具,燕青慢吞吞脱裤子。他不是没在卢俊义面前脱过裤子,但第一回当着别人的面,总让他觉得说不出的诡异。但他没有反驳卢俊义,这种服从根深蒂固,他享受它。


    卢俊义好像今天闲的很,垂着眼睛坐在沙发边上烟一根接一根抽。这不对劲。


    燕青太了解他了,知道此刻他的闲适淡然都是一种防御性的伪装,不见人看破,也麻痹和催眠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最近卢俊义大概忙着些事儿。


    卢俊义忙起来向来没什么空闲陪他,他一个人对着老洋房里的厨娘花匠干瞪眼,有时候半夜睡醒卢俊义还没回来,但最近这样的情况持续的格外久。大概两周,他把自己裹在卢俊义那张松软的大床上刚入眠,带着一身烟酒气息的男人裹挟着不悦走进来,脚步声自楼道里响起他就知道是卢俊义。


    他爬起来跪在床上,低声喊,主人。卢俊义扯松了领口,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把掌心覆在膝盖上轻轻拍了两下。


   燕青把身上的丝绸睡衣利落剥下来,跪在他脚边,下颌在卢俊义膝盖上慢慢地蹭。


   卢俊义的指尖从他嘴唇划过去,停在脸颊上,似乎心事重重。半晌,他不轻不重拍了一下燕青的脸,捏住下颌逼他抬头,他问燕青,在你身上画幅画,好不好。


   他从没拒绝过卢俊义,这次当然一样。


   他把长裤脱下来,里面有条纯白色的短裤,燕青回过头对着还在整理针头的A小声说,等会再脱内裤吧。


   大腿内侧的图案是牡丹花,针蘸了颜料刚刺下来只觉得小猫指甲挠过一样的痒,随后演变成热辣的刺痛感,整个皮肤会慢慢浮起来肿成一片。他的皮肤容易过敏,虽然用具和颜料都很好,但人永远无法压抑身体的天性。


    A怕他去抓,所以特意每次做完了图给他用保鲜膜裹上,洗漱的时候也不容易沾水。最近天气热起来,燕青经常晚上难受到翻来覆去。

 

  他跟卢俊义说,主人,痒的很。


   卢俊义隔着保鲜膜把胸口一整片吻遍了,叼住他脖颈用尖牙厮磨,问,还痒吗。


                      大眼  大眼 大眼 大眼 大眼


    卢俊义看着A把腿上的部分刺好了,把烟拧灭在玻璃茶几上。他把西服外套随意披在沙发上,解开袖口挽起来。燕青有些疼,也困的厉害。纹身机的嗡鸣和轻响交织午后窗外的蝉声,卢俊义身上总带着一股泛着微苦的淡烟味,他觉得他抽烟大概就是因为想卢俊义身上这股味儿。


    他半阖着眼似睡非睡,脑袋枕在胳膊上,听到门搭上的一声轻响,才略清醒了些,他一扭头,发现A不见了。


    卢俊义握着纹身针,蹲在沙发跟前看着他。燕青一怔。


    很多年以后,燕青也到了那时候卢俊义的年纪,他在离曾经的回忆很远的城市。他很久没想起卢俊义了。他不敢想。


    有天晚上两个老男人喝醉了倒在他会所的包间里,这两个人有点背景,底下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怕惹出了事儿,让燕青来一趟。


    燕青进来的时候他们两像滩烂泥倒在地毯上,燕青蹲下来拿酒瓶子戳戳其中一个的脸,叫他,王总?


   那人胖的眼睛都睁不开,被燕青戳翻了好不容易睁开一线,看了看燕青忽然笑了,打着酒嗝断断续续地说,哎,你怎么,哎像那个谁,小乙?卢总家的那个?


    燕青的脸冷下来,瞬息又挤出一抹无可挑剔的笑,轻声说,王总认错了。


    男人在地上翻了个身,似乎想起什么事儿,咂了咂嘴骂了一句脏,继而咯咯咯笑起来,嘴里颠来倒去,卢俊义,傻逼一个,他,他,养着玩的小孩儿借我一晚上都不肯,老子阴死他老子弄死…


    后半句话还含在喉咙里,被燕青一酒瓶子冲脑袋上砸的稀碎。


    他连夜开车回梁城,到的时候已经隔了一天,也是凌晨。他从露台上翻进去,卢俊义住的那层没有人,他还没回来。


    燕青在走廊上站了很久,久到他把和卢俊义十几年的点点滴滴都想过一遍,忽然觉得疲惫。推开卧室的门,他的吉他,滑板,唱片,都被卢俊义分类搁在一个从前没有的檀木柜子里,放在床对面。床头柜上搁着一个打火机,是他送给卢俊义的礼物,光面上两个字母是他亲手刻上去的。


    卢俊义那时候和他说,这个火机,他只放在家里,怕丢了。


    燕青抱着膝盖缩在地毯上,泪水淌湿膝盖,布料湿淋淋黏覆在皮肤上,像有只手轻轻贴在上面。他抬手把自己的衣服全剥开,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他好久没看过自己身上的花绣。


    他拿起火机点烟,手抖得几次都点不着,一抬手把火机合上盖丢去被子上。


    卢俊义衣柜里的衣服都被他丢出来,其中好些其实是他自己的,乱七八糟堆到地毯上,他把自己缩进衣柜里,怎么抹都擦不干脸上的泪。


    有脚步声从楼梯上来,穿过走廊进门,最后停在衣柜门前,燕青闻到那股烟味。卢俊义喊他,小乙。

历史小何
李师师为何对燕青情有独钟,具体原因有3个,第三条成熟女性都懂
李师师为何对燕青情有独钟,具体原因有3个,第三条成熟女性都懂
风陵渡口

【板绘】天巧星·浪子燕青


“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

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驰名。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

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听鼓板喧云,笙声嘹亮,畅叙幽情。

棍棒参差,揎拳飞脚,四百军州到处惊。人都羡英雄领袖,浪子燕青。”

                     ---------《沁园春》


参考央......

【板绘】天巧星·浪子燕青


“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

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驰名。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

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听鼓板喧云,笙声嘹亮,畅叙幽情。

棍棒参差,揎拳飞脚,四百军州到处惊。人都羡英雄领袖,浪子燕青。”

                     ---------《沁园春》


参考央水版的燕青,P2无滤镜



suicide

想歪了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每次看到我都歪到燕花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每次看到我都歪到燕花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人間逃避屋

p2是偶像pa

希望今年夏天可以多下点雨…

p2是偶像pa

希望今年夏天可以多下点雨…

人間逃避屋

最后两张是之前的【被法夫纳附身的邪龙咕哒子】

最后两张是之前的【被法夫纳附身的邪龙咕哒子】

百虞合
(自定的)水浒f4,但是现代黑...

(自定的)水浒f4,但是现代黑帮

(自定的)水浒f4,但是现代黑帮

契机Chance
……忙里偷闲画了小乙哥!是“我...

……忙里偷闲画了小乙哥!是“我自己通过文字看到的燕青这个角色”,所以和电视剧或者原著都有出入,比如没有戴花儿(?)

其实新水浒里宽哥演的小乙真的非常小乙(什么)以至于超越了所有版本成为了我心目中的第一hhhhh

是的,会发现我画人千人一面,这几天一直在摸索怎么样通过五官上的差异展现出不同人物,并且挺有效果(真的)

诶这段话是我偷懒从聊天记录里复制下来的,不知道我的个别兄弟看到会不会显得有点奇怪(?)

……忙里偷闲画了小乙哥!是“我自己通过文字看到的燕青这个角色”,所以和电视剧或者原著都有出入,比如没有戴花儿(?)

其实新水浒里宽哥演的小乙真的非常小乙(什么)以至于超越了所有版本成为了我心目中的第一hhhhh

是的,会发现我画人千人一面,这几天一直在摸索怎么样通过五官上的差异展现出不同人物,并且挺有效果(真的)

诶这段话是我偷懒从聊天记录里复制下来的,不知道我的个别兄弟看到会不会显得有点奇怪(?)

飛翔的翅膀

【水浒乙女】当你被↓💊

🔞🈲


梁山这一战败了,你被俘虏,敌方的两个人把你缚住,不怀好意地打量着。

“这小娘子脾气烈得很,软硬不吃。”

“呵呵呵,兄弟,你不知道,我已经给她用了一剂。”

“那等会,我们就…”


你用最后一丝理智与体内的不适作斗争,但无奈燥热和不适一次又一次地席卷而来。

崩溃的边缘,你咬住舌头。

也就是这时,外面马蹄声与人生骚动,替天行道的大旗已挂在城头——你们反败为胜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梁山这一战败了,你被俘虏,敌方的两个人把你缚住,不怀好意地打量着。

“这小娘子脾气烈得很,软硬不吃。”

“呵呵呵,兄弟,你不知道,我已经给她用了一剂。”

“那等会,我们就…”


你用最后一丝理智与体内的不适作斗争,但无奈燥热和不适一次又一次地席卷而来。

崩溃的边缘,你咬住舌头。

也就是这时,外面马蹄声与人生骚动,替天行道的大旗已挂在城头——你们反败为胜了。







深  海  癔  病

其实燕青那么长的故事,一头一尾,也就三字卢俊义。“怎生不见了我那一个人?”

——“也只在主公前后。”


他贯穿你的一生,然而最终他长眠水底,你居于山林。

不知你看见雁南飞时是否会想起,有一支如意子曾击中过玉麒麟的心?


他乡有人吹箫,他乡湖月泛光。

其实燕青那么长的故事,一头一尾,也就三字卢俊义。“怎生不见了我那一个人?”

——“也只在主公前后。”


他贯穿你的一生,然而最终他长眠水底,你居于山林。

不知你看见雁南飞时是否会想起,有一支如意子曾击中过玉麒麟的心?


他乡有人吹箫,他乡湖月泛光。

企鹅

【水浒乙女】当你要和别人结婚了3⃣️

内含扈三娘/杨雄/张顺/穆弘/柴进/秦明/燕青/杨志


拒绝搭配“你要结婚了,新郎不4我”食用。


【扈三娘】


  “嫁给这种臭男人有什么好?”


  她口气略有不快,随后抓住你的手,紧紧地握着。


  “如果他敢对你不好,就来找我。”


【杨雄】


  他常来你这里吃酒。


  得知你马上要嫁人离开这里后,他动作一顿,好看的眉眼一皱,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苦酒入喉。


  这一生冗长,我再难与你相见,难...

内含扈三娘/杨雄/张顺/穆弘/柴进/秦明/燕青/杨志


拒绝搭配“你要结婚了,新郎不4我”食用。


【扈三娘】


  “嫁给这种臭男人有什么好?”


  她口气略有不快,随后抓住你的手,紧紧地握着。


  “如果他敢对你不好,就来找我。”


【杨雄】


  他常来你这里吃酒。


  得知你马上要嫁人离开这里后,他动作一顿,好看的眉眼一皱,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苦酒入喉。


  这一生冗长,我再难与你相见,难免硬咽。


【张顺】


  “船家,今天镇上好热闹啊。”有人问他,“是谁家娶媳妇呐?”


  “不过是他家。”他撑起船篙指了指岸上,“这人很差劲,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他的新娘子人很好,很漂亮。”


【穆弘】


  他聚集了揭阳镇所有的小弟拿起了家伙,他弟弟也叫嚣着去把你抢来。


  “哥,她要是反抗怎么办?”


  “那就把她也杀了。”他说。


【柴进】


  揭下盖头,你才发现新郎不知怎的变成了他。


  “怎么是你……”


  “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男人?我只是出了百两黄金,他就将你卖给我了。”


  你怔怔地听着,不知是该感到屈辱还是悲哀。


  他扶着你的肩膀。


  “其实,我还要感谢他的成全。”


【秦明】


  手下士兵都说,近日秦统制脾气更坏了。


  他是个性急的人,得知了你要嫁人的消息,气破胸脯,却分说不得,只能心里暗暗地叫苦。


  他是想不明白,想去与人厮并,但为了你的面子考虑,只能纳下了这口气。


  从此陌路。


【燕青】


  你结婚这天燕青只是一个人坐着,手握着凤箫,也不吹奏。


  直到李逵问起,他才呜呜咽咽地吹了一曲,箫声余韵极长,飘渺且游离。


  “铁牛不懂,听不来这哭一样的曲子。”


  燕青笑叹。


  “听不明白,才是好事啊。”


  【杨志】


  他本是凉薄之人,却为你做尽暖心之事。


  后来你走了,带走了一个别人从未认识过的他。


  ……


  握紧朴刀,声线轻颤。


  “别以为这样就会让洒家难受!”

飛翔的翅膀

p1 卢俊义

p2 燕青

p3 今晚暗鲨画师


小时候看水浒连环画,我的梦想就是去卢俊义家玩。首先他是北京的财主生活条件优越,其次他和燕青长得很好看,是小人书里为数不多的我觉得好看的人(看看p3你就懂了,52在提刀赶来的路上)。最重要的是,燕青多才多艺,他吹笛子我就不用天天去书店买新磁带听歌了,他用箭弩给我捕雀儿我就不需要拿个簸箕守株待鸟了。这么好的一对人却被害得那么惨,看见燕青放冷箭那一章我是真的要哭了(இдஇ; )

后来很想去调戏,咳咳,结交一下卢老爷,长得那么帅,战斗力那么高,偏偏傻得可爱,被人骗了好几次。这人还特别傲娇,你越劝他,他越不......

p1 卢俊义

p2 燕青

p3 今晚暗鲨画师


小时候看水浒连环画,我的梦想就是去卢俊义家玩。首先他是北京的财主生活条件优越,其次他和燕青长得很好看,是小人书里为数不多的我觉得好看的人(看看p3你就懂了,52在提刀赶来的路上)。最重要的是,燕青多才多艺,他吹笛子我就不用天天去书店买新磁带听歌了,他用箭弩给我捕雀儿我就不需要拿个簸箕守株待鸟了。这么好的一对人却被害得那么惨,看见燕青放冷箭那一章我是真的要哭了(இдஇ; )

后来很想去调戏,咳咳,结交一下卢老爷,长得那么帅,战斗力那么高,偏偏傻得可爱,被人骗了好几次。这人还特别傲娇,你越劝他,他越不听你的。

卢燕,我的童年古早cp。


三白(没有士弓我要死了)

请求鉴定XP()

拼不下了单独给学妹放到p2,学妹我永远的正宫!

其实还有老叶,不过手机拼图的时候只能选九张,做为我XP届的老前辈请为后辈们让位(什)

虽然是jo系列全员推但实际上还是最爱二乔,但是拼图放不下了于是你给路达哟

我永远爱龙马夫妇和以藏——

事实上我还非常钟爱我煮的套娃梅林()

原本还有夏露露黄濑达达鸭木角尼古拉等等,但是因为他们都是良平平所以这是已知项无需询问

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把角色的打一遍,因为青子的tag本来就很少了不希望我这种低创污染tag所以没打,占tag致歉(土下座)

学妹🤤我可爱的小茄子🤤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看女主/男主盾,就是为了和小茄...

请求鉴定XP()

拼不下了单独给学妹放到p2,学妹我永远的正宫!

其实还有老叶,不过手机拼图的时候只能选九张,做为我XP届的老前辈请为后辈们让位(什)

虽然是jo系列全员推但实际上还是最爱二乔,但是拼图放不下了于是你给路达哟

我永远爱龙马夫妇和以藏——

事实上我还非常钟爱我煮的套娃梅林()

原本还有夏露露黄濑达达鸭木角尼古拉等等,但是因为他们都是良平平所以这是已知项无需询问

不知道怎么打tag就把角色的打一遍,因为青子的tag本来就很少了不希望我这种低创污染tag所以没打,占tag致歉(土下座)

学妹🤤我可爱的小茄子🤤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看女主/男主盾,就是为了和小茄子贴贴,好喜欢学妹我的宝贝学妹🤤

半生瓜君子菜

【水浒】梁山泊甜品店4.0

今日最后推出三款蛋糕卷

有一些蛋糕可能由于时间和我了解还不透彻的原因还没有做就是

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会画的

甜甜·开心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碎碎念:要线下课了就是很麻,会忙起来,这个系列更新会慢。

虽然我不会画画,但是无意识吃蛋糕创作的这个系列被大家喜欢真的很开心,都是好可爱的人啊(泪目)

可能还会有一个特殊款,有时间会画

【水浒】梁山泊甜品店4.0

今日最后推出三款蛋糕卷

有一些蛋糕可能由于时间和我了解还不透彻的原因还没有做就是

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会画的

甜甜·开心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碎碎念:要线下课了就是很麻,会忙起来,这个系列更新会慢。

虽然我不会画画,但是无意识吃蛋糕创作的这个系列被大家喜欢真的很开心,都是好可爱的人啊(泪目)

可能还会有一个特殊款,有时间会画

飛翔的翅膀

【穿越水浒】一觉醒来成了恶毒女配 4

结局


10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还有——聊八卦。

梁山上风俗要比东京开放一些,许多头领的夫人都活泼纯朴,大家关系好得很。也许因为我的思想是一千年后的人,她们总喜欢听我讲些新奇的故事,我很快就融入了梁山背后的女人中。

我很快就知道了很多小秘密,例如说,鲁大师昨晚和林教头泛舟大野泽,一夜未归;宋大哥和吴军师午后便开始促膝长谈,灯火阑珊。

啧啧,我和我的正牌丈夫至今还没有干过这种事。


又不知是哪个小厮传出的八卦,卢员外与夫人床笫不合,卢俊义总是被夫人赶去偏殿。

分房睡是真的,但虚构处分过多。就连神医安道全这不闻窗外事的小老头,也特意送了卢俊义一些败火的药。

我听得咬...

结局


10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还有——聊八卦。

梁山上风俗要比东京开放一些,许多头领的夫人都活泼纯朴,大家关系好得很。也许因为我的思想是一千年后的人,她们总喜欢听我讲些新奇的故事,我很快就融入了梁山背后的女人中。

我很快就知道了很多小秘密,例如说,鲁大师昨晚和林教头泛舟大野泽,一夜未归;宋大哥和吴军师午后便开始促膝长谈,灯火阑珊。

啧啧,我和我的正牌丈夫至今还没有干过这种事。


又不知是哪个小厮传出的八卦,卢员外与夫人床笫不合,卢俊义总是被夫人赶去偏殿。

分房睡是真的,但虚构处分过多。就连神医安道全这不闻窗外事的小老头,也特意送了卢俊义一些败火的药。

我听得咬牙切齿,我们两厢情愿,与你何干啊?

为了粉碎夫妻不合谣言,维护老卢的高大形象,我决定出门露个面。

卢俊义和燕青去打猎,我提着酒在外面等着他们回来,打算学着花荣夫人那样,一路小跑过去,并为自家官人揉一揉手腕,擦一擦汗。

过了一会儿几匹马回来了,我看着花荣与花夫人恩爱的互动,便也跑去卢俊义身边,拿出手帕为他擦汗。

卢俊义太高了,坐在马上更是我无法触及的高度,他还特意弯下腰来,把一张俊脸凑到我眼前。

果然,旁边几只单身狗发出了艳羡之声。

卢俊义或许是心情好了,一挥手对燕青说,“小乙,再跑一趟,最好打下只白狐,给夫人做件冬衣。”

说着,他们喝了两碗酒,便又策马走了。

花夫人在旁边戳戳我的胳膊肘,调侃道,“卢员外挺疼你呀!”

我摆出一副甜蜜害羞的样子对她说,“花将军也挺疼你呀!”


过了一会儿,打猎大军回来了,花荣打下一堆猎物,招呼花夫人回家。

花夫人骑上自己的马,帮花荣分担些物件,两个人走了。

我目送着他们离开,突然想起来,我不会骑马呀,天呐!

卢燕对视了一眼,燕青乖巧地说,“主人,东西都由我拿吧。”

于是卢俊义又一次把我圈在怀里,两个人骑着一匹马回去了。我一路低着头,即使颈椎酸痛也不肯露出脸来。

到了马厩,卢员外还贴心地把我扶下马。

旁边一个白皙健壮的少年冷哼一声,“员外哥哥亲近女色,岂是君子所为?”

大兄弟,你误会他了,他是真的不近女色。

我仔细看那青年,身上画着一堆四脚蛇,啊不,蛟龙,应该是九纹龙史进吧。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他吃过女人的亏,应该是ptsd了。

卢俊义笑嘻嘻地问那青年,“史进兄弟昨日与我切磋棒法可还尽兴,今日还要再来?”

史进呵呵笑了两声,拒绝了卢俊义的邀请,并且逃离现场。


为了感谢卢俊义在外人面前对我的尊重,我拿了一只他打下来的兔子,做了麻辣兔头。

可是宋朝没有辣椒啊,辣味剂,好像是茱萸吧。

我在厨房里抓了一把鲜红色的果子扔进锅里,然后各种操作,把菜端上了桌。

燕青来陪卢俊义吃饭,面露难色,问道,“夫人为何在兔肉中加枸杞?”

我…眼瞎,对不起。

卢俊义吃了几口后对燕青说,“夫人在家可能是烦闷无趣,你明日去选一匹温驯的马,教夫人骑马。”

燕小乙震惊地盯着卢俊义,问道,“我教?”

“不然呢?”

在他们经过了三百六十五次推辞之后,卢俊义决定把这个重大任务交给马术好脾气又好的林冲。



11

林冲最近非常的不爽,高俅被擒上山,宋江却在玉盘珍馐,歌儿舞女地招待这个大奸臣。

鲁大师每日跟在林冲身后当一件贴心军大衣,我觉得我比鲁大师的脑袋还要亮。

当他们第三百二十七次勾肩搭背搂搂抱抱敞开心扉时,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冒着生命危险对鲁智深说,“我有一计,可帮林教头报仇。”

按照正常情节发展,高俅现在不该领盒饭,林冲也杀不了他。所以我现在是放手一搏。


本来我是想把酒给蒸馏一下,提得浓一点,直接把那个坏老头给灌得酒精中毒。

但是在烧酒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厨房角落里一堆长毛的橘子,便计上心来。

在接待高俅的第三场宴会上,你可以看到,鲁智深和武松一个劲儿地给高俅敬酒,史进还在旁边给高俅喂糕点。

画面非常美丽。

当然,那糕点里面有我精心培养的青霉菌,虽然粗制滥造,但也能起点作用吧。

况且,听燕青转述,武松和鲁大师都醉得不能自已,高俅他应该也酒精中毒了吧。

我不在现场,因为我去做了更重要的事情。我薅秃了脑袋把初中和高中所学的生物课本回忆了一遍,写了些有趣的,找神医安道全交流一下。

我还坑骗着安神医去水泊上抓只鸟做实验,晚上看到了宋江身边的小厮大喊,“安神医,快去救人!”

我装作不小心的样子,一个趔趄把安神医推到了湖里。

我丝毫不愧疚,谁让你们当时把我和老卢推水里的。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来二去,磨磨蹭蹭,高俅殁了。听说他晚上的时候浑身起疹子,上吐下泻,喘不过气,没一会儿就不行了。


这件事我没敢告诉卢俊义,我怕挨骂。但我可以告诉燕小乙,筵席上做了手脚的糕点,还是他帮我打点的。

晚上,趁着卢俊义去商议要事,我和燕小乙偷跑去了鲁大师的院子里,痛饮庆功酒。

林冲醉得面色酡红,还踉踉跄跄地给我敬酒。我自知酒量不好,但看见可爱猫猫头就完全没有抵抗力,喝了下去。鲁大师看了便也来劝酒,我喝了一杯又一杯,到最后头晕脑胀,趁着有意识的时候逃离了酒桌。

我是被燕青拖着回去的,还好我酒品不差,没耍酒疯。

“你不是原来的夫人。原来夫的人性子高傲而又偏激,她总是颐指气使地叫我燕青,从来不会叫我小乙哥。她还派人跟踪我去了哪家瓦舍,然后告诉主人。而你,完全不一样。”

原来贾氏是个拆cp的。

燕青实在太机灵,我不敢说话,怕他把我当成妖孽,找公孙胜来收了我。

我看到五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三个人,是宋江吴用卢俊义。

卢员外,你也有当电灯泡的一天呀。

“你到底是谁?”

燕青不依不饶地接着问。

看见宋江那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脸庞,我灵机一动,指天大喊,“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

宋江的脸比夜色还要黑上几分,我被卢俊义扔进了家里,还锁上了门。


我不是没想过让卢俊义休妻,但休妻有七出三不去,七出我一个不占,三不去我却占了两个。老卢想休了我是不合理的。

我们还是每天装作恩爱,私下保持一定距离,有时我在怀疑,他是不是为燕青守身如玉。



12

卢俊义是不恋酒的,但今晚他自己和自己喝了起来。等我去找他时,他已经喝了不少。

“小乙,你回来了…”

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你自幼便爱去那勾栏瓦舍,如今去会那东京名妓,可有不俗之处?”

卢员外吃醋,这是我不花钱能看的吗?

“你若是看上了他,我找人为你说亲去。”

好真挚的爱情,真心为对方付出,不求回报。

从此后,我不敢与卢燕同时出现,否则电灯泡会变成浴霸的。


可惜我快乐的山寨生活没有持续多少天,燕青从东京回来不久,梁山招安。

征辽之前,卢俊义考虑了安全问题,本想把我送回北京,但又怕北京那些旧事惹麻烦。

我提议把我送去江南。我没有告诉他,我们以后会在江南相见的。


离开梁山的那天,一阵倒春寒冻得我骨头发凉,我披着燕青为我猎下的白狐制成的披风,上了马车。

我看见的水泊最后一幕景色,是一排身着甲胄的人,与我背道而行。

一南一北,他日再见。

我拿着卢俊义赠予的钱财,在杭州经营一家酒馆,写些话本,生活也算闲适安逸。

卢俊义还会象征性地寄些书信过来问候,顺便夹着银票,我也经常回信,无非嘱咐他注意安全,凡事多听燕青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杭州传来了消息,宋军要征讨方腊。

他们终于来了么?我不敢去找他们,因为我不敢看曾经熟悉的鲜活的生命逝去。


方腊败退被擒,江南平定。

秋日的早上,我把第一批桂花酒摆在柜台上,今日的话本写到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井水里还有两个甘瓜。

我擦拭着柜台,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叫道,“嫂嫂?”

我抬头去看那人,牵着霜花马,提着长枪,是林冲,他瘦了不少。

我抱着酒,与他去见故人。


原来鲁大师已经圆寂了,剩下不多的人已心力憔悴,要收拾回京了。

林冲没有患病,但他不愿回京做官。

卢俊义坚持着要把一身本领卖与帝王家,坚持要跟着宋公明回京受封。

鲁大师墓前,永远都会是鲜花美酒相伴。

有些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燕青在薄暮中继续南下,留下卢俊义孤独地守望。








宣和六年暮春,我还在杭州的酒馆内与客人说书。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不少客人听了,拍案叫好。

但叫得最欢的是方才进门的那两个男子。年长者一身黑色锦袍,挺拔如松,年少者身穿白色绉纱,身高只及另一人的肩膀,下颌的胡须也只是短短的几绺。

我为他们斟上一杯酒,笑道,好久不见。

卢俊义低头饮酒,燕青却不肯闲着,说道,“我们好像上个月才见到。”


去年的九月,燕青走了。我苦劝卢俊义归隐无果,眼看着他要遭人陷害,愁得一夜未眠。

秋夜中我听到幽咽哭泣声,害怕地点起灯笼出去看。

我看到的不是鬼,却是憔悴了不少的燕青。

“夫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你当年所说的,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果然应验了。”

“如果我说了,你会信吗?”

“我信。”

“你家主人回京做官后,必然遭人陷害。”

“既然如此,燕青舍生求仁又有何妨。”

我没想到燕青的方法如此简单粗暴,他直接把卢俊义打晕了带走。

我则去找宋江哭哭啼啼,说是卢俊义昨晚暴毙。我要带着他回大名府故乡安葬。

宋江又哭了一场,但是时间紧迫,没几天就回京了。

卢俊义看见燕青,抱住他便问,“你不是与李师师浪迹天涯了吗?这是在梦里与你相见罢。”

“主人恕罪。小乙实在不忍看主人回到朝廷,遭奸人陷害。”

“你好狠的心,竟真的撇下我走了。”

……

恭喜我自己,正式升级为浴霸。



往事都已随风去。

楚州传来噩耗,宋江与李逵饮下毒酒,一同去了。

卢俊义与燕青默默去祭拜。不能露面,因为老卢已经被我宣告死亡了。

如此一来,我也不必做卢俊义的娘子了。

我叫飞岚,现在只是江南一家小酒馆的老板娘。

春日的江南生气萌动,我牵着自己温驯的小母马,追着燕青跑。

但我怎么也追不上他,他偶尔还转头来嘲笑我,“你这马术,真给林教头丢人。”

听了这话,我更加起劲地追他,却没看见前面一块凸起的树根,摔了个底朝天。





“飞飞,飞飞?”

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我慢慢起身,看着多年不见的室友,和眼前被口水湿了一片的键盘,急忙把论文保存好。

我是做了一场梦吗?


毕业环节进行得很顺利,趁着还没有开始工作,我买了机票,与好友结伴去草原旅行。

朋友们惊讶地看着我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拍手喝彩。

我装13过了把瘾,就下马休息了。

一人接过了马缰,对我说,“姑娘好马术,不知是谁教的?”

我转头去看那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顿时惊得说不出话。

那人接着说,“你若还想骑马,可去同那两个人比一比。”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蓝天与绿草之间,一个青年穿着白袍,跟着一身黑色锦衣的男人,向远方疾驰。

那风儿,仿佛只吹了一瞬,仿佛跨越了千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