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爱丽

63570浏览    1138参与
୧⍤⃝黑巧宅味拿铁接稿版
是一样娃!爱丽鹅棉花娃欢迎来私...

是一样娃!爱丽鹅棉花娃欢迎来私信我拿裙蹲蹲!!!!属性是老e女鹅张爱丽!是无盈利团噢!

是一样娃!爱丽鹅棉花娃欢迎来私信我拿裙蹲蹲!!!!属性是老e女鹅张爱丽!是无盈利团噢!

新晋居民_1267935
  欢迎喜欢EXO的爱丽们加入...

  欢迎喜欢EXO的爱丽们加入微信群一起聊一起嗨🌹🌹❤️❤️

  欢迎喜欢EXO的爱丽们加入微信群一起聊一起嗨🌹🌹❤️❤️

柒榆
  朴灿烈:今天在路上走着走着...

  朴灿烈:今天在路上走着走着发现路边有一只小企鹅,小企鹅居然泡在水桶里(四处张望ing,发现没人,嘿嘿嘿那这只可爱的小企鹅就是我的啦!叫什么名字好呢?(苦恼ing,那叫孔苏吧!!!

  后来朴灿烈和孔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朴灿烈:今天在路上走着走着发现路边有一只小企鹅,小企鹅居然泡在水桶里(四处张望ing,发现没人,嘿嘿嘿那这只可爱的小企鹅就是我的啦!叫什么名字好呢?(苦恼ing,那叫孔苏吧!!!

  后来朴灿烈和孔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Thorns.

纪念一下深渊,双向奔赴!狼崽们要越走越远啊!!

纪念一下深渊,双向奔赴!狼崽们要越走越远啊!!

起名字有点难🐯
嗯…就挺猝不及防的,哈哈哈哈?...

嗯…就挺猝不及防的,哈哈哈哈😄  

嗯…就挺猝不及防的,哈哈哈哈😄  

小缘就是最可爱哒!

【A限】想要和一个电竞选手谈恋爱

内容皆为需要而虚构!不要较真~

不要上升三次~观看愉快!


皮皮限喜欢Alex是一件很众所周知但大家都假装不知道的事情。

皮皮限自以为这一点掩饰得很好,但每次接过话筒与Alex的手指有所接触时,他都会故作镇定欲盖弥彰地扭过头掩饰自己的表情,让众人啼笑不得。

电脑里播放着从前皮皮限和Alex完整的采访视频(是从某种渠道获得的),一茶笑得猖狂:“皮皮限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皮皮限有点不解地凑过去,映入眼帘的是脑海里熟悉的回忆,但从第三方视角来看,还是显得有点陌生。

Gr的众人都被一茶笑声吸引,挤在小小的电脑边,对视频里当年青涩的皮皮限和Alex...

内容皆为需要而虚构!不要较真~

不要上升三次~观看愉快!


皮皮限喜欢Alex是一件很众所周知但大家都假装不知道的事情。

皮皮限自以为这一点掩饰得很好,但每次接过话筒与Alex的手指有所接触时,他都会故作镇定欲盖弥彰地扭过头掩饰自己的表情,让众人啼笑不得。

电脑里播放着从前皮皮限和Alex完整的采访视频(是从某种渠道获得的),一茶笑得猖狂:“皮皮限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皮皮限有点不解地凑过去,映入眼帘的是脑海里熟悉的回忆,但从第三方视角来看,还是显得有点陌生。

Gr的众人都被一茶笑声吸引,挤在小小的电脑边,对视频里当年青涩的皮皮限和Alex表示怀念。

皮皮限只是呆呆地笑着,随后传来的一句话却突然让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那么皮皮限,请问你最钦慕,或者说,最喜欢的选手是谁呢?”

Gr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却只听到身边皮皮限低低的一声:“别看了。”

还没等一茶反应过来,皮皮限夺过鼠标,毅然决然地点下暂停键。

画面就暂停在他开口的那一刻。

“那个....没什么好看的。”皮皮限扯了扯嘴角,“都是尬吹,尬聊,所以当时被剪了,没什么好看的。”

“..哦,哦,好。”一茶率先反应过来,笑嘻嘻地打圆场,“我们家皮皮限什么都好,就是不擅长夸人。”他眼疾手快地关掉了播放的页面,然后又扯到了无心中午的震慑和卡梦的拉球被打,众人顿时又吵成一片。

皮皮限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那天,当主持人问出这个问题时,他感到Alex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一时慌了神,就连忙摆摆手说道:“爱丽先说,爱丽先说。”

大家都被他手足无措的样子逗笑了,露出一副我们都懂的表情。皮皮限感受着身旁Alex的温度,又被众人充满祝福的善意所包围,恍惚觉得自己和Alex已经在一起了。

好想说我喜欢你。皮皮限只是这样想着。好想说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我想我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Alex的语调没有起伏,“要论钦佩的话,我比较钦佩的人是....”


这是他平时说话的语调,但此时在皮皮限耳朵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像是巨大响声过后的嗡嗡耳鸣在皮皮限的耳边响着,刚刚的满腔热情突然就被这个声音泼了一碰冷水,他听不清Alex说的后半句话,只是明显感到周围的温度突然冷了几度,呼吸有点困难,皮皮限低下头,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在Alex发言后,现场沉默了几秒。接着主持人很聪明地转过话题,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皮皮限也强忍着内心翻涌的情感,重新扬起笑容,气氛又被炒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皮皮限总是这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掩饰得很好。


节目录制完后,皮皮限独自离开了拍摄地点。他内心乱得很,担心和别人的交流会暴露出什么。

幸好我没说出口,他想,幸好我没说出口。

他安慰自己说Alex只是为了录节目所以不能太明显,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随便公开。但耳边是一阵阵嗡嗡声,直到那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皮皮限。”是Alex。

他的声音总是这样,在喧闹的世界里他的声音总是能穿过人群,让皮皮限回头看他。

“..爱丽。”皮皮限停下脚步看他。

“我要退队了。”

那天Alex离他站得不远,但他接下来说的话皮皮限却一句都没听清,记忆里只有汽车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时的呼啸声,刺痛着皮皮限的耳膜。


“皮皮!打训练赛了!”傻兜的声音。

回过神,皮皮限一边回着来了来了,一边踩着拖鞋就往下走。

他一下楼梯,几乎是所有人交流声突然就变小了,多倒目光都落在皮皮限身上,让他有点不自在。

“那个....我已经没事了。”皮皮限摸摸自己的头,“盒盒盒,你们不要那么紧张。”

察觉到众人的疑虑还没打散,皮皮限叹了口气说:“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别看着我了。”

Gr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一茶小心翼翼地问:“皮皮,你到底喜欢谁啊?”


“皮皮限,你喜欢的是谁?”

那天Alex已经坐进了出租车,却突然探出脑袋问了这个问题。

夜色把一切都染得朦胧,皮皮限也看不清Alex的表情,他只是沉默着。

随后出租车缓缓行驶,一路向前。Alex朝着皮皮限的方向凝视几秒后,也就只是关上了窗户。

皮皮限凝视着汽车行驶得越来越远,两人之间关系的纽带也被会被时间疯狂撕扯着,终有一天分崩离析。

“我喜欢你。”他对着空无一人的道路说。

我喜欢Alex。


“只要是电竞选手就行。”皮皮限盒盒地笑着,“具体是谁,我喜欢的太多,记不清啦。”








芜湖芜湖

  浅画了一下,主要是给狗哥画了金发顺便戴了个美瞳

  (画的很拉另外头发懒得细化((

  浅画了一下,主要是给狗哥画了金发顺便戴了个美瞳

  (画的很拉另外头发懒得细化((

悲伤的横滨养狗人

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没有这些头像!!!


彩蛋是德国写真的世勋!!!!

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没有这些头像!!!









彩蛋是德国写真的世勋!!!!

林小柒🍒

明天见

 你们都向前走了 只有我还留在回忆里守着过去 而那个让我困在里面的人 笑着说:忘了吧

 我最后还是找不到 那个属于我的明天了 

[图片]


 你们都向前走了 只有我还留在回忆里守着过去 而那个让我困在里面的人 笑着说:忘了吧

 我最后还是找不到 那个属于我的明天了 


柒榆
 灿烈所说的嘟嘟淘气的时期 

 灿烈所说的嘟嘟淘气的时期 

 灿烈所说的嘟嘟淘气的时期 

白桃

  真的会爱最前线啊啊啊😍😍😍

  p1 下楼梯的修狗,看着前方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如果去掉口罩可能多少就有点狗气了(?

  p2 一只内敛皮,这个低头杀了我叭(已疯

  p3 咕咕鸡——就是说安艺弟弟真的成长再成长了

  p4 一个人的小马哥(不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身后没有虾堡、积极再无双屠了的孤寂感(?

  p5 果然叉西总有办法——让我们知道他是社交恐怖分子

  p6 低头看手机的扣歪,这张好有氛围啊

  p7 真的有人有呆毛哎,低保这缕头发属于立在我的心巴上了(孩子的呼吸机呢?

  p8......

  真的会爱最前线啊啊啊😍😍😍

  p1 下楼梯的修狗,看着前方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如果去掉口罩可能多少就有点狗气了(?

  p2 一只内敛皮,这个低头杀了我叭(已疯

  p3 咕咕鸡——就是说安艺弟弟真的成长再成长了

  p4 一个人的小马哥(不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身后没有虾堡、积极再无双屠了的孤寂感(?

  p5 果然叉西总有办法——让我们知道他是社交恐怖分子

  p6 低头看手机的扣歪,这张好有氛围啊

  p7 真的有人有呆毛哎,低保这缕头发属于立在我的心巴上了(孩子的呼吸机呢?

  p8 好可爱的遇见!有那种初入森林的小鹿的感觉(一个人类混进一堆屠夫?

  p9 清冷带龙和矜贵公子回导,再次表白最前线

  p10 慄山真的,阿兔里就是一堆美丽可爱的小姐姐啊

  最前线我心头大爱好叭?tag我随缘打啦(主体后面的人可能不会打上还有只能打十个,比如p2里的人队和后面的选手)

晚霞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帅死了

  前两张p的壁纸后面是原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帅死了

  前两张p的壁纸后面是原图

苦逼的学生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奇迹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奇迹输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快点调整好状态啊叉西!奇人!

狼还是牛的呀,恭喜🎉,狗哥帅!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能打狼队的tag,第一次发请原谅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奇迹输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快点调整好状态啊叉西!奇人!

狼还是牛的呀,恭喜🎉,狗哥帅!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能打狼队的tag,第一次发请原谅

养老

  十一月十五日就是爱丽的生日了,让我们一起祝他生日快乐吧!!!

  十一月十五日就是爱丽的生日了,让我们一起祝他生日快乐吧!!!

小缘就是最可爱哒!

【A限】最后的五秒

内容仅为需要虚构 请勿上升三次

ooc有 希望观看愉快~


皮皮限要退役的消息出得突兀却又在意料之中,在深渊六以奇迹一般的女巫四抓拿下胜利后,他沐浴着金雨,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少年。

但是在转会期,这条消息还是被GR俱乐部用一则微博证实了。

评论底下是几乎快溢出来的悲伤与不舍,Alex只是翻看了一会儿,就有些扛不住了。

外面在下淅淅沥沥的小雨,Alex点开通讯录,手指在屏幕上方漂移了好一会儿,才最终在那个置顶的名字上摁了下去。

嘟 嘟 嘟

明明只是三声,Alex却紧张得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爱丽?”是熟悉的声音。

Alex舒...

内容仅为需要虚构 请勿上升三次

ooc有 希望观看愉快~


皮皮限要退役的消息出得突兀却又在意料之中,在深渊六以奇迹一般的女巫四抓拿下胜利后,他沐浴着金雨,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少年。

但是在转会期,这条消息还是被GR俱乐部用一则微博证实了。

评论底下是几乎快溢出来的悲伤与不舍,Alex只是翻看了一会儿,就有些扛不住了。

外面在下淅淅沥沥的小雨,Alex点开通讯录,手指在屏幕上方漂移了好一会儿,才最终在那个置顶的名字上摁了下去。

嘟 嘟 嘟

明明只是三声,Alex却紧张得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爱丽?”是熟悉的声音。

Alex舒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脑子里早就想好的台词却断了片,他只好说几句废话来拖延时间:“那个,你退役了啊。”

电话那端是静静的呼吸声,然后是几乎和雨声融在一起的一声:“嗯。”

沉默,两人都只是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是在思考为什么之前就算天天熬夜还是聊不够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到如今这个无话可说的地步吗?

还是皮皮限率先打破沉默:“爱丽,你没事的话,我先挂了。”他顿了一会儿,解释说,“是因为今天有点忙,之后有时间的话我会回电话给你的。”

听到对面有挂电话的声音,Alex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阻止:“等一下!”

皮皮限的动作停住了。

5秒,Alex想,如果5秒内,他想不出那些被他忘光的台词,皮皮限就会挂电话。

他说会回电话,但是这次电话如果挂掉的话,就好像有什么会断掉一样。

他不能让他挂电话,可是他的大脑却和他作对一样,只是不断闪回以前的画面。


第一秒,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皮皮限站在他床边,小声地说:“要打训练赛啦。”

Alex眯着眼睛。皮皮限以为自己没叫醒对方,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似乎是不忍心再去打扰爱丽。

Alex还在憋笑。突然感到耳边一阵灼热的呼吸。

皮皮限清澈的声音就此永远在他心里无法散去:“起床啦。”

就像是盛夏里突然吹来的一股凉爽的风,吹得少年心神荡漾。


第二秒,是一个多云的清晨。

两人窝在房间里打游戏,明明只是多云却以天气不好为借口而拒绝出门,把嚷着要出门的众人气了个半死。

在所有人都吵吵嚷嚷地出门后,两人相视一笑。整个俱乐部只有他们不时的交流声和游戏发出的声音。

皮皮限又打输了一把,状似有点懊恼,有点赌气地喊着:“不想打了!”

然后他就捧了一包薯片,凑到了Alex身边。

Alex在pc端的操作行云流水,皮皮限呆呆地看着,都忘记了吃还在手里的小零食。

Alex似乎注意到身后人的专注,轻轻地笑了笑,边打边状似无意地讲解起自己的运营思路。

皮皮限听得认真,全然没注意到Alex的余光始终落在他的身上。


明明已经过了两秒,可Alex毫无头绪他该说些什么。


外面的小雨连着下个不停,一如几年前皮皮限失利的一天。

于是第三秒,又被Alex浪费了。

他想到那天皮皮限被四跑后只是笑着回来,面对大家的安慰只是盒盒盒得笑着,一边摆手一边说自己没关系。

大家都离去后,Alex冷不丁地说:“皮皮限,不要忍着了。”

皮皮限愣了一下,勉强弯了弯嘴角:“你在说什么....”

“皮皮限。”Alex只是重复着他的名字,同时靠近了他一步。

皮皮限的笑容轰然崩塌,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无力感从那双Alex很喜欢的明亮的眼睛里涌出,他只是沉默地低下了头。

Alex强迫他用目光注视自己:“皮皮限,你不用向我隐藏什么的。”

他很少用那么冷淡的语气和皮皮限讲话,皮皮限一向乖巧懂事,明明比他大两岁却对他像哥哥一样,他忍不住用轻柔的语调同他对话。

可是Alex不能让皮皮限陷入不好的情绪里,他会走不出来的。

皮皮限猛地扑到Alex身上,像是要汲取什么能量。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爱丽,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打得更好了。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赢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Alex只是抱着他,静静地听着,什么都没说。

良久,皮皮限抬头,那双含着泪水的眼睛让Alex失神了片刻。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Alex僵住了。

这句话脆弱而又卑微,颤抖的声音让Alex的心神也晃了片刻。

“对吗?”没得到回应,皮皮限显得有些不安,就像是没得到父母保证的小孩。

像是过了几个世纪,Alex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皮皮限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从Alex的怀抱里出来,然后扯着嘴角笑着说:“我刚开玩笑呢。”

“谢谢你,爱丽,我好多了。”

皮皮限的背影Alex很少见到,因为这个比他大的“小孩”总是喜欢和他并排走,和他从天聊到地,从过去聊到将来。有时Alex走得晚了一点,小孩会故意放慢脚步,然后假装偶遇一样:“啊,你怎么走那么快。”随后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兴奋地说:“那就一起走吧。”

可那天,Alex却看到了。


第四秒,Alex想到的是他退队时正式分别的那天。

那天雨下的挺大,几人送他到车边,感慨着当年的英雄事迹,大家都有说有笑,却只有皮皮限没来。

Alex有点失望,也有点彷徨,总觉得这次分离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在车子启动后,Alex突然瞥到街边那张熟悉的面容。

他刚想喊司机停一下,他就看到皮皮限紧紧地盯着自己几秒后,就向反方向跑去,消失在视野里。

皮皮限没撑伞,他那天一定感冒了。Alex此时有点傻傻地想到。


第五秒.....

“爱丽。”皮皮限的声音一如当年清澈,“你怎么不说话了。”

Alex想了好多事,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想说,对不起,可是皮皮限只会说没关系。

他想说,皮皮限你能不能不要走,那这个小孩可能真会做什么蠢事。

这个小孩啊,明明比自己大,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呢?


所以他说:“保重。”

他没有其他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对面是下雨的声音,Alex望向窗外,这才注意到雨下得那么大了。

随后是一声哼声,Alex分不清这是哭声还是笑声。

他听到皮皮限说:“好,谢谢你。”


外面的雨下得铺天盖地。

第五秒,第五秒Alex想到了什么。

那天也在下一场铺天盖地的雨,皮皮限却因为和自己赌气在外面没回来,他急得随便拿了把伞就淋着雨出去找他,看到皮皮限在一家小杂货铺的遮雨棚底下左顾右盼。

Alex看到他被淋湿的头发,急了:“你说说看你一天天在干什么。”

皮皮限不理他,扭过头去不讲话,但因为淋了雨有点冷,又忍不住往他身边靠了靠。

Alex无奈叹气:“算了算了,先回家。”

然后他撑开伞,才发现这把伞开了一个大漏洞。

皮皮限:“.....”

Alex:“.......”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思来想去,这雨也不是要停的样子,Alex决定由他冲回去,重新拿把伞给皮皮限。

就在Alex冲进雨里的一瞬间,皮皮限突然也跑了起来。

Alex大惊:“你在干什么!”

皮皮限笑了几声,大喊:“我要和你一起跑!”

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天气。

那天两个人在雨里狂奔,显得很蠢,Alex紧紧握着皮皮限的手,想要一直这样跑下去的愿望,显得更蠢了。


Alex突然想到那家杂货铺看一看。

雨滴很快淋湿他的衣服,他却只关注到杂货铺已经倒闭了,遮雨棚被拆了,底下也没有人了。


雨仍然在下,猛烈得犹如当年少年之间的情感,而今却无情地冲刷着那个站在破旧杂货铺前面不知为何而哭泣的孤单的人,一阵又一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