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爱丽丝梦游仙境

30.6万浏览    3112参与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看完了2006年的恐怖惊悚诡魅港片《鬼域 Re-cycle》

『观影时间』:2022.8.12周五·正巧「中元节/鬼节」

————

前几天在某平台日常搜「爱丽丝疯狂回归」搜刮新动态,没想到就看到了这部电影的安利,其中提及了「爱疯」和「小小梦魇」好家伙正好是我最爱的两黑童话游戏,再发现这电影是我以前眼熟过但不知其名的感兴趣鞋垫片,这下刚好全解惑了!再撞上鬼节并顺眼大赏!

本片的主要风格可比喻成『港式寂静岭』,当然也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都是进入“仙境|魔境”这种"奇奇怪怪"的异次元空间|世界。黑暗感上确实和寂静岭更像,特别其中的人不人鬼不......

  看完了2006年的恐怖惊悚诡魅港片《鬼域 Re-cycle》

『观影时间』:2022.8.12周五·正巧「中元节/鬼节」

————

前几天在某平台日常搜「爱丽丝疯狂回归」搜刮新动态,没想到就看到了这部电影的安利,其中提及了「爱疯」和「小小梦魇」好家伙正好是我最爱的两黑童话游戏,再发现这电影是我以前眼熟过但不知其名的感兴趣鞋垫片,这下刚好全解惑了!再撞上鬼节并顺眼大赏!

本片的主要风格可比喻成『港式寂静岭』,当然也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都是进入“仙境|魔境”这种"奇奇怪怪"的异次元空间|世界。黑暗感上确实和寂静岭更像,特别其中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伪丧尸”形象设计(长脖造型特惊悚,面部化妆也特吓人)

更像的点是故事的两大角色配置同为一大一小的女性,寂静岭可不就是母亲寻女嘛。鬼域也和寂静岭一样每隔一会就来一次“地狱危机”。就像追光动画《白蛇2》中修罗城的“跑毒轮回”,那么说道「轮回」,鬼域的危机也是轮回性质的,英文片名的意思就叫「循环再造」,结局收尾的“烧脑”设计也验证了这点。

鬼域本身是有鲜明的设定的,叫『被遗弃的空间』,顾名思义,你以往(遗忘)遗弃的、抛弃的、取舍的...任何实体/虚拟物品都可能像倒垃圾一样的丢在这个世界。所以本片的创意美学是很吸引人的,荒废美阴郁美、香港残破的大楼街区、庞大的书籍山和诡异的摩天轮以及带有东方古代『阴间』的邪恶气息,无一不在表明本片最大的价值所在;并且后期还带点『血肉朋克』的场面,我的猎奇味蕾也尝爽了。

本片摄影色调和特效都挺优秀的,虽有些地方依旧有特效痕迹,但整体的风格化很浓,喜欢鬼魅本质的观众都会喜欢的,其次恐怖元素的视听处理也烘托的很好,虽没有恐怖创新。但稀区柯克的有句话很契合本片“惊悚片最恐怖的地方不是S人那一刻,而是在S人之前凶手所营造出来的气氛。”|除外在灵异方面上,像会动的纸团、秋千仿佛被隐形的孩子荡来荡去 等诸如此类的设计挺不错。个人最夸的是迅捷流畅的犀利剪辑

————

那么,接着我就要提及本片对大众而言辨识度最高的桥段了,那就是【废弃玩具领域】

会动的巨型残废玩具,特效做的也逼真,就真有感觉...

那么很巧啊!这不仅是让我联想到我最爱的《爱疯》游戏中的【娃娃屋】地图,而且有2点几乎同款!

1:『蓝瞳黄发绿衣男娃』(图5)我的天这一对比几乎各方面相似!仿佛是同一位!毕竟都是巨型的,你完全可以把左边看成右边的报废形态.... 当然啦,也许只是娃娃型号是同款的

2:『人偶尸堆』(图6)这一对比,电影做出来的质感和震撼感甚过爱疯,但实际游玩上,爱疯的压迫压抑感绝对甚过鬼域...

————

本片的人物高光都在PLJJ和PLMM这两位身上(前者:李心洁 |后者:曾雅琪)

女主和小妹妹颜值都超高!总之养眼就完事系列。而且大多电影一旦出现让人有保护欲的漂亮小妮子的设定,就必然安排一个大人全程保护照顾她;而本片反着来的,反而更有味道了

【奇怪发现】:李心洁在1998年台湾圣诞节,出演了由果实文教基金会的歌舞剧“爱滋梦游仙境”!好家伙!再次CUE爱丽丝,但这个信息我是从她简介里发现的,但是我死活都搜不到这歌舞剧的报道? 而且演出名字都很奇怪?艾滋病主题的梦游仙境?总之特奇怪...

————

总之,最后很推荐写作的朋友康一康,四舍五入也有《刺S小说家》的框中框的味道。

最后!珍惜缅怀下中国少有的放开手脚以想象力为主体开发的影视作品吧!而且还是非商业片;现在这种片太稀缺了....

 


肆爻嗷呜嗷

  画渣的日常,iPad画画就是不太习惯呢,习惯了PS了呢,特别是画光线

  画渣的日常,iPad画画就是不太习惯呢,习惯了PS了呢,特别是画光线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名创优品联名爱丽丝抽绳袋】

小爱丽丝这姿势很棒,但我个人更希望是粉字卡片上的姿势💕💕

(入手时间):8月1日。时隔半个月才记录也是会托

——《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迪士尼1951


  【名创优品联名爱丽丝抽绳袋】

小爱丽丝这姿势很棒,但我个人更希望是粉字卡片上的姿势💕💕

(入手时间):8月1日。时隔半个月才记录也是会托

——《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迪士尼1951


就一写破文的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美利坚一早醒来就看见英吉利给他发的消息,本来他是不屑于看的,但是这个问题引起了他的注意,为什么呢?美丽坚想了很久也没想通,最后干脆不想了,没准是他更年期到了。

到了联合国,美利坚很难得的没有迟到,这让其他四常看到都愣了一下,但没有维持多久,在会议上,美丽间不断地对俄罗斯的方案提出反对,终于,战斗开始了,最后是瓷,英,法三人一起才将两人拉开,会议结束了,瓷和俄先走了,法看了一眼美利坚也走了,只剩下了美和英吉利。“啧,老东西,你要来看我的笑话吗?”因吉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的伤口问“痛吗?”美被问愣了,可英吉利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只是拉着他来到了一个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美利坚一早醒来就看见英吉利给他发的消息,本来他是不屑于看的,但是这个问题引起了他的注意,为什么呢?美丽坚想了很久也没想通,最后干脆不想了,没准是他更年期到了。

到了联合国,美利坚很难得的没有迟到,这让其他四常看到都愣了一下,但没有维持多久,在会议上,美丽间不断地对俄罗斯的方案提出反对,终于,战斗开始了,最后是瓷,英,法三人一起才将两人拉开,会议结束了,瓷和俄先走了,法看了一眼美利坚也走了,只剩下了美和英吉利。“啧,老东西,你要来看我的笑话吗?”因吉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的伤口问“痛吗?”美被问愣了,可英吉利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只是拉着他来到了一个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美丽的紫罗兰,美看着这些花愣了一下,直到英吉利吻向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笨拙的回应着他,年轻的灯塔的吻是热烈而又青涩的。

一吻而闭,英吉利看着美缓缓开口“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因为我爱你没有理由”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出自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紫罗兰的花语:永恒的美与爱

提拉米苏格拉底

梦中奇遇前瞻

  洛离经常做梦。

  他自己不喜欢做梦,因为总是能梦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养父去世以后,他也经常出现在梦里。在洛离眼里,梦境就是个虚幻的,不存在的世界,不管再美好,也会有醒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失落感似乎无法弥补,这是洛离不喜欢做梦的原因。可能这也是他这个人缺乏趣味的原因吧。

  但最近洛离发现,自己的梦越来越奇怪了。

  先是梦见一个和宋遇长的很像的人,然后梦见了他带着自己到处逛,中途遇见了兔子,狐狸,骑士,公主,森林,沙漠……这个梦朦胧又模糊,洛离没做多久就醒了。

  可他这几天天天都在做同样的梦。

  一周后,洛离出院了,身上的伤口差不多痊愈了。

  不过宋遇还要在医院继续治疗...

  洛离经常做梦。

  他自己不喜欢做梦,因为总是能梦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养父去世以后,他也经常出现在梦里。在洛离眼里,梦境就是个虚幻的,不存在的世界,不管再美好,也会有醒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失落感似乎无法弥补,这是洛离不喜欢做梦的原因。可能这也是他这个人缺乏趣味的原因吧。

  但最近洛离发现,自己的梦越来越奇怪了。

  先是梦见一个和宋遇长的很像的人,然后梦见了他带着自己到处逛,中途遇见了兔子,狐狸,骑士,公主,森林,沙漠……这个梦朦胧又模糊,洛离没做多久就醒了。

  可他这几天天天都在做同样的梦。

  一周后,洛离出院了,身上的伤口差不多痊愈了。

  不过宋遇还要在医院继续治疗,洛离临走之际,他笑着对洛离说:

  “可以的话,希望能在天堂遇见你。”

  洛离听到这句话还蛮震惊的,这么久了,认识他的人说的都是“你要好好活下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洛离心里这么想。

  被刘姨送到巷口,再自己一个人往家走。门口还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快递盒。洛离拿起盒子,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条,写着“送给自己家院子里有一棵银杏树,窗户边挂着一串风铃的小男孩”。的确,洛离家院子里有一棵银杏树,落地窗边有一串风铃,洛离觉得唯一不准确的,是他已经不小了。

  洛离把盒子拿回家后,当即拆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纯白色的捕梦网和一封信。洛离拆开信封,展开里面的信,上面只有一句话:

  “请把捕梦网挂在你的床头,它会伴随你安稳入眠”

  这种看似恶作剧的小把戏,一般人估计不会信,虽然洛离也不太信,但他还是把这个捕梦网挂在了床头,毕竟他自己知道自己最近老做奇怪的梦,纯当试一试。

  夜晚,洛离躺在自己床上,小声地自言自语到:

  “又多活了一天啊。”

  洛离在各种死法占据大脑的时候睡着了。

  “今天晚上将会是一个奇妙的夜晚”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说到。

  洛离在一个人的呼唤中醒来,眼前是一片蔚蓝的天空和漂浮的白云。洛离还没回过神来,眼前又出现了一张脸,说:

  “醒了吗?”

  洛离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眼前的脸是宋遇的。洛离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看着面前的人,没错,是宋遇,只不过,他穿着中世纪的欧洲西服,头上戴了一顶“魔术帽”,帽子旁边还有两个兔耳朵,还一动一动的,好像是,他自己的,不是假的,一头乌黑的长发依旧披着。宋遇戴了一副金框眼镜,眼镜下垂着细长细长的金色链条。面前的宋遇,因为这副打扮,显得严肃了点儿。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是自己经常穿的便服。洛离眼望四周,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现在感觉怎么样,洛离?”宋遇说。

  “……你,是宋遇吗?”洛离问到。

  “不是哦,我是兔子先生,但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我宋遇。”

  “啊……”洛离应了一声。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去……去哪?”

  “梦想都,也叫作‘乌托邦’”

  “额……那里是……”洛离话还没说完就被宋遇拽了起来。

  “哎呀,先走吧,等会儿就告诉你。”

  “可是,往哪走?”

  “下面。”

  “下……面?”

  “对啊。”

  突然洛离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小洞,宋遇牵住他的手,一跃而下,他俩就这样跳进了黑黑的洞里。

  “有没有觉得这个洞很熟悉?”

  “这是……爱丽丝跌进的兔子洞。”

  “嘻嘻,答对了。”

  俩人手牵着手慢慢往下落,洞壁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壁橱和书架以及钉在钉子上的地图和图画。全都跟洛离印象中书中描写的一样。由于下落得很慢,宋遇便从一个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罐子,从里面拿出两颗糖,自己和洛离一人一颗,紧接着随着下落他把罐子放进了另一个橱柜里。洛离剥开糖纸,把糖塞进嘴里,但他立刻皱起了眉头。宋遇问到:

  “怎么样?”

  “味道……好怪。”

  “嗯……我猜你应该吃到了……蓝莓派味。”接着宋遇剥开糖纸,把糖也塞进嘴里,随即说:

  “哇哦,我的居然是水果沙拉味哎。”

  洛离不太理解这种新奇的味道,不过吃到蓝莓派味的糖,还……蛮酷的。

  大概过了十分钟,俩人落到了底部的树叶堆上。宋遇松开了洛离的手,对他说:

  “前面很黑哦,跟紧我哦。”

  洛离跟着宋遇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中途还遇见了另一位兔子先生,但这次是真兔子,他跟宋遇差不多打扮,一蹦一跳地走着。当他遇见宋遇时,大声说道:

  “嘿,老兄,你怎么还这么不紧不慢,庆典快要开始了!”

  “不用太着急,老兄,你瞧,我总得带我的新朋友转转吧。”宋遇看着洛离说到。

  兔子先生看见洛离,礼貌地行了个摘帽礼:

  “哦你好,年轻的先生,请原谅我的时间己经不多了就先不奉陪了,祝你在梦境世界游玩得愉快!”说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宋遇掏出腰间的怀表,看了看时间,对洛离说:

  “时间是足够的,我们可以慢慢过去,借此机会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

  没多久,俩人走出了黑黑的洞穴。映入眼帘的,是蓝天白云和绿色草地之间的巨大城邦。

  “行了,我们到了。”宋遇向洛离作了个“欢迎”的手势,“欢迎来到梦想之都——乌托邦,亲爱的异邦人~”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战斗时刻·装逼时刻】

教训刽子手+蝗虫崽种们(蜗牛壳挑战)

·最后一锤定乾坤!踩点全灭!KO!

·巧合瞬间--巨型白兔先生手戳“蝗”字

———

【地图】:阴间人偶娃·娃城 Doll House

【服装】:蒂奇女士/娃娃/洛丽塔裙

——《爱丽丝疯狂回归》2011上海麻辣马黑童话单游

Alice Madness Returns 

【一周目噩梦实况39】

————————


  【战斗时刻·装逼时刻】

教训刽子手+蝗虫崽种们(蜗牛壳挑战)

·最后一锤定乾坤!踩点全灭!KO!

·巧合瞬间--巨型白兔先生手戳“蝗”字

———

【地图】:阴间人偶娃·娃城 Doll House

【服装】:蒂奇女士/娃娃/洛丽塔裙

——《爱丽丝疯狂回归》2011上海麻辣马黑童话单游

Alice Madness Returns 

【一周目噩梦实况39】

————————


汤姆登科(全平台同名版

轻奢风爱丽丝梦游仙境|金色&黑色完美轻奢|啊啊啊超级喜欢这个设定x

轻奢风爱丽丝梦游仙境|金色&黑色完美轻奢|啊啊啊超级喜欢这个设定x

Owl

无题

“无论多大,都要相信童话,英雄,和魔法”

“如果你经历过现实的种种磨砺,再回看童话,还会相信它是真的,你还是那个最初的你,你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

或许是贪恋上童话里触不可及的美好,又或是沉迷在美梦编织的谎言

毕竟,谁又能分的清幻想和现实呢

“乌鸦为什么像砚台呢”,很古早的情话吧,没有理由吗?乌鸦本就是砚台啊

仅仅一个谎言毁了红皇后吗?


you are eating all the tarts

you can have the crusts

——娇纵,是父亲口中与生俱来的女皇...

“无论多大,都要相信童话,英雄,和魔法”

“如果你经历过现实的种种磨砺,再回看童话,还会相信它是真的,你还是那个最初的你,你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

或许是贪恋上童话里触不可及的美好,又或是沉迷在美梦编织的谎言

毕竟,谁又能分的清幻想和现实呢

“乌鸦为什么像砚台呢”,很古早的情话吧,没有理由吗?乌鸦本就是砚台啊

仅仅一个谎言毁了红皇后吗?

 

you are eating all the tarts

you can have the crusts

——娇纵,是父亲口中与生俱来的女皇风范吗?红皇后恨妹妹没说实话,可能从未想过又或不敢想是什么让父母的天秤逐渐倒向了妹妹

(你可以永远相信迪士尼)

                                                     来自平凡的碎嘴

daisy

  在扣扣空间看到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买不到还是激动得发出尖叫,真的好美😭


  回礼是全部原图,真的是可以做壁纸的精致程度,我好爱!为什么买不到😭

  在扣扣空间看到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买不到还是激动得发出尖叫,真的好美😭



  回礼是全部原图,真的是可以做壁纸的精致程度,我好爱!为什么买不到😭

茵音怪

  岂可修在一起啊😭😭😭

  岂可修在一起啊😭😭😭

椿风

重逢

“Hatter.”

疯帽子猛地抬起头


“Alice!"

这熟悉而甜美的嗓音

是她,是她啊!


疯帽子向茶桌的那一头望去,她身着蓝色的裙子,还是那年的模样


小小的爱丽丝,那样的俏皮可爱


疯帽子已经等了太久了!再也等不及要见她了!


疯帽子踩上茶桌


因岁月而积满尘灰的茶杯应声而碎


爱丽丝在茶桌的那一头开心地笑着,咯咯的笑声踩着云朵纷至沓来,那笑声载疯帽子腾云驾雾,悠悠飞向她


疯帽子拥她入怀


他根本不敢相信,日日夜夜描摹着模样的人啊,寄托了那么多思念的人啊,此刻正拥在自己的怀里


疯帽子抚摸着她每一根发梢,轻轻的,......

“Hatter.”

疯帽子猛地抬起头


“Alice!"

这熟悉而甜美的嗓音

是她,是她啊!


疯帽子向茶桌的那一头望去,她身着蓝色的裙子,还是那年的模样


小小的爱丽丝,那样的俏皮可爱



疯帽子已经等了太久了!再也等不及要见她了!


疯帽子踩上茶桌


因岁月而积满尘灰的茶杯应声而碎


爱丽丝在茶桌的那一头开心地笑着,咯咯的笑声踩着云朵纷至沓来,那笑声载疯帽子腾云驾雾,悠悠飞向她





疯帽子拥她入怀


他根本不敢相信,日日夜夜描摹着模样的人啊,寄托了那么多思念的人啊,此刻正拥在自己的怀里


疯帽子抚摸着她每一根发梢,轻轻的,缓缓的


爱丽丝靠在他的心口上,他闭上眼睛,微微地笑了





他们的分别一定只是一场噩梦罢了


小小的爱丽丝伸出双手,抱紧疯帽子,轻轻抚着他的脸


两人这样相拥了很久


"Hatter.What do we play today?"爱丽丝抬头问疯帽子,眼神里闪着孩子的天真和活泼


"Well.tea party?paint roses in the garden?How about make you a hat?"(嗯。开一场茶话会?在花园里粉饰花朵?为你做一顶帽子怎么样?)疯帽子咧开嘴,露出了疯疯癫癫的笑容,黄绿色的眼睛里放出光芒


"Hatter. I like you!"


"Why?"


"Oh no.Hatter.We almost miss the tea party time."(不好,疯帽子,我们快要错过下午茶时间了!)


"Right."疯帽子开心地笑着,轻轻把爱丽丝抱上茶桌,报时的钟声恰好敲响


疯帽子看着准时出现的客人们


"Mr Rabbit.Twins.Mr rat.Where is Cheshire cat?"(兔子先生 双胞胎 鼠先生 柴郡猫呢?)


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爱丽丝的背后


"Here~"柴郡猫突然开口,吓了爱丽丝一跳


"Hey.don't do that!"(嘿,别这样)疯帽子生气地看着他


"Allright."(好吧)柴郡猫消失了,随即出现在了一个椅子上方


茶话会开始,一群人还是像从前那样有说有笑,疯帽子感觉是那样的幸福,好像很久没有那样欢乐了


疯帽子看向柴郡猫,自己好像没有那么讨厌这个背叛者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和解的



疯帽子摸了摸自己的帽子,想起了红皇后,心里对她仇恨的火焰好像削减了,为什么?


而且,自己的心里,好想念家人


疯帽子向树林的方向望去,依稀记得,有个和爱丽丝一样美的女孩从那里穿出




"Alice. You are not…"(爱丽丝,你不是)


疯帽子想说她不是自己的爱丽丝,可是他的声音颤抖着,他害怕,害怕这短暂的美好再次被打破


他害怕,害怕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爱丽丝收起天真的笑容,无奈地笑着


"Hatter.Have you any idea why a raven like a desk."


疯帽子扑向她,想再次和她拥抱,想再摸摸她粉嫩的脸颊,想再牵起她的小手


可惜他没能如愿,他伸出手,奋力地想要抓住她,拼命地够到她,他的指尖离她那样近,两人却渐行渐远了




疯帽子从梦中醒来,坠入现实之中


他坐在茶桌尽头,朋友和家人围坐在两旁


"Hatter mad.mad again."(疯帽子疯了,又疯了)


"If he is not mad.He is not Hatter!"(他不疯就不是疯帽子了)


"Look his face when he dreaming."(看他做梦时候的表情啊)


"Something nice.isn't it"(好梦,不是么)


"I beg he dream about us!"(我赌他梦到我们了)


"No.No.must be Alice.He think about her all day."(肯定是爱丽丝,他天天想着她)


双胞胎又吵了起来


疯帽子无奈地摇摇头,他不知道是第几次梦到爱丽丝了


"Who can distinguish between dream and reality?"(谁又能分清梦境与现实呢)


Alice.

疯帽子怀念着每一个诗意的音节,他希望有机会读更多遍


"Goodbye.Alice."这是最后一次念她的名字


最后一次勾起她的手指,凝望着她的模样


她小时候的样子在记忆里淡去了,甚至她长大了之后模样,疯帽子也快记不起来了


明明每一刻都在想着她,她的身影,她的音色,她裙摆飘拂的模样却渐渐模糊了


何处我们会再次重逢?


疯帽子看着身旁给爱丽丝留的位子


"Because  love you have no reason."
































烟云忆

第十二章 芙蕾的歌谣

爱丽丝听见的最后声音,是巨大的冰块轰然落地,以及芙蕾的惊呼。她再听不见任何声音,却有戴茜的歌谣在脑中回响。

“爱丽丝,快睡去,

在梦中与你的过去相聚,

只有它能开启未来之旅。

那些人为欲望抛下过去,

必将被时间弃如敞履。

这便是命运的谜语,

也正是仙境的秩序。”

爱丽丝猛地从梦中惊醒。木柴噼啪作响,伙伴们在岩洞里沉睡着。红皇后,时间,疯帽子……

爱丽丝披衣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出山洞。

芙蕾坐在悬崖边,微扬着头,像是在看月亮。

“嗨,爱丽丝,”她没有回头,“过来坐吧。”

爱丽丝顺从地、安静地走到芙蕾身边。她脚下,是陷落的冰堡的瓦砾。

“戴茜一定跟你说了我和斯雷夫的事——我...

爱丽丝听见的最后声音,是巨大的冰块轰然落地,以及芙蕾的惊呼。她再听不见任何声音,却有戴茜的歌谣在脑中回响。

“爱丽丝,快睡去,

在梦中与你的过去相聚,

只有它能开启未来之旅。

那些人为欲望抛下过去,

必将被时间弃如敞履。

这便是命运的谜语,

也正是仙境的秩序。”

爱丽丝猛地从梦中惊醒。木柴噼啪作响,伙伴们在岩洞里沉睡着。红皇后,时间,疯帽子……

爱丽丝披衣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出山洞。

芙蕾坐在悬崖边,微扬着头,像是在看月亮。

“嗨,爱丽丝,”她没有回头,“过来坐吧。”

爱丽丝顺从地、安静地走到芙蕾身边。她脚下,是陷落的冰堡的瓦砾。

“戴茜一定跟你说了我和斯雷夫的事——我在斯雷夫身上犯的错。”

“错?不,费特小姐只是跟我们说了你们同他的抗争,以及她的预言。”

“预言?”

“她预言了我的诞生,以及我将和疯帽子一起守护仙境。”

芙蕾微微笑了笑。北风吹动她的裙摆。爱丽丝有点奇怪为什么她的长裙依旧那么整洁,即使刚刚从冰堡中仓皇出逃。

“那么,我的守护者,”爱丽丝分辨不出她是否在开玩笑,“我本以为会有更好的机会告诉你。可看来戴茜已经计算好了。爱丽丝,你现在困吗?”

爱丽丝一头雾水:“什么?不,我不困。”

“那就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芙蕾闭上眼睛,轻声哼唱。明明近在耳畔,可在爱丽丝听来,却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很久很久以前,地上与地下并无分别。

它们的居民亲密无间,共同居住在丰饶和谐的世界。

绝无贪念,只有奉献;不存警戒,相互体贴。

在此情况下,我与斯雷夫相恋,

即使这感情,跨越族谱的行列。

若非她的出现,我们本将唱到故事终结。

迪塞尔,迪塞尔,迪塞尔,我的小妹妹,格沃诺・迪塞尔。

你为什么将欲望传遍,收割生命的彩蝶?

为什么在世间燃起狼烟,而吸应淋漓的血?

为什么教导人们欺骗,引人们将真情偷窃?

我们只能将外族人隔绝在外面,连同迪塞尔的罪孽。

可那出自于我的金科玉言,却让我的思念无止无歇。

我该如何抵御这情语绵绵,如何忍受两地永别?

终于我的愚蠢让我把秩序偷偷改变,得以与斯雷夫游曳。

我天真地以为我的感情可以过海瞒天,哪知尽入迪塞尔的眼睫。

她笑得如此香甜,因为她已找到打败我的媒介。

斯雷夫,斯雷夫,斯雷夫,我的爱人啊,儒勒・斯雷夫!

你为什么任欲望蔓延,纵使我百般劝诫?

为什么摒弃了仙境妙魇,竟甘愿将她毁灭?

为什么不念往日恩恋,逼迫我以兵戒相胁?

所幸胜利的光辉洒落人间,即使代价如此惨烈。

斯雷夫的剑没入特里心间,戴茜同迪塞尔消散于月夜。

繁华的仙境只余荒阡,昭告着她经历的浩劫。

而我,我献祭生命将秩序改变,消灭残存的奸邪:

地上与地下永不相连,善恶都困于各自的世界。

但我仍希冀有一那么一天,私欲能被友爱彻底消灭。

那时如前人般纯洁的人将在我的指引下相见,

打破这人为的藩篱将仙境的未来书写。

可是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我亲爱的朋友,爱丽丝,

斯雷夫竟然逃出生天,我的愿景难道又将化为浩劫?”

芙蕾的歌声渐渐消散在北风中,爱丽丝却久久回不过神来。她好像看见摇动的草在煞风中飞舞,融汇在黄沙之间;她好像看见血珠从剑尖上滑落,渗入泥土;她好像看见屏障在地上与地下的交界处升起,将两个世界隔绝。

那场战争一定比红白皇后之间的惨烈得多。

“不,不会的。”爱丽丝握住芙蕾的手,坚定地说,“我不会让仙境受到伤害的,芙蕾。我会和你们一起保护仙境。我会让费特小姐的预言成真。”

芙蕾虚弱地笑了笑:“黛西的话总是灵验的,但不一定以人们期望的方式。我还记得她向一个地上世界的小男孩许诺他将拥有一屋子蝴蝶,因为他正在为自己飞走的蝴蝶悲伤;而十几年后,小男孩成了昆虫学家,他的屋里挂满了蝴蝶标本。爱丽丝,或许你和疯帽子最终会一起守护仙境,但没有人知道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别再自欺欺人了,这是战争,战争不可能不伴随伤害。”

“话虽如此,”爱丽丝说,“但有时我会在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

芙蕾探究地看着她。“你真的同我了解的地上居民很不一样。”

她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月亮,站起身,“回去睡觉吧,爱丽丝。明天还要赶路呢。”

                                                                                           

不要靠近押韵,会变得不幸😭😭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深入兔子洞,去发现生活的真相。就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那样。』

『深入兔子洞,去发现火灾的真相。就像疯狂回归的爱丽丝那样。』

出自《黑客帝国4》的文案,改写成黑童话游戏版的岂不更有味道?哈哈.....

——《环球银幕》杂志2021年12月份

——『爱丽丝疯狂回归』2011上海麻辣马黑童话单游

Alice Madness Returns


『深入兔子洞,去发现生活的真相。就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那样。』

『深入兔子洞,去发现火灾的真相。就像疯狂回归的爱丽丝那样。』

出自《黑客帝国4》的文案,改写成黑童话游戏版的岂不更有味道?哈哈.....

——《环球银幕》杂志2021年12月份

——『爱丽丝疯狂回归』2011上海麻辣马黑童话单游

Alice Madness Returns


糖君
爱丽丝饼干配音表 韩配: Jo...

爱丽丝饼干配音表

韩配: Jo Kyeong-i (조경이)

日配: 待安排(或暂无)

英配: Hynden Walch

其他语言配音:使用英配

爱丽丝饼干配音表

韩配: Jo Kyeong-i (조경이)

日配: 待安排(或暂无)

英配: Hynden Walch

其他语言配音:使用英配

Alpha

爱丽丝梦游仙境截的图,调了个色

 顺带一说白皇后真的好漂亮!!!

爱丽丝梦游仙境截的图,调了个色

 顺带一说白皇后真的好漂亮!!!

椹迟

[童话向] 致爱丽丝

爱丽丝抱着那只我见了很多次的黑猫,她已经很老了,老到甚至无法“喵喵”叫,只能在女孩怀里无精打采地打呼噜。

她的后代们在温暖的地板上滚来滚去,摆弄着旧得开裂的国际象棋,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用爪子摆弄着红棋王后,发出细微的“咯哒”声。这只猫叫黛娜——和它的曾祖母名字一样。老黛娜死去后几天,小黛娜出生了,伤心的爱丽丝为了纪念老黛娜,给这只颜色有些可笑的猫取了如此庄严的名字。

黑毛和白毛杂在一起,纯色的小白猫和小黑猫不太乐意跟她玩。小黛娜就自己咬着红棋王后,发出“呜呜”声。黑猫在爱丽丝腿上待得倦了,想要睡一会。小黛娜却把红棋王后摔下来,被惊醒后的她生气地爬过去,代黛娜不在的母亲教训它。

爱丽丝拉开......

爱丽丝抱着那只我见了很多次的黑猫,她已经很老了,老到甚至无法“喵喵”叫,只能在女孩怀里无精打采地打呼噜。

她的后代们在温暖的地板上滚来滚去,摆弄着旧得开裂的国际象棋,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用爪子摆弄着红棋王后,发出细微的“咯哒”声。这只猫叫黛娜——和它的曾祖母名字一样。老黛娜死去后几天,小黛娜出生了,伤心的爱丽丝为了纪念老黛娜,给这只颜色有些可笑的猫取了如此庄严的名字。

黑毛和白毛杂在一起,纯色的小白猫和小黑猫不太乐意跟她玩。小黛娜就自己咬着红棋王后,发出“呜呜”声。黑猫在爱丽丝腿上待得倦了,想要睡一会。小黛娜却把红棋王后摔下来,被惊醒后的她生气地爬过去,代黛娜不在的母亲教训它。

爱丽丝拉开了门,比利便走进去。比利日常会送一朵红玫瑰来,尽管冬天的红玫瑰是如此昂贵,他还是会不间断地为爱丽丝带上一支,让她插到桌上的花瓶里,温暖的屋子里有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是多么好啊。

小黛娜不喜欢比利,每次这个金色头发的小伙子一来,她就会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伸爪瞪眼地对他龇牙咧嘴。

我也不喜欢他,他每次亲吻爱丽丝的手和脸颊时,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受,好像我在老赫鲁园子里精心侍弄的花草被别人逗弄着叶子,含苞待放的花朵将要被人摘走。

我刚来这儿的时候,爱丽丝还不过只是一个襁褓中棕金色的团子,我还没老,她就要嫁人了。

我有种老父亲的痛楚。

比利戴了帽子向爱丽丝告别,而后推开门出来。外面的雪已经停了,风仍旧很大,天灰蒙蒙,路上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薇薇安站在雪地里,直愣愣地盯着我。我不记得我与她有什么过节,以至于她总是这样做,天使长得都一个样子,天知道她是我见过的哪一个。相较于薇薇安,我还是更愿意见到理查德,这片区域的梦境都受他们管辖——除了爱丽丝。我跟着理查德来这片区域时她刚刚出生,我就求他们把爱丽丝的梦境让给我。理查德不出意料地同意,意外的是薇薇安居然也同意了。

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事啊,这一让就是二十年。我展开翅膀,把身上的雪抖下来,抓过一边来看了看,我觉得我差不多要真正成年了。虽然五十多年前老赫鲁就已经给我办过成年礼,但我有自己的·一套。我把母亲身上的那根正羽放进黑色的翅膀里,这样要是丢了,我很快就能察觉,所以我从来没有弄丢过。

“多尔德,你为什么不进来?”爱丽丝打开窗子对空荡荡的院子里喊,冷风从窗子里灌进去,吹散了她的围巾,猫猫都躲到壁炉下烤火。

我从天窗里跳下来,伸手拉下了窗子。

“你猜我把玫瑰藏在哪只翅膀里了。”

“在没有放白色羽毛的翅膀里。”

“谢谢你,多尔德。”


爱丽丝和比利的婚礼一个月后举行,那天刚好是爱丽丝二十周岁生日。

我和老赫鲁说好了,他要给我一枝最好的白玫瑰——即使他每次给我的都是当时最好的一朵。于是理查德笑话我贪得无厌。

是的,我只有爱丽丝一个人,而他和薇薇安拥有这块土地上所有人的梦境。我本来连爱丽丝的梦境都没有的,他们认为我没有能力制造出震撼人心的梦境。理查德是魔鬼,他带来的梦可怕、寒冷或是极度悲伤,而薇薇安造出的梦则欣喜、温暖甚至欢乐不已。

我能造什么梦?

悲伤与欢乐平衡,温暖与寒冷互补,可怕与欣喜混合,那未免会太平淡而无聊,就像太多的颜色混合在一起只会成为灰色一样,我想我生来就不具有造梦的天赋,只是勉强说得出几个故事。

我常常坐在爱丽丝卧室的大挂钟上,说着故事哄她睡着,此后加入我拙劣的被称为梦境的造物,它们大多都荒诞。有一天晚上理查德混进来,想要加进些黑暗的东西,被我用翅膀轰赶出去。

薇薇安坐在灯塔的拱顶上,目光从发丝遮挡的双眼中射过来,像一柄注视着我的刀子,却从不跟我打招呼。我们肯定在哪里见过,我确信。

回到挂钟上时,指针敲向零点,一片杂色的羽毛从我身上震落下来。

爱丽丝突然闭着眼睛坐起来,说我这次掉下来的一定是白羽毛。我看了看地上那根黑白相间的杂色羽毛,便飞下来踩住,作势捡起时从翅膀里摘下一根白羽。

“猜对了,好爱丽丝,快睡觉吧。”

理查德认为我这种自找麻烦的行为是一种愚蠢,尽管我同他一起长大,亲密无间,我还是能感受到我们之间可悲的障壁。可他还是把爱丽丝的梦境给我了,毫不犹豫。

我用国际象棋给爱丽丝做过梦境,梦里的玫瑰花洁白无暇,如同天使的羽翼。从前我只见过白色的玫瑰花,老赫鲁的玫瑰花没有红色。然而红棋王后喜欢红色,鲜亮鲜亮的油漆一般的血一般的红,我不知道我在创造她时抱着什么想法。

我宁可这一切只是红棋国王的梦。

爱丽丝在梦醒后对我说我的眼睛很像梦里的白骑士,蓝色的眼睛里藏着夕阳。我抻了抻翅膀,对爱丽丝做鬼脸。

怎么说我也应该叫黑白骑士,好歹比他多一种颜色。

她气冲冲地鼓着脸说才不是多一种颜色就更好。

爱丽丝勉强猜对了那么一次。真的不是多一种颜色就更好,可是我要是真的只有一种颜色,就会去其他的地方,没法去她的梦里做白骑士了。

后来她真的遇见了白骑士,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就像夕阳在眼中闪烁,还会每天为她带一枝红玫瑰。


至于我多出来的一种颜色,是我活到现在最不解的一件事。正如老套的戏剧那样,我的母亲是白翼的天使,父亲则是黑羽的魔鬼。在这个世界上天使和魔鬼其实没区别,都是造梦者,只是羽毛颜色不同,造出的梦境也不同,各取所长各司其职。想想也挺有道理,要全是天使造的美梦,人沉浸在梦里不愿醒来,这样的世界一定会荒芜,要全是魔鬼造的噩梦,把人们吓得不敢睡觉,说不定人们会接二连三地发疯。但像我这种东西造的梦,大约和醒来时的生活一样平淡无趣。所以啊,天使和魔鬼在一起生出来的也许是废物呢。但是我父亲和我那未曾谋面的母亲曾共事一片区域,陷入爱情时就像人们耽于美梦一样无法自拔……真感人。偏偏是他们,爱真是个神奇的事物。希望理查德望我生畏,吸取教训,别成天围着薇薇安转。

我是在一群天使的看管下逐渐记事的,他们从我出生起就期待我展翅,看看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胡子比翅膀长的长老经常带我去一个广场——那里常常有天使完成展翅仪式,以证明自己血统的光洁。我展翅那天是个风平气和的好日子,天使们在我面前列队一个个表情严肃,和我一起的是个脸上有疤的女孩,她安静地仿佛和明亮的阳光融为一体。当我展开黑白相间,甚至一片羽毛上有黑白灰三种色调的翅膀时,天使们脸上的表情不能再好笑。接着一直沉默的女孩开始慢慢展翅,纯白的不含一点杂色的翅膀在阳光下闪耀着七彩的光晕,于是他们呐喊着这才是真正的美丽的天使。

我笑得够了就拉过自己的翅膀看了看,颜色是很杂,就像后来父亲带我去山里猎到的野鸡。那时我认为鸡和我一样异类,大为共情,就把它放了回去。直到我发现他们整个种群都是这样,我就心安理得地让它们上了餐桌。右半边翅膀总体是白的,左半边则相反。但是天使们不要我,还要惩罚我母亲。

那天父亲就带我去了魔鬼的领地,在路上他给我一根母亲翅膀上的正羽,要我保管好,丢了可再也没有了。我一直把它放在黑色的翅膀里,到现在都没有弄丢过。在魔鬼中间生活,我就自认为是魔鬼,他们不跟我谈及我母亲的事情,我便当作不知道。此后我一直住在老赫鲁的玫瑰园里,帮他修剪玫瑰的枝条,不会闯太多祸。

天使们说我不是天使,魔鬼们说我不是魔鬼。理查德经常和其他魔鬼比赛谁造的梦最恐怖,还邀请我去品鉴,但我只是看看,我也没见过天使们会聚一起比谁更圣母。

理查德被分划了管理区域,我跟着去了,看见天使薇薇安准备给啼哭的爱丽丝编织一个美梦让她足以安睡。我请求她把这个婴儿的梦境给我。她盯着我几秒钟,说可以。出乎意料。

第二天,我就在老赫鲁的玫瑰园里折了最好的一枝白玫瑰花,揣进翅膀里带给爱丽丝。爱丽丝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从来不对大人说屋子里有一个花白翅膀的多尔德,成天在天花板上飞来飞去。而在一阵敲门声后留在门前的白玫瑰,起初大家认为是好心的园丁,后来便认定是上天的祝福。

老赫鲁园里的白玫瑰树,花朵白得像天使的翅膀,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姑娘了,他可以种红玫瑰,花季时可以给她一个惊喜。我说不是,只是送给一个孩子,她接受了我不伦不类的梦。

我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我只是骑士。

成年礼时我便说过,即使有人愿意抛弃成见,我也不会与任何种族通婚。杂色天使或杂色魔鬼一个就够了,废物一个也够了,骑士一个也就够了。


零点的滴答声又震落下一片羽毛,不协调的羽毛已经落完,还有几根杂色仍然混杂在翅膀里。理查德说我长得越来越奇怪,两边翅膀的颜色已经完全改变,一边漆黑一边洁白,再不像一开始那样斑驳。我想我也许真的要成年了。

爱丽丝又猜我落的羽毛是白色,我把上次的把戏又演一遍,拔去羽毛的皮肤接触到空气,便凉丝丝的痛起来。

我飞出屋子时,夜空清澈不已,星光像在天穹流淌,地上的雪融化,也在流淌,汇集成来年的第一条小溪,流过爱丽丝脚底,流到老赫鲁的玫瑰园里,流进白玫瑰树的根系。月光藏在烟雾般的云里,洒下来时已经十分柔和,冬夜的风还在吹,只是不再像深冬时那么凛冽,我感觉不到冷,我要去玫瑰园里摘一枝白玫瑰。

第七千二百九十六枝白玫瑰。

爱丽丝结婚前的最后十天,最后十枝白玫瑰是我能给她的最大的祝福。其实比利那家伙我看着还不错,等到牧师把爱丽丝的手交给他后,我就回老赫鲁那儿为他剪一辈子的玫瑰树枝。

老赫鲁的白玫瑰在泛黄凋落,我从未料到会来得这么早。但我只是再需要最后十枝白玫瑰,老赫鲁对我说,玫瑰树是因为吸取了天使羽毛的养分才开出白玫瑰,即使是维持十天的花期,至少也需要一根天使翅膀上的正羽。我问我的白翅膀能不能用,老赫鲁说我不是天使。

但我有一根天使的正羽。

天色泛白时理查德到玫瑰园来找我,他看见我把母亲的羽毛递给老赫鲁,他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要拿母亲的羽毛换爱丽丝的白玫瑰?

我说,母亲已经很多年没来见过我,她不是不想找我,就是已经死了。不想找我就不会留给我这根白羽,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天使死后留在老赫鲁的玫瑰园里,那玫瑰树下葬的是哪位天使?理查德,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母亲已经给了我这么多枝白玫瑰,她不会吝惜最后十枝。我做不到只是因为一根没有生命的羽毛,就放弃对生者的祝福。毕竟爱丽丝还活着,我的祝福与思念她都能感受到。

婚礼日期将近,她的家里充满喜悦欢呼的气氛。冬天真的过去了,爱丽丝将在春天嫁给比利,冰雪融化流淌,汇集成一条溪流,流过捧着大束红玫瑰的爱丽丝的脚底,流过灯塔底,流到老赫鲁的玫瑰园里,老赫鲁把光洁的白色羽毛埋进玫瑰树的根系。

我飞进爱丽丝屋里时,小黛娜正在毯子上玩毛线球,爱丽丝累得打瞌睡,她低声说想再做一次从前的梦,有红桃皇后,还要有白骑士。我将白玫瑰放进桌上的花瓶。

第七千二百九十七枝白玫瑰。

“多尔德,你为什么不进来?”

第七千二百九十八枝白玫瑰。

我从天窗里跳下来,伸手拉下了窗子。

第七千二百九十九枝白玫瑰。

“你猜我把玫瑰藏在哪只翅膀里了。”

第七千三百枝白玫瑰。

“在没有放白色羽毛的翅膀里。”

第七千三百零一枝白玫瑰。

做一次从前的梦。

第七千三百零二枝白玫瑰。

梦里有红桃皇后。

第七千三百零三枝白玫瑰。

还要有白骑士。

第七千三百零四枝白玫瑰。

还要有白骑士。


婚礼当日,我在教堂顶上听牧师给爱丽丝和比利念誓词,一直听到仪式结束后,我便匆匆飞回爱丽丝的小屋,好在人群归来前送到最鲜活的白玫瑰。在飞行的颠簸中,我感受到刚愈结不久的皮肤隐约的刺痛。我落到爱丽丝的小屋前,从羽毛深处取出那枝白玫瑰,像很多年前一样放在门前。玫瑰沾了一点血,透着几点鲜红色。

我想到老赫鲁的玫瑰园里再也没有白玫瑰了。

我也不再有爱丽丝了。


我最终没有失去母亲最后的羽毛,老赫鲁跟我说在我走后,有个天使用自己的羽毛换下了我的。那是个女孩,脸上有道被头发隐约遮住的疤痕。我不知道拔下利于飞行的正羽有多痛,但我记得拔下自己的绒羽时很痛。老赫鲁问我是否认识那位天使。我说我一定认识她。

那晚我飞去和理查德告别,看见薇薇安仍旧坐在灯塔的拱顶上,她沉默寡言地看向我,我看见她翅膀上缺了一根正羽。

第七千三百零五枝白玫瑰。

白骑士把爱丽丝送到了第八格,爱丽丝挥动手帕告别,跨过河流她将成为王后,捧起红玫瑰,牵起另一位眼睛里藏着夕阳的人。

“谢谢你,多尔德。”

END


——

1.本文又名《职场恋爱的严重后果》(不是)。好久以前写的,当时只是莫名其妙被爱丽丝镜中奇遇记里的白骑士戳到了,加上开学内心愤懑于是大梦一场,随即把梦境扩充成了故事。几年后的现在看来就是,这个多尔德格局还是不够大啊……应该推翻天使与魔鬼不准通婚这个禁令才对(大声),而不是搁那儿自怨自艾。而且嘛,谁说梦境只能分噩梦与美梦的,这明显是刻板印象。你看,我做的这个梦就不悲不喜的。


2.以及天使确实经常比谁更圣母善良来着,薇薇安是其间佼佼者。最后的羽毛也不是什么惊鸿一面心生爱恋的情节,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善良天使。

魔鬼可能更多的是像理查德这样爱恶作剧的性格,我尽量把他们描写成只是职能不同的种族(织梦)。


3.

理查德:最新作——在镜中与恶魔的邂逅,集齐多种恐怖元素,超级加强版,现诚邀勇敢的多尔德进行测试。

多尔德:品鉴得已经够多了,快端下去吧(悲)


4.加童话tag会不会也太怪了。


5.凑够5200字了,好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