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爆爆

3469浏览    160参与
@海棠rainbows

画个我最喜欢的爆爆,原来画了好多的但不想上色,太久不用彩铅画画,都快忘了🤬🤬我再也不偷懒用马克笔上色了(打脸)

画个我最喜欢的爆爆,原来画了好多的但不想上色,太久不用彩铅画画,都快忘了🤬🤬我再也不偷懒用马克笔上色了(打脸)

豚野郎
ooc 脑补的平行世界和平相处...

ooc 脑补的平行世界和平相处的女孩们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第二季呢呜呜


ooc 脑补的平行世界和平相处的女孩们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第二季呢呜呜


klitf
每日一涂 双城之战爆爆&小不点

每日一涂

双城之战爆爆&小不点

每日一涂

双城之战爆爆&小不点

叶言涵

长大的小姑娘

(有缘细画)

长大的小姑娘

(有缘细画)

斯库瓦罗S娘

一家人?朋友

(发生在街头小子前,打架?打架!后,艾克和爆爆主,薇和凯特琳一点点,范希基本没有。)


一家人?朋友


女:“你就是祸害!”

男:“你害死了我们!”

爆爆躲在被子里双手捂着耳朵可是声音还在:“我不是故意的…爸爸妈妈我不是…我不是…薇不认为我是祸害……”

爆爆探出脑袋抱着被子闯进薇的房间,薇的房间空空荡荡,今天薇又去找那个皮城女孩了。

女孩声:“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嘻嘻~薇不要你了,她跟着那个皮城biaozi跑了~爆爆,你不被需要了,而我能帮你被需要,我能帮你变的有价值。”

爆爆否定这脑中的声音:“不!你是错误!希尔科需要我!他爱我!”冲向门口在手搭上门把手的那一刻一个和自己长的...

(发生在街头小子前,打架?打架!后,艾克和爆爆主,薇和凯特琳一点点,范希基本没有。)


一家人?朋友


女:“你就是祸害!”

男:“你害死了我们!”

爆爆躲在被子里双手捂着耳朵可是声音还在:“我不是故意的…爸爸妈妈我不是…我不是…薇不认为我是祸害……”

爆爆探出脑袋抱着被子闯进薇的房间,薇的房间空空荡荡,今天薇又去找那个皮城女孩了。

女孩声:“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嘻嘻~薇不要你了,她跟着那个皮城biaozi跑了~爆爆,你不被需要了,而我能帮你被需要,我能帮你变的有价值。”

爆爆否定这脑中的声音:“不!你是错误!希尔科需要我!他爱我!”冲向门口在手搭上门把手的那一刻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女孩出现在她面前。

女孩用着爆爆一模一样的脸逼近着爆爆,把脸怼到爆爆面前说道:“希尔科也爱我!他知道我的存在!他也爱我!爆爆!他也爱金克斯!他不否认我的存在!”

爆爆惊恐的扔了被子向后跑,找搬过来凳子,翻窗,沿着排水管向下滑,跑出了房,爆爆要离她越来越远,她是金克斯,她的出现总是带来祸害。

爆爆跑着跑着撞到一个人那人和她一样年纪,白色头发黑褐色皮肤,在墙上喷着什么,而自己这一撞好像破坏了他的创作。

爆爆抱着头惊恐的低声说道:“我又闯祸了…我又闯祸了…”

金克斯来到爆爆身边:“我来处理吧。”

“不!不!不!”

爆爆闭了下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换了,她走到男孩身前伸出手。

“你没事吧。”

男孩握住她的手站了起来,揉了揉屁股,看向面前撞了自己的女孩:“没事,你是爆爆?不……不对你不是爆爆!”

金克斯一愣,换上了一副很凶的面孔充着男孩说道:“我就是爆爆,我才是真正的爆爆!”

男孩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不!你不是,你是一直故意闯祸的那个!把爆爆换回来!你这个祸害!”走到女孩面前,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

金克斯第一次被不是薇的人否定,爆爆夺回了主导权。

“你是怎么发现金克斯的?”夺回主导权的爆爆问到眼前的男孩。

男孩看到爆爆回来后,脸部表情放松,语气也变的温柔了许多说道:“我一直关注着你,爆爆,你很特别,你非常引人注目。”

“可是……我弄坏了你的画……我……”爆爆眼神躲闪,退缩道。

男孩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没事!这个是喷漆画!覆盖掉就行!而且你刚刚那一撞,正好是是需要修改的地方。”

爆爆看向眼前的男孩小心的询问道:“真的?不要紧?”

男孩看女孩还不相信,拉起她的手走到那面墙:“真的没事,你看。”男孩捡起地上的喷漆,摇了摇,在刚刚歪了地方喷了几次上去,然后让爆爆退后看整体,整个画的风格改变了。

“我叫艾克,和你同一个班级。”艾克伸出手向爆爆自我介绍道。

爆爆高兴的回应道:“我叫爆爆!你能做我朋友么?”。

要
画了昨天梦见的爆爆 本来在躲避...

画了昨天梦见的爆爆


本来在躲避其他人,突然有人放暗枪(jinx的w(e?),我能看见那条判定线)躲得很吃力,意识到这个人预判的好厉害,就分神去看她,看见了爆爆夸了她一句,于是爆爆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顺便一提,一开始梦见和一个一起走的人看见亚托克斯往我们这儿张着翅膀冲过来,吓得要死,立刻逃了起来,过了一个拐角,我暗自期望不会追来,还是出现了,知道跑不过就往路边的别墅区躲,结果亚托都没鸟我们,直直飞走了。我的评价是,压迫感十足…


梦见了你们好开心!!!!

还梦见脚下突然出现德莱厄斯被切三段的尸体。你不要死呀!!!

画了昨天梦见的爆爆


本来在躲避其他人,突然有人放暗枪(jinx的w(e?),我能看见那条判定线)躲得很吃力,意识到这个人预判的好厉害,就分神去看她,看见了爆爆夸了她一句,于是爆爆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顺便一提,一开始梦见和一个一起走的人看见亚托克斯往我们这儿张着翅膀冲过来,吓得要死,立刻逃了起来,过了一个拐角,我暗自期望不会追来,还是出现了,知道跑不过就往路边的别墅区躲,结果亚托都没鸟我们,直直飞走了。我的评价是,压迫感十足…


梦见了你们好开心!!!!

还梦见脚下突然出现德莱厄斯被切三段的尸体。你不要死呀!!!

white dwarf

again (1)

cp 凯特琳×蔚奥莱 

以及金克斯潜在对蔚有着超出姐妹的感情。

jinx年下疯批占有欲爆棚斯哈斯哈(她们两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

凯特琳和蔚处在迷迷糊糊暧昧期 但明显凯特琳对蔚欲望更大 (我就是想看人爆炒橄榄受伤的倔强小狗我有罪呜呜)

废物高中狗作业摸鱼ooc媚自己文学(从未嗑过les实在顶不住皮城女同诱惑 

基本在原剧情下进行一些魔改时间线也改动 创造修罗场 以及方便drive car

媚自己罢了


鼻腔里有血腥味和底城特有的硝烟气味,感觉嘴里又有一颗牙齿松动,该死的,蔚向右吐出一口鲜血,摇了摇头,...

cp 凯特琳×蔚奥莱 

以及金克斯潜在对蔚有着超出姐妹的感情。

jinx年下疯批占有欲爆棚斯哈斯哈(她们两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

凯特琳和蔚处在迷迷糊糊暧昧期 但明显凯特琳对蔚欲望更大 (我就是想看人爆炒橄榄受伤的倔强小狗我有罪呜呜)

废物高中狗作业摸鱼ooc媚自己文学(从未嗑过les实在顶不住皮城女同诱惑 

基本在原剧情下进行一些魔改时间线也改动 创造修罗场 以及方便drive car

媚自己罢了




鼻腔里有血腥味和底城特有的硝烟气味,感觉嘴里又有一颗牙齿松动,该死的,蔚向右吐出一口鲜血,摇了摇头,努力撑开被血污黏住的上下眼皮,窥到了天空中的信号。那是一束蓝色的烟雾,高饱和度的蓝色与底城阴沉黑暗的天空格格不入,以至于其像光一样耀眼,且没有像其他烟雾一样迂回旋转,慢悠悠地流向天空,而是横冲直撞地插**入苍穹,好像要把这深不见底的黑暗撕裂。蔚的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叫嚣。


"爆爆,你想见我的时候就点燃它,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赶来见你。"


蔚还记得那苍白小手的柔然触感以及指尖恋恋不舍的温度,她答应好的会永远照顾她,可是她却早早地甩开了这双手。在监**狱里无数个忍饥挨饿的夜晚,她蜷缩着疲劳疼痛的躯体,在黑暗中默默后悔到想扇自己巴掌,我必须回去见她,她一定在等我。这是蔚在地狱里活下去为数不多的信念。每个ARM DAY她都用力挥舞着拳头直到筋疲力竭,直到她少女白皙纤细的手臂上慢慢覆盖薄薄的肌肉,她所有的假想敌都是希尔科那张不苟言笑的脸。蔚幻想中最美好的梦境就是一拳打碎希尔科的下颚,拉上爆爆的手一起逃走,去一个没有敌人的地方。蔚用手按了按太阳穴,试图让发昏发胀的大脑重新开机,她还要去找爆爆呢,可不能在这里就倒下。她感觉到背后的手正在轻轻地抚摸自己,像是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真是甜腻腻的cupcake,蔚的嘴角泛起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丝微笑。她习惯的腹背受敌的日子,但是可以这样安心地把自己整个人挂在对方的时候是真的不多。她从小就是老大,总是照顾受伤的成员们,自己的痛却总是咬牙忍着,作为底城的蝼蚁她只能忍受着比人生还长的苦难,最好也只能向它轻蔑地吹声口哨,继续负重前行。

她身边的cupcake跟她完完全全就是两类人,凯特琳是温室里养出的凛冽玫瑰。明明可以在金钱铸造的糖水罐子里泡一辈子,却要像看多了超人漫画的小孩一样觉得自己能拯救所有正在罹难的人民。她在皮城基本人人推诿扯皮只想要保全的自己的官僚士族里显得是那么天真勇敢到不同寻常。

这时的凯特琳因为承担着蔚一半的重力而累得微微喘息着,深蓝色的发色因为汗水贴在额前,她那美丽多情的双眼里有着寒冰一般的坚毅。可是蔚没有时间欣赏这绝景,她使劲拖着沉重的步子向着蓝色升起的地方走去,”一定要等着我啊,我马上就到了“结果意识就在这一瞬遁入虚无。凯特琳感觉左边肩膀一下子被压到几乎麻木,一转头就是以及失去意识的蔚,大而亮的且经常闪烁着狠辣的光的眼睛已经合上,只有短密的睫毛在颤动,明明昏过去了依旧拧着眉毛一副倔强的样子,鼻翼上银色的鼻环像有生命一样抖动着。

从小作为贵族小姐的凯特琳很讨厌在身上留下痕迹和孔洞的人,因此纹身和穿环在她眼里更像带着难以驯化的野蛮的毛头小子才会干的事。看到底城随处可见的小混混裸露的皮肤爬满密密麻麻的符号和意味不明的文字肆意组合,她总是会感觉到一种生理上的恶心,甚至想吐。但是蔚此时的鼻环却透露出一种别样的性感,让她想去抚摸。蔚被贯穿的时候会很痛吗,会流出生理性的泪水吗,有点想看她痛到双眼失焦的样子。凯特琳的瞳孔突然放大,她被自己瞬间的想法吓了一跳。

还是马上把她送到个地方暂时修整一下,毕竟我一个人也做不到把她搬上高塔,凯特琳如是想到。而且一想到蔚不用去见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妹妹,她有种莫名的安心。蔚拼了命也要去见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真是有点不太想见呢。凯特琳把蔚拖到了一个有着被丢弃的六成新沙发的暗巷子里,当凯特琳想要放开手时,感到了蔚紧紧攥着的左手有些发疼,她只能继续用右手托着蔚的背,跟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沙发的弹簧好像损坏的挺严重,两个成年女人的重量使沙发马上出现了一个凹陷的大坑,凯特琳和蔚就依偎在这么一个好像小小巢穴的位置上,凯特琳感觉到蔚吐在自己耳侧的温热呼吸,吹起几根发丝,绕着脖颈有些痒痒的,略长的粉色发丝也比想象中柔软。从上往下看能看见蔚通常向下撇着的嘴开着,露出一点舌尖的边缘。看起来像是有点艰难地呼吸着底城污浊的空气。凯特琳却感觉她把自己的氧气全都夺走了,她这颗不停有力跳动的心脏就快要供氧不足。


凯特琳听见自己雷鸣般的心跳以及心底的声音。





想写她们kisskiss

tbc.

GT_Ginandtoshi
just a Powder!随...

just a Powder!随便摸鱼但是太喜欢这个爆爆了传上来


just a Powder!随便摸鱼但是太喜欢这个爆爆了传上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