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丽丝瓦尔加斯

2940浏览    125参与
Tragic Ending
原来伊才是我真爱👍入坑四年年...

原来伊才是我真爱👍入坑四年年年都在画 今年好潦草😢听着深深的达尼亚画的

我暗示得不够明显mua↑↑↑↑大家快去听达尼亚👍b站tx综艺官方号就有!

原来伊才是我真爱👍入坑四年年年都在画 今年好潦草😢听着深深的达尼亚画的

我暗示得不够明显mua↑↑↑↑大家快去听达尼亚👍b站tx综艺官方号就有!

别慌v黛玉

为什么男/女体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7

伊诞特辑

 

“ve~爱丽丝起床啦!”费里西安诺反常的早起,此刻穿带整齐的坐在床边,糯糯的声音在爱丽丝耳边响起。看着迷迷糊糊的爱丽丝,费里西安诺突然起了些调笑的意思,拿着手指在爱丽丝白嫩的脸上戳来戳去“ve~爱丽丝起床了,爱丽丝~起床了~”

“ve~知道了!你怎么今天这么早起床?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睡得晚…..”费里西安诺听着女孩带着埋怨的声音,嘴角微微勾起,凑到爱丽丝耳边轻轻说:“Mrs Vargas,今天是3月17日。”

费里西安诺的呼吸打在爱丽丝耳边,感到一阵酥麻,但是他报出的日期让她一下清醒过来了,“今天是——独立日!ve~又老了一岁呢。生日快乐Mr.Vargas...

7

伊诞特辑

 

“ve~爱丽丝起床啦!”费里西安诺反常的早起,此刻穿带整齐的坐在床边,糯糯的声音在爱丽丝耳边响起。看着迷迷糊糊的爱丽丝,费里西安诺突然起了些调笑的意思,拿着手指在爱丽丝白嫩的脸上戳来戳去“ve~爱丽丝起床了,爱丽丝~起床了~”

“ve~知道了!你怎么今天这么早起床?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睡得晚…..”费里西安诺听着女孩带着埋怨的声音,嘴角微微勾起,凑到爱丽丝耳边轻轻说:“Mrs Vargas,今天是3月17日。”

费里西安诺的呼吸打在爱丽丝耳边,感到一阵酥麻,但是他报出的日期让她一下清醒过来了,“今天是——独立日!ve~又老了一岁呢。生日快乐Mr.Vargas!”

“生日快乐,Mrs.Vargas!ve~老不老什么的,咋俩都一样呢~爱丽丝不用太担心”费里西安诺揉揉爱丽丝的脑袋,细声安慰。

爱丽丝快速起身,匆匆忙忙开始梳洗打扮,“ve~哥哥会来吗?”

“ve~当然了”

“ve~要是还有姐姐在就好了”

 

“爱丽丝那个笨蛋不知道跑去哪了?一个接一个的不见。生日也不回来!岂可修!”

突然传来的熟悉声音让爱丽丝颤了颤,而一旁的费里西也跟着抖了抖。

费里西走出去,看见一个梳着披肩棕发,呆毛高高翘起的女人,正满脸怒气的坐在自家桌旁,可眼睛里隐约透出泪光。桌上摆着一个国旗式的蛋糕——应该是女人带来的。正当费里西安诺准备开口时,门又被打开了。

罗维诺 瓦尔加斯一大早起来就拎起自己做的蛋糕赶紧赶向费里西安诺的家,想做第二个对自家弟弟妹妹说生日快乐的人。但是当他看到桌旁不仅已经有了一个人,桌子上还摆着和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蛋糕,“你这个混蛋是哪里来的?!比我先到,还剽窃而我的创意!岂可修!”

“谁剽窃你的创意了!混蛋你好好看我这是可是我亲手做的!岂可修!”

“ve!姐姐不要吵了嘛,那个也是南/意/大/利啦~今天可是独立日!合并的日子呢!”爱丽丝匆匆洗漱完就跑出来,猛地扑到好久未见的自家姐姐身上,“ve~生日快乐,哥哥姐姐!”

“ve~生日快乐,哥哥姐姐!”费里西安诺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迅速跟了队形,想缓解一下气氛,他怕打起来——依着哥哥的性子和和哥哥差不多的性子。

罗维诺听着弟弟妹妹的道贺,无奈耸了耸肩。到一旁沙发上坐下了。从包里拿出“向国家女体解释说明书”。基娅拉将信将疑的拿过来,开始翻看。

10 minutes later

基娅拉此时正在努力消化这件事,手上拿着从罗维诺那里拿来的番茄(经过了在弟弟妹妹着急声音中的混乱场面后)。

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贝什米特兄弟和姐妹。

“ve~多一字!”爱丽丝和费里西安诺同时扑进莫妮卡和路德维希怀里。

“咳,生日快乐,爱丽切/费里。”德/国绝对是男女体里面最像的,就连此时举起手放在唇边轻咳都仿佛一个模子。

“土豆混蛋,放开我弟弟妹妹!爱丽丝/费里西安诺你个笨蛋给我回来!”

今日get南/意/大/利咆哮帝×2

 

 

别慌碎碎念:

其实我是伊厨呢!

 

别慌v黛玉

为什么男/女体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3

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从没想过还有另一个“多一字”,而且是一位短发的利落女士,而且和自己一起收拾意/大/利的家,而且,见面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嚎啕大哭。……混乱到让路德维希又一次拿出了胃药。

莫妮卡 贝什米特这两天濒临崩溃。她和爱丽切的姐姐基娅拉还有所有国家意识体把整个地球都翻了个还是没有找到意/大/利,那个总是向自己念着“ve~ciao~多一字”的女孩 ——爱丽丝 瓦尔加斯。这还不够乱,紧接着弗朗索瓦丝也失踪了。同样都是找不到。现在欧/盟主力就剩下自己一个,更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想起爱丽丝又是一阵习惯性头痛。

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到爱丽丝瓦尔加斯...

3

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从没想过还有另一个“多一字”,而且是一位短发的利落女士,而且和自己一起收拾意/大/利的家,而且,见面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嚎啕大哭。……混乱到让路德维希又一次拿出了胃药。

莫妮卡 贝什米特这两天濒临崩溃。她和爱丽切的姐姐基娅拉还有所有国家意识体把整个地球都翻了个还是没有找到意/大/利,那个总是向自己念着“ve~ciao~多一字”的女孩 ——爱丽丝 瓦尔加斯。这还不够乱,紧接着弗朗索瓦丝也失踪了。同样都是找不到。现在欧/盟主力就剩下自己一个,更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想起爱丽丝又是一阵习惯性头痛。

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到爱丽丝瓦尔加斯家门口了。她捏捏眉心,从衣兜里拿出她家的钥匙,熟练的打开门,准备在沙发上好好再想想她能去哪里。但是紧接着,她就看到了一个金发的高大男人在收拾屋子,动作娴熟,给人感觉一种这样是日常的感觉。

“您是?”莫妮卡现在心里冒出无数念头,第一反应自己走错了,但这熟悉的看了近百年的地方不可能出错,那么眼前这个男人是谁?怎么进来的?

路德维希看到门口留着金色短发的干练女人,和她熟练的开关动作以及拿着钥匙来看,这个人不是费里新认识的女孩(这显然不是,费里西安诺肯定吃不住气场这么强大的),就是爱丽丝的好友,那么…就是那个世界的国家意识体。能拿到钥匙,就是很信任的人。按照这个世界来讲,这个女人不是南/意/大/利就是德/国。看眼前女人精简的样子,应该是和自己一样了。

“女士您好,我是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这个世界的德/国国家意识体。”用干练的语言简单解释,德国人标准作风。

莫妮卡对他说话语气和语言干练程度感到了一阵“他乡遇故知”【bushi】信任。但还未开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跳跃到自己眼前。

“ve~ciao~多一字也来啦!欢迎呐!不过现在这里是我和费里西的家,莫妮卡可能不能和我一起睡了…我和费里西都不太想睡客房…所以就这两天暂挤在一张床上了…这两天发生balabala”爱丽丝听到熟悉的声音赶忙就跑下来,迫不及待的和莫妮卡分享自己这些日子的见闻和鸡毛狗碎——这些天她都不得不和费里西安诺睡在一起(别慌:客房是干什么用的?!两人:ve~才不要)

莫尼卡听着熟悉的声音,鼻头一酸。这两天所有委屈都一起涌上来,随即开始大哭。莫妮卡努力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看着眼前人和自己这两天的所有焦灼,眼泪控制不住往出流。上一次这样嚎啕大哭还是在柏林墙倒下后,以为姐姐尤利娅要消失的时候(虽然用伊斯特—匈/牙/利先生的话来讲是“祸害遗千年”)

“你怎么…在这里…呜。你知道…呜呜…我多担心吗…你又不会照顾自己…呜呜呜”

“ve~你别哭呀…是我不对嘛…”爱丽丝看见莫妮卡哭成这样不由慌了手脚。

“咳咳”路德维希显然不太自在,毕竟一个女孩在自己面前哭的稀里哗啦并不太令人舒服。“这位女士应该也是德/国吧?”

莫妮卡这才抬头,看到路德维希,尴尬的抹抹眼泪,恢复了以前的严谨状态——除去通红的眼眶外。“是的。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

20 minutes later

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加上德国人简练的语言,很短的就解释清楚了。

但紧接着,莫妮卡就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她住哪?

虽然自己的东西同爱丽丝一般与路德维希的合并。但是她并不太习惯“同居”。毕竟法/国和意/大/利的过分浪漫他们并没有——弗朗西斯和弗朗索瓦丝简直一拍即合,两个自产自销倒是不祸害他人了,现在每天都漫天飞玫瑰花;爱丽丝和费里西安诺本身慵懒,不愿意为此搬来搬去,就维持现状过着同居生活,倒还比一个人的时候好些,(当然有时干点什么也不为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干点什么很正常)。

 

 

别慌碎碎念:

莫妮卡正式上线!撒花!下一章艾米丽预告。

至于法叔和法姐怎么想两个人都天雷勾地火吧orz

 

 

 

 

 

 

别慌v黛玉

为什么男/女体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1

爱丽丝  瓦尔加斯一早起来就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连呆毛都翘的差不多的人在自己身边赤裸裸的躺着,然后那个人也缓慢睁开了眼。要不是爱丽丝清楚自己只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基娅拉瓦尔加斯(南/意/大/利),她保证自己一定会多想。然后接下来她就认真思考了自己昨晚有没有带男伴回家,答案否定。

费里西安诺 瓦尔加斯同样一大早被吓了一跳。

(脑回路同上,是的,我懒)

于是两个国,同时开始尖叫。虽然并不清楚原因,但是两个意/大/利都喜欢裸睡。于是本身便尴尬的场面更尴尬了。

思前想后,爱丽丝决定开口:“ve~ciao~这位先生,请问您为什么...

1

爱丽丝  瓦尔加斯一早起来就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连呆毛都翘的差不多的人在自己身边赤裸裸的躺着,然后那个人也缓慢睁开了眼。要不是爱丽丝清楚自己只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基娅拉瓦尔加斯(南/意/大/利),她保证自己一定会多想。然后接下来她就认真思考了自己昨晚有没有带男伴回家,答案否定。

费里西安诺 瓦尔加斯同样一大早被吓了一跳。

(脑回路同上,是的,我懒)

于是两个国,同时开始尖叫。虽然并不清楚原因,但是两个意/大/利都喜欢裸睡。于是本身便尴尬的场面更尴尬了。

思前想后,爱丽丝决定开口:“ve~ciao~这位先生,请问您为什么会—照这样出现在我床上?”爱丽丝冷静下来后,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们国家的住所都属于国家机密,一般人进不来。更别提这样直接全裸睡在自己床上了,但实在不行自己的白旗还在枕头下。

“ve~ciao~这位小姐,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费里西安诺软糯但带了些晨起的沙哑的声音响起。

“ve~这位先生我希望您仔细辨认一下,这是我的房间。你看墙上那个的花纹,是我和姐姐一起设计的。”

“ve~那明明是我和哥哥一起设计后交给王先生做的。”

爱丽丝皱皱眉头,因为事情显然不那么简单了。因为他后半句话说对一半,自己和姐姐是交给了王春燕小姐做的—你知道,中/国很擅长这些。她有些慌张,赶忙下床走向衣柜,“ve~您看这不是我的…为什么我的衣柜里面会有男装!?”衣柜里面的确是自己的衣服没错,排列顺序也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每一件之间都插进一件款式差不多的男装。

“ve~小姐,我想这件事情可能是不可控因素促成的,但是—“费里西安诺举起了藏在枕头下的白旗,而抬眼发现蹲在衣柜前的人也举起了白旗。

“您怎么知道那里有——“总算异口同声。

“ve~请问小姐芳名?”在长达10分钟的沉默之后,费里西安诺开口。

“爱丽丝 瓦尔加斯”

“ve~好巧,我是费里西安诺 瓦尔加斯,很高兴遇见您~”

“ve~叫你费里是吗?”爱丽丝试探着问。

“ve~是的。”

“ve~我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了。”爱丽丝简单的套上平时的衣服,并且随意扔了一套给费里西安诺。“我还是意/大/利。”

“ve~我也是。”费里西安诺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

“诶?!”异口同声X2

1hours later

在两人交流后,简单思考出一个框架:原先两个世界应该是平行世界,但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交集,照衣柜和其它情况来看,应该是合并了。两个人还发现,两人电话号码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拨给德/国时,无论谁拨,接听的只有路德维希,也就说明,其他和爱丽丝一个世界的并未来到。而爱丽丝有可能也回不去了。最后,两个人把这件事情通知给联/合/国和上司之后,一致决定吃pasta。

正当两人坐在桌旁准备开始吃pasta时,门铃响起。来者是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

费里西安诺开门后立刻飞扑进了德/国男人怀里“ve~ciao~德/意/志要和我还有爱丽丝一起吃pasta吗?“

“爱丽丝是?“路德皱皱眉,但随即反应过来应该这位“爱丽丝”就是另一个意/大/利了。随即轻车熟路的走进去,对坐在桌前的与费里西安诺神似的女孩打招呼。“你好小姐,我是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

“ve~路德~ciao~”爱丽丝在了解事情后恢复了热情的性子。

但是紧接着,路德维希就开始有些胃疼,因为双倍的意/大/利,双倍的杂乱。可怜的路德维希任命开始打扫。虽然两位意/大/利因为从小的生活经历,房间并不算特别乱,但是德/国人还是受不了。

 

 

别慌碎碎念:

下一章出现的女体评论区票选哦~

(零评自杀orz)

Gotu

【授翻 米恰拉】她说: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从海上来

注意:二战背景  非国设  角色死亡预警

阿尔弗雷德·F·琼斯 X 恰拉·瓦尔加斯   

暗示性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X 爱丽切·瓦尔加斯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352284

此为小说版,同一故事的剧本版翻译见  这里 。两者主要情节相同,但细节与语言表达上存在差异。

简介:1943年,卡西比尔停战协定不久之后,美军登陆西西里海岸。个性强硬的西西里女孩恰拉瓦...

注意:二战背景  非国设  角色死亡预警

阿尔弗雷德·F·琼斯 X 恰拉·瓦尔加斯   

暗示性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X 爱丽切·瓦尔加斯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352284

此为小说版,同一故事的剧本版翻译见  这里 。两者主要情节相同,但细节与语言表达上存在差异。

简介:1943年,卡西比尔停战协定不久之后,美军登陆西西里海岸。个性强硬的西西里女孩恰拉瓦尔加斯遇见了开朗的美军士兵阿尔弗雷德琼斯,她发现他们的人生道路开始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甚至在多年以后,这个村庄也从未对讲述那个从海上来的男人的故事感到疲倦。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虽然早在1945年以前就失去了他们的牙齿与曾经的青春懵懂,却依旧会向每一个感兴趣的人赞美那个从海上来的男人:他是最好中的最好,他做到了他们所有人都没能做到的事——征服了此地最美丽的女孩的心。

瓦尔加斯家族一直人丁兴旺。这些年来,他们以相识与友谊为线,努力编织出一张紧密的人际关系网,在这个岛上取得了重要的地位。

他们与美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的传言让瓦尔加斯一族成为村子里最有声望的人家。就算不进行如此遥远的溯源,那个离家时身无分文的小儿子在北方取得财富的故事也足够令他们感到骄傲。可以说这是一家子爱国者,瓦尔加斯家的父亲和祖父都是一战幸存的老兵。

和其他的大家族相仿,瓦尔加斯们也为世仇冤家与内讧争吵而苦恼。战争状态并不能使社会的沉疴宿疾在一朝治愈。

家族的最后一代,兄弟姐妹四人,只剩下排行第二的恰拉仍留在家中。瓦尔加斯家的男人,那两兄弟已经消失在树林之中,加入了游击队,只有偶尔寄来的信件是他们仍然活着的证据。爱丽切,那个小妹妹,她让整个家族甚至整个城镇都因她而蒙羞:她和一个德国士兵跑了。

大家都认为爱丽切已经死了,就算她侥幸归来,她也注定是被众人排斥的异类。

就恰拉自己而言,她对地下的抵抗事业毫无兴趣,也不愿离巢而去,玩假扮成小战士的游戏。

自由……她的兄弟,整天把这些漂亮的词语挂在嘴边。但是,无论多少激动人心的演说都没能将她的心神引诱。

恰拉的思想与大地相连,既坚定又深远。

当此地再无人能够栽种柑橘和橄榄时,自由又意味着什么呢?为了自由的战争引来了死亡,果树再也得不到必要的修剪,渔船将被长久地弃置于陆地之上,无人理睬。

烽烟燃起又停歇,侵略者来了又走。曾经是法国人,如今是德国人,明天则可能是美国人。恰拉对此毫不关心。她相信这片滋养抚育她成长的土地,总有一天能够不借助任何外力摆脱所有敌人与烦恼。

同时,她相信自己的生命也和四季轮转一样会不停更新。

最终,阳光会继续平等地照耀着庄稼与山石,河流也会一如既往地流过无人知晓的隐蔽角落,大海也依然会吞噬生命。

如今,自海而来的是美国人。在恰拉看来,“美国人”是特征单一鲜明的群体。他们有着饱受日晒却洋溢着希望的脸庞,有着张扬的笑容以及孩子气的举止,能够使你一眼认出。不管他们叫约翰还是斯图亚特,无论来自加利福尼亚或是阿拉斯加,都是可以忽略的细节。

“小姐。小姐,让我来帮你!”一个美国士兵在恰拉身后喊道,她正提着一捆看起来很沉重的木头。

这个士兵有着沙子一般的金发,其中一缕奇怪地向上翘起。他的名字是…阿尔,阿尔弗雷德,要不就是差不多的别的什么。他说着缓慢的、令人发笑的意大利语,但至少能让人听得懂。恰拉摇了摇头。

“老天!回去干你的正事去,我自己能行!”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阿尔弗雷德看起来黏上她了。他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接近恰拉的机会,不惜用上最奇怪的借口。

“你们美国人总是这样时刻都准备着帮助别人吗?”恰拉揶揄道,把步子迈得更大了,她形状优美的小腿旁边扬起了一阵尘土。阿尔弗雷德给了恰拉一个灿烂得能看见牙齿的笑容。

“唔,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美国人都这样。但我是的!而且我是我们军队的优秀代表!”

“哈,军队!比起帮我干活,你不如跑去告诉你的同伴,如果美国兵不加快你们可怜的速度,我们都要自己解放意大利了!”

她回到家门口了;在小径的尽头,那个年轻的士兵在她身后大声喊,并把手放在唇上,给了她个飞吻:

“也许吧。但是都是军队的司令们说了算,我们只能等待。”

这些美国人,在恰拉眼中都像是孩子。在西西里,阿尔弗雷德这个年纪的男孩已经是一个能自立的男人了。但这些士兵,看起来都是难以置信地年轻,似乎仍然需要母亲的乳汁。

恰拉对此嗤之以鼻,她坐在一堵矮墙上,晃着她的腿。

暑热像一把把锁,禁锢着她的脖颈与前额。

*****************

“你妹妹给你寄来了个包裹!”

村子里的邮差--恰拉知道他现在正奔波于整个亚平宁半岛上以帮助抵抗军--已非壮年却依旧富有活力,艰难地爬上山坡,手臂下夹着一捆包裹。

“我不要,把它随便丢给谁好了。我能拿那个蠢女孩的礼物怎么办?”

当邮差犹豫的时候,她让步了,伸出手去接受了那个礼物。

“好吧,给我得了!我想办法把它用到随便什么地方去!”

她撕开那厚重的,满是油污的包装纸。里面包着一条美丽的红色丝绸裙。在欣喜中,恰拉轻轻地抚摸这昂贵的织物。如果毁掉这条优雅的裙子,只留下可供利用的真丝会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但是,比起她每次收到新礼物感到的气愤,这种遗憾也就不算什么了。

仿佛她的信任可以被收买。

她妹妹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取得她的原谅了。

你已经做了多少让步?在风中她问自己。


这简直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她本可以夸耀自己拥有不逊色于名门淑女的衣橱——当其他女孩对着天空中的降落伞许愿得到珍贵的丝绸时,她则对她已拥有的幸运不屑一顾。

该死的,恰拉甚至不确定她会不会拥有合适的婚纱。她祖母的婚纱,本该从母亲传给长女,现在只可能在下辈子才能属于她了,因为婚纱已葬进了她母亲的坟墓。

可怜的妈妈,多么亲爱的、善良的灵魂。当爱丽切向众人宣布她愚蠢的决定时,她们的妈妈因心碎而亡。在星期日的弥撒之后,恰拉残忍的小妹妹甚至等不到回家就喊出了她错误的选择,整个村子都听到了。

她的妈妈不得不用双手捂住心口,从此再也没能从这次骤然的崩溃中恢复。

恰拉尽力奔跑,追向爱丽切。她穿着自己最好的专为弥撒准备的红色皮鞋,重重地踏在小径的砾石上。

“爱丽切,爱丽切!”她急切地呼唤。

“恰拉,感谢上天。你能理解我的,对吗?”

“我们回家吧。是神父的酒使你头脑不清醒。回去吧,我们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抓住爱丽切的手臂。而她的小妹妹挣开她,得到了自由。

“放开。我爱他!别管我了!”

恰拉抬起右手打在爱丽切的脸颊上。好一巴掌,就像此前数百次爱丽切耍小性子时恰拉对待她的那样。爱丽切的眼里闪烁着愤怒的泪光。

“我恨你!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然后爱丽切跑走了,仍然穿着那条弥撒专用的正式裙子,她曾经快乐的脸庞上布满了涕泪的痕迹。

***********************

在那些天气晴朗的早晨,恰拉会去海边把衣服摊开在温暖的深色沙滩上,让太阳晒干它们。

在等待过程中,她眺望海面;蓝色的大海蕴藏着浪涛与秘密,可以和慷慨的程度一样可怖。

美国人从海上来的那天,这个消息飞速地在村民口中传播,而恰拉选择跑向神父。

是美国人!美国人来了!

今天,恰拉将一篮子刚洗过的衣物扛在肩上。她的兄弟偶尔冒险溜回家中,每一次他们都是那么脏。头发因泥土、树叶、虱子而结垢,衣服长满了虱子以至于他们快到了要自我了断的边缘。

恰拉会连续几小时刷洗这些衣服,使劲揉搓直到皮肤渗出鲜血。她的兄弟会想办法重新获得这些衣服。

不知名的援手从她肩上卸下了衣物的重量。恰拉为这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帮助感到恼怒,她可从没期待过这样的帮助。在他沙金色的胡茬之下,男人的微笑显露出来。是阿尔弗雷德。

“我能帮你吗?”

恰拉瓦尔加斯花了一分钟来认真审视这个男孩。他穿着卡其色的制服,袖子卷到了晒成褐色的前臂。他看上去也像是好几周没见到哪怕一块肥皂了。他的军裤稍长,盖在了满是尘土的军靴上。

然而,阿尔弗雷德的脸庞闪耀着象征健康与激情的光芒,好像这场战争的苦难奇妙地赦免了他。他仿佛就是希望的化身。

“小心点!”恰拉最终还是让他拿走了洗衣篮。“你的衣服也需要好好洗一洗了。”

“很快了。在我好好洗个澡之后。”这个美国士兵自言自语到。“这些衣服闻起来真棒。”他又说道,把他的脸埋进刚洗过的湿衣服里。

“我可以帮你好好洗个澡。”恰拉回应道,她的声音下透露着一种隐约的温柔。

“不,我不想麻烦你。”

“别傻了。只要你不把一整个排的弟兄都带来就没事!”

海边起风了。湿衣服很快就会变干。恰拉从洗衣篮里拿起一大块床单,是母亲带来的嫁妆。她在脚边展开了床单。

“来这帮帮我。拿住那一头。没错,就是那头!”

想想看,这个男孩看上去更适合做家务而不是打仗。如果他用来复枪的本事能和折衣服一样好,那我们就没有理由去担心。

美国人啊!


恰拉不禁想,他在美国做过什么呢?他有家吗?有兄弟?姐妹?在这一切战争都结束后,如果命运允许他回到家乡,未来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小心点。暴风雨要来啦!”恰拉发现阿尔弗雷德正脱掉衣服想去游泳,她的警告就在他扎进波浪之前响起。他从海中抬起身,海水从他强壮的背部滑下,水珠在阿尔弗雷德的肌肉间流连。在他潜回海岸前,阿尔弗雷德举起前臂重重地击打海面,激起反射着晨光的水花顺势倾泻。

******************************

恰拉把她栗色的头发散开在胸前,把脸埋进一封信里。此时,阿尔弗雷德在下午凉爽的空气中哆嗦。

“你答应会给我热水澡的,可这不够热呀!”

恰拉有点生气。这个士兵无法忍受一点点寒冷可太糟了。水当然是温暖的。她亲自在狭小的厨房里烧开水,还检查了水温以免烫着阿尔弗雷德,才把水倒进后院的大锡桶里。

与母亲温柔的恼怒如此相像的情感在恰拉深色的眼睛里闪烁。她拿起一块粗糙的毛巾,把信留在地上,用力地为阿尔弗雷德擦身。他很高,比她高得多。阿尔弯下腰,一边搓洗他的头发。

洗过澡的阿尔弗雷德看上去比较令人满意了。

“那是信吗?”

“这个吗?是的,是信,我哥哥写来的。”

她指尖下的纸张粗糙得使人发疼,上面字迹几乎看不清了。

文字,文字,只有看不出生死与情感的空洞的文字——她不必担心,所有事都会好起来的。即使他们发现自己正身处敌人的炮火之中,他们也不会停下对她的保证:一切都好。

在突如其来的汹涌柔情中,她把信按压在心口,然后把它仔细保存在胸前的口袋。

每一夜,她都向上帝祈求对她手足的保佑。

“我的哥哥们总是想尽办法让我安心。你知道,在我们这儿,会写信的人都很了不起了,即使他们写的不太合语法。能读懂的人也不多!你看,我能读懂。虽然有些傻瓜说对女人而言,比起每天洗刷烹煮的任务,认字根本不是必要的。”她对此表达了轻蔑。

她歇了一口气。然后转向阿尔弗雷德,“你能认字吗?”

阿尔弗雷德花了点时间来用意大利语组织回答,一边用手背挠着有点起皱的前额。鉴于用一种外国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一定很难,他的踌躇堪称可爱。这个景象几乎要让恰拉笑出来了。

“我上过大学。哈佛。超级有名的,在我们国家非常出名。如果我没死,回去会完成我的学业。”

然后,自从美国人将足迹印在西西里灵魂上之后的第一次,恰拉看到了他们掩藏在制服之下的内心。

也许这个男人并不想来到意大利这片陌生的土地,不想为她们战斗。也许他就像许许多多注定要牺牲的男孩一样,耳中灌满激动人心却虚无缥缈的承诺,被迷惑着签署参军的表格。

他一定思乡成疾。多年以后,恰拉才发现阿尔弗雷德还有个孪生兄弟和一个在父母双亡后养大他们的英国叔叔。

她想起了她的小妹妹。恰拉向圣母玛丽亚许愿,原她的慈悲目光片刻不离爱丽切。

********************************

美国人驻扎在村庄的边缘。充满激情的英语交谈总是洋溢在营房上空。恰拉去墓地的时候都会从旁边经过,每次都能听到。

多么残酷的讽刺,公墓离他们的营房那么近。

每当有人离开上前线去,都会有别的人替代他们。

二等兵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在即将开赴前线的名单上。恰拉发现自己在为他祈祷,愿他唯在皱纹满面、历尽生命的欣喜之后,在子孙的陪伴关怀下才得见死神之颜。

一个唐突的吻落在她的太阳穴上,就在鬓边。

“你在干什么?”恰拉厉声问道。

如果他只因为恰拉流露的善意就以为能随意占她的便宜,那他的脑子一定是疯了!

“我只要一个吻。我明天要走了。”

在最后,他只是个大男孩,害怕着可能的死亡,在他故作平静的表情下,尽力寻求一切宽慰与勇气。

在美国,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孩在等着他——等着在圣坛上与他宣誓携手一生?

“好吧,就只是一个吻!”

嘴唇印着嘴唇,男人的手抚摸着她的脊背。这个美国人带来的亲吻如此美妙。

阿尔弗雷德喃喃道:“这真好。你真好。”谁能猜到呢?也许阿尔弗雷德原以为恰拉如同海盐般冷涩,如同大地般坚硬,但实际上,她就如阳光下成熟的西西里柑橘一样甜蜜。

阿尔弗雷德尽情啜饮这种甜美,将全身的每个毛孔沉浸在爱意之中,仿佛能以此挣扎着远离在未来逐渐逼近的黑暗时刻。

***********************************

他们走了!美国人走了!那些欢欣的士兵终于离开了白色小屋间的小道,把海岸边偶然的激情故事,甚至是那些追着他们跑,缠着他们要巧克力棒的小孩子,统统都抛在脑后了!

通往罗马的道路多么漫长,遍布凶险的陷阱、伏击以及无数的牺牲。

恰拉永远也没能知道,阿尔弗雷德是否在战斗中倒下?抑或他回到了祖国的大学?他是否组建了一个家庭?抑或他一生中唯一的一夜就是和她在一起的那次?

那个她怀胎十月,亲手抚养长大的孩子,有着沙金色的头发,以及与海水一样湛蓝的眼睛。那是他留给她的唯一的纪念。

羽枭枭枭
伊双子啦,虽然费里用了爱丽丝的...

伊双子啦,虽然费里用了爱丽丝的设定xx(爱丽丝真的太可爱了好喜欢她那种阳光的感觉)

伊双子啦,虽然费里用了爱丽丝的设定xx(爱丽丝真的太可爱了好喜欢她那种阳光的感觉)

三生萬物。
好久没画我的宝贝姑娘 淡aph...

好久没画我的宝贝姑娘

淡aph也不会淡掉对爱丽切的喜欢——

好久没画我的宝贝姑娘

淡aph也不会淡掉对爱丽切的喜欢——

三生萬物。
爱丽切生日快乐 你永远是最好的...

爱丽切生日快乐

你永远是最好的模样,我亲爱的姑娘

爱丽切生日快乐

你永远是最好的模样,我亲爱的姑娘

Pad_paradscha

想画出美得像一块冰的爱丽丝姑娘
成果有点像证件照……∑

想画出美得像一块冰的爱丽丝姑娘
成果有点像证件照……∑

快乐文若在线赶稿

又是我,不可回收垃圾型选手

这是参加的APH童话企划的图。

我这一组选的故事是爱丽丝梦游仙境

所以就选了爱丽切啦,角色想来点不一样的,就选了红皇后√

赶得有些急。希望每次都能有点进步罢

第一张是用毁图秀秀加了字的,另一个是原图

不喜轻喷嘛

又是我,不可回收垃圾型选手

这是参加的APH童话企划的图。

我这一组选的故事是爱丽丝梦游仙境

所以就选了爱丽切啦,角色想来点不一样的,就选了红皇后√

赶得有些急。希望每次都能有点进步罢

第一张是用毁图秀秀加了字的,另一个是原图

不喜轻喷嘛

快乐文若在线赶稿

摸鱼选手再度现世

爱丽丝真好,姑娘们真好

我什么时候能拥有双手

自闭

摸鱼选手再度现世

爱丽丝真好,姑娘们真好

我什么时候能拥有双手

自闭

梵尘云泱

想要一个语c爱丽丝,瓦尔加斯马上就是人数第一朵了!!!!!!

群号:653663361


想要一个语c爱丽丝,瓦尔加斯马上就是人数第一朵了!!!!!!

群号:65366336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