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爆豪胜己

320.5万浏览    46678参与
怀瑾(约稿看置顶
想表达的是很多个世纪前古堡里两...

想表达的是很多个世纪前古堡里两个人针锋相对厮杀的感觉 但是老师化成了小情侣在花园里贴贴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也很好看呀

画师:uski(应该没有LOFTER

想表达的是很多个世纪前古堡里两个人针锋相对厮杀的感觉 但是老师化成了小情侣在花园里贴贴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也很好看呀

画师:uski(应该没有LOFTER

荒凉的山地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д...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двух шагов,

在这仅仅两步的距离中,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коснуться тебя готов,

当我想触碰你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не появится пропасть и,

请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存在深渊。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двух шагов,

在这仅仅两步的距离中,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коснуться тебя готов,

当我想触碰你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не появится пропасть и,

请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存在深渊。

荒凉的山地

【爆豪乙女/梦女】某一个回家的夜晚

  短、甜、香水、老夫老妻模式

  

  

  

  

  今天晚上出去吃饭结果两人回来一身酒气


将军看着自己用得没剩多少的范思哲想了两秒,转头继续用爆豪的爱马仕大地,他的那瓶标准量也就去年年末买的,一百毫升用不完啊那好说女友就喜欢喷男香


那种和爆豪气质几乎完全搭的香气,是她自认为目前为止送过的最好的礼物之一,爆豪也很喜欢用,她的爱好与习惯一点点渗入他的生活,带来全新的体验,西洋杉的木香主调稳健而挺拔,吸引人又拒绝陌生人;柑橘,葡萄柚,胡椒自然而然地贴合他的年轻与张扬,戴着天生的自信,那是充分与日照结合的味道,她说能在爆豪身上闻到南法土地上,土地的深沉与结出的葡萄香,广藿......

  短、甜、香水、老夫老妻模式

  

  

  

  

  今天晚上出去吃饭结果两人回来一身酒气


将军看着自己用得没剩多少的范思哲想了两秒,转头继续用爆豪的爱马仕大地,他的那瓶标准量也就去年年末买的,一百毫升用不完啊那好说女友就喜欢喷男香


那种和爆豪气质几乎完全搭的香气,是她自认为目前为止送过的最好的礼物之一,爆豪也很喜欢用,她的爱好与习惯一点点渗入他的生活,带来全新的体验,西洋杉的木香主调稳健而挺拔,吸引人又拒绝陌生人;柑橘,葡萄柚,胡椒自然而然地贴合他的年轻与张扬,戴着天生的自信,那是充分与日照结合的味道,她说能在爆豪身上闻到南法土地上,土地的深沉与结出的葡萄香,广藿香如流水潺潺,与男人的荷尔蒙融合出独有的异性魅力,火石,琥珀,麝香,是他与时间永久沉淀的醉人。她说喷到身上有种被完美男人抱住的感觉,而且就算有点遗忘,但换了环境就会惊觉自己需要他。


尖锐,还温柔,这是共通的嗅觉体验,也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给对方的评价。


那个味道描绘着宏大的篇章,不悲不喜,不卑不亢。不畏风雨洗礼,不畏时光流逝,大地一样广袤而富庶,像大山一样可靠而有力。


映射着他的本质,沉着,内敛,胸怀大志。


卧室里又传来香气,爆豪猜她在给衣服喷。


啊当然将军还不太敢给他用同是法国人调制的“弯刀”,那款香水会让她天天想.....不说也罢,太致命了。


但爆豪更喜欢她用范思哲玫瑰梦境,那种金色的法国玫瑰花香就好像睡前来的一杯香槟,给人安心慵懒的印象,主调的玫瑰与湖泊会持续很久,如果跟大地一起用那更是了不得,仿佛参加了希腊酒神的金色宴会,木香花香果香麝香层层融合,彼此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占有对方,大地赐予玫瑰活力和张力,后者又赠予前者绝对的爱怜和不灭的幽静。


这是他第一次离将军特别近时闻到的味道。


那时两人第一次正式合作结束战斗,关系缓和了很多,这个异乡人初次见面时没有给爆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自己多了个无聊的临时搭档,但他自认为不需要合作时,flag就倒了,以一敌八还是有点麻烦,战况陷入僵局时,那个他当初没放眼里的同盟者驾着金棕色的战车不知从何处赶来,挥剑斩杀了两个敌人后对困住的爆豪伸出手,爆豪了然地跳上马车站到她旁边,借助她指挥的战力冲出重围,经过默契的合作,他们终于可以接受对方的存在了。当天晚上他们联盟还有会议要去开,众英雄等在会议室门口,这群人刚去庆祝完,身上都是饭香,而那个将军姗姗来迟,她一来就站到了爆豪旁边,见门还没开leader们也没来,就靠墙闭目,学着爆豪休息。


爆豪那时和她隔着一拳头的距离,很自然的就闻到了一阵香气,清甜得似天鹅绒,让她散发着和之前都完全不同的气质。爆豪问你是去洗澡了吗。将军说是冲洗了一下。爆豪就撇撇嘴说那你洗发水还挺好闻的。将军有点惊讶的微笑道自己的洗发水是无味的。爆豪猜错了,觉得有点不爽,说那就算你沐浴露香好了,说罢还靠近一点确认那种香味是从哪传来的。将军看着他,悄悄说,也不是沐浴露哦。


就在爆豪有点尴尬前,将军解开皮草大衣的扣子,把左边拉开一点,让狐狸毛领凑到爆豪鼻子前。


她露出有点微妙的笑意。


“我喷香水了。”


爆豪不由得凑过去,的确,那种味道非常明显了,是花香,玫瑰味占主调,却很不媚俗,就从她衣服上传来。


“要不要你自己亲自确认一下?”


她把衣服完全解开,爆豪闭上眼睛凑了过去,毕竟没人能拒绝香味;他都快凑到她脖子上时才惊醒过来,看了她一眼,她带着有点狡黠的笑意,很专注又静默的看着他,一时间两人四目相视,距离几乎为零,相看两无言,那种香味完全可以调剂爆豪的尴尬,生气,不爽和害羞。


嗅觉的体验不一定如视觉频繁,但一旦有经验过,那就很难忘却。


将军里面穿的是黑毛衫,爆豪眨了眨眼睛,忽然感觉困意上来了,将军看着他惺忪的睡眼,说靠着我睡一会儿吧,领导们来了我叫你。爆豪没有说话,就往她脖颈处把头一埋,撩人又慰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几乎是最好的安眠药……而他们在拐角处,没被人看见,爆豪几乎是被将军抱住了,她把自己的皮草外套分给他一点,盖住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穿的有点少,今晚会起风,爆豪的薄大衣好看是好看,但不一定能助他保暖,要不等会儿送他回去吧,将军这么想着,低下头,这个疲惫的人已经鼻翼微张,在她软绒绒的身上睡着了。





身后环住他腰的手,让他从回忆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外面,也是一个冬天。


但他的爱人依然香气醉人。


他转身抱住将军,问她新年想要什么礼物。


“卡地亚的月光....”


“香水?没了?”


“嗯……蒂凡尼的钻石香,迪奥停产的沙丘女香,娇兰的遗产男香,哦对了我还想跟你试试卡朗的亚特罕弯刀.....噗全是香水。”


爆豪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说你想香死老子吗?


将军回答能带着香味死去也挺好的。


等一番风雨后,他摸着将军的后背,对方已经满足得昏昏欲睡。


依旧是当初一闻钟情的味道,那么柔软迷人。


他轻轻在她耳边说了句那些还不够,再买一瓶范思哲给你,然后关上了床头灯,抱着爱人睡去。



荒凉的山地
  爆豪的梦女对象    一直...

      爆豪的梦女对象

   一直在写但没怎么画过她的各个年龄段和穿各种衣服时的具体形象

  是一个建立在原作故事“拥有个性”这个设定下,日法混血的虚拟国度Sumeria人,这样的设定方便了我今后写故事时可以把世界观扩张出去,而不是把她和爆豪等角色只困在东瀛,而且正好可以讨论我感兴趣的一些东西,今后的故事肯定也不只是局限于原作设定,可以写AU,历史向和普通人的故事

  

  是Warrior胜过Hero的女性角色

  

  

  以后可能会写更具体的性格和人物特征❤️

      爆豪的梦女对象

   一直在写但没怎么画过她的各个年龄段和穿各种衣服时的具体形象

  是一个建立在原作故事“拥有个性”这个设定下,日法混血的虚拟国度Sumeria人,这样的设定方便了我今后写故事时可以把世界观扩张出去,而不是把她和爆豪等角色只困在东瀛,而且正好可以讨论我感兴趣的一些东西,今后的故事肯定也不只是局限于原作设定,可以写AU,历史向和普通人的故事

  

  是Warrior胜过Hero的女性角色

  

  

  以后可能会写更具体的性格和人物特征❤️

荒凉的山地
To break from t...

To break from this ritual, 

Yours until my heart dies, 


  

  动作有参考


  是一直想写但还没有动笔过的梗,庄园新上任的少爷和作为遗产一部分的战斗Maid

  

To break from this ritual, 

Yours until my heart dies, 


  

  动作有参考


  是一直想写但还没有动笔过的梗,庄园新上任的少爷和作为遗产一部分的战斗Maid

  

荒凉的山地

【轰/爆豪向梦女】香颂

        旧文重写,一万四

  Attention:不喜勿扰;香水相关;个性世界设定保留;轻童话设定有

  

  

  

轰焦冻正式接任安德瓦的事务所。

换任仪式极其隆重,各地英雄豪门都参与了他的宴会。宴会上香槟美女不断,轰焦冻在盛赞里受到了不少暗示与礼品。

  

而现在,他正躺在榻榻米上,凝视观摩他父亲送的礼物。

一个冰蓝色玻璃体圆润光滑的香水瓶,正静静地躺在暗红色丝绒礼盒当中。上面绑着的宝蓝色丝带已经被他取下来了。

很漂亮,不,是非常漂亮。

类球型香水瓶的上半部分瓶盖由大块的蓝水晶切......

        旧文重写,一万四

  Attention:不喜勿扰;香水相关;个性世界设定保留;轻童话设定有

  

  

  

轰焦冻正式接任安德瓦的事务所。

换任仪式极其隆重,各地英雄豪门都参与了他的宴会。宴会上香槟美女不断,轰焦冻在盛赞里受到了不少暗示与礼品。

  

而现在,他正躺在榻榻米上,凝视观摩他父亲送的礼物。

一个冰蓝色玻璃体圆润光滑的香水瓶,正静静地躺在暗红色丝绒礼盒当中。上面绑着的宝蓝色丝带已经被他取下来了。

很漂亮,不,是非常漂亮。

类球型香水瓶的上半部分瓶盖由大块的蓝水晶切割而成,和瓶身的冰蓝色配对得浑然一体,圆瓶正面只有用箔金片贴出来的“Erica”五个字母,瓶里面的香水是无色的。

最神奇的是,中间那根汲水管……

插在一朵真玫瑰里。


整体看来,艳红鲜丽的红玫瑰就像是被保存在冰块里一样。俯视香水瓶,透过蓝水晶精致的切割面,盛开的红玫瑰折射的是紫色妖治的花瓣与光。轰焦冻都没注意到自己和得到圣诞礼物的幼童一样,对着这个香水瓶看呆了。轻轻晃动香水,玫瑰花也会缓缓摆动,像是漂浮在清澈的海水里一样,瓶子下面的榻榻米和轰脸上都是折射而泛泛流动的水影幻光。

他捡起旁边那根蓝色丝带,上面有金丝刺绣的一句法语,翻译过来是:玫瑰人生,致一位男人的香颂。

和瓶身“Erica”是同一款花体字。

红与蓝,融合映衬得刚刚好。

蜜色是点金之笔。

轰焦冻刚想拿起礼盒里的复古纸张,他父亲此时进来了。

“不错吧?”

“……很好看,谢谢。”

“去年年初刚好在巴黎碰到了香水展览会,一个女学生正在展示她的作品,我看人都聚过去了,嗯…好看,很惊奇的感觉……然后我问她能不能定制一瓶,她说可以,我就等了一年。”

“那她要价高吗?”

“高,很高,整个瓶子除了瓶身的玻璃其他都是实货……你自己看看那张纸吧,她的定制作品都会附带自己写的信……她,已经去世了……怪可惜的天才,说是去年十二月中旬去世的……这大概是她最后一个作品了…自己看吧,我回去了。”

“………好,谢谢。”

“嗯。”

手写信,字体是与刚才那些词句同样的倾斜角度。

  

英语。

  

“轰焦冻先生,你好。我是这瓶定制香水的设计与创作者,Erica。嗯没错,瓶上的就是我的名字,我为我的名字与作品感到骄傲。您的名字在瓶盖玻璃上,一小块浮雕,看到了吗?很隐蔽的。我很感谢能接到这个订单,令堂把您的照片给我时我很惊讶,因为您实在是很英俊,一表人才的模样。令堂告诉我说根据对您照片的第一印象去设计一瓶香水,我当时很想笑因为这难度系数真大,但您惊艳的容貌又带给了我无限的灵感,很多美好又神秘的事物闪现过我的脑海。我要价很高,因为我想您应该值这个价钱,玫瑰是我从肯尼亚当地摘来的,所有香料都是从欧洲各地找来的哦,大块蓝水晶真的很好看,金色看起来很华美不是吗?唯一麻烦的是怎样保持住这朵玫瑰永远盛开的模样,我不得不向化学领域的同学寻求帮助,哈哈,怎样设计出香水味并保留玫瑰的可爱这种问题,我是不会告诉你答案的,这是我的辛密~就算不知道您的个性和经历,我觉得你也是个美到矛盾的人。为美丽的人设计香水我很荣幸,但也希望您能珍惜这瓶香水,它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仅有这两百毫升这种香味,通常定制香水我是不会透露任何香料消息的,为保证客户追求的独特优势,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就算不喷,您每一回靠近瓶身也能闻到不一样的绝妙的香气。最后祝您享用愉快,轰焦冻先生。”

  

“冬将军Erica,敬上……”

  

第一次打开礼盒时就又试着闻一闻,闻到的是松露的冰冷刺鼻,紧接着是某种植物攝骨的寒意,像是刀片浸泡在冰水里后在皮肤上划出裂痕。打开瓶盖,玫瑰的温柔香气就使得寒意散去,一些奇异的花香干净又略单薄,小心翼翼地舒展柔香。

  

独一无二……

……为我所有。

  

  

轰焦冻自此彻底“迷失”在了这瓶香水里,只要周围没有人,他就会拿出香水礼盒,悄悄的慢慢的打开,感受每一口香气的与众不同,他像是珍惜心爱的玩具的小孩一样,把香水脖颈系上那条宝蓝色丝带,放进礼盒中,然后郑重地放在卧室里的矮桌正中央。回到家后,他将香水瓶放在枕头上,带着疲倦和伤痛洗完澡,倒在被铺上休息。看着玫瑰花浸泡在香氛里,像是漂游于海水。他把玩着香水瓶,漂亮的异色眼睛随着瓶与水的折射流动着奇异的光彩,带着试探与好奇看香水瓶在手中旋转。直到指尖留下和枕头上一样的淡雅花香时,他才把它放回礼盒中。

  

起初他还只是觉得瓶子很好看不喷也觉得很香,但随着时间流逝,香氛的味道变幻得越来越新颖迷眩,里面的香调轰焦冻都描述不出来,他感觉像是被人引入了一个五光十色神秘迷人的世界,他只能依据鼻子接受的味道缓慢前进,但永远不知道前方是何处,哪里是终点。他想实际喷一次,又舍不得;他想靠得更近,但总被那一层玻璃挡住。他几乎是痛苦又甘愿地接受香氛带来的刺激与指引,似乎那是一个真实又复杂的人,用他的味觉感官传递上信息。

  

自己的第一眼就好像被那个调香师看透了一样,他在香水中找到了一点依赖。

这成了他的钟藏私爱,放在车里怕碎了,放在事务所怕被偷了,现在放家里他都有把它放到柜子里,绝对珍视,为他所有。

他也上网查了这位调香天才的资料,她的作品的确夺人眼球,还曾在一次大型比赛中蝉联桂冠,还只是初出茅庐就已经得到了万人追捧,但她生活相当低调,低调到没有几张生活照片,,,后面,就是她的葬礼,死于一年中最后一天。

  

  

轰焦冻关掉了页面,看着阳光照射下明亮好看的香水瓶,忍不住又碰了碰。没事可做时,他就这么像猫一样盯着香水在光下的变化,形成了一种习惯。

直到他姐姐发现轰焦冻会对着香水瓶自言自语时,才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

  

  

  

冬将军被这小混蛋每天盯到头皮发麻。

那张好看的脸现在都看到毫不心动反而头疼。


——算我倒霉。

——早知道就不设计这么好看了。

但如果是别人接到她最后一个作品会不会也是这样,就说不定了。冬将军倒是很快接受了自己这个透明小身体的设定,或许真的意难平就流落到这个地步吧?她还有很多才华没有展现,很多目标都没有达成,最后所有的执念害的她被困在这最后一瓶香水里也没办法了。

哪天想开了,就可以离开了吧?

  

  

在几天晚上的观察之后,她也算是理解了这男孩子的生活状态,听着他的自言自语有时候忍不住想笑,她就这么泡在香水里,倚在瓶中那朵玫瑰上,像是看哈哈镜一样被轰焦冻忽近忽远的脸笑到岔气,真想告诉他他的样子很好玩。

……真寂寞啊,我们俩。

  

  

“我真的很喜欢你……”

“虽然我说不清为什么我会钟意于你这瓶香水,但我想设计你的人应该挺……了解我……那种感觉…很神奇,香水似乎不仅仅是我的味道…我感觉自己在和设计你的人谈心……通过你的香气,希望你不要生气…我这样的描述……你要是能像迪士尼童话故事里那样说话就好了啊……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又傻气?在你面前就觉得可以放心地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了呢,毕竟……你是我的香水啊,独一无二,对吧?”

  

  

  

冬将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小混蛋疯狂表白之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出去吃饭,待会儿回来就是睡觉。

  

  

睡什么睡啊!撩拨完一个瓶子就知道开溜!

日本男性都是这种对真人害羞却对一个物体开放到两个月内就可以说喜欢吗?

  

冬将军觉得自己现在的脸应该红透了吧?

这么期待的话……

好像让他看一下没问题吧?

  

  

轰焦冻吃完荞麦面刷完牙回来。

  

刚准备开灯,就看到原本放回礼盒的香水瓶又立在矮桌上,旁边还有一个和香水一样高的……玻璃人?妖精?精灵?玩偶?

轰焦冻把到嘴边的尖叫全都咽了下去。

  

  

接助窗外明亮的月光,小人结束了赏月转过身看到了进来的就是香水主人。她从瓶盖上跳下,身体发出玻璃般清脆的“咔哒”声。轰焦冻关上门,依旧暗示自己这是幻觉。——直到小人整理好玫瑰色的礼裙,很淑女的向他行礼,他就再也不能暗示自己了,他捂着嘴顺势跌坐在地上。

  

“在下Erica,你好,轰焦冻先生。”

“………………你好。”

  

  

如轰焦冻期待的一般,还真有童话里的情节发生了。知道这就是设计师的执念附着之后更是感到了震撼,但又知道自己说的所有话都被听到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更要命的是自己好几次换衣服……好像被看光了呢轰焦冻先生。

  

  

轰问能碰一下你吗?她无语的说你一直都有碰,还贴到脸上过。碰到你嘴唇时我都怀疑我在香水里泡着就走光了,她心里补充到。

  

轰焦冻立马表演了一个土下座说非常抱歉。等他抬起头凑近时,Erica伸手触摸到了他鼻尖,嘴唇,稍作停留之后放下了手。

  

  

玻璃手没有温度只有香味,她触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玫瑰香。

  

轰焦冻这才发现她身体几乎是完全透明,月光可以穿透她裸露的手臂和肩膀,头发像是黑金色的绸缎,金蜜色的眼睛很好看,穿着的红礼裙就是用玫瑰花瓣制成的。

在解释了一通来龙去脉后,轰焦冻终于接受了设定,而且表现的很高兴,简直跟有了玩伴一样快乐。明明都二十岁的人了还这么孤单吗?小傻子。

  

他们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见这块会动的玻璃时,轰焦冻就更喜欢和“香水瓶”说话了,他每次睡觉前小妖精就会在枕头上打滚等他,把身上的香味留在枕头上,轰洗完澡躺下睡觉时,她就轻抚他的头发和脸上的疤,然后给他哼一首法语摇篮曲。看着轰睡着后,她也会幻化形态回到香水瓶里休息。

家里没人时,轰焦冻就带她去庭院长廊里晒太阳看风景,纵使真心觉得厌倦了这精致而笨重的“风景”,她也知道没法和轰焦冻说,——这是轰焦冻愿意带她看的极限范围,自第一眼看到轰焦冻的照片时,她就知道这人和他父亲一样有很强的控制欲,他穿得不能说是完全禁欲,他望向镜头的眼神还有一些微怒。调的不是香水而是人心,轰焦冻愿意乖乖地不喷香水也是因为那无人知晓的占有欲吧?

  

  

啧。

真讨厌。

  

他要参加的宴会越来越多,却经常在一些细节上出错,觉得自己快无聊死的冬将军就赶紧趁机给自己找了一点事干。教他穿衣打扮,教他说礼貌中不失拒绝的话,教他品酒以至于不用喝醉,教他几句法语,给自己找点乐子。

这么一教,就是到了六月。


  

  


轰焦冻问你要不要学日语,冬将军说不了,自己这个玻璃脑袋不可能再学一种新语言。

其实她是觉得没必要。

  

如果可以,她可以研制香粉也不会为某个人学一门语言。

以后若能回想起这段经历,冬将军只是摇摇头说她其实真的不愿意为她最后一位客人留下她的感情,她承认自己喜欢过看着他的脸,听他的声音,但也仅此而已。

  

只是因为我被困在这里罢了,只是真的很无趣罢了。


  

后来轰就被安排参加各种联谊各种约会,她也很少有时间和轰焦冻谈心聊天,纵使以前谈心结果也不是每次都好,但聊胜于无。

  

“我出门了。”

“嗯,祝你平安,焦冻先生。”

“我今天晚点回来,家里可能没人。”

“那您能把我放在长廊里可以吗,焦冻先生?”

“………对不起,我想我做不到。”

“今天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

“……?……听到这消息我很抱歉,焦冻先生。”

  

  

【你值得更美好的女子,轰先生。】

【我感觉……我的身体形态越来越轻了,好疲倦啊】

【您也是对我没有过去想见面的执念了呢】

  

  

直到他一次出差,说是去了北海道。

到了八月,他带了女朋友回家。

  

  

家里那一天很热闹……哎呀抱歉,一顺口我也称呼这里为“家”了呢,真是抱歉。

  

  

焦冻很喜欢这位让自己和父亲都满意的女生,我也为他终于等到心目佳人而鼓掌,看到他对这位可能未来是他妻子的女人眼里只剩下温柔蜜意时,我觉得挺值的。

  

  

她会要求睡在他卧室,轰焦冻就会把Erica带着礼盒放进隔壁储物间似的小房间里,有时候夜里Erica根本睡不着,那位女士甜腻的温柔的呼唤快让她精神疲惫不堪。她往往只能泡在香水里抱着红玫瑰催眠自己赶紧睡觉,但最后还是不能和红玫瑰融合为一体,没了睡梦时红玫瑰的保护,被迫感受香水冰凉的侵袭,以至于她玻璃般的身体越来越软化,碰到玻璃瓶也没了声响,头发没了曾经的光泽,红玫瑰花瓣制成的裙子逐渐褪色,在这个呆的越来越久的暗黑房间里,她只能听到香水在她身边越来越缓慢的搅动声,没有了干净的环境,她感觉的到礼盒上开始积攒灰尘,而她再也没有力气幻化成玻璃体人形,她也不想花那么大力气从瓶子里出来了。

  

——真是的,何必呢?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香颂里……被软禁的红,


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她回想起了自己孤独的一生,她早早死在了照耀她一个人的光辉中,她献祭了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只身一人来到异国他乡,没有什么背景却有一颗狂傲的心,她在最孤冷的冬天只剩下了对香水的热爱,不是没人关心过,不是没人示好过,但被一次次伤害后,她发现自己也没那么重要了——朋友聚会不带她会玩的更开心,男生没有她在旁边就不会自卑更不会被激发淫荡的心思,亲人一个电话里汇报完毕对方就无话可说,老师所谓的能教你是我的荣幸,也是浅尝辄止,甚至想束缚她别进步。

去、你、妈、的!她对世界鄙夷道。

  

  

她把自己锁在了调香室,天天和花花草草待在一起,她挚爱着这一切,感觉自己没有水果和鲜花就活不下去,她喜欢喷上新的试验品去广场上喂鸽子,去教堂做弥撒,孩子们周五的圣歌让她常常仰视着玫瑰花窗泣不成声——这是我选择的路,可是啊,它的代价太大了。

  

  

她沉迷中世纪诗歌与童话,在光荣与荣耀的遗迹间流连忘返,她喜欢死南法的风景了,呆在友人的酒庄里,把橘子埋到泥土中,感受着诗歌韵律和葡萄的生长,在推出了自己的第一瓶私人订制后更是沉迷于精神世界。她给瓶身赋予高贵典雅的造型,简约,利落,极具力量感,像庄重的大厦一样,就像她最爱的万宝龙钢笔一样,一点点抬高价值。

  

  

那些嫉妒是避不开的,那就随便吧。

她开了自己的私人调香馆,叫馥宫香颂。

用自己的名字和相对应的花做品牌。

  

那些老师与同学,反而是路旁匆匆而过的陌客,他们不敢进去,没人能进入她那繁华辉丽又极其敏感的世界。

  

  

对啊,我是那么骄傲的人。

喜欢龙,喜欢玫瑰,喜欢皇冠的造型。

我爱死了柑橘,冷水,以及那土地的腥味。

为什么我要不甘?为什么我要意难平?

这世界从来没有真正征服过我,我何必死在别人虚伪的爱里?

我也该放下了,焦冻。

你珍惜的吝啬,你都没有使用过我的香颂。

是你的执念毁了我,还是我的骄傲绊倒了我?

直到轰焦冻发现自己生日快到了,而他已经两个月没有见过那瓶香水。

  

  

  

他把礼盒拿出来擦干净时,觉得瓶子轻了许多,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沉重了似的。他一时觉得这是错觉而已,然后放回自己房间的矮桌上。但打开礼盒也好,瓶子也罢,清爽美妙的香味也没有出现。轰焦冻还是没有喷一次。

在电灯强光之下,他等了很久。

但那个透明中带红色的小妖精没有出现。

  

  

“我生日快到了,但昨天和我女朋友吵了一架她今天不在家……忘了和你说新年快乐…抱歉,我是不是特别混蛋?很让你讨厌……对不起……我真的忽然好想你,想见你想疯了……想听你的声音……Erica……”

“何必露出这种表情呢,轰先生?”

“夜莺的血倒流,蔷薇变回白色……”

  

  

“你看她的眼神太过危险。”

轰焦冻关灯准备放弃。

小妖精终于在满月照到房间那一刻出来了。

银白月光似卑微的水银泻地。

她珍珠白的裙子在月色下近乎透明。

她就这么倚着香水瓶,勉强站着,带着平静的哀怨凝视她最后一件作品的主人。

  

“说实话,焦冻先生,我这个形态是闻不到任何香味的,所有对味道的认知只是来自我的记忆……但我渐渐疲倦到连这瓶香水里用了什么香料花朵都忘记了………”

“我真诚的…祝您幸福,轰先生。”

她消失了,不是消失到香水瓶里,而是在月光中。

那香水是不是也是无味了呢?

轰又难过又失望。

轰后来把香水瓶从礼盒中拿出来,放在了卧室小柜上。美丽的瓶子成了房内最小最精致的装饰物。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回归寂静。

直到几天后他恋人回家,两人和好。

某一天早上轰刚好出去买东西,他女朋友拿起香水欣赏起来。

  

直到她喷了一下。

苦辣辛咸的气味瞬间侵略了他恋人的神经,几乎刻意的剥夺了她的呼吸。一股绝望的苦涩霸占了卧室的空间一角。她惊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震惊与愤怒之下,香水瓶被她扔到了榻榻米上。可是玻璃没碎,蓝水晶也没磕坏。

  

轰焦冻回家后,他爱人就对他痛诉这瓶子里的苦水,还没来得及为她的描述而诧异,为他的东西被私自使用而惊怒,轰焦冻看着爱人欲泣的表情心就软了,连忙带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好好安慰。

  

  

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红玫瑰的花芯开始泛白,最外层的花瓣开始发黑。

“夜莺的血液倒流,蔷薇变回白色。”

他后来把香水放到了礼盒中,锁在储物间里。

直到第三年他结婚。他拿出香水想试着自己喷第一次。

红玫瑰彻底变成了白玫瑰。

最外层三个发黑的花瓣掉落到了瓶底。

事实却真如他未婚妻所言,苦涩到刺鼻,留在衣服上挥散不去,他只好拿出未婚妻送的CK香水多喷了几次稍作掩饰。他喃喃道我结婚了祝福我吧,然后把香水瓶放到了车上。

婚礼之后,A班同学聚会庆祝他结婚快乐。

  

  

  

爆豪嘀咕了句谁的INTOURHEART。

没有女士应答。

轰瞄了一眼他,没有说话。

  

  

爆豪不自然地用手遮掩住嘴巴,百无聊赖地喝着香槟,他大概猜是哪个女人,这款CK真的甜腻过头了。

通过味道,大概就能了解这个英雄的形象。

这是爆豪后来领悟到的。

  

爆豪在私人订制前最爱Caron,三号男香迷人得像原罪,弯刀最适合他那颗炽热豪猛的心,那是一种极少数男人才能驾驭得了的香水,没有足够的雄性气概都配不上那本如利刃的香水,东瀛人用的少,一闻便不敢靠近,但在沙漠地区的人之间却非常流行,所以被服务员问起是不是真的要买“弯刀”时,爆豪毫不犹豫地下了单。

  

  

但卡朗,被一个当时还不太出名的女人代替了,从此他的香水有了火的灵魂。

  

  

在一些机缘巧合下,他和名叫Erica的调香师相遇了,他们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坐在咖啡店门口相谈甚欢,爆豪对她生活的城市充满好奇,这里和冷灰色的东京不一样,处处有繁花和音乐点缀,Erica对他耐心讲述着她眼中的巴黎,她带着难以形容的韵味,陪伴他走过一个个窄桥与咖啡厅,他在书店门口听她的声音与喜悦,自身却发自灵魂地卷起冷冬的风,感觉甚是熟悉,询问才知道原来是来自故乡的旧人,那股风,属于冬天,害得她与这里格格不入,可是冬天的风雪卷起了倔强盛开的花朵,欧石楠甘愿在严寒中舞蹈,爆豪觉得,她应该属于这里。

  

  

这样的人会调出什么样的私人香氛呢?

爆豪很是期待。

  

  

他大概讲述了自己的要求,要一款大气馥郁,别人一闻就知道,这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要显年轻,像刀片一般锋利,但又不能只有锐气,浓烈是必然的,但不可以刺鼻,等等。他的调香师都一一记了下来。

  

  

“那可能是完美的香水了,先生。”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真做出来了,那我今后将难以再超越它。”

“那没关系,如果你真做得出完美的香水,那全世界的人都会在你工作室前排队买你的作品。”

“那,我就把您这话当祝福收下了?”

“咳咳,随便你。”

我不会辜负你的,胜己先生。”

“我当然相信你,只要你的芳香在这世间留存一天,你的美名就会被世人铭记,无论是谁,无论何时。”

  

  

她笑得很美。

后来一个月他都在南法度假,Erika甚至带他去了朋友的酒庄,一群文艺情怀的人坐在木屋门口,看着绵延阴绿的种植区,品尝刚酿出的葡萄酒,脚下松软的泥土邀请他脱下鞋子去感受;那对爆豪而言几乎是梦幻的经历,仿佛全世界的宁静都被塞进了那个酒庄,他似乎变得很健谈,与Erika和她的朋友在一起,他是聆听者也是雄辩家,每当他寻找认同时,只需要看她的眼神,每当他看过去,就觉得心口微醺。

  

  

到交货的日子,爆豪还有些舍不得。

她告诉顾客,这瓶香水叫龙与玫瑰。

龙会守护自己的玫瑰,而玫瑰会永远为他绽放,如此互相珍惜的事物才能创造永久的记忆,也因此达到了他的需求。

  

  

“爱为力量,龙将无往不胜,玫瑰将烈艳如初….您觉得味道如何?。”

“……你做出来了,这很完美。”

  

  

Erika告诉他自己会一直珍惜这赞誉。

  

  

“我感觉我会忘不了您,爆豪先生。”

“那肯定的,谁都会忘不掉我。”

  

  

“您可真有魅力。”

“…你也不会被忘记,比如我就会记住你。”

  

  

  

  

  

  

  

濑吕就坐在爆豪左边,他在众人聊天时也想跟好久不见的爆豪说说话,曾经戾气很重的少年如今成长为了看着就可靠而充满力量的男人,穿着高档的纯黑西装,袖口是黄水晶,就连板戒带的都是刻有龙纹的红宝石金戒指,和胸口折叠精致的暗红方巾相辉映,让他在一群带着伴侣前来的同学聚会中看起来格格不入,仿佛空降的明星,陌生的黄金单身汉,太过耀眼了。可是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他只是静静地一口口喝着香槟,偶尔尝一口放在面前的婚礼蛋糕。

  

  

如果你也在这里该多好……

爆豪看着香槟里缓缓升起又消失的的气泡,在心底的角落、他如此喃喃道。

  

  

你会喷哪一款自制的香味呢?我们或许还可以用情侣香?你如果还在…我不会孤独,我们会在香水营造的梦里跳舞,我会告诉你我有多想你,我用眼睛,鼻尖,手指,用我敏感的神经,记忆你、描绘你、触摸并拥抱你…...你要相信我会这么做。

如果你还在….

你会送给这世界多少百世流芳?

  

  

  

  

派阁的老朋友表示很担心。

他也有这样阴郁安静的时候啊?这些年他在国外经历了什么?回来后也不告诉我们,一点也没有明星英雄的排面。

濑吕又看了一眼没有带女伴的爆豪,他看上去很无聊。

  

  

  

“嘿爆豪,你没有带女伴来诶。”濑吕小声打趣,想看看他的反应。濑吕妻子也附和,问爆豪最近如何。

  

见对方夫妻双打一样询问,爆豪也就淡淡说了句自己还单身。

“哎呀,好意外。”濑吕妻子尽可能柔和着三人的气氛。

濑吕拍了拍他肩膀对妻子说我们的爆杀王魅力不减当然会有女孩子喜欢啦,但这一靠近,就闻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奇特香气,他还以为自己鼻子出了问题,又凑过去闻了闻。

  

  

“你在干嘛?”爆豪看上去有点不爽。

“你喷香水了?”

“有问题吗?”爆豪依旧保持高冷。

“好神奇的味道哦…”

“什么意思?”爆豪语气缓和了些,给他机会接话题。

“啊哈哈,我老婆是调香师啦,我还以为我在她工作室闻得够多了,但你喷的这个…我真没闻过。”

  

  

一听到调香师这个职业,爆豪愣了一下,继续喝酒掩饰自己的诧异。

  

  

见濑吕在聊香水,行家妻子阿惠也凑过来,说你们在聊什么呀,濑吕立刻跟她说爆豪身上那种奇特的香味,见老公的描述水平还是那么普通,阿惠眼里的好奇越来越重,但又不好意思问爆豪,见她如此在意又怕尴尬,爆豪拿出领口的纯色手帕递给濑吕,说闻闻看。濑吕很高兴,闻了一下后说真的好神奇,阿惠也满足了一把好奇心。皱眉思索一番之后竟然只是感叹一般笑出了声,把丝巾还给了爆豪。

  

  

“怎么啦老婆?你闻过嘛?”濑吕很温柔地询问道。

谁知阿惠摇摇头说:“没有闻过,但,非常好闻!真的,我根本不知道原来香水还能这么调….感觉,感觉自己输了。”

  

  

似乎红方巾上那独特的香气激起了身为职业调香师的激情,但又高下立判,她的笑中多少有些无奈。

  

  

  

濑吕没想到是这么一种感觉,他是知道妻子的高傲与激情,但从没见过她认输——对着一种她不知情的香味认输。

  

  

  

“别这么说,你也可以的…我这只是私人调香,可能提出的要求和别人的不太一样。”爆豪罕见的鼓励,给她台阶下。

  

  

  

“根本不是加不加油的意思啦,能调出这种味道的人,根本不是加油就能比得过的呀。”

  

  

“怎么这么说?”濑吕很不解。

“平时我们闻的香水呀,是大概可以按照价格排列优劣的,小众香水呀独立香水厂呀之类的,当然也会有很惊艳的作品,但闻了那么多,心里大概都有一个数,各种香调也都有一个高低排序…..但爆豪先生用的香水,感觉…太厉害了。”

  

“你闻到了什么?”

  

“我…..闻到了玫瑰…但不是那种粉质的普通的玫瑰,也不是实验室或芦丹氏的那种感觉….这里面有硝烟,黑色的硝烟,不是战争,是一种自我保护,像尖刺还有冰刀,但慢慢的…会浪漫起来,梦幻的…..”

她说,她闻到了无穷无尽的爱。

  

  

濑吕搂着妻子安慰着你也很厉害呀之类的话。

  

“可能因为这是Parfum,香精含量34%,所以味道这么浓。”爆豪说的很“谦虚”。

  

爆豪的专业让阿惠都吃了一惊。

“那真是奢侈啊…”她感叹道。

“Parfum是什么?”濑吕问。

“我们平时用的都是EDP或EDT啦,就是淡香水,香精含量最多十五,原来爆豪先生也是行家呀?”

  

  

“我不是”,他轻轻笑道:“可我有个朋友是。”

  

  

他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欸?那那位朋友….”

“也是调香师。”

  

  

“呀,好厉害啊,他在日本工作吗?我说不定认识哦。”

  

  

爆豪心底苦笑一声。

  

  

“我那朋友是位女士….你可能认识她,但她不在这,她以前在法国工作。”

“哦哦,那她现在…”

他如叹气般说:“她睡着了。”

见他眼神都变了,阿惠连忙说了句抱歉,但爆豪只是摆摆手说没事。

  

  

“我的Parfum就是她为我定制的,所以你们没有闻过。”他说得尽可能轻松。

  

  

说到这,阿惠刚想问那位调香师的名字,爆豪却转头对上了轰的眼睛。

  

  

“你们在聊香水吗?”轰听见了。

“……怎么?”

  

爆豪感到一丝不悦,被打断了回忆的男人没有给新郎什么好脸色。

  

“我有个关于香水的故事……”

  

  

轰喝的有点多了,他拿出香水瓶开始讲自己的故事,讲设计师的故事,讲香味的故事。甚至把瓶子递给老同学绿谷和班长,他们叨叨发表高见之后,轰说你们也闻一闻。结果用耐克运动香的绿谷一喷,差点把瓶子甩出去,苦辣的味道害得他旁边的班长和八百万等几个人连忙起身开始咳嗽。

  

  

只有阿惠和濑吕注意到了爆豪伸到桌下的手已经捏紧成了拳头,他一直在忍耐着,有故意用手半掩嘴,试图不让自己发怒到掀桌子。

  

还有人听完这个“童话故事”醉呼呼的说想试一试,结果都没有闻到传说中独一无二的变幻迷醉,反而被呛了一鼻子苦咸刺辣。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阿惠捏着鼻子说怎么可能有这么劣质的香水。

  

  

但没人否认,这瓶身,美得不可思议。

  

瓶子传到爆豪手上时,香水已经被喷掉了不少,主要是因为瓶身出现了裂痕,里面的苦水像眼泪一样时不时滴落出来。

爆豪看着那绝对昂贵的瓶身设计,手不知为何颤抖了一下,心都仿佛被揪住,伴随那苦涩的味道,阵痛着。

  

  

“Erica….我的挚友….”

“你怎么了?“

“….都发生了什么?”

  

  

“爆豪?”濑吕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她何必呢……何必被逼到这种绝境。”

  

爆豪展开那皱巴巴的丝带。

  

“玫瑰人生…致一位男人的香颂?”

  

他不借助手机翻译就读出来了,以至于差点忘了这句话什么意思的轰焦冻都着实感到惊讶。

  

“独一无二,为你所有……真敢说啊,哪怕是苦涩的味道,你也不是应该珍惜到不拿出来不给别人使用吗?阴阳脸混蛋?!”

“可我……真的受不了它的苦味啊,跟眼泪一样咸。”

  

“老子怎么觉得是她受不了你们俩蠢材?没心没肺,阴阳脸,你真的从来没有变过。”

  

  

“爆豪别这样说别人…”

“上鸣你别烦我。”

  

  

“我不是说了吗?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她已经离开了。”

“你安静,别提Erica。”

  

  

爆豪又想起了自己看电视直播的十二月,那个法兰西的寒冬,他还没有来得及和给他生活带来新体验的人见最后一面。

  

那个关于一朵花的约定,再也实现不了了。

  

  

  

女人在把成品交到爆豪手上时,轻轻说了句不成文的约定——假如哪一天我死了,请赠我一朵花证明我来过。

  

  

Erica当时摸着瓶身,苦笑着说我想知道被怀念和想念是什么感觉,为了这个约定,我的顾客不付钱也可以。

  

爆豪付钱了,还说到时候我会来。

  

他们记住香味,我记住你,我记得你来过人间,我记得你来过这场流动的盛宴。”

但爆豪没有完成,人各有遗憾。


他的遗憾是那位女士。

  

  

她死时弄倒了很多瓶实验香,气味混合在一起根本无法辨认,她也没有留下多少笔记,让后世倍感惋惜不能重现未知的奇迹,味道久久不散,让赶来的警察都感到晕眩,那些味道像蝴蝶一样纷繁,破碎的瓶子,汇聚了一地的香水,她就在这凄美的场景里沉睡过去。

  

灵柩一路让众人顿足回头,奇妙的香气从马车里传来,白鸽群惊起飞散,家犬嚎吠,夜猫跟随。

那时的巴黎头条叫,沉眠馥宫里的流星——也许是世界上最香的尸体。

  

  

  

“你没有权利……跟我提她死了,阴阳脸。”

  

爆豪叫他闭嘴,然后隔着瓶身闻了闻那股“要命”的苦味。

结果闻着闻着,爆豪就念出了苦调中植物的名字,一边想一边闻一边说,就和真的调香师一样熟练轻松。

似乎这瓶香水对他而言如此熟悉,熟悉到像是爆豪自己调出来的味道。

  

“谁和你们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像一头被抢走宝物的龙一样出奇的愤怒了。


他甚至喷到餐巾纸上,很专业似的,开始想其中苦辣味道的根源。把旁边的“笨蛋们”吓了一跳。

  

  

  

  

  

冬将军觉得自己睡了很沉的一觉。

她好像听到了很多香水中不可以出现的植物学名,那些植物过于刺鼻是香水里的禁忌。

  

“但,谁能这样熟练的念出这些名字呢?”

  

  

  

似乎曾经她跟谁讲过,自己想设计一瓶苦情香,没有香,只有苦,一苦到底绝不可能有转机。

  

  

  

“为什么不能有转机?”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很是不解。

  

  

她摸着自己的茶杯,带着无奈的笑容解释道:“这个想法是给我设计的….像我的人生,你别看我啊,活在芬芳之中,获奖也有那么几次,可是我感觉自己….人生的前中后调全都是苦的,活着太痛苦了,我讨厌自己,我发自内心鄙夷自己,所以我希望能试试设计一款苦到令人鼻子发酸的香水,这样即使我死了,别人都能回想起我的形象,如果可以的话…..用苦杏仁、乌榄,生柚子…”

  

  

  

——还有枯木皮,姜…..

  

  

【啊啊,别念了,怎么可能放这么多苦调嘛!你都把我吵醒了啊………】

  

  

  

那天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后调,她对面的男人就打断了她的话,那人靠近了些,她看清了那人的金发…以及那双过目难忘的猩红双眸。

“别说了啊……混蛋……太苦了,你这还叫调香师吗?”

“….抱歉让你听到了这么多禁词。”

“你听我说,Erica,从往日的遗憾和苦涩中醒来,快从失望与错付中清醒过来!”那人又靠近了些,这次她看清那个人荡漾着光芒的红眸,“醒醒,你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你那么骄傲一人,何必把自己拘束在过去?!老子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啊,但你给我的香水,却和我那么贴近,让我喜悦,又重拾了许多我差点遗失的光,甚至为我带来了新的光….我现在握住你的手,是想告诉你,你有生气与哭的权利,也可以有畅想未来的勇气,你值得…你比老子知道的很多人都值得,因为你那么懂得珍惜,还有尊重,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不要一苦到底….真的别这样……想想看吧?还有什么香调?符合你未来期许的香?.....别哭啊混蛋……我会为你难受的。”

  

  

  

【 仿佛挑战注定的命运

     扭转自己的人生

  让苦涩的泪水涅槃出馥郁芳香的花火

  仿佛龙息夷平的焦土恢复了生机……

   因为你是如此值得被爱

   比如我,就很想爱你 】

  

  

  

                    “你……又是谁呢?”

  

  

  

“如果你真的是冬将军的遗作那就好好表现一下啊!她的香水怎么可能这么苦涩,简直是要笑死人了!!”

  

你答应过我不做出一苦到底的味道啊……

  

“…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她的拉丁语真名呢?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制造出这种香水?难道她死时把香气都带走了吗?”


“醒醒啊……你真的被困在里面了吗……”

  

“ Erica…是我在叫你啊……你若真在这苦水中挣扎,那就听从我的呼唤,醒来啊!醒来看着我!!”

  

  

  

“爆豪,你认识这个人吗?”

轰抵着他随时可能暴怒,忍不住问到。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老子以前自己去欧洲旅行时就去巴黎定制过,她那时候要价没你这瓶贵,那时她刚毕业,第一届市级比赛她拿了第二名,但老子就是觉得她比第一名设计的好太多了……她说这是她接到的第一个单所以想更了解客户,我和她聊了很多……然后才设计出来的………我那一瓶?叫Rossy de palma.....龙与玫瑰的意思,她简直一个浪漫成性的玫瑰混蛋!做到了我的所有要求,那一瓶,大概是她最后一次起名的香水了………说刚好和我生日对应…你们应该没听说过皇冠系列,而那什么自然系列都是后话了……我才是她的起源,我是她最负盛名之作的灵感,才不可能拿出来给你们闻!……我可不像你,轰……这么浪费她的作品,尊重两个字对你们而言太难了。”

  

  

“Rossy de palma?”

阿惠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濑吕疑惑的问她你知道吗?

  

  

“我刚闻到的是龙与玫瑰?!那瓶香水是在爆豪先生手里吗?她把那瓶香水给了你?!”

  

“惠子你是不是知道这个调香师啊?”

  

“我的天!调香界都知道General女士!我工作室里还有她当年的报纸!圈里都知道她的名字!当年香奈儿花高价才从圣罗兰和一个迪拜公司手里抢拍下她的私人工作室,如今那些样品和部分没被毁掉的笔记都在巴黎的香水博物馆里!之前巴黎活动时你没去真的太可惜了!她身前的成品被招回一部分拿来展出,那些买家还留下了瓶子背后的故事,但按照时间排序少了她的第一个作品,在买主名单里没有写明那是谁所以展会人员说找不到龙与玫瑰了!!我的天!Rossy de palma!竟然在这!!!传说那是她最满意的香水,可是除了文字资料,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香气!而且她没有说明那瓶香水的买主竟然是…”

  

  

就是我。”

在一片震惊的惊呼中,爆豪显得非常平静。

  

  

  

“那…爆豪知道那瓶里面的材料吗?”阿惠渴求着传奇的秘密。

  

  

“那是东方花香调的香水……生姜,香柠檬,胡椒,前调很烈,和Caron给人的第一感觉很像,但比弯刀款更加锋利冰冷,像附着冰面上一夜的刀…中调是玫瑰,茉莉,老鹤草,后调我记得是广藿香,焚香,可可果,安息香脂………还有她的激情和十足的热爱。”

  

  

  

冬将军都听到了。

听得玫瑰也有复活的那一刻。

  

  

“所以说啊,你让她失望了吧,这里如果真住着她的精神,那……大概是阴阳脸你这傻逼做错了什么,啊?!”

  

  

说罢,爆豪拿开水晶瓶盖。

对着自己手腕喷了一下。

  

  

“别让我失望啊……Erica……”

  

  

怎么会让您失望呢?

我的客人,亲爱的胜己先生。

  

  

这一次,是被香颂佳人拥吻的感觉。

  

那种气味不像任何香评的描述,如此契合地融入爆豪今天用的香水中。

  

  

  

Erica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闻到了绝妙的气味,那是她最引以为傲的私人调香,她梦开始的地方。

  

  

在轰焦冻睁大眼睛的惊异中,爆豪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笑得如此狂妄肆意,几乎是胜利的表情。

而现在,只有爆豪能看到,穿着婚纱般,用白玫瑰花瓣制成的长裙,复活的Erica。

  

她长叹一声,带着迷幻的香,离开香水瓶,走向爆豪向她伸出的手,她像拇指姑娘一样站上去,被他送到他肩膀上。

连玻璃都有了害羞喜悦的温度。

  

  

“看到了吗,阴阳脸混蛋?”

“……………”

“看来没有,……祝你新婚快乐,当然这不是我想说的,是Erica要我转告你的……她说她想离开,那好聚好散,我们先走了,她不用呆在这最后一瓶香水里,哼,真可惜你看不见……她现在看你的眼神。”

  

  

  

“等一下!她……现在是什么模样?还是穿……红玫瑰的长裙吗?”

“你想知道吗?”

她穿着最纯白的婚纱,比你的新娘更漂亮。

  

  

  

  

  

  

the end

  

  

  

  回来的感觉真好,发文的感觉真好,喜欢的话欢迎关注和互动呀

荒凉的山地

一些声明,你好,欢迎

如今算是回到了曾经舒适的区域

或者说我从没有离开过,一直在写在画,五年了,写了至少有几十万字了吧,画了也有几十张吧加上草稿上百张都是绰绰有余,有机会的话,可以的话,会发出来的,欢迎互动

为他创作已经成了习惯,我也不想改了,一直封闭自己,不和任何朋友谈,已经累了

还是那句话,我发与他有关的,不代表我的立场错误,打tag是为了让感兴趣的人看见

以前真的是把全部的心血都给了他们有关的乙女,签作东木,读作谢谢那些朋友,不知道还有多少停留或回首,但无论我们是否曾经相识,现在我只想说:你好,欢迎

曾经因为哀认识我的朋友,对不起,我可能还是会发哀相关的,但如果你不认可我,那我们就此再见吧

  ...

如今算是回到了曾经舒适的区域

或者说我从没有离开过,一直在写在画,五年了,写了至少有几十万字了吧,画了也有几十张吧加上草稿上百张都是绰绰有余,有机会的话,可以的话,会发出来的,欢迎互动

为他创作已经成了习惯,我也不想改了,一直封闭自己,不和任何朋友谈,已经累了

还是那句话,我发与他有关的,不代表我的立场错误,打tag是为了让感兴趣的人看见

以前真的是把全部的心血都给了他们有关的乙女,签作东木,读作谢谢那些朋友,不知道还有多少停留或回首,但无论我们是否曾经相识,现在我只想说:你好,欢迎

曾经因为哀认识我的朋友,对不起,我可能还是会发哀相关的,但如果你不认可我,那我们就此再见吧

  

我以他为中心,以他和她(OC)而创作

  

  

  我没有力气吵架,没有那么强势

  大家心平气和吧,愿我们都有自己的喜悦

荒凉的山地
Non Ho Piu Cate...

Non Ho Piu Catene ma solo piange, 

我已没有更多的锁链,

il cour lonta no da te, 

我只将在距离你遥远的地方哭泣。

Non Ho Piu Catene ma solo piange, 

我已没有更多的锁链,

il cour lonta no da te, 

我只将在距离你遥远的地方哭泣。

荒凉的山地
No me abandones...

No me abandones así, 

别这样抛弃我,

hablando solo de ti, 

只是你这么说,

Ven y devuélveme  al fin, 

回到我身边吧,

la sonrisa que se fue, 

那久违的微笑,

Una vez más, 

那深深的,

tocar tu...

No me abandones así, 

别这样抛弃我,

hablando solo de ti, 

只是你这么说,

Ven y devuélveme  al fin, 

回到我身边吧,

la sonrisa que se fue, 

那久违的微笑,

Una vez más, 

那深深的,

tocar tu piel, 

叹息,

Quiereme otra vez, 

再一次爱我,

Borra el dolor, 

抹去那,

que al irte me dio, 

临走时,

cuando te separaste de mi, 

给我留下的伤痛。

荒凉的山地
¿Qu&eacu...

¿Qué tal? (¿Qué tal?), 

你好吗,

Soy yo. (Soy yo.), 

是我,

Me pregunto si querrías, 

我想知道,

Encontrarme una vez más, 

你是否想再见我一次,

Para hablar del ayer (del ...

¿Qué tal? (¿Qué tal?), 

你好吗,

Soy yo. (Soy yo.), 

是我,

Me pregunto si querrías, 

我想知道,

Encontrarme una vez más, 

你是否想再见我一次,

Para hablar del ayer (del ayer), 

来谈谈我们的昨日,

Dicen que el tiempo cura todo,

人们说时间可以抚平一切,

Pero no sé qué pensar, 

但我不知该如何看待,

¿Qué tal? (¿Qué tal?), 

你好吗,

¿Puedes oírme? (¿Puedes oírme?), 

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Vivo envuelto en un sueño, 

我活在一个梦中,

De un pasado más feliz, 

梦里是最愉悦的过往,

Todo era nuevo junto a ti, 

和你在一起,一切都是全新的,

He olvidado que sentía, 

我已忘却我的感情,

Antes de llegar el fin, 

在那最后时刻到来之前,

Hoy la distancia entre los dos, 

如今我们二人间的距离,

Es más de mil años luz, 

比一千光年还要长,

Hola desde el más allá, 

从最远方来的问候,

Te llamo y no sé dónde estás, 

我呼唤你,却不知你在何处,


荒凉的山地
原谅话也不讲半句, 此刻生命在...

原谅话也不讲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过去你曾寻过,

某段失去了的声音,

落日远去人祈望,

风雨思念置身梦里总会有唏嘘,

若果他朝此生得可与你,

那管生命是无奈,

过去也曾尽诉,

往日心里爱的声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

重拾当天的一切,

此世短暂转身步过萧剎了的空间,

只求望一望,

让爱火永远的高烧。

原谅话也不讲半句,

此刻生命在凝聚,

过去你曾寻过,

某段失去了的声音,

落日远去人祈望,

风雨思念置身梦里总会有唏嘘,

若果他朝此生得可与你,

那管生命是无奈,

过去也曾尽诉,

往日心里爱的声音,

就像隔世人期望,

重拾当天的一切,

此世短暂转身步过萧剎了的空间,

只求望一望,

让爱火永远的高烧。

荒凉的山地
用你的目光覆盖我的眼 用你的声...

用你的目光覆盖我的眼

用你的声音充斥我的耳

我的心只为你停留,它只为你跳动

即使它已经破碎不堪

用你的目光覆盖我的眼

用你的声音充斥我的耳

我的心只为你停留,它只为你跳动

即使它已经破碎不堪

螃
  好吧頭以下發不出去😭

  好吧頭以下發不出去😭

  好吧頭以下發不出去😭

数学模拟器2.0

又下雨了。

我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心情不算太好。

我说不上讨厌雨天,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因为下雨而感到心情畅快,只是每每撑起伞走入雨幕,漂浮在半空的心就会跌跌撞撞地,慢慢沉下去。

大概是因为有所期待吧。

比如下一个拐角处又会遇到谁,碰巧走进便利店会不会看到想喝的柠檬茶打折。

以及我究竟会不会在朦胧雨雾的马路对面看见一个模糊但坚定的身影。

我这才意识到,我总在期待着有那样一刻,马路对面的人,他在等我。

他会用他的眼睛追随着我,直到我来到他身边。

“你好慢啊蠢货。”他一定会这样说道,然后拉住我的手,用他的节奏向前走去。

“回家吧。”

  

又下雨了。

我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心情不算太好。

我说不上讨厌雨天,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因为下雨而感到心情畅快,只是每每撑起伞走入雨幕,漂浮在半空的心就会跌跌撞撞地,慢慢沉下去。

大概是因为有所期待吧。

比如下一个拐角处又会遇到谁,碰巧走进便利店会不会看到想喝的柠檬茶打折。

以及我究竟会不会在朦胧雨雾的马路对面看见一个模糊但坚定的身影。

我这才意识到,我总在期待着有那样一刻,马路对面的人,他在等我。

他会用他的眼睛追随着我,直到我来到他身边。

“你好慢啊蠢货。”他一定会这样说道,然后拉住我的手,用他的节奏向前走去。

“回家吧。”

  

星星上的KATSUKI
收图里这个柄的谷 好价最好˃ʍ...

收图里这个柄的谷 好价最好˃ʍ˂

走咸鱼

收图里这个柄的谷 好价最好˃ʍ˂

走咸鱼

古阿gua
  今年的补上la🤗   

  今年的补上la🤗

  

  今年的补上l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