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7030浏览    24252参与
塌塔久

随笔

我心里的名人堂会留下几个人呢

一个是我永恒的温暖港湾

一个是曾令我感到安适的大树

一个是陪着我永不走的灵魂

一个是令我生感愧疚的小可怜

还有一些朋友吧

其余的还能有什么

我有他们足够了

我来到这世界的意义或许就是遇见他们

我心里的名人堂会留下几个人呢

一个是我永恒的温暖港湾

一个是曾令我感到安适的大树

一个是陪着我永不走的灵魂

一个是令我生感愧疚的小可怜

还有一些朋友吧

其余的还能有什么

我有他们足够了

我来到这世界的意义或许就是遇见他们

荷包但丁
悲伤如果那么赤裸 心也折堕 所...

悲伤如果那么赤裸

心也折堕

所以捂上耳朵

选择沉默

什么都别说

悲伤如果那么赤裸

心也折堕

所以捂上耳朵

选择沉默

什么都别说

donat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说爱你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说爱你

Fortune Cookies

A rabbi came across a young man who was enjoying a dish of fish. He said, "Young man, why are you eating that fish? " The young man replied, "Because I love fish. " He said, "Oh you love the fish, that's why you took it out of the water, killed it and...

A rabbi came across a young man who was enjoying a dish of fish. He said, "Young man, why are you eating that fish? " The young man replied, "Because I love fish. " He said, "Oh you love the fish, that's why you took it out of the water, killed it and then boiled it. Don't tell me you love the fish. You love yourself. "

我不能悲伤的坐你身旁ii
打开这个得时候有点泪目 我长大...

打开这个得时候有点泪目 我长大不跟你分开 妈妈 如今已经一年只能见一面了 摸着你不在细腻的手 你真的老了 我不想跟你分开 永远也不想 

打开这个得时候有点泪目 我长大不跟你分开 妈妈 如今已经一年只能见一面了 摸着你不在细腻的手 你真的老了 我不想跟你分开 永远也不想 

我不能悲伤的坐你身旁ii
“阿公早上康复呀!!!”今天一...

“阿公早上康复呀!!!”今天一回家 翻到这个 还写了错别字 阿公已经不在了 十几年了 我的愿望没有成真呢👨🏻‍🦳

“阿公早上康复呀!!!”今天一回家 翻到这个 还写了错别字 阿公已经不在了 十几年了 我的愿望没有成真呢👨🏻‍🦳

Kagneen
(昨天的图片)今天回家过小年了...

(昨天的图片)今天回家过小年了。看到家里的烟花,还是挺喜欢的。烟火那么美丽,虽然很短暂,却也足够下面的人仰望。
总感觉家人的热闹与自己无关,因为懂事,因为懂得很多道理,让我不再说太多的话。可我也只想要一个安慰的语气,一点都不贪心。可是他们都觉得我懂事,所以不会再向我给予小孩子的关心。我多么渴望一个普普通通的自己,能像平凡世界里的一朵烟花就行,在适当的时候,绽放自己的光彩,而其余时刻就像一个留好准备,蓄势待发的凡尘。

(昨天的图片)今天回家过小年了。看到家里的烟花,还是挺喜欢的。烟火那么美丽,虽然很短暂,却也足够下面的人仰望。
总感觉家人的热闹与自己无关,因为懂事,因为懂得很多道理,让我不再说太多的话。可我也只想要一个安慰的语气,一点都不贪心。可是他们都觉得我懂事,所以不会再向我给予小孩子的关心。我多么渴望一个普普通通的自己,能像平凡世界里的一朵烟花就行,在适当的时候,绽放自己的光彩,而其余时刻就像一个留好准备,蓄势待发的凡尘。

屿辰

我真的很喜欢他啊

[图片]   但是…

    .

    .
     我也真的很爱他啊!!

     我知道早恋不好…但是高中了啊!现在谈恋爱已经不算早恋了!!

      你们说我这次没考好是因为谈恋爱的原因

      但是…
    ...

   但是…

    .

    .
     我也真的很爱他啊!!

     我知道早恋不好…但是高中了啊!现在谈恋爱已经不算早恋了!!

      你们说我这次没考好是因为谈恋爱的原因

      但是…
      你们不知道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们开学前就在一起了!谈恋爱要是会影响我成绩 那我早在开学的时候就一落千丈了啊 

      这次没考好 就是因为我开始厌学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学校…

       可能是因为我…

       可能是因为你们给我的期望太大…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的压力太大…
       …

       你们说让我分手 说以后如果我们两个真的有缘的话可以考一个大学 让我去和他说“我们两个就这样吧,以后如果你还喜欢我还愿意等我,那我们再在一起,我们现在要好好学习。” 这怎么可能!!

        我不会分手的 我现在开始会尽量去提高成绩 然后告诉你们“谈恋爱根本不会影响我学习,我们还会在一起很多年,我们会考上同一所大学!!”

       我只是希望我回想我的青春岁月可以不后悔 可以高兴的告诉我未来的老公“你看,我曾经也是一个被人宠着的小女孩,也谈着和我十七八岁时一样甜的恋爱”

      希望自己加油吧!

余纸余礼

我是一个怪物,
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P2
摸鱼摸的心累

我是一个怪物,
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P2
摸鱼摸的心累

Shawn

我怎么可能不爱她啊


我怎么可能不爱她啊


donat

其实呀,你和我表个白,我就会答应啦

其实呀,你和我表个白,我就会答应啦

hurricane21
脑子

丛林深处

我很讨厌这样寒冷的天气,尽管大厅里的火炉一整天都充满咕噜噜的声音,但仍旧让我觉得指尖发凉。

中午时,我热了一小块黄油调着蜂蜜用法棍蘸着吃作为午餐。法棍太有嚼劲,以至于一直到现在我的腮帮子都在隐隐跳动。如果丈夫知道肯定该责备我不好好吃饭。

吃完,我裹上一块披肩,本打算出门散散步,但刚一推开门,风一下子灌进来,瞬间就吹得我鼻子发痛。我把门关上呆呆站着,透过玻璃看着门外郁郁葱葱的树。我们的房子建造在树林里,四周是古松,我一抬头,它们绿油油的松尖就直直地刺着我的眼睛。

这里不是我的国家。

三年前,丈夫突然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公司就把他外调来到了美国,大许是因为这里的工作更轻松一些。我本以为,我...

我很讨厌这样寒冷的天气,尽管大厅里的火炉一整天都充满咕噜噜的声音,但仍旧让我觉得指尖发凉。

中午时,我热了一小块黄油调着蜂蜜用法棍蘸着吃作为午餐。法棍太有嚼劲,以至于一直到现在我的腮帮子都在隐隐跳动。如果丈夫知道肯定该责备我不好好吃饭。

吃完,我裹上一块披肩,本打算出门散散步,但刚一推开门,风一下子灌进来,瞬间就吹得我鼻子发痛。我把门关上呆呆站着,透过玻璃看着门外郁郁葱葱的树。我们的房子建造在树林里,四周是古松,我一抬头,它们绿油油的松尖就直直地刺着我的眼睛。

这里不是我的国家。

三年前,丈夫突然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公司就把他外调来到了美国,大许是因为这里的工作更轻松一些。我本以为,我们会像美剧里演的那样,住进什么豪华的大楼。但很明显,这里和豪华什么的丝毫不沾边,虽然同样是美剧,但是一看见这,我觉得基调立刻就变成了恐怖片。通向公路的窄窄的一条小路,只能容一辆车来回行走。木质的屋子,木质的长廊,古旧的火炉和厚地毯。眼前的一切场景,都颇有《宠物坟场》的味道。

来到这里后,我的身体也变得不好。尤其是这样的冬天,受了凉气,就必须在屋子里躲着咳上十几天。所以,来到这里,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炉火也不比城市中的供暖,断断续续,这个冬天才刚到来不久,就已经将我狠狠折磨了一通。

站得久了,还是觉得憋闷,于是又把门打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凉空气,这种感觉相当久违。独属于外部的气息像是与我热乎乎的肺来了一个贴面礼,相当有绅士风度。但身为一个传统的已婚女士,我本人还是对此相当不习惯。

于是最终我还是放弃外面的世界,把门关上,重新回到摇椅上翻开即将看完的书。

《乞力马扎罗的雪》。

伴随着屋中不稳定的气息随着书中的情节起伏,我觉得自己一会身处非洲正在被炙烤,一会又乘着飞机到达乞力马扎罗的山顶。结合这书的主题,渐渐,我的心情不愉快起来。

我把书放下。盯着窗外看。

一只肥硕的鸟落在我的视线正中间,它左顾右盼,嘴里嘟嘟囔囔,不知什么目的。时不时地还衔一衔自己的羽毛,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这时,风又来了,吹得它脚下树枝摇摇晃晃,吹进了它正张开的嘴里。一时间,我和它的身体像是相互感应,我感觉胸腔里像是被灌进一股凉风,开始疯狂地咳嗽起来。

我用一块手帕捂住嘴,一边咳一边脑子里想着一些电视剧的情节。比如主角一旦如此咳嗽,拿开手帕一看,必定有一小汪血迹在上头。所以,咳完后,我满怀期待地把手帕拿到眼前去看,但却不由得失望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仿佛刚才的咳变得完全没意义,极其徒劳。

咳完,身上不知道是哪开始狠狠地疼起来。

我起身去瘫在沙发上平复呼吸,这当口,心里总觉得那些凉飕飕的场景像是病毒,看一眼就来感染我。于是再不去看窗外。我把披肩当成一条小毯子盖在身上,闭上了眼睛。

像是瞬间乘上飞机逃离此地,我突然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穿着一条漂亮的红色花纹裙子,我想起那是我结婚那一年为了度蜜月而买的,只要穿着它出现在夏天里,我就可以成为一朵娇艳的花。

现在就是如此,我又重新开在了夏天。

我环顾了一圈,天空是澄澈的,没有一丝阴霾的杂质,背后是一片海,海面上星星点点的光在随着海浪跳跃,而眼前是一片丛林,深不见底,我听见从里面传来某种类似于呼唤的声音。

太阳暖和和地照着我裸露的皮肤,像是某种催促,于是没什么犹豫,我钻进了眼前的丛林中,像一只光滑的泥鳅,顺畅地向着丛林深处孕育声音的地方滑入。

我抬起头去看我的头顶,那些高大的树木们像是巨大的遮罩,把天空和阳光划得七零八落。就在我的嘴微微张开时,一只蜜蜂落了进来。我阖上嘴,蜜蜂的刺和爪在我的舌上试探,细细痒痒。大概是试探够了,终于,它顺着我的喉咙爬进我身体里的花蕊上去。

我抿抿嘴笑了笑,继续走着。

我的脚每一步都深深陷在厚厚的叶子中,此刻,我才发现,它们是赤裸的,它们是未曾为这片丛林而准备过的。

好像是嘲讽我的慌张,这时,从我眼前,一头大象从天而降。轻飘飘,用赤裸的四足踩进地中。它像猫儿一样,用鼻子嗅了嗅我,然后向天空长鸣。那一刻,我仰望着它高昂的头,心中不由得生出某种情感。

我想,它的头顶大概就如同哈里死前于眼前幻境中所见的乞力马扎罗的山顶吧。要活着,要爬到很高很高,才能看得见,而此刻,我却如此渺小。

一阵凛冽的风从我的身体里吹出来,带着某些花的香味,我摸了摸有些痒的胸前,蜜蜂爬到了我的手上,它的双腿沾满了蜜,扑棱棱地飞开了,而象,竟也追随它一齐飞去了。

我继续走着,动物开始越来越多。抓着树枝摇荡的猴子,把头埋起来的鸵鸟,看见我就变成红色的变色龙,还有一些狼啊,虎啊,豹啊,悠哉悠哉地在我眼前走过。

我敲敲我硬邦邦的肺,努力地呼吸他们路过的空气,但却只闻见了紫罗兰香,这种感觉像是从牛肚子里掏出一枚鸟蛋一样,八竿子打不着。

这时,更深更远的地方,又传来了声响。我探究着,循着那声音向前走,任由树枝在我的脚掌下发出老鼠一样“咯吱咯吱”的声音。

可一切却不那么顺利,刚走了几步。一群鸟忽地迎上来,它们在我的头顶,在我的肩膀,在我的脚背上,甚至在我的鼻尖,安然地筑起巢来,它们时而变得有翼龙那么大,用翅膀的风扇动我,时而又像群虫那么小,在我面前绕来绕去。我被那些大大小小的巢困在原地不能动弹。

它们自顾自地把我当做一棵树,安完巢又在里面产卵,我的眼睛不停地转动,表示抗议,却也只看见一只只幼鸟破壳而出嗷嗷待哺的样子。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一窝一窝的鸟在我的身体上孵出,飞走。最终,一种枯萎的力量让我倒下,摔碎了它们的家。

而我也终于得以解脱,平躺在草地上。看着眼前的一隅天,我开始有些理解,所谓自由的味道是什么模样。一阵阵熟悉的疼痛袭来。

不知是身体的原因,还是眼前的丛林也在同情我,一切摇晃起来。

我挣扎着站起身。我仍旧听见,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人在呼唤我。

天气变得不再稳定,它一会下起雨,一会刮起风,有时像冬天一样呼啸,有时又像夏天,带来海水温暖咸腥的味道。我仿佛在无尽的时间里行走,在加速的时间里行走。

终于,我看见了不远处的光芒,那像黑夜中宝石一样的光芒,吸引着我。从光芒中,我听见,我听见了......

“妈,妈,快过来,妈醒了。”

我睁开眼睛。呆呆地看了好一会眼前的女孩,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那声音,是真实世界的呼唤。

我努力地想说些什么,但氧气罩遮住我的口鼻,我发不出声音,而被癌细胞浸满的肺也在肆意地疼痛着。

一个男人从门外进来,和女孩一同抓住我的手:“妈,你醒啦,我们都在呢。”

他的话音未落,滚烫的泪水就衰落在我的手上。

我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用着几乎是贪婪的姿态。

同时,又好像是一边努力逃跑着,一边凝视着他们,我想,我就快要被疲惫追上了。

我的目光,经过了几万光年的距离,终于落在他们眼中时,我已经困乏得毫无力气了,于是又沉沉睡去。

再醒来,我又回到了林中的小屋里。身上暖融融的,像是被太阳炙烤了许久。

我坐起来,看着火炉,那里燃得正旺。

这时,门开了。头发花白的丈夫风尘仆仆地站在那里。

他笑着说:“我回来了。”


龙行天下
人生本来简单,不必要去攀比、计...

人生本来简单,不必要去攀比、计较和怀疑,白白让生活里多了那么多障碍和摩擦,曲折和委屈。晚安。 ​

人生本来简单,不必要去攀比、计较和怀疑,白白让生活里多了那么多障碍和摩擦,曲折和委屈。晚安。 ​

酒荼

燈火

我仍然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樣子,早在你見到我許久之前的某一個清晨。

在一個擠滿人的電梯裡,我路過正在打開的電梯門口,你正在人群的摩挲中朝外走。我看見了你,現在我回憶起來,也許有一瞬間的對視,也許沒有。但是你清清冷冷的面容就這樣,在某一扇電梯門打開的一刻裡,開始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我曾期望與你提起這個細節,但是轉念想,這大概就是所謂“多年前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在與誰提起的時候,總也會有某種無力感。就像是缺少了記憶傳達的介質,說得再多卻也總像是隔著磨砂玻璃,再努力地想要看清卻總是徒勞。紮根於記憶,玫瑰也許本就只是生於泡沫罷了。

同樣,我也時常在你眉頭稍稍蹙緊的時候感到一點細微的失落。我只能看...

我仍然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樣子,早在你見到我許久之前的某一個清晨。

在一個擠滿人的電梯裡,我路過正在打開的電梯門口,你正在人群的摩挲中朝外走。我看見了你,現在我回憶起來,也許有一瞬間的對視,也許沒有。但是你清清冷冷的面容就這樣,在某一扇電梯門打開的一刻裡,開始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我曾期望與你提起這個細節,但是轉念想,這大概就是所謂“多年前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在與誰提起的時候,總也會有某種無力感。就像是缺少了記憶傳達的介質,說得再多卻也總像是隔著磨砂玻璃,再努力地想要看清卻總是徒勞。紮根於記憶,玫瑰也許本就只是生於泡沫罷了。

同樣,我也時常在你眉頭稍稍蹙緊的時候感到一點細微的失落。我只能看到此刻的你,也永遠只能困苦於無法與無數構成你的歷史相了解和共情。在你鎖緊的眉頭裡,在你沈默的走過一個街角時,在你的視線離開所有你我共同熟悉的東西,而望向遠處的時候,你就在離我很近的地方同我分別,走到我不能觸及的歷史裡去。青雉的時光,歡樂或是痛苦的時光——你在懷念哪一個歷史瞬間呢?你記憶的穹廬把誰困在其中?我不會去詢問你。陽光從落地窗的隔扇之間鋪開,像冬季火爐旁的厚地毯,你的額頭,鼻尖,臉頰,一直到胸背和指尖都被包裹和覆蓋。你的睫毛瑩瑩閃閃的透明著,閉上的眼睛,略微鬆開的眉間和微張的嘴唇——這是你賦予我的記憶,渺遠的溫暖。

記憶隨著年歲累積,每一年每一刻的變得沈重。堆積在眼底,捂住喋喋不休的口,教人沈默;壓在肩上,讓腳步不再輕快,賦予人衰老的權利。

對衰老的恐懼,大概本質就是害怕改變現狀。我也會希望一切都像過去的某一天一樣,永遠有明天可以期待,永遠不用面對分離。但當我躺在你身邊的時候,我知道每一秒你都在離開我一點。你笑起來時眼下的紋路,你運動之後的疲憊,都在告訴我,就算我緊緊的抱住你,你身體的某一個部分總會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消失——就算是擁抱,卻也總是在分離的路上。

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呢?什麼也不行啊,你會笑著這麼說吧。

我想,在離別之前給我一小時的時間。我要用一半的時間端詳你,從發梢在光線中的金黃色到耳朵的形狀,從眉毛的疏密到眼睛深處深邃的沈默。然後用另一半的時間和你擁抱,記住你身上的味道,和你雙臂圍繞著我的溫度。然後才可以平靜地說再見,並在某一個無人的夜晚淚流滿面。

我第二次見到你是在電梯裡,我在你身後的角落。第三次是在出入口擦肩。

⋯⋯

世事如燈散落,時間難以停滯。可那記憶裡的身影就像是經年之前的半盞燈火,承受了余生所有的凝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